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80章 掌弊准圣惊木岛

第980章 掌弊准圣惊木岛

  宁凡拼却重伤,强行登上了本源桥,白衣之上,大片大片都是血迹,是被身上的血锁所伤。m.乐文移动网

  这还是有灭神盾护身的结果,若无灭神盾,恐怕强登本源桥的瞬间,宁凡就已经被那道魂血锁给灭杀了。

  耳边,是此起彼伏的号角天音,那天音一响,宁凡脚下,本源桥第一步的位置,忽然飞出一道白芒,在其身前,化作一朵白莲。

  明明是雪一样的莲花,却偏偏有着触目惊心的温度,那种温度,对阳界之民算不得烫手,但对阴界之民而言,却是生命无法触碰之热。

  极阳!这是一朵充斥着极阳之力的白莲!与鲤目所化白莲极为相似,但蕴含的极阳之力,却比鲤目多得多。

  尤其让宁凡侧目的,是这白莲之上竟还有两颗莲子。那莲子一经出现,整个空间都有了轻微的波动,似承受不住莲子蕴含的庞大能量。

  “桥神古江之前说过,若登本源桥,每前进一步,都可获得奖励。本源十二桥,各有不同奖励。第一桥的奖励,是白莲,也有人十分幸运,获得的白莲长有莲子。白莲中的极阳,可助修士进一步睁眼,进一步获得天的认可,莲子则另有他用。此莲子在三大真界有一个名号,叫【太初莲子】,有助人修出掌位虚空的神效…”

  “只不过按照那桥神古江的说法,即便是最幸运的真界修士,也不会每一步都奖励莲子,且最多也只会一次奖励一颗。能在登桥第一步就获得莲子的,更是万中无一…我初登桥就有莲子奖励,且一次直接奖励是两颗,这却是为何…我明明是古江口中的罪修。获得的奖励,竟比别人多…”

  宁凡微微沉吟,他却不知。所谓的罪修,只是道魂一族对十类修士的侮辱性称谓。执修。是道魂族所排斥的第四等修士。

  道魂族掌天,便代天行令,不允许执修接近本源桥,实际上,本源桥本身是不排斥执修登桥,甚至还比较欢迎执修登桥,给出的奖励,也远比其他修士丰厚。

  这。恐怕算是执修特有的福利了。

  “竟然是两颗太初莲子!莫非此子…竟是执修!”桥神古江阅历丰富,暗暗猜测道。

  宁凡没有立刻踏出第二步,而是将本源桥奖励给他的白莲、莲子收走,当场炼化掉了。本源桥奖励的白莲、莲子,只能存在一小会儿,若不当场炼化,便会从世间消失,白白浪费。

  炼化的过程,约莫持续了一刻钟。

  炼化掉白莲中的极阳,宁凡仍旧无法挣脱锁链的束缚。睁开双眼。他的极阳,还是远远不够。

  反倒是那两颗太初莲子,对宁凡的帮助更大。服食了太初莲子之后,宁凡眉心的雨星点、战星点、暗星点,以及右目的木星点,同时传出灼烫之感,灼烫之后,四种阴阳蕴含的掌位之力,竟是增加了数成不止!

  “此子身上,竟有四种掌位之力,且每一种。都在吞服莲子之后,达到了10灵钧的数量。四种掌位,皆可算是掌位小成了!”桥神古江暗暗咋舌。四种掌位的修士,可绝不多见。

  灵钧,是三大真界中的一个量词,可细致划分修士掌位之力的数量。

  道则的力量若修到极限,便会产生掌位道则的力量,掌位道则的力量若达到10灵钧,便算是掌位小成,若达到100灵钧,便可晋入掌位中境,500灵钧便算是掌位大成了。理论上,掌位中境开始,便可修出掌位虚空,也唯有拥有掌位虚空的大帝,能算得上掌位大帝。

  从前的宁凡,靠着乱环决的功法,勉强能发挥少许掌位之力,单一一种阴阳蕴含的掌位之力,怕是连半灵钧也不到。

  一颗太初莲子,约莫能增加20灵钧的掌位之力,两颗便是40灵钧,分摊在四种掌位上,每一种掌位之力都获得了10灵钧的增长。

  可惜,古神心窍只能增幅增加修为的灵物,对太初莲子并无增幅效果,否则宁凡还能获得更多涨幅。

  掌位小成、中境、大成的三境划分,宁凡已经从古江的口中听说过了。虽说他对灵钧这一量词还没有太多概念,却也能约莫估算出,自己的四种掌位之力,都达到了小成的程度!

