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87章 三祖战毁之物

第987章 三祖战毁之物

  山有棱,水有波…这世间万物,固然在追求圆满,却也保留着本性,追求着各自的不同。【】

  南斗星之所以是南斗星,而不是东斗星,西斗星,正是因为他保留着自己的不同。

  修亦如此…

  有些修士为了追求圆满,一路舍弃,最终连本心都失去了,连自己的道都更改,如那木松道人,改修古佛,只为获得天之认可…若失了本心,若更改了道,则纵然道成,又如何!

  你已不是你自己。

  只是那天圆大道下,乖乖顺从的一员罢了。

  执修则不同,执修无论在大道之上走多远,都还是他自己…

  “我之所以是宁凡,不是林凡,赵凡,是因为,我有我的道,有我独一无二的棱角!渡真,舍空,碎念,渡是舍弃,空是舍弃,碎也是舍弃,真仙三境每一步,都是上天在磨平修士棱角罢了,为的,只是上天许给修士的一句圆满。但天,真的能磨平世间棱角吗!不断的舍弃,所修的圆满…是真正的圆满吗!”

  宁凡陷入了自己的道悟,忘了正与澹台未雨论道。他徐徐站起,目光茫然地走向酒肆窗边,透过窗,看那南斗星大好山河。

  他看得也不是山河,而是那藏于山河之间,属于执修的真仙三境之路!

  如那山之棱,如那水之波,如那大地之上连绵起伏的不平!

  不渡,不舍,不碎,这真仙之路,是否如此走,才能保留棱角…

  “以骨血酿酒,方可醉得有血有r…”澹台未雨怔怔地看着宁凡,似懂了,又似没懂。

  当年她便看不懂宁凡,不明白区区雨界的下修。为何能有那般高深的悟性,如今就更加不懂了。

  看不懂,就如同她从未看懂那个名叫逆樊的大哥哥。

  许久,宁凡才从感悟之中走出。歉然地回到酒桌,“不好意思,有些走神了。”

  “无碍的,能听宁公子一番高论,已是未雨幸运。怎敢责怪公子。不知那地下第一酒…公子可会酿制?未雨有一个故人,想饮此酒…未雨想要这种酒,可惜,并不懂得如何酿制。”

  对上澹台未雨满怀期待的眼神,宁凡却唯有苦笑。

  “抱歉,此酒,如今的我,酿不出…”

  对这地下第一酒,宁凡也只能提出个想法而已,且不说这随口一说的酿酒理论是否正确。尚还有待验证,真要让他去酿制,他也没那个酿酒水平啊…

  酿酒,他会一点,雨界横行之时,他酿过血酒,北斗问道之时,他也酿过酒,一酿就是多年。但他有自知之明,论酿酒水平。这东天胜过他的不知有多少,就算理论正确,以他的酿酒水平,怕也很难酿出排名第一的酒。

  何况。想酿地下第一酒,需要的已不仅仅是酿酒技艺,还有更高层次的东西。

  宁凡斟了一杯清水酒,端起酒杯,轻轻摇晃,如这清水酒。他能看出此酒经历了水成酒、酒回水的路,但真要让他去酿,他自问没有那个本事令酒变回水,更无法,令清水酒中多出这股圆满之意…

  酿出这清水酒的,即便不是第三步圣人,也定是那种真正达到了圆满境界的修士!

  这样的人,东天没有,四天没有,整个幻梦界都没有!因为即便是乱古、不死大帝这种人,终其一生,都没有做到圆满…

  他酿不出清水酒,也酿不出,他想象中的地下第一酒…

  再看清水酒,宁凡有了凝重。此酒从何而来?总之,绝不可能是幻梦界修士所酿!

  澹台未雨说,此酒是她家乡的酒,难道说,她的家乡不在幻梦界…

  是在传说中的三大真界么…

  “无碍的,此刻公子酿不出,不代表未来也酿不出,未雨对公子,可是很有信心呢。未雨只有一个小小心愿,千年也好,万年也好,若公子酿出此酒,可否送未雨一些?再久,未雨都可以等的。”澹台未雨盈盈恳求道。

  “好。若真有那么一日,宁某必将所酿地下第一酒,送一些给姑娘品尝。作为代价,姑娘可否回答宁某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若能回答,未雨必不隐瞒。”

  “姑娘的家乡,在何处…”

  宁凡话语一出,澹台未雨顿时一怔,而后掩口轻笑,“公子真是好眼力,连这一点都看出来了…”

  这是变相承认她非幻梦界修士了吗?

