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98章 战王罗家

第798章 战王罗家

  这一队修士一共十七人,无论男女,皆身着黑色锦服。衣襟处,全都绣着七根金色羽翎,正是神虚阁修士的徽纹。

  十七人中,有十五人是碎虚修为,两人是第二步命仙修为。

  其中一名命仙,是一位黑裙美妇,有着人玄初期的修为,身材窈窕,黑发乌亮,梳着妇人髻。

  容貌颇为美艳,眼中的魔气却有些重,指甲乌黑而细长。

  另一名命仙,是一位中年男子,有着鬼玄中期修为。此人面容方正,文士打扮,腰悬一杆青色玉笔。

  “嗯?刚才的剑影消散了...想不到这小小的灵台星之上,竟还有命仙修士。只可惜之前隔得太远,无法准确感知剑光强弱,却是难以判断此人具体修为了。不是此人是人玄还是鬼玄,若是鬼玄,倒是可与此人稍稍切磋下身手...”

  中年文士眼中战意一闪而逝,随即收敛地滴水不露。

  一听中年文士此言,那名黑裙美妇立刻掩着嘴,咯咯笑道,

  “罗道友真不愧是‘罗家战王’的后人,果然十分好战呢,无论何时,只要遇上同级道友,都想要切磋一番。妾身与你一路走来,一共遇到了四名鬼玄道友,每遇一人,你便要战上一次...”

  “我罗家功法,因战而生,每当遇到瓶颈,必须与人交战无数次,方可突破。”中年文士道。

  “我们遇到的四名鬼玄,一人是初期,两人是中期,一人是后期。道友的战绩,是四战四胜。今届的‘墓比’之中,想来道友的名次又要上升了。便是争夺一下‘虚无令’,怕也是大有希望之事。只可惜‘钟祭’却因乱延迟,否则道友多半还可争一争元神酒的。”黑裙美妇不无遗憾地说道。

  “以我如今修为实力,想要争夺虚无令。怕是有些困难。若能在墓比之前突破鬼玄后期。凭我罗家战诀,倒还有几分夺令希望的...此事不提也罢。先完成任务要紧,赶紧选出灵台星下一任星主,我们也好前往下一修真星。”

  中年文士言罢,朝灵台星稍稍降落。踏立于某片荒原的上空,忽的朗朗出言。

  其声音不大,却蕴含莫大神通,声音在一瞬间传遍了整个灵台星。

  “吾为神虚四阁——刑阁神将,罗枭!今奉刑阁阁主之令,降临此星。以吾法令,此星所有碎虚修士。务必在一炷香内在此地集合!”

  整个灵台星上,不包括魔兽强者在内,共有刘周在内的五名碎虚修士。

  这五名碎虚修士骤然听到中年文士的传音,各个面色一变。纷纷取出传送玉简,不惜动用玉简,也要赶赴中年文士所在之地。

  而灵台星上的魔兽们,一听到中年文士的传音,则纷纷畏惧起来。

  一炷香还未过完,刘周等五名碎虚已齐齐赶赴中年文士所在之地,朝中年文士恭敬一拜!

  “灵台山群修,见过刑阁上使!不知上使驾临敝星,所为何事?”

  “免礼。罗某今日来此,为的是灵台星主战死一事。今日,罗某会从尔等五人之中,选出一人,定为新任灵台星主。尔等之中,若有人愿意竞争星主之位,可上前一步。”

  中年文士言罢,静静看着刘周等人。其余的刑阁修士,则不言不语,静立于中年文士身侧。

  一听这批刑阁修士驾临灵台星,竟是为了册封星主,四名灵台碎虚皆神情激动,一步上前,表示愿意竞争这星主之位。

  唯有刘周露出喜忧参半的神情,沉吟片刻后,终是一步上前。

  见五名灵台碎虚皆有心当星主,中年文士点点头,忽的散出浩如星河的神念,扫过五人身体。

  待一番查探之后,中年文士抬手朝刘周略略一指道,

  “你修为虽非五人最高,却胜在道心坚定,这灵台星主一位,便由你继任。此玉简赐你,其中记录着一式封赐神通,你习之,纵然只有碎四修为,也足以担任一星之主了。”

  言罢,中年文士取出一个玉简,赐予刘周。

  其余四名灵台碎虚,一见刘周继任为灵台星主,并获赐神通,纷纷露出艳羡之色。

  刘周却是一叹,收了玉简,向中年文士谢了恩典,忽的又开口道,

  “小人既已是灵台星主,便应有所作为,有一个请求,还望上使应允。”

  “什么请求?”中年文士面无表情道。

  “灵台星上,素有魔潮为祸一方。从前有前任星主在,尚可压制魔潮,现如今,灵台星上只有我等五名碎虚,根本无法镇住魔潮。还望上使出手,助我等灵台修士镇压魔潮。”

  言罢,刘周又是一拜,低头不语,心中却是极为紧张,不知中年文士是否会答应自己请求。

  “魔潮难平?”

