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48章 魔化黑夜,道化北斗!

第748章 魔化黑夜,道化北斗!

  宁凡立在道山之巅,周身却无比沉重,好似整个天空都压在肩头。

  普通修士登道山,需一步步攀登,他却一跃上了山巅。

  他所承受的道山之巅的威压,是普通人的数十倍,非常人可以想象。

  他便是要借助这威压,在极短时间内炼化姚家香火。

  姚家香火是无主之物,故而香火之主的等级虽高,他却可轻易夺走。

  但想要炼化,却非短时间可以办到。

  若是普通人玄命仙,起码需要数百年才可炼化如此数量的香火之力。

  若宁凡借用玄阴界之力炼化香火,也需数年才可炼化掉这些香火。

  此刻,宁凡却是取了巧,借助登临仙位道山的机会,借道山威压,在极短时间之内,强行炼化了香火。

  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既然遇上了,宁凡不介意取一次巧,节省几年炼化香火的时间。

  若不吞噬香火之力,他成仙之后,便是人玄初期修为,法力堪比人玄巅峰。

  吞噬了数量庞大的香火之力,宁凡连晋三级,修为一跃达到人玄巅峰。

  他法力上限本就远超同级修士,修为达到人玄巅峰后,法力堪比鬼玄中期!

  他立在道山之巅,周身威势沉重如山,带给在场十七名命仙巨大压迫感。

  其中,八名血袍命仙是杀戮殿修士,是友非敌,仅仅是被宁凡的威压波及而已,故而还不算太过难堪。

  黑炎天君等九名妖仙,则承受了宁凡绝大多数的威压!

  他们居心叵测,宁凡自不会留情的!

  那威压之中,不仅有法力威压,更有煞气威压!

  此刻宁凡站在道山之上,那威压之中,便隐隐蕴含了宁凡的道力威压!

  这股威压便是普通渡真都难以承受。何况是黑炎天君等人。

  黑炎天君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

  宁凡明明只是一个刚刚突破仙位的修士而言,连境界都还没稳固,怎可能一句突破人玄巅峰。

  退一万步讲,就算宁凡天赋异斌。刚成仙便突破至人玄巅峰修士,也不该有这么强的威压啊。

  鬼玄中期级别的法力威压,便足以让黑炎天君等人胸口沉闷了。

  加上足以威慑普通渡真的煞气凶威,则足以让黑炎天君等人窒息了。

  再加上大道之威压,黑炎天君等九名妖仙体内立刻出现伤势!

  “此子不过刚刚成仙,威压不该如此强大才对!为何他可以仅凭威压,便压伤本天君!”

  黑炎天君正自思量,骤然间,宁凡眼中血芒一闪,目光凶戾地扫了过来。

  一瞬间。黑炎天君胸口一痛,好似被重拳击中一般,于长空中匆匆连退初步,方才稳住身形,竟然已经受伤不轻!

  而他身旁的八名人玄妖仙。则通通双目血红,气息大乱,已被宁凡煞气所噬!

  “走!速走!此子绝不简单!他不是普通人,普通人怎能一步修至人玄巅峰,普通人怎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威压!”

  黑炎天君狠狠咬牙,毫不犹豫地下了撤退命令。

  他来此地,本是想袭杀宁凡。夺取宁凡的道山吞噬。

  不曾想,宁凡点子太硬,带给他太过不安的感觉,让他不敢久留此地,更不敢再打宁凡道山的主意。

  他看得出来,宁凡成仙还未结束。才刚刚登山道山,还未受天劫洗礼。

  现在走,还来得及!

  宁凡还未成仙完毕,无法分身对他出手,他必须趁此机会逃遁!

  八名人玄妖仙被宁凡煞气所侵。战力只剩五成,已被宁凡吓到,哪里还敢留在此地,图谋宁凡的道山。

  黑炎天君想撤,他们自然也想撤。

  可惜,这植柳城并不是他们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

  宁凡眼中杀机一闪,此刻的他,成仙还未结束,无法阻拦黑炎天君等人逃遁。

  想了想,没有多说什么。

  他有血莲灵装在手,即便黑炎天君等人先逃一步,逃至天涯海角,他也能追上,一一灭杀!

