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气数

  霎时间,昼夜更迭,y阳错逆,东来十二星上,气候更是春秋倒乱,招摇山上空,气候则越来越寒冷,如入了霜冬一般,更有那阵阵冬雷声,震耳传开,轰鸣之中,更夹杂着一声声古猿悲啼的哀鸣。

  星空,在一刻出现无数雷之裂缝,那些裂缝纵横交错,彼此串联,竟在冲和大帝的脚下,形成一个白猿御雷的古之雷图!

  冲和大帝面无表情的站在雷图之上,仿佛这一刻,他便是那雷中帝王一般!

  招摇山上,但凡修有雷之神通的人,此刻都有了元神颤栗之感,就如同世间所有雷修,在这雷图面前全都微不足道!一个个目光震怵,继而狂热!

  “我从来不知,祖师爷竟还会雷道神通!这神通好强,竟仿佛可压制万雷!”

  “传闻祖师爷道学古今,周天大帝神通皆有涉猎,可模仿一二…这雷图神通,倒是与古籍中记载的太素雷图有些相似,莫非是祖师爷模仿太素雷图所创的神通!”

  群修所料不差,冲和大帝这一神通,正是模仿那太素雷帝,加以自创,所创出的神通!

  宁凡是太素雷星的传人,自然更加能感受到眼前雷图与那太素雷图的相似性,及不同。

  很像,非常像,但终究不是真正的太素雷图,威能要比正品弱上不少,且有不少瑕疵…

  “元磁y雷封,收!”

  冲和大帝沉声一喝,脚下的雷图立刻朝着宁凡所在星空疯狂延伸而去。宁凡目光微动,瞬间后退,他倒退的速度虽快,那雷图袭来的速度却更快,眨眼之间,已延伸至宁凡脚下,顿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吸力,从图中传来。化作铺天盖地的雷光,将宁凡淹没。以那冲和大帝的修为,宁凡竟抗衡不了那等雷光吸力,直接就被吸入了雷图之中。

  一招。便降住了宁凡!

  冲和大帝屈掌一招,那弥漫星空的雷图顿时化作一道雷光,飞入他的掌中,化作一幅三尺长的雷霆画卷,被冲和大帝一点点卷起。面色仍是淡漠之色,似抬手降服宁凡,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整个招摇山沸腾了!

  祖师爷出手,果然不同凡响!这便是仙帝的强大,与仙尊、仙王截然不同的强大!

  别看那雨君强势,连二王六尊都降服不了,但那又如何,在仙帝面前,一样走不了一招!

  一时间,整个招摇山都是欢呼之声。却也有人担心祖师真伤了宁凡性命,为招摇山惹下大祸。

  “传闻太素雷帝的雷图,一收一放间,便可令收入雷图的修士化作飞灰…祖师爷的雷图若是模仿太素雷图而来,不知是否会有如此恐怖的杀伤力…如今乱古大帝未灭,杀宁凡,不智啊…”

  然而事实证明,这些人的担心纯属多余。

  一息,二息,三息…

  冲和大帝微微闭上双眼。似在等待,第十二息一到,他忽然睁眼,便在他睁眼的下一个瞬间。掌中雷图轰得一声,炸成粉碎,整个星空都有破碎的雷光四处爆流。

  雷图一碎,顿时便有一道金光从中冲出,落在百丈之外,正是宁凡!

  宁凡。毫发无损!

  整个招摇山,霎时间全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此子竟挡下了祖师爷一式神通,毫发无损!他真的是万古仙尊吗!”

  “便是飞雷仙王,也做不到这一点吧…”

  “此子怎会强到这一地步!”

  群修却不知。那仿造雷图因模仿太素雷图而强大,但这,却也是它的弱点所在。对于旁人而言,一旦困在此图之内,极难脱困。但对太素传人的宁凡而言,这仿造雷图处处都是瑕疵,随便都能找出一个弱点,便能利用太素雷图,以点破面,吸干仿造雷图的全部雷力,从中强行走出!