  中年文士皱了皱眉,略有不悦。

  神念略一感知,便从灵台星上感知到了三十四道碎虚魔兽气息。

  他身为神虚阁刑阁修士,并无义务助下属修真星平定祸乱。

  那是兵阁的责任,非他管辖。

  他还有任务在身,还需册封数十个修真星星主,本不想多管此星闲事。

  只是见刘周情词恳切,终是点了点头,言道,

  “罢了,罗某便出手一次,助你剿平此星魔潮。区区三十四头碎虚魔兽,想来花不了罗某多少时间的。”

  言罢,中年文士袖风一拂,此地立刻显出青光点点,犹如萤火。

  下一瞬,中年文士带着此地所有修士,一遁消失,出现在了斜月山脉外围的一处魔沼之外。

  现如今,整个灵台星的碎虚魔兽,全部聚集在这处魔沼之中。

  当中年文士等人到来之时,魔沼之内,立刻便有三十四道碎虚魔影,迎接而出。

  这三十四道魔影以柯龙为首。全部是碎虚魔兽化为人形的形象。

  群魔面色,此刻全部难看之极。

  尤其是柯龙,眼中满是绝望与不甘。

  他知道,眼前的群修。刨除刘周等人。全部是神虚阁四阁修士。

  这些人会来到斜月山脉外围魔沼,多半是要多此地魔兽赶尽杀绝...

  柯龙等魔是灵台星本土魔头。即便敢与刘周等本土修士为敌,却又如何敢与神虚阁为敌?

  整个东溟星域都是神虚阁的地盘,在神虚阁之中,有着无数强者。可屠此地群魔如狗。

  神虚阁是柯龙等魔招惹不起的茫然大物!

  神虚阁是神道势力,玄修宗门,对神虚阁修士而言,魔族是异类,是敌人,杀亦无过...

  眼前的刑阁修士,共有17人。其中包括两名命仙。

  若这些人在斜月山大开杀戒,绝无任何魔兽可幸存的。

  “不知上使驾临此地,所为何事?”柯龙咬咬牙,抱着侥幸的心理。向中年文士询问道。

  他多么希望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对方来此,并不会对群魔赶尽杀绝...

  可惜,中年文士第一句话,便打消了柯龙所有侥幸心理。

  “罗某来此,为的是助灵台星剿灭群魔。尔等碎虚魔兽若肯自行了断,罗某可网开一面,不屠此地低阶魔兽。”

  这中年文士喜战不喜杀,并不喜自降身份与一群低阶魔物为难。

  在中年文士看来,剿灭灵台星魔兽,只诛碎虚即可,余下的可由灵台星主自行处置。

  一听中年文士的言语,群魔尽露出悲戚之色。

  他们仅凭魔兽本能,便能感知出中年文士的可怕,明白在此人面前,绝无半点逃生希望。

  一部分魔兽叹息不已,接受了自行了断的命运。

  若能以他们的性命,换的其他低阶魔兽的存活,他们倒也算死得其所...

  另外一部分魔兽,却不甘心俯首待死。其中一名瘦如恶鬼的大汉,一咬牙,对柯龙大声道,

  “柯兄,你不是与斜月山内围那名第二步前辈交好么,可否请他出面,帮我等斡旋一番,保住我等性命...”

  “是啊,柯兄!老子可是听说了,那名第二步前辈极为中意你的两个孙女,就差没收她二人为徒了。有这层关系在,他定不会对我等生死置之不理的!”又一名魔头面带希冀地言道。

  “这...不可,不可啊...”

  柯龙被二人说得颇为心动,他何尝不想求宁凡出手,保住性命。

  但这心动只瞬息便被他抹灭。

  今日之劫数,是他们灵台星魔兽与灵台修士、神虚阁之间的事情,如何能将宁凡这一外人牵涉进来?

  在柯龙心中,宁凡固然极强,却也未必就比眼前的中年文士更强,更加不可能有中年文士背后的神虚阁强大的。

  让宁凡出面,未必有那么大的面子,足以保住群魔性命。说不定还会触怒神虚阁修士,惹来更大的浩劫,牵连此地低阶魔兽。

  且柯龙并没有把握请动宁凡,冒着可能得罪神虚阁的风险,保下群魔。

  柯龙长叹一声,终是打消了将宁凡卷入此事的心思。

  修真者,大都自私,因为唯有自私之人,才能在残酷的争斗中活下去。

  想来就算他去请宁凡,宁凡也不会为他们出头吧,毕竟他们之间,说不上有什么交情...

