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40章 古神光阴之洞

第740章 古神光阴之洞

  买不起黑莲,白莲,宁凡只能退而求其次,买下较为便宜血莲灵装.

  付钱的方式十分简单,拿杀戮玉在放血莲灵装的柜台一照,那柜台上的阵光便消失,任购买者取走阵光中的商品.

  杀戮玉中的杀戮值,则自行扣除四百万.

  剩余杀戮值,2326万.

  有了血莲在手,日后对上真仙之下的修士,宁凡纵然寡不敌众,也可轻易逃遁.

  再加上鬼面灵装的隐匿神通,宁凡想了想,觉得暂时没有必要花钱购买攻击玉简,攻击仙符了.

  渡真一击的玉简,仙符,价格约莫在百万杀戮值左右,等价于百亿道晶.

  既然有了保命手段,就不必买攻击玉简这种拼命手段,钱可以花在其他地方.

  傀儡阁中,一具人玄傀儡价格在五十万杀戮值左右,鬼玄傀儡的价格在百万杀戮值左右.

  渡真傀儡就贵了,一具初期修为的傀儡价格便要两千万,相当于两千亿道晶.

  宁凡想了想,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去买渡真傀儡.

  渡真初期的傀儡帮助太少,价格却高的可怕.

  一具渡真傀儡的价格,足够宁凡去悬红阁雇佣一名舍空初期的杀手出手两次了.

  不值.

  妖兽的价格,比同级傀儡略高.

  一只命仙妖宠价格一般都在五十万杀戮值以上,等价于五十亿道晶.

  宁凡不禁想起当年少泽星的往事,当年他切神藏切出一头头命仙妖宠,全部一亿卖掉.

  貌似亏了不少.

  没有购买妖宠,毕竟宁凡已有紫璃.对宁凡而言,再也寻不到比紫璃更忠心,更护主的妖宠了.

  小黑除外.

  百宝阁中五行灵物不少.若宁凡有足够的钱财,大可购买足够多的五行灵物,将大五行体修至顶峰.

  可惜,一个八级下品的仙火火种便值十万杀戮值.等价于十亿道晶.

  想将大五行体修至五行圆满.起码需要耗费五千亿道晶.

  宁凡暂时没有那么多钱去烧大五行体了.

  鼎炉阁中鼎炉无数,一名人玄鼎炉十万杀戮值.鬼玄二十万.

  渡真鼎炉也有,一名五百万杀戮值,整个鼎炉阁也只有六名,二男四女.

  至于舍空鼎炉.无.

  宁凡法力仍是极限状态,鼎炉暂时无用,虽然心动,却也没有购买鼎炉.

  突破命仙之后,倒是可以来买鼎炉修炼的.

  途径传功阁,宁凡忽的收住脚步.

  今日传功阁主正开坛讲道,讲的.是真虚之道!

  入阁听讲,需花费一万杀戮值,不贵.

  宁凡目光微闪,付了杀戮值.步入传功阁.

  他倒是对真虚之道很感兴趣,虽然对他而言,听讲真虚之道尚有些早了.

  入目处,是一件空旷的山水桃源,一名金袍舍空坐在高台上,下方坐着一百多名杀殿修士,皆是命仙.

  金袍舍空面无表情,言语平静地讲着道法.

  在他的周身之上,有一股万古沧桑的气质.

  这气质,明明只会出现在万古境修士身上,偏偏出现在了他这名舍空修士的身上.

  宁凡来得迟了,就站在人后较远处一株菩提树下,安静听道.

  "敢问阁主,何为虚,何为实"一名中年命仙恭敬问道.

  "何为虚何为实第一步修士伸出手掌,摸得到的就是实,摸不到的就是虚."

  "敢问阁主,何为虚,何为真"中年命仙继而问道.

  "何为虚何为真能摸到的,未必是真.摸不到的,未必不是真."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谁是真,谁是虚或者同是虚,或是同为真"

  "譬如这一缕火焰,中有十亿火光,每一道火光,都有自己的道,哪一个道,才是这缕火焰的真道"

  金袍舍空摊开手掌,一缕火苗透掌而出.

  一抬手,金色火苗化作十亿缕微弱的金色火光,腾空而起.

  十亿缕火光,有十亿种不同的火焰之道,哪一个才是真道

  "何谓真仙修行真道者,便是真仙.真道为何一缕火焰之中有大道十亿,十亿缕火焰,又有多少火焰之道一界之内有十亿火焰,十亿世界又该有多少火焰多少火道世间火道无数,真火之道,却只有一种."