  “但,不能言…不是不愿相告,只是不能…”

  澹台未雨苦笑道。

  她无法跟宁凡解释,有些事情,是真界禁忌,若告诉给y界之民,将会有弥天大祸降临…

  如她的家乡苍茫道,便是真界禁忌中的一个,真界之修可以互相谈论,但,y界之民不可…

  “不能言么…那便算了。”

  宁凡没有强求澹台未雨回答。

  不能言的东西,必定关乎天地大秘,强求,未必就是好事。这一点,他早已体会过。

  二人又喝了些清水酒,聊了些其他东西,那话题,也终于一点点转到南族之事上面。

  “未雨不知宁公子是如何掌毙三爷爷分身的,但未雨看得到公子的真实修为,绝非几位爷爷猜测的那样。公子放心,未雨与公子也算是朋友,不会将公子的底细告知家中长辈,但也希望公子不要对我南族做出任何不利之事,这一点,公子可能保证?”

  “姑娘放心,宁某行事,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南族不犯,我自不会犯南族。”

  “好,公子快人快语,未雨便也给公子一个承诺。冒充南族族人之事,未雨可以帮公子平息,此事到此为止,可好?”

  “好,此事到此为止。”

  南族之事告一段落,澹台未雨便也不再久留,告辞离去了。

  倒也没有急于返回南族,而是趁着这一次难得的离族机会,在东天四处游玩。

  正常人办完了事情,按理说。应该立刻返回南族才是,好将事情办成的消息早些告诉给族中长辈,让众人安心。

  她倒好,似乎专门想让几位爷爷多害怕几天。难道看那些老东西急得上蹿下跳。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腹黑的世界,果然让人无法理解…

  七日前,宁凡血洗反宁联盟,收获的战利品无数,更搬空了丹宗的储藏。可惜,因为随即察觉到有人跟踪,连着七日,宁凡都没有闲心整理那些战利品。

  如今澹台未雨一走,他倒也不急于离开南斗星了,而是寻了个无人之处,直接进入玄y界。

  战利品,都已被他收入玄y西界!

  首先是三具万古仙尊的尸身,已经解冻,虽说天灵都被两仪四方印砸碎。但大致还算完好,加上德云老祖的尸身,便有四具r身可供土魔、铁鸦二奴挑选了。

  应该够他们找到契合度较高的r身吧。

  法宝方面,宁凡收获了三件十二涅法宝,一为九龙夺嫡剑,一为百亿y魂幡,一为虚冥剑。

  前两样是王阳子、孙临的法宝,第三件,则是韩云怪的法宝。

  三件法宝都只是十二涅品阶,对如今持有四帝罗汉松、两仪四方印的宁凡而言。算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了。

  九龙夺嫡剑与百亿y魂幡,宁凡用不上,可以赐给土魔、铁鸦,毕竟二人夺舍重生后。总需要有趁手的法宝,才能发挥战斗力。至于义兄吕瘟,本身有就十二涅法宝,倒是不必送这种级别的东西,日后若弄到合手的先天法宝,倒是可以送给义兄…

  至于虚冥剑么…

  此剑竟有一丝。暗含虚空大道,倒是可以送给小妖女,想必会十分趁手的。

  剩下的,便是那些杀人爆出的道果,以及堆积如山的道晶、低阶法宝了。

  这些东西,宁凡倒不是很重视,大都赏赐给了玄y东界的鼎炉。余下的一些,则准备带回千秋宗。

  此次丹宗一战,让他重视的战利品,只有两样。

  大荒鼎,以及那个破旧的羊脂玉净瓶!

  羊脂玉净瓶似封印着什么,可惜宁凡还没修复此物,否则,便可打开净瓶空间,看一看了…

  而大荒鼎…

  此鼎,是宁凡此次丹宗之行,唯一不满的地方!

