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82章 降巫神

第982章 降巫神

  宁凡点点头,若敢,便好。【】

  于是乎,接下来整整一日,宁凡都和罗萱呆在一起,从日中,到日暮,到入夜,再到日出,并未做多余的事,只是沿着断戟峰的山路,一边走,一边闲聊,所聊的话题,有东天的变局,有罗家的窘境,有修道的感悟,却唯独没有风月。

  这也让罗萱大大松了口气,只要不谈风月,不谈情,她面对宁凡时便没有那么多的窘迫,可以自在许多。

  宁凡行在前,罗萱略慢半步跟在身后,这一幕画面,在那些出出入入断戟峰的罗家客卿看来,竟是有说不出的和谐。

  “嘶,萱小姐与雨君…”一个个罗家客卿暗暗惊讶,他们似乎发现了了不得的私情。

  此事若是传出,恐怕又会成为不少东天老怪的谈资了…雨之仙君,果然风流,连素来不对男子假以辞色的萱小姐,都…真是羡煞旁人啊。

  天一亮,罗石便派人来请宁凡,称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大事要紧,宁凡自然不会再和罗萱多聊,叫上了吕瘟、乌老八,一同去了罗家大殿。

  据罗石所说,这一次为了就醒战王,罗家耗费了三万亿道晶,布了一个【封巫之阵】。

  三万亿道晶,绝对是大手笔,几乎掏空了罗家的道晶储备。

  所谓的封巫大阵,则是罗家祖上传下的大阵,直到此次来到罗家,罗石才跟宁凡透了底,讲述了战王昏迷不醒的内情。

  四千五百万年前,森罗闹过一次东天,当时,仙帝之下,几乎无人能敌万古五劫的森罗。大乱在即,群修皆惧,尚是万古三劫的战王罗睺挺身而出,毅然为了守护神虚阁而战。

  当年的森罗。自然没有后来的森罗强大,却也几乎仙帝之下无敌了,甚至杀过暗族仙帝,没人认为罗睺会是森罗对手。然而,战王罗睺的彪悍,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手段尽出之下,竟在最初之时。与森罗战成平手,当然,起初的森罗,并未用尽全力,饶是如此,这战绩也足以令人心惊了。

  战王罗睺,因这一战而名震东天,但可惜的是,随着森罗全力一战,战王还是败了。体内的战诀四变之力,被森罗生生打散,因而陷入昏睡。

  这已是森罗手下留情了,只因欣赏罗睺的实力,否则,多半会直接将罗睺斩杀。

  这些事情,外界倒是有所传闻,但有些事情,却是外界所不知的。

  例如,罗家的祖上。确实是南族弃人,但那已是十分久远的事情了。

  例如,战王罗睺最强的神通,不是战诀第四变。而是南族战部的血脉天赋——【巫神】。可惜,罗石只是战王仆从,对巫神知之不详,即便在南族之中,也没有几人了解巫神。罗石只遥遥见过战王使用过几次巫神之力,故而无法提供给宁凡太多有关巫神的情报。

  据罗石所言。当年战王之所以能越二级战森罗,靠的不仅仅是战诀第四变,更动用了体内的巫神力量。这一点,罕有人知。故而这一次救战王,有两点必须注意,其一是必须依靠宁凡的第四变战诀,修复战王被打散的修为,其二…是必须提防战王体内巫神的袭击!

  这封巫之阵,亦是南族传下的古阵,今日正是派上用场之时。

  届时,宁凡必须专心救人,无法分心抗衡巫神的袭击,必须有强者替他护法。实际上,在宁凡来罗家之前,罗石便付出了巨大代价,请来了一名万古仙尊,求这名仙尊与宁凡联手救战王,由其c控封巫大阵,为宁凡护法。罗石请的,正是神虚阁云雷仙尊。

