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69章 水晶碎片,神虚来人

第769章 水晶碎片,神虚来人

  十二座狮身人面像眼中的红宝石,名为赤精石,是流沙族特有的一种宝矿.

  此石蕴含极其强横的真阳之力,可供修炼真阳之力的第二步修士吸收.

  此石同样可作为炼宝,布阵.

  这十二座狮身人面像,按阵势而列,合则为绝杀之阵,便是舍空修士也不得擅闯此阵.

  舍空之下的修士,若无令牌在手,试图强闯族庙,便会被十二巨像的目中赤芒击杀.

  宁凡踏立长空,俯视十二巨像,心中生出一种感觉.

  若他不展露穆图所给的令牌,选择强闯这种金字塔族庙,必定会被十二巨像疯狂攻击.

  "阁下似乎不是流沙族人!来族庙有何要事!"

  几道略带质问的声音,从金字塔中传出.

  同一时间,七道鬼玄级神念从金字塔中传出,朝宁凡扫来.

  这七人,乃是守卫族庙的流沙族人,七人之中,甚至有一名鬼玄中期.

  这些人长期守卫在族庙之内,并不知外界发生的事情,亦不知宁凡以第五盟主身份加入剿妖联盟一事.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令牌在手,略一展示.

  一瞬间,七名守庙修士纷纷一惊,"客卿令!"

  下一瞬,十二座巨像目中凶光消失于无形,七名流沙族祭司匆匆迎出族庙,向宁凡抱拳一拜,神情恭敬之极!

  一见此令牌,七人纵然心知宁凡非流沙之人,也完全不敢得罪的.

  穆图给宁凡的令牌,乃是流沙族客卿长老才可持有的令牌.

  持有此令,纵然宁凡并非流沙族人,也可在流沙族内享受长老级待遇.

  宁凡目光微微一闪.倒是没有料到穆图给了他如此好用的令牌,如今得知了令牌来历,心中微诧,面色却是不露一分.

  "本座想独自入族庙.叩祖像.求赐禁术玉简,不想有任何人打扰."宁凡淡淡令道.

  "是!"

  七名祭司自不敢违抗宁凡命令.

  每个前来求取禁术玉简的流沙族人.都不愿他人窥伺到自己的玉简.

  禁术玉简是每个流沙族人保命底牌,岂能随便让外人知晓.

  众祭司哪里想得到宁凡是来做梁上君子的,只道宁凡不欲让人知道他求到的玉简有何神通.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独自走入金字塔之内.七名祭司则在外面恭敬等候.

  这里是诡历代流沙族长金身的地方,塔内设有数千庙宇,只有500庙宇设有香火金身.

  五百多名流沙族长,仅有一二十人的金身中有香火不断增长,其余之人,香火的增长早已停止,已被世人遗忘.无人诡,无人景仰,无人膜拜.

  这一二十人的香火中,又数流沙道人的香火最多.

  此人一指逆转万年光阴.令一名万古仙尊道行削减万年,曾震惊了整个东天仙界.

  诡他,敬仰他的东天修士不在少数.

  九百万年的积累,此人的香火几乎不比姚家老祖少多少.

  走过一间间庙宇,宁凡手持妖偶,挥手取走一个个逝者金身塑像中的香火之力.

  无论香火多少,能取便取,宁凡自不会浪费.

  每取走一人香火,宁凡会点燃一炷燃香,朝被盗走香火的逝者鞠躬一拜.

  斯人已逝,香火留之无用,他取之,无损道心.

  还逝者一炷燃香,则可算是对那些逝者聊表寸心了.

  走遍所有的庙宇,宁凡获得了数量恐怖的香火之力,全部寄放在自己的香火金人之中.

  金人容貌与宁凡如出一撤,其中蕴含的香火之力,足够宁凡法力暴涨数成了.

  这是五百多代流沙族长残留香火的总和,足以省却鬼玄修士万年苦修,对宁凡而言,却仍不足以一举突破鬼玄中期的.

  鬼玄境界,提升太难.

  盗走所有香火,宁凡来到流沙星域的目的算是达成了一个.

  香火已入手,宁凡却并不急着离去,反倒继续朝族庙深处走去.

  在族庙的最深处,诡着流沙族始祖的金身塑像.

  流沙始祖是一代仙王,他的香火,宁凡盗不走.

  他身为一族始祖,积累的香火之力数量自是极其恐怖.

  但若是盗不走,则这香火再多,宁凡也不会眼馋半分.

  一般人进入族庙,都是为了来此叩拜流沙始祖的金身塑像,求祖像赐予禁术玉简.

  宁凡虽无叩拜祖像之心,却不介意试试是否能从祖像手中获取禁术玉简.

  若能平白获得一个禁术玉简,自也是一件美事.

