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59章 阵开,星凝!

第759章 阵开,星凝!

  星辰寒玉,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疗伤至宝,借诸天星力而生,拥有无上疗伤效果。

  一般而言,唯有舍空之上的大势力才能弄到一些,制成法宝灵装。

  想要弄到足够寒玉制成玉床,便是碎念势力也难以办到。

  六欲宗却办到了!

  六欲宗之所以能有如此珍贵的寒玉床,自然要归功于此宗始祖——六欲仙王。

  此寒玉床是六欲宗代代相传的至宝,唯有历代宗主知晓此床存在,也唯有历代宗主有资格使用此床疗伤。

  此床存在之秘密,从未泄露,否则早就有无数老怪杀上门来,抢走此床。

  元宗是此代六欲宗主,渡真初期修为。

  他几乎已是六欲宗最后一个人才了,整个六欲宗自他以外,再无任何一个渡真,命仙强者仅有三人,且俱是人玄初期、中期.

  元宗自问,若自己不幸陨落,六欲宗算是要彻底没落了。

  命仙修士,三百年一次小天劫,三千年一次大天劫。

  真仙修士,六百年一次小天劫,六千年一次大天劫。

  万古修士,九百年一次小天劫,九千年一次大天劫。

  元宗的下一次大天劫,就在千年之后.

  这一切大天劫,他并无太大的信心渡过,多半会死.

  所以,他必须在有生之年,为六欲宗寻一个出路!

  而他所寻找的出路,便是宁凡!

  他眼光向来不差,一眼便看出,宁凡前途无可限量,且是那种恩怨分明之人。

  若有人得罪宁凡,宁凡睚眦必报!

  若有人施恩于宁凡,宁凡亦必涌泉相报!

  看透了宁凡的个性,且心知宁凡还有杀戮殿弟子的特殊身份,元宗自是一心想要交好宁凡。即便将星辰寒玉床的秘密告诉宁凡,以寒玉床助宁凡疗伤,也在所不惜!

  只要能交好宁凡,元宗深信。便是千年之后他陨落于大天劫之下,宁凡顾念今日之情,也多半会在日后稍稍照拂六欲宗的!

  他直言不讳结交宁凡存了目的,目光坦诚。

  这坦诚,让宁凡十分欣赏。

  他隐隐看出,元宗大天劫将至,面上颇有几分死气,想来此劫难以避过了。

  神念扫了扫六欲宗,此宗总共才有三名命仙,还俱都是人玄初、中期。

  于是。宁凡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元宗之所以屈尊结交自己,多半是为了六欲宗吧.

  “道友觉得,老夫的提议如何可愿意在我六欲宗小住些时日,借寒玉床疗伤”元宗捋了捋白须。笑问道。

  “也好,晚辈伤势确有些棘手,若能得星辰寒玉床相助,定能大大缩短疗伤之期。星辰寒玉床乃是至宝,前辈肯借与晚辈疗伤,晚辈欠六欲宗一个人情。”

  宁凡话语点到即止。

  他没有说欠元宗人情,而是说欠六欲宗人情。这一点,让元宗满意一笑。

  元宗并不媳宁凡欠他人情,他只剩千年可活,宁凡资质虽高,修为毕竟尚低,千年之内无法给他太大帮助。

  六欲宗。却需要宁凡的人情。

  宁凡是杀戮殿修士,天资惊人,前途无量,有他照拂六欲宗,便是元宗死了。也可以安心合眼了。

  “呵呵,有道友这句话,老夫便是此刻死了,也死而无憾了。星辰寒玉床封印于仙王殿中,仙王殿则位于我六欲宗宗主禁地之内,除非持有宗主令信,否则非舍空修士不可进入。道友且与老夫同行,老夫这便带小友进入仙王殿,使用寒玉床。”