  当日丹宗满宗皆屠,并无生还者,之后谣言四起,却也有不少消息,蒙对了事实。有人造谣,说当日宁凡是皱着眉头离开丹霞星的,这一点,还真是蒙对了。

  宁凡看着身前的巨鼎,眉头深锁。这大荒鼎,是一尊先天宝鼎。

  在那宝鼎之中,更有一颗半成品的丹药,封在丹封之中,在鼎内温养着…

  宁凡打不开这大荒鼎,自然也就看不到那半成品丹药的模样,但他杀丹宗宗主之时,搜过记忆,知道这丹药是什么。

  丹宗一灭,这丹药,这大荒鼎,自然落入了宁凡手中。可惜,此鼎打不开,宁凡也根本驱使不了此鼎半分!

  因为,丹宗宗主还没死!

  嘭!

  宁凡翻手一掌,重重拍在大荒鼎上,顿时,整个大荒鼎传出浩瀚的反震之力,如星空之怒,倒卷而回,一震之下,有如星崩,那崩溃一叠三震,竟将他震退数步,而后便有一道狰狞的笑声,从鼎中传了出来。

  “宁凡小儿,你杀不死我!哈哈,我没死,我怎么会死!我这一丝药魂,已与大荒鼎融合,除非你能毁去大荒鼎,否则,你杀不死我!”

  “可惜,你也毁不去大荒鼎的,这大荒鼎,乃是我当年入极丹圣域时,误入深处所得!此鼎虽只是先天下品,用到的铸鼎材料,却是极其逆天,你可听说过太古逆星!”

  竟是丹宗宗主的声音!

  “不怕告诉你!这大荒鼎正是以太古逆星铸成,且用到的,是九星品阶的太古逆星!其坚固程度,便是仙帝持中品先天法宝,也无法轰碎!更难得的是,此鼎可以反弹攻击,若你强攻此鼎,则攻击越强,反震越强!若反震之力强到一定程度,纵然你是万古仙尊。也须重伤!你杀不了我,不如放了我,放了我可好!”

  “只要你放我一条活路,我以性命保证。此生此世再不与你宁凡为敌!且这鼎中温养的丹药,我也可以送你。若无我允许,除非你能轰碎此鼎,否则,拿不走这颗丹药!你可知…这是什么丹药!”

  “不是九转金丹。也非九转帝丹,而是…十转祖丹!可惜我穷毕生之心血,也没能凑全丹方要求的材料,这祖丹,至今仍是半成品,然而单论药效,已不弱于任何一颗帝丹!我可以把丹方一道送给你,以你雨君能耐,定能凑齐!届时,这便是一颗真正的祖丹!一颗足以让圣人眼红的丹药!”

  “放了我。此丹属于你,大荒鼎也属于你!我不明白,不明白!你我有何深仇大恨,有如此多的好处,难道不能放我一次吗!”

  丹宗宗主近乎癫狂地咆哮着,这样的咆哮,早在宁凡从丹宗取走大荒鼎时,便听过了。

  直到灭了丹宗,搜了丹宗宗主记忆,宁凡才知。丹宗宗主穷一生之算计,只是为了炼出一颗十转祖丹!

  丹宗宗主年轻时,曾误入极丹圣域深处,在那里捡到了大荒鼎和一卷丹方。捡到先天法宝。本就是天大的喜事,更难得的是,大荒鼎中还封有一颗雏丹!

  那是大荒鼎前任主人,遗留在鼎中的半成品丹药!

  据丹方记载,此丹名为【菩提功德丹】,已初步成型。若是彻底成丹,便是十转祖丹级别!服之,可引下周天功德护体,增加修士半成成圣几率!

  即便只是半成品丹药,也可帮助准圣修士感悟下一境界的瓶颈!

  丹宗宗主也是心高气傲之辈,立志要在末法时代,炼出一颗十转祖丹。

  增加半成成圣几率,他倒不在乎,若没有修到那一步,要那半成几率也无用。那,不是他奢求的东西。

  感悟准圣瓶颈,他同样不在乎,他所求的,只是炼丹术本身,是那炼出十转祖丹的无上荣耀。于是他穷极一生,都在搜寻丹方上的稀世材料,来温养这颗雏丹。

  可惜,丹方需要的东西,皆是世所罕见的东西,丹宗宗主算计了一生,也只弄到了丹方上要求的七样东西。

  还有五样,没有弄到,这也是此丹至今未晋入十转祖丹的原因,甚至连九转帝丹都还不是。

  丹宗宗主没有弄到的五样东西,其中就包括拥有凶妖血脉的丹魔,以及,欧阳暖的五色药魂…

  实话说,丹宗宗主穷尽一生,只为丹道,单说这份执着,宁凡是钦佩的。

  可惜,丹宗宗主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算计到明雀头上,不该算计到欧阳暖头上,更不该与宁凡为敌…

