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77章 阴与阳

第977章 阴与阳

  两大鲤王的声音,用上了大神通,贯穿三千画界,在宁凡周遭响彻。()

  这两个鲤王皆只是二劫准圣修为,但声音合在一起,不知为何,竟有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使得宁凡双耳剧痛,嗡嗡作响!

  好强,那画界深处,究竟藏着什么凶物,竟只凭声音,就能令自己耳膜生痛!

  堪比远古大修!

  须知此刻的宁凡,四系修为皆已虚涨到了九劫巅峰,一身实力,完全不亚于一阶准圣,却仍有些承受不住此声音的威势…

  “上仙,是在叫我么…灭一族气运,指的是什么,莫非与黑猫化弓有关…道鲤一脉,是什么势力,自我修道以来,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一名称,这些白鲤黑鲤,莫非都隶属于道鲤一脉…”

  宁凡目光微微闪烁。

  那两道声音,强则强矣,却满满都是畏惧,宁凡知道,这两个声音怕的绝对不是自己,而是自家的小猫儿。

  小猫儿此刻已经幻化为一张黑弓,这弓似乎只是一道幻影,并非实体,饶是如此,竟给宁凡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那种感觉,他只在最初面对灭神盾之时感受过!

  那是开天之器才拥有的威压!

  小猫儿所化的黑弓,极可能是开天之器的一道影!

  唯一让宁凡不解的地方,是他竟对这黑弓,有着一丝诡异的熟悉感。

  似乎,在哪里见过此弓,又似乎…从未见过…

  他十分确信,自己此生此世都未见过此弓,这诡异的熟悉感,只是错觉么…

  “上仙息怒,此弓不可开,不可开啊!”

  两个鲤王的求饶声,仍是不住传来,对此。黑猫却是全然漠视的态度。现在才想求饶?晚了!区区道鲤,欺了她的主,休想轻易平息此事!

  “舍我所吞道鲤血肉…化王弓之弦!”

  黑猫声音传出,她所化黑弓顿时黑芒一闪。有了弓弦。

  那弓弦,是她之前吞下的道鲤鱼肉所化,王弓的弦与箭,都需要舍弃一些东西,才能获得。若不付出代价,便无法开弓杀人!

  “无舍不能得…此弓之道,倒是与舍兰宗有些相似…”宁凡有了追忆之色,他忽然想起,太古渔蓑图中,他答应过舍兰老祖,要杀死西天道一宗的宗主…

  嗯,这个因果,终有一日要偿还的,可惜如今还不是前往西天之时…

  弓弦一经幻化。四名准圣鲤将俱是神情大变,终于从黑弓之上察觉到了致命危机感。

  那种感觉,就如同被刀尖抵住了喉咙,而后刀尖一点点刺入,那种逐渐加深的压迫感,让人窒息…

  “这是什么弓!此弓一定极为可怕,否则以两位大王的高傲,绝不可能向此狸低头求饶!”

  四名准圣鲤将感到不妙,二话不出,抽身便走。可惜,哪里逃得掉。

  “舍我七百万年所吞日月之精…化两仪七星箭!”

  黑猫声音一落,她的气息顿时有了大幅削弱,那削弱的部分。化作了一道黑白交缠的箭光,绕着黑弓盘绕如圆,箭影之中,依稀更有星光传出…

  继而,随着黑猫一念,黑白之箭自行飞至弓弦之上。拉开了弓!

  这黑弓,全凭黑猫意志开弓,完全不需要宁凡协助

  宁凡微微皱眉,以他的眼力,岂会看不出,黑猫为了幻化一支黑白箭,竟用掉了道魂本源的力量,使得本身道魂品阶有了跌落…

  这黑猫真心将他当成主人,他自然也会将她真心视为仆从。

  他与这些道鲤之间,并没有切骨深仇,若是攻击这些道鲤,会连累黑猫品阶跌落,他宁可放这些道鲤逃生。

  而让宁凡不解的是,这黑白箭,同样给了他极为熟悉的怪异感觉…

  这黑白箭中,竟蕴含着阴之道源与阳之道源的精纯力量!而阴阳两种道源之力的运转轨迹,竟有一部分,与阴阳变的功法极为相似,至于箭影中的星光,不知为何,似与杀戮殿的之术有些相似…

  那星光,似乎能掠夺他人气运…

  “古怪,这黑白箭莫非与乱古、与北斗仙域有某种联系…”宁凡微微沉吟。

  下一瞬,黑弓开!

