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38章 远古封印之剑

第738章 远古封印之剑

  那狂舞的黑发,随着煞气的蔓延,最终化作了一头璀璨银丝!

  一袭白衣如雪,一个白银鬼面,满头银丝乱舞,血瞳充斥着无边煞气!

  这一刻的宁凡,承受着无边痛苦,他感觉自己的身心仿若要被鬼面中的煞气所侵蚀,即将沉沦!

  己身的煞气,完全压制不住鬼面!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化作一道遁虹,朝血牢第五层飞去!

  血牢第五层,便是普通碎念老怪也不敢擅入!

  此地的煞气之强,足以让宁凡窒息。

  此地的血腥味之弄,足以让宁凡呕吐。

  宁凡咬着牙,试图借此地煞气压制鬼面,却无奈发现,便是此地煞气,亦不足以压制鬼面!

  “只能去第六层了么.”

  宁凡一咬牙,朝第六层飞去。第五层之中,但凡其飞过出,一路冻结、冰封!

  第五层的舍空囚徒们,纷纷骇然不已。

  “是杀帝驾临血牢了么!”

  第六层中囚禁的囚徒,皆曾是碎念老怪。

  此层之中的煞气,便是万古仙尊也难以消受!

  起码要有仙王修为,才可从容行走在血牢第六层!

  血牢第六层的煞气,可轻易令宁凡心智沉沦。

  白银鬼面的煞气,同样足以令宁凡永失真行。

  两种截然不同的煞气彼此压制,宁凡体内的剧痛竟渐渐消失,目光也渐渐清明。

  虽仍是血瞳,却不失本心!

  “若无此地煞气助我压制鬼面煞气,我定然无法顺利炼化鬼面的。冥海仙王为助我炼化鬼面,特开血牢,若他的动机并非加害于我,我当欠他一个人情!”

  在血牢第六层中寻了一间牢房,宁凡盘膝于地,开始一点点炼化鬼面入体。

  一日。二日,三日.

  一个月过去,宁凡仍未离开血牢。

  整个血牢第六层,早已被煞气之寒冻结成冰天雪地。

  囚禁于第六层的几名囚徒。皆隐隐感受到有一个‘绝世强者’在此地释放煞气,只道是杀帝在此。

  一个月过去,宁凡终于彻底炼化了先天鬼面!

  徐徐站起身,宁凡挥手朝脸部鬼面一抹,鬼面立刻化作银色光点消失,露出宁凡俊朗的容貌。

  在收起鬼面的瞬间,血瞳重新化作黑眸,银丝化作黑发。

  再一抹,白银鬼面重现,黑眸化血瞳。满头银发如雪。

  “好厉害的鬼面!以我的煞气修为,本不足以抵御血牢第六层的煞气,但炼化此鬼面后,便是此地煞气,也无法伤我分毫!不过。此鬼面只可防御煞气,不可释放煞气伤敌的.”

  “此鬼面足以隔绝绝大多数万古境修士的查探、卜算、感知。便是仙帝,也未必能看穿我的底细。且我依稀感觉,此鬼面还有其他能力,这种感觉,就好似.站在祭坛之上时的那种感觉,仿若可以剥离因果.”

  “除此之外。此鬼面竟还附有另一神通.隐!”

  一瞬间,宁凡的身影凭空消失于原地。

  并非遁入了其他空间,他仍站在原地,身体却与此地天地融合为一,彻底隐去。

  隐匿于天地!

  隐身状态下,可以移动!

  此鬼面。附带隐身神通,若是释放此神通,便是普通仙帝也未必能察觉宁凡隐身!

