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71章 斩渡真!

第771章 斩渡真!

  许年一眼便看出那乌金剑芒是一件道兵。

  道兵,对命仙而言算是稀罕之物,但对真仙而言,却并不那么稀罕。

  若宁凡只是持有道兵,是不足以令他色变的。

  然而宁凡所持的,乃是第二步意境凝成的道兵,这种道兵神通之强,远在同级道兵之上!

  许年活了百万年,也算见过不少名动天下的人物,便是持有第二步道兵的修士,也或多或少见过几人。

  这几人,无一不是舍空大能!

  能以第二步意境凝道兵的,哪一个不是舍空大能!

  “不可能!此子区区一个鬼玄,为何会有如此厉害的道兵!化血锋,落!”

  许年好歹也是一个真仙,纵然被宁凡的道兵震住了,也远远还没到慌乱的地步。

  宁凡道兵不弱,当境界摆在那里,道兵能够发挥的威能十分有限,还不足以对他造成太大威胁。

  随着宁凡一指点出,天地结界中,十万八千***化作重重幻影,将许年锁在其中。

  许年收了面色异色,没有继续小觑宁凡,对宁凡已有了最起码的重视。

  许年一口咬破指间,屈指一点,自指间伤口处祭出一道血光。

  那血光一经浮现,立刻化作一个血色弯刀。

  那弯刀远远看去,好似半个血色弯月,薄如蝉翼。

  但见许年指诀一变,血刀微微一颤,继而消失无影。

  下一刻,血光一霎冲天,十万八千***俱被刀芒所斩破!

  幻影剑阵,破!

  剑阵一破,斩忆道剑倒飞而回,剑身之上沾染上了污浊的血光。

  宁凡目光一冷,心道那化血锋当真是一件霸道道兵,破掉了幻影剑阵也就罢了,竟还敢以污血污浊斩忆道剑的剑芒。

  好在斩忆道剑是由第二步意境凝成的道兵,自不会被血光所污。

  若换做是第一步道兵,怕直接就被血光给污秽掉了,即便不毁,也会威能大损。

  “焚!”

  宁凡一拂袖,黑色火光一闪,焚尽了斩忆道剑上的血污,抬手收回了斩忆道剑。

  这第一招对碰,宁凡没有讨得好处,不过那许年却也没有占到半分便宜。

  这一招,宁凡已试出许年深浅,有七成把握战胜许年,两成把握灭杀许年!

  许年初破剑阵,本欲露出喜色。

  但当他发现,自己的化血锋竟被寒冰剑气封住了刀芒后,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后发制人,仗着化血锋之强,一举攻破了宁凡种下的幻影剑阵。

  但斩忆道剑何等厉害,剑中有回忆意境之力,有宁凡纵然冰封轮回、也要流出心中温暖的决心!

  斩忆道剑是一把寒冰之剑,那寒冷,来自于回忆中七梅城的风雪。

  化血锋的刀芒,正是被那寒冷所冰封,威能有了些许减弱。

  虽说威能减弱的不多,但许年却根本无法忍受这种结果。

  他何等修为?堂堂渡真初期的真仙,高于宁凡三个小境界,一个大境界,竟在与宁凡的第一次交锋中失利,对他而言,这是何等的屈辱!

  渐渐的,许年目光更冷了,心却也更冷静了。

  他意识到,宁凡不是个普通鬼玄。

  看来宁凡能当上剿妖联盟的盟主,与四名真仙盟主平起平坐,靠的也不全是好运气

  “看!第五盟主竟与那真仙打了个平手!”一些联盟修士震撼不已地看着长空。

  “平手?那宁凡不过侥幸挡下许年前辈一击而已,算什么平手,只是暂时未败罢了。要不了多久,就会败的。”一些流沙族修士冷嘲道。

  “是平手,也不是平手”三名联盟真仙盟主目光微震,看出了端倪。

  这一式道兵对轰,宁凡没讨到任何便宜,许年却可算是吃了一点小亏

  硬说二人平手也可,硬说宁凡略占上风,似乎也可

  唯一能确定的是,许年绝对没有占到任何上风!

