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巨鲤

  以宁凡修为,若想定住哪个命仙,对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的。【】

  那怪人被定住,无法挣脱,立刻如野兽般嘶吼,狂躁而愤怒。

  宁凡没有理会怪人的吼叫,身形一晃,来到怪人面前,伸出手掌,按在怪人天灵上,运转逆灵术,试图窥视怪人的记忆。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怪人的识海竟是乌黑一片,如同墨汁汇聚而成的汪洋,什么也无法看清。

  更有一滴黑到极致的墨汁,忽得从怪人天灵飞出,直奔宁凡天灵冲至。这异变出现得太快,以宁凡的反应度,都有些猝不及防,便是换成仙帝级强者来搜怪人的记忆,也很难避开墨汁的攻击!

  危急关头,一道金色光罩自行防御在宁凡身外,将那墨汁挡下,使其无法逼近。

  一击不中,那墨汁竟如有灵智般,以无法看清的度,瞬间远遁无影。至于那怪人的肉身,则在墨汁离体之后,一点点,如滴如水中的墨汁,渐渐变淡,渐渐从天地间消失,似从未存在过…

  “那墨汁,是什么东西…”

  宁凡面沉如水,若非他身怀灭神盾防身,绝对会被那墨汁侵入天灵,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谁也无法预料。

  墨汁进击的度太快,怕是仙帝之中,都没有几个能够做出防御。墨汁远遁的度,更是快得无法想象,以宁凡遁,很难追上那滴墨汁…

  正沉吟间,无尽的星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声滴水的声音,似很近,又似很远…

  滴答,滴答,滴答…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待认真去听时,那滴水的声音。却又极为诡异,再也无法听到了。

  继而那无尽的虚空中,又响起了另一道声音,似是某个极遥远、又极靠近的女子。在对他轻声呢喃。

  “小蝴蝶,别睡了,快醒醒…”

  “小蝴蝶,别睡了…别睡了…”

  是谁的声音!

  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陌生…

  宁凡目光陡然一凝,想了起来,这个声音,他在乱古赠送的藏经塔里,听到过。

  藏经塔第十层里,有一道唯有圣人才有办法推开的石门,石门中,曾有一个声音,对宁凡说过,

  ‘我是你的钥匙。可你却遗忘了我…君不识妾…’

  刚刚是那自称是钥匙的女子,出的声音么?

  宁凡神情有了一丝茫然,刚才的声音,他十分确定,不是从玄阴界内传出的…

  声音是同一个人的声音,但却仿佛…是从另一个时空传来的…

  分明那么遥远,却又如同近在耳边;分明近在咫尺,却又如同一个苏醒,一个沉睡,彼此存在于交错的时空。如日与夜,如参与商,如生与死,如铭记与遗忘。永世无法相见…

  “此地极为古怪,先是这与四天九界似是而非的画中世界,空无一人的城,却有人存在的痕迹…而后是那怪人,再之后是那墨汁,最后又传来了滴水声。以及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女子声音…”

  宁凡若有所思,这里的一切,他都无法不透。此地出现了不少违背常理的事情,却又合乎某种怪异的逻辑…

  宁凡如同身处梦中一般,这里的一切,带给他的感觉,如同做梦…

  梦…

  唯有梦境,才会出现种种不合情理的事物,唯有梦境,才会给人似近、似远的感觉…

  宁凡眼中精芒一闪,顺着这个思路,倒是一瞬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逐渐看懂了这个世界。

  “原来如此,这画中界,原来是一处梦的世界。从我踏入此地的一刻,虽然苏醒,却如同入了梦,所看到的一切,便是我的记忆在梦中的呈现,但这其中,也有许多我记忆之外的事情,如九界我并未在现实中走完,却在这里见到了完整的九界;我未见过那怪人,却在这画梦之中,看到了他…那些都不是我的记忆,也并非我一个人的梦…如此看来,此界不仅能融入我的记忆,更能融入他人的记忆,以此形成一个完整的梦…”

  “之前我刚刚想到了东天,便出现在了东天之中,若此地是梦,则便有了解释…”

  “凡人之中,有一种说法,叫清明梦,可在梦中保持清醒,自由掌控梦中事物的展…我如今的状态,似乎就与这清明梦十分类似…”

  “若此地真是我的梦,则我可在梦中达成一切心愿,譬如,我希望在这场梦中,神、妖、魔三种血脉的修为,全部达到劫血的水平!”

  这个念头才刚刚在宁凡心中生出,宁凡的修为顿时有了变化。

  劫血修为没有改变,古魔修为却在一瞬间,从天魔第八涅突破到了天魔十二涅的巅峰,并在下一刻,继续突破,达到了【返祖境界】!

  古魔修为,返祖第一境!竟是堪比万古第一劫的境界!

  “这就是返祖古魔的力量么…”

  感受着强大了无数倍的肉身,宁凡目光微微一震。

  他当然知道这修为增长是虚假的,若梦醒,一切增长都会消失。

  饶是如此,此地也有些不可思议了,能获得一次体悟返祖古魔修为的机会,对宁凡日后冲击古魔境界的瓶颈,定有极大的好处!

