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83章 破天箭,破灭兽

第783章 破天箭,破灭兽

  "你来此地,便是想抢破天箭"

  白眉童子渐渐收起惊容,露出不屑的冷笑,猛一拂袖,星空中不断蔓延的剑芒寒霜纷纷被其一袖收走.

  再一抬手,祭起一方玄青阵图,下一瞬,数千名仙修立刻手持阵幡,将森罗团团围住.

  群仙一摇阵幡,立刻便引动星空大势,引动阵图,布下另一个无边阵图,图生一树,树化万缕青光,将森罗困于阵光之内.

  阵光之中,不断生出青色藤萝,带有倒刺,卷向森罗.

  此阵光硬度,绝不比森罗囚禁神虚双帝的黑牢障壁弱的,

  "玄松八阵图."

  森罗眉头微皱,继而冷哼一声,散了冰冥剑神通,周身生出无边血焰,焚尽意欲近身的青色藤萝,红发狂舞.

  杀九幽帝,是为旧怨.

  他与镇元帝并无旧怨,只是听说破天箭锐利无匹,可碎先天宝,可破仙帝防,或许有助于他的计划,这才折路来夺破天箭.

  森罗知晓,这镇元帝精通一式元神保命的秘术,亦知以他的实力,想败镇元不难,想杀镇元却难如登天.

  破天箭是镇元帝祭炼多年的至宝,自然不可能白白送给森罗.

  森罗心中了然,今日若不打到镇元畏惧,这破天箭,对方是不会乖乖交出了!

  翻手一扬,一个血色扳指骤然出现在森罗手中,被他带在手中.

  这是一件中千界宝,名为煞戒,中有煞域,界宝之上种满了封印,其中.当封印着某种凶物!

  "煞域,开!"

  随着森罗冷冷一声,指间扳指立刻发出淡淡血芒,继而身前星空之中.凭空浮现一个血焰巨门.

  巨门正自开启.才开启了三分之一,忽然间好似受到什么猛烈攻击.轰然粉碎!

  下一瞬,一个四足短小,头身巨大,头生紫角的墨鳞巨兽,骤然冲出巨门,出现在星空之中.

  此兽方一出现.便目露凶芒,扫视四方,发出惊天动地的兽吼声,气势堪比三劫仙王,仰起紫角,朝森罗愤怒之极地撞来.

  其紫角锐利程度,怕是一些先天之宝都无法比拟.虽只有三劫仙王的修为,但若一角撞在某个四劫,五劫仙王身上,多半足以将那仙王撞出不轻伤势的.

  眼见紫角墨鳞的巨兽怒吼撞向自己,森罗目露叹息之色.却不躲避,只抬起一手,拍向墨鳞巨兽,生生阻住他的撞击之势,故作漠然道,

  "你本是萧家护山妖兽,当年本座屠萧家全族,强行收服你,你恨本座,理所当然.你数次袭击本座,本座不与你追究,只因整个萧家之中,待千雨好的只有你."

  "今日本座来此星域,欲夺破天箭,解封千雨残魂,还她一个遗愿,你可愿助本座,夺一夺破天箭"

  森罗言及于此,不再多言,一面随手破去八阵图中的阵光攻击,一面静静看着墨鳞凶兽.

  原本怒吼冲天的凶兽,一听森罗之言,眼中的凶芒竟是一顿,渐渐消弭.

  "她多半也想见你的,你去不去天狱,随我见她"森罗又道.

  "吼——"墨鳞凶兽嘶吼一声,眼中骤然浮现出比之前更加浓烈的怒火,这怒火,却并非针对森罗了.

  见它露出如此神情,森罗知晓,此兽已是答应助他了.

  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对墨鳞巨兽传音了几句,森罗目光扫向四面青色阵光,寒芒渐起,冷笑道.

  "镇元,你‘玄元离神术’虽然厉害,却也未必能逃过此兽的追击!既然你不肯老老实实交出破天箭,就怨不得本座心狠手辣了!帝术,空裂!"

  森罗骤然抬脚,朝脚下阵图猛然踏下,八方虚空立刻狠狠扭曲起来,继而连带着周遭的空间全部扭曲起来.

  极致的扭曲之下,大势逆乱,阵光成片崩溃.

  森罗双手凌空一撕,那手不可触的空间,在他手中仿若一掌薄纸,嘶地一声就被撕开.

  撕碎了虚空,大阵彻底崩溃,那玄青阵图威能大损,倒飞回白眉童子的手中,周遭布阵的数千仙修,则俱都受到不轻反噬,各自重创连退.

  "这就是《虚空经》最强神通之一.空裂之术么,扭曲空间,强破大势,竟连八阵图也囚你布下."