  那云雷仙尊也是人精,知道救战王风险大,本不同意帮助罗家,不过一听此事宁凡也会出手,便答应了罗家的请求。

  人家云雷仙尊,明显是看在宁凡的面子上才答应帮忙的,颇有几分与宁凡结交之意。

  这正是一个结交宁凡的机会,虽说会有一定风险…

  罗石的意思,是让云雷仙尊为宁凡护法,不过宁凡带来了吕瘟、乌老八,这二人,自然也能给他护法。如此一来,便有三名万古级老怪为他护法了,加上封巫大阵的力量,料想救战王一事不会太难。

  当宁凡一行来到罗家大殿之时,罗家一众老怪几乎都聚在这里,显然极为重视今日之事。

  云雷仙尊也已经到了,正闭目养神,见宁凡等人到来,自然不敢托大,与宁凡、吕瘟、乌老八分别见了礼。

  不知是不是错觉,云雷仙尊隐约感觉,距离上一次宁凡驾临神虚阁,这才过了十余日,宁凡似乎又厉害了不少…

  应该是错觉吧,修为到了万古一级,想要精进可不容易,十余日绝对是不够的。

  “呵呵,想不到今日除了老夫,竟还有另外两名道友来给雨君护法。瘟王就不说了,这位是…”云雷当然认识吕瘟,却并不认识乌老八。

  这也难怪,放眼四天,根本没有多少人认识乌老八,便是认识,也很少提起此人,使得他名声不扬,几乎默默无闻。

  但,此人绝不可小觑!这是云雷仙尊看到乌老八的第一感觉!

  云雷是万古第二劫修为,乌老八只是一劫,但,云雷看到乌老八的第一眼,便从乌老八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不详之感…

  “此人,绝非表面这么简单…”云雷仙尊暗自在心中,给了乌老八一个极为中肯的评价。

  “我叫乌老八,是雨君之奴。”乌老八极为自豪地说道,似乎给宁凡为奴,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嘶!这名万古仙尊,竟是雨君之奴!”一瞬间,云雷,罗石及一众罗家老怪,全都震惊了。唯有吕瘟早已得知此事,并未惊讶。

  在此之前,就连罗石都不知乌老八是宁凡奴仆,只道是宁凡友人而已。仙尊奴仆,这可是仙帝才有的规格啊,宁凡竟能收服一个仙尊为仆。即便只是一个默默无闻之人,也足以让人动容了。

  “原来是乌道友,失敬,失敬…”云雷向乌老八拱了拱手。内心对于宁凡的评价,再次飙升。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乌老八是心甘情愿给宁凡为奴。能让万古仙尊心甘情愿为奴…这雨之仙君,好大的手笔!

  乌老八面上客气的还了一礼,心中则对众人一惊一乍的模样嗤之以鼻。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觉得他主子没有资格收仙尊奴。所以惊讶?你们可知,我主子连准圣都掌毙过,这样的强者,收仙帝奴都不过分,何况只是收个仙尊奴…真是群没见过世面的人。

  宁凡一行也只是与云雷寒暄了几句,便切入了正题,确认了计划没有疏漏,便由罗石及罗家五名舍空,带着宁凡等四名万古强者,进入了罗家最高禁地——道髓秘境。

  此地。百年前宁凡来过一次,从此地得到了不少道髓,大大增进了古魔修为。

  此地,也是战王罗睺的沉睡之地。这片天地好似一个古老而巨大的溶d,上方,不断有巨石钟r滴下一滴滴灵y,在下方汇聚成海。

  在下方海洋的中心,有着九尊玄黑巨鼎,每一尊巨鼎之中,都有灵气盘旋。海洋的外围。耸立着不少道晶山,各占地势,合x成阵,隐约间。竟是在这篇海洋之下,布下了一个极为恢弘的大阵,正是封巫之阵。

  阵法的中心,九尊巨鼎的中央,有一个海上祭坛,四方形。祭坛四角。各自点燃着一个铜灯,燃着紫火。祭坛的中心,停放着一尊铜棺,铜棺无盖,躺着一个沉睡不醒的黑面大汉。

  那黑面大汉,自然就是战王罗睺,只是与百年前相比,战王的身上死气更重了,若还是不能重聚修为苏醒,怕是只剩几年可活了。

  “主人,石奴来救你了,你再等等,再等一小会儿…”

  其他的罗家强者倒没有多少情绪波动,反倒是罗石,一见战王死气深重,竟是老泪纵横,跪倒在地。

  老奴…有罪!

