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85章 封魔榜,始圣之环

第785章 封魔榜,始圣之环

  一听森罗的质问,长耳老者竟是怒极反笑道,

  "你以此物戏耍老夫,竟还妄图借老夫的‘封魔榜’一用,当真是痴心妄想!此物虽是太古丹魔的丹神碎片,却灵性大损,已不堪大用.罢了,此物留下,你可以滚了!看在此物的份上,老夫不追究你戏耍老夫之罪!"

  言罢,长耳老者翻手收走了盛放丹神碎片的锦盒,猛地朝森罗一拂袖.

  霎时间,起身后骤然出现一个白色巨猿的身形,朝森罗二话不说,就是一拳轰出.

  第九星辰中,宁凡目光一凛,他分明认出,这白色巨猿乃是长耳老者谊之力所化.

  此猿一击之力,含着万古第七劫仙帝的浩瀚气势,神城外的星空在一瞬间剧烈颤动起来,大势纷纷朝巨猿拳芒归拢而去,带着丝丝缕缕的银色虹光.

  斗犀一见主人动怒出手,面色一变,立刻驾着火犀,离开森罗身旁,遁至主人身后,目光隐隐带着敬畏,生怕被这一拳波及.

  破灭兽兽瞳紧张起来,以它的修为,自然看得出这巨猿一击的可怕,便是负面此片星河都轻而易举.

  唯有森罗面色不为所动,似乎早料到长耳老者会吞没他的丹神碎片,并暴起出手赶人.

  那巨猿一拳既出,立刻在无垠的星空中传出一连串剧震音爆之声,但见银芒铺天盖地,森罗整个人都被拳芒所淹没,却只一抬手,猛地目光一寒,五指抓下.

  这一抓之力,立刻幻化出毁天灭地的血焰之海,那血焰继而化作一个血色巨手.指甲尖锐,带着血色魔芒,朝那拳芒狠狠抓下,将拳芒生生抓碎!

  拳芒碎散的瞬间.惊天动地的波动朝八方席卷.许多悬浮于星空的遗迹古城皆直接毁于那恐怖波动之下.

  森罗傲然立在破灭兽之上,冷笑不语看着长耳老者.

  长耳老者目光先是一震.而后露出阴沉之色,冷哼道,

  "想不到多年不见,你竟已厉害到了这个地步.可惜当年的你散尽帝气,此生都无法突破至仙帝之位,若非如此,老夫还真要忌惮你三分的.森罗,你确实不弱,便是九幽,镇元也非你对手,但很可惜.老夫与他二人不同,非你可战胜!封魔榜不可能借你,你若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便速速滚出元丹星域.休要惹怒老夫,否则.哼!"

  言罢,长耳老者收了巨猿谊,转身欲走,再不打算理会森罗.

  但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忽的储物袋内轻轻一颤,随即,长耳老者面色剧变,竟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猛地收住脚步,但见唇动,不见音出,只知在传音,却不知在向谁传音.

  数息之后,长耳老者深吸一口气,眼中竟隐隐有惊喜之色流动.

  转过身,大有深意地看着森罗,眼中却早已没有之前的阴沉,和善笑道,

  "原来小友是在和老夫开玩笑,老夫竟一时不查,险些与小友翻脸.小友既然寻到了阴阳锁,为何不早早拿出,偏要拿这灵性大损的丹神碎片逗弄老夫.罢了,你既然寻来了阴阳锁,老夫便是借你封魔榜一用,又有何妨!这就把阴阳锁交给老夫吧!"

  长耳老者目光满是热切,他身怀一物,那一物刚刚提醒他,森罗的身上,又阴阳锁的气息!

  阴阳锁早已认宁凡为主,被宁凡收入丹田,气息全无,便是长耳老者也无法从宁凡身上感知出阴阳锁的存在.

  偏偏长耳老者身上的那物,与阴阳锁颇有渊源,竟是察觉出森罗身上有阴阳锁的气息,只是无法查出那阴阳锁具体被森罗藏在何处罢了.

