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84章 东溟神禁,元丹三求

第784章 东溟神禁,元丹三求

  这一次虚毒发作,来得快,来得亦猛烈.

  那麻软无力之感也只瞬间便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想象的痛楚.

  这一刻,小妖女半倚在宁凡怀中,胸口仍在急促起伏,只觉得每一寸身体都被什么东西撕裂着一般.

  短短时间之内,她整个身体仿若经历了一场浩劫,已被香汗彻底浸湿.

  仙霓丝质地的黑裙紧贴在娇躯上,勾勒出小巧精致的曲线,一寸寸肌肤上,散发着淡淡茶香,这香气,却是小妖女日复一复烹茶之时,不经意留下.

  这茶香此时闻之,竟有些沁人心脾,让宁凡一时惘然,彷佛想起当年随小妖女烹制麒麟茶的往事.

  那惘然也之瞬间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心悬一线的紧张.

  宁凡不自禁地紧紧搂住小妖女,似担心她就这么被虚毒折磨而死.

  触手可及的娇躯,竟是如此冰凉,好似随时都会失去所有温度,就此死去.

  法力疯狂度入小妖女体内,似要帮她压下其体内虚毒.

  即便明知自己无法助她压下虚毒发作,宁凡仍是不断做着尝试.

  此时此刻,小妖女意识已然模糊,迷茫中,只觉得自己犹如跌入到一个深不见底地虚空,冰凉孤寂.

  忽然间,一道道温暖的法力度入体内,令她稍稍醒转.

  迷蒙中,她看到宁凡有些烫人的眼神,正紧张之极地看着自己.

  昏昏沉沉中,她渐渐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渐渐地,体内又有一道血红光芒发动,将所有不适之感驱除而去.

  一个时辰过去.小妖女从昏迷之中醒转.

  此时此刻,她正躺在宁凡怀中,身上披着一件白缎大氅.而宁凡,则目光紧张地看着她.待发觉她已然苏醒.方才神色稍霁.

  "还好,森罗没有骗我.他的一道指芒,果然有压制虚毒的奇效,若非有此指芒在,她或许已死于虚毒之下."宁凡悄然松了口气.

  当他发觉小妖女虚空毒再一次发作时.心中充满了绝望,因为那虚空毒太过厉害,非他可祛除.

  好在森罗早在小妖女体内种下一道指芒,方才得已压下小妖女体内的虚空毒.

  在这虚空毒面前,宁凡又一次感到了自己的弱小,这让他随着实力而暴涨的自信逐渐收敛.

  "小凡凡,你抱我抱得好紧."

  小妖女意识渐渐清醒.平稳了呼吸,笑眯眯地看着宁凡,继而从宁凡怀中挣脱坐起.

  在坐起的瞬间,秀眉却又紧蹙起来.

  她自然知晓.自己为何会出现晕倒症状的.

  只因她中了虚空之毒,只因那虚空之毒在此时此刻发作.

  那是长期服食虚空果所累积的毒素,一耽作,便是她性命当绝之时.

  但令她奇怪的是,她体内的虚毒似乎已不是第一次发作,且这一次,虚空之毒明明已经发作,却被其体内另一股赤色光芒生生压制住.

  以小妖女的心智,很快便有了无数想法.

  起初得知位于森罗第九星辰的空间中,她一时情绪失控,稍有失措.

  但被这虚毒一扰,她的心反倒平静了,目光如水,细细查探着体内多出的赤色光芒.

  跌入黑洞之后,她便昏迷不醒,并不知自己体内何时多出了这一道赤色光芒.

  这赤色光芒之中,竟有着无法言语的虚空道韵含在其中,足以暂时压制堂堂虚空毒.

  这赤色光芒之中,有森罗的气息,很显然,助她压制虚空毒的是森罗.

  须知虚空之毒便是神虚双帝齐齐出手也无力压制,但森罗竟能压制此毒,着实让小妖女吃惊不小.

  而更让她吃惊的,是一贯见死不救的森罗竟会大发慈悲地救她.

  "森罗仙王乃神虚大敌,东天强魔,以他的立场,断然不可能平白无故救我.他之所以出手,助我压制虚空毒,其中定有缘故,莫非这一切与小凡凡有关"

  小妖女黑宝石微微一闪,似有了结论,忽的似笑非笑开口问道,

  "小凡凡,是你让森罗仙王助我压制虚空之毒的"

  宁凡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小妖女的提问.散出谊之力,复又确认了一番,确认小妖女虚毒发作并无大碍后,又一次松了口气.