  时至今日,才能救主,让主人一睡便是无数年,老奴…有罪!

  一跪,跪老奴无能,迟迟无法救主。

  再跪,罗石跪的却是宁凡等四名万古强者,抱拳肃然道,

  “诸位若能救我主,我罗石肝脑涂地,万死以报!”

  字字如雷,掷地有声!

  罗家众人,皆是战王后人,唯有罗石是外人,是战王某次外出之时,点化灵石收下的仆人。此事,不少东天老怪都听说过。

  身为一个外人,只因顾念主人恩情,便倾尽一生,守护罗家,任劳任怨。一见主人受苦,更是真情流露,老泪纵横,折节相求…这一幕,纵然以云雷等人冷硬的心性,都不由有些感动,有了热度。内心,更是齐齐给予了罗石一个极高评价。

  罗石,忠仆尔!此人之忠,义贯金石,世之罕见!

  云雷本只是为了结交宁凡,才决定趟这趟回水的,此刻却暗暗有了几分认真,不愿辜负罗石的忠义。

  吕瘟虽是一个恶人,生平却最重义气,否则也不会因为宁凡些许点拨之恩,毅然站在了南族的对立面,他的神情,同样有了郑重。

  乌老八更是如同找到了知己。罗石,忠仆尔!他乌老八,同样是宁凡的忠仆!同病相怜,同病相怜啊…此人之忠义,几乎快赶上我了,了不起,很了不起嘛!早已决定做个天下第一忠仆的乌老八,看待罗石的眼神,有了重视。

  宁凡的表情就淡了很多,没有多言,只是把罗石扶了起来。他不喜欢废话,只是言简意赅地说道,

  “罗前辈不必如此,此事当年我便答应了你,今日,必定做到!”

  不是称罗道友,而是如当年一般,称了前辈。

  从罗石的身上,宁凡看到了修真界中已经少有、并还在不断失去的东西。那东西,曾经的紫斗仙修人人都有,是一诺五岳轻的豪义,是生死为谁一掷轻、古道西风为君死的壮烈。

  风骨…如今的修真界,少了这个东西。

  众人也不废话了,再次敲定了一些细节,便开始行动了。由罗石及另外五名罗家舍空,c控外围辅阵,由吕瘟、乌老八、云雷c控内围主阵。内外合力,防御随时可能出现的巫神,为宁凡护法。

  宁凡,则独自进入大阵中心的祭坛。以战诀第四变的战火,助战王重凝修为。

  站在战王的铜棺前,宁凡微微闭上双眼,催动了战y阳的力量,天地间的战之道则。顿时因他一人而引动,化作源源不断的战意之火,充斥长空,火光冲天!

  “嘶,这是掌位道则的力量!竟是战之掌位!”群修皆是一震,宁凡竟以仙尊修为,修出了战之掌位,当真了得!

  这可不是战诀第四变能够企及的程度了,这种程度的战意之火,绝对能帮战王凝聚修为!

  “启阵!”罗石信心增加不少。一摇阵旗,封巫大阵的外围阵法,立刻运转起来。

  五名罗家舍空离开开始c控阵法,内围的吕瘟三人,也没有闲着,时刻戒备着可能出现的巫神。

  宁凡则全神贯注,伸出手掌,在那铜棺一拍,战王的r身顿时浮了起来。

  宁凡双目覆上青芒,以他的目力。可以清晰看到战王体内,元神之上,道则之线错乱交织,更有不少被直接震断…尤其让宁凡忌惮的。是战王元神之侧,有一道黑影,传出的气息颇为危险,堪比巅峰仙王…

  首先,便是要将战王体内错乱的战之道则归正、修复!至于这黑影,便交给义兄等人对付了!