  眼见黑炎天君等人要逃,莫姓命仙轻轻松了口气。

  实话说,若非为了保护宁凡,他也不愿与黑炎天君结仇。

  这黑炎天君可是碧海群兽之主,若能将之一击必杀也就罢了,若不能一举击杀他,却与他结下不死不休之仇怨,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若黑炎天君下令,令碧海群兽齐出,不知会有多少北斗裔民死于兽潮。

  “黑炎想逃,我们不必冒险追入碧海,只在此守护这位道友成仙便可。”莫姓命仙对身旁命仙下令道。

  下一瞬,黑炎天君等妖仙卷起阵阵妖风,转身就朝碧海方向跑。

  见莫姓命仙没有追击之意,黑炎天君轻轻松了口气。

  还没逃出二里地,一股巨力袭来,九名妖仙的遁光俱被生生轰止。

  “是谁!”黑炎怒吼道。

  却见夜色之中,两道少女倩影阻拦在九仙之前,各自摩拳擦掌,眸中俱有难以言明的愤怒。

  “敢偷袭宣蝶!我决不饶你们!”慕微凉粉拳握得咯吱直响。

  随着魂魄一点点成长,身躯一点点成熟,她的实力迅猛提升。

  原本肉身就堪比涅槃巅峰修士了,吃了五十年仙魂草,如今的慕微凉单凭一对粉拳,便能轻易轰杀人玄巅峰修士!

  其炼体境界,堪比仙体第五斩的体修,可凭肉身力敌鬼玄初期!

  “敢谋害主人,你们全部该死!”紫璃青丝无风自动,紫眸之中杀机浮动。

  猎杀碧海魔兽五十年,紫璃实力提升不少,只差一步便可突破鬼玄中期!

  一见拦路二女,黑炎天君目光大震,惊道,“‘紫金双煞’!”

  一听紫金双煞之名,其他八名妖仙俱是目光大震。

  莫姓命仙等八名血界命仙,亦是露出震撼之色。

  紫金双煞是碧海凶兽对慕、紫二女的称呼。

  五十年来。这两个小姑奶奶没事就杀入碧海,猎杀强大凶兽,一个负责吃血肉精华,一个负责吃妖丹。在碧海凶兽之中闯出偌大名头。

  慕微凉出手之时金光阵阵,紫璃出手之时紫波粼粼,故而才有了紫金双煞的魔名。

  二女联手,横扫整个碧海,无妖可敌,无兽可挡。

  黑炎天君某次独行之时,曾远远感知过二女的气息,却不敢靠近,亦不知二女容貌。

  二女随便一人,都不是他可以战胜的。当然自是不敢与二女接触。

  此时感知到二女气息,他瞬间认出眼前这两名绝色少女,便是名动碧海的紫金双煞!

  立于道山之巅的宁凡,险些没有因为‘紫金双煞’这几个字乱了道心、成仙失败。

  紫金双煞,紫金双煞.他住在植柳城。偶尔也会听闻紫金双煞的大名,却从未想过,自家两个娇滴滴的小丫头,就是紫金双煞。

  敢情这俩小丫头天天往外跑,是去祸乱碧海去了.

  “紫金双煞是谁”慕微凉茫然不解。

  “不知道。”紫璃摇摇头。

  二女对视一眼,摇摇头,而后十分默契的各自出手。

  紫璃拦宗炎天君。慕微凉则一人拦下八名人玄妖仙。

  慕微凉周身金光耀世,不知施展了什么神通,背后竟长出一对金色蝶翼。

  金色的拳芒每一次挥动,必定会轰飞一名妖仙。

  八名人玄妖仙面色大惊,匆匆联手,才勉强挡下慕微凉的拳芒。仍是处于下风。

  若是时间一长,八人必败于慕微凉拳芒之下,性命难保。

  紫璃秀足轻点,所过之处,夜空上翻动一圈圈紫黑色的水波涟漪。身形好似鬼魅,移动地极快。

  那水波,是灵轮之力所化。

  化形之后,灵轮之力被紫璃运用的相当纯熟,普通仙修根本看不出那水波是灵轮所化。

  柔掌挥动间,一道道紫黑风刃劈向黑炎天君。

  风属木行,木生火,而黑炎天君正是火行妖修。

  按理说,黑炎天君最不惧的便是木行修士,亦不惧风术。

  偏偏这风刃凌厉地非同寻常,每每轻轻一划,便轻易刺破他的妖身防御。

  紫璃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气,柔掌一掌拍出,一道硕大的紫黑掌印只一击,便将黑炎天君轰飞。

  危急关头,黑炎天君极其金环,堪堪挡下掌印,面色却是大惊。

  他的实力逊色紫璃太多,便是仗着秘宝,也无法在紫璃手上撑太久!

  “可恶!我等被紫金双煞拖住,就算不死在紫金双煞手中,稍后也必定死在那人手中!”

  黑炎天君望向宁凡方向,眼中满是后悔。

  早知道此地没有软柿子捏,他绝对不来谋夺宁凡的道山!

