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55章 斗篷老者,千眼老怪

第755章 斗篷老者,千眼老怪

  镇龙灵铁并不是特别贵重之物,一块灵铁的价格仅两百万道晶。

  但这只是曾经的价格!

  十万年前,东天仙界唯一一处可出产镇龙灵铁的矿脉被毁,自此,镇龙之宝几乎绝迹东天。

  偶尔有一两件镇龙之宝、灵铁,也多是其他三天的修士带入东天的。

  说起来,宁凡这太公钓的镇龙之力,并不足以瞬杀渡真,甚至不足以瞬杀命仙。

  虽说无法瞬杀,却仍可对龙族修士起到极大的克制作用。

  若对上命仙妖龙,施展太公钓的镇龙神通,起码可将对方境界压制两三个小境界。

  便是对上渡真境妖龙,也足以起到不小的压制效果了。

  若无太公钓,姚青云想要斩尽此地数千渡真冰龙,必会经历无法想象的苦战。

  有太公钓在手,借一丝镇龙之力,姚青云的处境会好上一大截。

  “罢了,本宫并无镇龙宝在手,姑且借你的镇龙宝一用吧。你在此等本宫破阵!”

  姚青云一抖太公钓,太公钓立刻化作一根紫金色的蛇矛,丝丝镇龙之力迅速扩散至整个地宫第三层。

  足尖一点,姚青云化作一道青虹,飞入冰龙大阵的阵法中央。

  这些冰龙俱是渡真初期修为,被镇龙之威压制修为后,一个个修为皆跌落渡真,变作鬼玄巅峰。

  但见一道道紫金色的光芒扫过,一头头冰龙立刻被轰成碎裂冰渣,洒落一地。

  一个时辰后,数千冰龙俱被姚青云斩灭!

  姚青云遁光一闪,飞回宁凡身边,气息微喘,胸口微微起伏,看来屠灭冰龙并不像想象中那般轻松。

  “本宫法力损耗不小,必须恢复一下。再入第四层。”

  将太公钓还给宁凡,姚青云立刻盘膝于地,服下丹药,恢复法力。

  “我给你护法。”宁凡言道。

  “你若费和等人追上来。凭你这点修为可护不住本宫。”姚青云故作不屑地轻哼一声,嘴角却勾起一道似有若无的弧度,出卖了她的真实情绪。

  宁凡自觉帮她护法的行为,大概令她十分满意吧.

  姚青云忙于恢复法力,宁凡则全神戒备地留心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一旦有什么异动,他会立刻出手,祭出底牌手段。

  他陪姚青云连闯三层大阵,姚青云连破三阵,且破完三阵之后,都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改动大阵。

  此行宁凡所获得的阵道感悟不少。此刻却没有时间细细体悟。

  又过去两个时辰,整个地宫忽然微微一颤。

  那颤动极其微弱,却让姚青云警惕地睁开了双目。

  此刻姚青云法力尚未恢复满,却也恢复了不少,徐徐站起身。秀眉却紧蹙。

  “本宫心中忽然有了一丝不安之感,刚才那轻颤,似乎是从第一层传来的。也许费和等人已经破开了第一层大阵。还是快些去第四层吧!”

  姚青云言罢,一把拽住宁凡,身化青虹,朝第四层疾掠而去。

  “是第四人出现了么.”宁凡的心头,亦升起一股极其不安的感觉。

  丹田之内的阴阳锁。毫无规律地不住颤动。

  六欲地宫内,有新的到来者了!

  且新的到来者,身上拥有近乎逆天的欲念之力,即便尚在地宫第一层,也能遥遥引起阴阳锁的感应。

  这感应,与对欲念傀线的感应很像。又有些似是而非。

  来者有可能是以欲念傀线操控群修的人,却也可能不是.

