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01章 西风如道,修死如叶

第801章 西风如道,修死如叶

  

  最终,罗枭带着刑阁修士离去,前往下一修真星,完成册封星主的任务。

  而宁凡则成为了灵台星之主,掌有一星修士生杀予夺之权力。

  之所以成为此星星主,是宁凡的要求。

  这其中自有缘由,外人却是不知。

  刘周等灵台修士皆是目光震惊看着宁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魔族的大靠山宁凡,会成为灵台星星主。

  在他们看来,罗枭重新任命星主的行为,是彻底放弃了他们的性命,置灵台玄修于不顾了。

  柯龙身后不少魔族碎虚,则纷纷露出兴奋笑容,望向刘周等人的目光,嗜血而冰冷。

  对魔族而言,罗枭等人已然离去,此时正是对刘周等人秋后算账的最好时机!

  “哼,什么是风水轮流转?这就是了!刘周!你的靠山走了,且他临走之前,还将我们宁前辈封作灵台星主。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让我们魔族在灵台星坐大的意思!这是让你们灵台玄修洗干净脖子等死的意思!”一名魔族大汉狂肆大笑,神情张狂而得意。

  又一名魔族老者双拳握得咯咯直响,眼露幽蓝光芒,对刘周等人阴测测地言道,

  “刚才你等玄修仗势欺人,携罗枭神将之势,逼迫我等自绝。现在么,呵呵...老夫若不将你等玄修撕成碎片喂狗,老夫便枉生为魔!”

  几名魔族碎虚身形一闪,已将刘周等五名玄修围在中心。

  刘周等人各是长叹一声,皆露出绝望之色,各持法宝在手,意图拼死一战。

  一场死斗,眼看便要展开。

  宁凡眉头一皱。忽然冷冷开口道,

  “全部住手!”

  他声音不大,但话语之中的冰冷。却令得此地所有碎虚齐齐打了个冷颤。

  没有任何一个魔族,敢在宁凡下令住手之后。擅自攻击刘周等人。

  刘周眼中忽又生出几分希冀之色,他犹记得,那一日他被群魔围困之时,便是宁凡出言斥退群魔相救的。

  收了法宝,刘周目光挣扎,顷刻便似有了决定,无视群魔狰狞神情,上前一步。向宁凡抱拳一拜道,

  “玄修刘周有一个请求,万望星主能够应允!”

  “什么请求?”宁凡目光微移,询问道。

  “灵台玄修魔族之间,恩怨难解,仇深似海。我等玄修势不如人,便是为魔族所杀,也无怨恨。只求星主开恩,在我等灵台玄修战死之后,放此星低阶玄修一条生路。令他们迁出灵台星,去往其他修真星。若能如此,我五人便是顷刻死于此地。也可瞑目!”

  刘周老眼圆睁,目光决绝,抱拳长拜,垂头不语。

  他这般不畏死的气场,倒是令不少魔族碎虚暗暗钦服。

  以柯龙为首的魔族,不少都露出动容之色。

  之前罗枭等人意欲剿魔之时,同样没有剿杀低阶魔族的打算。

  柯龙等魔若是与玄修为敌,似乎也无必要对灵台星玄修斩尽杀绝...

  当然,自然也有几名嗜杀冷血的魔族。不愿放低阶玄修迁星逃生的。

  几名魔族也不言语,只是冷笑看着刘周。那态度,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灵台星低阶玄修的。

  待杀了刘周等人之后,他们便会在灵台星上展开一场疯狂屠戮,誓要一抒曾经的屈辱。

  曾经,前任灵台星主仗着修为高绝,便是这般在魔族之内肆意屠戮的。

  血债必须血偿,没有妥协的可能!

  “宁前辈,宁星主,你说怎么处置灵台星玄修,我们都听你的!”几名魔族倒是善于溜须拍马,立马讨好起宁凡来。

  其余魔族闻言,纷纷心中一凛,这才想起,如今灵台星之上,宁凡才是星主。

  杀不杀刘周等人,可还不是他们魔族说了算...

  若宁凡不同意斩杀刘周等人,他们执意去杀刘周,那可是自寻死路啊...

  群魔之中,有七人是曾经围攻刘周之人,亲眼见宁凡救走刘周。

  一想到宁凡还与刘周有这么一层关系,不少魔兽皆是冷汗淋漓!

  这一刻,无论是刘周玄修,还是其余魔族碎虚,皆是手心冒汗,紧张之极地看着宁凡。

  他们都十分在意,宁凡对于灵台星玄修、魔族之争,究竟持着什么态度,究竟站在哪一边...

