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52章 屠戮二宗

第752章 屠戮二宗

  宁凡没有理会那名愤怒咆哮的君家命仙,而是内视丹田。

  灭杀那名君家散仙后,一缕细如发丝自君家散仙的尸身飞出,悄然射入宁凡丹田之内。

  那一缕银丝,是傀线!

  这傀线,却与北天祖帝的生傀之线迥然不同,被此线所控,也并不会沦为真正的生傀。

  非生傀,也非死傀,而是一种介于二者之前的傀儡。

  这傀线之中,含有极强的欲念之力,这是以欲化线、以线控傀的神通!

  此地君家修士、微尘剑修的体内,皆有欲念傀线。

  每杀一人,便会有一道傀线射入宁凡体内。

  种傀线者修为太高,那傀线速度太快,快到连姚青云都并未发现傀线的存在。

  若非宁凡修有《阴阳变》,若非宁凡持有阴阳锁,对欲念之力感知极其敏锐,他也无法发现这傀线的存在。

  目光微不可查地朝费和、君临渊、微尘老祖望去,宁凡心中顿时一沉。

  这三人体内,并无欲念傀线。

  不过宁凡已然确信,这三人是一伙的,且三人的背后,还有第四人存在。

  那第四人,掌控着一切!那人才是真正想要图谋姚青云、图谋自己的人!

  “不是碎念巅峰,是后期,或是中期.”

  体内多出一道欲念傀线后,宁凡对傀线的感知更加清晰,从此傀线之上辨析出幕后主使的大致修为,

  以宁凡之修为,断然不是碎念老怪的对手。

  但若动用仙尊一击的玉简,灭杀此碎念老怪绝不会太难!

  此人精擅于欲念之力、掌傀之术,灭杀此人,宁凡定会获得极大好处。

  “待费和实行计划之时,便是这第四人行动之时,那时候。我可凭仙尊一击之玉简,一举灭杀费和等四人,彻底解决费和这一隐患!”宁凡心中有了决定。

  那名君家命仙见宁凡并不搭理他,大怒之下。一跃上了高台,指诀一变,周身生出滚滚青雷。

  屈指一点,那轰鸣的青雷便化作一头玄青色的巨大雷兽,巨口一掌,一口吞向宁凡。

  这名君家命仙乃是人玄初期修为,临近突破人玄中期。

  这一击之威力,罕有人玄初期可以接下。

  雷兽迎面撞来,宁凡不退反进,屈指一点。雷兽立刻惨叫一声,碎散成无数雷光。

  张口一吞,所有雷光都被宁凡吞入腹中。

  那名君家命仙见宁凡生吞自己的法术雷光,神情立刻惊恐之极,下意识就想要逃遁。

  但忽然间。体内傀线一动,他立刻双目空洞,继而流露出悍不畏死的杀机,直接点燃了元神,直接动用了自杀式仙术。

  “仙术,雷水解!”

  这名君家命仙左手握着一团青色雷光,右手握着一团蓝色水雾。双掌猛然一合,继而左半边身体一点点碎为雷光,又半边身体一点点碎为水汽.

  此术与兵解剑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以自毁为代价伤敌。

  施展了雷水解之术,这名君家命仙性命难保,却足以一击重创人玄中期。

  可惜。这份实力,仍远远不足以伤到宁凡。

  “沦落为傀者,死而有憾矣,宁某在此,送君一死!”

  宁凡唇动传音。当那名君家命仙听闻此言之后,疯狂的目光竟稍稍清明了些,流露出些许感激之色。

  下一瞬,宁凡气势全开,人玄巅峰的气势骤然席卷全场!

  五指成掌,一掌开出,没有动用任何神通,只是随手一掌,便将那人玄初期的君家命仙一掌灭杀!

  元神,自是封印收走!

  储物袋,亦随手收走!

  “人玄巅峰!”一见宁凡展露修为,高台三面立刻惊呼一片。

  便是流蓝嫣红,也大为震撼。

  五十多年前,宁凡还只是碎巅修为,如今却已是人玄巅峰。

  如此修炼速度,太过惊世骇俗!

