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57章 帝影一指之威!

第757章 帝影一指之威!

  这一次,是姚青云主动,由她引导宁凡,完成这一次双修。

  姚青云卖力的摇动着,闭着眼,轻轻低哼,体内的欲毒一点点被宁凡吸去。

  宁凡亦闭上眼,享受这一次双修的同时,更内视己身,控制着体内欲念流转,一点点吸走姚青云体内的欲念之毒。

  日月碑的第三阴灵已然补全,玄阴界再一次升级,一次可滞留十年之久。

  体内欲念之力流转间,新的体质正一点点成形。

  欲念之力,一点点流入宁凡的骨骼之内。全身206块骨头,每一块都变得像暖玉一般温润。

  随着所有的欲念之力全部流入骨骼之中,宁凡的身体在大五行体的体质基础上,又多出了六欲之骨的体质!

  六欲之骨大多是先天体质,罕有人能在后天修出此体质。

  此体质的拥有者,天生便是为采补双修功法而生。

  欲骨在身,宁凡对欲念之力的抗性大幅提升,且甚至能够以命仙修为,跨越诸多境界,直接采补真仙第二境的舍空境女修!

  他身怀欲骨,此骨可保他采补高阶女修不死!

  宁凡身为阴阳变的修炼者,自然听说过六欲之骨的体质。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能修出欲骨。

  这可是一个意外之喜。

  欲骨一成,宁凡为姚青云解毒的速度自是更快。

  忽的一翻身,直接将姚青云翻身压下。

  正以女上男下姿势闭目享受的姚青云,忽的被宁凡重新翻身压在冰凉的地面,情不自禁地轻吟一声,嫩白的双腿缠在宁凡的腰上。

  她倒是十分配合宁凡的行动。

  睁开迷离的双目,姚青云一面轻喘着,一面故作冷笑道,“压在.压在本宫身上,很得意.是么!”

  “是又如何!”

  啪啪啪。啪啪啪.

  一个时辰过去,姚青云体内欲毒彻底解去。

  她再一次紧紧抱住宁凡,又一次可耻的泄身了。

  好在宁凡也释放了灼热,将滚烫留在了她的体内。

  见此。姚青云才满意地一笑,故作不屑道,“原来你.你也不过如此.”

  “我倒是还想继续,不过有些人似乎已经无法承欢了。”

  宁凡目光一柔,轻轻动了动分身,姚青云立刻轻嘶一声。

  那股愉悦感一点点退去,她才惊觉自己的身体有多么痛楚,好似被撕裂过千遍。

  再看自己身上,点点青紫吻痕,再摸摸自己的唇。早已微微红肿。

  浑身上下,好似被人卸了骨架一般,软如烂泥。

  只剩胸口轻轻起伏着,贴着宁凡的胸膛。

  “这里还难受么还需要揉揉么”

  宁凡的手,抚上了姚青云胸口柔嫩。

  姚青云立刻露出羞愤之色。想起之前欲毒发作时,求宁凡帮她揉胸的话语。

  “滚!”

  身上稍稍恢复了些力气,姚青云一把推开身上的宁凡,从地上坐起,十分不满地瞪着宁凡。

  今日之事发生后,她发现自己已很难在宁凡面前露出长老威仪了。

  捋了捋纷乱的鬓丝,姚青云故作淡然道。

  “今日之事,你情我愿,本宫不怪你,你也不得因此事赖上本宫。这种事,没有下一次,你可明白”

  “真的没有下一次了么那你再难受了。怎么解决”宁凡似笑非笑地看着姚青云胸口嫩白。

  “你还想帮我莫非你已深深迷恋上本宫的身体了”姚青云冷笑看着宁凡,心情却是一片大好。

  “嗯。”

  “算你有眼光!既如此,本宫便额外开恩,允许你在本宫难受之时挺身相助!”