  宁凡翻手召出斩忆道剑,令道剑之上缠绕上四种掌位道则,细细凝视道剑,暗自点头。

  缠绕四种普通道则,道剑的威力便能增加数成不止。如今,缠绕在道剑上的可是更加精纯的掌位道则,一共蕴含了40灵钧的掌位之威,这一剑的威力,起码要比之前强上一倍不止!

  掌位之力的增加,没有增加宁凡的修为,却显著地提高了他的战斗力!

  “要不要,再踏第二步…”

  宁凡只犹豫了片刻,便下定决心,在本源第一桥上,踏出了第二步,周身爆出更多血雾。

  本源桥本身就有一股力量,阻止着登桥者前进,如考验一般,若承受不住这股力量,便会受伤,便会寸步难行。

  此刻,这股力量又与宁凡身上的道魂血锁力量叠加,竟在一瞬间,重创了宁凡的元神,使得宁凡元神之上,立刻便有近三分之一,直接陷入虚幻之中!

  重伤,绝对的重伤!对修士而言,伤在元神,远比伤在肉身难以治愈。这还是宁凡拥有灭神盾护身的结果,若无灭神盾,换木松来也是元神重创的下场!

  “又扣五百!这阴界小子竟敢踏出第二步,他不要命了吗!不怕被道魂锁杀死吗!”桥神古江大感心疼。

  宁凡在桥上多走一步,他就要多扣五百功德,能不心疼么!

  “阴界小友啊,你可要三思啊,你身负道魂血锁,就算有极品先天法宝护身。也不能完全抵消血锁的伤害,每行一步,必有伤势。若伤势重到一定程度,轻则有损道基。重则丧命,哎,回头吧,别往前走了,本源桥的奖励固然重要,那也要有命拿才行啊,听本神一句劝,回头吧…”你不回头。往前走,扣的可是本神的功德啊!

  “多谢前辈关心,我有分寸。”宁凡抹掉了嘴角的血迹,收走了踏出第二步后,本源桥的又一次奖励。

  一想到自己刚刚还想斩了古江,宁凡就有点过意不去了。这桥神古江竟然不计前嫌地关心自己,嗯,倒是个心胸宽广的人。

  “本神不是关心你!”本神是关心自己的功德!被莫名发了好人卡的古江心情一片阴霾。因为宁凡炼化了第二步奖励后,又踏出了第三步!

  又扣五百!

  第二步,宁凡仍是获得了一个白莲、两颗莲子的奖励。

  第三步。亦是如此。

  踏出第三步,宁凡元神的虚幻程度,已达到了三分之二。若再踏第四步,极有可能元神崩溃而亡。

  第三步,已是他如今的极限,即便有灭神盾,也无法走得更远了。

  再次服下两朵极阳白莲,宁凡仍旧无法睁眼,倒是连服四颗莲子,使得他四种掌位之力,皆突破到了30灵钧的层次。

  四种掌位之力叠加。已经超过120灵钧了,比某些掌位中境的掌位仙帝。还要强上少许!

  可惜,单一一种掌位。还达不到掌位中境的层次,否则,宁凡倒是极有可能,初步修出掌位虚空来。

  “阴界小友啊,你应该不会再走第四步了吧?”古江欲哭无泪,他真怕宁凡继续走下去。

  “不往前走了,第三步的位置,已经是晚辈的极限了。”见古江又在‘关心’自己,宁凡语气又和气了不少。

  “本神真不是在关心你…”算了,不解释了,反正半个时辰的降临时间也差不多过完了,可以收回投影回真界了。

  这一次投影到幻梦界,真是一次惨痛的办差经历,古江这辈子都不想降临到这一处位界了。

  十二座本源桥渐渐变得虚幻,很快,就与那号角天音一道,从玄阴界消失了。

  宁凡眼前的风景,重新回到玄阴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使用了一座千年岁月塔疗伤。

  道魂血锁造成的伤势,实在有些可怕,竟有一股近乎恐怖的天之意志,持续撕裂着宁凡的元神,更使得宁凡的修为,因伤势未愈有了暂时的跌落。若无千年,宁凡根本没有信心治好这伤势,只得选择立刻闭关。