  普通碎巅修士想要闭关突破境界,便需要数百年乃至数万年。

  从人玄初期修炼到人玄巅峰,便是一帆风顺,也需要数千年乃至数十万年。

  “宁公子这修炼速度,岂止能傲视东天天骄,便是放眼整个四天,恐怕也没有任何此代修士可以超越他的。”流蓝与嫣红感叹不已。

  见宁凡一连毙掉两名君家修士,姚青云扬了扬眉,心情大好。

  君家老祖目光阴沉,看似大怒,是否真的大怒,便不得而知了。

  这是一个局,宁凡、姚青云、君临渊、微尘老祖、费和都是局中人,布局者至今未现身。

  宁凡冷眼看着君家群修,抬手一指道,“你们,一起上吧!”

  并非狂妄,也非傲慢,仅仅是拥有灭尽君家群修的自信。

  君家群修还有74人,散仙45人,人玄初期11人,中期8人,后期5人,巅峰3人,鬼玄初期1人,鬼玄中期1人。

  如此之多的强者,若一拥而上,便是鬼玄后期也要落败。

  姚青云蹙了蹙眉,却没有多说什么。

  流蓝、嫣红则露出担忧之色,她二人可不认为人玄巅峰的宁凡,能凭自身实力战胜独挑君家群修。

  毕竟君家群修皆有长辈赐予的底牌在手。

  除非宁凡使用轰神之术才可取胜吧,但在这种诚施展轰神之术,是否太浪费了.

  “轰神之术是宁公子的最强底牌,若宁公子在此地将轰神术用掉,日后遇到渡真老怪,该如何自保.”流蓝、嫣红担心道。

  “好个张狂的小辈!你们一起上吧,领教领教他的高招!”君临渊冷笑一声,对君家群修吩咐道。

  君家群修被宁凡小瞧,早已心中大怒。

  一个个跃上高台,却俱在跃上高台的瞬间,目光变得空洞,继而双目血红,杀机凛凛!

  再无任何恐惧,再无任何情绪。有的,仅是要将宁凡斩尽杀绝的决然!

  “这些君家修士的眼神,有些不对,具体哪里不对。本宫却看不透.”姚青云秀眉蹙得更深,藏于袖中的素手,却已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她,是想随时出手、援救宁凡么

  高台十分开阔,74名君家强者将宁凡围在中心。

  几乎在同一个瞬间,74人同时出手,祭出各自神通法宝,轰向宁凡!

  宁凡轻叹一声,一步迈出,周身煞气之威冲天而起。双目带着无穷凶威,强大的煞威化作七十四个血色巨拳,轰向高台之上七十四名君家修士!

  他的煞气,便是普通渡真也承受不住,此地散仙、人玄、鬼玄。谁可抵挡!

  血拳一轰,45名散仙竟直接被血拳轰成血雾,直接殒命!

  他们的法宝神通,也俱都被血色巨拳所轰灭!

  余下的29名命仙,但凡人玄修为者,俱被血拳一拳击伤,身体为煞气所噬。战力减半!

  便是两名鬼玄修士,也在宁凡的煞威之下胸口剧痛,蹭蹭连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形,却根本无法稳下纷乱的气息!

  “他真的是人玄巅峰么!仅凭煞气凶威,便可在群仙面前稳占上风!”百余名微尘剑修俱都露出震撼之色。

  修为迈入第二步之后。宁凡对煞气的运用愈加纯熟,掺杂了多种变化。

  煞气,亦成了宁凡一式杀敌保命的手段!

  以宁凡煞气之凶戾,几乎可瞬杀一切散仙,克制任何散仙的神通!

  凭其煞气之强。亦足以横扫人玄鬼玄,但仍不足以挡下命仙级神通。

  29名命仙齐齐受伤,29道人玄、鬼玄一击却毫不停滞地轰至宁凡身前。

  宁凡抬脚猛一踏地,地生一莲,为铅色,继而周身浮现出百万莲影!

