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45章 北斗问道(一)

第745章 北斗问道(一)

  自那场的血池洗礼后,姚青云果然遵守承诺,再未来寻宁凡麻烦。

  宁凡在弟子舍休息了三日后,去了一次十二阁,在传送阁中花费百万道晶,向着药宗方向发出一道传音。

  而后在血海星之上寻了一处荒山,开辟了一座洞府。

  欧阳暖与毛球不再呆在元瑶界中,而是陪宁凡一起,居住在洞府之内。

  最多再过一月,欧阳暖便可彻底炼化长生玉。

  此刻的她,白发已重新化作乌亮的青丝,整日笑颜不减,暖如朝阳,不负药宗第一美人的名头。

  一整个月,宁凡都呆在洞府之中,陪伴欧阳暖炼化长生玉。

  一月之后,欧阳暖彻底炼化长生玉,自此,天生药体的寿数问题彻底解决。

  又过了数日,一个形貌猥琐地老头紧张不已地来到血海星。

  一见欧阳暖真的炼化了长生玉,眼珠子惊得都要掉出来了,而后,大喜过望!

  “你竟真的从杀帝手中求来长生玉了!了不得,了不得!”魏无知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

  宁凡为欧阳暖求来长生玉,这一刻的魏无知,怎么看宁凡怎么觉得顺眼。

  他早知宁凡修炼三花聚顶需要大量百万年灵药,一高兴,直接送给宁凡一千一百株百万年灵药,四十个命仙道果。

  一千一百株百万年灵药,价值接近两千亿道晶。

  四十个命仙道果,亦值七八百亿道晶。

  这几乎是药宗库房中三分之一的储藏了。

  魏无知想将欧阳暖带回药宗,欧阳暖却不同意。

  “宁凡成仙在即,我想陪他成仙之后,再回药宗。”

  欧阳暖刚刚重获新生,如何舍得在此时此刻与宁凡分离。

  借七星舟之力,宁凡开启通道,横渡血河,重返杀戮血界。

  洗礼已完美结束。欧阳暖身体隐患解决,仙魂草的种子也早已到手。

  这一刻,宁凡终于可以安心成仙了。

  血界之中有杀帝照拂,作为宁凡的成仙之地。再合适不过。

  宁凡与欧阳暖入了血界,魏无知则暂时在血海星住下,等待宁凡成仙之后,再带欧阳暖回宗。

  不是他生性恶毒,定要拆散宁凡与欧阳暖,实在是欧阳暖的身体虚弱了太久,需要回到药宗,借助药宗底蕴好好补补才可。

  且极丹圣域还有八十年就会开启了,如今欧阳暖获得了长生玉,有了破命成仙、问鼎丹道的资格。于她而言,极丹圣域是莫大机缘,不可错过。

  作为欧阳暖的师父,魏无知也想早点将欧阳暖带回宗内,为极丹圣域之行做足准备。

  血海星上。某个隐秘洞府之中,魏无知感慨不已。

  “便在血海星等着吧。那宁凡多半能在八十年内成仙的,等暖丫头与他黏腻够了,老夫再带暖丫头回药宗。”

  “哎,韩老头矮老头,想不到你黑运了一辈子,倒霉了一辈子。却在落魄下界之后收到如此佳徒。当年你我打赌,赌你能否收一个徒儿,治好暖丫头,想不到竟是你赌胜了.古人云,愚者千失,必有一得。再倒霉的人,也有走狗屎运的时候吧。”

  阿嚏!

  正在下界欢脱种植小道果的老魔,没有来打了个喷嚏。

  “小梅说过,打喷嚏代表有人在想老子。嘿嘿,不知道是谁在想念老子!嗯难道是宁小子”

  “说起来。宁小子离开下界已有数十年了,现在的他,应该快要成仙了吧.”

  .

