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44章 该死,该死!

第744章 该死,该死!

  紫璃已是鬼玄初期的修为,算是不小的助力.

  以紫璃的灵轮强悍,怕是连鬼玄中期都可一战.

  满意地点点头,宁凡传音入界,对紫璃安抚了一番,便继续参悟杀帝道悟了.

  杀帝一世道悟,自不是宁凡短时间能够参透的.

  借杀帝道悟,宁凡已将夺天印的初式掌印领悟到了完美境界,并着手修习《北斗天书》.

  北斗天书来历极大,是北斗仙皇所创的气运功法.

  初代杀帝自北斗仙皇手中习得此功,修习的却并不完整,传下的功法亦不完整.

  按照北斗天书一路修炼,最多只能将气运修炼至仙运第六彩.

  想要修出仙帝级七彩气运,则必须另寻手段了.

  北斗天书虽不完整,却无法掩盖此功法的强大.

  天书分两卷,上卷讲述的是气运修炼之法,下卷讲述的是气运掠夺之术.

  北斗天书修炼气运的主要方法,是炼星空之力为运,短时间内很难修炼有成.

  此功法的真正厉害之处,在于掠夺气运!

  一般而言,修士气运连通命理,可以修炼,无法掠夺.

  偏偏北斗仙皇惊才绝艳,创出‘逆转北斗’之术,可逆向掠夺他人气运.

  逆转北斗之术,就记录在天书后半卷之中.

  逆转北斗之术只能对气运高于自己的人施展,掠夺气运的效率偏低,且施术过程中,不允许对方反抗,否则术法中断.

  宁凡的气运级别已是仙运第一彩,若能掠夺一百名仙运第二彩修士的气运.便可突破第二彩仙运.

  对普通仙修而言,便是修炼到渡真境也未必能修出一彩仙运,二彩仙运就更少了.

  想要寻一百个二彩仙运的真仙,并掠夺气运.谈何容易.

  一名三彩仙运修士.气运之强是二彩仙运者的十倍.

  一名四彩仙运修士,气运之强是三彩者的十倍.

  若宁凡能掠夺十名三彩仙运修士的气运.或掠夺一名四彩仙运修士的气运,亦足以突破仙运第二彩.

  "我得杀帝道悟,习得逆转北斗之术不难,若有机会.倒是可以掠夺他人气运,提升己运."

  怀着这种想法,宁凡继续参悟北斗天书,渐有所得.

  三日后,宁凡推门而出,走出弟子舍.

  屋外,早有两名鬼面老妪在此等待.正是姚青云的两个渡真婢女——流蓝与嫣红.

  一见宁凡走出,二女立刻客气言道,"今日是你接受血池洗礼之日,青云长老吩咐我二人带你前往血池阁."

  "有劳两位前辈带路."

  宁凡目光微闪.没有多言,随二人一路行至血池阁.

  随着保命手段增多,他已不惧姚青云的刁难,亦不惧费和的图谋.

  杀帝所赠的三式玉简,全部被宁凡存放在玄阴界之中.

  宁凡知道,他所接受的血池洗礼是最高级别的洗礼,整个过程不可穿戴衣物,自然无法带入储物袋的.

  故而最强的保命手段,早被宁凡转移至玄阴界.

  血池阁外,二女收住脚步,言道,"小友洗礼为最高级别,除了小友本人与主持洗礼的青云长老,任何人不得入血池阁,以免干扰到洗礼.我二人不得入阁,小友可自入其中."

  "明白了."

  宁凡点点头,独自步入血池阁.在他入阁的瞬间,阁外升起数之不尽的强大阵光,可阻止任何人闯阁,干扰洗礼.

  血池阁从外表看,只是一间阁楼,其内却自成空间.

  阁内建有数百座宫殿群,此时此刻,空荡荡地没有一个人.

  每一座宫殿中,都建有一个空血池.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是妖兽之血的味道.

  宁凡神念一扫,认准方向,朝最大的一座宫殿走去.

  在那座宫殿外,正有一个俏脸霜寒的青衣女子,青丝在风中微微拂动.