  想了想,还是将小妖女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删繁就简,一一讲述给她听.

  穆图,三神,森罗,流沙始祖之心,九幽帝之死,镇元帝之重创.

  除了自身突破三窍古神一事,便是充当古神容器之事,宁凡也全都告诉了小妖女.

  宁凡讲述地并不快,一边说,一边制着烟火花炮.待说完所有事情,手中恰也放下最后一个烟火花炮.

  满地的烟花花炮,约略有数千个,大致足够森罗使用了.

  将满地花炮收入储物袋,宁凡侧过目光,这才注意到小妖女正怔怔看着自己,不发一言.

  第九星辰的.空间中,星光有如流苏,在半空盘旋流转.

  星光之下,小妖女目光仍有些茫然,更有些不知所措.

  宁凡所说的言语,着实令她震撼到了,无论是九幽大帝的陨落,还是森罗的图谋,无一不令她感到震惊.

  但最让她不可置信的,是没想到宁凡竟会为了替她解毒,与森罗做交易,替森罗做古神之力的容器,替森罗制作满地烟火.

  七梅城中,神虚阁拍卖会上,她在人群中偷看着他,却未曾动过心.

  天离宗外,她嬉笑着令他抱着自己,否则便说破他的秘密,那一刻,她亦未动过心.

  她离开雨界,复又归来.再相逢时,一捧清茶,她却已渐渐失了心.

  妖界同行,道侣相称;太古之渊.生死劫中.她复又失了身,虽是梦中.却又如何不真实.

  东天再会,便赶上流沙星域之劫数,他替她斩杀了许年,之后.又为了替她解毒,与森罗做着交易.

  这一刻,她又岂能不惊,岂能不动心.

  应该说,在她这看似尊崇的人生之中,似宁凡这般真心待她的,再无第二人.

  一贯善于以笑容伪装真实感情的她.此时竟也因情动而失措,失了往昔分寸,一时讷讷无言,茫茫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东天妖女也罢.神虚少主也罢,终究也只不过是个女子罢了,总也有失措的时候.

  宁凡哑然失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妖女这般呆楞模样,少了平日的刁钻机灵,当真有些不习惯了.

  只是一想起小妖女中毒的原因,眉头却又紧皱起来.

  张了张口,正欲询问小妖女为何服食虚空果.话还没问出,却已被小妖女看破心中所想,抢先开口,打断话头.

  "小凡凡,你有话想问我"小妖女定了定心神,重新露出嬉笑之色,笑眯眯地问道.

  "嗯."

  "对不起,你的问题,我无可奉告."

  小妖女扬了扬嘴角,补充道,

  "你助我压制虚毒,我是很感激的,你想问我的问题,我也大致能猜到.只是服食虚空果一事,涉及神虚阁隐秘,事关重大.与此相关的任何事情,我都无法告诉你,你问了也是白问.听说过神虚阁最强念禁——‘东溟神禁’么"

  小妖女笑眯眯地指了指自己的眉心,那笑容之中却有几分无奈.

  宁凡一听‘东溟神禁’四字,先是露出震惊之色,继而伸出手掌,抚了抚小妖女的额头,眼眶骤然猛睁,隐含怒火.

  良久,收回手掌,眼中怒火却是更甚,冷冷道,

  "东溟神禁!好一个东溟神禁!"

  宁凡不是不会发怒,此时却也动了真怒.

  据宁凡感知,小妖女识海之中被人种下了极其厉害的禁制,一旦小妖女泄露任何神虚大秘,或有人搜取小妖女的记忆,便会触发禁制.

  便是小妖女生出半点背叛种禁者的念头,也会被禁制攻击.

  届时,小妖女的识海会在一瞬间燃烧成灰,元神也会在瞬息间灰飞烟灭.

  宁凡从未想过,看似身份尊崇的神虚阁少阁主,竟会被人种下如此狠毒,如此大名鼎鼎的禁制.

  东溟神禁!四天之中最强大的念禁!为神虚阁无上秘术之一!亦是一种仙帝级的无上神通!

  此术向来掌握在神虚双帝手中,却为何会对小妖女种下.

  如此看来,小妖女在神虚阁内的处境,似乎并不如他想象中那般好,所谓的神虚少主,却受到了如此待遇.