  元宗一笑,将宁凡迎入六欲宗内。

  六欲宗山门很大,弟子亦多,门徒百万,碎虚二百,命仙三人。

  若无元宗坐镇,这样的势力也足以执掌一片中级星域了。

  但想要执掌上级星域,却远远不够的。

  一见宗主竟亲自出宗,将宁凡迎入宗内,不少门徒惊诧不已。

  普通门徒哪知宁凡是谁,又哪知宁凡厉害。

  他们很想知道,由自家宗主亲自迎入宗内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一日,宁凡诛尽君家、微尘剑宗修士,此战战局被费和等舍空遮掩,除元宗外,外人并不知宁凡的煊赫战绩。

  自宁凡加入杀戮殿之后,百亿悬赏令便被取消,数十年过去,绝大多数的东天修士都已将宁凡遗忘。

  整个六欲宗之内,除却元宗之外,竟无人知晓宁凡身份。

  三名命仙把守在六欲宗宗主禁地之外,一见元宗前来,立刻恭敬抱拳道,“见过宗主.呃,这位是.”

  三名命仙目光齐刷刷地望向宁凡,带着探究之意。

  宁凡微微散出一丝人玄巅峰的气息,三人立刻面色一变,露出忌惮极深的神情。

  “这位道友是老夫的朋友,想要进仙王殿看看。”元宗含笑道,他对待宗内修士,向来和善。

  “这.”三人露出为难之色。

  仙王殿乃是宗主禁地,唯宗主可入,此乃六欲宗的死规,不可更改。

  三人负责镇守宗主禁地,死守着宗规,便是宗主的朋友,也不敢放入仙王殿。

  “呵呵,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一点,尔等切记。记住这一点,便是老夫陨落,尔等也足以支撑起六欲宗,苟存于六欲星域了。当然,原则不可废,这一点,尔等同样须切记!若心无原则,这道便也再无可修。不过么,仙王殿之规定,无关原则,破例一次也无妨。让他进去吧。也许我六欲宗之未来,便在他的身上.”元宗一叹,语重心长地教育道。

  见宗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三人也非愚顽之人,恭敬一礼,让开了道路。

  宁凡目光扫过三名命仙,最终落在元宗身上,目光微诧。

  此宗强者秉公执法,此宗宗主和善御下,这六欲宗倒是个不错的宗门。

  元宗取出一个阵盘。向阵盘打出一道法诀,禁地之外的阵光上,徐徐露出一个通道。

  “道友且自行进入其中疗伤,老夫会留在禁地之外。为小友守关。”

  “小友放心,此禁地阵光,只会防御外敌,不会攻击阵内修士,阵内修士可随时离开禁地,不会受到任何阻拦。禁地之内亦无任何凶险,仙王殿便在禁地最深处。”

  似怕宁凡担心禁地内藏有危险,元宗耐心地解释道。

  宁凡点点头,以他的阵道修为,自然看得出这禁地大阵没有危险。

  便是有危险。以他的神通手段,也不惧闯一闯这禁地的。

  他虽欣赏元宗,到底还是存了三分戒备之心。

  君家修士、微尘剑修的诸多元神亦被宁凡以秘法祭炼过,可以用于施展轰神之术了。

  手掌轻轻按在魂袋之上,宁凡一步迈入阵光通道之内。

  若元宗真的居心不良。他只晓得展开轰神之术,便足以一招屠尽整个六欲星,鸡犬不留!

  在宁凡进入禁地之后,阵光通道消失。

  元宗闭上眼,自责一叹。

  他自责的,是自己破坏了六欲宗的规矩,让外人入了仙王殿。

  只是。他不后悔。为了六欲宗的未来,他何惜违背一次规定。

  “执法长老何在!”元宗睁开眼,肃然道。

  “属下在!”三名命仙朗朗道。

  “身为宗主,任由外人进入仙王殿,该当何罪!”

  “须受雷鞭五百下.”三人叹息道。

  “嗯,行刑吧。此事。不要让其他门人知晓。”

  元宗一叹,闭上眼,负手而立。

  而三名命仙,各自取出一根行刑雷鞭,咬着牙。一鞭鞭抽在元宗身上。

  他虽是宗主,但宗规,不可废!

  .