  在这百万莲影的防御之下,29道攻击,无一可攻破莲影防御!

  “完美!”费和的眼中,贪欲更多,更浓!

  他目光火热地看着宁凡,犹如看待世间最完美的工艺品!

  一击失利,29名君家命仙还欲动手,宁凡却出手地更快!

  但见宁凡翻手一扬,一柄乌金飞剑凭空浮现于宁凡掌中,继而被宁凡当空祭起,化作十万八千道幻剑剑影,结成幻剑剑阵,将整个高台封锁!

  “斩!”

  一字念下,一股足以蛊惑鬼玄后期修士的幻象之力,立刻迷惑了所有君家命仙的心神。

  在那重重幻象中,所有君家命仙深藏于心底的回忆被勾起。

  一名人玄初期命仙,沉沦在少年之时的幻象中,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山村村童,父亲叼着旱烟袋,手把手教他如何打造农具。

  他的父亲,是一个铁匠。

  后来山贼屠村,他为了保命,加入了山贼的行列,亲手砍下了父亲的头颅。

  恍惚间,失去头颅的父亲不知如何,手中忽的多出一柄乌金长剑,一剑朝他当头劈下.

  嗤!

  幻象到此而止,但见一道幻剑剑影斩过,那名人玄命仙已殒命于剑阵之中!

  一名人玄后期的命仙,沉沦在青年之时的幻象中。那时候,他为求突破金丹,抛弃发妻,与一个元婴老怪的徒儿结为道侣。

  发妻含恨自尽,那是他一生之悔.

  如今,幻象中,他看到发妻笑语盈盈地走向他。

  发妻的手中,持着一柄乌金之剑。冷笑着,一剑刺入他的丹田。

  嗤!

  这名人玄后期的命仙,眼含愧疚陨落.

  那名鬼玄初期的命仙,沉沦在暮年之时的幻象中。那时候,他为求突破鬼玄瓶颈,强要了自己的徒儿.

  那一夜,他狠狠摧残着她,任徒儿哀求,亦不放过。

  后来,徒儿被采补而死,而他突破了鬼玄初期。

  幻象中,浑身青紫、下身染血的徒儿,正一步步走近,怨恨着,将一并乌金长剑,刺入他的胸膛。

  嗤!

  这名鬼玄初期的命仙,惨叫一声,殒命!

  幻影剑阵。十万八千剑,足以同时对十万八千名修士施展幻象!

  一道道幻剑剑影斩过,必有人殒命!

  短短数息功夫,高台之上已血流成河。所有君家修士全部陨落!

  一个个虚弱之极的元神被宁凡封印、收走。

  一个个储物袋被宁凡随手收走,而后撤去了剑阵。

  一具具残尸,被宁凡收入鼎炉界,留给紫璃自行炼化血肉精华吞噬吧。

  “好厉害的道兵!”

  这一瞬,便是姚青云、费和等舍空,也俱都露出震撼之色。

  而那些微尘剑宗的剑修,望向宁凡的眼神,犹如看待一个冷血死神。

  “斩忆道剑,威力不错.”宁凡满意地点点头。

  这幻影剑阵一开,敌不过幻剑的修士。来多少,死多少!

  纵然来十万八千名命仙,只要挡不酌剑之威,便全部得死!

  流蓝、嫣红相继露出骇然之色,若宁凡修为达到渡真初期。与她二人同级,她二人断然挡不住斩忆道剑的威能,非死不可!

