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93章 神秘光团

第793章 神秘光团

  传说,第三步的圣人能让只有残道留存于世的修士重生。

  这只是传说,四天九界无人亲眼见过,然而今日来临此地的修士却有幸见到这万古难求的一幕!

  森罗生前,并不知他仅有的轮回之力能否复活萧千雨。

  只是他何惜一试,即便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即便他复活千雨之时,已是死人,已只存一头,已再无意识,已再无法看千雨一眼,又有何憾!

  他就是如此偏执的魔,便是战至头颅高悬,流尽最后一滴血,也绝不改变自己的道。

  他的情,或许无法触动宁凡,无法弥补其过。

  但他的疯狂,他道心的执着,便是宁凡心如铁石,也需动容。

  只因宁凡归根究底,仍是一个求道之人!

  森罗那高悬的头颅,于宁凡而言,有着巨大意义。

  宁凡的道,是执!

  世间还有何物,能比森罗这高悬的头颅更为执着!更为百死不悔!

  这一刻,宁凡对执之道有了更深理解。

  对森罗而言,执就是不惜一切,不顾一切。

  若有半分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他也就不再是森罗。

  神空星之上,那名立于长阶的盲眼老者忽地黯然流泪,神情苦涩,口中低声叹息着,

  “痴儿,痴儿啊...”

  他的心很痛,为自己徒儿逝去而悲伤,却终究没有阻止。

  森罗的道没有迷茫,无论对错,他都没有阻止。残局,他会帮森罗收拾。

  森罗仅存的头颅,双目忽然闪现出决然的魔芒,全部的轮回之力,犹如霓虹洒落,轻飘飘地好似羽毛棉絮。毫无保留地朝着那名女子的虚影狂泻。

  以我毕生轮回,换你睁开双眼,可否能够...

  森罗的头颅血肉,一点点化作血水流逝。渐渐的,只剩一个死寂头骨,腐朽灰暗,再无任何生机,更无任何轮回之力留存。

  所有的轮回之力,所有仅存的生机,都被他舍弃,送给了眼前女子。否则便是他只剩头骨,仍会保持残念死战到底。

  随着咔嚓一声,森罗的头骨碎裂成六块。朝星空中落下。

  十二名大帝之中,立刻便有三人目光微闪,朝着那六片头骨冲去,似要争夺这六片头骨。

  在他们看来,森罗的头骨。多半有些用处的...

  直到此刻,十二帝确定森罗真正陨落,方才神情稍霁。

  余下的诸位大帝,则目光震撼。思索地看着钟内走出的某个女子虚影,看着此女一点点身躯凝聚,衣袂飘飘、风姿绰约地出现在世人眼前!

  除了这个女子的残道虚影复生留存,其他流窜出镇天钟的残道虚影。纷纷消散于世间,荡然无存。

  这是一个何其美丽的女子,眸如千雨临尘世,却终是纤尘不染,遗世独立。

  虚空大帝的神情最为复杂,在看到这女子的瞬间。他神色一黯,闭上了双眼。

  他的师弟死了,萧千雨却活了过来...

  对那个女子,他并非真的不曾动心,只是他不似森罗。对情爱之事,看得并不重。

  他是真正的仙帝,自古帝王,总是无情。

  “我想见森罗...但森罗,是谁...我又是谁...你们,又是谁...”

  迷茫的神情在这名女子眼中流动,她喃喃自语着,忽然间,她目光一瞥,看到了正抢夺森罗头骨的三名大帝。

  三名大帝,两人是六劫、七劫大帝,一人则是四溟宗的八劫大帝!

  萧千雨的目光在触及森罗头骨的瞬间,没由来地便湿润了,心中好似被万箭射穿,痛得无法言说。

  那是谁的头骨,为何会令她如此悲伤,如此在意...

  她根本不识这头骨,便是认识,也记不起。

  她抬指,法力如雨催动,便朝那三名大帝一指按去,不愿他们触碰这头骨。

  这是她的,只能是她的...虽然她不知这一切是为何。

  她的身体本半分气息不露,但这一指按下,立刻引动了她体内的所有法力!