  就在群魔紧张之时,两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娃音,奶声奶气地笑了起来。

  这两个不足三岁的小奶娃,见到所有玄修魔族对宁凡敬畏如虎,只觉有趣,不知不觉就笑出了声。

  “你们这两个娃娃,倒还有心情闲笑。刚才我杀人之时,你二人可是脸都吓白了。”

  宁凡并不理会群修的心情,他只是徐徐行至两个小奶娃跟前,蹲下身,微微一笑,刮了刮两个小奶娃的鼻子。

  见宁凡重提杀人之事,两个小奶娃立刻吓得小脸惨白,可怜兮兮得模样,泪珠都在眼眶里滚来滚去。

  之前宁凡一指灭杀碎八老者的一幕,可是深深印在两个奶娃心里的。

  “芸芸怕,芸芸看到死人就发抖!呜呜呜...大哥哥杀人的时候,芸芸好害怕!臭哥哥!故意吓芸芸!”其中一个小奶娃已经哇哇哭上了。

  另一个小奶娃哽咽着,努力不让泪珠掉下,奶声奶气道,“其实芹芹知道,大哥哥杀了那位坏爷爷,是想为我们报仇,可是芹芹不喜欢大哥哥杀人。因为大哥哥杀人的样子真的很可怕...”

  除了柯龙之外,群魔的心全部悬到嗓子眼了。

  他们听到了什么?

  芸芸这个小奶娃,竟敢说宁凡是臭哥哥?

  芹芹这个小奶娃,竟敢说宁凡模样可怕?

  万一这话触怒了宁凡,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柯龙倒是并不担忧,在这数月相处中,他亲眼所见。自家小奶娃无数次童言无忌、得罪宁凡,宁凡从不介怀的...

  果然,宁凡并未因小奶娃的话语而生气。反倒柔声道歉道,

  “抱歉。不该在你们面前杀人的...”

  这一刻,除了柯龙之外,无论玄修魔族,全部目瞪口呆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杀人不眨眼的宁凡,竟会对两个小奶娃道歉...

  “你们说,灵台星的低阶玄修,是杀呢。还是不杀呢?”

  宁凡忽的一笑,向两个小奶娃询问道。

  这一次,包括柯龙在内,所有人都震惊了。

  宁凡这是在干什么,难道是在征询两个奶娃娃的意见么?

  “灵台星的低阶玄修?”两个小奶娃擦了擦泪水,齐齐一歪脑袋,便是对低阶玄修的定义不理解。

  宁凡抬手指了指柯龙及其身后的诸魔,对两个奶娃笑道,“换个方式问你们吧。你的阿公、叔叔伯伯们,希望杀尽灵台星魔族之外所有活人。你们觉得,那些人该不该杀?须知,你的爹娘。也是死在那些人手上。”

  “不...不杀吧...杀人不好,真的不好...”两个小奶娃难得地意见统一。

  “那他们几个,杀还是不杀?他们的手上,可有你们魔族无数人的性命。”宁凡又指了指刘周等人,向两个奶娃询问道。

  “他是坏爷爷,就是他抽了娘亲的元神!”芸芸忽然指着五名灵台碎虚其中之一,哽咽道。

  只是哽咽之后,却擦了擦泪水,失落地说道。“他是坏人,但我不想大哥哥把他杀死...因为娘常说。杀人是不对的...”

  芹芹帮妹妹擦着眼泪,神情十分伤心。显然是想起了死去的爹娘,却也如芸芸一般,持相同意见。

  此时此刻,此地所有碎虚无论魔族玄修,皆被两个小奶娃的言语震撼了。

  宁凡轻轻拍着两个小奶娃的脑瓜,叹息道,

  “你们是对的,但这世间的规则,却是错的...”

  站起身,宁凡语气平静却不容拒绝,向众人道,

  “魔族与玄修之间的恩怨,宁某无心化解。魔杀人也好,人斩魔也罢,这是尔等的恩怨,与我无关。然而宁某既是此星星主,而等便全部是宁某属下。宁某生平最恨手下人自相残杀,若尔等有勇气承担后果,任你在灵台星屠宗灭门,诛戮魔族,本座也绝不阻拦!”

  言罢,宁凡复又拍了两个小奶娃的脑瓜,身形一晃,已遁回斜月山内围。徒留下刘周、柯龙等人面色各异。

  宁凡的意思很明显了,想杀人,可以,他不阻拦。

  但若他恰好看不惯某人杀人,则须后果自负...