  待走千年岁月塔走出时,宁凡伤势已经痊愈,修为也恢复正常。

  他没有睁眼,却能引下本源桥,并在桥上走出三步,已经十分难得,这样的机会,恐怕不会再有了。再想引下本源桥,便只能挣脱锁链的束缚,睁开双眼了。

  睁眼…

  不知还需要多少极阳…

  宁凡摇了摇头,极阳这种东西,唯有真界才有,幻梦界中,很少有东西蕴含极阳。那金天黑地图中的鲤目,倒是蕴含了不少极阳,只可惜有了上一次入图的经历,日后再入图,他极有可能一入图就被画界深处的凶物盯上,即便带上九狸黑猫,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而且他也没有第二支金符宫符笔了,再想进入金天黑地图,只能元神进入,不能带黑猫…

  罢了,极阳的事情,睁眼的事情,都暂且放到一边吧,是时候离开木岛了。

  有些事情,宁凡仍未弄明白,却因为只能等日后再弄清楚了。他晃身退出玄阴界,一回外界,立刻目光微凝。

  此刻他的房门之外,竟聚了不少人,有木松道人,有向螟子,有乌老八及一众木岛门人,除此之外,竟然还有吕瘟,以及一个神色不善的红袍仙尊。

  “哦?诸位为何聚在宁某的房门外,嗯?大哥也来了么?”

  宁凡走出禅院客房,朝吕瘟笑了笑,目光却带着征询之意。

  吕瘟则点了点头,见此,宁凡内心一凛,明白了。

  看来这红袍仙尊,就是南族来人!

  上一次宁凡前往神虚阁,曾与吕瘟深谈了一次。当时吕瘟告知了宁凡一个坏消息。

  南族知道了有人冒充其族族人的事情!并非吕瘟告密,而是族内某个大能老祖推演出来的!这件事,大约发生于宁凡进入蛮荒古域数十年之后。

  当年。宁凡盗用了南族族人的蛊令,此事上通天地。下连因果,瞒得过世间绝大多数的人,却瞒不过那些精通推演的老怪。机缘巧合下,倒是让那个老怪推演出了此事。

  得知有人竟敢冒充南族族人,那名南族老祖自是大怒,顺着因果,找到了吕瘟,以秘术搜取了吕瘟的记忆。这才了解到了宁凡冒充南族修士的始末。

  好一个雨之仙君!敢冒充南族族人,难道不知此举犯了我南族大忌吗!

  好在那个时候,宁凡身为乱古传人的事情,几乎已经传遍整个东天,那位南族老祖顾忌宁凡乱古传人的威名,也不敢公然对付宁凡,且宁凡迟迟没有在东天现身,此事便也暂时搁下了。

  岂料又过了数十年,蛮荒发生了一件大事,南族身为十大秘族。自然有渠道弄清其中的内情。

  蛮荒古域,竟出了两个远古大修,进行了一场生死大战!

  其中一个。名为赵简,是一个鬼面银发的神秘修士…

  一得知这个消息,整个南族都不淡定了,赵简,正是宁凡所冒充的南族族人之名!而根据南族老祖们弄来的第一手情报显示,蛮荒古域的远古大修赵简,分明与宁凡一模一样!

  “不可能!此子明明是乱古传人,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命仙小辈,怎会是威震蛮荒的远古大修!”不少南族老祖不相信此事。却也无法求证。

  再之后,又过了两年。宁凡以绝强姿态回到了东天。

  百年之前,宁凡只是命仙。百年之后,宁凡竟拥有了仙尊修为,南族老怪们可不相信,宁凡只用了百年便从命仙修到了万古仙尊境,真当万古仙尊是大白菜吗?一百年就能修到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碎念老怪,用了几百几千万年,都修不到这一境界!