  "于尔等眼中,这十亿火道,哪一种都可以是真道,哪一种又都不是真道.于老夫而言,这十亿火道,皆非真道.尔等,可明白真是何物了可明白如何寻找真道了"

  金袍舍空言罢,再不言语,目光一扫,观察着下方听讲者的神情.

  下方一个个命仙,皆露出茫然之色,竟无一人听懂.

  金袍舍空失望地摇摇头,他已说得如此直白,这些人还是未明白何为真,资质还真是有些差了.

  忽然间,金袍舍空目光.[,!]一动,望向宁凡的方向.

  他分明看到,宁凡的目光只茫然的一瞬,继而清明,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哦此子尚未踏入第二步,竟能明悟老夫的言语"

  金袍舍空露出满意的微笑,对着宁凡方向问道,"你资质不错,叫什么名字何时入殿的,老夫怎么从未听说过你"

  宁凡一怔,抱拳答道,"弟子宁凡,刚刚加入杀戮殿,阁主不识不足为奇."

  其声音,不卑不亢.

  其神情,并无讨好,亦无倨傲,没有谦卑,更无畏惧.有的,只是对道的思索.

  金袍舍空目光一亮,他是有多久没见到如此执着于道的小辈了.

  "宁凡是么,好,老夫记住你了."金袍舍空满意地点点头,他成日闭关于传功阁,只求参道.不问世事,没听说过宁凡的彪悍战绩不足为奇.

  不过在场的一百多个命仙,却无人不识宁凡.

  宁凡是在讲道中途到来的,这些人听道听得认真.并不知宁凡的到来.

  此刻一见宁凡.一个个人玄命仙纷纷骇然色变,鬼玄命仙则纷纷露出忌惮,凝重之色.

  金袍舍空见状又是一怔.心道这名第一步小辈好生了得,竟能以碎虚修为让如此多的仙修色变.

  "你资质不错,悟性也不错,日后若在修炼上遇到困惑处.可随时来传功阁咨询老夫,老夫会免费为你解惑.今日传道完毕,都散了吧.你,留下."

  言罢,金袍舍空站起身,身形渐渐化作一点点金色光点消逝.

  金光一凝,金袍舍空出现在宁凡身旁.

  一瞬间.此地所有人全都艳羡不已地望向宁凡.

  传功阁主名为金显祖,已在舍空巅峰停留了十万年,距离碎念只差一步.

  此人修为并非杀戮殿最高,但一身道悟.却比冥海仙王都更强一分.

  便是一些碎念长老遇到修炼问题,也常常会咨询金显祖,自然全部要收费的.

  整个杀戮殿中,能得金显祖青眼,可免费提问的,只有四人.

  宁凡是第五人!

  "此子必定资质非凡,悟性惊人,否则绝不可能得到金阁主的青眼!"

  一个个命仙修士羡慕不已地看着宁凡,感叹不已地离开传功阁.

  很快,传功阁便只剩宁凡与金显祖二人.

  宁凡对一切置若罔闻,脑海中还回放着一缕火焰化生十亿火光的那一幕.

  许久之后,宁凡长叹一声,向着身前的金显祖抱拳叹服道,"前辈之言,直指道真,晚辈佩服."

  "不错,你有傲骨,偏又有谦逊道心,是个问道良材.你说说,老夫刚才所讲的求真之法,具体要如何才可求得真道"金显祖含笑提问道.

  宁凡不敢怠慢,沉吟少许,肃然道.

  "世上火道无数,却唯有与自己之道相合的,才是真,余者,皆是虚妄!"

  "这世间没有最强大道,只有最适合自己的大道,那,就是真!"

  "若晚辈没有理解错,前辈今日所讲的求真之法便是:欲求真道,先求己道."

  听闻宁凡的回答,金显祖满意地点点头,"不错,欲求真道,先求己道.每个人的道皆不同,故而各自的真道也不尽相同.你道心十分坚牢,是因为有道在.你虽找到了自己的道,但还未证道,亦未修出道象.大道无形无象,因为那不是属于你的道,若证道,自有道象."

  金显祖所言的证道,是鬼玄巅峰修士必须面对的一个门槛.

  若未证得己道,自然没有资格寻求真道,迈入渡真境,成为真仙.

  严格意义而言,宁凡还未成仙,自然无需证道.

  不过金显祖觉得,宁凡资质悟性奇高,如今便有了证道的资格.

  "证道.道象."

  宁凡目光时而茫然,时而清明.

  他早已约略明悟自己的道,是要守护身后之人,但想要证得此道,却太难.

  "如何证道"宁凡茫然问道.

  金显祖没有回答宁凡的提问,只是随手抛出一颗松种.

  一道金光将松种送入一旁的泥土中,在金光的催生下,松种一点点成长,发芽,而后渐渐长大.