  心中不安越来越浓,姚青云越遁越快,拽着宁凡的手,疾驰进入地宫第四层。

  地宫第四层。是一整个火海世界。

  火海之上,来回走动着一个个火焰巨人,各个都有渡真修为。

  “这是.一个.火海大阵.名为.名为.”姚青云的语气忽然有些不正常了,声音娇软而魅惑。

  宁凡眉头一皱,他始终握着姚青云的手,自然能察觉到进入地宫第四层后,姚青云的掌心越来越滚烫。

  再看姚青云的面色,也渐渐出现不正常的潮红。

  她的眸,好似蒙了一层水雾,迷离而妩媚。

  她的唇,低喘着,莹润绵软,呵气如兰。

  这模样,与她在血池之中体质破封、欲毒发作的症状极其相似!

  “欲毒发作了,是么”宁凡皱眉问道。

  “嗯.不知为何,忽然.忽然就.就.可恶.”姚青云胸口起伏,轻轻喘息着,望向宁凡的神情,竟有几分媚眼如丝的神态。

  一入第四层,她的欲毒便开始隐隐发作,七阴体质的封印也正在一点点被欲毒所吞.

  她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地宫之内还有三名舍空大敌,她的欲毒偏偏在此刻发作,真是该死.

  狠狠咬破舌尖,任殷红之血流出唇角。

  姚青云试图借助疼痛压下欲念,却发现根本无法压下体内欲毒。

  重重欲念蛊惑身心,她无助地看着宁凡,只觉心中无比空虚,好似有一个巨大空洞,无法填满,需要抚慰.

  “莫失本心!”宁凡透过彼此紧握的手掌,将法力度入姚青云体内,并出声提醒道。

  若在从前,宁凡只要借阴阳变法力,必定能压下姚青云体内欲念。

  但这一次,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阴阳变压制欲念的效果竟大大减弱了。

  即便有宁凡相助,姚青云体内的欲念仍未彻底压下。

  在宁凡的帮助下,姚青云眸光稍稍清明了些,恢复了一些理智,但身体仍是很软很软,一身法力连半成都无法调动了.

  “怎么.办.以本宫此刻的.身体状况.闯不过.第四层大阵.”姚青云浑身酥软,连站立的力气都快要失去了,滚烫的身体,微微靠着宁凡,只觉得宁凡的身体好凉。好想要靠近.

  “是因为第四人进入了地宫么.”宁凡目光一沉,隐隐察觉出姚青云身体的异变与那第四人有关。

  若第四人已经到来,他不介意重返上层地宫,祭出仙尊一击的玉简。将费和等人一锅端了。

  眼中闪过天青色的雨意,地宫一至四层,骤然全部下起绵绵细雨!

  这一刻,宁凡的神念延伸回前几层。

  他看到,第一层地宫之中,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老者正在十指掐诀,施展欲念秘术。

  此秘术,是催动姚青云体内欲毒的罪魁祸首!

  在斗篷老者的身后,恭敬侍立着费和等三名舍空!

  在斗篷老者的脚下,踩踏着一百零八具金神的残躯!

  那神秘的斗篷老者。是碎念中期修为!

  他到来之后,随手破了第一层大阵,救下了费和等人。而后便催动秘术,催动了姚青云体内欲毒。

  正施着术法,忽的天降细雨。

  在这细雨落下的瞬间。斗篷老者抬起空洞的双目,那双目之中黑血之流,并无眼珠!

  “哦此雨之中竟藏有神念,想要窥探老夫从这神念强弱判断,施术者便是那个人玄巅峰的容器么。哼,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容器!”

  斗篷老者阴测测地冷哼一声,一股庞大的崩溃之力立刻散开。意欲将宁凡的神念绞碎在细雨之中。

  宁凡目光一惊,匆匆解了雨术,收回神念。

  饶是如此,仍是收得慢了一步,神念被绞碎了不少,识海一痛。已被被那斗篷老者的一声冷哼所重创!

  仅凭一声冷哼,便可重创宁凡识海,这便是碎念修士的实力!