  “柯兄!你!”

  一听柯龙不愿去请宁凡出面,几名魔头纷纷气急,却转而长叹,眼露绝望。

  他们其实也明白,就算柯龙去请宁凡,也并无多少可能请动宁凡出手的。

  倒是那中年文士,在听闻群魔对话之后,忽的露出大感兴趣的神情,言道,

  “有意思,看起来,尔等魔物背后,竟还有一位靠山,想来就是灵台星上的那名命仙了吧。你们去请他出面吧,若他足够强大,罗某不介意看在他的面子上,放尔等一马。”

  “不必,我等情愿一死。那位前辈与我等并无交情,是不会为我等出头的。”

  柯龙摇摇头。否决了中年文士的提议,闭上双眼,俯首待死。

  他已下定决心,绝不将宁凡牵连进此次劫数之中。

  中年文士闻言。摇摇头。却也不再多劝。

  他神情冷漠,负手而立。对柯龙等人淡漠道,“修真世界,强存弱亡,你我道不同。便是怨恨罗某,罗某亦要为了灵台星修士,将尔等诛绝。尔等这便自行了断吧,不要逼罗某动手。十息之后,不自绝者,罗某不介意送他一程!”

  言罢,中年文士开始耐心等待。

  这一刻。刘周等灵台星修士,望着眼前不得不自绝的魔兽大敌,心中竟忽的升起兔死狐悲之感。

  这感觉也只升起了瞬间,便被五人压下。

  他们与灵台魔兽是宿敌。无数亲友死于魔兽之手,也斩杀过无数魔兽,恩怨早已无法化解。

  柯龙等魔神情苍凉,各自抬起了手掌,按向了自己的天灵。

  他们本就是魔兽,本就信奉强存弱亡的观念。他们与中年文士等人算是敌对,修为不如人,对方只令他们自绝,不杀低阶魔兽,已是十分开恩了...

  就在群魔即将自绝性命之时,魔沼之中,忽然跌跌撞撞地奔出两个奶娃娃,奶声奶气地朝着中年文士等人哭道,

  “你们是坏人!你们不能杀阿公!芹芹(芸芸)不让你们杀死阿公!你们坏,你们坏!”

  “住嘴!还不退下!”柯龙的面色一瞬间紧张之极!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家两个奶娃娃会在此时跑出来,对神虚阁刑阁修士大骂一通。

  天知道柯龙此刻有多么害怕,害怕中年文士等人一怒之下,将自己两个孙女杀害,更将无数低阶魔兽杀害...

  被两个奶娃娃骂成坏人,中年文士并未生气,仅是皱了皱眉而已。

  那黑裙美妇则目光一冷,显然对两个奶娃娃不满之极,却也不屑对两个毛娃娃动手。

  但中年文士身后的几名刑阁碎虚,却有数人眼露杀机。

  这几人都是正邪观念十分深重的玄修,本就厌恶邪魔,恨不能诛尽此地魔物。

  此刻被区区两个奶娃娃辱骂,立刻便有一名碎虚八重天的刑阁老者一步迈出,大手一抓,抓向两个奶娃娃。

  口中则冷喝道,“不知死活的邪魔,便是幼魔,也当除恶务尽!”

  “住手!”柯龙目光大怒,他不怕死,不惜死,却不容许任何人对自己的至亲下手!

  正欲出手相救两个小奶娃,却有另一名碎虚九重天的大汉,瞬间阻挡在他的面前,冷哼一声,一拳朝他轰出。

  只一拳,便将柯龙生生震退百丈!

  柯龙虽未受伤,却也来不及救援两个奶娃。

  一股无法掩饰的怒火,在他心中燃烧起来!

  这怒火之中,更有深深的悲绝!那悲绝,唯有穷途末路的人才可体会!

  “救不到了,救不到了...”

  这念头在柯龙心中疯狂升起,他不忍去看两个小奶娃,不忍看她二人被刑阁修士撕成碎片的惨烈景象。

  那刑阁老者五指一抓,立刻便有五道剑光透指而出,斩向两个小奶娃。

  两个小奶娃也算感觉到危险了,几乎吓傻在原地。

  她们才多大,哪懂什么危险,哪懂什么天高地厚。

  但她们偏又是魔兽之身,此时此刻,对死亡的感觉体会的如此深切...

