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74章 森罗现

第774章 森罗现

  见宁凡不过区区鬼玄初期修为,竟能挡下自己渡真中期的一剑之威,牛角大汉不由露出诧异之色。

  诧异过后,却是冷笑,剑指宁凡道,“原来你就是人族联盟新来的第五盟主!”

  一听牛角大汉此言,其他妖君皆将目光投向宁凡。

  群妖心道,难怪宁凡如此厉害,非渡真不可与之一战,原来他便是人族联盟的第五盟主。

  “宁凡,小心,此妖很强,远非许年可比.”倚在宁凡的怀中,小妖女眸中满是凝重之色,出言提醒道。

  许年只是境界未稳的渡真初期,眼前的牛角大汉却是真真正正的渡真中期。

  便是六七个许年一起上,也未必是牛角大汉的对手。

  宁凡点点头,自然知道自己不是牛角大汉的对手。

  且牛角大汉身后,还有另外八名妖君,各个都是渡真初期之上的修为。

  加起来,此地已来了十二名妖君,除了那名渡真巅峰的妖君外,所有的妖君都来到了此地。

  这已不是宁凡能够左右的战场了。

  狂炎子、陈叹之、赤霞道人等三名联盟渡真,亦是面色凝重起来。

  敌人的主力已经到场了,他们这些诱饵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了。

  虽说还差最后一名妖君没有到场,计划却是不能再等了,援军们可以出战了。

  三名联盟渡真各自催动神通,与对战的妖君对轰开来,拉开距离。

  而后三人齐齐取出星光灵箭,射向空中,发出信号。

  一瞬间,远处的星空中。忽的驶来八艘巨大星舟。

  这些星舟之上,全是神虚强者、联盟修士、流沙族人。

  神虚援军之中,共有七名真仙,外加穆图这名隐匿了真实修为的真仙。

  己方只有十一名真仙。外加一个宁凡。对方则已到来了十二名妖君。

  牛角大汉冷笑一声,正准备挥剑追杀宁凡。

  忽然听到八艘星舟逼近的声响。抬头一看,骤然惊怒交加。

  “哼,想不到人族修士竟请来了这么多真仙援军!看起来,他们早就准备引我等妖君来此。想要与我等决一死战了!”

  “不怕,人族修士来多少,我等便杀多少!”一道略显阴柔的男子之声,忽的在星空之中响起,带着渡真巅峰的威压!

  第十三名妖君,终于来临!

  那是一个紫衣蛇瞳的男子,气息阴冷。脸上画着妖异蛇纹,是一个蛇族妖修。

  此妖名为赤练妖君,是此次妖潮修为最强的妖修!

  随着赤练妖君的出现,其他妖君、凶兽纷纷停止了厮杀。聚拢到此妖身后。

  在赤练妖君的身后,更有近三十万碎虚凶兽源源不断飞遁而来,加入战局!

  八艘星舟亦由远及近驶来,一个个人族强者飞下星舟,依阵而列。

  站在最前方的是渡真巅峰的神虚阁长老——罗长老。

  与罗长老并排而列的,有穆图等另外十名真仙。

  其后站着近三百名命仙,以及二十万人族碎虚。

  宁凡没有站在前列,带着小妖女站在了队伍中部靠前的位置。

  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多,对此战的胜负几乎已经毫不关心。

  他心中所想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要好好保护好身边的小妖女!

  忽然间,穆图转过身,冰冷的目光与宁凡的目光交汇。

  这一刻,穆图的嘴角勾起一道高深莫测的笑容,似在笑宁凡如此胆小,不敢加入渡真之战。

  又好似在笑宁凡,注定逃不出他的阴谋.

  “宁凡,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们必须立刻离开流沙星域!”小妖女轻轻挣出宁凡怀抱,立在宁凡身边,秀眉紧蹙。

  “来不及了.”宁凡眼中不知何时浮现出天青色的雨意,无边的细雨延伸向遥远的星空之外。

  他的眉头紧皱,凭借窥天雨术将神念延伸至了流沙星域北面边界。

  宁凡发现,流沙星域边界处的锁域大阵正在一点点开启。

  此乃上级星域的锁域大阵,一旦大阵开启,便是舍空也不能强闯过去,出入此星域。

  且不知为何,那大阵的威能还在不断提升,恐怕要不了多久,此阵便能提升至帝星星域锁域大阵的级别。

  届时,除非是仙帝,否则无人可破开大阵、出入流沙星域!