  不用灭神盾的力量,宁凡便能从此图脱困!

  此图封不住他,更杀不死他!但有一件事,让宁凡有些凝重…

  宁凡眉心的雷星之中,此刻不断传出y寒之感…他强吞了仿造雷图的雷力,脱困而出,被他吞掉的雷力之中,竟夹带了一道难以封印的y寒雷霆,散发着近乎庞大的雷威!

  这是什么雷霆!

  数量虽只一道,蕴含的雷力却近乎庞大,更精纯到无法想象,若用来修炼雷y阳,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堪与建木真髓媲美!可惜数量太少,若有百道以上,说不定宁凡真能凭借此物,修成雷y阳!

  更让宁凡动容的是,以他的劫血修为,加上太素雷星,竟隐隐压制不住这区区一道雷霆,有被此雷挣出眉心的可能!这,竟是一种连太素雷星都无法完全压制的神秘雷霆!

  想不到,冲出冲和大帝的雷图镇压,还能收获这么一道神秘y雷…

  然而宁凡的心中,却在这一刻,忽然有了一种古怪感觉,在对上冲和大帝近乎平静、深不可测的眼神后,愈加确信了这种感觉。

  这一切,是不是太巧了…

  莫非…

  冲和大帝,并非真的想杀他,这一切,都是冲和大帝刻意为之…

  “此帝故意使用仿雷图神通来镇压我,有没有可能,是他看穿了我太素传人的身份,故意给我冲出此图囚封的可能。传闻冲和大帝擅长模仿百家神通,平生自创神通更是不计其数,这仿造雷图并非是他最强神通,也不是惯用手段,偏偏他却用了,与其说是巧合,倒不如说,刻意的成分更多…”

  “此帝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太素传人?还是见了面才知道…”

  “这一道y雷,是他故意放入雷图,让我取走的吗?又或者,雷图是刻意,y雷则是巧合…”

  宁凡心思飞转,一瞬间便想到了数种可能性。

  有一种可能,是这冲和大帝怕极了乱古大帝的凶名,内心不敢对他出手。偏偏他强闯招摇山,扫了招摇山的颜面,于是。为了面子上过得去,冲和大帝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手了,气势虽然做的十足,偏又给他留了生机。用了他最可能脱困的神通来镇压他…

  还有一种可能,是冲和大帝另有算计,这雷图,这y雷,环环相扣。另有目的…

  宁凡更倾向于后者。

  因为冲和大帝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深不可测了,那种深不可测,并非是因为修为高深,深的,是城府…

  这是一个横行无忌的东天大帝,修为虽只六劫,眼中却有深入骨子里的傲气与霸道,根本不惧乱古大帝!

  这是一个从上古活到今日的老怪,行事分明霸道。却能活到今日,便足以说明问题了,这世上,活得最久的,往往不是那些修为最高的人。不过若能活得久,此人必有过人之处…

  “雨之仙君,果然不凡,能挡老夫一式神通,今日之后,怕是东天的仙王之修。也没有几个敢小瞧你了!飞雷,把闪雷天镜取出,还给雨君!”

  冲和大帝面无表情的命令道,仍是看不出喜怒。

  飞雷仙王哪敢怠慢。虽说舍不得闪雷镜,此刻也只能咬牙取出,还给了宁凡。

  第三面闪雷镜,到手!

  雾蛇、雷鱼二人被宁凡所伤,心有不忿,想请老祖出头。却被冲和大帝轻飘飘的一个眼神,惊得不敢说话。

  那眼神,是警告!因他已经承诺宁凡,若宁凡能接他一式神通,便可带闪雷镜离去,此事到此为止,谁也不能违抗他的命令,再将事态扩大!

  其他事情都是小事,唯有他的命令才是绝对的!

