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58章 星辰寒玉

第758章 星辰寒玉

  又是一番缠绵,整整十日。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十日间,宁凡收取了所有战利品,并与姚青云双修数十次,又借助九转丹药之力,总算压下体内伤势。

  伤势只是暂时压下而已,还需不少时间的修养,才可彻底复原如初。

  十日间,姚青云只是配合着宁凡疗伤,虽然满腹疑惑,却没有多问宁凡任何问题。

  又十日,在她的帮助下,宁凡炼化了前五层大阵的所有五行之力。

  五行体质的修炼进度,各自提升了百分之二十。

  限于修为,宁凡浪费了太多阵力,散逸而去,没有彻底吸收,却也无奈。

  从进入洞府界之前,宁凡便在预谋,耐心等待第四人出现,在关键之时给予对方必杀一击。

  他计划周全,使得最后借玉简之威一击灭尽敌寇,显得十分理所当然了。

  战利品自是极为丰厚。

  千眼老怪的本体是由六欲仙王一目炼制而成的解欲珠,他的身上,还有焚苍扇、离合剑,俱属于六欲三宝。

  除此之外,千眼老怪的储物袋中,更有傀儡功法——《六欲傀诀》。

  此术是六欲仙王所创的傀儡之术,可凝欲念之力为傀线,操控秘术欲傀。

  宁凡修出了欲骨,若他习得此术,以他的欲念力量之强,可凝出强大傀线,便是舍空初期的欲傀都可稍稍控制。

  此战获胜,宁凡获得了欲傀一具——那已成无主之物的斗篷老者,便是宁凡的欲傀。

  这是一具成品傀儡,是千眼老怪以某个碎念中期老怪尸身炼制而成。

  炼制欲傀,不但极其耗费时间,更需要耗费大量金钱。

  能得到一具如此高级别的欲傀。算是一个巨大收获了。

  当然,这碎念中期的傀儡,绝非人玄境界的宁凡可以操控就是了。

  便是修成了《六欲傀诀》,没有接近舍空的修为。宁凡休想操控此傀。

  此战。宁凡共从诸老怪身上缴获道晶八千亿!

  费和的长老令及杀戮值,也全部归了宁凡所有。

  宁凡看了看自己的杀戮玉。杀戮值已有1800万之多,相当于1800亿道晶。

  除此之外,宁凡还从费和的身上缴获尸道功法一部——《天尸变》!

  此功法,是千眼老怪赠予费和。是六欲仙王生前所修的尸道功法,品阶,八星!

  比起《尸魔录》,此功法级别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千眼老怪还算有自知之明,他自己只修六欲傀术,培养出一个费和,让费和修炼六欲尸术。

  又等来一个宁凡。想让宁凡采补姚青云之后,吞噬欲海之力,作为六欲欲术的载体。

  若千眼老怪能吞噬宁凡、费和及其他所有人,说不定真能超越六欲仙王。

  可惜。他的计划被宁凡一个人给毁了,毁的彻底。

  微尘老祖的四个剑匣之中,藏有四柄五涅仙剑,每一柄五涅仙剑,都可作为舍空初期老怪的本命法宝使用。

  四剑齐出,威能恐怖。

  君临渊的酒葫芦,是一个六涅仙宝,其中更有大量灵酒,若宁凡服之,法力必定大增!

  与姚青云的双修,没有预料中的境界暴涨,却也令得宁凡法力大增,临近突破鬼玄境界。

  如今有了这些灵酒,宁凡突破鬼玄,不难!

  除了这些东西,其他的功法秘术、天材地宝还有不少,却并不值得在此多提了。

  帝影一指威能太强,直接灭杀了诸老怪的元神,并未给宁凡保留元神、施展轰神之术的机会。

  千眼老怪的本体又是解欲珠,陨落后,重新化作解欲珠法宝,甚至没有尸身留下。

  费和、君临渊、微尘老祖三人的尸身,都已变作肉泥。

  这三堆肉泥的血肉精华,被宁凡炼化而出,送入鼎炉界,给紫璃服食了。

  宁凡并不知,紫璃悄悄将血肉精华分给慕微凉一半。

  于是二女服下三名舍空的血肉精华后,一个结茧,一个闭关,相继开始突破境界。

  这洞府界是一个局,是千眼老者所开启。

  千眼老者一死,洞府界的入口正徐徐消失。

  宁凡与姚青云并肩而行,离开六欲宫。当看到渐渐消失的黑洞入口时,姚青云秀眉一蹙。

  “洞府界入口快要消失了,我们速速离去吧,若再耽搁上一二日,便再也无法离去了。”