  古神、古妖的修为,同样一路暴涨,达到了万古一劫的境界。

  宁凡能够切身感受身上暴涌而出的力量,然而却无法感悟修为暴涨的具体过程。

  现实中,他的舍空心劫没有降临,画梦中,他同样没有经历舍空心劫这一环,便直接拥有了万古一劫的古神、古妖修为…

  “此地虽说是梦,可肆意幻想自己的修为,但这幻想,必定也是有极限的…这是金符宫始祖创出的世界,必定也要受其修为限制,而有所局限…”

  宁凡尝试着令四种血脉的修为不断提升,但,却也只能令四系修为,分别提升到九劫巅峰仙帝的层次。再想要提升,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办到了。

  “哦?宁小友才进入画中界一会儿。就看破此界画中有梦的实质了?”

  画界之外,木松、向螟子皆是感受到了巨画上的道则变化,虽说看不到宁凡具体做了什么,却能做出猜测。

  若他们所料不错。宁凡已经利用画界梦的特性,暴涨了修为,如此一来,行走于梦界之中,无疑可以安全很多。

  “真是了不得啊。老夫当年入图之时。用了整整十日,才看破画界实质。还有大把的修士,直至死在图中,也无法看破这一点,此子却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向螟子啧啧称叹道。

  “这画中界能够幻想的修为,最高也只能达到九劫巅峰而已。有这等修为,此子保命是没有大碍了,但想从画界之中带出老夫需要的东西,却并非那么简单的事情…若无法睁眼…”木松道人却是期望之中,带着担忧。

  四天之中。能睁眼的修士实在太少。若不睁眼,则看不到木松道人需要的东西…

  “我看到的世界,你,能否看到…”

  …

  宁凡借着梦中幻想,令修为暴涨,此刻他四种血脉叠加,几乎可爆出一阶准圣的战斗力!

  以他此刻的实力,去使用灭神盾,也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地防御八劫仙帝攻击了,便是二阶准圣的攻击。宁凡也有不小的信心可以接下!

  “我希望…拥有纵地金光第九逝的度!”

  宁凡一踏虚空,脚下顿时出现九道后退的淡金色波纹,身形顿时爆射而出,竟是沿着之前墨汁逃离的方向。直追而去。

  他此刻仍不知道木松需要的眼睛是什么,但隐隐有预感,抓到那滴墨汁,应该就能找到些线索。

  金光第九逝的度太快,这是宁凡从未体验过的遁,仿佛只需一步。就能从他所在之地,到达东天的任何一个点!

  这种度,已出了宁凡理解,在现实中,他远远达不到这种度,但在这里,却是有了一次难得的体验机会。

  只一个晃身,宁凡便跨越了亿万星河,挡在了匆匆逃离的墨汁前方,屈指一点之下,顿时便有一股一阶准圣层次的定天之力,将那墨汁直接定在星空中。

  “阳鲤…”

  那墨汁之上,忽然传出一道生硬的声音,继而便爆出了近乎恐怖的温度,将束缚它的定天术直接焚成一空。

  那是极阳的力量,那一滴小小的墨汁,赫然拥有着足以焚杀一阶准圣的恐怖阳力。

  “好强的阳力,这是…阳道源之力!”

  扑面的热浪传来,使得宁凡神情登时一凝。

  他已经从木松道人那里,听说了道源是何物。也知道了他所缴获的两仪四方印,是一件蕴含了阴、阳道源之力的至宝。

  而宁凡所不知道的是,木松道人当初造出两仪四方印,为的就是压制金天黑地图的阴阳道源之力,可惜,以木松二阶准圣的修为,加上两仪四方印的力量,每次进入图中,仍旧还是要重伤,只能勉强保命…

  木松一生,先后7次进入第二图的画界,每一次,都会被图中某个凶物重创。

  他有7次机会,可以从画界带出眼睛,却只有1次,成功带了出来。

  与木松相比,森罗就幸运得多了,他只进过第二图一次,便成功带出了一颗眼珠,令木松欠了他一场因果。

  正是因为此图凶险无比,木松才不愿亲自入图,他进入此图的次数太多了,一入此图,就会被那凶物察觉气息…他只能请人代劳,请的,还必须是没有入过图的人…

  “我还是有些担心宁小友的安危,若那两只凶物苏醒…”言及凶物,向螟子的神情竟是空前凝重。

  “不用担心,一般人进入,那两只凶物是不会苏醒的,它们苏醒的代价极大,除非嗅到准圣元神的气味,否则绝对不会攻击来人的…且就算意外生,凶物苏醒,你我也已有所准备,能合二人之力,将宁小友从画界强行拽出…若凶物不醒,对上普通道鲤,以宁小友暴涨后的修为。加上足以斩断道源的剑技,足以横行画界!”木松道人笃定道。

  他唯一担心的,只是宁凡最终也无法睁开眼,却不担心宁凡会有危险。

  那墨汁似被宁凡的定天术激怒。周身阳力越来越盛,虚空的星空,竟是被那阳力引燃,焚烧起来。

  宁凡立身之地,更是成了阳力汇聚之处。虚空的空间竟是熔为通红的液体!若非他此刻修为暴涨,若非他拥有灭神盾护体,绝对会在这阳力之下直接焚为飞灰!