  白眉童子目光凝重之极,收起玄松八阵图,复又取出一宝,是一个藏青色的铜锤,猛然当天祭起.

  此锤迎风而长,一经腾空,立刻神光大现,朝森罗天灵砸下,带着先天之威.

  "斗教锤么."

  森罗眼角一眯,猛一抬手,五指一抓,空间又一次反向扭曲.

  那先天之锤的攻击方向立刻被扭转,砸向一旁无数仙修.

  这些仙修大多是命仙,也有渡真,舍空很少,碎念仅有三人,万古并无一人.

  一锤砸下,立刻便有数百名命仙被砸成肉泥,陨落于星空,更有十余名渡真殒命,两名舍空失去肉身,仅存元神.

  见一锤砸死了不少自己人,白眉童子面色难看.之极,匆匆抬手,收回宝锤,又一抬手,取出一支黄金宝弓,弓上搭着一支金色水晶箭,朝森罗瞄准.

  森罗的空裂之术,可扭转大多数法宝的攻击方向,却定然扭转不了此箭的攻击方向!

  盖因此箭,便是森罗梦寐以求的十二破天箭之一!

  没有任何犹豫,白眉童子弯弓一箭,弦如满月,射向森罗!

  但见金芒一闪,箭影已无,而森罗则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得胸口一痛,已有箭影一箭射穿丹田,刺透其元神而过.

  便是性情冰冷的森罗,此刻也不仅浮现轻微的惊诧之色,下一瞬,那惊诧转化为火热.

  "果然.有此箭在,毁钟成算便又多了几分!此箭,本座要定了!抽魂!"

  森罗仰天一笑,抬手向整片星河抓去.

  抽大地魂.抽虚空魂.抽日月星辰魂!

  森罗的抽魂术,仅施展到抽星魂而已.但他所抽的星魂,却并非哪一颗修真星,而是整片镇元星域无数修真星的星魂!

  整个东天仙界,能抽取一整个帝星星域星辰之魂的修士.绝无仅有,唯此一人!

  抽掉了整个帝星星域的星魂,森罗气势骤然暴涨,竟在一瞬间,气息达到了万古第六劫的境界!

  他未抽魂之时,便可灭杀九幽大帝,如今施展秘术.令修为达到万古第六劫,便是万古七劫之修都可横扫!

  眼前的白眉童子,根本不足为惧!

  "你既不主动交出破天箭,本座便来强抢了.吼!"

  这一刻,森罗仰天咆哮,发出惊天魔吼,周身血焰在星空中疯狂延伸,化作一片片血色火海.

  血色音圈向四面狠狠震去,数千名仙修但凡被这血色音圈震击到的,俱都肉身一颤,惨叫一声,爆散成一团团血雾而亡.

  那魔吼传入白眉童子的耳中,立刻震得他头晕耳鸣,气血大乱,魔念侵体.

  强行催动秘术,稳住气息,白眉童子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惊觉眼前的森罗早已消失无踪,不知去向,只剩森罗召出的凶兽还在虚空中,冷冷注视着自己!

  "不好!"

  白眉童子心中立刻生出无数警兆,二话不说,身形一晃,身体碎散为七七四十九道神光,朝四十九个方向遁去.

  却见那一直不动如山的墨鳞巨兽,忽的目射神光,白眉童子所化的四十九道神光扫去.

  每扫中一道神光,便有一道惨叫从神光中发出.

  四十九道惨叫声,四十九道神光崩碎,白眉童子身形一晃,狼狈地重现在星空中,面色苍白无血色,看起来虚弱之极,惊怒不已得怒视那墨鳞巨兽.

  "老夫的玄元离神术一经施展,必可逃离险地,便是八劫仙帝也拿不住我.想不到今日施展此术,竟会被你这孽障破掉神通!哼,原来如此!想不到老夫一时眼拙,竟没看出你是头修出‘破灭神光’的破灭兽!"

  白眉童子一面言语,一面狠狠握拳,朝左侧虚空砸去.

  在那个方向,红发狂舞的森罗骤然现身,二话不说,一拳轰来,正与白眉童子拳芒相触.

  一拳对轰之下,森罗半步不退,那白眉童子却吐血连退,踏裂一片片虚空.

  森罗望着身形不稳的白眉童子,骤然冷笑,双手狠狠向前方一撕,空间立刻扭曲起来.

  白眉童子周身一痛,竟被那扭曲的空间再一次重创肉身,惊怒之极地怒视步步逼近的森罗,那惊怒之下,却也终于又有了几分恐惧.

  他已看出,森罗非他可胜,若再战,他很可能死于森罗之手,如那九幽帝一样.

  "罢了!老夫给你六支破天箭,你放老夫一马!若逼急了,老夫与你拼命,你也决计讨不得好!"白眉童子一咬牙,言道.

