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敲打

  乌老八与红面老者的大战,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

  二人从水魔星,战至古海星,又战至云道星,两枯星…一颗接一颗的修真星,因二人斗法波动,毁于一旦!

  仙尊斗法,声势何其浩大,自然惊动了附近星空不少东天老怪,只是古怪的是,这一场惊世大战,竟然没有多少人愿意围观…

  那些修为低的,自然不敢在仙尊之战附近逗留,生怕被卷入其中,性命不保。【】

  那些修为高的,一见是乌老八在此,大惊之下,就更加不敢逗留了,皆是匆匆撤离。

  天知道,短短三年而已,乌老八在整个东天的名声,臭到了什么程度,整个东天的真仙圈子,如今罕有人不知乌龟王八宗的传说,当然,众人平日里都是讳莫如深,谁也不愿多提这个晦气的宗门,生怕引来霉运。

  也有少数不知情的老怪,不愿离去,选择留在此地观战,却纷纷遭遇意外,不是遇到陨石流星雨,就是遇到星空风暴,总之,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场景一:

  “嘶!竟是仙尊之战,我们快去看看,说不得能捡个法宝残片,对我等而言,也是无上仙料…”

  “道友且慢!若老夫没有感知错,这两名仙尊其中一个,正是近几年闹得东天j犬不宁的乌姓仙尊!两年前,我曾亲眼见过漠河星大雁仙王在此人手中吃了大亏,却仍旧低声下气对此人赔礼道歉!你我万万不可靠近这片星空!这乌姓仙尊邪乎的可怕,此事绝非老夫虚言!一旦靠近此地,你我身上,极可能会有不少的事情发生!”

  “道友说笑了,观个战而已,能遇上什么不好的事情…”

  说话间,一阵十万年一遇的星空风暴刮了过来,将这名不信邪的修士直接吞没,死得渣也不剩了…

  场景二:

  “老祖!水魔星附近。发现水光冲天的异象,极可能是有水行至宝现世!我们要不要去抢夺此宝!”

  “哈哈!去,为何不去!至宝问世,岂能错过!”

  众人走到半路。忽然感知到乌老八有意无意释放出的冲天气息。

  “回头,马上回头!这趟浑水,不能趟!是乌老八的气息!是那个乌龟王八宗的传人!他经手过的东西,我们不能拿,拿了必遭横祸!多闻仙宗便是前车之鉴!速走!”

  场景三:

  “老祖。过了前面的水魔星,再穿越十二个星域,我们就到此行的目的地。”

  “嗯?这气息是…且慢!传老夫之令,马上更换路线!这片星空不能再往前走了!我们改道去大衍星海!立刻马上!”

  群修皆惊,“敢问老祖,为何要忽然改道…可是因为前面的斗法波动?仙尊斗法虽强,但老祖乃是堂堂仙王,何至于如此惧怕这场仙尊斗法?”

  “哎,你们闭关太久,刚刚出关。有所不知,如今东天已经传遍了一句话:乌龟王八挡了路,仙王也要脱层皮…便是老夫这等仙王,遇上那只乌龟王八,也要退避三舍…文不惹乌龟,武不惹雨贼,此话,尔等需要铭记于心。”

  …

  结果,明明是一场惊天动地的仙尊之战,在乌老八刻意散开气息之下。硬是没有几人围观,也无人敢在此捡漏!

  这正是乌老八想要的效果,据他的了解,那水淹大帝精通一式吸血损神之术。若吸人血,便可大幅治愈伤势,恢复修为。

  乌老八要做的,便是赶走此地所有修士,不留一个人给红面老者吞噬。

  这也是红面老者最憋屈的地方,空有逆天血术。却无人血为引施展,本就战力不佳,更是平白弱了三成。

  嘭!

  又是一次正面碰撞,乌老八的百万丈龟身,直接将红面老者撞得吐血倒退,而后放声大笑,笑声嘚瑟无比。

  “这已是贫道第1056次将你撞飞了,弱,太弱!水淹分神,不过尔尔!敢和我乌老八斗,嘿嘿,任你是古帝分神又如何,看贫道今日行那弑帝壮举!”