  “宁小友,稍后大战一起,有劳你保护好小姐,莫要让她受到伤害。”

  罗长老忽的转过身,对宁凡传音道,神情罕有的露出几分客气。

  大战一起,他将与那渡真巅峰修为的赤练妖君战至一处,怕是顾不上保护小妖女的。

  他看出了宁凡隐约流露的避战之意,知道宁凡不会与渡真妖君缠斗,便将守护小妖女的任务托付给了宁凡。

  “罗长老放心,我不会让她有事。”宁凡点头应了声,除此之外并未多说什么。

  “多谢!”罗长老满意地点点头,回过身,目光冷厉地与对面的赤练妖君对视,气势陡升,白发飞扬。

  在其气势上升至的瞬间,骤然大吼一声。

  “杀!”

  此言一落,罗长老一马当先,手持道兵,朝赤练妖君冲去。

  其身后二十多万修士大军,亦纷纷朝着妖兽大军冲去!

  赤练妖君嘴角微微上扬,带着几分不屑,一挥手,身后的妖兽大军亦冲向人族修士大军。

  他本人则化作一道遁光,掌凝赤芒,朝罗长老迎了上去。

  其他妖君也纷纷与人族真仙对战一处。

  人族真仙与妖族妖君大都是一对一交战,唯有一名半步踏入渡真巅峰的神虚阁后期真仙,独自一人挡下了三名妖君。

  妖君之战,暂时势均力敌。

  碎虚人族、妖兽的对战,最为惨烈,大战刚刚一炷香时间。已有近万修士、妖兽陨落。

  扑面而来的血腥之气席卷星空,残尸乱舞,血肉横飞。

  命仙之战说不上惨烈,却也不时有修士、妖兽陨落。

  宁凡护着小妖女。被六名鬼玄巅峰的凶兽围住!

  六名鬼玄巅峰一拥而上。自是不易对付。

  宁凡已施展过一次执天印,法力损耗一半。尚未恢复。

  他无法再多施展执天印,否则法力会彻底耗空。

  若不施展执天印之术,宁凡想杀鬼玄巅峰并不容易,何况是以一对六。

  六头凶兽的身体。皆有一个下级修真星那般巨大。

  六兽神通合击,威能几乎不弱于渡真一击了。

  宁凡散出百万莲影,护住周身,也将小妖女护在莲影之中。

  一手操纵斩忆道剑,幻化剑阵攻击六兽,另一手则不时掏出一二个攻击玉简、禁术玉简,按碎攻击群兽。

  一炷香过去。宁凡斩杀掉第一头鬼玄巅峰巨兽。

  又一炷香过去,宁凡又连杀两头巨兽。

  连杀三头巨兽后,宁凡一口气将身上所有命仙攻击玉简祭出。

  无数神通打向三头巨兽,但见三头巨兽惨叫一声。俱都殒命!

  六头鬼玄巅峰凶兽,俱死于宁凡之手!

  六头凶兽惨死,宁凡还未来得及收取六兽的残魂、兽尸、妖丹,这些东西已通通诡异消失于星空之中.

  直到此刻,宁凡才有空闲打量整个战场。

  他这才发现,战场上每每出现死难者,死者之尸要不了多久便会诡异消失于星空.

  越来越多的修士、凶兽死在战场,越来越多的死尸消失于星空。

  道果,储物袋,法宝残片.不仅是死尸,这些东西同样在诡异消失!

  此事的诡异,远超宁凡、小妖女理解。

  渐渐的,不少人都发现了这诡异之事,却无人明白为什么会如此。

  渐渐的,一些正在彼此对战的修士、妖兽,还未陨落,便惨叫一声,直接从星空中消失了!

  “罗长老!老夫心中有一股极不好的预感,此战不能继续下去了!”一名神虚阁真仙一面与妖君对战,一名对罗长老传音道。

  “嗯.暂且撤退!”

  罗长老面沉如水地点点头,他也发觉了此地战场的异样。

  死尸凭空消失,这种诡异之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活人直接消失,更是十分诡异,太过让人不安.

  正与罗长老拼斗的赤练妖君,同样皱了眉头,心中升起不安之感。

  “赤练妖君!情况有些不对!我麾下的十二头鬼玄妖兽,竟凭空从无眼前消失了!此战太过诡异,不能继续打下去了!”一名羽翼妖君语气激动,向赤练妖君传音道。

  “嗯,此战不能打下去了,速速下令,全军撤回流沙星海!”

  赤练话语刚落,忽的目光大惊。

  却见刚刚给他传音的那名羽翼妖君,忽的毫无征兆的惨叫一声,生生从众人眼前消失!