  长耳老者只道阴阳锁在森罗身上,却不知,阴阳锁分明藏在宁凡体内,而宁凡正藏身于森罗的第九星辰之中.

  森罗见长耳老者前倨后恭,向自己索要阴阳锁,目光未变,心中却颇有疑惑.

  他可不记得自己得到过阴阳锁.

  以森罗的心智,脑海中瞬间已闪过无数想法.

  他不认为长耳老者的言语是无的放矢,长耳老者既然说他身上藏有阴阳锁,他身上多半是有此物的.

  准确的说,此物并不在他的身上,而在宁凡,小妖女二者其中一人的身上.

  忽然想到穆图之前交给自己的情报,提到宁凡恰好是《阴阳变》功法的修炼者.

  霎时间,森罗已有极大把握确信,阴阳锁就在宁凡的身上!

  "想不到传说中的乱古帝宝,竟在此子身上,有此宝在手,《阴阳变》可就不是劣等功法了,而是最为上等的功法.此子是乱古传人,真正的传人.有意思."

  森罗虽因为某些原因,与神虚为敌,毕竟也是神虚阁修士,自然知晓神虚始祖与乱古大帝的种种纠葛.

  他知道,阴阳锁是乱古大帝的帝宝,有助于修炼《阴阳变》,却不知道阴阳锁还藏有某个远古秘闻,东天十六帝中唯有长耳老者知晓.

  他不知长耳老者索要阴阳锁目的为何,也并不关心,更不打算将阴阳锁交给长耳老者.

  理由有两个.

  其一,森罗深知长耳老者的.个性,别看他话说得满,说得好听,即便自己从宁凡手中夺来阴阳锁,交给长耳老者,长耳老者未必会遵守承诺,将封魔榜交给自己.

  其二,对森罗而言,封魔榜不是攻打天狱所需要的最重要物品,宁凡却是他最重要的古神容器.他若夺走宁凡的阴阳锁,势必与宁凡撕破脸皮,失去了宁凡这名三窍古神帮助,他达成目的的成算微乎其微.

  权衡之下,森罗纵然猜出宁凡身怀阴阳锁,也不会夺宁凡之宝,送给长耳老者.

  "本座身上没有阴阳锁,也不打算再与你废话了.太古丹魔的丹神碎片,本座已经给你带来了.这封魔榜,本座今日取定了!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森罗言罢,猛然抬手向星空一抓.赫然施展出了抽魂之术!

  此片星空虽有星河.却并无修真星,只有悬浮着的一座座远古城池.按理说是无法在此地抽星辰魂的.

  但森罗偏偏在此地施展出了抽魂之术!

  他抽的不是星辰之魂,而是星空之魂!

  星辰,星空!一字之差,含义却是迥然不同!

  四天之上.能抽出星辰魂的仙修不在少数,但能抽出星空魂的修士却少之又少.

  盖因星辰有形,星空无形.唯有对虚空之道领悟至深的森罗,才有办法从虚无的星空中抽出星魂来!

  在森罗抽出整片星空之魂的瞬间,此处星域的星空霎时间失去灵性,周天星辰竟在一瞬间停止运行!

  一口吞下星空魂,森罗气势陡然暴涨.竟一路飙升至万古第七劫的境界!

  "抽星空之魂!怎么可能!"

  长耳老者大惊,斗犀仙王大惊,小妖女大惊,便是宁凡也深感震撼.

  一瞬间.宁凡对抽魂之术的理解,竟获得了极大提升!

  抽魂之术按级别划分,有抽地魂,抽虚空魂,抽日月星辰魂,抽天道魂.

  但每一个级别的抽魂术,却又有各自不同的修炼境界.

  譬如当年宁凡被魔罗大帝侵蚀之时,得太素雷帝相救传功.那时的魔罗,施展出了抽天道魂的神通,而宁凡则借由太素的法力施展出抽六道魂的神通.