  费和带来的六名尸修,皆面色空洞,并未流露任何惊讶之色。

  “你们也一起上吧,放心,这一次。我不使用斩忆道剑。”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微尘剑宗的群修,那目光,没有倨傲,只有怜悯。

  这些人已沦为傀儡,无可救治,他能做的。只是送他们一死,给他们一个解脱。

  一个个微尘剑修面色惊恐,一时间,竟无一人敢上台应战。

  微尘老祖目光一沉,藏于袖中的手指动了动。

  下一瞬。所有微尘剑修全都目光空洞,一个个悍不畏死地登上高台,将宁凡团团围住。

  一共108人,此刻结成了一个圆形剑阵,纷纷散露剑意,将宁凡锁定。

  他们没有率先出手,微尘剑宗的剑阵,讲究后发制人。入阵者一钓手,剑阵便会给予最大程度的反击。

  宁凡扫了一眼剑阵,只一眼便看明白了此阵是一个后发之阵。

  心头没有任何多余情绪,有的仅是平静。

  宁凡抬起双手,十指掐诀,骤然间,身体碎散成无数黑色火光。

  火光腾空而起,一凝,凝作一头十万丈之巨的紫黑色巨龙!

  这巨龙,与普通妖龙模样差别不大,却生有双翼!

  无人知,那双翼是扶离之翼!

  此术,是上品仙术——炎龙吐息。

  宁凡的火焰还不够强,若能达到八品巅峰的级别,便能使此术威能上升一个级别。

  不过宁凡妖血强大,扶离祖血,足以让此术威能上升一个级别!

  此术威能堪比巅峰仙术,便是鬼玄巅峰也难以抵挡此术威能!

  吼!

  宁凡所化的紫黑妖龙猛然张开巨口,喷出紫黑色的火焰吐息!

  那火威来得太快,根本容不得微尘宗群修展开剑阵。

  散仙之修,瞬间被焚成焦炭!

  人玄之修,亦一一被焚成焦炭!

  两名鬼玄初期的剑修气息奄奄,离死不远,两名鬼玄中期的剑修元神重创,实力去了七成。

  那名鬼玄后期的微尘宗剑修,亦被炎龙吐息所伤,空洞的眼神中,杀机却更加凛冽。

  抬手,竟欲祭起一道鬼玄巅峰一击的攻击玉简!

  宁凡自不会给他祭起玉简的机会!

  散去火龙之相,宁凡变回白衣之身,翻手成掌,掌中瞬间凝聚七重掌印,七酉一,化作一式黑白掌印!

  这一刻,整个六欲星沉入黑夜之中!

  这一刻,漆黑的夜空上,唯有宁凡白衣猎猎,随着道力一动,岂可白芒惊世的北斗星辰,骤然出现的夜空之上!

  这一刻,宁凡眼中只有执念之道、魔二念!

  这一刻,姚青云凤目大惊,而费和等三名舍空,俱是难掩眼中喜色!

  “道象,好强的道象c,好,好,此子甚好,此子甚好!”

  这一掌,表面看来肖似夺天印,本质却与夺天印不同。

  便是姚青云、费和也未将此印与夺天印相联系。

  他们最觉震撼的,便是宁凡道象之强,实在是他们生平仅见!

  “灭!”

  宁凡抬手一掌拍下,整个六欲星顿时开始猛烈的颤抖!

  下一瞬。遮天掌印一掌拍下,整个高台被一掌夷平!

  这掌力,宁凡仍是所有控制的,就好似之前的炎龙吐息。并未竭尽全力。

  否则,那些修士就不是化作黑炭那么简单了,尸身不保,元神亦不会留存。

  饶是如此,这一掌落在此地群修眼中,也唯有用惊艳二字形容!

  就算是闭关于六欲宗内、不欲插手外界之事的六欲宗主,亦被此掌威能震撼到了!

  他是一名渡真初期的修士,却无法忽视这一掌的威力!

  “若老夫一个不慎,必会被此子一掌重创!此子仅是人玄,却能施展如此强大的掌印。渡真之下,无人是此子一掌之敌!”

  “此子单凭此掌印神通,便足以成为东天之中‘真仙之下第一人’!”

  “始祖的洞府界,我六欲宗是无法插手、无缘得利了。但老夫可以谋求更大的利益,那便是交好此子!老夫绝不会看错。此子前途无可限量,此生莫说是突破舍空、碎念,便是成为仙尊、仙王,也是大有可能之时!其资质,冠绝此代东天!便是向上数一代,也无人可与之争锋!”