  若无宁凡灭丹宗,丹宗宗主早晚会对欧阳暖下手…此事,宁凡也是搜过丹宗宗主记忆才知道。

  “如此以来,就更加不能放过你了。成王败寇,叫嚣是没有意义的,求饶也是没有意义的,但我可以让你死个明白。”

  宁凡一挥袖袍,天空上顿时出现一幕幕画面,那是他年少时入鬼雀宗冥坟,与明雀小丫头结下因果的画面。

  而后,是古天庭中,斩杀丹宗散仙常山的一幕…

  “太古冥雀!这是我养在雨界的丹魔,原来是你,原来是你!当年古天庭开启,老夫所养丹魔失踪,原来是你所为!”

  丹宗宗主癫狂大笑,当年他曾因此事震怒,却不曾想,此事竟是宁凡所为…

  若非宁凡,丹方上的第八种材料,他已得手!

  “你算计别人,宁某不管,但你偏偏算计到了明雀的头上,算计到了欧阳暖头上,她们是我的人,你动她们,便该杀,此为罪一!你对我悬赏百亿,害我险些死于群仙之手,此为罪二!你组建修真联盟杀我,此为罪三!我以这三罪杀你,如此你也可以死得明白了!”宁凡面无表情道。

  “看来你是非杀我不可了,可惜,你杀不死我!你,轰得开此鼎吗!你以为…你是仙帝吗!”丹宗宗主癫狂道。

  “你躲在此鼎之中,不碎此鼎便无法杀你!诚然,以我修为,还不足以轰碎此鼎,甚至动用底牌,也是一样的结果…”

  宁凡曾得过六星太古逆星,所铸造的逆星魔甲。可反弹舍空神通,厉害无比。

  此鼎,是以九星级别的太古逆星铸造,九星太古逆星。足以反弹准圣级别的神通…

  始气,杀帝第二玉简…通通不行,杀伤力不够…

  “若我请人轰碎此鼎,又如何!”宁凡忽然开口。

  请人?

  丹宗宗主内心咯噔一跳,他是听说过的。宁凡与杀戮殿、神虚阁渊源极深,若他请仙帝出手…

  不过就算是仙帝,又如何!在九星太古逆星面前,仙帝也未必能讨得好处!

  “哼!你以为仙帝是那么好请的吗!且即便是仙帝出手,也未必够…碎不了大荒鼎,反倒可能因为此鼎反震之力,付出代价,重伤都有可能,老夫不信有仙帝会冒着重伤的危险帮你!.”

  嘭!

  却是宁凡再次重重一拍大荒鼎,竟是连人带鼎。从玄y界内走出。

  丹宗宗主闷哼一声,吃痛之下,话都没有说全。

  他与大荒鼎融为一体,虽说大荒鼎不毁,他便无法死去,但若宁凡攻击大荒鼎,他还是会觉得痛的,因那大荒鼎已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向螟子前辈似乎已经返回神虚阁了…”

  宁凡想请的,自然是向螟子,等闲仙帝也许轰不碎这鼎。但若是准圣出手,又如何!

  嗤!

  宁凡肩扛巨鼎,脚踏金虹,直接化作一道金光。飞离了南斗星。

  整个南斗星的修士都被那骇然的遁光给吓住了,无数修士想要弄清是何方高人驾临了南斗星,可惜,宁凡已经离去。

  从南斗星返回神虚阁,并非花费太久时间,当宁凡出现在神墓之外时。向螟子正混迹在神虚弟子之中,打扫着神墓外长长的阶梯。

  察觉到宁凡来临,神墓外无数修士顿时j飞狗跳,乱作一团。无他,宁凡七日前灭反宁联盟,灭三尊,惊人的战绩,再一次加深了普通修士对他的恐惧。

  在普通修士的心中,宁凡已成了魔头的代名词,仙王不出,已无人能阻宁凡锋芒了,没看连二劫修为的韩云怪都被宁凡杀了吗!

  即便明知宁凡来到神墓,不是来闹事的,一众神墓修士还是感到了畏惧。

  向螟子也是神色微动,宁凡扛着的鼎…不一般啊,竟是一件先天下品的法宝。此子又从哪里,入手了一件先天法宝…

  轰!