  嘭!

  乌老八第1057次撞飞红面老者。

  第1058次…

  第1059次…

  红面老者一次又一次被乌老八近乎蛮横地撞飞,他本就因围困多年,奄奄一息,如今经历了三日苦战,伤势更重,分神之身已经濒临崩溃的临界点,离死不远!

  红面老者内心不甘!

  他,是堂堂水淹大帝的第十一分神,虽非水淹本尊,全盛时也有巅峰仙王的修为!若非围困多年,太过虚弱,岂会被区区一个一劫仙尊如此压制!

  若有人血可吸,他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麻烦的是,此地硬是没有一个活人,偶尔有个活人,还通通遭遇意外,不幸遇难…

  “可恨!可恨!若老夫全盛,岂容你小人得志,杀你一介一劫仙尊,有如屠狗!”红面老者愤而咆哮道。

  “吹,可劲得吹!有本事来屠贫道啊,汪汪汪!”

  乌老八第1297次撞飞了红面老者,渐渐地,红面老者半边身体都崩溃了,神情狰狞地可怕。

  “小辈!你既知我乃水淹分神,便当知晓,你若杀我,有朝一日老夫本尊脱困,头一个便会追寻因果,取你狗命!识相的,便放了老夫这道分神,再将水淹一界瓶交出,今日之事,老夫便可以既往不咎…”

  红面老者是真没有办法了!

  他不得不出声威胁了!

  周遭星空,被乌老八以诡异的黑运神通封天锁地,逃,是逃不掉的。战,以这濒死之身,又胜不了…

  嘭!

  回应红面老者的,是乌老八第1298次撞击。

  继而,便是乌老八愈发小人得志的笑声。

  “想威胁贫道,有本事让你本尊从第三山下爬出来呀,什么狗p水淹大帝,过了气的人物,还敢在贫道面前嚣张,惹怒了贫道,贫道跑去古魔渊,在你魔渊第三山下结庐而居。让你水淹道消于三山之下!”

  一面嘿嘿怪笑,一边又将红面老者撞飞了数十次。

  第1300次撞飞…

  第1400次撞飞…

  第1500次…

  第1600次…

  饶是红面老者再能撑,此刻也撑不住了,到了第四天。终于还是被乌老八灭杀了。

  “你,给老夫等着!今日因果,来日必结!”

  这是红面老者陨落前,留下的最后一声威胁,声音带着癫狂的杀机。

  乌老八退出万古真身。不屑地吐了一口吐沫。

  这种没有营养的狠话,他三岁就会放了,有个p用。

  回首当年:

  乌小八:‘不给我摸pp,就给老子等着,老子长大揍死你丫的!’

  邻居妹妹小娟:‘呜哇,爹,虎娃(乌老八小名)要摸我pp,长大还要揍我!’

  放狠话的结果,是乌小八先被邻居爹狠狠揍了一顿,又被自己爹狠狠揍了一顿…

  后来他长大了。爹娘也好,左邻右舍也好,通通已经成了地里的灰,唯有他,长生不死,寿列仙班…

  扯多了。

  乌老八不惧这狠话,更看破了红面老者的一些小心思。

  这种狠话吓不到真正的魔修,唯一意义,是让听到的人以为,说话的人真的已经死了。从而放下戒备…

  实际上,战斗还没结束呢。

  “跟贫道耍心计,嘿嘿,你找错对象了…”

  乌老八翻手取出搜宝龟。定了个方位,朝那方向张口喷出一道黑光,正击中星空中一处无人之地。

  说也奇怪,黑光一经击中此地,此地顿时便有一道血雾凭空炸开,而后便是一声凄厉惨叫…

  正是那红面老者的声音!