  不过因为宁凡修为远远不足以激发先天灵装全部威能,此神通施展起来,有颇多限制。

  一个时辰后。隐身效果自动解除。

  鬼面、血瞳、银发的宁凡,重新出现在第六层牢房中。

  以宁凡如今境界,隐身效果最多可持续一个时辰。

  宁凡试了试催动灵装鬼面,想再次发动隐身神通,却发现隐身一次后,短时间内无法发动第二次隐身。

  他不急,在血牢第六层一呆就是十日。

  十日后,终于又一次成功发动隐身神通。

  看起来,限于修为,每隔十日他才可隐身一次。

  饶是如此,宁凡已是满意之极。

  有此鬼面在,宁凡若遇他人截杀,大可施展隐身神通,融于天地,悄然遁逃。

  此鬼面,绝对算得上保命至宝!

  站起身,宁凡朝脸上一抹,收了鬼面。

  即便鬼面入体,仍可抵御他人煞气压制,防御他人的天机卜算。

  不过鬼面入体后,抵御煞气、隔绝天机查探的效果会减半。

  且不召出鬼面,便无法发动隐身神通,亦无法发挥鬼面的另一个能力。

  宁凡尚不知晓的能力。

  “我已在血牢呆了四十日以上,按一日十万分算,此轮分数早已超过三百万的上限,多留无益,可以离去了。”

  宁凡走出牢房,转身欲向第五层返回。

  忽然间,剑袋之中,久不做声的五个小丫头叽叽喳喳道。

  “小凡凡,别急着走!大姐姐带你去寻宝!”

  “小凡凡,别急着走!二姐姐带你去寻宝!”

  “小凡凡,别急着走!三姐姐带你去寻宝!”

  “小凡凡,别急着走!四姐姐带你去寻宝!”

  “小.小.小.”

  五个小丫头这么一闹,宁凡收住了脚步,轻笑道,“寻宝哪里有宝,是什么宝”

  “宝贝就在下面,就在下面,是一柄剑,一柄剑!那剑很古老厉害可怕!”几个小丫头一齐道。

  “下面第七层第七层有剑”

  宁凡目光微闪,想了想,挥手一抹,召出鬼面,朝第七层走去。

  即便血牢第七层真有宝贝,他也不敢取,毕竟那是杀戮殿之宝,且能存放于第七层,足以说明此宝珍贵,取之必死无疑。

  虽不会取,宁凡倒是不介意远远看上一眼,看看第七层中有何宝剑。能让五个剑灵小丫头这么激动。

  站在通往第七层的楼梯出,宁凡没有进入第七层。

  因为第七层中煞气之强,便是仙帝也无法闯入!

  他目光骇然地看着第七层,一片血红。什么也看不到!

  第七层,不是牢房!

  第七层,是存宝之地!

  此地,便是仙帝也进不去!

  “小凡凡,你看不到么,楼梯下面空荡荡的,只有一把血色剑剑,很高很大,镶着七颗血晶,被很多很多符纹、锁链封印着呢。咦小凡凡你真的看不到么真奇怪。你那么厉害,怎么会看不到呢我们都看得到,难道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比你厉害了哇,我们真的这么厉害么!”

  五个小丫头得意不已。化作五道剑光,窜出剑袋,径自朝第七层飞去。

  一瞬间,一重重恐怖之极的煞气从第七层中传出!

  一瞬间,五个小丫头全部吓傻了!

  她们虽然看得清第七层的样子,却根本没有实力进入第七层!

  那一重重煞气,足以将她们永世冻结!

  “回来!”

  宁凡目光大变。挥手将五个傻丫头收回剑袋,二话不说,死命朝血牢之外遁!

  在宁凡的身后,一重重煞气之海疯狂追赶着他。

  血牢之内所有煞气,都是从第七层传出的!

  血牢从不需要任何人看守,因为任何试图劫牢者。都会被第七层中的煞气血海灭杀!

  “小凡凡!是剑剑!是那大剑剑散出的煞气,想要杀我们!它不喜欢我们闯入它的领地!大姐姐好害怕呀!呜呜呜!”

  “好可怕,好可怕!它只是散出了冰山一角的煞气而已,怎么会这么可怕!二姐姐也好害怕,呜呜呜!”