  很显然,宁凡不是修为提升了,而是本来就有这等修为,之前的命仙修为只是假象!

  不,很可能连仙尊修为都是假象…远古大修的修为,才是宁凡的本神修为!

  于是乎,大部分南族老怪选择相信宁凡就是一个隐藏修为的远古大修,他在东天做的事情,传的名声,很可能都是假象,甚至连宁凡这个名字,都有可能是假的。

  但还是有少部分南族老怪,觉得宁凡这个赵简,与那蛮荒中的大修赵简不是同一人。想是这么想,那些南族老怪却也不敢对宁凡做出任何不利的举动。

  万一呢?万一宁凡真的是远古大修,其怒火,便是南族也承受不起!

  就算宁凡不是远古大修,他还是乱古传人呢,他乱古师父没死,谁敢武力镇压他?就算是对宁凡饱含敌意的暗族,也不敢!

  南族老怪们顾忌重重,不敢动宁凡,却也不能对宁凡冒充南族族人之事一笔带过。毕竟是堂堂秘族,即便对方是远古大修,南族老怪们也要讨个公道,当然,若对方真是远古大修,所谓的讨公道,只会是一个走过场的形式,稍微维护下南族威名就行了,让别人知道没有任何人能冒充南族族人就行了,倒不会真的和宁凡结仇。

  宁凡一去神墓,吕瘟便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他的,不得不说,吕瘟这个便宜义兄还是很值得结交的。即便是面对南族老祖们的询问,吕瘟也没吐露半句不利于宁凡的话语,可惜被人搜了记忆,否则也不会暴露这么多事情。

  吕瘟十分担心宁凡的处境,他人脉比不上南族,不知道蛮荒大战的详细内容,不知道宁凡鬼面银发的形象,与那蛮荒大修吻合。

  从南族老怪们的对话中,吕瘟听到了诸如‘此子难道真是远古大修’‘此子真有远古大修修为吗’的话语。

  看来,南族老怪们怀疑自家义弟是远古大修,又估计乱古大帝临近道灭,所以不敢动武。

  麻烦了,这下可不是麻烦了么!他义弟宁凡,哪可能是什么远古大修!若被南族知道真相,乱古再一死。就没人能护得住宁凡了。

  出身于南族的吕瘟,自然知晓南族的可怕,那庞大的底蕴。足以让任何一个仙王、仙帝胆寒,何况是仙王都不是的宁凡。

  诚然。起初得知宁凡不是南族族人时,吕瘟是有一些被欺骗的感觉。他最初与宁凡相交,确实抱着功利的想法,但后来,宁凡点拨了他,使得他修为恢复迅速,当初被森罗废掉一劫修为,短短百年竟已修回大半!

  如今的吕瘟。是真心把宁凡当兄弟了,他不是什么好人,为人却十分简单,旁人对他好半分,他对别人好十分,旁人对他坏半分,他可杀人全家,屠人满宗。宁凡对他好,他自然真心视宁凡为义弟,得知宁凡站到了南族的对立面。他一咬牙,竟是站到了宁凡这边。

  “宁老弟,你真的有办法应付南族吗?”吕瘟想了想。还是传音问了一句。

  “大兄放心,此事不难。”宁凡同样传音回道。

  让南族误以为自己是远古大修的办法,宁凡还是有的,只要利用灭神盾这件开天之器,稍稍做些布局,应该能令部分南族老怪相信自己是一名远古大修。

  这是宁凡最初的想法,此刻见了南族来人,更坚定了这一信念。

  那红袍仙尊的眼中,敌意毫不掩饰。若自己不是远古大修的事情暴露,南族之中似这般对自己心怀敌意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冒充南族族人,犯了南族忌讳。南族之中不缺老顽固,为了这点忌讳弄死宁凡,完全有可能!

  他已经与暗族交恶了,若再多一个南族…

  宁凡不怕麻烦,但若能少一些麻烦,谁愿意麻烦上身?

  “宁小友,你…”木松、向螟子都有话想问宁凡,问的,自然是那号角天音的事情。

  可惜,两位准圣还未说完话,那南族红袍仙尊就等不及了,一脸倨傲地对宁凡道,

  “你就是宁凡?哼,我乃南族蛮部第二少帝,你,跟我回南族走一趟吧!莫要反抗,否则莫怪本君手下无情!”