  “雨君目的已经达到,便快些离开招摇山吧!我招摇山之修,并不欢迎你的到来!对了,帮老夫给乱古带句话,就说,‘木秀于林风先摧,猿藏于山寿偏长,呵呵,当年仙皇瞧不上我,如今看来,却是我比你活得更长,仙皇的眼光,似乎有些差啊…’”

  冲和大帝呵呵笑道,明明很平静的笑容,宁凡却听出了讥讽的意味…

  宁凡微微皱眉,这冲和大帝,莫非还与乱古大帝相识?竟是那般久远的人物?但听这口气,此帝似乎与乱古关系不好啊…

  冲和大帝口中的仙皇,是紫斗仙皇吗?

  带话一事,宁凡并不打算当这个传话人,若是好话,他不介意跑跑腿,似这等讥讽之言,他不会去说,怕膈应到乱古大帝…

  “前辈既然都逐客了,晚辈自然不会再久留的…”

  宁凡话音微微一顿。

  闪雷镜已经要回,因为冲和大帝的古怪态度,招摇山竟是没与宁凡撕破脸,这结果,倒是颇为出乎宁凡的意料。

  唯一让宁凡不舒服的,是眉心中的那道神秘y雷…

  攻破雷图,收走y雷…不知为何,宁凡总有一种掉入冲和大帝算计的感觉。

  这y雷很好,虽说数量不多,却也可以拿去增加雷y阳的修炼进度,但若这y雷之中另有算计…

  蛮荒之行,宁凡被雀神子算计,被y墨算计,百年而已,他的行事风格却更加谨慎了。想算计他,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离去之前,有一样东西,却是必须还给前辈的!”

  却见宁凡忽然一点眉心,从中抽出一道y雷,随手一抛,抛还给了冲和大帝。

  整个招摇山顿时全是震撼之声!明眼人都能看出,那y雷不是凡物,是好东西啊!他们不明白,宁凡为何会突然抽出这道雷霆,交给冲和大帝…这道y雷,莫非是宁老魔惧怕招摇山威名,所给出的补偿?但宁凡又说是归还,莫非此物,原本就属于冲和大帝,但又是如何入了宁凡的手…

  “告辞!”

  宁凡朝着冲和大帝微微抱拳,化作一道金光离去了。

  冲和大帝仍是看不出喜怒,只在宁凡离去许久,才y测测地冷笑道。

  “倒是个谨慎的小子,若你真敢拿走此雷,嘿嘿…可惜,可惜了…乱古当年便是这般谨慎,才赢走了本应属于我的罗天道果,因而道成…乱古不蠢,这收的徒儿,一样不蠢…罢了,元磁y雷算计不到此子,还有其他机会…又或者。我可以再等等,等元丹老儿出手后,坐收渔利…”

  …

  宁凡一路离开东来星域,方才摆脱了那股遭人算计的感觉。

  此次招摇山一行。算是为宁凡揭开了东天诸帝神秘面纱的一角。

  他见过森罗独战群帝,也被眼珠怪附身过,与y墨一战,更是救过大把仙帝,无形之中。他有了骄傲,因眼界提高,而渐渐开始小觑仙帝级存在…

  事实证明,即便是冲和大帝这种万古第六劫的仙帝,也是不容小觑的。仙帝与仙尊、仙王,已是层次上的不同…

  论修为,冲和大帝只比巅峰仙王强上一线,但便是这一线,罕有巅峰仙王可以跨过,可以无视。即便是森罗。也是先收取了流沙光y之力,做了充分准备,才敢祸乱东天,与那东天诸帝为敌…

  “冲和此人,我看不透…罢了,闪雷镜已经要回,先回极雷宫吧。”

  一路赶回极雷宫,并没有花费宁凡太多时间,他在招摇山闹出的动静不小,但此事想要在东天传开。却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故而当宁凡返回极雷宫时,兰小倩等四女根本不知宁凡在招摇山闹出了何等巨大的动静,只道宁凡按照她们教的方法,和平解决的此事。

  “外界都说雨君行事粗莽。我们姐妹四人本还担心雨君会在招摇山惹事,如今看来,这份担心却是多余了。该容忍的时候,雨君还是挺能忍的嘛,那招摇山二王六尊,必定给了你不少委屈。对不起,让你堂堂雨君,为我姐妹四人受委屈了…”