  姚青云挥手一招,摄过掉落于地的储物袋。取出一个铜盆,一条绸巾,屈指一点,铜盆立刻盛满清水。

  将绸巾打湿,姚青云亦不矫情,当着宁凡的面便开始擦拭身体,将各种液体洗去。

  而后,取出一件件崭新衣物,一件件穿起,那风景美不胜收。

  宁凡亦摄过储物袋,并悄悄将地上一个玉简拾起,换上衣物,再次将玉简收入袖中。

  心中不由自嘲一笑,刚才真是做的太疯了,连仙尊一击的玉简都随手扔地上了,若让杀帝知晓,不知会不会怪罪

  在二人换衣服的这段时间里,宁凡将对第四人的猜测及一些琐碎之事,一一告知姚青云。

  姚青云已经算是‘自己人’了,没必要隐瞒什么。

  一听地宫竟进入了一个碎念中期死傀,且还隐藏着一个修为更强的碎念老怪,姚青云凤目空前凝重、震惊,许久,自嘲一笑,银牙一咬,决然道,

  “碎念老怪,非本宫可敌.想不到费和的背后,竟还有碎念老怪在,看来此劫再难避掉。罢了,第六层的欲念大阵正在一点点减弱,在阵光减弱的瞬间,外面的敌人想必皆会出现的。到时候,本宫会设法拦下诸多强敌,而后,你尽可能逃出此地,带流蓝、嫣红逃回杀戮殿.”

  “蠢女人,你想舍了自己的性命救我”宁凡心中一柔,伸出手,抚了抚姚青云的侧脸。

  姚青云不过舍空初期修为,远远不是碎念老怪的对手。

  外面有两名碎念、三名舍空,姚青云想要以一己之力拦下群敌,给宁凡创造逃脱的机会。

  若如此,她必死无疑。

  被宁凡如此温柔的抚摸,姚青云的心忽得漏了一拍,悄然移开目光,神情不自然地拍掉宁凡的手,露出一贯的冷笑,

  “别自作多情了,本宫舍命救你,只是想让你带流蓝、嫣红逃离此地而已。本宫欠她二人一条命,不能让她们有难!你带她们回杀戮殿吧.若有机会,替本宫好好照顾她二人.”

  “别怕,我不会让你死。”宁凡神情认真道。

  “怕本宫会怕”姚青云想都不想,下意识便想冷笑一下,对宁凡反唇相讥。

  但一对上宁凡空前认真的眼神。不知为何,她的心境一霎间乱了节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腰肢一紧,被宁凡搂入怀抱。姚青云竟一反常态地没有推开。

  “别怕,有我在,他们,一个也走不掉!”

  身前的男子明明不如她修为高深,却给她一股空前的安全感,让她竟愿意相信宁凡看似荒谬的言语。

  “宁凡,你,真的是人玄巅峰么.”姚青云依在宁凡怀中,软语问道。

  “是。”

  “那你,如何能保护我.”

  “不必问。跟紧我,半步也不要离开!”

  宁凡一笑,松开了怀抱,继而一把将姚青云拉至身后。

  侧过目光,眼中寒芒闪烁。冷视第六层的阵光!

  那阵光,终于在这一刻彻底消失!

  在阵光消失的瞬间,四道身影踏着阶地,一步步走入第六层!

  费和,君临渊,微尘老祖,及斗篷老者!

  一见满地碎布。一嗅道此地留存的欢暧气息,费和阴测测地一笑,君临渊亦是满意地点点头,微尘老祖则杀气腾腾地怒视宁凡!

  此情此景,无一不提醒着微尘老祖那血淋淋的事实:姚青云已被宁凡吃干抹净,在宁凡身下匍匐承欢了!

  他明白。这是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他无法阻止姚青云失裑一事,亦无法阻止心头对宁凡的嫉妒、怨恨!

  一步迈出,微尘老祖周身剑气纵横,身后四个剑匣剑鸣铮铮,整个第六层的空间都开始颤抖了!

  他。恨不得一剑灭了宁凡,以消心头之恨!

  “住手!”

  斗篷老者忽然冷哼一声,一股浩瀚的气势骤然卷向微尘老祖!