  弓开的瞬间,宁凡目光顿时一缩,以他天人第二境的目力,竟然都看不清黑白箭离弦的残影。

  这黑白箭离弦的度,太快!这种快,似乎已经足以跨越时间与空间,已出第二步修士理解的范畴,给人一种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的深刻感受!

  “不好!”

  感受到黑白箭离弦,两名鲤王神色剧变,四名仓皇逃遁的道鲤准圣,更是在一瞬间,有了头皮麻的感觉!

  根本看不到任何箭影射来,但,鲤四却在这一刻,第一个出了惨叫,他硕大的鱼身,忽然诡异地胀大,无法言说的痛楚,顿时袭遍全身,当身体膨胀到了即便,便忽得如气球一般,嘭地一声,直接炸开!

  血肉横飞!

  继而其残尸之中,诡异地飞出一道黑白箭光,一晃之下,又不见了。

  “这这这…这是什么箭!它是什么时候射到鲤四体内的!”余下的三名准圣皆是冷汗直冒。

  更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鲤四一死,他们竟觉得自身的气运有了少许削弱…

  不,准确的说,被削弱的并非他们个人的气运,而是…,族群之气运!

  气运,是天的认可,个人的气运若是不高,则一生不顺,族运若是不高,则一族都无法兴盛,无法诞生巅峰强者。

  三名准圣只能隐约察觉,刚才这一箭,诡异地削弱了道鲤一脉的气运,更深层次的东西,却看不透了。

  唯有两位鲤王,准确的察觉到了。

  刚刚这一箭,杀了鲤四倒是小事,麻烦的是,竟直接夺走了道鲤一脉约莫五百彩的族运!

  “惨了,这下真的无法挽回了!鲤圣为我一族殚精竭虑无数年。穷十轮岁月,才从各族夹缝之中,谋划到了十万彩的族运,这次你我二人一下子便损失了五百彩族运。鲤圣定会大怒!如此一来,就算我们有朝一日有幸重返真界,也难逃重责…”

  一想到鲤圣的狠辣无情,两名鲤王眼中俱都有了疯狂,便在此刻。继鲤四之后,鲤三的鱼身同样开始膨胀!

  这鲤三,竟不知何时,同样被那黑白箭射入体内!

  不行,不能染鲤三再死掉了,丢失五百彩族运,最多也不过是囚禁之罪,但若丢失千彩以上,恐怕一回真界,就会被废掉七成修为!

  “九狸凶魂!你欺人太甚!你灭我道鲤一脉五百彩族运。此仇不共戴天,不死不休!吼!!!”

  两大鲤王也不知付出了什么代价,竟直接挣断了身上所有锁链,暂时解除了定海神铁对他们的束缚,朝着宁凡所在之地爆冲而出,疯狂的杀机,几乎在一瞬间,便使得三千层画界的天空,在同一时间凝固!

  “五百彩族运,什么意思…”宁凡微微动容。不明白黑猫做了什么事情,竟能让画界深处的凶物爆如此疯狂的杀机。

  黑猫却是对两位鲤王的杀机不以为然,她的等级虽说不高,但若拼了性命。未必就杀不死这两只鲤王!

  “再舍七百万年日月之精…杀!”

  黑猫一声出,气息再次大幅削弱,同一时间,鲤三的躯体彻底胀破,一命呜呼!

  道鲤一脉的族运,再次削弱五百彩!

  “不!!!”

  两位鲤王双目血红。他们才冲到第298o层,距离宁凡所在之地,还很远。

  他们弄丢了道鲤一族千彩族运,鲤圣不会轻饶他们…

  无法原谅,不杀宁凡与这只九狸,他们誓不为鱼!

  “再舍七百万年日月之精…化第三箭!”