  脑海中忽的回想起森罗的话语,宁凡心中一沉,问道,

  "我听森罗说,你的身份是神虚祭品.祭品,指的是什么!"

  听宁凡竟知道她是‘祭品’,小妖女面色立刻有些不自然,却还是笑眯眯地指了指自己的眉心,回答道,"这个话题.不能说呢."

  "不能说么."宁凡目光变了变,却是更加确定,小妖女在神虚阁中过得并不好.

  心中虽有无数疑惑,却是无法从小妖女口中求得解答了.

  想了想,宁凡又问了些问题,但凡涉及神虚隐秘的问题,小妖女皆无法给予回答.

  甚至于很多与小妖女自身有关的问题,她也无法给与答复.

  强行回答,便会灰飞烟灭.

  宁凡一叹,没有继续提问,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沉默之后,却忽的抬起手掌,抚摸着小妖女的长发,坚定道,"这些问题你无法答复我,我自有办法弄清楚答案.师尊教过我一句话,你可知是什么"

  "你师父韩元极他教过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妖女漫不经心地问道.

  "师尊说,身为男儿,上过床的女人,便要死死保护好.你若有难,我不会视若无睹."

  宁凡说出的话虽不正经,但其神情却是空前严肃.

  小妖女的心没由来漏了一拍.竟霎时间有种想要.被宁凡保护的感觉.

  只她向来行事便靠自己双手,从不仰仗他人相助,那感觉也只瞬间便被她压下,转而露出一贯不羁的嬉笑.言道.

  "少占我便宜,我虽唤你一声夫君.却未与你行过夫妻之事,也并不需要你来保护我.且我虽是祭品,却生的命好,并不会遇上什么大难的.你也无须保护我."

  完,整个第九星辰空间忽地剧烈震动起来.

  数以万计的紫色飞虫忽的窜入了第九星辰的空间,嗡嗡鸣叫着,朝宁凡,小妖女猛冲而来.

  小妖女还未反应过来,已见宁凡将她拦腰抱住,起身飞退.

  宁凡目光望向第九星辰中的紫色飞虫,亦望向了巨门之外的无垠星空.

  若他没有看错.这些紫色飞虫,当是谊之力所幻化,这是一种战魂之技,可借谊之力攻敌伤人于无形!

  若谊不够强大.便看不到这猩虫攻击!

  "战魂之术变化出的飞虫么.灭!"

  宁凡亦散出了谊之力,第九星辰中,继而出现无数黑蝶,纷纷朝紫色飞虫撞去.

  黑蝶是宁凡谊具现化后的形象,数量十倍多于紫色飞虫,却只能堪堪与这猩虫势均力敌.

  紫虫与黑蝶对碰之后,纷纷化作紫色穴散灭,诡异地堆在一起,堆成了一个紫色雪人.黑蝶则一只只地折翼碎散.

  最终,紫虫尽数化作紫雪,黑蝶也碎散了九成.

  宁凡连退之后,收住脚步,战胜了数万紫虫,却没有半点放松,一叹之下,收了谊之力,再一抬手,斩忆道剑已然在手,二话不说,便朝着那紫色雪人斩去.

  这一叹,却是因为宁凡深刻意识到,自己的谊之力远不如紫虫主人的谊强大,无法凭谊灭掉对方紫虫.

  这一斩,却是用上了十二分的神通,将十万八千幻剑剑芒蕴在一剑之内.

  以宁凡鬼玄中期修为,一剑之力便是普通鬼玄巅峰修士也难抵挡.

  这一剑斩出之后,整个第九星辰中立刻充斥着数之不尽的幻剑剑芒,俱都朝着紫色雪人涌下.

  那雪人空洞的双目,才刚刚升起些许灵光,便被无数剑芒斩中,低吼一声,终是被剑芒斩灭,化作点点紫光流散.

  直到此刻,宁凡才轻松了口气,收回斩忆道剑入体,面沉如水地看着巨门之外的星空.

  这些紫虫,都是从外边飞入而来!

  "刚才那神通,莫非是战魂之术!说起来,小凡凡你何时突破了鬼玄中期,我为何不知!"小妖女依偎在宁凡怀中,心却在急速跳动着.

  她非炼丹师,没有强大的谊之力,看不太清那些紫虫,却也能察觉出那紫虫神通的厉害.