  六道魂,天道魂,实质上应是同一级别的抽魂术,区别在于天道只有一道之魂,而六道数量更多而已.

  抽六道魂,可看做是将抽天道魂运用到极致之后所衍生的更强神通.

  抽星空魂亦是如此,日月星辰的大势,不仅仅包含在修真星本身之上,更深藏在修真星运行的轨迹之中.

  那浩渺的星空中,藏着日月星辰的移动轨迹,更藏了日月星辰的魂.

  从修真星上抽魂,抽的只是少数星魂.

  从星空中抽魂,方可一举抽尽所有的星魂,令所有修真星连圆周运行都无法办到!

  一丝丝感悟充斥于宁凡心头,却被宁凡生生压下.

  他心知此时此刻不是感悟抽魂术的时机,他的心中还有疑惑没有得到答案!

  他很想知道,长耳老者是如何察觉到阴阳锁的气息的.

  就在刚刚,长耳老者察觉到阴阳锁的瞬间,阴阳锁竟微微一颤.

  宁凡不得不怀疑,长耳老者有某种神通或某种秘宝,可搜查阴阳锁的位置.

  这对宁凡而言,是一个坏消息.

  长耳老者明显对阴阳锁志在必得,且还有办法感知出阴阳锁的存在.

  幸而此刻的宁凡藏身于第九星辰中,没有直接露面,否则那长耳老者必定会为了阴阳锁对宁凡暴起出手,抢夺此锁的!

  长耳老者,竟是一位来历神秘的大帝.元丹大帝!

  在此之前,宁凡从不知道,东天之中隐藏着这么一位大帝!

  "元丹大帝是如何察觉出我身上藏有阴阳锁的"

  "他如此渴求阴阳锁,目的是什么"

  "以森罗的心智,多半能猜出阴阳锁在我身上,他却没有从我手中抢夺此锁.只是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不宜得罪么若到了事后,他可会为了阴阳锁向我发难"

  宁凡心中闪过无数疑问,眼中渐渐露出警惕之色.

  这阴阳锁跟了他一世,无论谁来抢夺,他都不会将此锁交出的.

  星河之中,森罗抽尽星空之魂,气息暴涨,冷冷看着长耳老者.

  此时此刻,他在境界上已不弱于长耳老者,自是对长耳老者分毫不惧的.

  今日他是来取封魔榜的,既然长耳老者不愿乖乖交出此物,便怨不得他强夺了!

  森罗身形一纵,跃下破灭兽,目光一厉,周身血光大现,整片星河都被映照在了无边血色之中!

  整片星域之中,但凡被在这血光映照到的修士.立刻举目望天,指天而狂!

  此为道象,‘血染星河’!

  森罗的道,便是杀戮.便是毁灭.便是疯狂,便是血染天下!

  见森罗散出道象.一副全力一战的表情,长耳老者沉声一哼,亦是大步一迈,散出惊天动地的.道象.

  星河之上.骤然银芒大现,出现一个身披银甲,手持银棍的远古巨猿的虚影.

  这巨猿之影方一出现,立刻发出一声妖吼,战意惊天!

  这股战意迅速席卷至整个元丹星域,那些之间指天而狂的修士,在这一瞬骤然清醒,双目清明.

  清醒之后.眼中有渐渐浮现出战意滔天的神情,似被长耳老者的道象所感染!

  此为道象,‘战猿开天’!

  这一刻,长耳老者幻化出道象.周身战意冲天,百死不惧,好似一尊远古战神!

  森罗则杀意冲天,魔念盖世,召出长安血斧,一斧斧既出无回,将大片大片的远古城池劈成粉碎!

  长耳老者眼中神光一散,下一瞬亦是魔念冲天,周身一晃,化作一尊百万丈之高的紫金巨魔,一拳拳轰碎斧芒!

