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800章 灵台星主,宁凡!

第800章 灵台星主,宁凡!

  "宁道友,罗某有一事相求,可否借一步说话!此事对道友而言,绝对是大有好处之事!"

  罗枭言辞恳切,双手抱拳一礼,态度客气之极.

  宁凡步伐一顿,若有所思的望向罗枭,片刻之后,点了点头道,"也好,那我们便换个地方说话."

  言罢,宁凡身形一晃,朝不远处一座矮山飞去,静静立在山巅之上.

  此山本有千丈之高,却被之前的斗法余**及,整个山岳只剩百丈高而已.

  罗枭见状,亦是腾空而起,飞至那矮山之上.徒留下刘周,柯龙,黑裙美妇等人,面面相觑.

  此地修士哪个不是活了数万数十万年的人精,罗枭对宁凡态度的改变,以及言辞之中的交好之意,瞒不过此地每一个修士.

  "柯兄,我们这命,是否算是保住了"几名魔族碎虚询问道.

  "算是保住了吧."柯龙小心护着两个小奶娃,满面复杂.

  "那神虚上使之前说过,若他败于宁前辈之手,则会将我灵台魔族纳入战王罗家的羽翼庇护下.看他此刻对宁前辈的客气态度,此事多半做不得假.这即是说,日后我灵台魔族,不仅会有宁前辈暗地撑腰,更将有与罗家明面庇护!而那些灵台修士们,本就不是我等魔族对手,日后就更加不是我等敌手了!"一名魔族大汉面露希冀之色.

  柯龙闻言,却只是苦笑,心中暗道,宁前辈何曾替灵台魔族撑腰了

  明明只是替自家两个孙女撑腰而已,便是对他柯龙的生死,也并不上心的.

  至于那上使罗枭.貌似也只是承诺庇护灵台星,照拂两个小奶娃吧.

  从始至终,罗枭可都没说过照拂灵台魔族的话语.庇护灵台星与庇护灵台魔族,怕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意思吧.那魔族大汉满心希冀,恐怕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刘周等五名灵台碎虚满面忧虑.担忧着灵台星的未来.

  尤其是刘周.他眼中忧色最深,毕竟他好不容易才请动上使助剿魔潮.未曾料想,魔族这便还有宁凡这位大能修士撑腰.

  而上使罗枭,则为了交好宁凡,彻彻底底放弃的剿魔一事.

  "刘道友.我等日后该如何自处."几名灵台碎虚叹息道,

  灵台星的修士力量本就不如魔兽,如今魔兽那边又有宁凡坐镇,己方的靠山罗枭,则倒向了宁凡一边.

  这几人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等灵台修士日后前途一片黑暗.

  也许,灵台星会彻底被魔兽一方掌控.沦为一个修士难以生活的魔星吧.

  "上使无意剿魔,已是定局.凭我等道行,是无力回天了.若事不可为,便唯有放弃灵台星.令我灵台修士迁宗移族,前往其他修真星谋生吧."刘周长叹不已.

  "你是说迁星!这怎么可以!不,绝不能如此!灵台星是朱某人的故土,是我师我友埋骨之地,若连故土都无法守御,朱某宁可一死,殉道于群魔之前,也不苟存于世!"其中一名朱姓碎虚言辞刚厉道.

  "迁星一事,花费太大,且我灵台修士未必能全部迁走,十人之中,怕是会有五六人仍得留在灵台.走,无法走尽,不走,则唯有被魔族秋后算账,赶尽杀绝.且纵然我等迁往其他修真星,人生地疏,终是难以立足."又一名灵台碎虚叹道.

  刘周不再接话,只是长叹不语.

  他这个星主才刚刚继任,却恐怕已经做到头了吧.

  黑裙美妇望着罗枭遁去的背影,秀眉紧蹙,沉吟不语.

  又看了看此地碎裂河山,以及被宁凡抬指灭杀的碎八老者遗留下的一地尸灰,心中仍有些不寒而栗.

  "罗枭是铁了心要交好此人么.这结交之心,不知是出自于他个人,还是,代表着罗家."

  "近些年来,罗家四处招揽擅长越级而战的第二步修士,此事在东溟六级之上的势力之中,几乎人尽皆知.下至人玄初期,上至真仙万古,罗家几乎来者不拒.罗家究竟想要做什么"

  黑裙美妇名为陈灵凤,出身于东溟陈家的旁支.

  陈家不如罗家势大,仅是东溟星域的七级势力,族内只有一名舍空初期的老祖坐镇.

  还有一点,陈家与罗家截然不同.

  陈家是神空阵营的势力,而罗家,隶属虚空阵营.

  "老祖令我等陈家修士多留心罗家动向,遇到值得上报之事,无论巨细,都须上报给老祖知晓.不知罗枭刻意交好宁姓修士一事,可有上报的价值."

  陈灵凤正沉吟间,身后一名刑阁碎虚讳莫如深地问道,

  "属下斗胆请问神将大人,龚朝被杀一事,如何处理.杀人者,如何处置."

  龚朝,正是被宁凡抬指灭杀的倒霉碎虚.