  “落!”

  宁凡五指向前一按。天地间的战火,顿时开始朝着战王体内疯狂涌入。

  他好似遗忘的眼前的一切,眼中只剩下战王的r身,那r身落在他的眼中,不断放大,越发清晰,精准到每一个细胞,都能准确落在眼中,继而更加的细化,宁凡几乎可看到组成物质最细致的能量单位。

  于是,战王的r身在他眼中,已不似一个人,而是…一整片星空!

  每一个构成r身的能量单位,都如同一颗修真星一般,聚集在那星空之内!

  串联这些能量单位的,便是战王修行一生,所修出的道则!

  这是宁凡第一次以天人第二境的目力,细致观察人体,隐约间获得的感悟,竟是每一个人,都是一片独自的星空…

  还真是怪异的体悟…

  这体悟也只一瞬,并未被宁凡放在心上,他细细观察着战王体内残破、混乱的道则,利用与战王同源的战之道则,将修复单位细分到每一个能量单位,缓慢修复着…

  辛酉乾艮坤震离,此位置修复…

  甲申坤乾兑巽离,此位置修复…

  葵未…这一位置大片损伤眼中,倒是不易修复,需要仔细一些…

  宁凡完全沉浸在了救人之中,根本不去戒备战王体内的黑影。

  一来,他有灭神盾,可自行护主,十分安全。

  二来,他信任吕瘟等人,相信就算巫神袭击他,这些人也会替他护好法。

  “又是想救罗睺的蝼蚁吗!杀,杀,杀!”

  战王体内,忽然传出一道尖细、y冷的声音,下一瞬,便有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战王丹田之中飞出,直袭宁凡。

  一冲之力,竟堪比巅峰仙王一击,天地变色,轰响如雷!

  “贤弟小心!”

  吕瘟神情一凛,自不会给黑影袭击宁凡的机会,单指以掐,内围阵法顿时加速运转,原本冲向宁凡的黑影,直接被挪移了空间,从铜棺旁边,移到了外围与内围的中间。

  九鼎之上,各自飞出一道紫火,竟是化作九道火封,将那黑影生生封印于空中。

  众人这才看清这黑影的真面目,竟是一个无头怪物,以r为目,以脐为口,口中獠牙突兀,怪吼连连,左手持一柄暗红大斧,右手则持一块漆黑铁盾,模样颇有几分骇人。好在在场的都是阅历丰富的老怪,修道多年,什么奇怪玩意都见过,自是虽惊不乱。

  这怪物,就是战王体内的巫神!

  束缚在怪物身上的九道火封,皆有着封印新晋仙尊的强大威力,九封合一,便是一劫仙尊也可稍稍封印,可惜想要封住这怪物。还是有些勉强了。

  那怪物骤然怒吼一声,骨头传出咯咯响声,似在强挣,下一个瞬间。九道火封俱都碎裂,怪物从封印之中挣脱!

  “蝼蚁,都是蝼蚁!杀,杀!”

  那怪物速度很快,将身一晃。直接出现在了吕瘟面前一丈距离,顿时,吕瘟有了心惊r跳之感,匆匆祭出明黄梨木剑护在前方,正挡助怪物强劈直下的斧芒。

  轰!

  一斧之威,竟有斩裂星空之巨力,吕瘟并非炼体修士,硬接之下,被震得连人带剑倒飞而出,当空吐血。

  这就是巅峰仙王的实力吗。仙帝之下,唯我独尊的巅峰仙王!比如今的吕瘟,强得绝非一星半点!