  这法力之中,有她生前法力,更有森罗馈赠她的修为!

  这一刻,她的修为不是生前的碎念境界,而是万古第八劫!

  这一修为,与她生前的修为明显不符!

  这一指按下,她立刻目光迷茫,并不记得自己何时突破过仙帝。

  她连自己是谁都已遗忘,却终是觉得,这份法力不属于她,只不过,她并不排斥这法力的气息,很温暖,很温暖...

  是谁...这份不属于她的法力,主人是谁...

  她的指芒化作漫天金色光雨,在星空中形成三个雨之漩涡,朝三名大帝洒落。

  每一滴金雨,都沉重如山,有这击毁下级修真星的威能。

  重重雨幕之下,便是三名大帝也面色一变,匆匆一退,并各自展露神通,祭起法宝,挡下漫天光雨。

  三人各个神情不忿,怒视萧千雨!

  更有一人直接出声责道,“阁下生前,想必也是神虚大帝,缘何对我等无端出手!”

  显然,出声者并不知萧千雨身份、生前修为的。

  萧千雨则趁机拂袖一卷,将六片头骨残片卷入手中,徐徐拼成一个完整头骨。

  看着这一完整头骨,她的心又是一痛,说不清,道不明。

  只是眼泪,早已成诗。

  “怎么回事!那萧千雨死前不过是碎念修为,为何复生之后,竟突破到了万古第八劫!”

  神空大帝面色一变,他早已隐隐猜出森罗毁灭镇天钟的目的,并亲眼目睹萧千雨的残道复生。

  见到萧千雨复生,他还不至于多么惊讶,毕竟他也听说过,第三步圣人可复活第二步修士的残道。

  虽是第一次见到修士残道复苏,他也并不惊讶。

  但见到萧千雨修为暴涨至如此境界,他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神空帝想不明白,为何眼前的这个女人死上一次。就能获得如此之高的修为,与他同级!

  难道被轮回之力复活的残道修士,都能获得巨大的修为提升么?

  不,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古籍中从无类似记载!

  一般而言。就算是被圣人复苏残道的修士,再未彻底返本归元之前,修为也会大幅跌落才是。

  他乃堂堂神空大帝,苦修无数年才有今日万古第八劫的修为,萧千雨却如此轻易达到这一境界,这着实令他受挫!

  “万古第八劫!这...”

  虚空帝忽的睁开眼,同样不可置信地望着萧千雨,显然也被萧千雨修为惊到了。

  其他仙帝之中,有几名知晓萧千雨死前修为的,亦是纷纷震惊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见到轮回之力复活修士残道!

  不解。亦是理所当然!

  “此女重生之后,修为之所以高于生前,是因为她复生的方式与常人不同。她此次重生,不是正常意义的复活,应该说。按照正常途径,即便森罗合出始圣轮回之环,也无法复活此女。此女哪里是复活,分明是那森罗舍弃了自身,成全了此女...有意思啊,想不到区区万古第五劫的仙王,竟一路祸乱东天。更凭惊天手段,舍弃自身,复活了她人残道,更令重生者修为大涨...此事,亘古罕有!此人的头骨,老夫要了!”

  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忽的在东溟星域之内响起,惊到了无数修士,更惊到了十二名大帝!

  无人知,这名出声者是谁,何时出现。只是一感到此人言语之中蕴含的惊天气势,便无人敢忽视此人存在!

  那是一名周身缠绕着七彩光芒的紫衣老者,身体虚幻,忽的出现在星空之上,气势如天,冷冷看着刚刚复生的萧千雨!

  他非第三步修士,修为仍是第二步,但他身上的七彩光芒之中,隐隐竟有一丝第八彩的颜色!

  他的修为,虽仍处在万古第九劫,却远非此地四溟宗的两名九劫仙帝可相提并论,与二人有着质的不同!

  “把你手中的头骨,给我!”

  这名虚幻老者冷冷一言,这一声含着惊天气势,犹如无形的声浪,朝四面八方狠狠散开,萧千雨首当其冲!