  禁地的格局,同样是大圆套着小圆的格局,与洞府界十分类似。

  外围区域,建有一些亭台楼阁,多为炼丹室、炼器室。

  内围区域,有一种银色巨宫,宫殿上有一匾,书有三字。

  仙王殿!

  此殿,是六欲仙王所留,曾为六欲仙王闭关疗伤之地。

  自六欲陨落,历代六欲宗主皆在此闭关疗伤。

  仙王殿十分恢弘,宫墙瓦片上皆有星光闪烁、星力流动。

  一路行至仙王殿跟前,宁凡体内的本命黑星开始微微颤动。

  那颤动,是兴奋!

  此宫之内,有提升星力的至宝留存!

  “星辰寒玉.”

  宁凡叹了叹,步入仙王殿。

  他恩怨分明,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虽然心知仙王殿内的星辰寒玉有助于提升星力修为,宁凡却并没有打算夺走寒玉床。

  元宗一番好意,借他寒玉床疗伤,若宁凡夺了寒玉床,星力虽可大进,道心却必定大损。

  一步踏入仙王殿,宁凡目光向四面扫去。

  仙王殿内并无多余摆设,四角各置有一盏长明宫灯,中心处,放着一张长三丈、宽一丈的寒玉大床,正冒着森森寒气。

  寒玉床之上,浩瀚而雪白的星力微微流转。

  任何修士只消得躺在此床之上,便可自行疗伤!

  此床以一整块星辰寒玉炼制而成,如此巨大的寒玉,怕是万古境修士都不易寻得吧。

  宁凡估算了一下,若吞尽此寒玉床中的星辰之力,他的本命星辰起码可多出五千颗。

  五千颗本命星辰,不少了。

  宁凡修有《寒星秘录》,可吞噬极阴之地的阴气凝聚本命星辰。

  每一颗修真星之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地域,属于极阴之地的范畴。

  宁凡与欧阳暖逃避追杀、前往杀戮殿的八年中,曾途径一颗阴气极浓的下级修真星,在修真星上躲藏了半个月。

  他耗费半个月之久,抽尽了一整颗下级修真星的阴气,也不过凝出一颗本命星辰。

  见本命星辰如此难修炼,他只得暂时放弃了星术的修炼。

  一个星辰寒玉床,便能助宁凡凝出五千本命星辰,便能节省宁凡200余年的苦修!

  若非元宗是友非敌,宁凡必定要夺了寒玉床修炼星术的。

  可惜,可惜.

  “宁某行事,不问善恶功过。但求问心无愧。若今日忘恩负义,夺走此床,日后必悔!”

  叹息一声,宁凡翻身坐上星辰寒玉床。服下一颗九转丹药,催动黑星之术。

  借着星辰寒玉床的星力,一步步运行法力周天,开始疗伤。

  一黑一白两种星光,交织在宁凡身上,隐隐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道韵,与宁凡之道相合!

  黑色星光,是黑星之术。为了黑星之术,他生了夺宝之念。

  白色星光,为玉床星光。为了不负恩义。他舍了夺宝之念。

  这一生一舍的过程,正是道魔相争的过程。

  这一黑一白的星光,似乎诠释着宁凡的道。

  而最终,他舍魔守道,道心未失。

  一日。二日,三日.一转眼,一月过去。

  宁凡已服下第二颗九转丹药,伤势也已好了六成。

  又一个月过去,宁凡伤势终于痊愈。

  宁凡强行催动定天之术定住千眼老怪,反噬所受的伤势极其恐怖。

  若无寒玉床,宁凡少说也要在玄阴界内闭关数年才可痊愈。

  借寒玉床之力。宁凡在外界花了两个月便痊愈,这速度,实在有些骇人听闻了。

  惊叹于星辰寒玉床强大的疗伤之力,宁凡眼中只有称叹之色,却无任何贪念。

  感受着周身盘旋的黑、白星光,竟有某种浑然天成的道韵。宁凡目光一怔,许久之后,抬手,欲将两种星光合二为一。

  他的手掌,好似擎着大道!

