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94章 虚空道则,斜月山

第794章 虚空道则,斜月山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森罗已死,但他所造成的一连窜余波,仍扣动着东天修士的心弦。

  宁凡被卷入这场大乱之中,能全身而退,已是万幸。

  他本想在燃放烟火之后寻到那枚魔气水晶,而后暂且抽身离开东溟星域,整理一番此行收获。

  但因为神秘光团的尾随,却令他不得不打消原定计划。

  玄阴界内,宁凡已然收了鬼面,脚踏大地,仰望长空。在那长空之上,浮着东溟钟,而东溟钟的周遭,盘旋着一团金色绵软的光团。

  金色光团此刻流露着欢欣情绪,似乎极其喜爱东溟钟。

  它与东溟钟之间,似有某种联系,说不清,道不明...

  宁凡目光一凝,此刻他有十足把握确定,这神秘光团之所以会尾随于他,正是为了这东溟钟而来!

  但让宁凡好奇的是,这光团并无自主意识,并无夺取东溟钟的想法。

  它是为东溟钟而来,但仅仅盘旋在东溟钟左右,便已令它心满意足。

  每当金色光团轻轻触碰东溟钟之时,身上便会不由自主地散出古老道韵。

  那道韵起初十分驳杂,但到了最后,竟一点点清晰起来。

  起初宁凡无法辨别这光团之中蕴含的道力种类,此刻却已可渐渐辨别!

  “这是虚空道力,且这道力十分纯粹,与普通道力有所不同...”

  宁凡一招手,将东溟钟变小之后,招回掌中。

  那金色光团立刻降落至宁凡身前,盘旋在东溟钟一旁,最后似盘旋累了,竟一晃之下,变得只有鸡蛋大小,滚落至宁凡掌心,与东溟钟紧紧依偎...

  掌心托住金色光团。宁凡面色瞬间一变!

  在掌心接触到金色光团的瞬间,一股无法想象的虚空道力,立刻从光团之中流泻而出,朝着整个玄阴界疯狂散开!

  这一变故。让宁凡大感震惊,毕竟之前他也抬指触碰过金色光团,却并未出现这一情形。

  一瞬间,整个玄阴界的空间好似凝固一般,微风不再吹拂,流云不再飘动,流水静止,坠落的雨滴悬浮在空中,并不落下。

  一切画面,好似都在这一瞬定格!

  整个玄阴界。都被那金色光团给定住了,在这玄阴界之中,唯有宁凡一人可动!

  这金色光团之中,分明有一种异常强大的虚空道力,可令中千级别的玄阴界静止。

  应该说。这股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道力的范畴!

  “竟是道则之力!”

  第一步修士,在化神之时会开始修炼意境力量。所谓的意境,可看做是不完整的道力。

  山有意,水有意,一杯茶、一樽酒,皆有其意。

  世间万物。因为有道,故而有意。

  第一步修士看不到道的存在,却能看到道之意境,并逐渐从意境之中,由实入虚。看眼前山水,看得渐渐不是山水。而是其中蕴含的道。

  意境有高低之分,但修炼到最后,任何意境修炼,终将化作对道的追求。

  修炼火之意境者,多半会走上追求火之道真的道路。

  修炼雷之意境这。若踏入第二步,多半会是一名雷仙。

  第二步修士修炼的不是意,而是道。

  命仙由意入道,真仙守道求真,万古修士则试图借由道真,探求着道法规则。

  火焚万物,雨泽苍生,木秀于林...世间五行,威能不同,这一切皆与道法规则有关。

  道法存在的规则,便是道则!

  万古修士大都能借助道则之力施展神通,但能真正掌控道则之人,却是少之又少。

  唯有修炼到万古第六劫的修士,才可称为仙帝。

  唯有掌控某一道则之人,才可被称作掌位仙帝!

  道则,是高于道真、高于意境的力量,这是一种规则之力!

  那是唯有掌位仙帝,才可彻底掌控的力量!

  金色光团之所以能令玄阴界静止,是因为他在一瞬间掌控了玄阴界的道则!

  之前他无视玄阴界的障壁,直接进入此界,所依仗的多半也是道则之力!