  兰小倩等女盈盈下拜,感激不已。

  宁凡则百口莫辩。

  他在招摇山,貌似没有受到半点委屈,反而把雾蛇、雷鱼两名仙尊打得重伤…

  硬要说的话,貌似是雾蛇、雷鱼二人比较委屈…

  “有了闪雷镜,宫主便可以进行雷体进化最后一步了,当然,即便有闪雷镜守护,其中的风险仍然极大…”

  四女皆是忧心忡忡的模样。

  仙萝莉则无忧无虑吃着各种雷果果,补充着体内时刻消耗的雷力。

  宁凡对仙萝莉的雷体进化,同样有几分担心。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宁凡几乎是与四女一道,日日陪着仙萝莉雷体进化的。

  雷体进化的地点,是极雷宫禁地——闪雷池!

  闪雷池是极雷宫始祖开辟的禁地,取四方仙料炼出一池,可聚雷化水。故而池中的水,皆是雷霆所化。

  这雷霆所化的池水极其霸道,仙尊之下的修士若入池水,直接会被池水轰成飞灰,根本无法承受水中雷力!

  这就看得出众人修为差距了!

  兰小倩等女进入闪雷池,无不需要小心翼翼,且无法靠近池中心千丈。

  宁凡就好很多,若只凭劫血修为,他可入池中心五百丈之地,若使用太素雷图的力量,他可进入池中心二百丈。

  二百丈,已是等闲仙王都无法进入的距离了!

  若加上灭神盾的金光守护,宁凡可直接进入闪雷池中心,毫发无伤!

  须知,闪雷池中心处的雷力之强,便是一些六劫大帝,都无法承受的!宁凡能进入闪雷池中心,让四女震惊不已…她们似乎从始至终,都低估了宁凡…

  可惜,仙萝莉比宁凡还要更胜一筹。

  她全盛之时,乃是堂堂七劫仙帝,虽未掌位,却也一生修雷,更因雷体体质,敢生吞雷霆,如吃糖般轻松。

  一路进入闪雷池中心,仙萝莉甚至没有刻意反抗那些雷霆,任池水中的雷霆淬炼着她吹弹可破的肌肤,直呼舒服。

  她,是光着进入闪雷池的,宁凡与四女则不是…

  她是自己把衣服扒光的,因为她想在闪雷池里洗澡、玩水…

  “爹爹,你不脱衣服吗?”

  “不脱。雷体进化不用脱衣服,你马上把衣服穿上!光着不好…”宁凡满头黑线。

  “哪里不好!是不是爹爹觉得仙仙光pp不好看…”仙萝莉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撅了撅小pp。

  “…”宁凡无语,他该怎么回答,夸自家女儿小pp好看?

  “果然,爹爹觉得仙仙pp丑…”仙萝莉更受伤了。

  “…”沉默沉默再沉默。

  “哼!我偏不穿衣服,我就爱光pp,别人想看还看不到呢,我就给爹爹看!”

  “…”罢了,随你吧。反正只是个小p孩。

  “嘿嘿,爹爹想不想看其他地方…”仙萝莉捧了捧她的小兔,又张了张腿…

  “再胡闹,我就走了。让你一个人雷体进化!”宁凡揉了揉额头,无奈。

  仙萝莉吐了吐舌头,终于不闹腾了,她真怕宁凡不陪她,一个人待在闪雷池中心。她会怕。因为害怕,她才会做些出格的举动,引爹爹注意…

  这闪雷池,留给她的记忆很不好。似乎她已来过此地很多次,每一次,都会吃很多很多苦…

  “爹爹,等我雷体进化结束,变厉害了,就去帮你打坏人!”唯有想到此事之时,仙萝莉才会恢复雷体进化的勇气。

  她必须变强。她必须保护爹爹!