  "你想如何处置杀人者"陈灵凤冷笑问道.

  "龚朝不论如何,都是我神虚阁修士,岂能随随便便为外人所杀依属下愚见,.此事当上报刑阁阁主,由阁主决断,派遣真仙前辈捉拿行凶者!行凶之人固然不弱,但在我神虚阁面前,却也算不得什么!除魔务尽,为恶必斩!这名宁姓命仙,不能留!"这名刑阁碎虚傲然道.

  "你既想将此事上禀阁主,便去办吧."陈灵凤不以为然地言道.

  因着这次东天大乱,神虚阁陨落强者无数,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刑阁阁主贵人事忙,哪有时间理会碎虚小辈的陨落.

  在陈灵凤看来,就算此事上禀上去,恐怕也难闻回音.

  宁凡此人,一看就不是善茬,陈灵凤可不想为了一个事不关己的碎虚小辈.与此人交恶.

  且看罗枭如今的态度,极可能与宁凡交好.罗枭的背后,可是战王罗家啊.

  .

  罗枭遁至矮山之上,立刻取出一个阵盘.在山巅布下隔绝阵禁.一副不愿让任何人听闻他与宁凡谈话的样子.

  待布置完阵法之后,罗枭复又对宁凡抱拳一礼.含笑言道,

  "罗某之前一意与道友一战,实则存了试探之心,想必道友已经看出来了.罗某可以保证.这试探绝无任何恶意,道友大可放心."

  "直接说你的目的吧."宁凡淡淡道.

  "呵呵,罗某的目的很简单,只有一个,那便是希望道友能够入我罗家,做一名客卿长老."罗枭笑言道.

  "入罗家做客卿长老"宁凡目光微闪,沉默少许.摇头道,"没兴趣."

  闻听此言,罗枭立刻抚掌而笑,"道友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普通人盼着成为罗家客卿而不可得.道友唾手可得,却对此事不屑一顾."

  宁凡也不作答,只静静看着罗枭,等待罗枭的后话.

  他可不信罗枭处心积虑,只是请他做罗家客卿这么简单.

  见宁凡不言,罗枭亦收了笑容,正色道,"道友觉得,我罗家《战神诀》如何可有修习此术的打算"

  宁凡目光一凛,仍没有做声.

  罗枭双眼一眯,忽的取出一团赤色火焰,凝做一个玉简,交给宁凡,肃然道,

  "这玉简之中,有着战神诀第一变的部分法诀,道友若能从这玉简中有所领悟,可来天海星罗家寻我,细谈成为罗家客卿一事."

  宁凡接过玉简,神念没入玉简之中,立刻传来滚烫炽热之感.

  滚烫的,是战意!

  这玉简,赫然是以战意之火凝成!

  若非道心坚牢之人,休想抵挡玉简战意,阅读其中文字.

  一个个神篆文字,渐渐烙印在宁凡的神念之上,无一不是战神诀的修炼法门.

  只是这修炼法门的字序,颠倒错乱,并无一句通顺,根本无法用于修炼.

  罗枭大有深意地望向宁凡,他将这个玉简送与宁凡,共有两层用意.

  若宁凡不是修炼战神诀的料,则无法明悟这玉简关键,自也看不懂这乱序字诀.

  若宁凡能够明悟此玉简的关键,则这玉简法诀,便算是罗枭结交宁凡的一点诚意.

  "任何一名罗家修士,在测试是否有修炼战神诀的资质之时,都会获此一个战意玉简.我在罗家之中,修炼战神诀的资质可列入族内前十,但当初接受测试,获得战意玉简之时,也花费了整整一年,才明悟这玉简的奥妙所在.不知这宁姓之修,需要花费多久,才可参悟其中奥妙."

  罗枭正如是作想,忽的露出震惊之色.

  却见宁凡手持玉简,忽的了然一笑,双目爆射出有如实质的战意之火.

  下一瞬,宁凡狠狠一捏,将玉简按成粉碎!

  碎散的玉简重新化作星星点点的赤色火焰,那火焰,亦是战意之火!

  每一星半点的火焰,都化作火之文字,依稀便是玉简中的所有文字.

  宁凡张口一吞,直接将这些星星点点的火焰吞入腹内,随即双目恢复清明之色.

  此时此刻,他的识海之中,成功接收到了战神诀第一变的部分法诀.

  细细阅读其中内容,宁凡双目精芒闪动,每一字一句,都令得他炼体之道感悟更未精深!

  "道友竟一眼看出这战意玉简的奥妙所在,罗某佩服!"

  罗枭神情激动地看着宁凡.

  若是之前他还不确定宁凡修战神诀的资质有多高,此时此刻他却可以确信,宁凡修炼战神诀的资质,起码可以与如今的罗家家主齐平!

  因为自战王罗瞭之后,唯有罗家此代家主罗石,能在初获战意玉简之时,一眼堪破此玉简奥妙.

  如今的罗家之中,也唯有罗石一人,能将战神诀修炼至第三变的境界!

  "测试已过,罗道友可以明言了吧你找上宁某,究竟能许给宁某多大好处.而宁某,又需要为罗家做些什么!"