  那怪物将吕瘟一击击飞,又是一晃,再次出现在吕瘟面前,一斧劈下,这一次,乌老八、云雷皆有了防备,在怪物欺近吕瘟的同时,同样闪身来到吕瘟跟前。齐齐出手。

  乌老八吐出了一道黑色污水,化作水箭,直s怪物。那是他苦修多年的本命黑水,因与黑运有关。被宁凡所克制,当日与宁凡一战,并未动用过这一神通。

  云雷仙尊则祭出一道雷光,那是他的道兵雷剑,一经祭出,直取怪物。

  吕瘟自然还是用他的梨木剑了。三人合力之击,倒是颇具声威,几乎堪比四劫仙王一击了,勉强之下,倒是稍稍挡住了怪物一斧之力。

  可惜,怪物一斧无果,再次劈下第二斧,第三斧,第四斧…斧芒不要命一般,劈向吕瘟三人,云雷、乌老八修为略弱,首先被震得吐血倒飞,继而便是吕瘟,再难独自抗衡怪物,匆匆后退,并喝道,

  “罗家诸修,列阵护我!”

  吕瘟已经清楚的认识到,即便是三名万古强者合力,也绝非这凶物对手。到现在为止,这凶物连神通都没使用,只是凭蛮力乱砍,都让吕瘟等人难以招架。这怪物,太厉害了,不可力敌,只能拉开距离拖延此怪,为宁凡争取救治战王的时间!

  罗石等人不敢怠慢,将外围阵法启动到最大威能,更多的火封从九鼎之中飞出,朝怪物封下。

  怪物目露不屑,将斧一挥,轻而易举便斩碎所有火封,继而身形一晃,出现在了云雷面前。

  吕瘟修为为这些人中最高,杀之不易,如此…便先挑其他人杀吧!

  “不好!”

  一见怪物欺近,云雷背心的寒毛都竖起来了,这种程度危机感在他一生之中,虽然也有,却绝不多见。这一次,怪物没有动斧,而是张口喷出一道黑气,那黑气继而化作一个鬼头,直接朝云雷胸口撞来。

  匆忙之下,云雷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只能硬接这黑气的攻击,一喝之下,体表顿时浮现一层雷霆铠甲,甚是威仪,并一挥雷剑,朝那鬼头斩下。那鬼头十分古怪,雷剑一斩,竟斩了个空,似无形之物一般,竟不受斩击伤害。

  那鬼头重重撞在铠甲之上,顿时激起万重雷光,倒是没有撞碎铠界,而是直接从那铠甲表面穿过,继而轰击在了云雷胸口处。

  这是什么神通,好生诡异,竟可无视灵装防御!

  被那鬼头一撞,云雷竟有了被修真星撞上的错觉,这一击,太沉,太重!他的气息直接萎靡了下去,脸色苍白,吐血倒飞,这一次,算是受到重伤了。

  那怪物见没有一击杀死云雷,微微诧异了一下,再次张口,连喷数十个鬼头,鬼哭森森,破空而来。

  云雷面色大变,一个鬼头都能撞得他重伤,若是数十个鬼头,绝对有可能将他直接灭杀!

  吕瘟、乌老八见状不妙,匆匆赶来相救,但局势,忽然又有了变化。

  数十个鬼头忽然调转了方向,竟又朝着乌老八飞去了。

  “不好!”

  乌老八哪里还敢有所保留,直接变化出了万古真身,躲在了龟壳之中。

  可惜,那些鬼头却如法炮制,直接越过了乌老八的龟壳防御,撞在了其毫无防御的软r上。

  嘭!

  堂堂万古一劫修为的乌老八,直接被那数十个鬼头撞上,好似被修真星的流星雨砸中,r身立刻炸开,化作漫天血雾。

  血雾之中。忽然有一道黑芒飞出,竟是一只缩小了无数倍的小乌龟。

  那小乌龟一经逃出,立刻摇身一晃,重新变回乌老八。虽然没死,却脸色苍白,显然已经重创。

  “好险!也就是贫道的万古真身擅长保命,换做其他人,多半已经被这鬼头撞死了!这怪物的神通好生厉害!”乌老八仍然心有余悸。

  “这鬼头似乎只敢在外围游走。莫非,是在忌惮内围的阵法之力吗…用阵法攻击这些鬼头试试!”吕瘟似发现了什么,立刻掐诀催动内围阵法,一道道火封纷纷飞出九鼎,将一个个鬼头封印。

  果然,这些鬼头惧怕火封,可以被这封巫大阵封印…

  吼!!!

