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75章 虚空之毒

第775章 虚空之毒

  东溟星域,东溟星,神虚阁!

  东溟星某处禁地中,一名身体虚幻的白发仙帝忽然睁开双目,震惊道,“森罗竟逃出了天狱!他又想做什么蠢事!”

  这白发仙帝乃是神虚双帝之一.虚空大帝!

  东溟星某座宫殿之中,一名周身沐在金色神光中的金甲仙帝,忽然睁开双目,眼中杀机一闪,

  “又是森罗_,这一次,绝不会让你活命!”

  这金甲仙帝,为神虚双帝另一人.神空大帝!

  在森罗仙王展开神通的瞬间,曾在森罗身上种下禁制的神虚双帝,皆感知到森罗仙王的气息!

  没有任何犹豫,二人同一时间离开各自的禁地、行宫。

  对视一眼,二话不说,俱都朝流沙星域的方向拼命赶去,只是二人的心情却并不相同。

  虚空大帝白发苍苍,满面复杂,神情带着些许愧疚;神空大帝则神光耀世,杀机腾腾,神情更有一丝怨恨。

  双帝齐出,气势惊动了整个帝星星域,惊动了无数神虚阁修士。

  无数修士纷纷猜测,究竟发生了何等大事,才能引得双帝齐出,共同离开东溟星域。

  神墓之外的天梯之上,一个身穿低阶弟子服饰的瞎眼老者,正闭目打扫着地上的落叶。

  会在此天梯打扫的,大多都只是神虚阁金丹、元婴修士。

  那名老者看起来,也不过是元婴初期的修为。

  当双帝同时离开东溟星域的瞬间,这名老者长叹一声,面色愈加苍老。

  “真是痴儿.罗儿,你这又是何苦.镇天钟,非你可破坏.”

  老者身旁的几名元婴弟子,一听老者叹息,纷纷关心道,

  “向师兄。你为何叹气莫非是家中出什么事”

  被称作向师兄的老者,向来在神虚阁低阶弟子中人缘不错。

  见他叹气,自有不少弟子出言关心。

  “是啊。家中小辈又惹了些麻烦.这一次,那孩子怕是性命难保了.”向姓老者叹息一声。回答道。

  已盲的双目,渐渐流出浑浊的泪水。

  这一次,那个傻徒儿是铁了心,要拿自己的性命去毁镇天钟.

  森罗已萌死志,无人可阻啊.

  “哎,向师兄看开些,生死有命,不可强求。”一些低阶修士出言安慰道。

  “是啊,生死有命,不可强求。只是那傻孩子却不肯放手。宁死不悟,奈何,奈何.”

  .

  阴暗潮湿的石洞中,处处都是血腥之味。

  宁凡身负重伤,四肢百好似要裂开一般。痛楚难明。

  他跌倒在地上,怀中抱着毫发无损、昏阙过去的小妖女。

  身旁不远处,古魔傀儡损坏严重,不知要如何才可修复.

  在被吸入黑洞的瞬间,宁凡果断召出古魔傀儡,令傀儡保护自己与小妖女。

  黑洞的绞杀之力何其厉害,便是古魔傀儡。也难挡那种级别的绞杀之力。

  古魔傀儡损坏的十分严重,到了最后,便是宁凡也被绞杀之力的余波伤到,受伤极重。

  无论自己受到多重的伤,宁凡也未让小妖女受到半点伤害。

  服下一颗疗伤丹药,宁凡催动黑星之术疗伤。挣扎着从地上坐起。

  让小妖女枕着自己的腿昏睡,宁凡环顾四周,但见四面八方俱是残尸,有人的,也有妖兽的。鲜血满地。

  石洞地势倾斜,一地的血浆自高向低,朝着石洞深处流去。

  石洞深处,不时传出修士元神的惨叫声。

  在那个方向,更有强劲有力的心跳声,时不时地跳动一下.

  不,心跳声不是从哪个方向传出,而是从整个石洞传出!

  每当心跳声传出之时,这石洞便会微微一颤,好似心脏跳动.

  仿佛这整个石洞,都只是一个跳动中的心脏!

  石洞每一次跳动,都会引起宁凡神心的共振。

  毫无疑问,这石洞本身不仅是一个巨大心脏,更是一颗古神之心!

  “我曾经听到的古神心跳声,便是这石洞所发出的么.”

  宁凡皱眉打量着石洞,许久之后,有了论断。

  这石洞本身是一个巨大的心脏,已被石化。

  所谓的古神心跳之声,确实是整个石洞所发出!