  “好,我等着仙仙帮我打坏人。”

  宁凡拍拍仙萝莉的脑瓜,对千丈外的四女传出神念。

  而后,便由四女在外围催动闪雷三镜,为仙萝莉护法,宁凡则贴身护在仙萝莉身旁,一旦见势不妙,便带仙萝莉逃出雷池。

  据四女所言,上一次仙萝莉雷体进化,就是因为进化失败。被闪雷池中的雷力所伤,才会从大人变成小孩…

  这一次,多了个宁凡保护,情况应该会好很多吧…

  于是。漫长的雷体进化开始了。

  进化持续了整整三个月。

  头一个月,一切顺利。

  第二个月,仙萝莉开始浑身发红,承受不住此地雷力。

  第三个月,雷体进化失败!

  九转雷体的进化,本就难以成功。谁都没指望仙萝莉能一次成功。

  即便早有心理准备,亲眼看到仙萝莉进化失败、苍白吐血的一刻,宁凡还是内心一紧,似被人狠狠揪了一下。

  “爹爹,疼,哪里都疼…”

  “…”

  宁凡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道怎么哄这个小丫头。

  时间也没有足够到他能胡思乱想,随着仙萝莉雷体进化失败,整个闪雷池的雷力忽然暴乱,以闪雷池为中心,竟是形成了一股雷之风暴!

  宁凡、仙萝莉,正在那雷暴中心,兰小倩等女则在雷暴之外,被那雷暴一吹,登时吐血倒飞出闪雷池,各自俏脸惨白。

  上一次,宫主就是被这雷暴卷出极雷宫的,从而失踪!

  这一次…

  以当初兰云仙万古七劫修为,也要在这雷暴之下重伤,此刻宁凡呆在这雷暴中心,岂会不知其恐怖。

  不能留手,不能有半分留手,否则挡不下这雷暴!

  宁凡二话不说,一把抱起气息奄奄的仙萝莉,直接幻化出灭神巨人的完全形态,将仙萝莉与他一道,护在了巨人体内!

  灭神巨人双手持盾,猛地朝前一冲,直接如一颗炮弹,强行冲出了雷暴中心,冲到了闪雷池之外。

  毫发无损!

  兰小倩等女皆是目瞪口呆。

  即便是万古七劫的大帝,也无法在这雷暴之下毫发无损,宁凡却能做到!

  这金甲巨人是什么神通,好恐怖的防御力,闻所未闻…

  “今日你们什么也没看见,明不明白!”

  宁凡解开了金甲巨人,对四女吩咐一声,显然不打算在这巨人之上多加解释。

  他只是心疼地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仙萝莉。

  九转雷体的进化,最难的便是第九转进化,即便有闪雷镜守护,有宁凡相救,仙萝莉受到的反噬,仍旧不轻…

  “爹爹,仙仙想变强,想帮你打坏人…”仙萝莉虚弱地说道。

  “…”

  宁凡沉默了。

  修真之事,本就是千难万险,以性命去换修为,宁凡从不认为这是错的,毕竟有舍才有得,有付出才有收获。

  此事若落在他自己身上,他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但看着仙萝莉从鬼门关走一圈,他却有些无法接受…

  “谢天谢地,宫主虽然进化失败,却没有伤到根本…没有雷王印,还能不伤根本。真是难得…”四女皆是庆幸不已。

  宁凡却还是内心沉重。

  接下来的数月,仙萝莉都在疗伤,每一日,宁凡都会给仙萝莉炼制好吃的丹丸。说是炼制。其实不准确,他只是把从丹宗抢来的上好丹药,裹上了糖浆,做成了糖丸。

  “雨君对宫主可真好…”兰小倩等女暗暗咋舌。

  若非如今的仙萝莉没胸没p股,四女几乎以为宁凡如此殷勤。是看上仙萝莉的美色了。

  在宁凡的调养下,仙萝莉的伤势一点点恢复,然后,又一次进入了闪雷池,进行雷体进化。

  然后,又是一次失败…

  这一次失败所引发的雷暴,竟比上一次更大,明明有灭神盾守护,宁凡却险些护不住仙萝莉!

  按照四女的说法,雷体进化九转。失败的次数越多,所引发的雷暴便会越强。

  这不是能够无限次失败的事情!