  宁凡目光一凛.正色道.

  他从接过玉简的瞬间,便明白这玉简是一种试探.

  他直接堪破玉简玄机,便是要让罗枭看到自己的价值,如.此才有更多谈判的筹码.

  宁凡已隐约猜出.罗枭所求之事.多半与修炼战神诀有关,否则不会特意拿出这等秘术玉简作为试探之物.

  按照宁凡猜测.若他能达成罗家的请求,多半可获得《战神诀》这部玄妙法诀.

  战神诀的玄妙,他已经见识过了,对炼体修士而言就是至宝.

  若能获得修习此术的机会.他自然不介意达成罗家的请求.只是这还有一个前提,那便是罗家的请求并无歹意,亦无太大凶险,否则宁凡断然不会为了区区一部法诀,将自己置身于险地.

  "道友能完成第一道考验,足以证明道友就是罗某要找的人.实不相瞒,我族如今遇到了一件难办之事.唯有将战神诀修炼至四变的修士才可办成此事.具体是何事,罗某无法明言,不过罗某可以明确告诉道友,此事对道友而言并无任何凶险.这一点大可放心."

  "道友所需要做的,便是成为我罗家客卿,全力修炼战神诀,目标是修炼至战诀第四变.在此之前,罗家不会向道友提任何要求.如今我天海星之上,共有一百二十二名客卿长老,都是为了此事留在罗家,苦苦修习战神诀."

  "若道友无法修成战诀第四变,我族不会追究道友任何责任.道友仍是罗家客卿,仍是罗家朋友."

  "若道友修成了战诀第四变,届时,我罗家会请道友完成一件事.此事完成之后,道友将是我罗家贵客.若有任何要求,但凡我罗家能够办到,都会倾尽全力,达成道友心愿,决不推搪!"

  罗枭一面说着,一面观察宁凡的神情.

  只可惜宁凡面色始终平静如水,令他无法从中看出宁凡半点心思.

  宁凡静静听着罗枭的话语,心中做着思量.

  莫看罗枭话说得天花乱坠,实则滴水不漏,始终没有透露罗家所求之事.

  从这一点也可看出,罗家所求之事绝不简单,不愿轻易泄露族内机密.

  罗家对自己究竟有没有歹意,宁凡的心中一时还没有定论.

  只是纵然罗家心存歹意,宁凡也并不会畏惧的.

  若罗家居心叵测,以宁凡的保命手段,定会让罗家悔恨终生.

  当然,若罗家并无歹意,宁凡倒也不介意借此机会,习得罗家的不传秘术——《战神诀》!

  "战神诀,罗家."宁凡目光微闪,似在思考得失.

  战神诀当真是一部玄妙之极的炼体秘术,它的奥妙之处在于‘背水一战,以弱胜强’八个字.

  唯有第二步修士可修习战神诀,但修炼战神诀的进境,却与修炼者的修为高低没有直接关系.

  只要天资足够,便是人玄初期的修士,也可能修成战诀第四变;反之,若天资不足,便是仙帝也未必能修成此术一二变的.

  战神诀讲究的天资,是对战意的理解,掌控,是心中战意是否足够强大.

  在创出战神诀的修士看来,这世间最为强大的战意,不是百战百胜,求战若渴,而是临死不退,百死不怯,誓死一战!

  越是濒临绝境而不退者,其心中的战意便越强,借此战意,修士可于绝境之中发挥出数倍于己的实力.

  或是为了存活,或是为了不灭的信念,或是为了不可化解的仇怨,或是为了不能后退的理由.

  这一切,都可化作最为强烈的战意,不畏死,不惜生,不怯强敌!

  修成此术的人,可凭借四变战诀,借一腔战意之火,爆发出数倍于己的炼体实力.

  那罗枭本是仙体第四斩的炼体境界,却在施展战神第二变之后,爆发出了仙体七斩顶峰的实力.

  若罗枭能修成第三变,第四变,恐怕能凭仙体四斩的肉身一战渡真,也未可知.

  "罗某说了这么多,不知道友可愿成为我罗家客卿,修一修这战神诀之术"罗枭面带期许地问道.

  他说了这么多,若宁凡还是不愿应下此事,那么他便要大失所望了.

  沉默少许之后,宁凡终于给了罗枭答复.

  透过隔绝阵光,可隐约看到宁凡说了什么,而后罗枭便露出满意的笑容.

  二人又说了许久,似谈论了许多事情.

  一个时辰后,罗枭撤去了隔绝阵光,与宁凡并肩而遁,重返魔沼处,一副与宁凡相谈甚欢的表情.

  才刚一降落,罗枭便告诉了众人一个劲爆的消息.

  "从今日起,宁凡宁道友便是灵台星新任星主!"

  刘周的星主一位,就这么简简单单被抹掉了!

  一瞬间,刘周等灵台碎虚俱都面如土色,望了望宁凡,又看了看魔族.

  "难道,只能迁星了么."刘周面色悲凉,却无可奈何.

  陈灵凤却秀眉一蹙.

  "罗枭这项命令,究竟有何深意."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