  一瞬间,微尘老祖周身盘绕的剑气尽数崩溃,胸口一痛,蹭蹭连退数步,面色已是惨白,嘴角已渗出血迹!

  他堂堂舍空初期修士,竟无法承受斗篷老者一声冷斥!

  “是他!”姚青云柔掌紧握,指甲深深刺入肉中,凤目渐渐露出绝望之色。

  对方真的有碎念,且那碎念之强,一言一势便足以重创舍空初期,远非她可战胜。

  她记得眼前的斗篷老者,便是曾经求见前代姚家家主之人。

  此人出现之后,她便被姚家群仙种下欲毒。

  原来,这是一场早已布好的局!

  今日,她真的难逃一死了,而宁凡多半也要陪她殒命于此了.

  碎念,碎念,此地又有何人,是那斗篷老者一合之敌。

  “别怕。”

  宁凡淡淡一语,好似有无边魔力,一瞬间,扫平了姚青云心头所有不安。

  抬起目光,宁凡冷冷看着斗篷老者,正对上斗篷老者投来的凝重眼神。

  “你体内的傀线,去哪里了!”斗篷老者厉声问道。

  “想知道,便让你的本体滚出来!”宁凡话语一落,骤然抬脚一踏!

  这一踏,并未多么强大的力量,却有某种无法言喻的神通!

  一霎之间,无边欲念之力朝着地宫六层瞬间卷去,整个六欲宫的欲念之力顷刻大乱,大势乱移!

  地宫第五层中,隐匿于黄沙之中的千眼老者,骤然被欲念迫出身形,眼露难以置信之色!

  而后,大喜过望!

  “六欲之骨!”

  若千眼老者所料不差,宁凡之所以能一脚踏乱地宫六层的欲念之力,靠的便是体内六欲之骨的力量!

  他身形一晃,一霎消失于原地,出现在地宫第六层之中,目光贪婪地看着宁凡,碎念巅峰的气势横扫整个地宫第六层!

  一见千眼老者出现,姚青云凤目大惊,便是费和、君临渊、微尘老祖亦是大惊!

  他们一直都知道,斗篷老者是一具死尸,在斗篷老者的身后,还有一个操控者,但却从未见过那操控者是谁。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自家主人的真正模样!

  识海中的念禁,提醒着三人,眼前的千眼老怪,就是他们的主人!

  “主人!”三人不敢怠慢,立刻向着千眼老怪抱拳行礼。神情惶恐之极!

  千眼老怪却看也不看他们三人,只是目光贪婪、火热地看着宁凡,口中喃喃念叨的,只有两个字!

  完美!

  宁凡果然是最完美的容器。不枉他等了如此多年才施展计划!

  六欲之骨,且还是毫无瑕疵的六欲之骨!

  须知便是六欲仙王,本身虽有六欲之骨的体质,却也因某次意外,体质遭人破坏,欲骨有损。

  而宁凡,却拥有完美无瑕的六欲之骨!

  若他得到宁凡,再吞噬掉此地所有人,令三道大成,他不但有望横扫万古五劫所有仙王。超越六欲仙王,更有机会踏入万古第六劫的境界,成为一代仙帝!

  “把你的身体,交给本座!”

  千眼老怪一步步朝宁凡逼近,身上一千多个眼珠之中。全部都是贪婪之色!

  虽说他的计划出了点小变故,184道傀线竟无端消失,但这并不妨碍整个计划的施行!

  在千眼老怪眼中,宁凡终究只是一个人玄巅峰,而宁凡身后的姚青云,也仅是舍空初期,护不住他!

  如今他现出本尊。亲自出手,任宁凡有三头六臂,也终将成为他的容器!

  面对步步逼近的千眼老怪,姚青云只觉呼吸滞涩,根本无法抗衡千眼老怪的气势!

  宁凡一步侧过,完全挡在姚青云身前。独自一人,将所有气势全部抗下!

  气势,伤不得他!

  他身怀六欲之骨,非万古境仙尊,休想以气势将他压服!

  望着步步逼近的千眼老怪。宁凡眼中寒芒越来越凌厉!