  鬼头神通被破,彻底激怒了怪物,神通一催,眼中竟是有了战火燃烧。战斧一挥,半个天空都被那战火点燃。

  火海铺天盖地的淹没而下,那股炽热温度,已不是万古之下的修士可以承受!

  “收!”

  云雷仙尊翻手祭起一个葫芦法宝,想要收走漫天火焰,可惜那葫芦才收了十分之一的火海,便被焚成飞灰。

  还是乌老八擅长水之道则,张口吐出了汪洋大海,又借了吕瘟一颗十二涅避火珠的威能,方才将那无穷战火熄灭。

  可这一击。乌老八的法力几乎耗掉了七成,吕瘟的避火珠也有了损伤。

  若再来一次火海,三人便是合力,也挡不下了!

  “该死。平日里这怪物虽也伤人,却还不至于如此凶狠,今日为何如此凶猛,连封巫大阵都没有多大效果,难道非得请个仙帝出手,才能制住这怪物吗!”罗石不甘道。

  平日里。其他人救战王,这怪物最多也只是挥挥斧头而已,将人击退便会罢手。但今日,却好似在拼命,这是为何…

  罗石却是不知。平日里的那些人,根本救不了战王,故而这怪物没有危机感,不会下狠手。

  但今日不同,宁凡确确实实有着救治战王的能力,若战王苏醒,则怪物将失去自由,再次为战王所控制,甚至被战王所同化…

  从宁凡身上,怪物确确实实感到了不安,他不能留手,必须将所有欲救战王之人,通通杀尽!

  吼!!!

  怪物怒吼着,一斧接一斧,将吕瘟等三人打得没了脾气。

  且这怪物极为古怪,其战意越盛,似乎攻击力便越强,一斧接一斧,吕瘟等人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重伤。

  挡不住了!

  吼!!!

  数十道火封封在怪物身上,怪物似被暂时困住了,却也只困了数息,便被其强行挣脱。

  这数息之中,吕瘟三人的攻击毫不留情地全都轰在了怪物身上,但结果,却是无法伤到怪物半分,这怪物的r身,太强大了,若无先天法宝,绝对攻不破怪物的r身防御!

  嘭!

  火封再一次被怪物挣脱,这一次,怪物没有再攻吕瘟等人,而是直接冲入内围,冲入了阵法中心,居高临下,直接一斧,朝宁凡背心劈下。

  “小心!”

  吕瘟等人惊呼道,却根本来不及救援宁凡。

  正全神贯注救人的宁凡,被这一道斧芒惊醒,灭神盾的金光,已自行化作丈余宽的金色气墙,挡在后方。

  嘭!

  这一斧,乃是怪物含恨一击,已无限接近仙帝一击了。

  但这一击,却只震得宁凡微微摇晃,而后便稳住了脚步。

  “挡…挡住了!”吕瘟等人皆是吃惊不小。

  亲身与怪物交手过,他们切身体会过怪物的蛮力,这样拼了命的一斧,换做任何一个仙王,都无法从容就接下。

  但宁凡竟只晃了一晃,便挡下了怪物一击…那金光,是何神通,好强的防御力!

  众人却不知,这还是宁凡没有完全变化出灭神巨人的结果,若保护宁凡的不是金色气墙,而是完整的灭神巨人,则宁凡晃都不会晃一下的。

  “看来仅凭大哥等人,挡不下这个怪物…”

  宁凡微微无奈。

  吕瘟等人三人合力,都不是怪物的对手,他就更不可能战胜怪物了。

  没有继续救治战王,有这个怪物打扰,根本无法专心救治。他一翻手。召出斩忆道剑,再一挥,四种掌位道则便缠绕在了剑锋之上,一踏祭坛。竟是化作一道金虹,冲天而起,直接冲向了怪物。

  “道友休得鲁莽!”云雷大惊,这样贸然冲向怪物的行为,他这二劫仙尊都不敢。宁凡此举,太过危险,面对此怪,躲避都来不及,怎么能迎面直击呢!