  若非宁凡出手极快,灭了那些紫虫及紫虫变化的雪人,她必定会被那些紫虫重创的.

  "那紫虫神通,确实是战魂之术,是元丹星域的丹修所施展.森罗已到了元丹星域,或许会在此地有一番苦战了."

  宁凡言罢,再不言语.

  小妖女则秀眉微蹙,同样朝巨门外的星空望去.

  此时此刻,森罗已抵达元丹星域之外,周遭星空之上,立着近千万修士,俱是元丹星域的人马!

  这群修士之中,修为最低者都有碎虚修为,真仙过百!

  这群修士之中,有十分之三四,都是炼丹师!

  在无数修士簇拥的中心处,有一名红眉老者,披着紫袍,坐在一头紫红犀牛坐骑之上.

  此人手持一个拂尘法宝,那拂尘尖端,并非麻须,而是紫色火焰在流动.

  此人周身盘绕着紫色的穴,那是其谊之力所化.

  刚刚窜入第九星辰空间的数万紫虫,正是此人所施展,却只是他神通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

  这红眉老者有着万古第四劫的修为,名为斗犀,在东天仙界名头颇响.

  此人目光所及之处,星空之上俱都是数之不尽的紫色飞虫,不只有几亿.几十亿,几百亿.

  幸而攻击宁凡的只是数万飞虫,宁凡还可堪堪抵御.

  若是全部飞虫,宁凡多半会直接陨落在此人的战魂神通之下!

  这星空中的所有飞虫若是齐出.非仙帝不可抵挡!

  "元丹星域.非你撒野之地!森罗!你虽厉害,却非炼丹师.未必能挡下老夫的‘螟虫归雪’之术!"

  斗犀一见森罗驾临,目光一冷,抬手祭起手中拂尘,一指森罗.冷斥道.

  "螟虫归雪.指的是这谐人的苍蝇么"

  森罗不屑一哼,骤然跃下破灭兽,脚踏血焰,一声魔吼冲天,这一声魔吼,融入了他一生之魔念!

  血色音圈散开,立刻便有大片大片的元丹修士死于非命.

  更有无数飞虫.嗡嗡惨叫中,葬身于森罗一声魔吼之下.

  被血色音圈一冲,斗犀仙王面色立刻出现不自然的红润,胸口一痛.咳血跌下犀牛,目光大惊

  周身盘旋的穴,更是一片片崩溃起来.

  "不可能!当年的你绝对没有强到这一步!你今日前来,又是来毁极丹圣域的么!若当真如此,老夫便是拼却道消人亡,也要守护极丹圣域,与你决死一战的!"

  斗犀强自咽下逆血,怒目圆睁看着森罗,竟并未有多少畏惧.

  森罗嘴角一勾,也不出手灭杀斗犀,只是立在原地,受着数百万修士惊惧的目光,冷哼一声,向斗犀传音道,

  "斗犀,当年你便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你更非本座一合之敌.让你家主人出来见我!本座与他有过约定,他要的东西,本座已经找到了一部分,今日来此,正是为了此事!"

  一听森罗竟寻到了自家主人想要的东西,斗犀目光立刻大变.

  略一沉吟,斗犀有了决定,向四面修士传音,令那些修士于星空中两面散开,让出进入元丹星域的道路.

  而后一咬牙,向森罗微一抱拳,传音道,"既然阁下已经找到主人所需之物,便是友非敌,且随我去面见主人吧."

  言罢,斗犀翻身上了犀牛,深深看了森罗一眼,一纵之下,驾着犀牛朝元丹星域的中域飞去.

  这一眼,却并非是看森罗,而是望向森罗第九星辰中的宁凡.

  之前他施展螟虫归雪之术,表面看来是强攻森罗,实则早已令少数紫虫潜入森罗第九星辰空间,意欲伏击森罗,给森罗致命一击.

  不曾料到,森罗第九星辰的空间之中,竟藏了两个仙修,一个是人玄初期,一个是鬼玄中期.

  那鬼玄中期的修士相当了得,竟将他潜入森罗第九星辰的数万紫虫全部灭杀.

  须知,便是普通渡真初期的修士,也休想一次性灭掉数万飞虫的.

  "东天仙界之内,何时出了个能匹敌渡真的鬼玄修士."斗犀微一沉吟,片刻之后却又将此事抛诸脑后.