  黑猫语气已经有些喘息了,显然连续三次出手,负荷不轻。

  在她话落的瞬间,鲤二的身体开始膨胀,并于一瞬间膨胀到了极限。

  鲤二的鱼脸因为恐惧,而有了扭曲,他想要反抗,但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炸为漫天血肉…

  道鲤一脉,再削五百彩族运!

  “一千五百彩!以鲤圣大人的个性,岂会饶我们活命!”两名鲤王疯狂之下,竟是有了死志,这一次,他们就算玉石俱焚,也要将宁凡、黑猫弄死在画界!

  “最后一箭…”

  黑猫语气有些颤抖了,她,有些承受不住王弓之影的巨大消耗了。

  毕竟她执掌的,是蛮荒的残破天道,即便执掌了无数岁月,也并未吸收到多少日月精华…这一次,为了替宁凡出一口恶气,她却是毫不犹豫,要将那攒了无数年的力量,一次用个精光。

  “够了。不必再射第四箭,我们走。”

  宁凡忽然伸手,按在了黑弓之上,轻轻一抚,一抚之下,黑猫再也无法维持弓行态,变回了猫形,周身虚幻了不少,明显因之前的三箭,虚弱了很多。

  黑猫的道魂等级,几乎快要跌下二级帝魂的境界了,若射出第四箭,固然可以多杀一个鲤一,却必定会连累黑猫,彻底跌落道魂境界。

  不值得!

  “主人,你不是说要一个不留么…”黑猫还是很不爽,让她放过算计主人的道鲤,实在有些不情不愿。

  可这是主人的命令,主人不许她射第四箭,则便是圣人逼她,她也绝不射第四箭!

  “给,这是黑魔施展第九术,获得的战利品…”

  黑猫摇了摇尾巴,顿时便有三个光团出现在了宁凡面前。

  每一个光团,都有五百种色彩,瑰丽夺目,宁凡头一次见到这种东西,不知这是何物,却隐隐感觉,此物绝非寻常。

  “这是…”宁凡还欲问一下这是什么东西,那一边,黑猫已经因为太过虚弱,而直接昏倒了。

  果然,不让她强射第四箭是对的…

  九狸一族虽然克制道鲤,但小猫儿的等级还是太低了,越级杀鲤,绝非表面上那般轻松…

  “罢了,你先休息休息吧。”

  宁凡一翻手,将黑猫几三个绚烂光团收回玄阴界。想了想,又沿着诸鲤将逃亡的路线,将死去的三名鲤将血肉、鲤目全部收走。

  鲤目,自然是木松道人需要的。那些鱼肉么,或许可以给小猫儿吃掉,也许补补之后,她就不会这么虚弱了吧。

  “小猫儿已经无法再战,以我本身修为。不宜久留此地,还是离开画界得好…”

  念及于此,宁凡将一身度催动到极致,转身便朝画界第一层遁去。

  鲤一一路逃遁,根本不敢回头,鲤二、鲤三、鲤四的死,如同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那一幕,真是太可怕了!无法防御。必死无疑,在那等九狸神通面前,他一阶准圣的道鲤修为,根本无从抵挡!

  “挡不住,必须逃…”

  他拼了命地朝画界深处奔逃,却不知,黑猫早已昏倒,宁凡也并未追来,而是朝画界外逃去了。

  两个鲤王则已经对宁凡抱了必杀之心,可惜。他们还未赶到,宁凡便已一路逃出了画界…

  这是个狡猾的小子,见机不对,竟跑得比谁都快!

  “竖子可恨!竖子可恨呐!吼!!!”

  两个鲤王朝天怒吼。宣泄着心中的不甘与震怒,他们这一吼,整个画界竟如同被雨水洗刷掉油彩一般,景色被生生洗去一层,有了变化。

  原本空荡荡的画界天地,忽然出现了无数血淋淋的眼珠。并非鱼眼,而是人的眼珠,飘在空中,极其诡异。

  每一个眼珠,都布满血丝,都充斥着临死之前的疯狂恨意与恐惧!

  这些眼珠,无一不是金符宫修士的眼珠!

