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故人

  数千修士率先腾空而起,朝宁凡合围而来,其中不乏第二步修士,却只是少数,基数最大的,还是那些碎虚修士。【】

  一件件法宝,一式式神通,划过了星空的暗色,将那原本幽暗的星空瞬间点亮,浩瀚的法力波动,一浪高过一浪,在星空之中激起一阵又一阵虚空风暴!

  更有源源不断的联盟修士,不断腾空而起,加入到围剿宁凡的行列之中,一个个杀气冲天。

  若是单独一人,这些联盟修士自然谁也不敢招惹宁凡,但如今,联盟人多势众,岂会惧怕宁凡一人!

  最初的震惊,已经压下。这宁凡敢挑联盟建立的大喜之日,孤身一人独闯联盟,简直没有联盟放入眼中,既然来了,便不要走了!

  “杀杀杀!以雨贼之血,扬我联盟威名!”

  “得雨贼全尸者,杖责三百!得雨贼首级者,赏道晶百亿!得上身,赏道晶六十亿。得四肢,赏道晶二十亿。得寸许血r者,赏道晶十亿!”

  竟又有联盟高层下了重赏,竟是要将宁凡五马分尸!

  这些联盟修士虽说是一群乌合之众,但身为战乱最多的东天之修,哪一个不是混迹多年的亡命之徒,重赏之下,胆气更足了。修真界最不缺的就是厮杀,独虎杀群狼的事情,有!群狼杀虎的事情,却更多!

  杀,杀,杀!

  喊杀声已经冲天,数之不尽的攻击,从四面八方袭来,已无退路可言。

  且宁凡也根本没有想过撤退,他今日来此,便是来灭联盟了,便是要以今日之事,给整个东天,一个血的警告!

  宁凡的目光,直接锁定在了千军万马之中。一个碎念初期的老怪身上。刚才喊出要把他五马分尸的人,就是此人!

  数千修士的围攻,在他眼中,有如无物。他随手一拂袖,数千碎虚、命仙的攻击竟全都被他收入袖中。

  若是数千个训练有素的修士,列阵攻击宁凡,宁凡绝不会如此轻易便收走所有人的法宝、神通,但可惜。所谓的联盟修士,乃是乌合之众,列阵攻击?你能指望一个刚刚建立、彼此都还陌生的联盟,列阵围剿宁凡?

  宁凡再一拂袖,原本攻向他的那些个神通、法宝,顿时从他袖中飞出,倒卷而回,朝着数千名联盟修士反击而回。

  群修皆是大惊,立刻匆匆防御,却也有至少数百名碎虚、命仙。当场就被混乱战场上的流矢灭掉。

  “不要乱!群修听我令,十人一列,列四方阵!”

  却是那名要分宁凡尸的碎念初期声震星空,发号施令了。他是天阵老人,是东天天阵宗的宗主,因擅长战阵之事,被封为联盟十长老。

  可惜,四方阵还没列出,宁凡已一踏星空,化作一道金光。如鬼魅般消失于原地,一闪之下,直接越过数千人,出现在了天阵老人跟前。暴起出手,劈下道剑!

  天阵老人大惊之下,召出道兵,想要去挡,然而却是徒劳,连人带道兵。被宁凡一剑从中,拦腰斩为两段!

  堂堂碎念,却挡不住宁凡一剑,血洒星空!

  下一个瞬间,一道流光从残尸之中飞出,正是天阵老人的元神。其元神大惊之下,仓皇逃出r身,却被宁凡随手捉住,一口生吞!

  顿时,宁凡周身精气,竟在一瞬间,强横了不少!

  “十十十…十长老竟被雨贼生吃了!”

  嘶!无数倒吸冷气之声,传彻星空!

  宁凡于千军万马之中秒杀十长老,已经足够吓人的,但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却是宁凡生吞元神的一幕。

  少了十长老指挥,联盟群修的阵型,也终于彻底乱了。

  “杀生之术,古魔失落神通,墨重大帝的成名之术。今日便让尔等见识见识…古魔的可怕!”