  渐渐的,宁凡又觉得这个石洞有些眼熟,似在哪里见过。

  心思飞转间,忽然想了起来,猜出了这石洞所在何处。

  “若我所料不差,这里便是古神光阴之洞,且这古神光阴之洞本身,便是一颗古神遗留下来的石化心脏!只是我明明被黑洞吸走,为何会出现在此洞之中.”

  不会错!这里多半就是古神光阴之洞!

  卢馨儿曾寻到此洞窟,从外面看到了一些洞内景致,与宁凡此刻所见的景致分明如出一辙!

  古神光阴之洞,古神心跳声,流沙妖乱,葬星河之术,红发仙王,穆图,金甲天神.

  宁凡长叹一声,他知道,自己已落入一个巨大的阴谋中。

  而那阴谋的策划者,多半就是那名神通惊世的红发仙王。

  “哼,这么快就醒了命倒是挺硬。本座虽未发动葬星河术的全部威能,却也足以凭此术灭杀普通舍空了。想不到你竟身怀一具舍空傀儡,且舍得在将死之际舍弃傀儡自保,倒是个果决之辈。”

  似感觉到宁凡苏醒,一道冷漠的声音忽的从石洞深处传来,是那红发仙王的声音。

  声音未落,宁凡只觉眼前红芒一闪,那红发仙王已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红发仙王一身杀机,通通锁定在他的身上!

  那强大的压迫感,让宁凡几欲窒息!

  红发仙王嘴角勾起森冷狂肆的笑容,言道,

  “本座给你两个选择,你只有三息考虑,究竟要选哪一个!第一个选择。你助本座完成一件大事,本座顾念你相助之情,事后可饶你一命,并给你些许好处。第二个选择。你拒绝帮助本座,本座即刻出手杀你,你死之后,你怀中女子也会陪你一起死!”

  在红发仙王说出威胁言语的瞬间,宁凡面色不变,心中却是一沉。

  对方是强大的仙王,而他,只是弱小的鬼玄。

  但这并不表示他面对红发仙王毫无反抗之力!

  宁凡暗中催动阴阳锁,从玄阴界内取出第二份杀帝玉简,藏于袖中。

  这一份玉简。可开启天门,召来杀帝的十六具万古境傀儡助战。

  红发仙王固然强大,但若宁凡召来十六具仙尊、仙王傀儡,红发仙王绝对讨不得好!

  在宁凡取出玉简的瞬间,红发仙王忽的目光微变。露出诧异之色。

  这一刻,他竟从宁凡这鬼玄小辈的身上,察觉到一丝危机感。

  红发仙王并不知宁凡所持的玉简是什么,却能从玉简中约略察觉出一丝危机感。

  这让他十分惊讶,不明白宁凡区区一个鬼玄初期,哪来的这么多逆天手段。

  又是舍空傀儡,又是能让他堂堂五劫仙王感到危险的玉简.

  他性格狂嚣。从来不惧任何危险,若是往常,他断然不会忌惮宁凡什么的。便是仙帝,也无法令他折腰!

  不过此时此刻,他还有正事要办,不欲与宁凡拼斗、浪费时间。

  且他已看破宁凡一窍古神的身份。想借助宁凡的力量办些事情。

  所以,他并不想跟宁凡彻底撕破脸

  眼见宁凡已决定按碎玉简,一场大战又将开始,红发仙王目光一沉,复又言道。

  “本座实力,远在你预期之上。我虽只是五劫仙王,四天之中却无任何一名六劫仙帝可胜我!你的玉简未必能杀我,却会害死你怀中的女人.她的虚空之毒已然发作,能救她的只有我!你若攻击本座,她必死。”

  “虚空之毒!什么意思!”

  一听红发仙王话中有话的言语,宁凡正欲按碎玉简的动作,生生中止,冷着脸问道。

  悄然放出五色谊,没入小妖女体内。

  一番感知后,宁凡面沉如铁。

  之前并未注意,此刻才发现,小妖女四肢百骸之中,处处弥漫着一种虚无毒素。

  此毒毒性不强,最多只能毒死舍空,但由于虚幻无实体,便是仙帝也不见得能拔除此毒.

  此毒疯狂吞噬着小妖女体内的生机,从这吞噬速度看,怕是再过三日不到,小妖女的体内生机便会被毒素吞尽,因而殒命.

  “此毒,是你所种么!”宁凡目光怒火欲燃,冷视红发仙王,没有任何畏惧!

  “哼!本座是谁,需要对一个小辈下毒!此毒名为虚空之毒,此女之所以会中毒,只因长期服食‘虚空果’。那是一种奇异果实,本身蕴含毒素,却可提升《虚空经》修炼者的功法等级。多半是神虚阁中人长期逼迫此女服食虚空果,才会害她积累如此多的毒素。本座之前施展的葬星河之术,蕴含了虚空神通,敲激发了她体内之毒.此毒此时此地发作,纯属偶然。不过即便此次不发作,数千年之内,此毒也一定会发作的。只是本座十分怀疑,作为一个祭品,她能否活过数千年.”