  嗤!

  回应云雷仙尊的,是一道锋锐到无法想象的四色剑芒。

  怪物自恃r身强横,根本不去防御宁凡的剑光,然而这一击,竟第一次破开了怪物的r身防御,在怪物左肩之上。留下一道极其细微的伤口。

  几丝血珠,浮出了伤口,并不算重伤,但已足够令云雷震惊了。

  他与吕瘟等人合力攻击,都破不开怪物r身防御,宁凡却只凭道兵,便破开了怪物的防御!

  那伤口虽然只有一丝,但这一丝,却是真真正正伤到了巅峰仙王!

  “那是…四种掌位道则!此子,此子…”云雷惊得说不出话。

  吕瘟曾见过宁凡更惊人的行为。故而此刻虽有惊讶,倒没有那么多。

  乌老八更是极为期待,期待宁凡还能使出那秒杀准圣的一掌,他自信自家主子若是使出那等神通。区区怪物弹指可灭!

  主子出手,区区巅峰仙王,何足道哉!

  可惜,他实在是高估了宁凡…

  能在专修r身的巅峰仙王身上,砍一道伤口,已经是如今宁凡的极限了。想杀怪物。却是极难。

  之所以不是没有可能,是因为还有始气在,还有燃血的办法在,还有杀帝的玉简在。始气若是炸开,仙帝都要退避,何况是这只怪物,不过始气太过珍贵,若非必要,宁凡不想动用。

  燃血就更亏了,宁凡已经从祖血融入魔符的举动察觉,神、妖、魔三系修为,日后恐怕都会面临祖血融合的这一步,故而若非必要,祖血不能浪费,否则日后再修就不易了。

  至于杀帝的玉简么…

  又或者,宁凡可以请来其他人,帮忙斩杀这怪物,比如,向螟子…只是,找向螟子帮忙,不用欠人情么,他欠向螟子的,貌似已经很多了…

  好在宁凡面对着怪物,终究还是占有一丝上风的。

  若无灭神盾,他拍马都不是这怪物的对手,但仗着灭神盾,怪物连一丝都伤不到他,而他,至少还能给怪物造成一丝伤口…

  且这伤口因为是四种掌位道则造成了,竟难以靠着r身恢复力恢复。

  “你们先离开此界,我先试试能否斩杀这只怪物。若不斩杀此獠,怕是不能安安心心救人了。”

  宁凡赶人,主要是不想将灭神巨人的完整形态暴露在众人眼前。

  此事事关蛮荒大战,许多仙帝都见过灭神巨人完整时的模样,知道灭神盾的真正模样,对吕瘟等人而言,未必就是好事,说不得,还要卷入什么因果之中。

  一听宁凡竟要独战怪物,云雷等人皆是担忧,唯有吕瘟、乌老八知道宁凡手段极多,即便不胜,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若是胜了,也不奇怪…毕竟宁凡连准圣都毙过…他们都已重伤,留在这里,帮助不大,反倒可能拖后腿…

  于是,吕瘟、乌老八果断带着一行人离开了道髓秘境,秘境之中,只剩下宁凡与无头怪物对峙。

  见众人离去,宁凡再无顾忌,直接召出灭神巨人的法相,巨人左手持盾,右手则持着放大后的斩忆道剑。

  吼!!!

  那怪物见宁凡放开了灭神盾的力量,不知为何,竟有种源于血脉的畏惧。

  南族四部,巫、蛊、蛮、战,罕有人知,这四部,这整个南族,都是一族修士的后裔。

  战巫!