  一见宁凡走近,女子冷冷道,"身为杀殿弟子,见到本宫,为何不行礼!"

  此女,正是为宁凡主持血池洗礼的姚青云.

  今日的姚青云心情相当不好,原因么,自然是因为她不得不与宁凡赤身相对,助宁凡完成洗礼.

  宁凡眉头微皱,仍是对姚青云抱拳道,"弟子宁凡,见过青云长老."

  "免礼,随本宫入血池!"

  见宁凡皱眉,姚青云心情没有来就好了许多.

  她在这儿不痛快呢,宁凡若是痛快着,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宁凡目光闪过一丝诧异,想不到姚青云只刁难了一句,便领他入血池了.

  在宁凡之前的猜测中,姚青云恨他入骨,多半会趁着这次洗礼对他出手.

  然而此刻看姚青云的表情,虽然仍有对他的厌恶,却似乎并无之前的怨恨了.

  "此女莫非已不恨我了还是说,她只是将恨意藏了起来,想趁我疏忽之.[,!]时,对我不利"

  宁凡眉头皱的更深,生出十二分警惕之心,跟在姚青云身后,步入宫殿之中.

  若姚青云真想对他不利,他不介意给姚青云一个惨痛教训.

  仙尊一击的玉简,完全足够将姚青云轰成渣渣.

  "杀意"

  姚青云微微一怔,转过头,目光疑惑地看着宁凡.

  她好歹也是舍空长老,宁凡的杀意虽只一闪而逝,却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在宁凡杀意闪烁的瞬间,姚青云第一次从宁凡身上感受到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

  她不信宁凡能给她如此凌厉的危机感,据她所知,宁凡最强底牌是姚家的轰神术.而凭宁凡持有的元神数量,是无法带给她危机感的.

  "错觉么."姚青云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她自是不知,宁凡去了一次血界.多了数个底牌,危险程度已无法估算了.

  宫殿占地万丈,地上纵横罗列着无数血槽,形成一圈圈奥妙难言的阵纹.

  在无数血槽阵纹的中心.有着一个千丈见方的巨大血池.

  池深两尺.满满都是粘稠,殷红的妖兽之血.

  从血液能量判断,这些妖兽之血起码都是散仙级兽血.甚至有不少命仙兽血.

  姚青云立在最外围的血槽大阵外,酥胸傲挺,对宁凡冷冷道,"你脱掉衣服.入血池!我帮你配制灵药,调和妖血,助你吸收血池能量."

  "脱衣服是么."

  宁凡行至池边,拂袖一招,将衣物,储物袋等物全部收入鼎炉界之内,而后一步跃入血池,坐在血池之中.

  没有脱下放在一边.毕竟姚青云不是欧阳暖,不值得宁凡信任.

  "哼!是怕本宫偷你东西么,本宫什么人物,会偷你一个碎虚小辈的东西!"

  姚青云不屑地轻哼一声.目光不小心落在宁凡不遮一物的身体上,立刻露出嫌恶之色.

  将目光移开,姚青云各种不爽.

  该死,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不知道会不会长眼疮!

  该死,等下还要亲自下水,跟那臭小子有肢体接触!

  该死,当初真不该打那个赌!

  可惜,赌已经打了,而且输掉了,无法反悔.姚青云唯一能做的,便是愿赌服输.

  素手一拍储物袋,祭起数万株十万年份以上的灵药,姚青云口中念诀,十指翻飞.

  霎时间,宫殿内一圈圈血槽大阵相继亮起.

  而数万株灵药一一飞入池水中,与池中妖血相融.

  渐渐的,殷红,粘稠的妖血化作青色,又化作金色,最终,竟化作无色,澄澈好似普通的水.

  只是这看似普通的池水,却蕴含着太过浩瀚的能量.

  端坐于池水中,宁凡只觉身体越来越热,脸色涨红,皮肤之下,正有一丝丝黑色物质被热力逼出身体.

  一瞬间,宁凡明白了血池提升成仙几率的原理.

  这血池,有着类似洗经伐髓的效果.