  "十二支,少一支,你今日便休想活下去!"森罗不容拒绝地冷哼一声.

  "你."白眉童子怒视森罗一眼,实际上,他还有一式搏命之术,可以命换命,给森罗以重创,只是若可能,他自不会施展这种拼命神通的.

  转念一想,破天箭就算没了,还可再打造,虽说用料皆为无上珍材,也未必不能再打造十二支出来.

  若为了几支破天箭,被森罗弄死,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咬了咬牙,白眉童子恨恨点头道,"好,破天箭可尽数给你,但你须发誓,此生此世,不可再犯我镇元星域!至于你在东天其他星域如何行凶,老夫不问!"

  "本座没有发誓的习惯,不过若你交出破天箭,本座可以答应你,有生之年,不会再犯你镇元星域."森罗冷冷道,挥手解了四面星空扭曲.

  "这.好吧."

  白眉童子一叹,知晓无法逼迫森罗发誓,只也知道,以森罗个性,说过的话断无反悔的道理.

  一拂袖,手中凭空多出十二枚金色小针,生有倒勾.

  若仔细看,便会发现,这十二枚小针,皆是破天箭的缩小版.

  不舍得看了一眼手中细针,白眉童子一叹.,抬手一抛,将十二道金光抛给森罗.

  森罗拂袖收了十二道金光,二话不说,身形一晃,已站在那墨鳞巨兽的巨大头颅之上,淡淡道,

  "千寻,我们走,去元丹星域!"

  "吼——"那巨兽似乎对森罗如此称呼它极为不满.

  毕竟这是千雨给它起的名字,怎能被外人乱叫.

  虽对森罗的称谓不满,巨兽却没有违逆森罗的命令,化作遁光,朝元丹星域所在横冲而去.

  自森罗,墨鳞巨兽离去后,镇元星域的外围,只是无数废墟,残尸,储物袋,碎裂法宝,以及目光患得患失的白眉童子.

  白眉童子的手下死尽,本身亦受到重创,精心炼制的破天箭也失掉,但终究保住了性命,得失之事,当真难以说清.

  他本还在患得患失,忽又听到森罗说要去元丹星域,立刻震撼起来.

  元丹星域是一个上级星域,但这星域却是极其不凡的.

  虽非帝星,却藏有一处密地,名为极丹圣域.

  极丹圣域之主,是一个神秘大帝,性情诡异,不居帝星,偏要低调守着极丹圣域,不问世事.

  此人存在,世间罕有人知晓,唯有万古之上的老怪们才稍有耳闻.

  此人有着七劫仙帝的修为,很少出手,被人称作元丹大帝.

  东天十六帝,他是其中之一.

  "森罗莫要又要去寻元丹老儿的麻烦不知他与元丹老儿之争,会是何等结果.咳咳咳."

  白眉童子有心跟去元丹星域观望一番,浑水摸鱼,奈何此刻受伤太重,一说话便又咳血不止.

  看来,元丹星域的事,他是无法插手得利了,姑且先闭关吧.

  "来人,清理战场,葬祭战死之修!"白眉童子复杂地看了一眼残尸战场,向浩瀚星河吩咐道.

  一个个修真星之中,立刻飞出无数下属,奉命而来.

  而他,则悄然飞向镇元星,决定好好闭关疗伤了.

  .

  第九星辰中,宁凡手中制着烟花,脑海中却在回放森罗一场场帝战的场面.

  能观摩森罗与仙帝屡屡交手,也算莫大机缘.

  对宁凡斗法经验的提升,算是大有裨益之事.

  宁凡描摹着森罗抽取星辰魂的道蕴,渐渐地,有所明悟.

  "疼."

  身旁一直静静平躺的小妖女,忽的嘤咛一声,微微睁开眼.

  睁开眼的瞬间,一见第九星辰空间的陌生环境,小妖女立刻露出空前戒备之色.

  待发觉宁凡也在身旁之时,方才戒心一退,稍稍坐起身,看着满地烟花,疑惑地问道,

  "我们这是在哪里呃,夫君.你这是在做什么."

  "这里是森罗的第九星辰空间,你昏迷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我可一一告诉你."

  "这里是森罗仙王的星辰空间!"一瞬间,小妖女黑眸中满满都是震惊之色.

  震惊之后,却又露出愤怒,仇恨的神情.

  不待宁凡细细解释此间之事,忽的虚毒一痛,全身麻软起来,软倒在宁凡的膝上,衣衫一滑,露出一截雪白的香肩.

  宁凡立刻探手抚上小妖女的额头,只觉滚烫地可怕,立刻面沉如水.

  虚毒,又一次发作了!

  没更了,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