  宁凡十分确信,便是森罗这种将虚空大道修炼到极致的人,也无法直接闯入玄阴界,但这金色光团却能做到...

  掌心之上,那金色光团渐渐朝着东溟钟靠拢,好似在寻求一个寄身之地。

  它的光华一点点没入东溟钟之内,与东溟钟完美结合,渐渐化为一体。

  此举令得东溟钟渐渐变得金光夺目,更有无穷的道则之力,从钟体之内隐隐散出。

  在金色光团彻底消失、彻底融入到东溟钟内的一瞬间,宁凡手持东溟钟,清晰感受到钟内每一丝每一缕的道则之力是如何流动着!

  以东溟钟为媒介,宁凡终于彻底看清那金色光团究竟是何物。

  那金色光团的本体,是成千上万道细如毫发的道则之线!

  每一根道则之线中,都蕴含着虚空大道的道法规则。

  在金色光团消失之后,所有的道则之线,都寄身于东溟钟之内!

  虚空大道是一种空间大道,是一种掌控界面的力量。

  金色光团彻底融入钟体的瞬间,整个玄阴界的空间静止忽然消失,一切恢复如初。

  宁凡收起最初的惊容,目光凝重地看着掌中东溟小钟。

  东溟钟已与金色光团融为一体,宁凡迫切地想知道,东溟钟是否有何改变。

  也许,融合了金色光团的道则之力后,东溟钟会威能大涨也未可知。

  宁凡朝着小钟接连打出数个指诀,略略催动着东溟钟施展神通。

  一圈圈金色音圈从东溟钟上散开,那音圈威能,仍止步于化神一击的威力,并未比从前提升多少。

  金色光团内的所有道则之力,只是封存在钟体之内,并无半分被宁凡驱动。

  数次试探之后,宁凡不得不确信,东溟钟与金色光团融合。并非引起法宝本身的改变。

  这一融合过程,东溟钟仅仅是充当起了一个容器,容纳着光团内的所有道则之力,这些道则之力并无直接杀伤力。却蕴含着难以想象的虚空道悟...

  宁凡手握东溟小钟,目光变幻莫测,思索着种种善用金色光团的可能性。

  他席地而坐,单手托钟,望着手中的小钟,沉吟不语。

  许久之后,宁凡忽然有了决定,从东溟钟内抽出一道细如发丝的金线,目光一凛,一口将金线吞入腹中。

  这金线。自然是金色光团中无数道则之线其中之一。

  在吞掉这道则之线的瞬间,一股远超宁凡承受能力的虚空道力在宁凡体内炸开。

  宁凡紧闭双眼,身体仿佛置身于亿万虚空之中,茫然虚无之内,只有他一人。

  想要一点点吸收体内的虚空道力。却发现万难办到。

  宁凡的最初打算,是尝试一步步炼化掉这金色光团,用于提升实力。

  但他太过低估炼化道则之线的难度,只不过吞服了一根道则之线而已,便立刻感到疲于应对。

  一根道则之线所蕴含的道力远非命仙可承受,便是精通此道的真仙也不敢擅自吸收。

  宁凡并未钻研过虚空大道,对虚空大道的领悟。还止步于漩空术的程度。

  他的体内并无虚空道力的基础,想要吸收虚空道力,自是千难万难。

  这一根道线的炼化,整整持续了十日!

  十日过去,宁凡仍未成功炼化半点虚空道力,却被体内虚空道力反噬出了不少伤势。

  长叹一声。宁凡心知,以自己如今的虚空道行,是休想炼化金色光团中的无数道则之线了。

  若能炼化掉金色光团中所有道则之线,他能收获的好处自是不可能小的。如今却只能空怀宝山,而无所获了。

  散了体内所有虚空道力。宁凡开始疗伤,又过了三日,伤势痊愈。

  他将东溟钟收在玄阴界中,一叹起身。

  东溟钟内的道则之线虽多,他却暂时无福消受、无缘炼化了。

  “若我日后研习虚空之术有所领悟,可重新着手炼化东溟钟内的道则之线,如今却是无法办到了。”

  “我已在玄阴界内呆了十三日,外界风波不知是否已经平息...”