  杀戮血界是一处中千世界,地域辽阔,建有十万多个国家。

  有凡人国,有修真国。

  血界裔民,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皆是北斗后裔。

  他们并不知自己北斗裔民的身份,他们亦不知在这杀戮血界之外,还有另一片天地,名为东天仙界。

  唯有修炼至碎虚境界的修士,才有机会知晓东天仙界的存在,离开血界,加入杀戮殿,成为杀戮殿杀手。

  十万国度,只有四万修真国,余者皆是凡人国。

  四万修真国中,拥有炼虚坐镇的修国仅有两千个,拥有碎虚坐镇的修国不足一百。

  命仙坐镇的修国,只有三个。

  十万国度中,一共只有七名命仙,一名鬼玄。

  这些命仙皆是杀戮殿修士,坐镇于血界,负责调和十万国度间的矛盾,维护血界安定。

  杀帝守护的是整个血界,而不是一国一城之人。

  对于修国间的纷争,他自然不屑于过问的。

  灵武国,是位于血界北界的一个下级修真国。

  灵武国内最强宗门是灵武宗,宗主是一名金丹后期的修士。

  灵武国是一个临海修国,国中有一修城,名为植柳城,濒临碧海。

  植柳城一个风景如画的修国,灯火辉煌,笙歌不夜。

  杀戮血界没有白天,根据北斗星辰的明暗程度计算一日时辰。

  此城临海,土壤肥沃,适于灵植,居住于此地的修士,常常自辟药圃,种植灵药,长成的灵药品质颇高。

  植柳城之名,来源于一个典故,据说无数年前,曾有一个自号巨门的少年,在此城闭关悟道过。

  他在此城种下一颗柳树之种,并于树种前悟道,一梦万年。

  待其扫去心中迷茫之后,睁开双眼,豁然发现,当年种下的柳种,早已长成一株遮天巨木,亭亭如盖。

  而他,已再非少年,梦醒之后,已是白发及地的老者。

  “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此人长叹一声,登天而去,无人知他去了哪里。

  其登天离去时表露出的修为,曾震撼了十万国度所有修士。无人知,那个名为巨门的修士有多么强大。

  “巨门.莫非曾在此城种柳的,是二代杀帝——巨门杀帝么.”

  植柳城外,一个白衣青年看着风景如画的修城,目光落在城中那参天之高的巨柳之上,神情颇有几分怀古追烈之心。

  在白衣青年的身旁。跟着一个容颜倾世的绿衫女子,嘴角始终带着暖暖笑意。

  在青年与女子身前,则又有两个唇红齿白的可爱女童。

  其中一名女童小脸纯净,明眸纯真。青丝乌亮,穿着粉红小袄,约莫六七岁的模样,身上却有一股不可轻亵的威严。

  看似没有一丝修为,举手投足间,却有着撕碎碎虚修士的蛮力。

  另一名女童约莫**岁的模样,身着黑色的小裙子,那裙子款式十分古老、奇特,是上古妖族中女祭司才会穿着的服饰。

  她的长发黑直及腰,眼瞳是紫色。眉心有着一个紫黑色的玄奥符印,只有指甲壳大小,可封印其识海。

  这一男三女,正是重返血界的宁凡一行!

  白衣青年自是宁凡,绿衫女子是欧阳暖。蛮力女童是慕微凉,而那**祭司打扮的黑衣紫眸少女么.

  她,便是紫璃。这副模样,正是紫璃化形之后的模样!

  宁凡起初并不知晓,紫璃突破鬼玄初期之后,拥有了化形能力。

  当他进入血界、放出慕微凉后,才发现紫璃竟已能够化形。

  当时。慕微凉小手拉着紫璃小手,一起出现在宁凡身前,直接让宁凡愣在那里。

  当紫璃怯怯地唤了一声‘主人’之后,宁凡才惊觉,这小丫头竟是紫璃。

  紫璃眉心符印,正是扶离一族的孽印。

  此孽印有着封印之能。其中更附有言令封印。

  封印着不允许紫璃泄露扶离一族的任何讯息!

  人形的紫璃可以言语,可以与宁凡交流。

  但只要宁凡问起扶离一族的事情,紫璃眉心的孽印便会亮起,阻止她泄露任何扶离之秘。

  宁凡虽有扶离祖血,却无解孽印之法。无法助紫璃解除孽印,亦无法从紫璃口中问得任何扶离一族的情报。

  一切情报,都被孽印封印!

  紫璃的性格好似一张白纸,没有任何生活常识,只会打架杀人。这让宁凡十分好奇,这小丫头当年犯过什么大错,竟被剥夺扶离血脉、贬为孽离。

  慕微凉重生,记忆成空,本就纯真的性格亦如一张白纸。

  于是,当紫璃在鼎炉界完成化形之后,偶遇慕微凉,二人瞬间成了酗伴。

  于是,当慕微凉被宁凡召出鼎炉界之后,紫璃也屁颠屁颠跟来了。

  “就在这植柳城中悟道成仙吧.”

  宁凡言罢,带着三女步入植柳城。

  于是这一日,城南一间荒置已久的小宅院,被一名宁姓修士以一百仙玉的价格买下。

  宁凡与欧阳暖、慕微凉、紫璃,正式入住植柳城。

  欧阳暖带着两个小丫头在城中游玩去了,宁凡则一整个上午都呆在后院,忙着开垦药圃。

  以欧阳暖、慕微凉、紫璃的实力,横行十万国度毫无危险,宁凡自不必担心三女的安全。

  他开辟药圃,只为在此地种下仙魂草,以此草滋补慕微凉的魂魄。

  这是他初入东天的目的,他未曾遗忘。

  开垦出第一个药圃后,宁凡以《灵植经》记载的秘术,种下仙魂草。

  而后,又在药圃之旁随手开垦出另一个偌大的苗圃。

  心念一动,随手在苗圃之中洒下一把把五谷种子。

  种植凡间五谷,仅仅是想以五谷酿酒罢了。

  宁凡喜欢酒,尤其喜欢凡酒,更喜欢自己酿制的凡酒。

  灵酒能提升修为法力,凡酒不能。

  然而相比之下,宁凡却觉得凡酒更加近乎于道。

  咚咚咚!