  杀生之术,是古魔的失落神通,杀人之时,可吸收死人血气,恢复古魔精气。

  但这只是普通古魔使用杀生术的效果,在魔血融符之后,宁凡对于此术,又有了新的体悟。

  若是魔血融符的古魔,使用此术之时,不但可以快速恢复精气消耗,若吞人元神、妖魂,更可如秘法一般,短暂提升古魔修士的战斗力。

  对魔血融符的古魔而言,杀生越多,修为便可增幅越强!

  宁凡生吞了天阵老人的元神,数个时辰之内,可获得天阵老人修为的十分之一,作为增幅!

  天魔第八涅的古魔修为,在吞掉天阵老人之后,瞬间达到了第八涅的极限!他不再压抑古魔修为,而是让自己的r身,彻底化巨,以巨人之身,出现在了战场中央!

  “古魔!”

  不少阅历丰富的老怪,在这一刻惊呼了出来,尤其是那些碎虚、命仙修士,对他们而言,古魔是十分遥远的存在,但此刻却亲眼见到了。

  “不要怕!古魔又如何,吃人又如何!尔等修真以来,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吃人的修士,不要怕了雨贼!”

  又一个舍空巅峰的老怪,传音于天,声音响彻星空,压下了众人的慌乱。

  此人在天阵老人死后,接过了天阵老人的职责,想要指挥全局了,他,是联盟十七长老。

  可惜此人话音刚落,宁凡的古魔巨身竟直接踏着星空战场,朝此人正面走来。以其古魔r身的强横,每一步都要直接踩死不少来不及避让的联盟修士。数步之后,已出现在此人面前,魔掌一按,天地如崩!

  “不好!”

  十七长老张口喷出一道寒芒,是他祭炼多年的道兵飞剑,只求阻拦魔掌降临,整个人则朝后方疯狂倒退。

  但,逃不掉!

  宁凡魔掌只一按,便将那道兵飞剑直接按碎,那魔掌如可遮天,继而一握,好似将万古岁月握在掌中,巨掌挤压之下,直接将十七长老巨力握杀。与十七长老一道被巨掌握杀的,还有不下百名联盟修士。

  好在十七长老动用了秘术,其身负重伤的元神从巨掌的掌缝勉强逃出,但。却又难逃下一劫,被宁凡张口一吸,直接生吞。

  “竟连十七长老也被吃掉了!”

  群修之中弥漫的恐惧更甚,而宁凡,则在这一刻。趁势展开了一面倒的杀戮。

  古魔r身虽然巨大,如同标靶,但,化作巨身之后,r身强横程度也可大幅提升,舍空境界的神通,竟已几乎伤不到宁凡半分了,于千军万马之中横冲之时,随便一拳一掌,都有轰碎修真星的威能。每一击,都必定有上百修士殒命!

  古魔巨身,再加上劫血、神、妖修为,宁凡战力之强,几乎势不可挡。不断有修士r身被古魔巨人轰碎,元神逃脱,然而每一击之后,古魔巨人都会张口强吸,将那些侥幸未死的元神,尽皆生吞!

  杀人。吞元神!杀人,吞元神!

  灭了十七长老,宁凡继续杀戮,杀生越多。他的古魔气势便越强。

  一百人,二百人,三百人…千人!

  两千人,三千人,四千人…万人!

  整个联盟,十万强者。除了丹宗宗主,除了三名仙尊,几乎全部加入战局,却无法阻止宁凡的杀戮。只一炷香不到,战损便达到了十分之一!且宁凡专挑强者先杀,战死修士之中,强者的比例很高!

  联盟两百名渡真,已被宁凡杀了大半,被生吞的渡真元神便有四十多个!

  联盟31名舍空,被宁凡杀了19人,其中有14人是被直接生吞!

  9名联盟碎念,也已死了四人,皆被宁凡生吞,其中,甚至包括两个碎念巅峰!

  借着杀生之术,宁凡的古魔修为,短暂地暴涨到了天魔第九涅巅峰,那股独属于古魔的气场,震撼着每一个联盟修士的内心!

  古神以修炼速度著称,古妖以神通诡谲著称,古魔…以粗暴蛮横、杀人如麻著称!