  “那许年资质不弱,更得过‘神空大帝’点拨,竟在此子手中吃了小亏!”一众神虚阁强者,目光纷纷震撼起来。

  他们自不会料到,许年竟会在宁凡手中吃亏。

  实话说,他们也对宁凡存有敌意,不喜宁凡接近小妖女。

  不过他们与许年立场不同,他们与小妖女是同派系之人,便是再不喜宁凡,看在小妖女面子上也不会贸然出手的。

  许年则不同,与他们而言,相当于政敌般的存在。

  故而许年吃瘪,一众神虚阁强者不由心情大好,对宁凡的不满也减退了一些。

  “他以鬼玄修为战许年,竟还占到了上风!”小妖女惊得小嘴微张,片刻之后,得意地一笑。

  不愧是她看中的男子,不愧是她决定要纠缠一世的男子

  一向算无遗策的她,面对宁凡,却总是频频漏算、低估呢

  “这许年,是在自找苦吃!”穆图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心中则是冷笑。

  他在笑许年不知死活、自找苦吃。

  他穆图是谁?堂堂舍空老怪,即便将修为压制到了渡真初期,但一击之力也根本不是普通渡真可以接下的。

  毕竟他的境界摆在那里,同样施展渡真级神通,威能自然不是渡真可比。

  穆图与宁凡的一式法术对轰,是以平局收场。

  穆图的实力,远非刚刚踏过‘真桥’、境界都未稳固的许年可比。

  连穆图都只是与宁凡平手,许年自是要稍逊于宁凡的。

  当然,许年比宁凡弱得不多,二人差距微乎其微。

  宁凡想要灭杀许年,不动用底牌是绝无可能的。

  “这许年是在作茧自缚,这宁凡,却也该死!想不到,他竟与神虚阁少阁主有如此深厚的情分,亏老夫还一再容忍此子,想依靠此子的三花之术获取些许机缘,如今看来,此子不消得继续利用了,还是直接杀了更好!”

  穆图眼角最深处,一丝浓浓的恨意、杀机悄然流过。

  他与神虚阁的恩怨绝不可能化解,就凭宁凡是小妖女夫君这件事,他便有足够的理由,让宁凡永远死在流沙星域!

  宁凡并不知道,小妖女的一句言语为他招来的大敌,并不止许年一人!

  他并不知,穆图已再无利用他的打算,只想将他灭杀!

  此刻的宁凡,全神贯注与许年对峙着,气息上没有任何破绽。

  墨发在空中乱舞,黑眸却微微闭起。

  再睁开时,宁凡双目血红,那血红,是煞气染下!

  在宁凡双目血红的瞬间,煞气威压好似血海般泻往长空。

  限于天地结界,威压无法散出结界,结界外的修士,也无法准确感知宁凡威压。

  但位于结界之中的许年,却在感知到宁凡威压的瞬间,几乎直接吓死!

  六欲一战,宁凡凭借步步算计,暗算了费和、君临渊、微尘老祖、千眼老怪。

  虽说是借助杀帝玉简灭尽诸强,他的煞气却仍是获得了大幅增涨。

  他此刻的煞气之强,便是他自己也很难压制,轻易不敢展露。

  灭杀三名舍空、一名碎念,这煞气,足以让碎念之下一切修士胆寒!

  在释放出煞气威压的瞬间,宁凡浑身好似燃烧一般,生出缕缕血火。

  血火不是火焰,而是血焰!

  据说唯有煞气强到一定程度的魔头,放出凶威之时,身上才会浮现血焰。

  结界之外的修士,一见宁凡身上浮动血焰,纷纷震惊莫名。他们根本感受不到宁凡的煞气威压高到了什么程度,只能凭想象猜测!

  这一刻,便是穆图都屏住呼吸,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

  “血焰,竟是血焰!此子区区鬼玄,何德何能修出血焰?哼,莫非这血焰只是某种高深幻术,骗过了我等双眼么!”穆图阴沉地想道。

  不少老怪震撼之后,也纷纷觉得宁凡的血焰太不真实,只道这血焰是某种高深幻术,或是类似血焰的某种神通。

  小妖女怔怔望着天地结界,她看不破那血焰是真是假,却看得出,此刻的宁凡催动血焰、神情十分痛苦

  “那一定是真正的血焰否则,他定不会如此痛苦许年,你竟敢害他这般痛苦这一次,我不会放你活着离开流沙星域!”

  小妖女眸中凝成化不掉的冰霜,杀机已悄然锁定许年。

  若非她破不掉许年的天地结界,她定要冲入结界,将宁凡带出

  许年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他身处天地结界之中,是此地唯一一个切身感受到宁凡凶威恐怖的人!

  若非宁凡修为太低,远不足以控制如此强大的煞气,他岂是宁凡对手!

  若宁凡拥有渡真巅峰的修为,恐怕单凭此时此刻的煞气,便足以凝煞成拳,轰杀舍空之下一切修士!

  纵然如今的宁凡还无法随心所欲操控这煞气,许年也已被此煞气狠狠压制,气息早已大乱,一身法力仅能调动三成

  这一刻的许年,虽仍强于鬼玄巅峰,实力却远不如渡真强大了。

  这一刻,许年的心中,第一次升起对宁凡的畏惧!

  他想要施术撤掉天地结界,却因为气息大乱,能用的法力太少,不足以撤销结界

  他终于体会到,宁凡所说的作茧自缚是何意思!

  这天地结界,是他自己挖给自己的坟墓啊!

  “宁凡!你不能杀我!你只是杀戮殿普通弟子,老夫却是神虚阁两位大帝中——神空大帝的三百门徒之一!你若杀了我,或许神空大帝顾及身份,不会对你如何,但其座下三百门徒,却绝对会视你为大敌!必除之!”