  有着万古第八劫修为的萧千雨,被这声浪一冲,竟瞬间气息一乱,花容一变,莲步疾退。

  此地修士但凡感受到此人威压者,无不道心颤抖!

  修为稍低者,更是纷纷气息压抑,跌落星空,好似被高山巨岳所压垮一般!

  便是其余大帝,也纷纷面色一变。

  两名四溟宗九劫仙帝之中,其中一人目光一变,立刻向其他三名四溟宗仙帝嘱咐道,

  “决不可得罪此人!此人是一位准圣,来自秘族!”

  这声音不大,却几乎瞬间传遍星河!

  ‘准圣’‘秘族’的字眼,犹如天倾地覆,让所有听闻此言的修士心神颤抖!

  “准圣!”

  此地但凡听到此言者,无一不骇然变色!

  在这四天无圣的年代,准圣便是至高无上者,非普通仙帝可相提并论,无人敢得罪!

  面对这名突如其来的准圣,萧千雨美眸忌惮极深,凭借本能便知面对此人毫无胜算可言,却死也不愿将手中头骨交给此人。

  她总觉得,这头骨对她而言十分重要,即便她根本想不起也不可能知道,这头骨主人是谁...

  “无论你是谁,这头骨,我不会交给你!”萧千雨声音清冷而决然,那决然之中,依稀有几分肖似森罗。

  她获得了森罗的全部力量,包括森罗的执着与道念。

  从此以后,森罗便活在她的生命中,只是她不知。

  “老夫看中的东西,凭你,保不住!拿来!”

  紫衣老者冷哼一声,大手一挥,天空立刻便有无数紫色稻草飘落。

  那稻草虚幻飘渺,却有一股无法言喻的大神通在其中,似有惊天伟力!

  “他来自紫族!”一瞬间,十二帝尽皆猜出老者的来头。此地亦有不少老怪,根据这紫色稻草神通,惊呼出老者来历。

  “紫族的准圣!”

  宁凡心中波澜难平,他曾从元瑶口中听过紫族名头。也在星海妖战中伤过一名紫族弃人,记得是叫紫川还是什么。

  却想不到,今日会在此地,见到一名紫族准圣!

  同是处在万古第九劫,准圣却是半步踏入第三步的存在,非普通万古九劫大帝可比,更非萧千雨可敌!

  眼看那漫天紫色稻草便要化作神通,伤及萧千雨,神空星之上,忽有一名盲眼老者一步踏出。出现在星空之上,挡在萧千雨身前,神情木然,却有一股无人可以忽视的气势。

  “我徒头骨可以给你,但这个女娃。你不能动!”

  盲眼老者周身笼着七彩光芒,那七彩之中,同样蕴含着一丝第八彩,令此地修士低于万古境界者,无人可窥探其真实容貌。

  宁凡自也看不到此人真容,却被此人强横气势所惊到了。

  盲眼老者的气势,根本不弱那名紫族准圣一分!

  宁凡又岂能想到。神虚阁之内,竟不只有神虚双帝存在,更有一名隐世不出的准圣在。

  小妖女的心中同样吃惊不小,她有着神虚少主的身份,知晓神虚阁不少秘闻,却不知神虚阁中还有第三名仙帝存在。且这名仙帝,竟还是一位准圣!

  “师尊!”虚空大帝目光一闪,心中却是略安。

  有自家师尊在,便是秘族准圣到来,也无需担心什么。

  那紫衣准圣一见盲眼老者出现。立刻虚眯起双眼,沉吟片刻之后,散了漫天稻草神通。

  而盲眼老者则是冷漠不语,也不见他如何出手,已从萧千雨手中夺来森罗头骨,略一迟疑,仍是一把将头骨交给来人。

  “你是谁...把那头骨还我!那是,那是...”萧千雨心中一痛,不忿地看着盲眼老者,只觉得此人十分熟悉,偏偏想不起来。

  “你可知那是谁的头骨?”盲眼老者木然问道。

  “我不知,也不记得...”萧千雨心中刺痛,悲伤言道。

  虽不知,却很心痛,这是为何...