  在那大道之下。两种截然不同的星力,竟有了融合的趋势!

  仅融合了一丝,黑星之术的疗伤之能,竟一瞬提升了数倍!

  但未待黑白星光彻底融合,宁凡骤然胸口一痛,咳出鲜血。

  而刚刚出现融合趋势的两种星光,彼此分离,各自流散.

  “无法融合,不过.倒是一个意外之喜!”宁凡随手抹去嘴角血迹,满意一笑。

  他刚刚,似乎差点创出比黑星之术更强大的星光疗伤术了.

  一黑一白,一魔一道.那,是属于宁凡自己的星光之术,是比黑星之术更强大的星术。

  在世人眼中,天帝是将星术修炼到极致的强者,他的黑星之术冠绝古今,堪为第一星术。

  可宁凡明白,世间并无永远的最强,亦无永远的第一。

  黑星之术,只是暂时无人超越罢了,也许有朝一日,宁凡可创出一式星术,超越此术。

  只可惜,黑星之术级别太高,如今的宁凡境界远远低于当年的天帝,尚不足以改良此星术。

  “想要创出比黑星之术更强大的星术,起码要到仙帝境界才可吧.”宁凡自语道。

  收了所有杂念,宁凡又在星辰寒玉床上疗伤一日,将星术反噬的伤势全部治愈。

  待伤势痊愈,宁凡起身欲离开玉床,忽然眉头微皱,不解地看了一眼身下的寒玉床。

  重新坐回寒玉床,宁凡静下心,闭上眼,似在感知什么。

  没有疗伤,没有做什么事情。

  许久之后,睁开眼,目光中竟露出古怪之色,自语道,“还好我未被贪念左右,夺走此寒玉床中的星辰之力。想不到,这寒玉床还有如此大用!若因我一时之贪,毁去此床,必定要错过一个莫大机缘的.”

  “这是六欲仙王留下的机缘么,错非身怀六欲之骨修士,绝对不知,此床之下,还藏了如此机缘!”

  “我入仙王殿之前,本命黑星曾不自禁的流露出兴奋情绪,当时我只以为,本命黑星是因星辰寒玉床而兴奋,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六欲前辈,你真是送了晚辈一个天大机缘啊.”

  在这寒玉床之下地底百万丈,藏有一个远古大阵!

  那大阵是以欲念之力布下,是六欲仙王亲手布下,非身怀欲骨的修士,绝对无法感知到,此地竟藏有一个欲念大阵!

  那大阵的阵眼,设在六欲星地壳之中。

  那大阵发动的条件共有两个。

  一是催动阵光之人身怀欲骨,二是星辰寒玉床并未毁去。

  那是一个抽取星辰之力的大阵,可直接抽取整个六欲星域所有修真星的星辰之力。助发动阵光者凝聚本命星辰!

  比起寒星秘录,这种修炼星术的方式更加快速,更加霸道!

  宁凡身怀六欲之骨,又未毁去寒玉床。足以发动此大阵!

  若催动此阵,他的星术修为必定暴涨!

  “星辰寒玉床,我不夺,也不取。但这大阵,我却是要发动的。欲骨修士何其稀有,若我今日不取此阵机缘,也不会有第二名欲骨修士进入仙王殿、取走这机缘的,此机缘自会浪费,太过可惜。”

  宁凡不是一个矫情之人,此阵是他的机缘。非欲骨修士无法获得此机缘,他无须让给六欲宗修士。

  他不取,便无人可取,何必暴殄天物。

  体内的欲骨,一根根发出微弱荧光。

  宁凡盘膝于寒玉床之上。指影翻飞,掐动阵诀,催动大阵!

  一股无形的欲念阵力,润物无声,以六欲星为中心,一瞬间扩散至整个六欲星域!

  六欲星域中,七万四千个修真星。俱被阵力笼罩,却无人察觉。

  随着大阵六转,一股万古沧桑的欲念气势,骤然加持在宁凡身上,朝整个六欲星域疯狂散去!