  不过洗出来的黑色物质,并非来自于经髓,而是来自于道心道念.

  扫去道心之中的杂念,负面情绪,从而提升成仙几率.

  明悟了其中关键,宁凡平心静气,借血池之力,一点点澄澈道心.

  洗礼洗礼,便是要将道心好好洗干净.

  "哼!本宫还没给他讲解洗礼关键,他却先一步自行领悟了."

  姚青云不满的轻哼一声,却不得不承认宁凡悟性很高,连血池的用法都自行领悟了.

  血槽大阵已经催动,灵邑水也已配好,接下来的一步至关重要,需要姚青云依仗自己高深修为,帮助宁凡淬洗道心.

  一想到要与宁凡赤身相对,姚青云就一阵郁闷.

  默念心诀,压下心中所有负面情绪,姚青云步伐轻盈,朝水池走来.

  待行至池边,姚青云略略犹豫,还是银牙一咬,素手解开外衫一颗颗衣扣!

  一瞬间,宁凡眼露戒备之色,死死盯着姚青云,全神贯注提防着她.

  宁凡已细细检查过,池水没有任何问题!

  直到此刻,姚青云还没对他下手,他没有任何轻松,反倒更加警惕.

  他不信姚青云如此轻易就能抛却姚家血仇,与他化敌为友!

  也许,姚青云脱掉衣服的瞬间,就是杀机袭来的一刻!

  被宁凡防狼一样死死盯着,姚青云心中腾地一声,燃起无数愤怒的火苗!

  不满,相当不满!

  宁凡那是什么眼神,如此的不信任!如此的警惕!

  她姚青云是谁,堂堂杀戮殿长老,若想对付宁凡,有的是机会,需要牺牲自己的色相对付宁凡

  若不是跟冥海仙王打了赌,她会好心到给宁凡主持血池洗礼

  她向来一诺九鼎,答应冥海仙王帮宁凡完成洗礼,便不会违背约定,失信于人!

  她就算想.[,!]对付宁凡,也是在血池洗礼后对付宁凡.而不是现在!

  "收起你的戒备!此次洗礼,本宫不会对你如何!"姚青云不忿道.

  "我不信!"宁凡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你!你爱信不信!"

  姚青云气的银牙紧咬,她好心跟宁凡解释一句,宁凡还不信!

  好吧.不信就不信吧.她根本不在乎宁凡相信不相信她.

  关键是,宁凡目光死死地盯着她.密切关注着她每一个举动.

  在如此灼人的目光之下,她怎么好意思把衣衫脱掉!

  "青云长老迟迟不入水池,莫非是在想什么阴谋诡计么"宁凡语气冷漠,审视着姚青云.

  "本宫若想对付你.还需要使用阴谋诡计!"

  姚青云怒极反笑,一时抛却所有羞涩之心,将衣扣一一解开,将我外衫褪下,继而解开丝缎腰带,将衣裙一层层除去.

  脱下绣鞋罗袜,褪下亵衣肚兜.所有衣物连同储物袋全部放在池边,而后骄傲地扬起白皙的脖颈,不屑的看着宁凡.

  一手横抱胸口,遮住粉嫩.赤身步入池水中.

  她什么都不带,光明磊落,哪像宁凡,戒心这么重,还自以为是的以为,一个舍空老怪对付一个碎虚小辈,需要暗算,需要偷袭,需要阴谋诡计!

  宁凡眉头一皱,姚青云此刻的神情骄傲而正直,并不似有什么阴谋的样子.

  难道他误会姚青云了姚青云没打算在这次血池洗礼对付他

  淡淡的水雾间,姚青云白皙的身体若隐若现,竟有几分恍惚的美丽.

  一寸寸细腻的肌肤,似有无边魔力,竟一瞬间乱了宁凡的道心,血脉喷张,心生欲念!

  好似有一道蛊惑之声在劝诱宁凡,冲上去,扑到姚青云,撕碎她!

  宁凡一惊之下,速速催动阴阳变心诀,方才压下欲念.

  望向姚青云的目光,暗暗带着几分诧异之色.