  “既然不知,便永远不要知道,罗儿的毕生心愿,唯你一人,你须好好活着,莫要为了一个头骨,惹来杀劫。莫要让他的苦心白费...”

  言罢,盲眼老者浩瀚的神念横扫星空,最终落在那名紫族准圣身上。

  “东天之乱,到此为止!秘族之人,速速从我东溟星域离去!”

  他的话语,含着与森罗相似的强硬气势,不容任何人拒绝,即便对方是秘族是人,是准圣!

  那名紫族准圣神情怫然不悦,似十分不满盲眼老者的语气。只是掂了掂手中森罗头骨之后,也不愿在此地与盲眼老者一战,目光略略一闪,却是最终冷哼一声,一遁而去。

  “秘族准圣,竟被神虚准圣逼退了!”这震撼,在无数东天修士心头升起。

  四天之内,能让秘族修士吃瘪的人,可不多啊,何况对方还是一名准圣...

  “我神虚阁之中,竟还有准圣坐镇么!”神虚阁修士全部大感吃惊。

  “萧千雨,你生前是神虚之人,但已为神虚死过一次,重生之后,你若想继续留在神虚,老夫自会护你平安;若你想离去,老夫也不会阻,神虚之中亦无人敢阻!”

  盲眼老者朝着神空帝、虚空帝方向传出两道神念,似嘱咐二人如何善待萧千雨。而后长叹一声,身形一晃,不知所踪。

  他回到了神空星,孤独站在长阶之上,秋风萧瑟,让他更显落寞。

  森罗的死,让他悲伤,他需要好好静一静...

  徒留萧千雨一人,立在星河之上,茫然若失,泪流满面。

  萧千雨记不起那头骨的主人是谁,但当那头骨被他人夺去,而她无力阻止之时,她竟心如刀绞。

  吼——

  一道低低的兽吼之声,忽的传入萧千雨耳中。

  那是破灭兽的声音,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

  “你是...”

  萧千雨遁光一闪,出现在破灭兽跟前,看着破灭兽。只觉得熟悉,偏又如此陌生,无论如何想不起关于此兽的任何事情。

  只是茫然地探出手,抚摸着破灭兽如修真星般巨大的躯体。眼角泪水不停。

  东天之乱,到此为止了...

  四溟宗四位仙帝,有一名八劫仙帝被森罗一拳轰碎肉身。

  东天诸帝之中,汉云大帝、黄巾大帝、摩诃大帝失去了肉身。

  这些被森罗毁去肉身的仙帝,想要重塑肉身,怕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了。

  其他仙帝所受伤势亦都不轻,皆需立刻闭关疗伤。

  众人虽然被森罗伤得不轻,但比起陨落在此次乱局中的九幽大帝、洪泽大帝,众人却又幸运得多。

  即便是大战之后,诸帝一谈起森罗。仍是有些色变。

  东天十六帝,陨落其二,从此日起,东天只有十四名声名显露的大帝了。

  一个个仙帝带着属下修士告辞离去,四溟宗的修士。则暂时驻扎在东溟星域,处理镇天钟的后续事宜。

  镇天钟毁得不轻,六分之一的钟体被森罗毁去。此钟意义重大,不可轻易毁伤,必须好好修理。

  未来的钟祭,也必须继续下去。

  越来越多的神虚修士踏上星河,开始清理星空战场。

  此地不属于四溟宗也不属于神虚阁的修士。则算是外人,差不多该离去了。

  便在此时,星河之上,忽然传来一声声烟火燃放的响声,五颜六色的莲形烟火,在死寂的星河中绽放。

  好似冬日的烟火。如此寂静,如此绝美,又如此孤单。

  放烟火者,正是宁凡!