  "元丹大帝的本体,竟是一尊丹魔!"宁凡又是目光一震.

  长耳老者所幻化出的巨人魔体,正是丹魔之身!

  森罗固然很强,长耳老者却也不弱,他以丹魔之身成就仙帝之位,本身就比普通万古七劫的仙帝厉害,便是万古第八劫的仙帝也可一战,便是神虚双帝也要忌他几分.

  他与森罗交战,却正是势均力敌,不分轩轾.

  这场争斗无人可插手,便是斗犀仙王与破灭兽都早已夺至极远处,宁凡,小妖女之流自然更加插不上手的.

  元丹星域不过是个上级星域,哪里能承受两名仙帝级强者的对轰.

  森罗,长耳老者每每拼上一记,斗法的波动便会直接震碎数颗极远处的修真星.

  一炷香过去,一个时辰过去,二人仍未分出胜负,但元丹星域却已几近半毁!

  长耳老者此刻气喘嘘嘘,心中深为震惊.

  他怎么也无法相信,四千五百万年之后,森罗已然强大到了这一步!

  这一番拼斗之下,他竟隐约占了下风!

  "森罗小儿散尽帝气,此生无法成帝,却犹有一战八劫仙帝的实力!他竟如此厉害!若他当年未散帝气,如今纵然不是七劫仙帝,也必是位于六劫巅峰的仙帝,老夫绝非他对手!"

  "此子实力,远在我预期之上,明智之举,是将封魔榜借他一用,与他罢手言和.如此一来,就算失了封魔榜,极丹圣域的开启时间会延迟百年,却也无妨.但,此子身上偏偏藏有阴阳锁!为了得到此物,老夫今日无论如何,都要与他一决高下!"

  长耳老者目光一狠,一拳轰退森罗,退出丹魔之身,翻手一扬,取出一块黑铁令牌,一咬牙,对令牌打出一道令诀.

  下一瞬,他之前藏身的那一座远古神城之中,豁得散出冲天神光.

  神光之中,一个魔气滔天的金色魔榜忽的出现,在星空中骤然撑开.

  魔榜之上,写满了细小如蝌蚪的远古魔文,一经撑开,立刻便有魔芒万道,朝森罗当头扫下.

  星空中,更是立刻传开无数远古魔吼之声,俱都是从魔榜中传出的.

  被那魔芒一扫,森罗只觉周身剧痛,只一个瞬间,身上已出现了无数伤势.

  不怒,反喜!

  "好一个封魔榜,元丹老儿明明只有一榜在手,却可令我受创.‘十榜在手,封魔于巅’,此传言倒也不似虚言."

  森罗冷笑一声,身形一纵,避过万道魔芒.抬手向天一指,百万血色星辰出现,快速治愈着他的伤势.

  见一击得利,长耳老者满意地点点头.

  从神殿封印中取出封魔榜,会令极丹圣域的开启延迟百年.

  但若能凭此宝重创森罗,夺得阴阳锁,纵然会令圣域开启延迟,又有何妨!

  "森罗小儿,老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速速交出阴阳锁,不要逼老夫下死手!"长耳老者沉声威胁道.

  "下死手凭你"

  森罗不屑一哼,他生平最受不得旁人威胁.

  封魔榜来头极大,相传古有一圣.制出十大魔榜,合则为圣人之兵,分则为无上帝宝.

  如今长耳老者有此宝在手,即便只有一榜.森罗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若不动用底牌神通,必难战胜长耳老者.

  心念一决.森罗骤然一步踏出,催动了体内流沙始祖三窍神力.

  霎时间,一股足以风化一切的光**蕴,从森罗身上传出.

  这光**蕴与森罗的虚空之道交融.剥离生死,解脱真虚,立刻化作一股股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

  这一刻,森罗身上的法力仍是万古第七劫的程度,但他的气势,却强悍到足以令长耳老者战栗!

  那气势,非修道第二步的修士可以拥有!