  “小凡凡快跑!千万不要被追上!不然我们都要死翘翘!三姐姐好怕呀。怎么办,呜呜呜!”

  “小凡凡,跑不掉了,完了.呜呜呜!”

  “呜呜呜.”

  五个小丫头全部吓哭了,在剑袋里一直哭,一直哭。

  她们知道,她们擅闯第七层,闯了弥天大祸,惹怒了第七层的血剑,可能会害死宁凡。

  才逃到血牢第四层,身后的煞气之海已追至宁凡身后,一举将宁凡淹没在血海中。

  这煞气太过强大,足以令仙帝沉沦、迷失!

  听五个小丫头所言,如此强大的煞气,仅仅是一柄血剑所发出,且只是血剑所有煞气的冰山一角.

  那究竟是什么剑,怎会有如此可怕的煞气.

  眼看就要沉沦于血海之中,宁凡一咬牙,催动阴阳锁,遁入玄阴界。

  玄阴界毕竟是中千世界,外界的煞气虽强,却也不足以越过玄阴界伤害宁凡。

  见宁凡消失,那些煞气渐渐消退,退回第七层之中的血色巨剑之中。

  那是一柄古老的石制巨剑,被数之不尽的锁链、符文、阵光束缚。

  剑身之上的威压,足以直接压死普通仙帝!

  此剑不凡,绝非第二步修士可以使用!没有任何第二步修士可触碰此剑!

  此代杀帝,亦不可以!

  玄阴界内,宁凡一呆便是十日。

  放出一只低阶傀儡,探查外界情形。

  借助傀儡感知,宁凡得知第七层的惊天煞气已经消退,方才放心地离开玄阴界,收了傀儡,解了鬼面,朝血牢之外遁去。

  第七层,绝对有大秘!

  可惜那种大秘,非他可以查探。

  在宁凡走出血牢的瞬间,冥海仙王满意地点点头。

  至此,四**比正式结束,不必问,第一之人自是宁凡无疑。

  2727万分的成绩,任何一届大比第一者都无法超越。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从今日起,宁凡便是我杀戮殿弟子。”

  冥海仙王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入在场每一个老怪耳中。

  杀戮殿并不限制弟子间的比斗厮杀,却十分护短,不容许外人加害杀戮殿弟子。

  至少万古境之下,还无人敢公然斩杀杀戮殿弟子的,就算要杀也是暗中斩杀,将一切做的不留痕迹。

  大比至此落下帷幕。

  不少之前还对宁凡敌意深重的命仙、渡真老怪,此刻纷纷跑过来向宁凡示好。

  明眼人都能看出,宁凡颇受冥海仙王的青睐,本身亦是冠绝同代。日后前途必定无量。

  虽说宁凡尚只是一名碎虚,却也无人敢将之小觑。

  “此届收徒大典,杀戮殿收了个了不得的弟子。”一些舍空、碎念老怪如是作想。

  宁凡亦非不识好歹之人,他人肯来示好。不过是真心还是假意,他都一一回应。

  随着大比结束,一些老怪带着后辈离去,也有一些老怪暂留血海星,在此星修炼。

  姚青云看着宁凡,秀眉紧蹙。

  她早已知晓宁凡会得第一,早有心理准备。

  但当真正看到宁凡登上高台、滴下精血、留下弟子命牌,心中仍是不爽之极。

  宁凡还是加入杀戮殿了.

  这个可恶的小子,竟能取得第一,真是太气人了!

  尤其气人的是。她曾和冥海仙王打赌,要助此届第一者接受最高级别的血池洗礼。

  最高级别的血池洗礼,需由她亲自引导宁凡入血池,由她手把手帮助宁凡完成洗礼。

  且这个过程,二人都不能穿着任何衣物。需赤身完成洗礼!

  很少有人有资格接受最高级别的血池洗礼,便是姚青云年轻之时,也无资格接受。

  她亦从未帮任何人接受过这种级别的血池洗礼,从前姚家来人,她都是随便派一个属下,帮助姚家修士接受血池洗礼.