  "此女体内藏有媚骨,媚骨虽被封印,却仍有魅惑之力不自禁地散出.若我没感知错,此女恐怕是七阴之体的一种."

  随着姚青云步步逼近,宁凡失态了.

  失态的并非宁凡一人,姚青云同样失态了!

  她对宁凡从无任何欲念的,只有厌恶.

  但就在靠近宁凡五步之内之后,她忽的娇躯一软,心生一丝丝酥麻之感,竟是青怜体质险孝作!

  青怜之体是七阴之体的一种,因为她的这一体质,所以姚家的命仙强者们,曾企图将她收作鼎炉.

  随着她修为渐长,此体质被她一点点封印.

  想不到这一次与宁凡赤身相对,竟令体质破封了一丝!

  "好险!还好只是破封了一丝,以本宫修为,尚可压制!若当真在这宁凡面前体质彻底破封,媚态尽出,本宫宁可去死!"

  姚青云微微松了口气行至宁凡身前,盘膝坐在池水中.

  池水刚刚能没过她半个胸口而已,且池水十分澄澈,根本遮掩不住她身上的嫩白.

  体质已破封一丝,体内酥麻感迟迟未见消退,如此状态面对宁凡,姚青云根本无法做到之前那般平静.

  再看宁凡的俊颜,姚青云竟多看了一眼,长睫微微颤动,乌黑的双眸竟有些迷离.

  下一刻,她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

  她本该厌恶宁凡才对,但七阴体质却让她不自禁的想要亲近眼前的这个男人!

  "该死该死该死!这该死的体质,为何此刻发作!"

  姚青云狠狠一咬唇,一缕殷红从唇角流出,借这一下疼痛,稍稍平缓了体质带来的欲念.

  而后看也不看宁凡,冷冷道,"抬起双手,与本宫双掌相对!本宫助你清理道心杂念!"

  不是懒得看宁凡,是不敢看!

  宁凡容貌就不必说了,身体因为种种体质,早已完美的不能再完美.

  就连姚青云七阴体,都本能得将宁凡当做绝世好鼎,想要亲近.

  姚青云自不敢再多看宁凡一眼,生怕又让七阴体发作.

  "你,遇到麻烦了"宁凡看着姚青云唇边血丝,微微皱眉,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本宫的事与你何干!速速与本宫对掌.休要多说废话!"

  姚青云做出几分冷笑,想要向宁凡表示一下心中轻蔑.

  明明是一个冷笑,却因七阴体质的发作,使得那笑容染上酡红如醉的媚意.嫣然动人.

  明明是在冷斥宁凡.却因七阴体质的发作,使得那声音酥麻地好似情人间的呢喃.

  "七阴之体发作了么."宁凡已隐隐看出一些端倪.

  若可以.他不介意做一次无耻小人,趁姚青云之危,将这送上门的七阴之体推倒.

  可惜,姚青云修为太高了.舍空境修为,根本不是他可以采补的.

  若姚青云不主动与他双修,他起码要修炼到渡真境界,才有实力.[,!]强上.

  想了想,宁凡暂时打消了对付姚青云的念头.

  今日是他血池洗礼的日子,他若想借血池之力提升一成半的成仙几率,需要姚青云的帮助.

  若姚青云状态不佳.对他也很不利.

  "还愣什么!把手抬起来呀!"

  姚青云不耐烦地抓住宁凡的双手,摆成平平对掌的姿势,柔掌纤柔无力,体内气息早已大乱.

  一与宁凡肌肤触碰.姚青云体内更加麻软,感到胸口有一团火要把她烧死了.

  狠狠咬破舌尖,再一次压下欲念,姚青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这该死的体质,为什么会在此时此刻破封,发作!

  忽然间,一缕缕清凉的法力,从宁凡掌心传出,传入姚青云的身体.

  一瞬间,姚青云身体的酥麻感立刻消逝,欲念在宁凡的帮助下,轻而易举被压下.

  姚青云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她怎么也不信,眼前的男人会好心到帮自己压制欲念.