  “相反,若你今日放我一马,并与萧千慈划清界限,老夫可发下心魔大誓,必定向神空大帝举荐你!若你能成为神空三百门徒之一,此生前途无量!”

  这些话,许年是传音告知宁凡!

  这是威胁,更是求饶!

  如此丢人现眼的求饶话语,他如何有脸让外人听去。

  一听许年半威胁半求饶的话语,宁凡目光一凛,寒意却更多了。

  他听出了许年来头巨大,竟有堂堂仙帝为靠山!

  神空大帝,‘神虚双帝’之一,修为已是万古第八劫的顶峰,威震东天,宁凡岂能不知!

  许年身为神空三百门徒,身份非同小可,恐怕便是一些舍空老怪,见了许年也许绕道而行。

  可惜,即便知道了许年的背景,宁凡也不打算放过许年!

  这许年话里话外,都在针对小妖女。

  即便愿意向神空大帝举荐自己,前提竟也是必须与小妖女划清界限。

  宁凡不难猜测,许年乃至其身后的神空大帝,恐怕都与小妖女不对路

  既然许年是小妖女的敌人,便也是他宁凡的敌人。

  宁凡便是杀了许年,又能如何!

  “聒噪!”

  这一刻,宁凡忍受着血焰焚体的剧痛,魔目却是冰冷,目光一变,道象临世。

  魔化黑夜,道化北斗!

  结界可困住宁凡的身,却困不住宁凡的道!

  那道象又一次降临流沙界,令整个流沙界一霎化作黑夜,天现北斗星辰!

  “又是这道象!”穆图目光一凝。

  “这这是道象!小凡凡竟然已经证道成功了!”小妖女又一次被宁凡惊艳到了,黑眸中异彩连连。

  从无任何一名男子,能令她一次次神采飞扬过!

  “好强的道象!”神虚阁诸位真仙,皆已证道,凝出了道象。

  但没有任何人的道象,有宁凡这般无穷异象、浩瀚声势。

  这一刻的宁凡,一袭白衣,却行走在黑夜中,要以魔念淹没整个世界,以道念指引世人。

  他一步步朝许年走去,许年浑身颤抖,却狠狠一咬舌尖,借痛楚稍稍恢复了几分战意。

  他知道,宁凡是不打算放他一马了!

  他许年也非懦夫,既然双方仇恨无法调和,他不介意与宁凡拼个你死我活!

  “真术,定身术!”

  “真术,神空指!”

  这一刻,许年点燃了元神!

  这一刻,许年双手齐齐点出食指,同时催动两式大神通!

  这两式神通,皆是神空大帝亲传,前者为失落的东天祖术——定天之术的简化版。

  后者,则是神空大帝最强神通——空灭指的简化版。

  若许年犹有十成法力,一指定身,可定住渡真之下一切修士!

  一指神空,足以重创同级渡真!

  可惜,此刻的他法力仅能调动三成,二术威力,更是弱的可怜。

  “定身术!神空指!许年面对鬼玄,竟同时使用两大底牌神通!二指同用,他反噬必重,他不要命了么!”不少知道许年底细的神虚修士,纷纷震撼道。

  小妖女的眸中闪过担忧的情绪,但下一瞬,却摇摇头,扫灭心中担忧。

  “小凡凡,不会输给许年,我信他!”小妖女坚信道。

  在许年施展定身术的瞬间,宁凡眼露嘲弄之色,竟根本没有被定住一星半点。

  许年的冒牌祖术,岂能定住定天之术的修炼者——宁凡!

  倒是那神空指凌厉霸道,让宁凡不敢有任何小觑之心。

  可想而知,创出此指的人该是何等霸凌的个性,许年,创不出此指!

  便是修出此指,也无法体会此指的心境,不过徒有其表!

  “执天之念!”

  魔念散,道念存!

  宁凡眼中的血光,一霎化作执天之念,抬手间,七掌合一。

  一掌遮天,黑白巨掌自九天银河而落,只一掌,便将徒有其表的神空指拍成齑粉!

  那掌印去势不减,朝许年横向拍来,掌风扑面,刮得许年面皮生疼。

  他强行催动两大神通,反噬太重,一时间根本无法再用第三种手段自保!

  当看到定身术无法定住宁凡之时,他更加恐惧了!

  当看到神空指被宁凡破去时,他更加绝望了!

  他好似麻痹一般,因反噬而无法动弹。

  只一个瞬息,却好似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

  他漫长的思绪,却皆在掌印临身的瞬间,化为乌有!

  轰!

  一掌落,流沙界不住颤动,轰响传遍此界每一个沙丘!

  宁凡散了道象,一脚踏碎残破结界,目光如魔。

  而许年,已然陨落!

  斩渡真!

  (3/3)没更了,洗洗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