  这孩子不是脑残吧?

  包括乌老八在内,所有的人都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这名红衣青年。

  就算你是南族仙尊,也不能抢着两名准圣说话吧,不说木松了,就说向螟子,任哪个秘族一阶准圣见到他,不得客客气气称声道友,你倒好,你不过是个南族仙尊,就敢抢准圣的话了,真当南族在东天一手遮天了?

  木岛的人,可不怕南族,他们知道自家师父的彪悍战绩,曾独自一人,战过三名暗族准圣,何其霸道。

  乌老八也不怕南族,南族?他往人家门口一蹲,人家就得花钱请他走…

  宁凡也是无语。

  南族不是怀疑他是远古大修么?修为到了万古境界的老怪,哪一个不是谨慎小心,但凡宁凡有一丝远古大修的可能,也不会有哪个不起眼的来找宁凡晦气吧?就算真请宁凡去南族,也该万分客气才是,开口就是这般不礼貌,不怕出事?

  眼前的这位红衣仙尊,该不会是那种家族修炼的修士吧?没经历多少为人处世,没经历过修真界的尔虞吾诈,一出生就在服丹修炼,所以才如此心智不全?

  “哼,老夫还没开口,轮到你说话了吗!”木松神情一冷,他本就是性格孤僻之人,给宁凡好脸色已经难得,岂会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给好脸色。

  “你…罢了,前辈教训的是。”红袍仙尊咬了咬牙,还是跟木松服软了,只是口气十分得不情不愿。

  果然,是个脑残,即便是南族人,也不该跟木松如此不客气的…

  既然是脑残,就好好虐吧!

  宁凡想要让南族深信他是远古大修,就必须做些事情,稍稍震慑一下南族,就拿这个红袍仙尊演场戏吧!

  身为远古大修,该怎么做?被这红袍仙尊如此威胁,若不教训下这个仙尊小辈,就不符合远古大修的身份了!

  宁凡正打算召出灭神巨人,把这倒霉孩子直接撞残,震慑一下南族,忽然迟疑了。

  这迟疑,并非心软了,而是从那红袍仙尊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气息。

  蛮修的气息!

  这红袍仙尊,竟是蛮修!四天之上,为何会有蛮修?

  听说南族有四部。为巫、蛊、蛮、战。这红袍仙尊出身于南族蛮之一部,莫非。南族蛮部修的都是蛮?也有可能,整个南族都修的蛮,也有可能,南族修蛮者只是少数,此人也可能只是南族唯一一个修蛮者…

  应该不是所有人都修蛮,吕瘟曾是南族族人,可体内并无蛮族修为…

  只一瞬间,宁凡心中便经历了种种猜测。却无法印证。不过,若这红袍仙尊是蛮修,则不必召出灭神盾,宁凡便能给他更加恐怖的震慑了。

  蛮修,呵,若是蛮修,则面对蛮神之时,该当如何!

  “若我不跟你回南族,你便要对我手下无情,是么?”宁凡转向红袍仙尊。面无表情地问道。

  “不错!若你乖乖随我回南族,我便对你客气三分,但若你敢忤逆本君命令。我会让你知道,乱古传人在我眼中,连屁都不算!”红袍仙尊傲然道。

  “那便看看你,如何对我手下无情吧,滚!”

  宁凡忽然朝着那红袍青年,冷冷叱出一个字。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好似带着天威,好似在这一瞬间,宁凡的意志。竟取代了天,取代了诸天大道。成为了世间一切蛮修之主宰!

  滚!

  滚!!

  滚!!!

  没有动用任何修为,没有使用一丝法力。便有一股冲天而起的金光,如狂风般,朝那红袍仙尊瞬间卷去,临近之时,化作一人高的金色掌印,朝那红袍仙尊重重印下。

  那金光之中所夹带的无上之威,震撼着每一人的心,那摧枯拉朽的威势,更是在一瞬间,便摧毁了红袍仙尊所有的护身法宝、灵装,其中,甚至包括一件先天宝甲!

