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诡异

  两道遁光只瞬息间,已跨越无数距离,降落在巨舟之上,现出两道身影。

  左侧之人是一个红脸老者,腰间挂着一个青色酒葫芦,身上带着散不掉的酒味。

  此人是一名舍空初期修士,且此人所修之道,是酒之道!

  宁凡目光一凛,自他道成之后,已可稍稍辨别他人之道!

  右侧之人是一个灰袍中年,身后背着四个剑匣,眼神凌厉如剑,仿若一个眼神便足以刺破星空!

  此人亦是一名舍空初期修士,且此人所修之道,是剑道!

  迈入第二步后,宁凡与舍空老怪的差距正一点点缩小,却也因此愈加感受到舍空老怪的恐怖。

  宁凡看着红脸老者与灰袍中年,深吸一口气。

  若非他有诸多保命手段,他深信,这二人仅凭身上道念,便可压死自己!

  “本宫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君家老祖、微尘剑宗老祖。”姚青云淡淡一语,点明了二人身份。

  不知是想讲解给两个婢子听,还是想讲解给宁凡听。

  宁凡目光微闪,心中了然。

  心道原来那红脸老者便是东天君家的老祖——君临渊。而那灰袍中年,便是微尘剑宗老祖,微尘子。

  这二人俱是名动天下的人物,宁凡只是不识尊容而已,岂能不知二人名头。

  介绍过二人名号后,姚青云便挥手张开一个隔绝声音、神念的障壁,四名舍空在障壁中交谈着什么。

  所谈的,多半是进入六欲仙王洞府一事。

  不知谈到了哪里,君家老祖忽然面色难看地朝宁凡等七名命仙看了过来。

  灰袍中年亦是眉头一皱,不悦地望向宁凡等命仙。

  宁凡自是不知,自己又是如何招惹到这些老怪了。

  壁障之内,君家老祖沉着脸,对费和冷声道,“我等三大势力之前不是约定过么!若寻得六欲三宝。归你杀戮殿所有,但你杀戮殿最多只能有两人入界,不可再多!而我君家、微尘剑宗,以舍弃三宝为代价。共有十二个入界名额,老夫与微尘道友会占用两个名额,余下十个名额,可都是给了族中、宗内小辈!”

  “刚才我宗弟子还在与君家修士比武争夺这十个名额,如今倒好,贵殿除了派出两位长老,还派出两名渡真、七名命仙,是想独霸名额,只给我两宗小辈一个名额么!”微尘子亦是目光微怒。

  六欲仙王的洞府界十分特殊,整个洞府界由十四个界柱支撑。一次最多可入十四人。

  除非洞府界内死掉一人,否则第十五人绝对进不进去。

  就算是想从洞天法宝、界宝中放出随身仆从,也是办不到的。

  君家、微尘剑宗知道抢不到三宝,所以只求多派些精英门人入内,作为一次宝贵试炼。

  他们放弃了六欲三宝。换来了十个名额给弟子后辈入界试炼。

  哪曾想到,费和、姚青云竟执意让各自所带之人入界。

  流蓝,嫣红,宁凡,六个目光呆滞的尸道命仙,一共九人,要占九个名额。

  若真让宁凡等人进了六欲洞府界。两宗最多只能派出一名弟子入界...

  君临渊与微尘子,自是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诚然,杀戮殿势大,君家与微尘剑宗远不如杀戮殿强大。

  但单论修为,君临渊、微尘子丝毫不弱于姚青云、费和,据理力争的勇气还是有的。

  “流蓝嫣红呆在界外。本宫不放心!必须带入洞府界,这两个入界名额,不能让!”姚青云言辞决绝,不容任何人拒绝。

  “青云长老可将她们暂时收入界宝空间...”微尘子话未说完,便被姚青云冷笑打断。

  “本宫的人。凭什么要躲在界宝空间内!凭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入洞府界!”

  见姚青云如此霸道,微尘子面色更难看了。

  “呵呵,老夫所带之人,也是大有用处的。”费和笑得十分莫名,在君临渊与微尘子面色变得更难看前,又补充道,“不过老夫也非不明事理之人,这样吧,小辈们不是有十个名额可以争么,让他们自己去争吧。如何?”

  “好吧...我君家修士正在六欲宗内,与微尘剑宗修士争夺十人名额。两位长老带来的这九人,便一并带去,参与名额争夺吧!谁争到名额,谁便有资格入洞府界!若争不到名额,便只能怪他们修为不济,怨不得别人。”君临渊一叹,点头道。