  “嗯。”

  “对了,长老令给我,六欲三宝你留下。”

  “你想要长老令”宁凡一怔。

  忽然似明白了什么,伸出手,抚了抚姚青云的侧脸,笑道,“你在担心我”

  “哼,本宫是你什么人,为何要担心你!”姚青云故作不屑的冷笑一声,却没有拨开宁凡的咸猪手,任宁凡抚摸自己的侧脸。

  好吧,她就是在担心宁凡。

  费和陨落,想必杀戮殿已然得到消息了,费和之死,姚青云必须给杀戮殿一个交待。

  她不想让外人知晓,是宁凡灭杀了费和。

  她要走长老令,是想暂时帮宁凡保管,让旁人以为,杀费和者是她,以便给宁凡减少一些麻烦。

  如今的宁凡,或许有十分强大的自保底牌,毕竟修为尚低,未必能保住长老令。

  待得宁凡修为强大些后,足以应付舍空老怪的为难,她会将长老令还给宁凡,让宁凡获得杀戮殿长老的身份。

  至于六欲三宝,她并无窥觑之心,留给宁凡又有何妨。

  长老任务虽是寻到六欲三宝,但她又不是非完成长老任务不可。

  完成长老任务,会有莫大奖励。完不成,也无惩罚的。

  她本来就没打算将六欲三宝上缴宗门,她来此,初衷是寻到解欲珠,留下自用。解除欲毒。

  如今和宁凡啪啪无数次后,她欲毒早就消失地一干二净,解欲珠留之无用,干脆留给宁凡好了。

  “不必担心。我连费和之流都不惧。旁人抢不走我的长老令!”

  “既然你有信心保下此令,便留在身上吧。持有此令,你便是杀戮殿长老,拥有强制召集一百鬼面的资格。此次返回杀戮殿,本宫会将费和之死揽在身上。若旁人问起长老令的下落。本宫会说长老令暂时遗失。”

  “也好,就说长老令暂时遗失吧。我虽持有长老令,却也暂时不想暴露长老令。我虽不惧窥觑此令的杀殿修士,却也不想多惹不必要的麻烦。”宁凡点头道。

  “你真的不随本宫返回杀戮殿么.”姚青云秀眉一蹙,问道。

  这段时间,宁凡不止一次告诉姚青云,他想在东天游历一番。暂时不回杀戮殿。

  游历是假,想借香火妖偶盗取东天势力的香火之力才是真正的目的。

  修为到了人玄巅峰,想要继续提升太过艰难。

  在碎虚之时,他与洛幽双修一次。足以突破境界。

  到了人玄巅峰,他与姚青云双修,却无法一举突破鬼玄。

  他吞噬了姚家老祖千万年香火,却只从人玄初期突破至人玄巅峰。

  姚家老祖的香火门徒,可是一整个中级星域的无数修士啊!

  如此大量的香火门徒,千万年的叩求换来的香火之力,竟只足以令宁凡突破三重人玄境界。

  可想而知,人玄境界的修炼有多么困难了。

  普通人玄要花数千年乃至数万年才可突破一重小境界,绝非欺人。

  修道第二步,越到后面,越难修炼。

  似费和,卡在舍空初期便已数百万年了。

  若宁凡不偷盗香火之力、取巧晋级,起码要在命仙境界卡数万年吧.

  他可没有数万年去挥霍,他记得与杀帝的誓言,再有两千年,他要担起守护血界的使命。

  为了这一誓言,他必须竭力提升修为,尽最大努力,在两千年内拥有守护血界的实力!