  宁凡还想去寻找那枚魔气水晶,自然不愿在玄阴界内继续逗留。

  沉默少许之后,宁凡身形一晃,遁离玄阴界,出现在了东溟星域的星空之中。

  此地距离东溟星极远,附近星空之上,不时有匆忙的身影飞遁而过。

  这些来来往往的修士,有的隶属神虚阁,有的隶属四溟宗,有的隶属其他东天势力。

  距离大战结束,已过去十三日,如今的东溟星域,处在地级戒严状态。

  天地玄黄,四级戒严,地为第二级,外来修士出入东溟星域需受到严格盘查,但宁凡本就在东溟星域之中,倒是无须接受盘查。

  星河之上来往的修士,大都是碎虚修为,偶尔也有第二步修士。

  当宁凡忽的出现在此地星河之时,惊到了不少碎虚强者,但这些人一见宁凡拥有鬼玄中期修为,皆是大感敬畏,无人上前盘问什么。

  宁凡却是主动上前,拦住了一名四溟宗碎虚修士,试图询问几个问题。

  宁凡拦下的,是一个碎虚二重天的中年文士,姓李,他虽隶属四溟宗,但在四溟宗内地位不高,罕有与第二步前辈说话的机会。

  李姓文士此时被宁凡拦下问话,既感到紧张,又感到兴奋。

  在他的眼中,宁凡是高高在上的鬼玄中期老怪,对方随便赐给他些许机缘,都够他受用终生。

  “前辈若有疑惑,还请明言,晚辈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李姓文士卡在碎虚二重天的境界已久,渴求着一切机缘突破碎虚三重天。

  对宁凡的提问,他几乎知无不言,只盼着自己的回答让宁凡满意之后,开恩赐他些好处的。

  宁凡向此人询问的,自然是大战之后的东天形势。

  杀戮殿并未在此次东天之乱中受到任何冲击,只有少数杀戮阁。因为所在修真星被森罗破坏,而遭到牵连毁灭。

  这样的损失对堂堂杀戮殿而言,自然算不得什么。杀戮殿也并未对此次东天乱局采取任何行动,一副冷眼旁观的模样。

  此次东天之乱中。损失最大的要数九幽、洪泽两大星域了。

  坐镇这两大星域的大帝先后陨落,这两大星域何时没落,只是时间问题,并不是宁凡所关心的事情。

  神虚阁损失也颇为惨重,据说森罗离开天界之前,又在天界斩杀了不少老怪,加上之前被森罗斩杀的两名仙尊,此次大乱之中,神虚阁共损失了八名万古之上的强者,镇天钟也仍在修复之中。下一届钟祭据说是要有所延迟了...

  四溟宗百万修士,已撤离十分之**,只有一成多修士仍留在东溟星域,帮助修复镇天钟。

  对神虚阁,宁凡最为关心的。还是小妖女。当然因为森罗的缘故,他对那残道复活的萧千雨也是有所提及。

  “回前辈的话,神虚少主如今正在闭关,据说是获得了某件宝物,可解除体内残积余毒,具体是解何毒,晚辈也不知晓。只知这次闭关,起码要持续一年。至于神虚阁新近复生的那名女帝,据说在大乱结束的第二天,便驾着一头巨兽,离开了东溟星域,不知去向...”

  “萧千雨离开东溟星域了么...”宁凡微微点了点头。

  对萧千雨。他只是看在森罗的份上,才会多问一句。

  对小妖女,则是发自内心的关心了。

  小妖女正在闭关,看起来是打算彻底清除体内毒素了。

  这让宁凡放下心来,又询问了些其他问题。

  宁凡又问了元丹星域的动向。对窥伺其阴阳锁的元丹大帝,宁凡始终无法彻底安心。

  “回前辈的话,元丹星域此刻正处在天级戒严状态,几乎没有太多修士外出,全部忙于修复极丹圣域的域门。”李姓文士恭敬回答道。

  “修复极丹圣域的域门?什么意思!”宁凡闻言,目光一变。

  “晚辈也是从同伴那里听说的,据传言,此次东天之乱的罪魁祸首——森罗,从元丹星域中取走了一件秘宝,此宝本是开启极丹圣域域门的关键之物。此物被森罗借走,并最终毁灭,导致极丹圣域的域门损坏,圣域的开启时间将不得不延后,修复域门,起码要花费百年...”