  毕竟勿论那鬼玄修士再厉害,也不值得他一个仙王太费心思关注的.

  森罗面无表情地跃上破灭兽,驾着此兽,跟在斗犀身后,飞向元丹星域中域,嘴角勾起一道若有似无的笑容.

  他当真有些小觑斗犀了,想不到竟被此人暗算,令数万紫虫潜入第九星辰之中.

  若无宁凡出手,他多半也被此人暗算一下,受些伤势了.

  "本座从不欠人情,他既额外出手助我,勿论动机是什么,本座都当欠他一个人情.他似乎是个炼丹师,如此说来,倒是可从元丹老儿手中讨些东西,送与他,还他此情."森罗如是想道.

  森罗与斗犀仙王遁行的方向,直奔元丹星域中域.

  透过巨门,宁凡眺望着远方星空,在那个方向,有着一大片赤色星光汇聚而成的星海.

  那片星海的最中心处,有着一座座悬浮于星海的废墟古城.

  无数古城之中,仅有一座,还流动着不朽神光,其上有着一个远古祭坛,可开辟时空通道,直通某处远古密地.

  那处密地的名字,宁凡早有耳闻.

  其名,极丹圣域!

  此刻,在那座远古神城之中,一颗紫金色的浑圆丹药正悬浮于神殿中,寂静盘旋.

  那丹药足足有百万丈之巨,很难想象炼制此丹的丹师,是一个什么样的巨人,竟炼制了这么一颗巨大丹药.

  忽然间,紫金丹药光华一闪,消失无影.

  神殿之中,徒留一名紫发长耳的老者,周身时而魔气滔天,时而仙气氤氲.

  这长耳老者目光透露出喜色,透过神殿,看着无尽虚空外的斗犀,森罗,面带微笑.

  "想不到那森罗小儿竟当真能寻得老夫所需的三个东西,只不知他找到的是哪一个.是‘太古丹魔’的丹神碎片呢还是远古仙圣的‘始涅荒三气’呢,抑或是.藏有‘天荒古境’九大秘钥之一的阴阳锁呢!"

  "若是第一个东西,老夫便可突破丹魔之体的桎梏,突破到更高境界去,自是最好.若是第二个东西,老夫此生便有望踏入那传说中的修道第三步,返仙为圣!若是第三个东西么."

  言及于此,长耳老者忽的目光火热起来,那火热,比提及前两个东西之时都要热切!

  "若有第三个东西,老夫便可召出九大秘钥之一,借用极丹圣域隐藏的古圣通道,横渡到天荒古境九大秘境其中之一!若能如此,则老夫."

  长耳老者言及于此,忽的收住言语,目光凝重地望向神殿之外,神城远方.

  却见星海上空,斗犀,森罗两道遁光已由远及近,到达神城之外!

  "呵呵,一别多年,小友风采依旧啊!"

  长耳老者呵呵一笑,身形一晃,已出现在神城之外,负手立于星空之中,含笑看着森罗.

  森罗亦是一笑,只这笑容却是冷笑.

  他说找到了长耳老者所需的三件东西其中之一,只是欺骗而已.

  他确实找到了太古丹魔留下的丹神碎片,只那碎片却已灵性枯朽,不堪大.用了.

  凭此物,也许并不足以达成他的心愿啊.

  便是当真寻来长耳老者所需物品,也未必能如愿的.这长耳老者,素来善于翻脸不认人的.

  若想要如愿,多半还需要动用武力的.

  "不知小友此次寻来的,是哪一件宝物!"长耳老者呵呵一笑,询问道.

  森罗也不多言,翻手取出一个锦盒,抛给长耳老者.

  长耳老者接过锦盒,也不打开,只散出谊之力,微一感知,竟透过无数高深禁制,感知到其中物品.

  他的表情先是大喜,片刻之后,却又阴沉之极,冷笑一声,万古第七劫的气势骤然席卷开来,朝森罗哼道.

  "这就是你当年所说的诚意么!你是在戏耍老夫么!你莫非以为,因为你是神虚阁的人,老夫便不敢动你了么!"

  在那股威压之下,勿论是斗犀仙王,还是其身下的紫火犀牛,抑或是森罗脚下的破灭兽,都气息纷乱起来.

  唯有森罗一人,气息沉凝不动,并不惧长而老者的气势.

  "元丹,你要的东西本座已经拿来了,本座要的东西,在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