  那是斩尽轮回的气势.那是古圣才可拥有的气势!

  在森罗的背后,一个若隐若现的圆环,正一步步徐徐凝成!

  此环名为始圣之环,是唯有远古圣人才可引发的异象.如今却被森罗误打误撞引了出来!

  一股浓浓的惊骇之色顿时从长耳.老者眼中升起,他还未反应过来,森罗已以近乎鬼魅的速度,瞬息出现在长耳老者身旁,但见他一抬手,也未看清他如何出手,已将封魔榜夺在手中,拳上则沾满血迹.

  而长耳老者的胸口,则骤然多出一个血洞,似是被人一拳击穿!

  令长耳老者惊恐的是,连他自己都未看清,自己何时被森罗击伤!

  若森罗愿,多半已直接将他的丹神灭杀!

  长耳老者捂着胸口血洞,在星空中连退,浑身发抖!

  眼中的惊惧之色,再无法掩饰!

  "老夫本不信森罗能灭杀九幽帝,毕竟仙帝元神万难灭杀的.如今看来,他竟真的灭杀了九幽帝!他有本事灭杀老夫!"

  侧过目光,冷冷看着长耳老者,言道,

  "本座光阴之力有限,能够合成的轮回之力亦是有限,不想浪费在你的身上,你,可明白!"

  这句话,是坦诚,亦是威胁!

  森罗明白,他若想杀长耳老者,必定要浪费掉大把的流沙光阴之力.

  那力量有限,用一点便少一点,他想要留着做更重要的事情.

  与那件事情相比,长耳老者是生是死,对他而言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封魔榜已然到手,这便足够.

  长耳老者被森罗逼视,浑身立刻冷汗直冒.

  之前他还敢一口一个森罗小儿,此刻却连直视森罗一眼都唯恐失礼,生怕触怒此人.

  他明白,森罗此刻使用了底牌力量,那力量十分有限,却可令他发挥出圣人的力量!

  这样的森罗,是他玩玩不敢招惹的存在!

  纵然森罗夺走了他的封魔榜,他却也万万不敢索回的!

  "阴阳锁不在本座手中,你之前的感知,错了!"森罗复又冷冷言道.

  说出这句话,只为撇清一些麻烦.

  也许,是帮宁凡撇清麻烦吧.

  "什么!阴阳锁竟不在你手中!"长耳老者不可置信得看着森罗.

  他虽相信自己的那物感知不会有错,却更加相信森罗不会说谎.

  森罗这种人,无论做了什么恶事都不会否认的,绝无可能撒谎的.

  他既然说锁不在他手中,便定然不在他的手中吧.

  "该死!阴姬定是感知错了,阴阳锁竟不在森罗手中,老夫方才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要和森罗拼的不死不休的!"

  长耳老者却是不知,森罗虽然没有说谎,却也是在存心误导他.

  阴阳锁不在森罗的手中,但却在森罗的第九星辰之中,归宁凡所有.

  这一句话,却是在一瞬间打消了长耳老者对阴阳锁的窥觑之心.

  "如此一来,即便本座战死于镇天钟之下,也不至于连累此子了.本座生不欠人情,死,亦不欠人情."

  森罗收起封魔榜,纵身一跃,返回破灭兽之上,化作遁虹离去.

  望着森罗离去的遁光,长耳老者眼中仍有畏惧,并未阻拦.

  忽的又见森罗遁光一拐,去而复返.

  长耳老者立刻叫苦不迭,苦笑问道,"不知森罗道友为何去而复返."

  "听说你的手中,有几颗丹药,名为炼魂丹,又提升炼丹师谊之效.都交给本座吧!"

  森罗面无表情,长耳老者却再一次叫苦不迭起来.

  炼魂丹他之前确实有不少的,但之前为了修炼,他刚刚才将炼魂丹吃了个精光,手中也只剩几颗而已了.

  不知仅剩的这几颗炼魂丹,能否满足森罗的要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