  他本以为,第四人至多是碎念后期,想不到,竟是碎念巅峰,倒是稍稍计算错了。

  不过这也难怪,千眼老怪给君家修士种傀线,都是借斗篷死尸的手种下,单从傀线,自然容易算错千眼老怪的真正修为。

  不过,算错了又如何!

  莫说千眼老怪只是碎念巅峰,便是仙尊修为,宁凡也有自保手段,令他有来无回!

  这一刻,千眼老怪的心头竟生出一股极其不安的感觉!

  他还未想明白,为何面对一名人玄巅峰竟会感到不安,宁凡已猛然翻手,从袖中取出一枚金色玉简,猛然按碎!

  在按碎金色玉简的一瞬间,一股万古沧桑的气势,从宁凡身上流散而出!

  在这股强大的气势之下,费和、君临渊、微尘老祖俱都露出惊恐之色,身体不住颤抖!

  在这股气势之下,便是千眼老怪都微微战栗起来,不可置信地惊呼道,

  “万古仙尊的攻击玉简!不好!速走!”

  没有任何犹豫,千眼老怪身形一晃,便朝第五层逃去!

  下一瞬,宁凡的背后骤然出现了一尊金色大帝的巨大虚影!

  仙帝之影!仙帝的神通手段之一!

  仙帝者,以皇气炼帝气,以皇影炼帝影,此一步是成帝至关重要的一步!

  在此帝影出现的瞬间,姚青云红唇微张,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怎么也想象不到,宁凡身上竟藏有如此恐怖的底牌!

  仙尊一击的玉简,且还是由一名仙帝亲手凝出!

  此玉简威能虽是万古第一劫的仙尊一击,但因为是仙帝所凝,此一击几乎已可冠绝万古第一劫的境界,便是一劫仙尊也难以抵御,更何况是万古之下的真仙修士!

  有此玉简在,费和等人哪里会是宁凡的对手!

  “难怪那一日入血池之前,他曾带给我空前的危险感。原来,原因竟是这样.”

  在帝影出现的瞬间,宁凡指诀一变,身后的巨大帝影随即抬起一指,指熔金芒,一指按下!

  “帝术,指破千军!”

  费和不可置信地看着迎面而来的金芒,这一指金芒太快,快到他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御、躲避的动作,便要死在这一指金芒之下!

  这一刻,他无比后悔,后悔自己为何要去招惹宁凡!

  他本以为宁凡是修为低微、软弱可欺,至多也不过是资质出众一些罢了。

  想不到,宁凡手中竟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底牌!

  这一刻,费和终于明白了!

  宁凡从前一次次示弱,根本是在戏耍他!

  嘭!

  带着浓浓的不甘与惊惧。费和惨叫一声,被指芒生生按杀为一地污肉泥!

  元神,瞬间陨灭!

  君临渊醉眼朦胧的老眼,早已吓醒!

  直到进入第六层之前。他都未将宁凡放入眼中。

  但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这双醉眼有多了眼拙,竟没看出宁凡是个扮猪吃虎的个性。

  嘭!

  没有更多的思考时间了,君临渊周身一痛,已被指芒按杀!

  微尘老祖浑身颤抖地看着宁凡,哪还有之前半点嚣张之色!

  剑眸怨毒而不甘地看了宁凡一眼,下一刻,陨落于指芒之下!

  帝影一指指芒,按杀三名舍空!

  这指芒似乎只能灭杀活人,并不会伤害死亡。神通十分玄妙,没有在地宫造成任何破坏。

  那具斗篷老者的尸傀,因是死物,并未被指芒破坏,不过体内的傀线全被指芒斩断。死寂地站在那里,此尸已是无主之物。

  那指芒呼啸而出,冲出第六层,直奔第五层,朝千眼老怪追去!

  一感知到后方紧追而来的指芒,千眼老怪吓得亡魂大冒!