  古魔一族嗜杀,修有杀生之术的古魔,气息更是凶戾无比,见者心惊。

  古魔之强,更是在此地所有修士心中,留下了一个巨大y影!

  嘭!

  联盟七长老,直接被宁凡一掌轰碎r身,元神生吞!

  嗤!

  联盟四长老殒命…元神生吞!

  还有十三长老,五长老,十一长老,六长老…一个又一个的联盟强者,不断殒命,越来越多的修士,被宁凡吞掉元神。整个星空煞气冲天!宁凡的古魔气势,也在持续提升…天魔第十涅,天魔第十一涅…

  十一涅,似乎是如今宁凡古魔修为能够承受的极限…杀生之术,当然有限制,否则宁凡一路杀下去,岂不是直接令古魔修为突破仙帝、准圣了么?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宁凡承受不住那等力量。

  不过,十一涅的古魔,气势已经十分骇人了,尤其是那生吞元神的举动,更使得无数联盟修士面色苍白,被那气势所慑。

  这就是雨之仙君么!强大,狠辣…无数联盟修士开始后悔,后悔来趟这趟浑水,但事已至此,后悔也晚了,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请三位仙尊出手,杀雨贼,护联盟!”

  联盟大军被宁凡打得溃不成军,一面四散而逃,一面向下方高台的三名仙尊老祖求救。

  丹宗宗主身为盟主,自然没有加入战局,那三名仙尊,却也压阵,没有出手。

  此刻,丹宗宗主同样求救般地看着三名仙尊,宁凡的凶狠、强大,已如同一道y影,盖在了他的心头。在此之前,丹宗宗主虽听说过宁凡凶名,却终究没有亲眼见过,对于宁凡的凶恶,只有一个模糊概念。今日,却是亲眼见到了!

  张口生吞碎念巅峰...这是得等强大的实力!此地恐怕只有这三名仙尊,拥有斩杀宁凡的实力。宁凡必须死,必须杀死在这里,若宁凡不死,则他此生此世也别想睡一个安稳觉了,卧榻之侧有如此大敌,谁能安睡!

  三名仙尊之中,王家老祖、孙家老祖都是一劫仙尊,唯有韩家老祖是二劫修为,三人中,自然也是以韩家老祖马首是瞻。

  起初。三名仙尊迟迟没有动手,一是想暗中观察宁凡的实力,二是想让下面的人围攻宁凡,以性命去填。不求伤到宁凡,只求以此来消耗宁凡的法力。

  可惜的是,宁凡杀戮了一炷香,也没有动用太多神通,用来用去。都是那么一件道兵,那么个古魔巨身,使得三人根本看不穿宁凡的虚实,不知宁凡还有什么底牌手段。

  且让三人意想不到的是,宁凡连斩了无数老怪,竟面不红气不喘,竟似乎没有消耗多少法力…

  三人自然不知道,宁凡修有木y阳,法力恢复速度本来就快,此刻又用了杀生之术。杀人的同时,可以恢复精气,如此一来,损耗自是微乎其微。

  “请三位道友出手,斩杀此獠!若事成,老夫必有重谢!”丹宗宗主恳求道。

  “放心!区区雨贼,弹指可灭!”三人对视了一眼,终是答应出手了。

  其他人死伤再多,三人也不关心,但若死伤过多。却也于联盟不利。观察也观察够了,是时候出手了!

  韩家老祖拍案而起,孙家老祖、王家老祖紧随其后,三人齐齐腾空。出现在战场中心,三人一出现,幸存的联盟修士纷纷大喜,撤出无数距离,将战场空出,让给了三名仙尊。

  接下来。是真正的大战的,不会再有他们介入的余地了!

  那些被宁凡杀破胆的联盟修士,此刻也因为三名仙尊的介入,而恢复了些许胆气。

  那可是三名万古仙尊啊!其中更有一个二劫仙尊,宁凡是谁,不过是个新晋仙尊罢了(外界猜测),一个新晋仙尊,能杀德云老祖恐怕已是极限,面临三名仙尊的围攻,即便能活命逃生,怕也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请三名老祖杀雨贼,护我联盟威名!”