  此人杀宁凡只需一个眼神,一句话语,碎念修士。绝非宁凡可以战胜!

  一缕掺杂了欲毒的黑血,从宁凡嘴角流出,被他随手抹去,眼中却寒芒闪烁。

  “你.你怎么也中了欲毒.”姚青云轻喘着询问道,眸中带着关切。

  她此刻心神已乱,根本无法掩饰本心。

  “第四人进入地宫了.不,准确的说,此人并不真是那个人。此人,只是傀线操纵的死尸而已。”宁凡语气平静,催动阴阳锁之力,将体内欲毒瞬间抹消。

  他可不怕欲念之毒。

  “第四人傀线死尸那是.什么.不明白.”姚青云又有些迷乱了,脑袋一片空白,很难思考。

  欲毒发作的姚青云,战力不高,心境大乱,面对费和等人,绝对是一个待宰羔羊。

  若无宁凡在此,姚青云今日难逃一劫。

  “第四人,是大敌!”

  宁凡此刻的目光凝重之极,已从玄阴界中取出仙尊一击的玉简,藏于袖中。

  他十分确定,第四人如今就在这地宫之中。

  但第四人,却并非那名斗篷老者。

  他不会感知错的,那名斗篷老者,只是一具强者之尸,因为有欲念傀线操纵,所以成了傀儡。

  幕后操纵一切的那人,正藏在这地宫中,操控斗篷老者,对姚青云出手。

  “幕后主使之人仍未现身,若我此刻催动玉简,固然可灭掉斗篷老者,诛尽费和等人,却会漏掉幕后主使。”

  “若杀掉费和等人后,再想杀幕后主使便难了。他见我持有仙尊一击玉简,恐我还有其他手段,必不敢再露面,自会遁走,我将平白多一个隐藏大敌。我不知他真正身份,日后若被他谋算,暗箭难防。”

  “此人行事小心谨慎,至今也未露面,若不一举除掉,留在暗处,必为大患。”

  “必须等他露面之后,再展露我的神通,方可一劳永逸,不给他逃脱之机!”

  “他苦心谋划这一切,所谋的,是我与姚青云。待他谋划将成之时,必会真正露面,那时候,便是我反击之时!”

  “我之前以雨术窥探地宫一层,费和等人似乎都呆在第一层,并不急于下来追击我与姚青云。他们不想追赶,说明了什么纵容我与姚青云进入地宫之底、寻找六欲三宝还是说,他们展开计划的地方。根本就是在地宫最底层!”

  “若到了地宫最底层,费和等人可会展开计划,那幕后之人可会真正露面!”

  宁凡心思飞转间,却是有了计较。

  此刻。姚青云已越来越无法抗拒欲毒,半依半偎在宁凡怀中,神情无助之极。

  她好似彻底失了神智,迷蒙中,她忘记了自己已是杀戮殿舍空长老,她的记忆,似乎回到了从前。

  心神一失,姚青云彻底昏倒,被宁凡一把抱住。

  一幕幕往事,却在姚青云的脑海中重新浮现。

  宁凡皱了皱眉。心知此刻的姚青云无法提供任何帮助了。

  接下来,前往地宫之底,引出幕后之人斩杀,只能靠他一人了。

  宁凡的意思,是将姚青云收入界宝空间。而后召出先天鬼面,隐匿气息,避开所有凶阵,潜入地宫底层。

  试了试,想将姚青云暂时收入小千界宝空间,却发现自斗篷老者出现后,小千界已无法进人。只能取物!