  此时的他,挥手放出漫天烟火之后。向小妖女暂时告辞,深深看了萧千雨一眼,身形一晃,隐身而去,不知所踪。

  东天之乱结束,神虚修士尽出,小妖女不会有难,宁凡也算完成了森罗的最后心愿,燃尽了漫天烟火。

  他任务完成,自然要退,于无数老怪跟前做这种吸引眼球之时,太过危险。

  好在大多数人都在关注着各种事情,倒是没有多少人关注宁凡。

  他的离去,并无多少人在意。

  他燃放烟火的行为,虽然古怪,惹人猜疑,却也无人愿意深究。

  宁凡隐身之后,一路朝东溟星域外围遁去,见无人注意他,心中不由得一松。

  森罗所给的玉盒,宁凡早已交给小妖女,小妖女可自行炼化那黑色光团,解掉体内虚空之毒不难。

  此刻的宁凡,心情沉重,一路朝东溟星域外围遁去。

  这个方向,是离开东溟星域的方向,也是那肖似魔罗的天魔遗留的魔气水晶坠落处所在。

  此时的宁凡并未注意到,在他身后,有一个隐匿着的光团虚影正在沉默尾随。

  那光团虚影,是森罗轰碎镇天钟之时,从钟体之内流窜出的诸多残道虚影之一。

  他之所以跟随宁凡,却是本能地从宁凡储物袋中,察觉到一丝东溟钟的感应。

  这光团虚影,不是人形,也不是飞禽走兽形态,更非法宝形态。

  这件不知是什么东西遗留下的残道光团,一路尾随宁凡,无人知,便是神虚诸帝也无人知。

  直到遁出东溟星极远范围之后,宁凡才隐约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跟踪了。

  这种被人跟踪之感,让他心中顿时一沉!

  只是对方似乎并无敌意,频频对他传来和善气息,又让他大感古怪。

  “是什么东西在跟踪我!”

  宁凡心中一沉,忽然身形一晃,遁入玄阴界之内,试图避开这追踪。

  岂料,那隐匿行踪的神秘光团,忽的现出身形,一闪一晃,竟直接进入玄阴界,出现在了宁凡的眼前!

  这一幕,让宁凡面色一变!

  不少仙帝都有中千界宝在身。

  虽说玄阴界只是中千世界,未必能承受仙帝级别的攻击,但也没有听说过哪个仙帝能直接遁入其他仙帝的中千界之中的。

  这光团直接遁入宁凡掌控的中千世界,神通之强,让宁凡感到震撼。

  待细看这光团之后,宁凡却又大感困惑。

  这光团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他也说不清楚。

  这光团始终盘旋在他的周围,毫无敌意,反倒有亲善之意,让他困惑。

  看上去像是一团金色的棉花糖,摸起来有些虚幻,有些软,无法毁灭,没有攻击力。

  形态有些类似镇天钟内的诸多残道虚影,却又有些不同。

  其内含有道力,却又不知是何道。

  宁凡唯一能确定的是,此物绝非任何神通幻化,也不是他人用来追踪的秘宝。

  任何被镇天钟毁灭的生灵、法宝,但凡蕴含道念者,残道都会留存在钟内。

  宁凡目光一动,该不会此物也是镇天钟内诸多残道虚影之一,因为森罗轰开镇天钟,故而逃了出来?

  “此物倒也可能是镇天钟内的残道虚影之一,只是不知此物究竟是什么东西留下的残道虚影,又为何跟在我身后,不愿离去...”

  “其他生灵、法宝的残道虚影,一旦离开镇天钟,便会消散于天地,此物为何可一直留存,并不消失。”

  宁凡正自思索之时,忽的神情微变,一拍储物袋,取出东溟钟,抛向空中。

  原本饶他盘旋的金色棉花糖,立刻露出欢欣的情绪,饶着东溟钟不住盘旋。

  “这光团尾随于我,果真是为了此钟!”

  ...

  在宁凡探究神秘光团之时,东溟星附近的星空之上,萧千雨立在破灭兽之旁,看着满天烟火,怔怔出神。

  “这烟花好美...真想和森罗一起看看。”

  “但森罗,是谁...”

  迟到的双更,今天更晚了,抱歉,明天争取早点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