  难怪此人如此嚣张,竟连先天灵装都有,可见在南族之中,定是极受重视的存在。

  然而,就连那先天宝甲,都护不住这名红袍仙尊,顷刻间便被金色掌印震碎,继而就连红袍仙尊的肉身,都在金掌一掌之下碎成血雾,其元神,更是骇然到了极点,小脸苍白地看着那击在身上的金色掌印,临近死亡的感觉,空前逼近!

  会死,会死,会死!

  这是什么神通!这雨君分明一丝法力都没有动用,是如何发出如此恐怖的金色掌印的!

  无法抗衡,无法抵挡,这种感觉,我只在族中最高禁地体会过,只有我族闭关疗伤的南极老祖,有这等修为!

  这绝对是远古大修的修为!

  该死该死该死!我为什么要对一个远古大修无礼,为什么要不信他是远古大修!这雨君,绝对是一个隐藏修为的远古大修!这金色掌印,我接不下,便是族中的一阶、二阶准圣,也无人能接下!唯有始祖,唯有始祖…

  必死之际,红袍仙尊元神勃颈上佩戴的一个冰雪玉佩,忽然碎作两截,继而便有一道苍老身影,从那玉佩之中爆射而出,猛挥手中巨大骨棒,与那金色掌印对轰一处。

  “道友息怒!此时绝对是一场误会,我南族,绝无与道友交恶之心!”

  那猛然窜出的老者身上,周身上下赫然有着一阶准圣的强大气势,不过并非本体,而是一道分身。然而以此人准圣分身的修为,都无法阻止金色掌印降临,其骨棒被金掌一掌按碎,继而其身影,更是在那金掌之下直接粉碎,化作光点消散。

  一掌毁先天法宝、仙尊肉身不算震撼,但一掌毁掉一名准圣的分身,绝对算得上震撼人心了!

  “是蛮道三的分身,竟被此子一掌毁灭!”木松、向螟子皆是大惊。

  旁人认不出那被秒杀的准圣分身,他二人岂会不认得,那蛮道三,可是南族蛮部的准圣,本尊修为几乎已站在一阶准圣的巅峰,就连苦修多年的一道分身,都可匹敌等闲一阶准圣。

  刚才这一幕是真的吗!宁凡…一掌毙掉了蛮道三的准圣分身!!!

  “连老祖的分身都灭了,我会死,我会死…”红袍仙尊已然绝望,他被宁凡的强大吓傻了。

  然而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降临,那金掌击在他的元神上,忽然化作一阵狂风。将他一吹之下,直接吹出了木岛数百个星域的距离!

  群修骇然!

  “我不杀你,但。没有下次,你蛮部少帝的身份。不够!下一次,换你蛮部准圣与我说话!”

  宁凡分明是在木岛说的话,但借由雨术,此话语硬是传到了红袍仙尊的耳中。

  “多谢前辈不杀之恩,我此次回到族内,定向我蛮部老祖传达前辈的法旨!”

  红袍仙尊胆寒了,元神小手朝着木岛的大致方向遥遥抱了抱拳,而后灰溜溜地跑了。

  完了完了。他的举动,不知道是否惹怒这名远古大修了…看族中长辈怎么处理此事吧。

  噗!

  南族之内,南极殿中,五名南族准圣分列而坐,闭目等待着什么。

  忽然间,其中一名准圣无端吐血,而后接收了分身记忆,露出满面惊容。

  这吐血之人,正是那蛮道三的本尊!

  “发生什么事情了!”其他准圣一见蛮道三吐血,皆是大惊。

  整个南族。除了那个至今仍在疗伤的大长老南极老祖,就只有二长老是二阶准圣,蛮道三是南族第三高手。他,为何会突然吐血!

  “是雨君,此人深不可测,只一掌便毁我分身…不能惹,此人决不能招惹!”蛮道三话语一出,其余准圣无人不惊。

  一掌毁掉蛮道三的准圣分身…这,是何等恐怖的修为!

  远古大修!

  雨君宁凡,竟真的是那位蛮荒大修!