  唯有中千级别的玄阴界,尚可自如进入,偏偏姚青云不是宁凡,无法进入玄阴界。

  目光一决,宁凡翻了翻姚青云的储物袋,自动忽略了姚青云的各式亵衣肚兜。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九转融天丹,喂入姚青云口中。

  服下此丹后,姚青云的气息立刻深深内敛,身形融于天地,好似隐身一般。非舍空修士无法察觉她的存在。

  第四层的渡真修为的火焰巨人望着姚青云,就跟望空气一般,根本无法察觉姚青云的存在。

  如此,就算带着昏阙的姚青云,也不会暴露行踪、惹来大麻烦吧。

  至于姚青云醒来之后,会不会责怪宁凡偷翻她储物袋,就不是宁凡关心的事情了。

  宁凡挥手朝面部一抹,银色鬼面立刻一点点浮现。

  狰狞的鬼面,颇有几分吓人,谁能想到如此狰狞的鬼面下,藏得是一张俊颜。

  满头黑发在一瞬间化作银丝,而宁凡的气息,瞬间隐匿,便是仙帝也未必能察觉宁凡的气息!

  发动隐身神通,宁凡一霎身形无影,与姚青云一并隐身。

  此地火焰巨人,休想察觉宁凡的存在!

  宁凡一把将昏阙的姚青云横抱入怀,身化遁虹,直接横答海,越过一个个火焰巨人的身边,朝地宫第五层的入口飞去。

  没有一个巨人,察觉到宁凡与姚青云潜入了地宫第五层!

  “嗯好生厉害的鬼面灵装!此子一经隐匿,竟连本座都看不破他的所在!”地宫某层某处,一个隐匿着的碎念巅峰老怪,轻轻一诧。

  他的指间缠染着一根根银色傀线,他,就是幕后的操傀者!

  他的身上缠满绷带,绷带下,长满眼珠!

  脸上、额头、掌心、手臂全是眼珠!

  一颗颗眼珠或开或闭,流露出诡异的欲念之光。

  他身上,起码长了一千个眼珠!

  他的背后,背着一个巨大的火红扇宝。

  他的腰间,悬着一柄寒玉长剑。

  “呵呵,此子正朝着第六层而去,待他进入第六层,便是计划开始之时。终于,终于.本座终于等来了最完美的容器,可容纳本座一身欲念!”

  “只要本座得到此子的身体,便可夺舍重生,重振我六欲魔名!”

  .

  第四层的火海大阵,被宁凡取巧溜了过去。

  第五层的黄沙大阵,亦被宁凡取巧溜了过去。第五层遍布渡真境沙兽,却没有一头沙兽能看破宁凡的隐身。

  行至第五层,宁凡发现,这地宫前五层确实是按照金、木、水、火、土的顺序布置大阵的。

  这一切,与姚青云所料想的一致。

  只是有一点,姚青云没有料到,那便是这地宫还有第六层!

  宁凡将遁光催动至极致,一路横穿地宫第五层的沙漠。

  在他的怀中,昏阙状态的姚青云,睡颜带着不正常的潮红,秀眉却紧蹙在一起,神情似乎极为痛楚。

  她的脑海中,正一遍遍回放着不堪回首的过往记忆。

  那一年,她还是姚家小姐,天资出众。却因父母早死,在姚家地位不高。

  那一年,她忽然觉醒了七阴之体的青怜体质,此事迅速传遍姚宗星域。她处境一时艰难之极,不敢轻易离开姚家,生怕被东天魔头们捉走,收为鼎炉。

  那一年,一名身份神秘的斗篷老者忽然驾临姚家,寻了姚家家主,不知与之谈论了些什么。随后,姚家家主竟带着姚家十余名命仙,闯入了姚青云的闺阁,强行给她种下欲念之毒。

  那一日。她欲毒发作,七阴体质彻底觉醒。

  那一日,那娇躯麻软地倒在地上,身旁围着十几个面露霪笑的姚家长辈。

  “你父母已然不在,若你从了我等。保你在姚家从此顺风顺水!”