  宁凡直接降落在向螟子身旁,将巨鼎仍在了地上,对向螟子微微抱拳。

  “向前辈,我有一敌,藏于此鼎之中,可否请你出手,轰碎此鼎!”

  嘶!

  那些胆大没走远的修士,一听宁凡此言,纷纷倒吸冷气。

  稍有眼力的人,都能看出宁凡扛来的鼎,是一件先天法宝。宁凡疯了不成,竟要请向老祖出手,轰碎一件先天法宝!

  要不要这么浪费,就为了杀个藏于鼎中的敌人,就碎鼎?!

  便是仙帝,也没有这么挥霍的吧,先天法宝,一件难求,雨君竟舍得轰碎!

  “这是…太古逆星铸的鼎,且这逆星品阶!”向螟子伸手摸了摸大荒鼎,而后深深动容。

  竟是九星太古逆星造的鼎!

  九星太古逆星,这可不是末法时代能有的材料啊…这种炼器材料,准圣都难以入手,其反震之力不容小觑,即便是他,轰碎此鼎都得拼尽全力,还难保不会受些伤势…

  罢了,左右是这小家伙的请求,受伤便受伤吧。

  向螟子点点头,答应了宁凡的请求,连鼎中敌人的身份都不问,便愿意付出受伤的代价,助宁凡毁鼎。

  宁凡心中一暖,他欠向螟子的有些多了,正因为欠得太多,之前面对巫神,他都没有请向螟子出手。但这一次,他是真拿大荒鼎没办法了,九星太古逆星,那可是始气都轰不碎的坚固材料,这一次,他不得不请向螟子出手了。

  丹宗宗主,他非杀不可,便是大荒鼎碎,也在所不惜!且鼎碎,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要大荒鼎何用?倒是那铸鼎材料…

  “前辈帮了晚辈很多,若鼎碎,则铸鼎的太古逆星。通通可以送于前辈,炼制宝甲!”

  那些材料,就送给向前辈吧,算是偿还他屡次相助的情分!

  向螟子更加动容了。这铸鼎材料,可是准圣都要视为至宝的九星太古逆星啊,宁凡随手就送,还真是不把他当外人啊。

  “此物太过贵重,老夫不能收!你。留着自用吧!”

  自用?没必要,太古逆星是炼制逆星魔甲的东西,炼制其他东西纯属浪费。而逆星魔甲么…宁凡已经有灭神盾这种至宝,逆星魔甲于他而言已非必要之物。

  “前辈莫要急着拒绝,这鼎中其实还有一物,比太古逆星更加珍贵,晚辈同样打算送给前辈。此事稍后再说,请前辈轰碎此鼎!”

  还有一物比太古逆星都珍贵?

  向螟子本来是不相信的,但当他全力出手,轰碎大荒鼎后。整个人都激动了。虽说也因大荒鼎的反震,受了少许伤势,但与这丹药一比,那小小伤势,算什么!

  这是什么丹药!

  他虽不认识此丹,却能感受到此丹之中庞大的药力,于他提升准圣境界大有好处!

  并无益于提升修为,却有益于他感悟二阶准圣的瓶颈!

  此丹对于仙尊、仙王、仙帝,没有大用,但对于任何一个准圣。怕都有致命诱惑力!

  “这丹药太过贵重,老夫…不能收!”

  宁凡却没有跟向螟子继续客套,鼎碎之后,伸手抓住欲逃往天地的一缕魂。谢过向螟子碎鼎之事,便离去了。

  半成品的菩提功德丹,以及大荒鼎的碎片,全部留给了向螟子,算是感谢。

  他所求的,只是丹宗宗主的最后一缕魂!

  “不。不要杀我!”丹宗宗主浑身发抖,他做梦也想不到,宁凡轻而易举就能请来一名准圣出手!

  可笑,可笑,可笑!

  可笑他还组建修真联盟,欲杀宁凡,他那算什么号召力!宁凡随便开口都能请来准圣出手,这才是真正恐怖的号召力!

  “若有下一世…莫要与我为敌!”