  “杀雨贼,护联盟!”

  “杀雨贼,护联盟!”

  雨,忽然开始哗啦啦地洒落星空。起初还是微雨,但随着宁凡杀意一动,顿时化作弥漫星空的暴雨。

  “白灵岛韩云怪,海魂星孙临,风墓星王阳子…念尔等修行不易,宁某给你们一个悔过的机会,若尔等臣服为奴,加入千秋宗,我可以放你们一条活路!三息之内,给我答复,否次此事作废!”

  宁凡退出了古魔巨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三人。面对三名仙尊,有着r身强度不足的前提,化作巨身并无好处,只能成为标靶,不如不用。当然,以巨人之身杀杀小兵还是十分方便的,一杀一片,效率很高。

  见宁凡以一敌三,还敢狂言,饶是三名联盟仙尊城府再深,也不禁有了怒意浮于表面,皆是冷笑连连。

  “哼!放我们一条活路!阁下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仙王吗!”

  “跟他废什么话,杀了他,暗族必定不会亏待我等!”

  三人早已有了杀宁凡请功的心思,此刻纷纷展开了神通,竟是杀意冲天,毫不留情。

  王阳子一马当先,张口吐出一柄火红飞剑,剑上纹有九条火龙,名为九龙夺嫡剑,乃是一件太古年间的法宝,十二涅品阶,端的是厉害无比。此剑一现,星空之中顿时龙吟不绝,更有灭世般的火温传出,使得整个星空气温骤升,火光冲天之下,映红了半边星空。

  “落!”

  随着王阳子一字喝出,此剑立刻呼啸而出,朝着宁凡面门正面斩至。

  宁凡面露无情之色,挥掌朝那千丈剑影一按,这一掌,用上的古魔之力,更用上了其他三系之力,自是非同小可,一按之下,那千丈剑影竟是再无法向前斩近半寸。再一拍,九龙夺嫡剑竟被宁凡一掌拍飞!

  王阳子暗暗一惊,宁凡竟只凭r掌,便接住了他的全力一击,万古第一劫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屈指可数…

  雨贼果然厉害!

  “祭魂幡!百亿魂兽现!”

  却是孙临趁机出手,想要偷袭宁凡一把,高高祭起了一个蓝色y幡。

  此幡一招,顿时便有百亿幽魂从幡中飞出,俱是孙临生平所杀之人。百亿幽魂一凝,化作一个似牛似象的魂兽巨影。那魂兽生有二角,给人一种锐不可当之感,在宁凡拍飞王阳子飞剑的瞬间,那魂兽已彻底凝形,间不容发地朝宁凡撞至。那魂兽脚步很重,每一步,竟都能踏地星空摇晃!

  宁凡才刚刚侧过身,那魂兽便已经撞至。蛮力一冲一下,宁凡几乎有些站立不稳,微微动容魂兽的蛮力之强,便也不去硬碰硬,脚踏金虹。瞬间从原地消失,使得那魂兽只撞上一道残影,却硬是将那残影撞得粉碎,惨不忍睹。

  孙临微微可惜了一下。

  这雨贼,速度倒是快得惊人,那么间不容发的时刻,竟然还能避开…

  韩云怪则微微蹙了眉,因为那魂兽一击撞空,却因来势太猛,难以扭转方向。顺着方向不改,却又朝着自己撞了过来。

  还真是槽糕的配合啊,孙临攻击打空,却波及到了他…

  “滚!”

  韩云怪大手一挥,顿时便有一道百丈掌印朝魂兽巨身拍出,那魂兽受了这一掌,顿时惨呼一声,竟是直接巨身崩溃,碎为百亿魂影。

  不过魂影破碎之后,竟又重凝为魂兽的模样。看起来并无多少损伤,还能再用。只不过魂兽看待韩云怪的眼神,有了浓浓畏惧。

  谁要韩云怪厉害呢,竟能一掌将它魂身拍碎…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单论修为,韩云怪要比宁凡、孙临、王阳子强大。此地能单凭修为拍碎魂兽的,唯他一人而已。

  不过若论神通、底牌、战斗力,宁凡就不输韩云怪了,这也是他敢独闯联盟大会的信心来源。

  加上黑猫,他可一战万古二劫。加上湮流之术、四帝罗汉松、两仪四方印,二劫之中,宁凡罕有敌手,除非三劫仙王出现,否则,此战他不必动用任何底牌!