  姚青云点点头,微尘子也表示没有异议。

  姚青云挥手撤去隔音壁障,费和则森然一笑,指诀一变,巨舟化作一道极光,朝六欲星上降落。

  破开一阵阵罡风层,最终,巨舟降落在六欲宗的山门之外。

  此刻,六欲宗山门之外搭建起一个高台。

  高台之下,两侧各自站了一队修士。

  左侧修士皆着青袍,俱是君家修士,约莫有七十余人,修为最低者为散仙修为,最高者是鬼玄中期修为。

  右侧修士则全部身着剑袍,背负剑匣,皆是微尘剑宗修士,约有百余人,修为从散仙到鬼玄后期不等。

  争夺名额的修士,骨龄没有超过十万岁的。

  对与两大势力而言,这些人都算是值得培养的人才吧。

  高台之上,一名君家修士正与一名微尘剑修拼斗。

  奈何巨舟降落的声势太过浩大,惊得二人匆匆分开,不敢再战。

  “拜见老祖!”君家修士朗朗道。

  “参见老祖!”微尘剑修纷纷抱拳道。

  这些人是在想各家老祖行礼,同时也惊讶地发现,杀戮殿两名长老已然到来。

  四名舍空无人飞下巨舟,君临渊与微尘子则各自将九名杀殿修士参与争夺名额一事告知诸位门人。

  “什么!杀戮殿之人也要争夺这十个名额!”高台附近,不少修士面色不忿道。

  流蓝、嫣红听闻两名舍空的言语,微微一怔,还没明白争夺什么名额,便听到姚青云传音,似明白了什么。没有再多问。

  宁凡则眉头微皱,他可不知进入洞府界,还需争夺什么名额。

  心中没由来的生出一丝疑惑。

  此次六欲仙王洞府界现世之事,总觉得有些古怪。

  若说这是费和谋算他与邀请与你的阴谋。以费和的城府,怎会被其他势力知晓洞府现世的信息?又怎会让两名不相干的舍空同入洞府界,不怕干扰他的计划么?

  是费和布局不慎,走漏了消息么?

  还是说,费和与那君家老祖、微尘老祖本就相识?是一路之人,想要共同图谋姚青云,图谋他宁凡?

  以费和阴沉的性格,为了万无一失的对付姚青云,请两名舍空相助确实不足为奇。

  或许,君临渊、微尘子真是费和的人。或许不是...

  或许,费和并不打算在洞府界中动手,对付自己与姚青云?

  宁凡眉头皱得很深,这一刻,他真想直接祭出仙尊一击的玉简。灭掉费和了。

  忽然间,丹田之中的阴阳锁微微一颤。

  一瞬间,宁凡好似明白了什么,目光微冷,扫过一名名参比者。

  君家修士,微尘剑宗修士,连同费和带来的六名命仙。身上都有地方不对劲...

  目光扫过费和、君临渊、微尘子,宁凡心中一沉。

  似明白了什么,又不敢确定...

  “若一切真如我所料,这一次的洞府界之行,对我而言会是一大机缘。《阴阳变》的功法级别,可以大进一步了...凶险是有的。机缘,却也不小。从这些人的气息来看,那人最强不会超过碎念巅峰...”

  费和转过身,将之前诸舍空商议之时详述了一遍,并令宁凡等人定要争到入界名额。

  宁凡等九名仙修跃下巨舟。降落在高台正面一侧。

  这名额,无论如何都要争上一争了,为了他暗中发现的莫大机缘!

  高台之上,早已空无一人。

  一名君家散仙目光忽然一阵茫然,好似被操控一般,一跃上了高台,冷笑一声,抬手一指宁凡,言道,“你,上来与我一战!”

  流蓝、嫣红神情一变,就连姚青云都神情微变。

  这名君家散仙不知道宁凡是谁么?不知道宁凡的凶名么?竟敢挑战宁凡?

  好吧,就算不知道宁凡凶名,区区一个散仙,怎么竟有胆量、信心战胜宁凡呢?

  要知道,这一刻的宁凡掩饰了自身境界,普通人无法判断他属于命仙哪一境界。

  但宁凡没有掩饰自己命仙的身份,这名散仙应该看出宁凡是一个仙人,他怎敢堂而皇之挑战仙人?

  难道此子觉得,他能越级战胜命仙?

  宁凡倒是毫不惊讶,心中道了一句‘果然’,没有多言,一跃上了高台。

  方一上高台,那名君家散仙竟好似发狂一般,直接动用最强底牌,抬手祭起了一道人玄一击的攻击玉简!

  此人,竟是存了一击灭杀宁凡的狠辣心思!

  “大胆!此子乃是我杀戮殿修士,你君家小辈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杀戮殿修士下死手!”

  姚青云俏脸霜寒,凤目含怒。

  她没有出手救宁凡的意思,她知道宁凡是人玄巅峰,知道宁凡能轻松挡下这一击。

  但她还是气,没由来地就气了!

  君家修士竟敢对宁凡下死手,这种行径,惹到了她!

  “呵呵,老夫刚才没说么,这场争夺名额的比斗,是生死之比啊,允许杀人的。”君临渊呵呵一笑,回答道。

  “是么?那么你休要后悔,你君家参比修士,可能要被屠得一个不剩了!”姚青云冷笑道。

  言罢,再不理会君临渊,凤目紧盯高台。

  君家散仙祭起的玉简,化作一道赤金剑芒,带着人玄初期的一击之威,狠狠劈向宁凡的天灵!

  这一击,存了必杀之心。

  但这一次,面对想要斩杀自己的敌人,宁凡并未生怒,只是惋惜。

  他早已借助阴阳锁之力,看破了这场大比的诡异。

  虽然惋惜,他却不可能放过这名散仙,此人已无法救治。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以修士之身份,送此人一死。

  赤金剑芒一剑之威,足以斩灭一颗下级修真星!

  面对此剑芒,宁凡却再无多年前的忌惮,只是随意地抬起手掌,五指一抓。

  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伴着轰鸣声,立刻席卷整个高台。

  剑芒,碎!

  散仙,陨!

  其元神,被宁凡随手收入魂袋,待日后秘法祭炼一番,便可作为施展轰神术的媒介。

  在散仙陨灭的瞬间,果然有一道细如发丝的银芒,没入宁凡体内...

  “大胆!刚杀我君家修士,你该死!”

  一名人玄初期的君家老怪勃然大怒!

  (2/2)没更了,洗洗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