  宁凡抬手灭了丹宗宗主最后一缕魂,眼前,又想起那个整日吵闹着要吃丹丹饼的小丫头。

  呃,好像说错了,是丹饼饼?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分不清这些。不过丹宗宗主已灭,也算是替那小丫头报了仇,那个小丫头,不知在冥雀一族过得可好…

  宁凡离开神墓后,去了神虚阁主星,将缴获而来的虚冥剑送给小妖女。

  小妖女还在闭关感悟子舍利提升的境界,故而宁凡也只是将剑留了下来,便离开了,没有打搅小妖女修行的意思。

  而后,宁凡又回了罗家一次,这一次,总算与战王见了面。

  战王欲重谢宁凡救命之恩,宁凡却辞而不受,他救战王,是为了履行对于罗石的承诺,战王并不欠他什么。

  可惜,战王却是个固执的性子,你越推辞,他越要给。

  “听说小友为暗族所欺!若有用得上罗某的地方,大可直言!罗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一席话,倒是说得堂堂正正,义无反顾。

  宁凡唯有苦笑。

  旁人对于暗族之事,唯恐避之不及,战王却非要趟入这浑水中…

  日后若真与暗族发生争端,这战王多半不会坐视不理了…他宁凡,承了战王这份情。

  一番酒宴后,宁凡辞别了罗家诸修,辞别了吕瘟,只带着乌老八,朝着千秋宗返回。

  吕瘟毕竟是神虚阁修士,虽在千秋宗挂了客卿之名,却不能常驻千秋宗。宁凡灭了丹宗,弄到不少上好疗伤丹药,给吕瘟留了不少。

  为救战王,吕瘟重伤未愈,会有个三五年,不在东天走动了。

  乌老八也获赐了不少丹药,打算跟宁凡会千秋宗好好疗伤,他跟在宁凡身后,服服帖帖,毕恭毕敬,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是一个天下第一忠仆。

  回千秋宗的半路上。

  “主子主子,你说小的最近表现好不好?是不是值得奖励一下?”乌老八绿豆小眼溜溜转,卖萌中。

  宁凡嘴角抽了抽,若是小萝莉卖萌,他还愿意看看,乌老八就免了…

  “有话直说!”

  “小的想要奖励。”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问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自遇到了主子,小的也不知是怎么了。身上霉运一扫而空,从前修为想要提升,那是极其坎坷的,但近些日子。小的竟接连冲开了数十个气运孔,也不知是否是因为主子在身边的缘故。哦,对了,主子可能不知道,气运孔是我黑运宗功法的一部分。是我师父的师父,也就是太师父…”

  “说重点!”宁凡皱了皱眉。

  “主人你身上好香!这味道…有瘾!”乌老八十分陶醉地朝着宁凡方向闻了闻,菊椛脸都绽放了。

  宁凡一阵恶寒,这乌老八脑袋哪根线短路了么,胡言乱语也要有个限度。还是说,这乌老八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癖好…

  莫非…

  龙阳?

  宁凡默默与乌老八拉开了一丈距离。

  乌老八p颠p颠靠近,闻,使尽闻。

  宁凡默默与乌老八拉开了十丈距离。

  乌老八依旧p颠p颠靠近,闻,继续闻。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

  乌老八浑身一阵激灵。匆匆后退,转而茫然地看着宁凡,不明白宁凡为何嫌弃地看着自己。

  内心则在一瞬间反省了十几遍。

  不好!这煞星为何突然嫌弃我,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事!

  一拍脑门,乌老八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刚才那句话、那行为有多大的歧义,完了,主子误会了,这误会太大了!他乌小八可是这世上顶正常的爷们!且即便不正常,他调戏谁。也不敢调戏自家主子啊!那种一言不合、灭人联盟的煞星,他是疯了才会去调戏!

  他是对主子身上的水元力味道动心了好么!

  “主子,你误会了!小的不是说你香,小的是说你身上的水元力香!小的是正常的。请主子一定要相信小的!”

  “水元力?”宁凡一怔。

  “是!主子回罗家时,小的便闻到了,这水元力这么强,主子莫非是获得了什么水行至宝?小的早就想问了,只是罗家人多嘴杂,不好开口。”

  乌老八擅长水行道则。故而对水之一道感知极其敏锐,且他还擅长一式搜宝神通…不会错!主子绝对是获得了什么水行至宝!