  这下。红面老者才算是真正死了。

  “忙活了四天,总算干死这个老东西了,什么狗p水淹分神,在我乌小八眼中,还没有煞星一根汗毛可怕。嘿嘿,是时候进入瓶中界,收取万古不灭雨了!主子啊主子,等我收取了此物,增长了实力,一定会好好报效你了,谁叫我乌小八是那天底一等一的忠仆呢…”

  乌老八寻了颗废弃星降落,正欲进入水淹瓶世界,忽然周身一个激灵,猛地转过身。

  这一转身,不打紧,乌老八三魂直接吓丢了两魂,手中的瓶子都险些吓掉到地上,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

  一个白衣青年的身影,落在他的眼中!

  “主主主…主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乌老八身后站的,可不就是宁凡吗!

  截胡!这是赤果果的截胡!

  乌老八何等心智,绿豆小眼一转,一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关键,哪里不知,宁凡是早有预谋,专门等他修好瓶子、杀死水淹,等他辛辛苦苦忙了一大场,再来摘他的果子,坐享其成,坐收渔利!

  乌老八岂能不怒!那何止是愤怒,简直是气得咬牙切齿啊,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宁凡,乌老八直接就会破口大骂!

  他乃乃的!从来只有他乌老八算计别人,坑别人,今天竟然风水轮流转,被人截胡了,被人摘桃子了!这煞星果然卑鄙无耻,y损下流,他乌老八自认已经够卑鄙了,够无耻了,煞星竟然还能y到他,岂不是更卑鄙、更无耻吗!

  可这是煞星呀,是世间唯一一个克制他黑运的人,是曾在木岛掌毙过准圣的狠角,手中更有他乌老八的命魂,可一念决定他的生死…乌老八纵然有骂娘的冲动,此刻也不敢骂出半个脏字,比起愤怒,内心对于宁凡的惧怕更多。

  如果说,此刻的乌老八,内心有一个小人在愤怒,在不满,在痛斥宁凡摘桃子的行为,那么便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小人,在心虚,在惶恐,在惴惴不安,在如丧考妣,在思考怎么给宁凡一个合理解释,才能瞒天过海,渡过眼前这一关…

  “这煞星知不知道我背着他图谋万古不灭雨的事情!不会,他不可能知道!但万一他知道呢!这煞星素来心狠手辣,会不会一怒之下,把我小命咔擦了!”

  乌老八发抖中。

  面对东天无数势力,乌老八没有抖过。

  面对水淹分神。乌老八没有抖过。

  这一刻面对宁凡,乌老八却止不住的发抖,不由自主地,就怂了…

  怂了的结果。就是内心十万小人之中,唯一一个愤怒小人也光荣牺牲了,所有的小人逆来顺受,跪成一排,对宁凡三呼万岁。高唱颂歌。

  哎,他还是祈祷煞星不要知道实情吧,否则以煞星心狠手辣的个性,极可能会直接把他宰了…

  要不怎么说乌老八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呢?见宁凡表情还算晴朗,乌老八内心一松。

  独吞万古不灭雨的事情,应该还没有暴露,不然煞星不会有好脸色才对…于是乌老八小眼一转,便有了对策。

  此事他办得确实不妥,若比作凡间王朝的官吏,他便是个贪官。竟胆大包天,妄图贪墨皇上家的银子!

  若真的贪了,按律,他该死,但好在他还没来得及贪嘛!

  乌老八大感庆幸。

  他还没来得及贪墨不灭雨,宁凡就来了,这是好事!也因此,此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他顶多算是未遂,且这未遂,煞星似乎并不知晓…

  “这瓶子。已经修好了么…拿来给我看看。”宁凡看似寻常地笑道。

  乌老八愈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精神一振,双手捧着水淹一界瓶,点头哈腰。恭恭敬敬献给宁凡,一副老子天下第一忠仆的做派,又酝酿了一下感情,顿时声泪俱下道,