  “除非有雷王印守护,才不会有雷暴降临…可惜…”四女皆是苦叹。

  若有雷王印,不仅可以无损进化,更可以大大增加雷体进化的成功率。

  那可是堂堂先天中品法宝啊,放眼整个东天,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件!可惜,竟被森罗夺走了…

  “宫主能凭借自身努力,完成雷体前八转进化,已经算是难得的了。第九转,难道真的渡不过么…”

  宁凡没有c话,只是默默为丹药裹上糖浆,再拿给仙萝莉吃。

  又是数月过去。仙萝莉伤势痊愈,第三次走入闪雷池。

  这一次,仙萝莉几乎是抱着决心的心态,走入闪雷池的。

  “爹爹,我虽然小,却不傻。我能感觉到。这一次,可能是我最后一次雷体进化了。若失败,则所产生的雷暴,会比上一次更大…可我别无选择…九转雷体的进化,是无法避免的…”

  “我会努力进化的,会争取成功,然后变强,然后帮爹爹打坏人…”

  “若失败…仙仙舍不得爹爹…”

  小丫头抽了抽鼻子,眼眶红红。

  她怕她会直接死在这一次的雷暴里,死了,就没有知觉了,死了,就没有爹爹了…

  “别乱说,乖乖进化!这一次,会成功!”

  宁凡没好气地拍拍仙萝莉的小脑瓜,内心却一片沉重。

  一个月过去,一切还算顺利。

  两个月过去,一切仍旧顺利。

  第三个月,直到结尾,都还算顺利,但就在最后的关头,却又一次出了变故!

  那一刻,宁凡双目忽然一片血红,隐约觉得这一刻的自己,可以看到天意!

  古语有云,事在人为,这一次的雷体进化,绝对没有半点失误,一切明明都很顺利!

  但,却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最后一刻,拨动了仙萝莉的命运,使得她本能成功进化的结局,有了改变!

  那无形大手不是旁物,正是天意!

  天意,不容许仙萝莉雷体进化成功!

  因为不许,则无论你有多么努力,多么接近终点,上天都会在最后一刻,将你的路…堵死!

  宁凡却不知道,他所看到的不是天意,而是…气数!

  这方天地,能看到气数的人罕有,这与修为无关,需要的,是资质!

  宁凡是天人第二境修士,本就有看到气数的资格,如今只是一个契机,因愤怒,而看到了气数的存在!

  何谓气数!

  若气数已尽,则天路断,则此路再也走不通!

  若气数已尽,则纵然努力千世,也只会是败亡的结局!

  若气数尽,则无力回天!

  宁凡陡然间想起了招摇山众仙尊的话语。

  ‘我家老祖修有先天法目,可观人气数,老祖说了,那兰云仙气数已尽,已无雷体进化之可能,你拿兰云仙做大旗,吓唬不到我等!’

  是了,难怪招摇山之修不惧极雷宫,因为冲和大帝看到了气数…

  因为知道仙仙进化必定失败,所以…才敢欺凌!

  宁凡本不知气数是何物,此刻却隐约有了了悟,他,是看到了气数么…看到了仙萝莉的前路,已被人剪断,她的前路,已无未来…

  没有未来。便无法继续前进,便…走到了终点…

  “呵呵,气数…”

  宁凡冷笑,一把抱起奄奄一息的仙萝莉。直接变化出灭神巨人的巨身!

  下一个瞬间,铺天盖地的雷暴将他淹没,这一次,雷暴的威力足以令九劫仙帝重创!

  便是杀帝来到此地,也是重创的结局。宁凡纵有灭神盾护身,却也无法完全抵消雷暴的威势。

  雷暴的狂风,冲开了灭神巨人的防御,不攻宁凡,却朝着仙萝莉杀去。

  仙萝莉眼中有了绝望,那绝望落在宁凡眼中,却又如同被谁揪住了心脏。

  “若我定要与天意违背,又如何!”

