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70章 移天之术

第770章 移天之术

  金殿之中,气氛十分冷肃。

  墙上挂着整个流沙星域的地图,地图之中标注着数十个血色圆圈,不知有何深意。

  原本稍稍有些不合的流沙族、剿妖联盟,此刻同仇敌忾,看着眼前的一队强者,敢怒而不敢言。

  那一队强者,共有将近百人,各个修为都在命仙之上!

  真仙之上,共有七人!

  七人中,有三名渡真初期,两名渡真中期,一名渡真后期,一名渡真巅峰!

  但这队强者之中,话事者却绝不是哪一个真仙,而是一个面遮黑纱的黑衣少女。

  少女仅是人玄初期的修为,然而此地根本没有任何一人,敢触怒于她。

  只因为她有一个极其特殊的身份——神虚阁少阁主!

  “少阁主不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么,以我等流沙族、联盟修士的性命为诱饵,诱出妖潮主力,一举歼灭.此举固然可在最短时间内平定妖潮,但那些身为诱饵的修士,又该如何自处!”

  穆图强忍着眼中怨恨之色,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

  那黑衣少女乃是神虚阁少阁主萧千慈,是他做梦也想杀死的人!

  可如今他大事未成,并不能出手灭杀萧千慈,甚至不能暴露真实修为、身份。

  他从未忘记,自己还是神虚阁的重犯,是从那‘天狱’之中逃出的东天重犯!

  他这番隐忍怒火的神情,落在不明真相的修士眼中,只以为他是在不满诱饵一事。

  “嘻嘻,我的要求很过分,我怎么不知道”小妖女邪邪一笑,大有深意地看着穆图。继而又道。

  “我直觉向来很准,这一次流沙妖乱,有很浓的阴谋味道,无论是妖潮。还是那远古心跳。都必须迅速处理,否则.或许会引起大乱子呢。穆族长以为。流沙星域会不会出现更大的乱子呢”

  一听小妖女话中有话的提问,穆图面色不改,心头却猛地一跳,暗道自己的谋划难道已经曝光了不成

  想了想。又觉得小妖女是在故弄玄虚,套他的话。

  谁都知道,东天神虚阁少主萧千慈,心智如妖,城府极深,行事作风亦正亦邪,被她算计过的人数不胜数。

  小妖女的称谓。正是由此而来。

  谁知道这个妖女是真的看破了他的计划,还是在套他的话

  穆图没有回答小妖女的提问,反倒继续以流沙族长、联盟盟主的身份,向小妖女表示着抗议。

  小妖女黑眸闪了闪。笑眯眯地看着穆图,眸中的怀疑之色却不减反增。

  “小姐觉得,这穆图会是东天妖乱的幕后主使”那名渡真巅峰的真仙恭敬传音问道。

  “嗯,很有可能。不过我总觉得,这场东天妖乱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因为有古神之心出现么.古神之心,不能落入外人手中,此乃之宝,必须由我神虚阁获得!若有此物,钟祭的成功率,将无疑提高许多!”渡真巅峰老怪目光火热道。

  “嗯.”

  小妖女面色明显有些不自然,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她似乎对那钟祭十分反感.

  “小姐放心,此代钟祭的祭品早已衙,还未轮到小姐.”似察觉到小妖女异样的神情,那名渡真巅峰老怪出声宽慰道。

  “罗长老放心,我没有任何心理压力.我这一世所获得的无数荣宠,皆是神虚阁所赐,到了该为神虚阁而死的那一日,自不会有二话的。”小妖女冷冷道。

  “小姐明白就好.命由天定,不可强求。”

  小妖女不再理会那渡真巅峰的老者,继续笑眯眯地套起穆图的话,并一再强调,剿灭妖潮必须速战速决,非用她所提的引蛇出洞之法不可!

  穆图看起来面色铁青,心中却是冷笑,他巴不得利用小妖女的方法,速战速决,来一次空前盛大的战役,一次性搜集足够多的祭品之血.

  小妖女眸光微变,她看出了穆图的口是心非。

  “这穆图,竟然想要在整个流沙星域引发大规模的杀戮,他目的何在.这场妖乱果然是他策划的么.”

  小妖女正沉吟间,忽然有修士进入金殿,禀报道,

  “第五盟主,宁凡到!”

  一听宁凡到来,一个个联盟修士纷纷露出古怪之色,而那些流沙族修士,则或多或少带着厌恶、怨恨之色,怨恨的自是宁凡杀戮流沙族人的举动。

  小妖女倒是罕有的唇角一勾,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宁凡进入东天之初,她尚在闭关突破命仙境界,并不知宁凡到来一事。

  当她出关之后,听说了宁凡的消息,立刻前往杀戮星,却与宁凡失之交臂、并未相遇。

  那时候,宁凡早已离开杀戮星,甚至已经离开六欲星域.