  “主子有所不知,这三年来。小的走遍了整个东天,先后求访过四十多个东天势力,无数次忍辱负重,低声下气,方才求来全部的修复材料,将此瓶修好…其中艰辛,委屈,不足为外人道也,小人甚至数度面临生死危机,一次又一次被那些东天仙尊、仙王肆意欺凌,有好几次,小人几乎已经撑不下去了,决心为了仅有的尊严,放弃修复此瓶,放弃那始终坚持着、至今也未改变的忠诚…只是每每想要放弃,便又会想起主子的笑脸,想起主子的殷殷期盼,想起小人曾经感天动地的忠诚,于是小八又有了力气,一次又一次咬着牙,含着热泪,继续去哀求那些东天势力,终于一件件求来了仙料修宝…”

  乌老八说得可怜,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寻找修复材料的过程极为艰辛,受尽了委屈。

  宁凡嘴角抽了抽,他可是亲眼见过乌老八在水帘星上的欢快模样,唱着歌,堵着门,放着狠话,就有仙料拿,就有三万亿道晶拿…谁给他委屈了!谁欺负这货了!分明是这货把东天无数势力欺负了一大圈!该委屈的,是那些个东天势力吧…

  见宁凡竟然没有半分感动,乌老八一面感叹宁凡铁石心脏,果然心狠如刀。一面又改了策略,不诉苦了,而是开始邀功。

  邀功的话,当然得反着说,这是乌老八的人生智慧…

  “小的千辛万苦,才修好了这水淹一界瓶,为了并不是主子的奖励,而是为了一腔忠诚,满腔热血…”

  乌老八暗道,自己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煞星再不给奖励,就太小气了点。

  “你不想要奖励?”

  “我…”乌老八张口结舌,他该说他很想要奖励吗?想直接要走万古不灭雨吗?

  “既不想要,我也不勉强你,奖励一事,作罢。”

  “…”

  乌老八想把自己的舌头拔了!

  他没事说什么反话,不知道跟实在人不能说反话吗!煞星会当真的!

  “主子,其实,其实…小的并不排斥主子的奖励,小人想要的,其实也不是奖励本身,而是那背后所代表的无上荣耀…主子若过意不去,实在想赐给小人一些东西,小人愿意接受,只是,小人想自己挑个奖励。”

  乌老八暗暗观察着宁凡的表情,却见宁凡的笑容,忽然在这一刻全部收起,眼中寒芒一闪。

  “你想要什么奖励,是水淹一界瓶,是瓶中的逆尘海,还是…万古不灭雨!”

  不好!这煞星竟然全部都知道了!他真的知道自己想要独吞不灭雨了!乌老八大吃一惊!

  那目光太冷,也太可怕,对上的一瞬间,乌老八便感受到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天灵。内心狂跳不止,有了大祸临头之感。

  祸事了!东窗事发了!

  煞星发怒了!以煞星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个性,不会轻饶了我!

  之前见宁凡带着笑,乌老八便以为此事可以糊弄过去。如今看来,这煞星分明是早已知晓了一切!

  没有糊弄的可能!

  “主主主主子,小八不要奖励了!小八错了,小八知道错了!小八不该猪油蒙了心,妄图贪墨主子的万古不灭雨。请主子给小八一个机会,小八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啊!”

  乌老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宁凡眼中冷意更甚,真实的想法,其实只是想吓吓乌老八而已,那冷意,也是假的。

  这乌老八,确实欠敲打。身为奴仆,竟敢图谋主人的宝贝,若按照宁凡从前的行事作风,绝不会给乌老八活下去的机会!

  但谁要乌老八与老魔有过一段因果呢,就凭这一点,只要乌老八没有触及宁凡底线,宁凡就不会杀乌老八。此次乌老八虽有独吞不灭雨的念头,却没有真正背叛他的打算,大的立场上还算坚定…宁凡微微一叹,他不想让老魔心寒。如此一来,若要追究,最多也只会略施小惩,稍稍敲打一下这货。

  敲打是必须的!宁凡不求这乌老八忠心耿耿。却定要他明白,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宁凡一路走到今日,收过了奴仆不在少数,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十恶不赦的魔头。

  对这些十恶不赦、狡诈如狐的魔头,你能奢求真正的忠诚吗?不能!