  族庙的最深处,建着一座金色宫殿,殿中燃着古老的焚香,香气至今不散.

  四面宫墙上,刻着一些古老壁画,描述着流沙族古时的往事.

  一座金色巨像塑在殿中,那是一个三目老者的塑像.

  那老者的眉心,生有一个黄金瞳,他左手持着黄.[,!]金权杖,身上盘绕着眼镜蛇,右手握着一个宝珠.

  那宝珠质地纯金,且比金象其他部位更加耀眼明亮.

  好似那不是一颗金色宝珠,而是一颗金灿灿的小太阳.

  "这就是流沙族始祖的金身么."

  宁凡目光微微感叹,取过一旁的檀香,走近金像前的香鼎,在鼎中香灰中插下一炷燃香,而后微微抱拳,向流沙族始祖金身一拜.

  他非流沙族人,不会向流沙始祖跪拜.

  这一抱拳祭拜,仅仅是对古人的追思而已,并试试看,能否凭这一香一拜,获得禁术玉简.

  一拜之后,宁凡静静看着流沙始祖的金身之像,耐心等待着.

  但见这一拜之后,流沙始祖金身中的香火之力,竟凭空多出一丝.

  那一丝.自是因宁凡的景仰而生.

  在这香火之力多出的瞬间,始祖金身发出淡淡金芒,渐渐的,那金芒开始耀眼.

  一缕缕金光在宁凡四面凝做金色玉简.飘浮于空中.

  这些金色玉简尚处于虚幻状态.记录着流沙始祖平生习得的种种禁术.

  很快,宫殿中已飞满了数十万金色玉简的虚影.

  宁凡立在无数玉简之中.目光颇有几分惊叹.

  心道流沙始祖好厉害的神通,竟可以凭自己的金身塑像,给后人留下机缘.

  这数十万玉简虚影,宁凡只要取走其中之一.其他虚影便会全部碎散.

  任何人,都只能从流沙始祖的手中求去一份玉简.

  数十万玉简,让宁凡目不暇接.

  这些玉简无法准确查探,在获得之前,无法凭神念感知其中刻印的禁术强弱.

  若以肉眼却判断,只能从玉简金光强弱的微弱差别,去判断玉简禁术的强弱.

  宁凡闭上眼.散出五色谊之力,凭谊之力去感知玉简禁术的强弱.

  五色谊的感知能力十分厉害,远超神念感知.

  凭五色谊的感知,宁凡隐约可判断出.这数十万玉简中禁术的强弱.

  这些玉简之中,有碎虚一击的玉简,也有人玄,鬼玄一击的玉简,更有渡真一击的玉简.

  最强的禁术神通,也未超过渡真巅峰一击的威力.

  "渡真巅峰一击么,倒也有些用处."宁凡认准了一份金色玉简,正欲取之,忽然间,眉头微皱,伸出一半的手生生收回.

  睁开眼,宁凡目光略过无数玉简,落在角落处某个不起眼的玉简之上.

  这玉简之上的金光很弱,一般而言,只有碎虚神通的禁术玉简才会发出如此微弱的光芒.

  光芒虽弱,但这份玉简却带给宁凡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

  这份玉简,与其他玉简相比,似有什么不同之处.

  犹豫了片刻,宁凡一挥手,将这份光芒微弱的玉简摄入手中,放弃了那渡真巅峰一击的玉简.

  在取得此玉简的瞬间,其他玉简虚影全部流散,消失.

  任何人都只能从流沙始祖手中获取一份禁术玉简,无法获得第二份.

  宁凡手持玉简,神念一散,没入玉简之中.

  而后,目光古怪起来.

  这一份玉简之中记载的禁术,比他想象中还弱,名为‘太虚光牢’,是一种洞天类的封印神通.

  此玉简一经催动,可召出一个太阳光芒演化的洞天牢笼,将敌人困于洞天牢笼之内.

  此玉简神通,最多只能困住归元太虚修士,便是碎虚一重天的修士也无法困住.

  此玉简,对宁凡而言并无任何用途.理论上是如此.

  宁凡目光细细扫过玉简内容,忽然似发现了什么,目光一凛.

  没有任何犹豫,他竟一把按碎了刚刚入手的禁术玉简,就在这族庙之内发动了禁术.

  以他的境界,自不必担心太虚神通会引起什么变故.

  他在此按碎玉简,催发神通,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

  若这太虚光牢并无任何特别,便是他感知错了.

  若这太虚光牢真有特别之处,或许,此玉简中隐藏的机缘,远比那渡真巅峰一击贵重.

  在宁凡按碎金色玉简的瞬间,淡淡金芒扫向宫殿的每一个角落.