  这些眼珠从古至今,便存在于画界每一层,宁凡进入画界后,亦无数次从这些眼珠跟前经过。

  但很可惜,宁凡根本看不到这些血红人眼的存在…

  宁凡不知道的是,木松道人想让他取的,实际上是这些他未看到的带血人眼,而非道鲤的鱼眼…

  …

  外界,掌木虚空中。

  木松道人、向螟子俱都有了骇然之色,悬挂在他们面前的金天黑地图,此刻剧烈地颤动着,毫无疑问,画界之内生了无法想象的大动静!

  “莫非,宁凡小友竟惊动了画界深处的两只道鲤王!否则此图绝不可能出现这种震动的!”木松道人失声道。

  回忆起两只道鲤王的可怕,以他的修为,都不由得有些面色难看了。

  没有远古大修的实力,绝对无法与两只鲤王一战,更别说画界之中,还有诸多强大鲤将…

  “快!不能再等了!你我二人联手,将宁小友拽出画界!”向螟子急切道。

  木松道人点点头,神情却难掩一丝失望。

  画界之中,阳界之目极多,但全都隐藏在天地间,唯有睁过眼的修士,才能找出那些阳界之目的存在。

  若是画界之中有人睁开双眼,此图必定会有所显示,然而并没有…

  宁凡小友并未在画界之中成功睁眼么?

  如此一来,此子想要获得阳界之目,只有第二种方法了,那便是斩杀道鲤。

  只不过,道鲤的鲤目品阶大都太低…

  念及于此,木松道人又是一叹,“此子的资质,终究还是不如森罗…毕竟森罗曾在此图之中睁眼,资质直追老夫,此子却做不到。我本以为,乱古传人会比较容易睁眼,如今看来,呵,老夫对他的期望,有些过高啊…”

  木松一面叹息,一面催动神通,与向螟子一道,想要将宁凡拽出画界。

  然而不待二人相助,宁凡便已自行冲出金天黑地图,回到二人跟前。

  “小友虽未睁眼,逃生的度倒是不慢。如此一来,我和向老头倒也无需付出代价救你了,呵呵,倒也省事。”

  木松道人看似在笑,语气却很淡,也不知是否是错觉,宁凡似乎从木松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挖苦。

  什么叫逃得快…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别扭…

  罢了,木松道人本就毒舌,这一点,向螟子前辈嘱咐过,他倒也不必太过在意木松的语气。

  向螟子倒是对宁凡十分满意。两大鲤王已经出动,宁凡还能从画界安全脱离,可见此子不凡。

  “如何。可是成功带出木老头需要的东西了?”向螟子笑问道。

  不同于木松道人,他对宁凡的信心倒是十分充足。

  “带出来了,只不知,此物是否就是木松前辈所需要的眼…”

  宁凡没有在意木松的冷淡。翻手取出一颗眼珠。

  木松顿时一怔,他倒是没想到,宁凡没有睁眼,竟也带出了阳界之目,果然。是斩杀了道鲤么…

  呵呵,道鲤的眼,品阶可不如金符宫修士的眼啊,若以品阶而论,金符宫修士的眼,可位列中品,普通道鲤的眼,却只能列入下品。唯有准圣修为的道鲤,眼的品阶能达到中品,勉强与普通金符宫的修士之眼相提并论。呵呵,此子就算在画界虚涨了修为,也不可能杀死准圣道鲤,道鲤有多么难杀,木松可是切身体会过的…

  宁凡拿到的眼,多半只是下品阳界之目吧。

  罢了,此子能拿到下品之目,已经十分难得了,勉为其难,为他出手一次吧…

  木松微微失望地接过宁凡递来的眼。漫不经心地探出神念,扫了一下。

  这一扫,原本平静的神情,顿时有了震惊。这眼…竟是中品!

  “你睁眼了?你看到画界之中飘浮着的上万眼珠了?”木松动容道

  “睁眼?飘浮的上万眼珠?”宁凡微微一怔。他怎么不知道,画界之中还飘浮了上万眼珠。

  “你…没看到?果然,你没有睁眼,如此说来,这眼是你从准圣鲤将身上夺来的么…”木松收起了之前的轻视之心。

  虽说宁凡没有睁眼,但能以万古一劫修为。入画界,夺准圣之眼,也算逆天了吧。

  起码…向螟子都做不到这种事情…

  “好!你能拿回一颗阳界之目,足以换我出手一次,你与暗族的恩怨,老夫必定不会坐视不理!”