  金光再一闪,宁凡于千丈之外现身而出,没有给韩云怪等人再次围攻的机会,翻手召出了黑猫。

  “黑魔,与我融合!”

  宁凡已知晓了黑猫的姓名,此刻倒是随口叫了出来,极为顺口,召出黑猫,便与之融合,气息顿时节节攀升,几乎不比韩云怪弱多少了!

  堪比万古第二劫!

  “雨贼的气息增强了,竟达到了万古第二劫的层次!”

  韩云怪、孙临、王阳子皆是瞳孔一缩,看不出宁凡使用了什么秘法,竟能令修为有如此恐怖的增幅!

  尤其是孙临、王阳子,此刻看待宁凡的眼神,已有了少许畏惧,万古第二劫…一劫之时,此子便已难以对付,二劫的话…

  “我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错过了。”

  修为大涨的宁凡,猛然朝着韩云怪方向五指一按,星空中顿时出现了湮流大河的虚影,声势惊天动地。

  韩云怪只觉眼前一黑,继而便有了天旋地转之感,下一个瞬间,已直接被宁凡镇压在了湮流大河之下!

  此河能镇压万古真身状态的乌老八,就能镇韩云怪!

  “这是什么神通!竟只一翻手,便困住了韩道友!”

  孙临、王阳子皆是倒吸冷气,看这神通的强大程度,似乎,似乎…竟是远古大修级别的神通!

  雨贼果然不能小觑,竟连这种级别的神通都会,战斗力根本不能用常理揣度!此战,不妙了…

  韩云怪更是心中骇然,以他的修为,竟怎么也无法从湮流大河的河底冲出…他竟被宁凡一式神通困在河底了!

  这河水好强的禁锢之力,若宁凡再困一个仙尊入河,或许他能在二人联手的情况下,冲出此河,但若只是他一人…冲不出!

  所有观战的联盟修士,此刻都有了荒谬之感,翻手镇压一名二劫仙尊…宁凡又非仙王,为何能做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这却是真实发生于眼前的事情!

  一掌镇压韩云怪,宁凡也不跟孙临、王阳子废话,翻手取出二宝,分别朝二人打去。

  王阳子的依仗,是一柄十二涅飞剑,宁凡直接对王阳子祭出了四帝罗汉松,三千万飞剑呼啸而出,那铺天盖地的飞剑,给人头皮发麻之感,直接遮蔽了丹宗上空的半壁星空。

  “不好!”

  王阳子魂都吓出来了,这三千万飞剑之中,仙剑无数,更有九把十二涅飞剑夹在其中。

  那可是十二涅飞剑啊,宁凡竟一出手便是九把!要知道。他修道数千万年,也不过拥有一把十二涅飞剑而已…以一敌九,大凶,大凶啊!

  王阳子手持九龙夺嫡剑。在密集的剑雨之中苦苦挣扎,他,还算好的,起码一时半刻还能强撑。

  孙临却是真正的惊恐了!他连来物都没有看清,就闷哼一声。被一物直接砸得天灵粉碎,r身更在被砸中的瞬间,冻成一尊冰雕,生机断绝,犹保持着惊恐的表情,站立在星空中,诡异而恐怖。

  唯有孙临的元神险之又险地逃了出来,窜出r身之后,仍旧浑身发抖,难以遏制!

  一击。竟断了他的r身生机,令其冰封!这是什么法宝,竟有如此可怕的威能!但凡他反应慢半步,必定连元神都被一击冻杀了!

  孙临这才看清,宁凡使用的,是一尊y寒可怖的宝印,隐约间透露着先天之威…

  竟是先天法宝!

  开什么玩笑!仙尊之战…竟有人使用先天法宝!这还怎么战,怎么赢!