  敲门声夹在法力之中,传遍宅院。

  宁凡正蹲身拔出苗圃中的杂草,听见敲门声,目光微诧。

  开门一看,屋外竟站了十七八个少年。

  这些少年大多十一二岁,为首者是一个十五岁的黑衣少年。

  这些少年皆是北斗裔民,一个个眼神明亮,好似星辰。

  这些少年最少都是辟脉一、二层修为,为首的那个黑衣少年,修为最高。是辟脉九层修为。

  “何事”宁凡淡淡问道。

  “小哥,你第一天来植柳城不知道我们是谁不知道我们上门想干什么!”黑衣少年声音尚还稚嫩,语气却恶狠狠地,好似地痞流氓。

  “不知。若无事。你们可以走了。”宁凡仍是淡淡的语气。

  “走不给保护费,就想让我们走!”黑衣少年冷哼一声,抽出腰刀。

  继而唰的一声,余下的少年齐齐抽出腰刀,竟是一言不合,要对宁凡动手一般。

  宁凡摇摇头,这些腰刀皆是法宝,可惜品阶太低,就算他站在那里让这些人砍,这些人也休想伤他分毫。

  “小哥。你虽长我几岁,不过修为似乎没有我高,若动起手来,恐怕你是要吃亏的。劝你还是拿出仙玉,破财保命。否则.”

  黑衣少年正组织语言威胁宁凡,骤然间,宁凡眼神一寒。

  没有散出任何威压,甚至没有动用煞气!

  只一个眼神,却让久混黑道的黑衣少年大感不妙c似面对的不是人类,而是洪荒凶兽!

  黑衣少年看不破宁凡修为,本以为宁凡会买这种破宅院。多半只是辟脉。

  哪里知道宁凡竟有如此恐怖的眼神!宁凡的修为绝对比他想象的可怕!

  “你们快走!我留下来拦住他!”黑衣少年心中惊惧,却一咬牙,忍下恐惧,对身后小弟们一摆手,令小弟们撤退。

  自己则大步上前,顶着恐惧。双手持刀,故作镇定地看着宁凡,“得罪你的是我,让他们走!”

  他知道,自己收保护费收错对象了。今日之事恐怕难以善了。

  唯一能做的,便是以己之命,换得诸小弟逃生。

  宁凡目光微闪,竟从这黑衣少年身上看到自己年少之时的影子。

  那一年,他身为兄长,也是一次次拦在宁孤身前,挡下危险,让宁孤逃脱.

  想想又觉得好笑,他堂堂名动东天的魔头,竟会被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破孩们收保护费。

  他杀人越货的时候,这些小破孩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你们走吧,只此一次,没有下次。”

  啪!

  宁凡把门关上了,实在没心情理会这群小辈。

  在宁凡关上门之后,黑衣少年忽的双膝一软,跌倒在地,哆嗦道,

  “此人眼神好生可怕!便是碧海中的魔兽,也没有如此可怕的眼神!”

  一群小弟倒是义气,并未抛下黑衣少年独自离去。

  一见自家大哥跌倒,立刻过来扶,一个个全部是心有余悸的表情。

  “大哥,那人究竟什么修为啊,眼神为何如此凌厉.”一个小弟问道。

  “起码融灵!不!起码金丹!”黑衣少年笃定道。

  “什,什么!金丹老怪!难道此人竟是传说中的金丹老怪!天呐!我们竟然跟金丹老怪收保护费,简直是作死!”一群少年纷纷大惊失色。

  一群少年最终灰溜溜地散去了。

  天色渐暗,欧阳暖带着两个小丫头归来。

  慕微凉与紫璃,皆是一副吃饱喝足的模样。

  据欧阳暖所言,这两个小丫头在城里玩腻了,就跑到碧海深处,猎杀了不少魔兽,生吞果腹了。

  “暖姐姐,我困!”慕微凉揉着眼、打着哈欠。

  “主母,困!”紫璃玩累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欧阳暖无奈地摇摇头,抱着小毛球,哄两位小丫头睡觉去了。

  三女皆已歇下,宁凡独坐院中,独坐院中草地上。

  看着永沉黑夜的血界,看着夜空上的北斗星辰,看着满院蒲草,宁凡心中从未有过的安宁。

  接下来的数十年,他便回在这夜之界中度过。

  “我生死道悟犹未圆满,生死,非一日可悟。”

  宁凡心念一动,忽的从地上拔下些许蒲草,回忆着生死劫中紫斗仙皇所编的草环,徐徐编织.

  便从这草环之中,领悟大道吧。

  第一个草环,在即将编织成功之际,忽的**成灰。

  第二个草环,同样在几乎编成之时自行焚尽。

  第三个草环,第四个草环,第五个草环.

  前半夜一晃过去,宁凡拔光了院中所有蒲草,尝试了无数次,却无一次编织草环成功。

  徒留一地草灰.

  “这草环之中,似乎缺少了些什么,故而始终无法编成.”

  后半夜,宁凡渐渐陷入长久的沉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