  木松道人翻手收起了眼珠,并不知道,这样的眼珠,宁凡还有五个。更不知道,宁凡此行共斩杀了三只准圣道鲤!

  当然,严格意义上说,那三只道鲤并非宁凡所杀,而是黑猫所杀…

  宁凡并没有将六个眼珠全部拿出来。此眼能被木松如此看重,必有大用,拿出一个换木松出手,已经足够,剩下的,倒不妨暂时留着…

  见木松终于同意帮助宁凡,向螟子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来木岛的目标算是全部达成了。

  向螟子心情不错,木松得了阳界之目,同样心情大好,破天荒地在木岛摆下宴席,盛情款待宁凡一行。

  席间,众人自然又是一番论道,能和两名准圣交流修道经验,宁凡自是获益不少,酒过半酣,话题自然而然转到了阳界之目之上。

  木松也不藏私,给宁凡细细讲解了阳界之目的妙用,宁凡这才知道,自己并没有使用木松期望的方法,拿回眼…

  向螟子也是大为诧异,他今日才知,原来正确的掌位方法,是睁开眼…难怪当日暗族要以无上神通,剥夺他双目之感,原来竟是要毁掉他睁眼的可能么…

  “睁眼,是修出掌位虚空的正确方法,同时,也是迈入准圣第二阶,必须要走的一步…”

  木松言及于此,叹息地望向向螟子,向螟子也是一阵黯然,心道难怪自己始终无法迈入准圣第二阶,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所谓的睁眼,并非表面意思那么简单,而是要看到世界的另一面。每一个世界,都有两面,为阴面与阳面。我们所处的世界,是幻梦界,而我们平日里看到的,实际上…只是幻梦界的阴面…”

  宁凡,向螟子,乌老八,以及一众木岛门人,脸上或多或少有些茫然,听得似懂非懂。对此,木松也只能深表无奈,这些人没有亲眼见过世界的阳面,听他解说,必然会觉得抽象。

  “…简而言之,我们幻梦界之民,实际上是阴世的人,是天地所不认同的那一部分人,无法活在阳世,除非…能在阳世睁开双眼。”

  听不懂啊!乌老八抓耳挠腮,明知道木松说的东西很珍贵,可就是听不懂…

  “万物有阳就有阴。有明就有暗,如人有影,如叶有根。阴界之民,不能说就是不存在的。只是无法被大道认同罢了…我等幻梦界之修,若想成圣,不仅需要追求圆满,更需要,从阴走到阳…但这一步。却是极难…”

  木前辈啊,你别讲成圣啊,好遥远啊!讲讲突破万古第二劫吧!我比较关心这个!

  乌老八内心暗暗腹诽,却自然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的。

  “我幻梦界修,有神、妖、魔三族,这三族,实际上是不被大道认可的三族…所以,老夫改修了佛…”

  什么?神、妖、魔三族不被大道认可?我怎么没听说过!

  乌老八怀疑地看着木松,暗道莫非是灵酒度数太高,把木松灌醉了。开始说胡话了?

  “古有一宗,名金符宫,此宗金符始祖,据说与道魂族大有关联,宗内弟子,竟绝大多数都能睁眼,于阴世之中,看到阳世…这种亲眼见过阳界的眼,大多留有阳界的,被称作。后金符宫不知出了什么变故。竟是被灭,而金符宫镇宫之宝——金天黑地图,也在几经辗转这下,流落到了老夫手中。此图充斥着极为强大的阴阳之力。可助修士元神、帝气完美融合,增加突破仙帝瓶颈的成功率,自然,老夫更看重的,是图中隐藏的无数阳界之目…可惜,你并未睁眼。否则,你应该可以看到,画界之中,有无数血淋淋的眼珠飘浮…”