  单单后天十二涅的法宝,就已经足以决定仙尊之战的胜败了。宁凡竟有先天法宝…修为压制之下,一个照面灭他r身。真是一点都不奇怪!

  跑,必须跑!

  孙临也算久经生死之辈,一瞬间便认明了形势,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也不顾战场局势了。

  局势,哼,还有狗p的局势可言!

  韩道友被镇压…王道友被三千万飞剑困住了…他则被先天宝印一击毁去r身…

  三个仙尊坐镇联盟又如何!此战…败了,且连一点挽回的机会也没有!若逃,或许他孙临此生还有机会向宁凡报仇。若不逃…下一次印落,就是他孙临殒命之时!

  但,跑得了么!

  y印凤冻天!

  随着宁凡咒语念出,顿时便有四声凤唳之声,响彻星空。

  一声过,天地温度骤降。

  二声过,星空之中大雪纷飞。

  三声过,孙临遁光一滞,他逃遁的遁光,竟被冻住,无法再逃,骇然欲绝!

  四声过,以两仪四方印为中心,一道蓝光忽然扫除,那是y之道源的力量形成的光束,在星空中横扫而过。光束所过之处,星空竟开始冰封,那冰封的范围越来越广,一个个观战的联盟修士,纷纷被波及,冻成了冰雕,生机断绝,竟被生生冻死!

  “快退!”

  无数修士骇然之下,拼命后退,侥幸退出了冰封距离,但也有不少人,直接被波及冻死。

  处在攻击中心的孙临,更是有了大祸临头之感,会死,会死,会死!他这一生,从未有过如此重的危机感,这印…他一击也挡不住!但他不甘心,若他也有种种逆天神通,若他也有先天法宝,若他也…他不甘心输给宁凡!

  想要阻挡蓝光扫落,他的身体却已僵硬,冰结。生机,更是以极为可怕的速度消散着…

  “饶…饶我…”

  孙临藏起了内心的怨毒,想要开口向宁凡求饶,然而可惜的是,他连这最后一句求饶的话都说不全了。元神,已冰冻成一个冰块,最后一丝生机,彻底散去。

  嘭!

  两仪四方印又一次砸落,将那冻成冰块的元神,砸得粉碎。

  孙临,死!

  此为宁凡来丹宗后,所杀第一个万古仙尊,但,绝非最后一个!

  “孙临竟被此子两印砸死!”

  这一幕,看得王阳子心惊r跳。与孙临不同,他对先天法宝了解极多。宁凡的先天宝印即便不是先天中期法宝,离得也不远了!

  先天中期…那可是大多数仙帝都无缘拥有的至宝!

  此子身怀这种级别的法宝,仙王不出,谁能镇压此子!

  嗤!嗤!嗤!

  一声声飞剑入r的声音,竟是王阳子拼却被四帝罗汉松的松针剑斩中,也要强行逃走!

  他修为比之孙临还要弱上一线,连孙临都被两印砸死,他岂能抗衡此印!

  这一刻,王阳子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贪恋那一点好处,来趟这趟浑水,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干脆答应宁凡,臣服为奴,守护千秋宗。这样还能保全一条性命…

  嘭!

  可惜王阳子还未逃出飞剑围攻,便有一道寒光砸下,正中他的天灵。

  一声惨叫,顿时传出…他还不如孙临。连元神都没逃出!

  王阳子,死!

  “不知你,能挡几印!”

  宁凡面无表情地看着湮流大河,大河之上,忽然有一道血光爆冲而出。

  韩云怪竟在付出了偌大代价之后。强行冲出了湮流大河!

  只是此刻的韩云怪,脸色早已苍白如纸,显然冲出湮流大河,付出的代价极大。

  孙临、王阳子的陨落,韩云怪已经感知到了,此刻哪里敢与宁凡斗,一冲出湮流大河,立刻喷出一口精血,借着血遁夺路而逃。

  回应韩云怪的,是当头一道寒芒。不过与孙临、王阳子不同,即便虚弱之极,韩云怪也没有被宝印一击砸死,只被砸吐了血,阻下了遁光而已。

  毕竟是二劫仙尊,即便宁凡法宝强大,也无法完全压制。

  “宁凡!老夫承认加入联盟剿你,是错,是大错!你放老夫一条生路,老夫保证从此不再对付你。若你*急了老夫。信不信…”

  “不信!”