  浓浓的煞气立刻向四面散开,宣示着这名妖君的陨落!

  妖族这边,第一个陨落的妖君,竟是以这般诡异的方式死去的!

  “怎会如此!”赤练妖君目光剧震,人族群修亦是纷纷震惊。

  在羽翼妖君陨落的同一时间,人族这边,联盟盟主狂炎子忽的一声惨叫,从众人眼前消失!

  穆图嘴角勾起森冷的笑意,一掌震飞对面妖君,踏空而立,冷冷看着眼前一幕幕诡异之事。

  身形一晃,忽然消失于众人眼前,无人知他去了哪里。

  在穆图消失的瞬间,整个流沙星域的星空忽然剧烈颤动起来。

  这一刻,整个流沙星域的星空中,忽的出现一个巨大黑洞!

  那黑洞自流沙星海方向散出,以骇人听闻的速度,一霎延伸至整个流沙星域!

  这一刻,流沙星域中,数万颗修真星,一颗颗地朝着黑洞之中沉沦!

  南域的修真星上,不少都还居住着凡人、修士。

  在一颗颗修真星沉入星域黑洞的瞬间。无数修真星上的修士、凡人惨叫殒命!

  战场之上,一个个碎虚修士、一头头碎虚凶兽纷纷被黑洞吸走,惨叫而死。

  横跨整个星域的黑洞,太过阴森。太过恐怖!

  莫大的吸力从黑洞之中传出。渐渐的,便是命仙也开始被吸入黑洞之中!

  无数震撼之极的惊呼。顿时传遍整个战场,更伴有无数惊惶的兽吼声!

  无论是人族真仙,抑或是妖族妖君们,此刻无一有好脸色。全部面色铁青。

  脚下的黑洞吸力太过强大,便是他们这些真仙,也很难抗衡那吸力。

  修为越高,所需要承受的吸力便越大。

  扑通!扑通!扑通!

  黑洞之中,传出一声声古神心跳之声。

  每有修士、凶兽被吸入黑洞中,那心跳声便愈加强劲有力。

  宁凡紧紧搂住小妖女,望着脚下触目惊心的巨大黑洞。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黑洞的吞噬神通,与漩空术极其类似,但未能却与漩空术有着天壤之别,云泥之差!

  越来越多的命仙开始被吸入黑洞中。殒命于黑洞之内。

  宁凡将法力运转至极致,抗衡着黑洞传来的无边吸力。

  小妖女望着黑洞,黑宝石般的眸中满是震惊,语气颤抖道,

  “这是.这是《虚空经》中记载的最强神通之一.‘葬星河之术’!此术一开,便是一整个星空也可吞噬、埋葬!此术便是《虚空经》的最强修炼者——虚空大帝也未掌握,唯一能施展此术的人,如今也被关在天狱之中.究竟是谁竟在施展这一神通!”

  “是本座!”

  黑洞之中,忽然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这一道声音,有着万古第五劫的气势,并不弱于杀戮殿大长老——冥海仙王!

  这声音带着无边气势,横扫整个流沙星域!

  在感知到这股五劫仙王气势的瞬间,所有人族、妖族俱都露出惊恐之极的表情!

  但见三道流光从黑洞之中闪烁而出,幻化为三道人影,踏立于星空之巅!

  三人之中,左侧的一人,是穆图,已彻底散出舍空初期的修为,到了此时,再不惧暴露身份!

  三人之中右侧的一人,是一个金光耀世的天神,同样有着舍空初期修为,周身捆满锁链,目光满是恐惧、不甘。

  站在中间的一人,是一个血甲男子,满头红发在星空中乱舞,双目冷如万古寒冰,左面脸上画满了血色符纹!

  在这红发男子出现的瞬间,小妖女、罗长老等神虚阁修士,俱都露出骇然之极的神情。

  尤其是罗长老,更是浑身战栗地嘶吼着,

  “不可能!绝不可能!你应当还被关押在天狱才对,怎可能逃离天狱!”

  “逃本座可不是逃出天狱的,本座入天狱乃是自愿,离开天狱更是无人可阻!”

  红发男子森邪一笑,那笑容之中,带着睥睨天下的霸道与狂妄!

  四千五百万年前,他叛乱神虚,而后自愿进入天狱,如今的神虚阁之中,罕有人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甚至罕有人知道他是自愿入天狱!

  他是整个天狱之中三大重犯之一!