  “我那分身倒也罢了,付出些代价。还能重修回来,只是…”蛮道三微微苦笑。

  若南族因为今日之试探。与此人交恶,引来一名远古大修的盛怒。那才是真的难以收场了。

  莫说大长老重伤难愈,即便大长老全盛之时,也不会允许南族得罪一名远古大修的。

  那么,若对方真的动怒,我南族,要向此人低头么…

  “开什么玩笑!我南族祖上,时代都是仙皇南天门守将,从来只有战死之修,没有低头之修,若这宁凡不来惹我们,我们倒也愿意和平解决此次纠纷,便是稍稍退让一些,也是可以的,但若此人欺人太甚,我等便是拼却全族战死,也要让此人付出代价!我南族之修,何惜一战,何惜一死!”

  当然,能不惹上宁凡,更好,没人原意平白无故,树一个恐怖大敌…

  一掌毙掉一名准圣…

  几名南族老怪暗暗不寒而栗,等红袍仙尊屁颠屁颠跑回南族,传回宁凡的话后,又开始互相推诿了。

  宁凡说,下一次起码要让一个蛮部准圣过去,才够资格跟他对话…

  是啊,派一个万古仙尊过去找宁凡,是有点不合身份。

  那么问题来了,谁去跟宁凡谈谈…

  四长老南天华若无其事地端起茶杯,一喝就是半个时辰,硬是没有喝完这杯茶,似乎跟他的茶碗较上劲了。他,是蛊部准圣,体内并无蛮族修为。

  五长老赵王公不断掐指推演着什么,一副推演吉凶的模样,好似与找宁凡谈判这件事没有关系,想要置身事外。

  六长老塔石,跟三长老蛮道三面面相觑,也没有主动请缨去找宁凡谈谈。

  开玩笑,找宁凡谈谈,若是谈崩了呢?再被宁凡一掌毙掉?这个有风险,谁强谁顶上啊!

  最后,还是二长老巫山老祖发话了。

  “宁道友说了,让蛮部准圣去谈…所以,老三啊,老六啊,你们两,选一个去找他谈谈吧。”

  “咳咳咳,老六啊,我分身刚毁,伤势未愈,所以…”蛮道三一想到宁凡的可怕,心有余悸,恳求地看着老六塔石。

  一见平生不求人的三哥,竟然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塔石长叹一声,道,

  “罢了,我是蛮部准圣,我去找他谈!大不了就是一死吗,我南族男儿,可没有孬种,我…”

  塔石正准备大义凛然地说两句,却有一个泠泠的女子声,从殿外传了进来。

  “六爷爷,此行,不如让未雨替你去,可好?”

  一个撑着伞的羽氅女子,莲步轻移,步入南极殿。

  这女子,正是南族第一圣女,其名,澹台未雨,倒是与宁凡曾见过的一个女子姓名相同。

  只是此女无论相貌,修为,还是骨龄,皆与宁凡遇到过的澹台未雨有所差异。

  且那个澹台未雨,出身于南天的紫府学宫,这个澹台未雨,却是堂堂南族圣女,好似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存在。

  “你?不行!我南族大难,怎能让你一个女娃娃去顶,不说了,三爷爷去,你不许去!”蛮道三也不怕了,他决定会一会宁凡,总之,不能让未雨小丫头送死!那宁凡可是个凶恶之人,一言不合,就敢灭人肉身、分身,绝非善类!

  “我去!”

  “不,让我去吧!”

  “让我去!”

  原本彼此推脱的局面,竟因为未雨的建议,而有了改变。

  澹台未雨心头一暖,却摇了摇头,道,“不,还是让未雨去吧。你们不了解这个人,我,应该算是有所了解吧…”说到这里,未雨似有追忆之色,浅浅一笑。

  “你见过雨君?什么时候?自你出生,就没走出过南族族地十万里,你怎么可能见过此人?”

  “秘密…”

  澹台未雨狡黠一笑。

  确实见过呢,那宁凡,跟她的巫蛊小人见过呢…此事,几名准圣爷爷可不知。

  当年的那一番论道,至今还让她记忆尤深呢…

  真是个狡猾的人,竟伪装远古大修,吓到了几位准圣爷爷。雨之仙君是么…别人不知你从雨界而来,我可知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