  "你有何目的!你以为对本宫稍稍示好,本宫就会原谅你从前的种种得罪了么!"姚青云冷笑道.

  "原来是宁凡多此一举了."宁凡眉头一皱,停止输入法力,不再帮助姚青云压制欲念.

  一瞬间,姚青云体内清凉感消失,酥麻感一瞬间遍布全身.

  她并未料到宁凡会突然撤去法力,一个不慎,彻底被欲念迷失.

  俏脸霎时潮红,白皙的肌肤微微泛着粉红光泽,长睫之下,眼眸好似要滴出水一般,楚楚动人.

  原本与宁凡相对的手掌,忽的变作五指交缠.

  "快.快帮我."姚青云狠狠咬破舌尖,却发现这痛楚已不足以压制欲念了.

  "我凭什么要帮你!"

  宁凡当然知道,姚青云模棱两可的话语,指的不是帮她春风一度,而是帮她压制欲念.

  "你帮我这次.从前的得罪.一笔勾销."姚青云低喘着,身体不自禁地向宁凡靠去.

  她知道,若宁凡再不帮她,她就会受欲念操控,将宁凡扑倒了.

  那是她死也不想看到的一幕!

  "一笔勾销么那你得罪我的事情,又如何去算!"宁凡冷冷道.

  "你.不要.太过分.本宫还是第一次向男人.让步.快点.帮我."姚青云滑腻地小舌舔上宁凡的脖颈,羞愤填心,恶狠狠地一口咬下去.

  神情是恶狠狠地,咬得却太过绵软无力.

  宁凡眉头一皱,倒是从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与姚青云化解旧怨.

  他自然也不希望姚青云失控的,姚青云失控,将他推倒,他若不反抗,会被姚青云采补死.

  他若拿杀帝赐予的攻击玉简反抗,虽可瞬杀姚青云,却也会浪费一个玉简.

  既然姚青云愿意将往昔恩怨一笔勾销,宁凡也不介意节省一个玉简,少一个敌人.

  "请青云长老发誓,往昔恩怨,一笔勾销!"宁凡冷冷道.

  "我.我发誓.我.嗯.好难受."姚青云已彻底迷乱.

  没有继续让姚青云出丑,宁凡握紧了姚青云的滑腻小手,将阴阳变法力一点点传入姚青云体内,助她一丝丝压下欲念.

  姚青云整个身体倚在宁凡怀中,臻首无力地靠在宁凡肩头,呵气如兰.

  渐渐地,她的目光恢复清明,注意到自己此刻姿势,真恨不得找块豆腐一头撞死.

  没有任何犹豫,姚青云迅速与宁凡拉开距离,一想起之前的丑态,哀求,不由得羞愤欲死.

  她堂堂舍空,她堂堂舍空.

  "请青云长老助弟子淬洗道心."宁凡平静的话语,将姚青云的心神唤回.

  姚青云本来无比羞愤的,对上宁凡平静如水的眼神,忽然一怔.

  宁凡的眼中没有嘲讽,没有敌视,没有挖苦,甚至少了以往的戒备.

  有的只是平静.

  好似之前的事情不曾发生过一般.

  "刚才的事,你若是敢告诉."

  "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宁凡平静道.

  "对,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你放心,本宫既然答应你,往昔恩怨一笔勾销,日后便再也不会寻你麻烦."

  姚青云终于平静下来,重新与宁凡对掌.

  这一次,由她将法力输入宁凡体内,助宁凡淬洗道心.

  明明欲念已经压下,再一次与宁凡手掌相触,她竟仍觉得娇躯一颤,继而耳根发烫.

  "该死,难道欲念还没压制干净"姚青云秀眉一蹙,总觉得经过小小风波之后,她再与宁凡赤身相对,怎么都不自在.

  这一场洗礼持续了三日,进行的相当顺利.

  若无视掉之前小小风波的话,几乎可称作一次完美洗礼.

  宁凡能明显感受到,经过这次洗礼,自己的道心更为澄.[,!]澈.

  成仙几率提升一成半,绝非虚言!

  是时候着手成仙了么.

  (2/2)没更了,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