  太古以前,战巫一族是蛮族的附属族群之一,蛮族被劫灵奴役后,战巫一脉所剩无几,余下的人,后来被紫斗仙皇收服,成为紫斗仙域大罗天,南天门的守将,并逐渐,分化为四部族人。

  蛮部。是受过蛮族赏赐的一脉,可以修蛮,拥有着蛮修的身份。

  巫部和战部,则是战巫一族的嫡系划分。

  蛊部。是战巫一脉后来又诞生的新部落。

  战王祖上是南族战部的弃修,而巫神,则是战部传说中的神通,只有战巫时代,有极少数战巫能够修出自己的巫神。

  若论渊源。巫神是战巫一脉的招牌神通,而战巫,是蛮族臣属。

  连这只巫神自己都不知道,他之所以从宁凡身上察觉到不安,不仅是因为宁凡有救醒战王的力量,更因为宁凡是堂堂十代蛮神,更拥有蛮族传承之器,灭神盾!

  可惜,巫神不属于蛮修,否则宁凡大可凭弑戮刑罚之力。直接将之镇压。

  饶是如此,面对宁凡之时,巫神的心中已有了少许恐惧。这种恐惧更在之后的交手中,不断放大。他拼尽一切的攻击宁凡,但,根本无法奏效!

  轰!

  轰!

  轰!

  一斧又一斧,一个鬼头接一个鬼头,这只巫神几乎使尽了手段,但,根本破不开灭神巨人的防御。

  而宁凡。每一剑挥出,都能在巫神的身上,留下一道细微的伤口。再之后,宁凡更动用了两仪四方印。以此印第一变的y凤,攻击巫神。

  限于宁凡修为不足,即便使用先天法宝,也只能给巫神造成近乎于无的伤势。

  然而不要小瞧这些伤势,随着巫神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那伤势。便也逐渐加深。

  一日,两日…三日!

  宁凡这一战,竟是整整与巫神战了三日!

  以他的修为,在不动用始气、祖血的底牌之下,确实斩不了巫神。但,却也给巫神造成了颇为严重的伤势。

  这也是修出了木y阳,获得了几乎逆天的法力恢复,宁凡才能与巫神交战三日,仍旧法力充盈。仗着灭神盾防御,更能先天不败。

  理论上,若这场对砍能持续个数十年,宁凡还真有希望凭这不断加深的伤势,砍死这个巫神。

  然而麻烦的是,战王不可能再活几十年了,他也不可能真浪费几十年时间,在这里跟巫神对砍。

  果然,欲杀此怪,还是得用上底牌么…

  始气、杀帝玉简固然珍贵,但若是为了履行诺言,宁凡根本不会心疼这些身外之物。

  翻手,宁凡同时取出了始气与玉简。这二者,怕是必须用掉一个,才能杀死这巫神了。

  随着宁凡决心已下,这一次,对面的巫神心中,连最后一点侥幸也失去了。

  在他为数不多的血脉记忆中,始涅荒三气是极为可怕的东西,仅一道始气,就足以将他灭杀…

  而那玉简…那是什么玉简!好危险,非常危险!此子怎会如此难缠,怎会有如此层出不穷的手段!

  “不要…杀我!我与罗睺…本是一体!杀我,罗睺死!我愿…臣服!”

  那巫神怕极了宁凡,竟收了盾牌与巨斧,半跪在宁凡身前。

  此为…臣服!

  宁凡身上的蛮神之威,乃是上位者之威,让他胆寒,让他不敢与之相争。

  宁凡的防御,他攻不破,宁凡的攻击,一点点加深着他的伤势,让他越来越不安。

  而真正让他绝望的,便是宁凡最后取出的底牌了,宁凡…完全有能力杀了他!

  与死亡相比,他宁愿被战王重新掌控,或者直接与战王同化。反正他本就是罗睺,是罗睺战巫血脉的觉醒,也不亏多少。

  总比死好!

  “哦?杀了你,战王罗睺也会死?”

  宁凡暗暗吸了一口冷气。

  好险!

  若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动用底牌,弄死了这只巫神,岂不是会闹出大乌龙,救人不成,反害死战王?

  “求神尊,饶命…”

  巫神再次一拜到地。内心更加深信,高高在上的蛮神,不是他小小的战巫族巫神可以抗衡的。

  蛮,为巫之主!

  即便如今的天,偏向了劫灵,失了蛮曾经的地位,这一点,也不会改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