  故而就算是对土魔、铁鸦。宁凡也没有奢求过真正的忠诚,从来都是糖果加鞭子,一面示之以恩,一面胁之以命魂,唯有如此,才能令那些魔头不敢造次,永不生背叛之心。

  对乌老八,同样需要如此!

  平日里,他对乌老八还算客气,乌老八受伤,他也赠以丹药,自问没有亏待过乌老八,也未对乌老八肆意驱使。

  恩,他做到了。

  如今,便是要让乌老八,明白他的威,让乌老八看到,若是叛主,会有何等下场!

  宁凡翻手取出了乌老八的命魂,狠狠一握。

  乌老八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若宁凡握碎了这道命魂,则他必死无疑,绝无生还的道理!

  命悬一线,全看宁凡如何处置!

  “主子我错了!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小人不敢了,小人以后真的不敢了!”

  “四十万亿道晶!小人搜刮而来的四十万亿道晶,全部给主子!还有丹药,道果,还有各色灵药仙料,全部给主子!小人再也不敢贪墨半分了!主子饶命啊!”

  这货竟搜刮了这么多道晶!

  且只用了三年而已!

  宁凡不由动容,这乌老八绝对可以作为一个得力助手了,有了这货,真要建立一个宗门,简直不缺后勤保障,还可凭其黑运震慑无数来犯之敌,更可令无数敌人后院起火…

  乌老八敏锐地捕捉到了宁凡表情的瞬间变化,在他的理解里,是自己存在的价值,打动了宁凡,因而有了一线生机的可能。

  他压根想象不到,宁凡从始至终,就没对他动过杀心,只是吓他一吓…

  “主子!从今日起,你需要什么修真材料,只管给小八说,小八赴汤蹈火,也定帮你要到手!主子有何吩咐,小八必定尽心尽力完成!你若看上哪个女子,小八…小八帮你坐她们家门口,她若不从,小八让她宗毁人亡!”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宁凡像那种欺男霸女的人物吗?

  诶,别说,他还真是欺男霸女的恶人…宁凡自我反省,这种事干的貌似也不少啊。

  “主子,小八对你而言有用,有大用,你杀了我,简直就是杀j取卵啊!”

  杀j取卵是这么用的?宁凡怎么不知道,欺负他没文化?

  罢了罢了,戏也演够了,宁凡实在不想再看乌老八哭哭啼啼、胡言乱语的样子了。

  又吓唬了乌老八一会儿,宁凡才故作冷硬道,

  “记住你说过的话,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没有下一次!”

  吓唬了乌老八一番,宁凡原本因仙萝莉而纠结的心情,莫名就好了一些。

  他有点理解澹台未雨了,腹黑的人,也许真能从别人的痛苦中感受到快乐…

  从愉悦宁凡的角度来讲,这乌老八,还真是立了一个小功。

  乌老八喜极而泣!

  煞星肯放他一条生路了,这真是太好了!什么万古不灭雨,什么水淹一界瓶,都没有这种死里逃生的喜悦来得爽快!

  大悲连着大喜,激动之下,乌老八竟又意外冲开一个气运孔,哎呦喂,又是追随煞星的福利,他真是太幸运了!

  于是乌老八惭愧了,汗颜了,看他做的都是什么事,他不断从煞星身上获得着好处,提升着修为,却还胆大包天,图谋煞星的不灭雨,简直是恩将仇报的行为嘛,是小人行径,何止是无耻,简直是无耻啊!完全是在给主子正直伟岸的形象抹黑嘛!

  乌老八已自动忽略,不久前他刚骂过宁凡卑鄙无耻的事实…

  “主子,小八定会做个天下第一忠仆,从此生为主子生,死为主子死!”乌老八信誓旦旦道。

  宁凡嘴角抽了抽。

  这话土魔、铁鸦说,宁凡还信个三分,乌老八么…算了,日后他会看紧点这货,时时敲打,免得这货又犯浑。

  “给我说说万古不灭雨的事情,我要知道具体。”宁凡随口吩咐道。

  乌老八精神一振!

  他刚开罪宁凡,眼下正是急于立功的时刻,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