  “紫璃也就罢了,想不到连微凉都变得如此.暴力.以微凉、紫璃的实力,拦住这群妖物绰绰有余,便是灭杀群妖也并非不可能,我不必担心她们的安危,只需一心一意渡劫即可。”

  见慕微凉、紫璃以二敌九稳占上风,宁凡心中一安。

  道山之巅,狂风猎猎,宁凡闭上眼,墨发在狂风中乱舞,心却越来越安静。

  夜空之上,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白环影,环影之中,生出数之不尽的黑白劫云。

  滚滚天劫,正在劫云中酝酿,宁凡却丝毫不惧。

  修为突破第二步后,突破小境界不会再有天劫降临,唯突破大境界时才会降天劫。

  少了小境界天劫,却多了与骨龄挂钩的大小天劫。

  宁凡一鼓作气突破至人玄巅峰,天劫威力却只是人玄初期的程度,他自然不会惧怕天劫。

  他已道成,道象却还未凝!

  他要在这天劫之下,凝出自己的道象!

  劫云之中,忽而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一道道半黑半白的劫雷,劫火,劫风,从天而降!

  三劫同临,威力足以瞬杀散仙!

  普通修士若想抗衡成仙之劫,必须准备无数保命手段才可。

  宁凡不必如此。任劫雷轰在身上,劫火焚烧躯体,劫风腐蚀肉身,他不躲。亦不避。

  为何要躲,为何要避

  这可是提升金行、火行、木行体质的绝佳机会!

  对常人而言威能恐怖的第一步天劫,对宁凡而言,却是不可多得的大补之物。

  一轮轮天劫轰过,宁凡毫发无损,三行体质则各自增加了百分之五的修炼进度。

  在天劫的轰击下,宁凡惊觉自己的魂魄正一丝丝与元神融为一体。

  不,准确的说,魂魄被元神吞噬了!只为增强元神的强度!

  仙人的元神,就是魂魄!

  若元神死。则魂魄灭,则永失轮回之机会!

  “此子竟在吸收五行天劫之力!他难道是小五行体么!”

  “不,不是小五行体!此人是大五行体!小五行体即便修炼至顶峰,也无法吞噬第一步最强三劫的!”

  莫姓命仙亲眼目睹宁凡吸收天劫之力的一幕,俱是大惊。

  黑炎天君等妖仙。亦分心关注着宁凡渡劫。

  见宁凡竟如此彪悍,直接炼化天劫,对宁凡的惧怕更深。

  “可恨!本天君不会看错,此人绝对比紫金双煞更加可怕,若他成仙完毕,本天君必死无疑!拼了!”

  黑炎天君猛地一拳轰在胸口,狂喷数口精血。身体立时化作血光一道,试图避开紫璃的阻拦逃遁。

  紫璃轻哼一声,眸中满是不屑,小手一挥,大片大片的夜空开始崩溃,一重重崩溃之力朝黑炎天君一轰。生生中断他的遁光。

  想逃,没门!

  “可恶!”黑炎天君咳出一口黑血,气息灰败了不少,眼中满满都是不甘。

  他怎甘心殒命于此!

  沙沙,沙沙.

  宁凡脚下的道山。一丝丝化作流沙消逝。

  黑白环影与劫云,亦一点点消逝。

  这一刻的宁凡,渡过天劫,正式成仙!

  但,仍未完!

  北斗星辰的星光,轻柔地倾泻而下。

  宁凡踏立夜空之上,周身沐着星光,闭着眼。

  周身升起越来越强的道力威压,渐渐地,无形的道力化作黑白二色。

  黑的是魔念,白的是道念!

  黑的是魔心,白的是道心!

  宁凡双目一霎执狂如魔,一霎平静如水。

  他伸出右掌,掌心徐徐出现一个半黑半白的圆环,

  他目光追忆,回忆着五十年的感悟,回忆着一步步道成的过程,自语。

  他的话,唯有自己可听到,因为那是心声!

  “我拔下蒲草,是令它死。”

  “我编织草环,是令它生。”

  “我替人解签,观人生死,并赋予草环旁人的生死,它便有了旁人的道。”

  “我生死圆满,不再编织他人之生死,继而编织自己的道。”

  “我的道,就是我一路修至人玄巅峰所走过的所有道路。我从不执着于某一神通,不执着于某一法宝,我所执着的,只是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温暖。”

  “执之道,那一个执字,既有魔性的偏执,亦有道心的执着。”

  “从前的我,所执的,是魔念!因执魔念,故而化身为魔头,不惜灭尽一个个仙修,只为守护身后温暖。我若执魔,天地无仙!凭此魔念,我走到了今日!无魔念,无我!”

  “如今的我,所执的,是道念!因执道念,故愿化身为天,惟愿诛尽世间所有魔头,创一个犹如北斗血界的太平之世,让仙凡和平相处,让天地间自我之后,再无魔头!让我所在乎之人,平安喜乐.我若执天,天地无魔!凭此道念,我将一路走下去!无道念,便无法开创一个未来!”