  “今日,我要保她,来日。我要在她的未来,铺上道路,此事便是天意,也不能阻!她的气数,只有我能定!”

  宁凡左手紧紧抱住仙萝莉,右手猛地一点眉心,太素雷图顿时幻化而出,疯狂吸收着袭向仙萝莉的雷暴。

  吞!吞!吞!

  宁凡脸色开始出现不正常的潮红,片刻之后,嘴角溢血。体内的伤势更是越来越重。

  他的雷之修为,根本不强大,不足以吸收这等程度的雷暴!

  他的古神修为,只是舍空初期。这太素雷星算在了神修为下,又为修成雷y阳,力量不足,乃是常理。

  但这常理,宁凡却无法接受!

  以他的修为,强控太素雷图吸收雷暴。早已超出雷图的极限了,雷图之上的裂痕越来越多,便是眉心雷星,也有了虚幻,有了…崩裂!

  宁凡却根本不在乎此事,一面以雷图保护仙萝莉,一面c控金甲巨人强行冲出了雷暴风圈!

  一解开灭神巨人,宁凡顿时吐血,气息疯狂跌落,神情更有了一丝不甘。

  怀中的仙萝莉,已经昏迷过去了,这一次的雷暴,已如此可怕,下一次…还要再试么…

  “宫主她…她很好,没有伤到根本,宁公子不要难过。”四女见宁凡脸色不好,安慰道。

  “我不是难过,而是不甘…明明人力已至,天意不帮助也就罢了,却偏要阻挠,从中作梗。我宁凡不求天意在我,但若天意阻挠,却是另当别论!”

  先疗伤吧!

  之后…不能再轻率地进行下一次的进化了,下一次的雷暴,便是他拼尽全力,也没有把握帮仙萝莉拦下…

  是不是应该先提升自己的实力呢?

  或者,请人相助,替仙仙护法?

  是夜,仙萝莉在四女的照顾下,气息终于平稳。

  宁凡孤独地站在极雷宫的夜空之上,在察觉到仙萝莉气息平稳之后,微微松了口气。

  转而目光看天,却是平生第一次,有了如此重的冷意!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谢天,宁凡一直深信,上天不欠修士什么,便是渡天劫,也是理所当然,便是天意不在我,也无所谓。

  但这一次,却是需要另当别论。

  天意,不该在仙仙明明进化成功的一刻,故意掐断她的路…

  便是仙仙气数尽了,也不行!

  “初九,和兑,吉…看来雨之仙君遇到麻烦了,如此一来,老夫倒有信心,与雨君做成这笔交易了…”

  一道略显y沉的老者声音,忽然从宁凡身后响起,出声者,是一个青衫老者。

  宁凡目光顿时一凝,“仙帝!”

  且不是普通的仙帝,竟是一名…妖族大帝!

  妖族大帝,竟来到了四天!若是从前,此事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困难,但如今,人、妖二族为了远古通道一事,已经达成协议,二族界战也停了,仇怨也暂时搁置了,故而妖族大帝若真想来四天,倒也不会有太大阻挠,只是绝不容易就是了。

  这名妖族大帝,为何找上自己!

  宁凡神念朝那青衫老者一扫,顿时一惊。

  若他没有感知错,此帝的血脉,竟与他之前捉到的天澜凤妃同属一族!

  这是天澜凤族的妖帝!莫非,是为了那七个凤女而来!

  宁凡的戒备之心空前提高!

  若对方真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

  但对方之前的话语,又提到的交易二字…

  “我的女儿,命在你手。你的女儿,命在我手。老夫要与你,做一个交易!”

  青衫老者面上y沉稍减,一翻手。取出一个雷光氤氲的紫印!

  “这雷王印,老夫穷一斗之心血,方从定出方位,从界河深处取回!你。可要!”

  宁凡目光一震。

  极雷宫苦寻不到的雷王印,竟在这名妖帝手中!

  此帝所说的交易,莫非是拿这雷王印,换他的女儿...