  短短十余个呼吸,已长成一株三人合抱,数十丈高的罗汉松.

  "这株罗汉松的道,是什么"金显祖笑问道.

  若是普通人,一定会回答是破土而出,长成巨木,成为栋梁.

  可惜,那只是金显祖赋予罗汉松的道,并非正确答案.

  宁凡却沉思许久,最终,摇头叹息道,"我不知."

  金显祖满意地一笑,"你自然是不知的,因为,你不是它.它的道,只有它自己知道.现在老夫问你,这株罗汉松,该如何证道"

  宁凡目光一亮,抱拳道,"多谢前辈点拨."

  罗汉松的道,只有它自己知道.

  该如何证道.亦只.[,!]有它自己才能琢磨,思索,外人无法相助.

  子非松,自不知松之道.

  "老夫并未点拨你什么,以你悟性.想明白这些只是时间问题罢了.老夫虽无法助你证道.却可送你一个参生悟死之法."

  言罢,金显祖指生金芒.围着宁凡,在泥土地上画了一个金色光圈.

  "跳出此圈,你就是生死!"

  宁凡望着脚下的金色光圈,目光时而茫然.时而清明,

  光圈化作光点消逝,宁凡却伫立良久,闭目苦思.

  许久之后,才睁开双目,对金显祖抱拳谢道,"多谢前辈点拨."

  "嗯.去吧.你的心中已无疑惑.这很好.待你成仙之后,若再有疑问,可随时来传功阁找老夫."

  金显祖言罢,身体碎散成一缕缕金光消散.不知去向.

  "悟生死,成仙,证道!"

  宁凡眼中精光一闪,深深看了一眼罗汉松,而后大步走出传功阁.

  若说之前补全生死道悟需要百年,经过金显祖点拨后,宁凡最多只需四十年,便可补全生死道悟,突破仙位,迈入第二步!

  出了传功阁,宁凡去了仙术阁.

  此地售有各个级别的功法,神通玉简.

  在这里,宁凡找到了三花聚顶第二花的修炼玉简,价格是一百万杀戮值.

  想了想,宁凡决定将此玉简买下.

  反正此玉简不算太贵,就算暂时用不上,也可以先买下放着.

  除此之外,宁凡还花费十万杀戮值,购买了一式上品仙术——《炎龙吐息》.

  此术虽是上品仙术,但若是修炼者火焰足够强大,此术威力堪比巅峰仙术!

  若修炼者恰好拥有强大妖血,此术威力堪比下品真术!

  以宁凡的妖血之强,只要不但提升火焰强度,此术起码可一路用到渡真初期.

  所以,宁凡买下了此术,修炼却并不急于一时.

  剩余杀戮值2206万.

  最终,宁凡步入了丹品阁.

  花费10万杀戮值,宁凡购买到足够多的炼体丹药,足以将古魔境界修至尊魔巅峰.

  花费100万杀戮值,宁凡购买了一颗八转中品丹药——‘封仙丹’.

  此丹可提升半成成仙几率,多服无效,买一颗足矣.

  宁凡自不会嫌成仙几率多的,100万杀戮值虽贵,他却还付得起.

  随后,宁凡又花费了近2000万杀戮值及千亿道晶,购买了1700余株百万年灵药.

  他已买了足够的丹药,足以令法,体,神念全部修至第一步的巅峰,成仙足矣.

  余下的钱,几乎全部买药,用于修炼三花聚顶.

  杀戮值还剩100万,道晶还剩200亿.

  杀戮值不能花光,道晶也许留下些,防患于未然.

  没有买阵盘渡仙劫,他不需要那些东西.

  以他如今实力,根本不惧成仙天劫.便是此劫再强上十倍,也仍是不惧的!

  又转了转,行遍十二阁,宁凡最终回到弟子舍.

  距离血界之行,还有一日.

  一日太短,不足以炼化血莲灵装,也不足以炼化灵药,修炼三花.

  按照宁凡的打算,是在弟子舍再修习一日,便随费和前往血界,面见杀帝,求取长生玉.

  只可惜,刚刚回到弟子舍,宁凡便听到自己的屋舍中,传出嘤嘤嘤地哭泣声.

  一瞬间,宁凡皱了眉头.

  他不喜欢他人闯入自己的领地,即便是临时的住所——弟子舍.

  推门而入,宁凡正见一个蓝衣小丫头伏在自己的床榻上哭泣.

  一见宁凡回来,蓝衣小丫头委屈地抬起头,泪眼濛濛地看着宁凡.

  她容貌不算太美,却也清秀可人,这样一哭,颇有几分楚楚可怜.

  可惜,她的可怜丝毫打动不了宁凡冷漠的心.