  小妖女本还准备继续打探宁凡的下落,找出宁凡,好好纠缠他一番。

  却不曾想,她会在这个紧要关头接到阁中命令,令她亲自出马,带人解决流沙星域的妖乱,并查出妖乱的真正原因。

  她来流沙星域,本来只是来完成任务的。

  不曾想,一来此地,她便听说了宁凡的传闻。

  这算是一种缘分么.

  “他真的成了剿妖联盟的盟主么他真的在这流沙界大开杀戒了他真的已是鬼玄初期的修为了”

  小妖女心中一连串疑问,都在宁凡踏入金殿的一瞬间,得到了答案。

  第五盟主,确实是宁凡无疑。

  而宁凡,确实已是鬼玄初期的境界!

  初遇之时,他还只是七梅少主,刚刚辟脉迈入修道之路,而她,已临近成仙。

  如今重逢于东天。她终于突破了人玄初期,踏入了第二步境界,而他,却已是鬼玄初期.

  “嘻嘻。还是被他超越了呢。乱古传人,果然十分可怕.”

  小妖女嘻嘻一笑。忽然做出无数人目瞪口呆的举动。

  她就那么一蹦一跳的,跳入了宁凡的怀中,更一副亲昵妩媚的语气,轻轻道了句。“夫君.许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

  “果然是她.”宁凡一瞬间有了头疼的感觉。

  他连六欲之主的身份都舍不得暴露,只想低调一些,方便他行走东天、偷盗香火。

  哪知道,小妖女上来一句夫君,一个拥抱,就把他扔到万众瞩目的位置上了。

  恐怕从今日起。他宁凡休想再在东天低调行事。

  神虚阁少阁主的夫君,如此惊世骇俗的身份,可不是一个杀戮殿弟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便是神虚阁中的老怪们,怕也要关注起宁凡吧.

  这个本性不改的小妖女。才刚一见面,就故意给他添堵!

  宁凡一看到小妖女狡黠的眼神,就知道,这女人是故意不想让他低调,诚心给他捣蛋!

  “夫君,你生气了”小妖女一脸无辜地看着宁凡,胸口贴着宁凡挤了挤,姿态要多爱昧有多爱昧。

  宁凡当然不会因为小妖女的行为生气,他早就被这女人捉弄惯了。

  且宁凡也明白,小妖女故意让他低调不起来,有诚心捣蛋的想法,还有用神虚阁名头保护他的想法。

  “谢谢。”宁凡微微一笑,轻轻紧了紧小妖女的纤腰。

  “说谢多生分,人家可是你的亲亲小娘子,帮你不是应该的嘛~”小妖女俏皮一笑,跳出宁凡怀抱,拢了拢鬓丝。

  她听说过宁凡的事迹,知道在杀戮殿内过得如履薄冰,听说过宁凡得罪了费和、姚青云,得罪了丹宗,得罪了流沙族.

  所以,她当众给了宁凡‘神虚阁少阁主夫君’的名分,想来这个名分很快就会传遍东天。

  届时,便是丹宗宗主想要动宁凡,怕也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这一刻,金殿之内鸦雀无声,原本的争议声,早因为宁凡的到来而停止!

  流沙族群修、联盟群修,一个个目光震撼地看着宁凡,怎么也想不到,宁凡能‘勾搭’上神虚阁少阁主,与神虚阁这种庞然大物搭上线.

  神虚阁诸强者,则一个个目光圆瞪地怒视宁凡!

  他们看待宁凡的目光,本不带任何敌意。

  但在小妖女公布她与宁凡的关系之后,他们不得不将宁凡视为生平大敌!

  小妖女身份特殊,不容许失去清白,不容许动情,不容许与任何男子有牵扯。

  便是一些东天势力有意派出宗内俊杰、向小妖女求亲,也往往会被神虚阁强势回绝。

  从前的琼道宗道子何世修,也是一心求娶小妖女的东天天骄之一。

  可惜,何世修太不够格,他背后的琼道宗同样不够格,连向神虚阁正面提亲的资格都没有。

  何世修能做的,只是背后讨好小妖女,以求换得佳人芳心.

  可惜,他太低估了小妖女的攻略难度,不仅没攻略到小妖女的芳心,还把性命赔在了雨界.

  现如今,无数东天天骄想娶却不能娶的小妖女,竟亲口承认宁凡是她的夫君!