  宁凡这才注意到,眼前的青衫老者。虽是堂堂妖帝,却气息奄奄,死气冲天,一身修为连半成都发挥不出了,似乎...已经离死不远。

  “此帝没把握以羸弱之身战胜我,所以才选择和我交易是么...”宁凡暗道。

  那青山老者似乎极为擅长察言观色,答道,“我并非是实力不足,才选择和你交易,而是为了交易。才强闯界河深处,落了这一身重伤...我族大祸临头,犹不自知,我也只是想为女儿谋一个出路罢了…且我虽说死期渐近,却与这一身伤势无关,而是气数尽了…”

  青衫老者一叹,直接将雷王印交给了宁凡。

  宁凡顿时一怔。

  “我崇明凤帝上可算天,下可演地,中可算尽世间人情。你我虽未谋面,我却算计你很久了。也不知算计的就是你,只是算出我那女儿若想有条活路,便需遇到一个人…我不知那人是谁,只能算出。那人会在蛮荒,引发一场变故,时间大致推算出,我便让女儿,去了蛮荒…而后,她便被你所擒。我算计过你。知你性格,知你行事作风,连你身上的隐秘,都知晓一些…”

  见宁凡仍是戒备,崇明凤帝微微一叹,翻手取出一个火焰质地的酒葫芦,拔开塞子,自饮了一口,递给了宁凡。

  “这是以我父祖的凤魂果酿的酒,天地之间,只此百滴,老夫一直不舍得喝,今后,送你喝吧。老夫不过是个行将道灭的老头子罢了,值得你这么忌惮吗?按照你宁凡的个性,收了老夫的雷王印,难道不该帮老夫做些事情吗!”

  此人竟当真对宁凡个性摸得通透!

  宁凡微微皱眉,却还是收起了雷王印…

  此人来得好巧,仙萝莉前脚死里逃生,此人后脚便出现了,拿出了雷王印…

  一切,都在此人算计之中吗?

  从其女儿被擒开始,到仙仙雷体进化失败…从宁凡的性格,到宁凡的所在之地…若一切都在此人算计之中,此人未免也太可怕了!

  “放心,老夫虽可推演天地之事,但付出的代价,绝对超出你的想象,如今气数耗尽,便是其中代价之一…且幻梦界中,无人能在此道之上,超过老夫,因为老夫,使用的不是普通的卜算之术,而是禁忌中的禁忌。三命之术,你可听过?”

  见宁凡不接他的酒,崇明凤帝复又自饮了一口,眼中有了叹息,更有了隐忧。

  他担忧的,不仅是他的女儿,更有那千千万万的凤修,有那亿万万天妖界的生灵…

  “你可知,这方天地,不久之后,会有大祸临头…你可知,我以三命之术,算出了什么…”

  宁凡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是颇为惊讶的。

  三命之术,那不是纳兰紫一族的最高神通吗!紫鹃一族的不传之秘,且即便是紫鹃族的妖修,也没有几人能会,这崇明凤帝身为他族,为何能会…

  那天地间的大祸,指的又是什么…

  “你不必看我,我也算不出天地大祸的来源,只能算出一点,此事与曾经失踪的远古大魔有关…四天会被孤立,北天会有大战…我不是正统的紫鹃一族,能算到的,不多…”

  宁凡内心一动。

  这崇明凤帝所说的话,怎么和纳兰紫的卜算之语,那么像…

  ‘我看到了未来,可怕的未来...四天会被孤立,北天会有大战...之后灵王会死,会死于西妖祖之手...被灵王吃掉的灵儿,也会死,也会死...’

  ‘救救灵儿,她是我妹妹!她不能死!她还在等我救她!’

  莫非,天地真的要有大祸了?

  远古大魔…远古大魔…这与之前降临神墓、攻击乱古的远古大魔,可有联系!

  “前辈给我雷王印,不知需要晚辈做些什么?只要不是违背原则之事,晚辈尽力而为。”

  “我所求之事,必不违背你原则。老夫要你答应老夫三个要求,以这三个要求,换走这雷王印!当然,老夫还有其他好处送给你,如此老夫死后,应可了无遗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