  "你是谁"宁凡眉头一皱,不耐道.

  "我.我叫卢馨儿,宁师弟,我们早上不是见过么,你不记得我了么."卢馨儿对上宁凡冷漠的眼神,心中失落不已.

  早在大比期间.这小丫头便被宁凡的风采迷住了.

  今天早上,她随一群杀戮殿弟子来向宁凡示好,由于太过紧张,只来得及介绍自己的名字.便再无勇气跟宁凡说上第二句话了.

  不过好歹和宁凡对视了一眼.她还以为,宁凡会记得她的名字.

  残酷的现实是.宁凡彻彻底底将她忽略掉了.

  "卢馨儿"

  宁凡回忆了一下,貌似清晨之时,是有一个小丫头自称叫做卢馨儿.

  不过当时宁凡对这些杀殿修士毫无兴趣,对这小丫头也并不关注.连她的容貌都没有仔细看.

  "对,宁师弟,你想起我了,是么!"卢馨儿破涕为笑,小脸满是喜悦.

  喜欢一个人,仅仅被他.[,!]正视一眼,都是幸福的.

  "嗯.想起来了.你找我有事"宁凡淡淡问道.

  "嗯,是,是的.我想求宁师弟一件事."卢馨儿小脸通红,缠着手指.低着头,结结巴巴道.

  "没时间."宁凡直接拒绝.

  "你还没听我求你帮我什么忙."卢馨儿咬着唇.

  "没兴趣."宁凡冷漠道.

  他与卢馨儿素不相识,此女有难,有他无关.

  他向来冷漠,仅仅对特别之人才会温柔.

  "我,我.对不起,你刚刚加入杀戮殿,那么多事情要忙,我还来麻烦你,我,我.是我不好."

  卢馨儿咬咬唇,忍着不让泪珠落下,落寞地朝屋外走去.

  "对了.宁师弟,这个玉简,可能对你成仙有帮助呢.也可能没有任何帮助."

  卢馨儿忽然想起什么,取出一个蓝色玉简,放在桌上.

  幽幽一叹,走出房门.

  她本不是来麻烦宁凡的,本是想帮助宁凡成仙的,本是想让宁凡对她留下些许好感.

  只是一看到宁凡,她的心全乱了,只想把满腹委屈倾诉给喜欢的人,倒是忘了本来来意.

  "这下,彻底被讨厌了呢.卢馨儿,你真没用,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第一次,被人冷漠拒绝."

  卢馨儿离去后,宁凡随手拿起桌上玉简,神念一扫,目光顿时一变.

  "流沙密地,古神光阴之洞!"

  卢馨儿曾在流沙星海之中误闯一处密地,甚至在其中寻到一个古神遗留的洞府!

  那洞府之中有着几乎可怕的光阴之力,以卢馨儿人玄中期的修为,根本无法闯入.

  她只在洞府外围寻了寻,便寻得了一颗流沙珠.

  她相信,洞府之内必定有更大的机缘!

  她知道,自己没有那么能力得到里面的机缘,所以,她将机缘告诉了宁凡,希望能给予宁凡一些帮助.

  这个秘密洞府,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若非遇到了宁凡,也许,她一辈子也不会说出来.

  宁凡收起玉简,轻轻一叹.

  卢馨儿的迷恋,他自然看得懂.他知道,卢馨儿对他的情感,只是小女孩的一时憧憬.

  而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距离.

  太多女子憧憬于他,他难道必须得一一回应么

  不过此女给他留下一个玉简,一个颇有帮助的玉简.

  看在这个玉简的份上,宁凡便是帮一帮她也无所谓的.

  受人一恩,还人一恩.

  念及于此,宁凡身形一晃,离开了弟子舍.

  .

  卢馨儿好似丢了魂一般,行走在石径上,落寞地踩着小石子.

  她失恋了,她失恋了.她不懂这种感觉,那暗恋刚刚生根,还未发芽,就胎死腹中了.

  她想起了自己的家人,想起了卢家覆灭的那一日,忽然间好委屈.

  自卢家覆灭,她从未喜欢过任何人,好不容易喜欢上宁凡,却是这般结果.

  "他讨厌我.连他也讨厌我.卢馨儿,你活得好失败."

  卢馨儿幽幽一叹,心隐隐作痛.

  忽然间,却感到一股腰肢一软,竟是被什么人搂住了.

  "谁!是谁!"

  卢馨儿羞愤地回头一看,却发现搂住她的竟是宁凡.

  而她已随着宁凡,飞上长空!

  "玉简我收下了,宁某从不欠人情,今日还你一个人情.谁惹你了,我帮你出气!"

  (2/2)没更了,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