  神虚双帝亲自对他种下封印,不容他逃离天狱,但他还是悄悄逃了出来!

  这一次他离开天狱,是为了寻得一种力量,彻底毁去天狱!

  穆图,是他的第二元神!

  那金甲天神,是他第三元神!

  “此人,是谁!”

  宁凡望着那红发仙王,心中升起莫大的危机感!

  “他,是森罗仙王,是虚空大帝的同门师弟.他是天狱三大重犯之一,他是神虚始祖之后《虚空经》修炼者中资质最高之人,古籍记载,他曾叛出神虚阁,那一日,神虚阁一半强者死在他的手中,东天仙界有一百零七个星域毁于其手.他太过危险!他是个疯子!”

  小妖女一贯冷静的目光,竟第一次露出愤怒之色。

  她的手心在颤抖,那颤抖,是因为愤怒!

  她名为萧千慈,出身于神虚阁萧家。萧家曾是神虚阁中大族,族中曾出过仙王。

  但四千五百万年前,森罗仙王以一人之力,屠尽了萧家全族,萧家自此没落,唯有一些临时未归的萧家族人避过一劫.

  “疯子说得好!本座就是疯子,为了她,本座何惜做一个疯子!疯,总好过尔等的无情!今日,本座便以尔等之尸之血,复活流沙始祖遗留至今的古神之心!此心在手,本座要踏平天狱,血洗神虚!葬星河之术,给本座吞!”

  红发仙王狂肆一笑,抬手一抓,黑洞的吸力陡然暴涨数十倍!

  罗长老、赤练妖君等人,尽被吸入黑洞之中。

  宁凡再难抗衡这无边吸力,一咬牙,将三花防御催动至极致,并一拍储物袋,召出古魔傀儡,令其护在三花之外,张开舍空级防御。

  紧紧抱着小妖女,将她死死护着,宁凡开始朝着黑洞之中狠狠跌落.

  很快,整个流沙星域空无一物,所有的修士、妖兽都被吸入了黑洞之中。

  空荡荡的星域,没有一颗修真星,没有一点星光,黑暗、死寂、冰冷。

  金甲天神看着这一幕,浑身冷汗直冒,望着身旁的红发仙王,神情满是讨好、求饶。

  “主.主子,我可是你辛苦修出的第三元神啊,你可不能害了我的性命.”

  “哼!你的性命,算得了什么!你是古神,是流沙始祖之心的载体!你必须去吞噬此心,助本座覆灭天狱!”红发仙王冷冷道。

  “主子,你不能这样对我啊!我虽说是古神,却也只机缘巧合开出半个神窍,根本不足以吸收‘流沙之心’的力量!若强行吸收,必死无疑!”金甲天神满脸哀求。

  “放心,不会让你一个人吸收流沙之心的力量的!”红发仙王冷冷一语之后,忽然望向身边的穆图,眼中杀机一闪,

  “穆图!你可知罪!”

  “属下不知,请主人明言!”穆图一听红发仙王质问,立刻冷汗直冒。

  他是假穆图,是红发仙王修出的第二元神。

  他跟了红发仙王一辈子,自然知道红发仙王有多么冷血嗜杀。

  一听红发仙王质问自己,穆图几乎吓得双膝发软。

  “本座让你留心寻找古神后人,你竟说你未寻到!那名为宁凡的小辈,分明是一个一窍古神!”红发仙王厉声道。

  “什么!那宁凡竟是一名古神!”穆图面色大变。

  “罢了,若非本座已经吸收了一半流沙之心的力量,也无法感知出他身上的古神血脉的。你未修出神心,他又有秘宝在身,遮掩了气息,你察觉不出他的古神身份,倒也情有可原,可从轻责罚。”红发仙王面色稍缓,言道。

  一听可从轻责罚,穆图立刻轻松了不少,取出一柄金芒耀眼的宝剑,一剑刺入自己丹田。

  这一刺,几乎对丹田中的元神造成重创。

  穆图的修为立刻猛跌,本只差一步便可突破舍空中期,却因这一剑,修为大减,险些跌落舍空境界.

  这一剑,算是自罚。

  见穆图自斩了一剑,红发仙王冷漠地点了点头,言道,

  “这一次本座展露了神通,以神虚双帝的本领,多半已感知到此地术法波动,并猜出我留在天狱的是假身.短则一日,多则数日,他们必会寻来流沙星域!”

  “行动,要快!”

  红发仙王衣袍一卷,带着穆图、金甲天神二人遁入下方黑洞。

  而后,黑洞渐渐愈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