  见宁凡一脸沉思状,没有回话,姚青云心中微微有些失落。

  她可还想回杀戮殿后,和宁凡好好双修几次的。

  宁凡若不会杀戮殿,她便只有打消此念了。

  “罢了.托你的福,本宫卡在舍空初期二十万年后,终于触摸到中期瓶颈,此次返回杀戮殿闭关,想必可一举突破舍空中期了。闭关期间,本宫很难照拂你,你不会杀戮殿,留在外边,也好,很安全.”她自我安慰道。

  “要突破舍空中期了么.”宁凡想了想,忽然取出杀戮玉,指诀一划。

  1800万杀戮值,瞬间只剩200万。

  那1600万杀戮值,宁凡给了姚青云。

  “干嘛把你的杀戮值给我本宫与你双修,可不是为了钱!”姚青云取出杀戮玉看了一眼,不屑的轻哼一声。

  嘴角弧度却微微上扬,出卖了她大好的心情。

  她自然明白,宁凡给她杀戮值,是想让她多买些丹药、道果,用以冲击境界,一举建功。

  他是在关心她,她自是心情大好。

  不过,她可不会蠢到表露出真实情绪。

  “幼稚的女人.”

  宁凡揉了揉额头,他之前一定是昏了头,才会觉得这个幼稚女人美不胜收。

  一路走来,他与姚青云从敌对,到化解恩仇,再到彼此相助,最后亲密无间.

  忽然间,宁凡想起了北斗血界中的那句签文。

  半为知己半为敌.

  他身边的女人,很多都曾是敌人啊.

  “走吧!入口有些不稳,恐怕是要提前关闭了!”

  姚青云正欲拽住宁凡,带宁凡离开此洞府界。

  宁凡却摇了摇头,对姚青云道,“稍等。”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香炉,宁凡放置于地,点燃了几炷香,插在香炉中,而后起身,向着六欲宫方向抱拳一拜。

  “你在做什么”姚青云疑惑道。

  “没什么。走吧。”

  言罢,宁凡与姚青云一并化作遁光,朝黑洞之外飞去。

  他焚香一拜,是感谢六欲仙王赐予的机缘。

  尸气。六欲之骨。六欲傀术,六欲三宝.

  虽说这喧缘并非六欲仙王主动赐予。但宁凡饮水思源,却仍对这位已故前辈有了几分谢意。

  那尸气、那欲海念力,获得的太过幸运。

  本是灾祸,却在瞬间化作逆天机缘。

  宁凡不会自负的认为。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因他气运强大,故而应该获得机缘。

  机缘机缘,是机遇,更是缘法。

  或许,冥冥之中,他与六欲仙王有缘吧。

  他受了六欲仙王一身尸气。一池欲海,还他一炷燃香,也算稍稍了却这桩缘法。

  .

  在宁凡、姚青云离开洞府界后不久,洞府界入口便重新消失。彻底封闭。

  流蓝、嫣红正在六欲星上等候姚青云的归来,二女的眼中满满都是担忧。

  如今东天已然传遍,君家老祖、微尘宗老祖、连同杀戮殿的费和长老,命牌齐齐粉碎!

  三人,尽皆殒命!

  流蓝、嫣红只知自己小姐是和费和等人一并入洞府界的,费和等人既死,小姐多半也有危险。

  毕竟在她二人的印象中,三名舍空齐齐陨落,定是洞府界之中出了惊天变故。

  二女并不认为,自家小家拥有灭杀三名舍空的实力。

  二女更不可能认为,灭杀三名舍空的,会是宁凡,或者是另外六名命仙尸修。

  二女守望在六欲宗之外,一见姚青云平安归来,几乎喜极而泣。

  “小姐!你没事么!你真的没事么!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一见流蓝、嫣红如此激动的神情,姚青云一贯冰冷的神情,罕有地露出几分柔和,笑道,

  “别哭,本宫不是好好的么.快擦擦眼泪.”

  她待二婢,有如至亲。

  流蓝、嫣红俱都怔住!

  她们看到了什么!她们竟从姚青云的脸上,看到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虽说姚青云一向待她二人不错,却从未如此轻松的笑过。

  自狼狈逃离姚家后,姚青云从未解开心结,亦从不一丝笑容发自内心。

  然而这一刻,姚青云的笑容,分明就是发自于内心!