  神虚阁诸强者,如何能不对宁凡心存敌意

  “他,是我萧千慈的夫君,你们想对他动手么!”小妖女目光一冷,扫向神虚阁诸强者。

  她目光带着威胁,这威胁,便是渡真巅峰的老怪都不敢无视,匆匆抱拳告罪,

  “属下不敢!”

  “不敢就对了.”小妖女正想满意地点点头,忽然间,众人之中传出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你身份特殊,不可与任何男子有所牵扯,此子,同样没有与你牵扯的资格!”一个渡真初期的中年道人冷冷言道。

  他看待小妖女的神情,带着明显的不敬。

  他背后自有靠山,那靠山身份地位,可不是什么狗屁神虚阁少阁主可以相比的。

  “若他是乱古传人呢!初代阁主的遗命,许长老难道不知么!”小妖女望着那名中年道人,俏脸霜寒。

  那人名为许年。与她并非一个派系,那人背后的靠山,向来与她不和。

  “乱古传人他是阴阳变的修炼者”许年先是微惊,想起了神虚始祖的遗命。但片刻之后。又是冷笑,

  “他便是乱古传人又能如何始祖遗命。也未必需要你去完成的。你须记住你的使命,与此子保持距离!”许年冷笑道。

  “若我定要以完成始祖遗命的名义,让他做我夫君呢”小妖女冷冷道。

  “若少阁主执意如此,说不得此次平定东天之前。许某人要帮少阁主一个小忙了,助少阁主慧剑斩情丝!真术,移天!”

  许年大步一迈,渡真初期的气势在整个金殿之中飞扬!

  他突破渡真境才二十年,境界尚未稳固,比起同级渡真,可算是极弱了。

  但在宁凡面前。他却有着十足的自高,无论修为、背景,自问都远非宁凡可比!

  他不介意帮小妖女除掉宁凡!

  名义上,他是顾全小妖女的身份。是为了神虚阁大局着想,便是杀了宁凡,阁中也无人能怪罪他。

  实际上,他若杀了小妖女的夫君,便可在小妖女的道心之上留下一道污痕。

  这一次钟祭祭品,小妖女没有获得祭品资格。

  下一次钟祭祭品,小妖女若损道心,自然更无成为祭品的资格!

  而他所在派系的那个祭品,将有资格胜出.

  一想到可能会有这种好事发生,许年自是跃跃欲试,与灭杀宁凡而后快了。

  在他施展出移天之术的瞬间,天地忽然一颤,而他与宁凡的身影齐齐消失于原地,出现在流沙界的上空!

  “不好!”小妖女俏脸变色,哪里想到一句夫君竟给宁凡惹来了如此麻烦。

  莲步一迈,小妖女化作遁虹掠出金殿,仰首望着长空,黑眸冷寒!

  在她的身后,一个个老怪鱼贯而出,纷纷凝眸望天。

  长空之上,宁凡与许年被困在一处结界之中,那结界,是移天之术的结界!

  移天之术乃是神虚阁的空间秘术之一,唯有少数人才可修成,许年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侥幸修成了此术,获得了某个仙帝赏识.

  移天之术一旦展开,便会将敌我双方困于天地结界之中,除非修为高于施术者一个大境界,否则无人可轰碎结界!

  这移天之术是许年施展,他的修为是渡真,这便意味着除非有舍空出手,否则无人可攻破移天结界,打断结界中二人的斗法!

  移天之术,是围困敌修的大神通!

  许年仗着移天之术,存了恶心,要当着小妖女的面,杀了宁凡,破掉宁凡的道心!

  “小辈,许某与你无冤无仇,只是今日却不得不亲手将你灭杀于此结界之内了。除非许某亲手开启这结界,否则没有任何舍空之下的修士能打破结界,将你救走!许某让你做了个明白鬼,你若死了,也不必恨我!”许年假惺惺地冷笑道。

  “死我为何会死若你在渡真境界苦修千年,将境界稳固,或许我还会觉得你是大敌。如今的你,可没有杀我的实力!你可知,世间有一个词,叫‘作茧自缚’”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冷冷回道。

  小妖女确实为他引来了一个麻烦,不过宁凡并不会责怪小妖女,她只是一番好意。

  这许年,貌似与小妖女不对路啊,是她的敌人么.

  “便在此结界中,帮她除掉一个对头吧!”

  宁凡一抬手,祭出一道乌金剑芒,斩向许年。

  许年不屑的冷哼一声道,“雕虫小技.”

  那最后一个字的颤音还未完,他的面色已骤然大变。

  哪里还有什么轻视宁凡的情绪!

  “什么!第二步意境凝成的道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