  宁凡连韩云怪的威胁都懒得听,一催宝印,又是一砸,韩云怪强自去挡。又被砸得吐血。

  第三印,第四印…第十七印!

  强如韩云怪,也只在两仪四方印下撑了十七击,便奄奄一息!

  韩云怪的眼中有了疯狂之色,左右都是死,不杀宁凡。他难消心头之恨!

  “水老怪!你曾答应过我,若我将性命送给你,你便答应我一件事,此事如今可还作数!”韩云怪忽然森然一笑,好似在自语,又好似在和谁说话。。

  “这个自然!本仙向来说一不二!”忽有一道苍老的声音,竟从韩云怪的体内传出。

  “好,我的命给你,我要你,杀了此子!将他千刀万剐!”韩云怪满面狰狞地喝道。

  “此事,容易,本仙要喝你的血了…”

  嘭!

  韩云怪和那古怪声音的对话还没说完,两仪四方印已第十八次砸下了。

  这一次,终于将韩云怪直接灭杀。

  可惜…韩云怪到死,也没有与那古怪的声音完成交易。这倒是让宁凡十分好奇,韩云怪究竟有何依仗,竟想在临死之际,对自己反戈一击…

  神念扫过韩云怪的尸身,宁凡这才发现,韩云怪丹田内,藏有一个玉净瓶。

  很破旧的玉净瓶,瓶内空空如也,看不出有任何特别之处。似乎…只是一个威能尽失的法宝。

  “那声音,会是从这净瓶里面发出的吗…”宁凡微微皱眉。

  他倒是看不出这旧净瓶有何特别,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瓶子…

  但若是普通瓶子,怎可能被韩云怪这等强者,小心收在丹田中…

  这瓶子,绝对有古怪…

  “可恨!本能就快吸到此人血了,却被你破坏…你,等着,若本仙能从此地脱困…”

  那瓶子之中,竟又有声音传出了!

  宁凡目光微凝,似乎明白了。这净瓶似乎自带法宝空间,不过因为瓶子早已毁掉,其法宝空间却是再也打不开了。

  净瓶空间里,似乎困着什么东西…

  罢了,此事并不重要,如今他连斩三名仙尊,是时候跟丹宗算总账了!

  随着韩云怪一死,反宁联盟算是彻底分崩离析,无数修士开始溃逃,可惜,那点遁速想从宁凡这里逃脱,无异于痴心妄想。

  “尔等对我动了杀机,便要有被我灭杀的觉悟,谁都逃不掉!尤其是...你!”宁凡的杀机,却是直接锁定了丹宗宗主。

  明雀的因果,古天庭中的因果,飞升东天后的因果…他要与丹宗清算的因果,绝对不少。今日,必将有个了断!

  “你杀不了我,杀不了,哈哈!我已分出了一丝药魂,与大荒鼎融合为一,你杀不了我,除非你能毁去此鼎,哈哈!”

  却是丹宗宗主绝望之下,状若疯癫,拼命指挥群修围杀宁凡。

  可惜。无用!

  也无人再听他指挥!

  整个联盟已经分崩,被灭是必然的。

  …

  半个时辰后,宁凡离开了丹霞星,丹宗修士。满门皆杀,反宁联盟,一个不留!

  数日后,东天一片哗然。

  煊赫一时的丹宗、反宁联盟,竟被一人横扫。屠戮一空!

  丹霞星上,灵脉尽毁,已沦为废弃星,此星之上,被人以道剑刻下了五个血红大字!

  “杀人者,宁凡!”

  据说此事一经传出,立刻便有无数东天势力的首领,不要命地朝千秋宗所在乱魔星域赶去,只求谢罪。

  连拥有三名万古仙尊的反宁联盟,都被宁凡一锅端了。这东天,还有谁敢得罪这个凶星!