  他谁也不偏袒,因为对他而言,所有人都是死有余辜之人,包括他自己。除了两个小奶娃,以及许多像这两个娃娃一样的无辜之人。

  之前的洞府,已毁于术法波动之中。

  宁凡在飞来峰上重新开辟出一座洞府,闭关于此。

  他的眼前,犹自回放着两个小奶娃的笑脸。

  那笑容之中,有纯真,有善良,有这太多与修真界格格不入的表情。

  “紫斗仙皇屠戮万界、降服众生的心情,我终于稍稍了解了...只是我远远没有那种实力,平定一域一界。便是在这小小的灵台星之上,我也无法做到轰定干戈...”

  “终有一日,我会以我一人之修真,换得众生不必修真,不必杀戮,不必担惊受怕,不必颠沛流离。”

  “我之所以如此,并非因我慈悲,而是因为那众生之中,有太多我所在乎的人在里面。我不想她们和我一样,甩不掉身后的刀光剑影,望不尽身前的血流成河...”

  宁凡在洞府之内,一闭关便是一日一夜。

  这一次闭关,他想了很多,也平静了许多。

  他修道的动机,渐渐再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其他东西。

  他的心,竟前所未有的安静下来,仿若一片空澄,纤尘不染。

  忽然间,宁凡想起了老魔的叮嘱...

  老魔曾告诫过他,要多晒晒太阳,才有助于消弭心魔。

  “师尊的意思,我终于有所了解了。他哪里是在叫我晒太阳,他分明是想告诉我,纵然脚踏血海,也要扫尽心中阴霾,否则就真的成了一个心情阴暗的嗜杀之魔,再无一丝人性,也再无任何快乐...”

  宁凡走出洞府,一步步登上飞来峰之巅。

  此时正是残夜将尽之际,朝阳初来之时。极目处,阴阳交替,紫气东来。

  晒太阳,朝阳也算是么...

  若心中豁然,朝阳又如何不能晒上一晒呢?

  宁凡立在飞来峰之巅,此地稀稀疏疏栽着高大的梧桐,隔几十步才一棵。

  此刻时节已是清秋,又值朝寒,晨风一吹,立刻便有数片带着寒露的梧叶飘落。

  地上则早有厚厚的落叶,显然也昨夜随风零落。

  那些落叶,萧瑟,孤独。但这孤独之中,却又有这特殊道蕴。

  宁凡看着那一片片落叶,目光渐渐茫然。

  这一刻,他看那落叶,便觉得这些落叶是那修真界中一个个修士。

  大限若至,叶不得不落,不得不死。

  而明朝春来,又会有无数落叶前仆后继踏入这条道路。

  修士,亦是如此。

  “叶随秋而落,修随道而死...道令修死,修不得不死。秋令叶终,叶不得不终...我辈修士,生如夏花,死如秋叶...这落叶的一生,便是修士的一生...而修士的一生,恰若昨夜西风凋碧树...”

  “我一生之愿,便是扫尽天下秋叶,从此天下无修...独上高楼,望尽天涯...”

  宁凡的周身,渐渐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道韵。

  他闭上眼,心神好似在整个东溟星域的虚空之中遨游。

  他的心越来越沉静,剥离出了一切修之杂质。

  他的身体,好似化作了大道一般。

  这一刻,他好似能感受到从整个东溟星域十八万修真星方向传来的大道气息!

  所有的凡人、修士身上传出的各自道韵气息,皆自极遥远之处,向着宁凡方向传来...

  这一刻,正闭关疗伤的神虚双帝,忽然各自破关而出,不可置信地望着天空。

  这一刻,天狱之中数名万古之上的老怪,纷纷奔出洞府,望天含惊!

  “这是...‘天人合一’第一重境界!”

  神空星之上,神墓之外的长阶之上,一位元婴弟子打扮、正在晨曦中打扫长阶的盲眼老者,忽然面色一动!

  没有任何犹豫,老者散出浩瀚神念,试图捕捉那引动大道气息流动之人,却无法准确捕捉...

  大道流动,向来只知其存,不露痕迹。

  许久之后,老者才收回神念,沉吟道,

  “想不到除了老夫之外,东溟之地竟还有第二人,能进入天人合一之境...此人气息十分陌生,绝非神虚阁大能。且这气息,年轻的有些过分啊...此人,会是谁呢...”

  ...

  这一刻的宁凡,脚踩着飞来峰厚厚落叶,双目紧闭,心神空澄。

  这一刻,他只觉得心思敏锐,以往无法想明白的问题,此刻只略略思考,便可获得答案。

  他身陷一种奇异状态,这状态,他体会过数次,极其熟悉!

  这是天人合一的奇异境界!

  宁凡猛然间睁开双目,神情极其动容。

  这一次的天人合一,与往昔截然不同!

  他睁开双眼,好似能看到这无垠的虚空中,布满了数之不尽、彼此交错的线...

  那些线,皆是道法规则之线!

  (2/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