  “阴印凤冻天,镇!”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屈指向前一点,顿时便有一道极为凌厉的宝光打出,朝那星空一震。

  此印,正是从乌老八手中夺来的两仪四方印!

  以宁凡此刻修为,催动此印第一重变化,顿时便有四声阴寒蚀骨的凤唳传出。

  宁凡立身的半边星空。顿时如隆冬骤降,生出无穷无尽的阴寒之力,将那墨汁散的阳力挡下。半边星空极阳,半边星空极阴,二者开始互相抵消,使得那漫天阳力不断削弱之下,威力减弱了五成不止。

  宁凡继而翻手一扬,唤出斩忆道剑,催动斩道神剑的剑技,朝着前方就是一劈。

  以他如今对于斩道神剑的感悟。若无两仪四方印相助,怕是很难斩断如此恐怖的阳力。

  好在他修为暴涨,这一剑,倒也威力不俗。直接将前方密密交织的阳之道源正面劈开!

  周遭的阳道源之力,本就已被两仪四方印削弱,哪里还能承受宁凡这一剑,顿时崩溃如山倒,墨汁所在的半边天空,竟是在一瞬间。陷入了疯狂的崩溃之中。

  “敌不过…”

  那墨汁似惧了宁凡,不再恋战,而是一晃之下,直接从崩溃的星空中失去踪影。

  四周声势逐渐平息,宁凡将宝印、道剑收起,竭力散开神念,搜索墨汁的下落,却徒劳无功。

  那墨汁,如梦中蒸一般,不见了…

  更为麻烦的是,宁凡周遭精物开始变幻,竟逐渐变回了海宁宁家的风景。

  站在海宁宁家的城池之中,宁凡目光有了一瞬间的茫然。

  他的修为,退回到刚刚进入画中界的水平。

  他的记忆,似有一部分,被生生抹去,竟不记得刚刚与那古怪墨汁交手过…

  他的记忆,似回到了刚刚进入画中界的一刻…

  “这里是…海宁宁家!”宁凡目光微微一凝。

  “我明明踏入了画中世界,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里的画面,都是幻觉么…”

  宁凡有了古怪的感觉,总觉得,同样的话,他似乎曾经说过,同样的场景,他似在哪里见过…

  为何会有这种古怪念头?

  想不起来…

  他开始如刚刚进入画中界时一般,在此地搜索起来,所见到的,自然还是空无一人的空城…

  而后,他开始探索其他下界,而后,出现在了东天,而后,遇到了怪人,而后,见到了那古怪的墨汁,再然后…听到了滴水的声音,以及那无比耳熟,又无比陌生的女子声音。

  “小蝴蝶,别睡了,快醒醒…”

  “小蝴蝶,别睡了…别睡了…”

  为什么,又说让我别睡…

  宁凡目光登时一凝,继而有了片刻的茫然,心中总有不适的感觉,却找不出那不适的源头。

  于是,他第二次现了此地梦的玄妙,提升的修为,第二次追击墨汁,第二次将之击退…

  而后,第三次遗忘一切,出现在了海宁宁家…

  如此,周而复始…

  此刻困在画中界的宁凡,还不知道,这画中界共有三千层,在那三千层的最深处,无数虚空之中,有着一具巨人骸骨,那骸骨身披金甲,笔直站立,仍保持着死前怒指苍穹的姿势。

  在那巨人骸骨的周围,有着两根光柱,两边光柱上,皆缠绕着无数锁链,各锁着一只修真星般巨大的鲤鱼,一黑一白,皆在闭目沉睡。

  在两只巨鲤周围,还有不少或白或黑的墨点游动着…

  “启禀大王,有外界修士闯界…”一个白点忽然游向巨鲤,禀报道。

  “又有外界修士进来了吗?什么修为?”白色巨鲤眼皮都懒得睁一下,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黑色巨鲤倒是微微睁开了眼,阴森森地问了一句。

  “回大王的话,那修士似乎只是万古一劫的修为…”

  “万古一劫?蝼蚁尔。此人的元神,多半没什么味道,你们自己分吃了吧!不准再打扰本王沉睡了!”那黑色巨鲤冷哼一声,不耐烦地闭上双眼。

  见状,那本欲继续禀报的小白点,无奈闭上了嘴。

  它本来还想禀报大王,这一次进入此地的修士不容小觑,竟连道鲤大军实力排名第四的道鲤,都击败了…

  若非那修士无法走出画梦界的无限轮回,多半已经追上此鲤,将之击杀…

  罢了,既然大王们懒得理会此修,便只能由它们这些下属来处理此人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