  “也就是说,百年之内,极丹圣域不会开启了么...”宁凡皱眉道。

  “是这样的。且晚辈获得消息,纵然域门修复,进入圣域的修士怕也会大大减少...”李姓文士恭敬答道。

  闻言,宁凡眉头皱地更深。

  他本打算在流沙星域等地盗取香火后,便前往药宗,着手准备进入极丹圣域的事宜,如今开来,这进入圣域一事,怕是至少要延迟百年了。

  “罢了,迟些进入圣域也好。此次东天之乱,给我带来了不少机缘好处,需要不少时间吸收炼化。且乱古大帝的另一传承,多半就在神墓,若不急于进入圣域,倒是可先着手取得这一传承...”

  念及于此,宁凡又向李姓文士询问了几个问题,而后随手给了后者一个储物袋,身形一晃,遁离无影。

  李姓文士神念一扫储物袋,见其中赫然竟有百万道晶,不由得内心狂跳,无法抑制心中激动。

  “这位前辈好生大方!”

  对他而言,百万道晶是天大的数目了。

  对宁凡而言,百万道晶微乎其微,不值一提。

  宁凡一路朝东溟星域的外围星域遁去,他脚踏血莲灵装,遁速堪比渡真老怪。

  饶是如此,全力飞遁了半个月,方才到达东溟外围。

  不得不说,东溟星域很大,也就是森罗这种级别的老怪能几步跨越帝星星域,凭宁凡如今的遁速,是远远无法办到的。

  东溟外围损毁严重,不少修真星都被森罗的术法余波所毁,此地更有无数神虚强者罹难。

  宁凡眼中流转着天青色的雨意,沐着星空细雨,朝某个半废的修真星疾驰而去。

  在宁凡的记忆中。形似魔罗的天魔死后,其所形成的魔气水晶,正是坠落到了这颗修真星之上。

  此星名为灵台星,星主曾是一名碎虚八重天的强者。却在参与围攻森罗的一战之中含恨陨落。

  在那种大战之中,他碎虚八重天的修为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并未受到神虚阁的重视。

  这半废的灵台星,几乎没有任何神虚修士在此巡守。

  这半废的灵台星,正饱受战后苦难的折磨。

  灵台星,斜月山!

  此山本是灵台星主的洞府所在,如今却随着星主战死、此星半毁,而被魔兽攻陷,沦为地狱魔渊。

  斜月山周遭百万里山脉,魔兽横行。但凡有修士进入斜月山脉范围,立刻便会被成群结队的魔兽围攻。

  灵台星从很久以前,便饱经本土魔兽攻击。

  一直以来,灵台星修士都是靠着灵台星主的压制,才勉强得已占据此星。

  因为这场东天大乱。灵台星主陨落,更有不少灵台星碎虚死于大战。

  以灵台星此刻修士实力,根本无法继续压制魔兽的进攻。

  偏偏神虚阁需要兼顾的大小修真星太多,根本无暇顾及这种边缘小星。

  没办法,东溟星域太大,修真星也太多,此次时态也着实太过严重。令神虚阁无暇应对。

  此刻,斜月山脚,一名身着杏黄道袍的瘦高老者正护着一队徒子徒孙,抵挡着群兽围攻。

  这名老者名为刘周,曾是灵台星主座下四大护法之一,有着碎虚四重天的修为。

  他是斜月山最后一批撤离修士。他正试图掩护自己的徒子徒孙,逃出群兽的围攻。

  刘周不明白,为何星主死后,灵台星之上的魔兽会疯了一般,朝着斜月山方向悍不畏死的猛攻。试图占据这一区域。

  他最喜观星,那一日大战爆发之时,他曾见一道黑色星光划过天空,坠落在斜月山附近。

  也许,灵台星上的魔兽大乱,便与那坠落天际的黑色星光有关。

  但这些,都不是刘周最为关心的事情。

  此刻的他,只关心一件事,那便是能否护着徒子徒孙们杀出魔兽重围。

  包围他们的魔兽之中,有7头碎虚魔兽,300余头炼虚凶兽。其中修为最高者,乃是碎虚五重天的修为。

  此地,却只有他一名人族碎虚。

  他身后的徒子徒孙,大多是元婴、化神修为的低辈弟子,他带来了八名炼虚属下,已全部斩战死!碎虚修士,唯他一人而已!