  实话说,经过冥海仙王苦心开导。她对宁凡早已没了当初的恨意。

  毕竟冥海仙王是她的救命恩人,毕竟冥海仙王说的不无道理。

  只是她虽已不恨宁凡,却偏偏仍厌恶宁凡。

  让她与宁凡赤身相对,真是一种煎熬。

  姚青云为人,一是一,二是二。说过的话,绝不反悔。

  打赌输了,她输得起。

  “嫣红,你去通知血池阁主,告诉他。务必在三个月内准备一个最高级别的血池,若他问起,就说是大长老要求准备的。流蓝,待那宁凡寻好弟子舍,你去告诉他,三个月后,由本长老亲自为他主持血池洗礼!”

  姚青云虽在下令,语气却罕有地带着几分柔和。

  她口中的嫣红、流蓝,是立在她身后的两个鬼面女修,都是渡真初期修为。

  两名女修皆是老妪模样,年轻之时,曾是姚青云的侍婢,随姚青云一并加入杀戮殿。

  二女资质极差,都是在**万骨龄之时才侥幸成仙成功。

  又在姚青云的帮助下,一路修至渡真初期。

  可惜限于资质,二女无论如何也无法突破渡真中期。

  若说姚青云在这世上,还有什么在乎的人,或许只剩这两个侍婢了。

  “是!”

  一听姚青云下令,两名鬼面老妪立刻恭敬应声,化作遁虹离去。

  看着二女离去的背影,姚青云目露追忆之色。

  曾经的曾经,她也是手不染血的姚家小公主呢。

  可惜,自她爹娘陨后,姚家之内,步步皆敌。

  最终,姚家的老不羞们,竟无耻到.

  “呵呵,姚长老对那宁凡的敌意,似乎少了很多啊。”费和阴沉的笑声,从姚青云背后传来。

  姚青云蹙了蹙眉,转过身,冷冷道,“本宫的事情,不劳费长老费心!”

  “呵呵,是费某多管闲事了。”

  费和森然一笑,徐徐远去。

  姚青云望着费和背影,秀眉蹙得更深。

  她一直都知道,费和想杀她。

  这并不奇怪,杀戮殿修士都是竞争关系,彼此杀戮,不会触犯法令。

  按照杀戮殿法令,除了特殊时期、特殊诚,禁制弟子自相残杀,其他时间,不禁杀戮。

  譬如收徒大典期间,便禁制弟子们彼此杀戮。

  譬如杀戮血界之中,便禁制杀戮殿弟子彼此杀戮。

  故而私底下,一些杀戮殿弟子会彼此发下道心大誓,结为盟友,只为共同抵御不知何时会来到的同殿杀戮。

  身为杀戮殿弟子,在睡觉之时被其他弟子乱刀砍死,实在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闭关之时,被同门偷袭。实在再寻常不过。

  想在杀戮殿活下去,要么加入某个小团体,要么拥有极强实力、自保手段,可独自存活。

  姚青云并不觉得费和想杀她会很奇怪。

  杀戮殿中。想杀她姚青云的多了去了。

  只要杀不死她,夺不走她的长老令,她便仍是长老,仍有莫大权力。

  宁凡却对杀戮殿的传统相当不满。

  经过一系列典礼,他在杀戮殿留下命牌,正式加入杀戮殿。

  两名人玄中期的杀戮殿弟子带宁凡前往弟子舍,选择住址。

  杀戮城中弟子舍不少,却大多空置,很少有杀戮殿修士会傻到住弟子舍,大都自己寻找隐蔽洞府。不让他人知晓自己洞府所在。

  宁凡随意选了一间弟子舍,并未决定在此长住,只想着先在此地休息一番,而后在血海星其他地方开辟一个隐蔽洞府长住。

  才刚刚选定弟子舍,两名领路的杀戮殿弟子之中。忽有一人暴起出手,将旁边另一个弟子斩杀。

  这就是杀戮殿的传统,任何时候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提防来自四面八方的暗杀、偷袭。