  “不是普通的仙尊一击!这是仙帝制作的玉简,这是帝影一指!虽只是仙尊一击的威能。却非我可抵挡!”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区区一个人玄巅峰,为何可得仙帝青睐,赠予如此珍贵的玉简!此子究竟是什么来头!莫非是仙帝的子侄后辈不成!”

  “可恶,逃不掉了!焚苍扇!”

  感知到指芒已然追近,千眼老怪目光一决,再不逃遁。猛然转身,解下背后火红巨扇,狠狠朝指芒一扇!

  这一煽之下,他一身法力几乎耗空,滚滚赤色尸火自巨扇中焚烧而出。顷刻演变为尸火火海。

  在这尸火火海的焚烧之下,帝影指芒竟被焚掉了十分之一的金光!

  若是平时,千眼老怪得知自己一击之力能破去十分之一的帝影指芒,必定会十分自傲。

  此刻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这一击已耗空的法力,却只毁去了十分之一的指芒,剩下的指芒足以将他灭杀!

  “可恨.离合剑,斩!”

  一把解下腰间的寒玉长剑,千眼老怪一剑劈下,一身精血竟耗掉了九成七分,这一剑反噬,险些让他陨落!

  焚苍扇催动需消耗法力,离合剑却需消耗自身精血!

  这是一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宝!

  一道半月形的银色剑芒凌空斩过,剑芒过处,一片片空间尽数粉碎!

  此剑芒之锐利,便是中千仙界也足以劈开!

  剑芒斩在指芒之上,又一次将帝影指芒的力量耗去十分之一,方才消失。

  千眼老怪绝望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帝影指芒,他耗空法力,耗尽精血,竟只挡下了五分之一的指芒.

  “只能使出最后神通了么.”

  千眼老怪一咬牙,收起焚苍扇与离合剑,解开身上所有绷带,撕碎身上所有衣袍。

  下一瞬,露出狰狞、恶心的**身体,身上满满都是眼珠,一眨一眨,看一眼便足以令人呕吐。

  “本座本尊,为解欲珠!本座便是六欲三宝之一!而解欲珠,是六欲仙王舍弃一目祭炼的至宝!”

  “本座的真正身份,为六欲一目!碎!”

  身上千眼,一一自爆,下一刻,千眼老怪整个身体都自爆,化作一个硕大无比的眼珠。

  眼珠之中,忽然流出无数黑血!

  黑血一经流出,一点点凝成一道黑色指芒,那黑指威力,竟并不弱于威能稍损的帝影一指太多!

  若让千眼老怪当真凝出黑指,即便仍不足以挡下帝影一指,也足以毁去绝大多数的指芒了,便是被余下指芒所伤,也不会死,必有机会逃遁。

  “定!”

  一道渺远的声音,从第六层方向传出。

  下一瞬,千眼老怪所化的巨眼之上,竟生出一道道血线,将他生生定在原地!

  此术是宁凡所施展,不足以定他太久,至多只能定他瞬息,且以宁凡和千眼老怪的修为差距,强施此术,反噬必重!

  此术虽只足以定住千眼老怪瞬息,但这瞬息功夫,足以让千眼老怪陨落了!

  黑指尚未凝成,帝影一指已然轰至身体之上!

  一声惨叫从巨眼之中传出,下一瞬,巨眼崩溃,千眼陨落!

  千眼老怪至死也不明白,宁凡为何能在关键之时施展定天之术,阻他保命.

  身为东天修士,他岂能不知定天之术的可怕。

  “定天,定天.老夫死于东天祖帝的成名术下,不枉了.原来此子,竟是祖帝传人.”怀着如此想法,千眼老怪意识彻底消散.

  地宫第六层,宁凡猛然咳血,半跪于地,神情萎靡之极。

  他强行定住千眼老怪,反噬之重,非他可以承受。

  这一次,又要身负重伤了.

  姚青云匆匆扶住宁凡,凤目仍有些难以置信。

  仙尊一击玉简,祖帝定天之术.宁凡的身上,为何会有这么多逆天之物.

  “助我.疗伤.”宁凡面色更加苍白,又咳出一口鲜血。

  “本宫该怎么助你”

  “双修!”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