  她的心结,解开了!

  “小姐,你,你!”二女正自惊喜,忽然间,鬼面之下,面色大惊!

  “小姐,你的清白,你的清白.”

  她们如何看不出,姚青云已非处子!

  难道说,难道说.小姐在洞府界之内,中了费和谋算,失了清白

  那她岂不是要痛苦死么!

  小姐的笑,难道只是怕她们担心,强颜欢笑么!

  “是他干的,本宫很满意。”

  姚青云戏谑一笑,一指宁凡。

  对流蓝嫣红,她自不屑于隐瞒什么的。

  “什么!”

  流蓝、嫣红全部愣住了!

  她们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怎么也无法想象,宁凡竟有本事,把自家小姐推倒了.

  人玄推倒舍空,这太过骇人听闻了。

  而且小姐竟然还说,她很满意。

  难道说,是小姐主动,推倒了宁凡,吃干抹净,十分满意

  想想也是,人玄怎么可能推倒舍空,果断还是舍空推倒人玄比较靠谱。

  一瞬间,流蓝、嫣红望向宁凡的眼神,竟带着同情。

  在她们看来,小姐一定是欲毒发作,身边没有个泄欲之物,就将宁凡强上了。

  沉迷欲念的小姐,强上宁凡,不知道有没有给宁凡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宁凡如何看不出二女眼中的同情之色,笑而不语。

  姚青云见二婢无恙,已然放心,又与宁凡冷嘲热讽了几句,便要返回血海星域了。

  “这个传念玉佩你拿着,若你有难,捏碎他,即便本宫尚在闭关,便是放弃闭关,也会赶来助你。”

  最终,姚青云传音一句,取出一个青色古玉,送与宁凡。

  古玉半圆,有缺口,正是一个玉玦。

  俗话说,绝人以玦。在东天仙界,貌似唯有道侣分手之时,才会送人玉玦。

  一见自家小姐竟然送给宁凡一个玉玦,二婢更加同情宁凡了。

  心道自家小姐莫非是强上了宁凡后,玩腻了,所以送个玉玦,要与宁凡分手么.

  宁凡自然知道姚青云不是那个意思,这是一个传念玉佩,一旦按碎,种念者便会有所感知,甚至可感知出玉佩是在哪里按碎。

  姚青云,终究还是关心宁凡的。

  只要他有难,便是她无法脱身,也定会来救。

  宁凡不必姚青云赶来相救,却还是收了了此玉。

  这份情,宁凡很感激。此玉,留个念想也好。

  “万事小心.若你也难受了,允许你来找本宫。”

  言罢,姚青云带着二婢,远遁离去。

  宁凡则伫立原地,回味着姚青云的话语,嘴角勾起爱昧的笑意。

  “这个蠢女人,是在主动邀请我么.”

  许久之后,宁凡神念扫向星空,早已看不到姚青云的神情。

  微微一叹,身化遁光,转身欲离开六欲星。

  忽然间,一道遁光遁至身边,化作一个和颜悦色的道袍老者,有着渡真初期的修为,向宁凡抱拳一笑,

  “道友似乎受伤不轻。我六欲宗有一座仙王殿,殿中有一星辰寒玉床,最适于疗伤,道友可愿在我六欲宗小住,以此寒玉床疗伤”

  “阁下是”宁凡抱拳还礼,目光却是微凛。

  对无事献殷勤者,他向来戒心不小。

  “老夫是六欲宗宗主,元宗,道友莫要担心,老夫对道友绝无恶意,只是见道友天资惊人,料想道友日后必定前途无量,故而对道友存了几分结交之心。”

  六欲宗主的话倒是说得十分坦白。

  他就是看中了宁凡的前途,所以厚着脸皮来结交的。

  一听此言,宁凡并未鄙视六欲宗主,反倒对此人有了几分好感。

  此人言语诚恳,目的单纯,送上门讨好他,他自不会拒绝。

  且一听星辰寒玉床之名,宁凡早有几分心动,想借用此床疗伤。

  星辰寒玉床,是以星辰寒玉制成的疗伤之物!

  其中蕴含的星术之力,非同小可!

  (2/2)没更了,洗洗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