  “人可以老,力可以衰,但心却不能死,理想也不能灭!”

  “魔念道念,皆为吾道。道魔不共存,我却偏要他共存!今日在此证道,凝诸异象!道象,现!”

  宁凡一令之下,北斗星光立刻一颤,继而纷纷没入他的体内。

  眼神一厉,一霎间,整个夜空都被宁凡的道力遮掩。北斗七星俱被消逝。

  极致的黑夜降临,此黑夜异象,是宁凡魔念所化!

  黑夜之中,骤然出现七颗虚幻的白色星辰。那白色星辰,是道念所化!

  “魔化黑夜,道化北斗!”破军星宫中,杀帝目光一变,带着深深的震撼。

  道化北斗,那可是唯有北斗仙皇才修成过的天品异象!曾经的北斗仙域,从无第二人能修出此道象!

  宁凡不仅修出道化北斗的道象,更在此道象的基础上,修出魔化黑夜的异象!

  魔化黑夜的道象,亦是天品级别。整个北斗仙域都无人修成过。

  宁凡的道象同时囊括了两种天品道象,此道象品阶,早已超越天品!

  超出天品的道象!比北斗仙皇更厉害的道象!

  “如非老夫亲眼所见,绝不相信世间能有人同时修出两种天品道象,并令两大道象融合为一!此子之天资。远超老夫想象r许两千年后,此子真能守住血界也未可知!”

  莫姓命仙及黑炎天君等人,并非杀帝,对道象品阶之分不甚了解,只知宁凡道象十分厉害,具体厉害到什么程度并不知晓。

  然而单单看到宁凡凝出道象的一幕,便已足以让众仙震撼了。

  唯有证道之后、道成之人。才有资格凝聚道象。

  唯有凝聚道象之人,才有资格突破渡真。

  宁凡才刚刚突破仙位,竟已凝出道象,拥有了自己的道。

  恐怕要不了多少年,宁凡便可晋入渡真境,成为一名真仙!

  “不好!此子渡劫完毕。又成功凝出道象!他要对我等出手了!”

  黑炎天君惊呼一声,疯狂祭起一件件本命法宝,轰向紫璃,并不惜点燃元神,死命逃遁!

  其他八名妖仙亦是面色剧变。拼却一切自损手段,死命逃遁。

  他们有何勇气与宁凡相抗衡,他们连宁凡的威压都挡不住,被宁凡眼神一扫,便一个个吐血!

  他们岂是宁凡对手!

  这一次,九名妖仙逃遁,紫璃与慕微凉皆为阻拦。

  因为她们明白,宁凡已渡劫完毕,可亲自收拾这些妖仙了。

  望着九名遁逃的妖仙,宁凡并不急于追赶。

  他目光深邃,忽然抬手,并未掐诀,掌心已现七重掌印。

  这掌印并非金色,与夺天印类似,却终究不再是夺天印。

  修夺天印者,须拥有夺天之念。

  宁凡此刻的道念,非夺天。

  他心中之念,亦非夺天之念,而是.执天之念!

  他所施展的掌印,也不再是夺天印,而是自创的执天印!

  是,执天印!且是自创之术!

  修成道象的一瞬,是修士道悟最深之时,此时此刻最适于自创神通。

  宁凡曾数次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在这道象初凝的瞬间,他水到渠成的进入天人合一状态。

  这一刻的宁凡,道悟空前高深。

  夺天之念与宁凡的道背道而驰,既然背道而驰,便不是宁凡的真道。

  夺天之念,强于逆天之念。

  逆天是天上人下,夺天是天人平等。

  执天之念,更强于夺天之念!

  因为执天者,必立于苍天之上!人高于天!

  夺天七印的指诀,被宁凡所弃!

  这七印,他只保留掌式,但每一掌的精髓,都要在此刻重新创出!

  “天人合一!此子机缘不小,旁人若凝道象,只是略增道悟而已,他却借机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且天人合一后,他竟以夺天印的初式掌印为基础,自创掌印神通!”杀帝目光又是一震!

  夺天七印的七式掌印,可是取自北斗仙皇的神通——北斗三千印。

  宁凡此刻的所作所为,赫然竟是在改良北斗仙皇最为得意的神通!

  虽只是改良三千印中的七式掌印,虽是借天人合一提升道悟,但想要改良仙皇神通,该需要多高的悟性才可办到!

  就算宁凡此刻天人合一,若非本身悟性极高,又岂能改良北斗仙皇之绝学。

  转念一想,宁凡都能创出超越北斗仙皇的道象,改良北斗仙皇的绝学,又有什么是不可能.

  “不知此子能将夺天印改良到什么程度.”杀帝目露期许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