  “师父,你老人家自己杀出重围吧,不要再管我们了,徒儿不想拖累你!”一名化神后期的虬髯大汉满面决然,对刘周言道。

  “胡说!老夫是什么人,死则死尔,岂会丢下尔等不管!要死一起死!”刘周冷喝一声,又一次持剑震退群兽攻击,却已是气息奄奄,不知还能支撑多久。

  “师祖,琴儿不想死,你快救救琴儿!琴儿还想嫁人,还想嫁给萧表哥!为什么!为什么萧表哥不来救我!嘤嘤嘤...”一个容颜娇艳的红衣少女,眼看着兽潮一次次逼近,眸中惊恐越来越多。

  她不过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她不想战死于此...

  “闭嘴!不要说废话,分你师祖的心!”之前那虬髯大汉闻言,立刻怒斥红衣少女。

  只他的眼中,同样渐渐浮现出绝望之色。

  他隐约看出,今日莫说是自己等人,便是自己的师尊,恐怕也难以杀出群兽重围了。

  见身后的徒子徒孙皆露出绝望神情,刘周长叹一声,已萌死志,长剑一横,便欲点燃元神,与此地魔兽拼个同归于尽。

  便在此时,众多准备进攻刘周的魔兽,忽的齐齐露出惊惧之色,颤抖不已,齐齐匍匐于地,不敢上前一步,不敢向刘周发动任何攻势。

  这一幕,令得刘周面色一变,却是立刻意识到,此地战场出现了某种变故。

  却见长空之上,忽的出现一名白衣如雪的瘦削青年。

  他就这般降落于血染的战场之上,所有魔兽见他出现,皆颤抖地更为猛烈起来。

  “退下!”

  宁凡冷冷一令,言语之中的气势,足以压垮灵台星的整片苍穹!

  笼罩在斜月山的重重魔雾,因他一语,而诡异消散!

  所有的魔兽立刻如临大敌,在它们的眼中,宁凡体内煞气惊天,是绝世魔头,万万不可得罪。

  群兽潮水般疯狂散去,好似生怕逃慢一步,便会殒命一般!

  刘周被这一幕生生震住了!

  他生在东溟星域,虽说修为不高,却也见识过几名第二步人玄前辈的。

  但他此生见过为数不多的几名人玄前辈中,没有一人能不露一丝气息,吓退灵台星上的魔兽!

  刘周深信,这忽然出现的白衣青年,修为定是要高于人玄,多半已达到了鬼玄境界!

  一想到竟有一名鬼玄命仙前辈驾临此地,救了自己一命,刘周激动不已,感激涕零,收了长剑,二话不说,便朝着宁凡长揖一拜!

  “前辈救命之恩,如同再造!晚辈万死难报,愿倾尽所有,回报前辈救命之恩!”

  “不必!我要入此山修行,尔等不可入山打扰!”

  言罢,宁凡身形一晃,朝斜月山中飞去。

  那名之前还口口念叨萧表哥的红衣少女,此刻一见宁凡容貌气场,一颗芳心几乎都要醉了,哪里还记得什么萧表哥。

  “若能与这位前辈结成道侣,琴儿便是死了也甘愿!”

  “胡说!这位前辈何等身份,是你区区元婴修士可以肖想的么!莫要乱说话,小心惹怒了这位前辈!”

  一听红衣少女之言,刘周立刻沉声一哼,斥责道。

  他是真的怕了,他何等眼力,一眼便看出宁凡是个冷血无情的魔修。

  这种人修为既强,杀伐随心,一旦得罪,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