  六欲宗主心思飞转,做了一个决定。

  待三大势力探寻过始祖密地后。他必定要留宁凡小住一段时间,好生结交宁凡。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宁凡之前途,绝对非寻常人可以想象!

  降落在高台废墟之上,宁凡收了一地焦尸、碎尸,收了一地破破烂烂的储物袋。又收走了一个个离死不远的虚幻元神,而后身形一晃,飞回巨舟。

  微尘剑修、君家修士被他一人屠尽,十个名额无需再争。

  费和忽然意识到什么,轻咳一声。

  君临渊、微尘老祖面色一变。立刻收起满面喜色。

  刚刚见到宁凡掌印厉害,他二人竟一时流露出惊喜之色,这可不是他们该流露出的表情.

  虽然他们确实大喜过望,但在外人眼中,君家修士、微尘剑修死尽,他们该愤怒才是,怎能大喜。

  二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很快便露出盛怒之色,冷视宁凡,仿佛想将宁凡一掌拍死,为死去的后辈门徒报仇。

  费和目光闪了闪,欲出面保下宁凡。

  不待他出面,姚青云却莲步一踏,挡在宁凡身前,冷笑望着君临渊、微尘老祖。

  “二位道友,想动我杀戮殿的杰出弟子么!”

  “哼,动了又如何!”二人怒极反笑。

  “尔等若敢动他,本宫便敢强制召集一百鬼面,屠了你君家、微尘剑宗!”

  一听此言,君临渊、微尘老祖目光一震,咬咬牙,收起怒色。

  表面看来,二人是被姚青云的威胁吓到了。

  实则,二人本就是假装愤怒罢了。

  “多谢。小心君临渊、微尘老祖,他们似是费和的人。”宁凡一句传音,飘然传入姚青云耳中。

  姚青云本想反驳一句,声称自己帮宁凡只是尽长老之责而已,让他不要误会。

  一听宁凡后面那句话,姚青云眸光微闪,传音问道,“你确定”

  “嗯。”

  “既如此,进入洞府界之后,你跟紧本宫。对方是三名舍空,你离得远了,本宫很难保住你。”姚青云冷冷道。

  “那便有劳青云长老好好保护弟子了。”宁凡微笑道。

  诚然,他需要姚青云的保护。

  在那神秘的第四人现身之前,他不准备动用仙尊一击的底牌,他要在那人现身之后,一举灭尽费和四人!

  姚青云的屡次庇护,宁凡自然看得出。

  虽不知姚青云抽了什么疯,竟会一反常态的屡次帮他,他还是承了姚青云的人情。

  目光扫了扫在场诸人,宁凡心思飞转。

  洞府界只能容十四人,从一开始,费和、君临渊、微尘老祖就没打算从各自后辈中选出十人进入洞府界。

  从一开始,费和的谋划,便是四名舍空、两名渡真、七名命仙进入洞府界。

  从一开始,费和只打算带这13人进入!

  最后一个名额,留给了尚未露面的那个人。

  十四人,一人不多,一人不少!

  内视丹田,宁凡发现自己的丹田之中,已有184道欲念傀线。

  只需幕后主使操控傀线,宁凡将轻而易举地化身为傀.

  “欲念傀线,能奈我何!”

  宁凡心中冷笑一声,催动阴阳锁,将所有傀线一一炼化。

  吞噬掉184道欲念傀线,宁凡的阴阳变功法竟有了不小的进益。

  欲念,本就是提升阴阳变功法等级的绝佳补物。

  流蓝、嫣红及六名尸修命仙,相继返回巨舟。

  四名舍空又商量了几句,随后,费和驾着巨舟,直接朝六欲星外的黑洞漩涡飞去!

  傀线已种下,宁凡已是他们的囊中之物,该如洞府界了!

  三名舍空并不知晓,无论是尸毒还是傀线,无一能够控制宁凡!

  这场精心策划多年的图谋,已然漏洞百出,难以补救.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