  那些曾被她视为长辈的人物,此刻竟想对她犯下禽兽之事。

  那一刻,她心中有什么信仰,悄然粉碎,化作绝望、愤怒、不甘。

  她本有六名侍婢,当时皆是散仙修为。

  在她即将落入魔掌之前,六名婢子拼命救下她。

  四名侍婢点燃了元神。拼死拦住了姚家群仙。

  流蓝、嫣红则负责带着她,拼命往姚家之外逃去!

  若非逃亡路上遇到路过此地的杀戮殿大长老,得大长老出手相救,姚青云早已沦为姚家群仙的鼎炉。

  “不要,不要,不要!你们滚开。滚开!”

  “桃儿,杏儿,芸儿,晴儿.你们快逃,快逃。不要死,不要死.”

  一滴清澈的泪珠,划过姚青云的睡颜。

  她咬着唇,将自己的唇咬得鲜血淋漓。

  她的脸上再无平日的自负、冷情、高傲、霸道,有的,只是脆弱与无助。

  她偎在宁凡怀中,双手紧紧抓住宁凡的衣襟,不敢放手,不敢.

  这一刻的姚青云,身心没有任何防备。

  宁凡催动阴阳锁,看尽了此女心中往事,目光一时晦暗。

  鬼使神差地安慰了一句,“不要怕,你已经得救了。”

  “得救了么.我得救了,可是她们却.”昏迷状态的姚青云,似听到了宁凡的安慰,脸上的恐慌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掩饰的悲痛。

  那悲痛,是为四名陨落的婢子而悲。

  那一日,她虽完好无损地逃出了姚家,却牺牲了四名侍婢。

  那一日,她便发下大誓,此生不容任何人伤害流蓝、嫣红。

  那是她最后两个婢女,是她最后两个亲人。

  除这二女外,她在世上再无亲人。

  姚家,终究已不算亲人.

  宁凡抱着姚青云的手,不由得紧了些。

  他如今才知道,此女曾险些沦作家族长辈之鼎炉。

  从姚青云的记忆中,宁凡看到了那个斗篷老者,心思飞转间,更是确定,这一场谋划,从无数年前、姚青云年少之时就已经开始了!

  不知不觉间,第六层的入口已近在眼前。

  宁凡收住遁光,降落在入口处。

  他十分确定,这第六层便是六欲宫最底层。

  此层欲念之力太过强大,便是宁凡也有些难以承受此地欲念之力。姚青云身中欲毒,此层对她而言,犹如炼狱。

  宁凡抱着姚青云,一步步向下层阶梯走去,进入地宫第六层。

  一入第六层,宁凡只觉无边欲念排山倒海袭来,只瞬息间,他便面色涨红,喘着粗气,看着怀中睡颜娇美的姚青云,竟生了将此女吃干抹净之心。

  险之又险地催动阴阳锁,宁凡目光渐渐清明。

  而姚青云就狼狈多了,一入此层,她宛若深中春毒的凡人女子,娇躯更加滚烫,喘息更加急促,睡梦中已发出难耐的娇吟。

  双手更是迷乱地扒着胸口的衣衫,想要露出肌肤,换得一些清凉。

  宁凡此刻再想输入法力、帮助姚青云压制欲念,已是根本无法做到了。

  此地欲念之力,超出了宁凡压制能力,他自保都成问题。

  入目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欲念之海。

  欲海中心,建着一个巨大的银色祭坛。

  祭坛中心,放着一个巨大的黑色棺椁。

  空气中,处处都是霪靡的香气,有催人欲念之神通。

  宁凡神念扫了扫此地。根本未从此地寻到任何一件六欲三宝。

  欲海之下没有,棺椁之中除了一具腐尸,什么也没有。

  眼见于此,宁凡目光一沉。

  他本还想在此层寻一寻解欲珠的下落。暂时靠解欲珠之力压一压姚青云的欲毒。

  如今看来,是无法办到了。

  隐藏于暗处的千眼老怪,忽的一勾傀线。

  一瞬间,地宫第一层的斗篷老者,指诀猛地一变,斥道,

  “祭!”