  这么强的水元力,绝不可能是普通货,若能讨来当奖励…

  宁凡微微沉吟,他这一次从丹宗回来,身上并没有多出什么特别之物。拥有水元力的宝物,也有,但都是些低阶法宝,不足以让乌老八动心才对…

  莫非…

  宁凡翻手取出一个破旧的羊脂玉净瓶。

  乌老八的眼瞬间直了,呼吸急促如牛,好像恨不得把那瓶子吞了一样!

  “你在这个瓶子上,感觉到了水元力?”宁凡目光微凝。

  他擅长感知,都无法从瓶子上感觉到水元力,乌老八却能…

  “不会错!竟然是,竟然是此物!我在师父的搜宝笔记里见过,幻梦界内,水行至宝,此物可列前五!看,搜宝龟也有感应…”

  乌老八激动地从袖中取出一只小乌龟,大眼呆萌,倒是和他的万古真身很像。

  此刻,那小乌龟正在乌老八掌心,激动地满地打滚,这种情况,唯有遇到真正的好东西才会出现。

  “搜宝龟是什么?”

  宁凡似笑非笑地看着乌老八,此人隐瞒的东西似乎不少啊。

  “主子,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瓶子,竟然毁了,怎么能毁呢!必须修复啊!可,这需要的东西也太多了…必须千万年以上的海眼之精,加上十色以上的湖蓝玉,还有…”

  乌老八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东西,宁凡竟没有几个认识的,可想而知,修复这净瓶,用到的必定都是稀世材料。

  “主子,可否将此瓶暂时交给小的,小的保证,三年之内,必定修复此瓶,归还给主子!”

  乌老八信誓旦旦地道。

  “三年修复此瓶?”宁凡大有深意地看着乌老八。

  此瓶损毁如此严重,在他看来,几乎都没有任何修复的希望了,但乌老八却还有办法修复,且似乎极为精于此道…

  宁凡更好奇的是,此瓶究竟什么来历?幻梦界水行至宝排名前五,想来也不是等闲法宝…

  又或者,是瓶中封印了某物,才让乌老八如此激动?

  “不错!小的决定了,小的不和主子回千秋宗了,小的要在东天寻找材料,修复此瓶!”乌老八小眼贼闪贼闪。

  寻找材料?那不过是好听的说法罢了。乌老八寻找材料的流程,就是使用搜宝龟的神通,找到拥有材料的宗门势力,然后...一p股坐人家门口,不给不走。

  宁凡玩味地看着乌老八,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将羊脂玉净瓶给了他。

  “此瓶,究竟是何物?”

  “等小的修好此物,主子就知道了。”

  乌老八干笑了两下,收了净瓶,内心却在祈祷,主子最好永远不要知道此瓶来历。

  至少,在自己收取了净瓶空间的东西以前,不要知道…古魔一脉,九祖第三祖,水淹大帝的战毁之物,曾让魔罗大帝无比垂涎的法宝…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

  于是乌老八p颠p颠里去了。

  宁凡则朝着乌老八离去的方向,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以他对于乌老八的了解,这货这般模样,多半是从净瓶里发现的天大的好处,想要独吞。

  呵呵,想独吞是么…

  不知乌老八想独吞的东西,与那净瓶中出现过的苍老声音,可有关联。

  可惜,那声音也只出现过一次,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了…罢了,等日后乌老八修好瓶子,再说吧。

  绝不承认在瓶子上动了手脚的宁凡,微微一笑。

  然后,独自回千秋宗。

  千秋宗前来请罪的势力不计其数,宁凡却对这一切漠不关心,所有俗务,都交给赵蝶儿等女处理了。

  他低调地返回了宗门,直接叫来了土魔、铁鸦二奴,将四具仙尊尸身摆在了二人面前。

  “选吧!要哪具!”

  宁凡微笑道。对自己人,他从不吝啬,旁人难以弄到的仙尊r身,他一出手就是四具!

  土魔、铁鸦皆是目光狂热。

  他二人…终于有望恢复修为、重新复活了吗!

  这重活一次的机会,是宁凡所赐!一出手便是四具仙尊尸,独闯联盟,灭丹宗,杀三尊!这样的人物,当他们的主子足矣!

  “活命之恩,无以为报,从今日起,小人这条命就是主人的了!从此生为主人生,死为主人死!”

  活命之恩大于天!

  二人郑重跪地,朝着宁凡一拜。

  这一拜,便是男儿一诺,此生不改!

  从此生为主人生,死,为主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