  就在这剑光快要触及她二人躯体之时,两个小奶娃身前忽的黑炎一闪,同一个瞬间,一道白衣身影忽的凭空阻挡在二女跟前,抬手便朝五道剑光按去。

  不是宁凡,更是何人!

  五道剑光来势如龙,但在宁凡的面前,却好似孩童玩耍般儿戏,不值一提。

  他只抬手一按,五道由碎八老者斩出的剑光,顿时碎成点点金光,随风而散。

  “第二步命仙!”那名攻击小奶娃的碎八老者,面色大变,在宁凡按碎剑光的瞬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是狠狠抽身飞退!

  他从宁凡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冷厉杀机。

  他哪里知道,宁凡早已对这两个奶娃动了收徒之念!数个月的相处,更是对两个奶娃喜爱极深!

  对其他魔兽的生死,宁凡说不上关心。

  但对这两个奶娃,宁凡却是已有护短之心,不容任何人伤害!

  “除恶务尽!好一个除恶务尽!宁某倒想知道,这两个懵懂无知的三岁稚童,有何恶可言!”

  宁凡脚下黑炎一闪,原地留下一段残影还未消散,本尊已出现在碎八老者面前,二话不说,一指按下!

  他遁法之疾,出手之快,便是中年文士与黑裙美妇两名命仙,也根本无法看清他的遁光,以及他出手的神通!

  中年文士目光一凝,并不见多少神情流动,也无救援那碎八老者之念,只是死死盯着宁凡指间不语。

  黑裙美妇却是大惊,想要去救碎八老者,已然太晚!

  那名碎八老者只觉得眼前紫金之芒一闪而逝,下一瞬,整个身体便在宁凡一指之下,生机腐朽,风化成灰!

  那名一拳震退柯龙的碎九大汉,见宁凡一指灭杀碎八老者,已是惊惧不已,撇开柯龙,立刻遁至中年文士身后,祈求保命。

  宁凡却看也不看碎九大汉一眼,身形一闪,已返回原地,立在两个小奶娃身旁。

  他只提两个小奶娃报仇,杀了那名碎八老者,却对击退柯龙的修士无甚敌意。

  他本就是冷漠之人,也只有两个小奶娃能引动他的恻隐之心。

  “你是何人,竟敢杀我刑阁修士!”

  中年文士并不出声,那黑裙美妇却是大怒。

  此地无人能看破宁凡具体修为,她自也看不破,只道宁凡是个人玄初期、中期修士。

  她自忖以自己种种秘术手段,便是对上人玄后期也可一战,何惧宁凡。

  但她才只莲步一踏,还未对宁凡如何,宁凡冰冷的目光却已向她扫来。

  只一个目光,便令得她气息大乱,美目血红,竟是被宁凡煞气所侵。

  蹭蹭连退数步之后,俏脸一白,咳出鲜血,已是重伤!

  宁凡只凭一个眼神,便令她身受重伤,这是何等手段,她根本无法想象!

  而令她感到震惊的,是宁凡并非她所想象的人玄修为,而是鬼玄!

  在见识到宁凡厉害之后,她哪里还敢跟宁凡叫板,更不敢为那个倒霉老者出头。

  倒是中年文士不再沉默,终于开口说话了。

  他的眼中,升腾起无穷战意,这战意,只为取胜,并无一丝是为碎八老者复仇之心!

  他已认出,宁凡是一名鬼玄中期的修士!

  “我名罗枭,若你与我一战,且接住我一招半式,我便放此星魔物一马,一个不杀,如何!”中年文士和善笑道。

  “其余魔物生死,我没兴趣!”

  宁凡淡淡一语,转身便要带两个小奶娃离去。

  中年文士不悦一哼,竟猛一拂袖,直接祭起腰间玉笔,朝宁凡打去!

  “滚!”

  宁凡猛地回头,眼中血芒一闪,无边的红芒从身上飞出,化作一个巨大血拳,二话不说,直接朝中年文士一拳轰出!

  这一拳出,中年文士的玉笔法宝直接被轰成齑粉。

  而余下的拳芒,则化作劲风拂面,逼退得中年文士猛退百丈,目光大变。

  忽的面色一白,竟也咳出一口鲜血,震撼不已得看着宁凡!

  那震撼之中,更有几分莫名意味!

  “此人与我皆是鬼玄中期修为,竟然可以强到这一步!若由此人修习‘战神诀’,不知能修成几重‘神变’?!”

  “此人对我‘战王罗家’而言,怕是用莫大用途的!只不知,他修炼战神诀的资质,究竟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