  一瞬间,地宫第六层生出一股浩瀚的欲念之力,将整个第六层彻底封锁!

  宁凡与姚青云再无法离开第六层,亦无法感知外界之事。

  外面之人。也无法感知第六层之事!

  那一个‘祭’字,在一瞬间传遍了地宫六层,在每一层中发出久久不散的回声!

  费和、君临渊、微尘老祖俱都目光一肃,三人齐齐掐诀,配合斗篷老者狮。

  一瞬间。三人身后的六名命仙尸修,纷纷爆体而亡!

  诡异的,地宫第六层的棺椁之内,那原本腐烂的尸体忽的自行坐起。

  而后,祭坛之力催动,腐尸诡异地自爆!

  它的尸身碎散为尸雾,尸雾中的尸气。数量之恐怖,非宁凡可以想象!

  尸身蕴含如此恐怖的尸气,这尸身的主人,生前绝对是修为惊天之辈!

  “这尸身,莫非是六欲仙王的尸身!”

  此念刚在宁凡心头升起,滚滚尸气受祭坛的引导。瞬间流入宁凡体内。

  一瞬间,宁凡周身剧痛难明,几乎要被这数量恐怖的尸气所撑爆!

  “是逼出这尸气,还是.”

  宁凡还未做出决定,又有一道声音传来。

  “化傀!”

  这声音。仍是那千眼老怪操控斗篷老者发出。

  这声音,是要催动宁凡体内的184道傀线了!

  这一刻,千眼老者满意一笑,多年谋划,总算要建功了。

  宁凡已化为其傀,又吞了六欲仙王之尸气,再过一会儿,还会强行采补姚青云的一身七阴法力。

  那时候,他会将宁凡送与费和吞噬。

  最终,他将吞噬费和!

  不,不仅要吞噬费和,君临渊、微尘老祖、连同那斗篷傀儡之尸,他全部要吞噬!

  尸道、傀道、欲道皆大成,他可重新六欲仙王的光辉!

  六欲三宝,焚苍扇,煽出的火焰乃是尸火,非尸道大能不能发挥全部威能!

  离合剑乃是一柄傀道至宝,非傀道大能不能掌控!

  解欲珠,乃欲道至宝,非欲道大能不可使用!

  六欲仙王生前,之所以能横行同级,甚至越级而战,靠的便是三道大成!

  六欲仙王已陨,千眼老者身为六欲生前最为亲近之人,必能重现六欲魔名!

  “采补吧,疯狂采补吧!尔等皆为老夫之容器,待老夫重新走出六欲宫的一刻,便是万古第五劫的仙王,也非我一合之敌!”

  千眼老者仰天而笑,忽然间,目光剧变。

  计划,出了变故!

  他放出的傀线,竟无法操控宁凡的行动!

  “老夫的傀线呢!傀线何在!怎么可能!老夫施展的可是六欲仙王三神通之一.六欲傀术!此子本该身中184道六欲傀线,他体内的傀线为何消失了!”

  由不得千眼老者不惊,他计划刚刚进行至第一步,便出现了天大变故!

  他的傀线,早被宁凡炼化!

  他想要查探第六层中究竟出了什么变故,偏偏第六层大阵已开,数个时辰内,无人可探查第六层,也无人可进入第六层!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千眼老者勃然大怒,一种空前的不安之感涌上心头!

  .

  此刻,地宫第六层中,宁凡一面压制着体内疯狂涌现的尸气,一面抵挡着怀中姚青云各种勾引行为。

  姚青云该死的醒了!

  她该死地失去了所有理智!

  她该死的将胸前衣扣全部解开了,浅绿色的肚兜暴露在宁凡眼前,偏偏肚兜带子还被解了一半,露出一大片嫩白.

  “好热.本宫好热.”

  姚青云早已神智不清,只是本能地在宁凡怀中蹭来蹭去.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