  这一股万古沧桑的气势,毫不隐匿。整个六欲星域的修士,俱都在这一刻不可置信地抬其头!

  一个个名宿老怪,目光大变,纷纷遁出修真星,不可置信地看着空无一物的浩渺星空。目光敬畏而惶恐!

  “万.万古第四劫的气势!有一名万古第四劫的仙王,入了六欲星域,在整个星域散出了气势!”

  “这等至尊强者,为何要来我六欲星域难道是来探寻数月前入口消失的那个洞府界么”

  整个六欲星的修士,亦是纷纷面色大变,不可置信地望着星空!

  他们,亦察觉到了那四劫仙王的气势,且他们感觉出,那名仙王似乎离他们很近很近,就在六欲星的范围之内!

  “有一名绝世仙王,潜入我六欲星了么!那名绝世仙王现在何处!”一些修士大惊道。

  “怎么说话的!堂堂仙王还需藏头露尾进入六欲星么他那般惊天动地的人物,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何须隐藏我们发觉不了他的所在,只因我等修为太弱,可不是那位前辈刻意隐藏!”

  这一刻,整个六欲星域沸腾了!

  这一刻,六欲宗宗主禁地之外,元宗与三名执法命仙不可置信地看着禁地方向。

  他们离禁地最近,唯有他们可以察觉,那仙王气势,是从这一禁地席卷至整个六欲星域的!

  “难道有一名绝世仙王,潜入我六欲宗禁地——仙王殿了么!”三名执法命仙俱是面色大变。

  “不,不是。这份气势,是我六欲宗始祖——六欲仙王所发出!”元宗定了定心神,肃然道。

  “宗主!这绝不可能!始祖不是早已在无数年前陨落了么,为何还能在死后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三名命仙不可置信道。

  “你们有所不知。始祖陨落前,曾在六欲星上留下了某个机缘,并留下遗命,若后世有人获此机缘,必会触发异象,令他留存于六欲星的最后一道气势重现星河。那一日,六欲后人或可奉此人为主,必可令六欲宗大兴于东天。此事乃是我宗最高机密,唯有历代宗主知晓.”

  言罢,元宗一时沉默。

  他记得前代宗主谆谆嘱咐他的话语。

  六欲仙王陨落之时,便知后辈中并无英杰,算出六欲宗终有没落之日。

  所以,他耗尽平生积蓄,留下一大机缘,待有缘人获得,并嘱咐后人,依附这名有缘人,令六欲宗大兴。

  这一个欲念大阵,只可用一次!

  这是六欲仙王耗尽平生积蓄留下的绝妙大阵!

  在六欲仙王看来,能得机缘者,必为欲骨修士。

  若是欲骨修士,自然有能力振兴六欲宗的。

  冥冥之中,六欲仙王留下的一大机缘,而取此机缘者,又是宁凡。

  元宗望着禁地方向,目光挣扎,似在做某种决定。

  良久,目光一决。

  他知道触发仙王气势的人是宁凡,所以,他决定遵从祖命,率领整个六欲宗,奉宁凡为主!

  不是与之交好,而是奉之为主人!

  祖命,不可违!

  .

  仙王气势横扫星空,化作一只只无形巨掌,朝一个个修真星抓去!

  除六欲星之外,一个个修真星的星辰之力,被生生抽出,星力损耗严重。

  抽出的星辰之力,借由遍布整个星域的欲念大阵,不断流入宁凡体内。

  一颗颗本命星辰,以惊世骇俗的速度飞速凝成!

  七万四千颗修真星的星辰之力,让宁凡凝出了七万四千颗本命星辰!

  本命黑星的数量,八万三千颗!

  此刻黑星之术的自愈之力,便是硬撼鬼玄巅峰修士的一击,都可令伤势顷刻痊愈!

  “此阵,好强!”

  宁凡内视己身,当察觉体内本命星辰数量之时,震撼不已!

  什么样的大阵,可在短短一炷香之内,令本命星辰多出七万四千颗!

  此阵阵图,他必定要弄到手才可,这可是无上大阵!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