  那名杀害同伴的杀戮殿弟子自是不敢对宁凡出手的,一是知道宁凡有多厉害,出手只是自寻死路。

  二是知道宁凡持有免死令,不敢对宁凡出手。

  对宁凡赔笑之后。此人清理了同伴的尸体,收走了同伴的储物袋,满面春光的离去了。

  “自相残杀么.”宁凡眉头紧皱。

  连同门师兄弟都需提防的宗门,非他所喜。

  细思之下,若非他持有免死令,恐怕会有不少杀殿强者十分乐意来暗杀他吧。

  好在宁凡如今炼化了先天鬼面。便真是遇上杀殿强者袭杀,也并不惧怕,有把握全身而退。

  不多时,便有其他弟子前来给宁凡送弟子份例。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名杀殿弟子将宁凡的杀戮玉送了过来。

  杀戮玉是记录杀殿弟子杀戮值的玉佩。宁凡的杀戮玉上显示的杀戮值,是2727万,零头直接被宁凡无视。

  如此之多的杀戮值,可前往杀戮阁总阁兑换所需之物,总阁就在杀戮城之中。

  暂时没有花掉杀戮值的打算,宁凡此刻心中所想的,全是长生玉。

  他已成功加入杀戮殿,若有机会面见杀帝,将长老令献上,便有机会获得长生玉。

  杀帝的行宫,建在杀戮血界之中,并不在外界。

  想要面见杀帝,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若他声称自己持有长老令,便有资格入血界献令了。

  不过他并不愿在见到杀帝前暴露持有长老令的事实。

  他有免死令,其他杀殿高手不能杀他,却不代表不能抢他长老令。

  若是长老令被提前抢走了,就玩大了,届时,他再无筹码求取杀帝的长生玉。

  嗤!

  一道遁光忽的降落在弟子舍之外。

  宁凡目光一凛,来者是一名渡真初期的强者。

  知道了杀戮殿的不良传统,宁凡面对任何人,都需保持十二分的警惕。

  来者是一名蓝衣老妪,面遮赤金鬼面,神情冷漠,却无杀意。

  她来此,并不是来对付宁凡的,仅仅是来传达自家小姐的命令。

  “你的血池洗礼,由青云长老主持,定在三个月后。三月之后,记得前往血池阁,莫要错过自己的血池洗礼。你的洗礼是最高级别的,起码能助你提升一成半的成仙几率,莫要轻视。”

  蓝衣老妪语气虽冷,宁凡却从此女语气中听出几分善意。

  此女曾是姚家侍婢,名为流蓝,侍奉姚青云,死忠于姚青云。

  姚青云险些遭辱,流蓝恨透了姚家,宁凡灭了姚家,她对宁凡大有好感,虽然一贯待人冷漠,言语却仍是有几分客气。

  “多谢前辈提醒,晚辈自然不敢轻视这次血池洗礼的。”

  宁凡朗朗道。

  “嗯。”

  流蓝将姚青云的意思传达到,再留无意,转身离去。

  宁凡则在此女离去后皱眉思索。

  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还没想到进入血界、面见杀帝的方法,马上又要面对姚青云主持的血池洗礼了。

  在宁凡的印象中,姚青云已经‘变聪明了’,正想方设法置自己于死地。

  “或许,那蠢女人会借此次血池洗礼的机会,除掉我.需要小心一些了。”

  他还真是误会姚青云了。

  姚青云打赌输给了冥海仙王,愿赌服输,这一次为宁凡主持血池洗礼,一定会尽心尽力,绝不会闹幺蛾子。

  她这点器量还是有的。

  “呵呵,这次血池洗礼,小友可要小心了,依老夫看,那姚青云可没安什么好心的。”

  一道沙哑、阴沉的笑声忽的从屋外传来,冷恻恻的。

  又是费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