  “祭品是什么!她堂堂神虚少阁主,神虚阁为何要逼她服食有毒之物!”宁凡目光一变,询问道。

  “你不知道她是祭品”红发仙王冷笑一声。

  “不知,敢问前辈,祭品究竟是指.”宁凡还欲再问,红发仙王却已露出不耐之色。

  “三息早已过了,你的选择是什么!”

  “选择么.”

  宁凡目光落在小妖女渐渐苍白的脸上,轻叹一声。

  他虽不知红发仙王话语有多少为真、多少为假,却也看出小妖女命在旦夕了。

  她所中的毒,真的很厉害。

  若无人助她解毒,三日内必死。

  宁凡有杀帝玉简在手,或许不惧红发仙王,却惧怕小妖女毒发陨落。

  他不敢赌红发仙王言语真实性,他只能祈祷,红发仙王真的有办法助小妖女解毒。

  “好!晚辈答应前辈。会帮前辈的忙,不过事成之后,晚辈不求任何好处,只求前辈出手救人。为她解毒!”宁凡目光一决,言道。

  “现在的你,没有资格向本座提任何条件!你须先证明你一窍古神的身份,若无法证明.哼!”

  言及于此,红发仙王杀机如海,将宁凡淹没!

  仿若只要宁凡无法证明自己古神身份,他便会强势出手,灭杀宁凡,即便宁凡持有杀帝玉简,他也不惧!

  感受着红发仙王如天如海的杀机。宁凡目光一凝,对此人的认知有多了一层。

  “这森罗仙王果然是个疯子,明知我有足以威胁他性命的玉简,还敢毫不掩饰地对我流露杀机.”

  目光落在小妖女愈加苍白的脸上,宁凡一叹。催动古神血脉之力,并令自己的古神之心发出强有力的心跳声。

  那心跳声没有传遍流沙星域的古神心跳那般强劲,却也实打实的是古神心跳声。

  确认了宁凡古神的身份,红发仙王始才冷色稍减,满意地点点头。

  忽而抬手一指,朝小妖女隔空一指点下。

  一道赤色指芒立刻没入小妖女体内,而她的面色一点点好转起来。

  “本座一道指芒。可助此女压制毒素一个月。以本座《虚空经》修为,助她解毒瞬间即可完成,但本座此刻不会为她解毒,你当明白其中缘由。”

  “晚辈明白。晚辈必竭尽全力,帮助前辈,希望前辈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诺。事成之后助她解毒!若前辈违背今日之诺,晚辈拼却一切,也定让前辈追悔莫及!”

  宁凡望着气色稍稍红润的小妖女,心中稍安,将她暂时收入元瑶界疗养。

  而后站起身。玉简始终藏于袖中,向红发仙王抱拳一礼,同时冷冷威胁道。

  他不管红发仙王想做什么事,他所求的,只是解掉小妖女体内的虚空之毒。

  他明白,不到事成之日,红发仙王绝对不会替小妖女解毒的。

  红发仙王并不信任宁凡,故而才会以小妖女体内之毒威胁宁凡就范。

  以红发仙王的眼力,一眼便看出,小妖女体内的毒素对宁凡的辖制效果,比念禁都要牢靠。

  对宁凡的威胁,红发仙王眉头一皱,显然十分不悦,却没有多说什么。

  以他的性格,断然不会容忍任何人的威胁,但如今大事要紧,他不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不知前辈需要晚辈帮什么忙晚辈虽是一窍古神,但修为尚低,怕是帮不了前辈太多吧。”宁凡询问道。

  “本座需要你充当本座古神之力的容器!容器,本座手上已有一个,却只是半窍古神,太弱。你比他强!充当容器的过程,会有危险,机缘却也不小,对你而言,正是开辟神窍的绝佳时机.”

  红发仙王话未说完,石洞深处忽的传来一声惊惧不已的怒骂声,打断了他的言语。

  那声音,是血空子所发出。

  一听血空子的怒骂声,宁凡目光微变。

  他本以为血空子与其他人一样都已死了,想不到血空子竟还活着。

  只是血空子此刻虽然还活着,声音却越来越萎靡,体内生机似乎正飞速流逝.

  似乎正有什么人,将他的生机一点点抽走.

  不必问,抽走血空子生机之人,多半是红发仙王或红发仙王的手下。

  念及与血空子的些许交情,宁凡一叹,开口道,

  “此人与我有旧,可否留他一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