  木松微微一叹,认定宁凡的资质不如森罗。无法在画界之中睁眼,便是一个证明。

  “阳界之目,可助修士睁眼,也可助已睁眼的修士,看到更多的景…可惜,你没有从画界获得更多眼珠,要不然,倒是能自己用上一些,自有好处…”说这句话的时候,木松观察着宁凡的表情,见宁凡露出了可惜之色,不禁暗暗摇头。

  看起来,此子真的只从画界得了一颗眼珠…若是此子还有眼珠,说不得,要设法要过来的…

  宁凡面上满是可惜,内心却在暗叹,这木松道人可以作为强援,却无法作为朋友深交,与此人相处,还是应该有所保留,不能似与向螟子相处那般随意。

  “说起来,每个修士睁眼之时,都能看到属于自己的景…当初老夫睁眼之时,看到了樵夫伐松的景,从中悟到了木之本源,凭此创出了属于自己的掌位虚空。当初森罗小儿睁眼,据说看到了女子以肉饲鹰的一幕…具体画面,他却没说,只有他自己知道…”

  樵夫伐松…

  肉饲鹰…

  宁凡暗暗寻思,若他用掉手中的五颗眼珠,不知能否睁眼,能否看到属于自己的景。

  一番听道,众人大多没有从木松那里明悟什么东西,唯有宁凡、向螟子时而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宴席之后,宁凡向木松道人提出一个请求,想看看木岛的诸多古籍。

  木松道人收藏了许多失传古籍,其中有不少,都与佛符、魔符有关,也有不少功法典籍,可印证宁凡自创的道经第一卷。反正来了木岛,宁凡自然想看看那些古籍。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木松道人同意了宁凡的要求。

  不过,得付道晶,才给看书!

  木松道人算账精明,收取道晶,倒也不是重利,而是不想白得宁凡的因果,倒也算是一片好意。

  宁凡身上的道晶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反正看书肯定是够的。还真别说,木松道人不愧是东天一等一的强者,他的藏书,不少都是孤本,大大增加的宁凡的见识。

  这里,甚至还有记载道魂族的藏书!

  “…道有灵,阳取其灵者,谓之道魂,阴取其灵者,谓之妖…”

  “…道有身,阳取其身者,谓之佛,阴取其身者,谓之魔…”

  “…道有心,阳取其心者,谓之荒,阴取其心者,谓之神…”

  “…道有尘,阳取其尘者,谓之劫,阴取其尘者,谓之蛮…”

  “…道有…”

  再之后,似乎还应有其他字句,却因为是残本,看不到了。

  宁凡暗暗寻思,将这本书与木松的话语联系起来,似乎对神、妖、魔等族有了明悟。

  佛与魔是对应的,一修佛符,一修魔符,二者莫非就是一阳一阴的关系?

  道魂,妖魂…劫灵,蛮修…莫非也是一阳一阴的关系?

  至于和神修对应的荒,又是什么…

  这本古籍的后面,还有对道魂族的一些介绍,其中,竟还专门介绍了九狸。

  对自家小黑猫,宁凡当然十分上心,仔细看了看关注九狸族的介绍。

  那介绍并不详细,却有一句,却让宁凡神情大变,有了严肃之色。

  “…世间万物,据某所知,有五品至阳之物,可延道灭之期,一曰上清莲叶,二曰道古仙杏,三曰荒古扶桑,四曰九狸魂血,五曰逆圣之息…”

  宁凡内心怦怦直跳,想不到,竟会在这里的古籍中,找到救治乱古大帝的方法!

  上清莲叶,道古仙杏,荒古扶桑,这三样是传说中的至宝,宁凡头一次听说。

  逆圣之息,说的是第四步仙皇吹一口气,便能让必死之人延寿,宁凡当然不可能找个仙皇,对着乱古吹气…

  但九狸魂血么…

  此书记载,若能取成年九狸魂血一滴,便能令道灭之期延迟千年!

  宁凡倒是不知,自家小黑猫的血,竟还有如此大用!

  若是弄一滴小黑猫的魂血…应该对她伤害不大吧…

  那么问题来了…

  这只小黑猫貌似还没有成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