  宁凡目光微微凝重,一步踏出,消失于原地,借着金光,遁入了太虚光牢的空间之内.

  这是一处金光耀眼的洞天空间,烈日当空,金云遮天.

  宁凡一入此空间,立刻疯狂散开神念,神念遍布整个洞天空间.

  一番感知后,宁凡忽然抬头,目不斜视地看着那耀眼金阳.

  若是凡人,自是无法直视太阳的.

  但宁凡何等修为,自有神通克制日光,何惧烈日耀眼

  这一望之下,宁凡紧皱的眉头缓缓纾解,满意地点点头.

  而后踏着一片片金云,腾空飞起,化作一道厉啸的遁光,冲向烈日!

  .[,!]越靠近烈日.宁凡便越感到炽热,到了万丈距离后,根本无法继续靠近.

  若继续靠近,以他的修为.都可能被日光灼伤的.

  见此.宁凡眼中精芒一闪,更加确定.此地藏有机缘.

  区区归元禁术,岂能创造出如此厉害的虚假太阳.

  宁凡立于烈日万丈之外,抬手召出斩忆道剑,一剑劈向金阳!

  但见乌金剑芒纵向一劈.烈烈金阳直接被一斩为二,从中劈开!

  金阳,崩!

  在这金阳崩溃的瞬间,整个洞天空间随之崩溃,碎裂的空间碎片锋利无比,便是碎虚一重天的修士也不敢触碰.

  任无数空间碎片刺向身体,宁凡不躲不避.

  那姓间碎片轰至其身.纷纷自行崩碎,无一可伤到宁凡.

  宁凡目光定定看着金阳碎裂的方向!

  某一个瞬间,一道炽热之极的金线忽的划破长空,朝某个方向逃遁而去.

  宁凡目光陡然一变.二话不说,脚踏黑火,一式黑魔遁,直接出现在金线的前方,直接抬手,一掌拍下!

  无边法力化作威能巨大的掌印,轰在金线之上.

  金线狠狠一颤,光芒减弱了少许,却又继而调转方向,朝另一个方向逃遁.

  "你,逃不掉!"

  宁凡屈指一点,一指定天,生生将金线定在长空之上.

  而后身形一纵,出现在金线之旁,一指狠狠点下.

  "速速现出本相!"

  这一指点下,金线又是狠狠一颤,光芒彻底减弱.

  金光一抖,化作一个水晶碎片,碎片中,隐隐有金光流动.

  宁凡将水晶碎片摄入手中,方一入手,整个手臂竟忽的燃烧起来!

  这水晶碎片蕴含了数量恐怖的真阳之力,温度太高.

  仅一个碎片,蕴含的真阳之力便足以将宁凡焚杀!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抬手催动阴融秘术,克制着碎片中的真阳之力.

  渐渐地,水晶碎片中暴乱的真阳之力平息,触感变得冰凉起来.

  阴融之术,是洛幽传授给宁凡的残缺秘术,对真阳之力有着特殊克制.

  当压下碎片中的真阳之力之后,宁凡定睛审视着碎片.

  许久之后,有了判断,这碎片应是某个水晶宝珠的碎片之一.

  仅一个宝珠碎片,便蕴含了如此恐怖的真阳之力.

  若是完整的宝珠,蕴含的真阳之力恐怕比先天之宝都要强大吧.

  洞天空间已彻底崩溃,宁凡被金光一卷,重新出现在族庙金殿中.

  手持水晶碎片,宁凡抬起目光,最终,那目光落在流沙始祖的金身塑像上.

  塑像的右手之中,握着一个小太阳般耀眼的宝珠.

  "也许,流沙始祖曾获得了某个威能恐怖的宝珠,而我手中的水晶碎片,便是那宝珠的碎片之一."

  "可惜,我主修的并非真阳神通,吞噬真阳之力无用,否则炼化掉这水晶碎片,倒是能令实力提升不少."

  将水晶碎片收起,宁凡一步步走出族庙.

  才刚刚走出族庙金字塔,一道传音飞剑便遥遥飞来,赫然竟是穆图发来的传音.

  "神虚阁少阁主亲自带人,驰援我流沙星域,欲带领我流沙界群修,一举平定流沙妖潮,如今正与老夫等人商议大战部署!宁道友,你身为联盟第五盟主,有义务参与此次商议,速来黄金城!"

  一听穆图的传音,宁凡目光一柔.

  神虚阁少阁主,不正是小妖女萧千慈么.

  她,也来流沙星域了么.

  雨界一别,似乎已过去百年之久了吧.

  她,兴许已经突破人玄初期了吧.

  "不知她是听说了我的消息,为我而来呢,还是真的只是来平定东天妖乱的呢."

  宁凡一踏血莲,朝黄金城方向疾驰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