  被反宁联盟邀请过的强者不在少数,虽说这些人没有答应加入联盟,但谁知道宁凡会不会宁枉勿纵,秋后算账,如此,倒还不如主动去澄清、去谢罪了,说不定还能避免一场祸事。

  那些有族人弟子加入反宁联盟的家族、宗门就更惨了,生怕宁凡来个斩草除根,又想谢罪。又不敢,又怕…那才是真正的煎熬。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整个反宁联盟十万强者,竟被雨君一人屠了个干净!那可是拥有三名万古仙尊的势力啊。据说雨君与那三名仙尊大战了十天十夜,方才得手…”

  “你怎么知道是十天十夜,丹宗从大喜到灭门,似乎都还没十天。再说你又怎么知道是雨君一个人去的,也可能他带了很多人呢?”

  “呃,我也是听说…”

  “我倒是听说。雨君是带了好几个万古强者去的…还听说,雨君离开丹霞星时,是皱着眉离去的,似乎,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

  “你从哪里听说的…”

  “巡城的老王头那里…”

  “呃,我也是,怎么我们听说的不一样。那老王头该不会是在胡说吧…”

  “哎,现在谣言满天飞,谁知道哪个是真的,老王头估计也是在道听途说,不用理他,此事闹得再大,与我等又有什么关系,喝,喝!”

  南斗星,今日忽然下起了微雨,这是东天一个极不起眼的下级修真星,单论方位,算是极偏僻的,故而很少会有第二步修士路过此星。

  偏今日,有一个白衣青年,路过了此星。

  屠灭反宁联盟,已是七日前的事情了,宁凡没有立刻返回罗家,而是在东天漫无目的地兜着圈子。

  看似漫无目的,实际上,却是时刻戒备着。

  “不知跟踪我的,是谁…此人极为诡异,神念根本无法靠近此人,一经靠近,便会被一股力量直接吸走…看不清…”

  宁凡身形降落在了南斗星之上,他能感觉到,那个跟踪他的人,正在加速靠近他。

  “从我离开丹霞星开始,便被此人跟踪了,我进他退,我退他进,若说此人有恶意,看着却又不像。若无恶意,却不知此人为何如此煞费苦心地尾随…此人今日开始向我靠近,想必是要向我揭露真面目了,既如此,便在这南斗星之上,看看此人有何目的!”

  宁凡行走在南斗星一座修城之中,径自走入某个小酒肆,向掌柜要了一壶酒,两个酒杯。

  这南斗星果然偏僻,议论他的修士不少,却无人认得他的容貌。他分明就坐在酒肆之中,那些大肆议论他的人,却压根不知道他的存在。

  那神秘人还在靠近,不断靠近着,已紧随他之后,来到了南斗星,并正朝着这间酒肆走来。

  终于,酒肆的门帘被再一次掀开,一个撑着伞的蓝衣女子,带着促狭的浅笑,走了进来。

  “阁下终于肯现身了么…”

  宁凡缓缓抬头,朝门口望去,本来眼中还有几分冷意的,但看到来人之后,却转而一愣。

  此女是…

  “我是澹台未雨,你,还记得我么?”那女子自来熟般坐在了宁凡对面,拿起酒杯,自斟了一杯,浅饮,却蹙眉。

  “不是凡酒。”

  “此星之上,似乎没有凡酒卖。”宁凡审视着女子。

  澹台未雨?

  这个名字,倒是和他在雨界遇到的一个女子一样。只不过,那个未雨与这个未雨,容貌、气息皆有差异…似乎,并不是同一人。

  但若不是同一人…为何这装束却如此相似。

  那一日的论道,宁凡至今仍有印象…本只有一丝印象,但刻意去想,那些往事便也渐渐清晰起来…

  “你曾说,酒中有生死,有真假,有因果,更有轮回,你,可还记得…”

  女子自顾自地取出一壶酒,自己斟了一杯,又问宁凡道,“我这儿有凡酒,是我家乡的酒,你,喝不喝?”

  眼中,却是有明亮的自信,弯弯的笑意,似相信宁凡一定会喝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