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37章 先天灵装,白银鬼面!

第737章 先天灵装,白银鬼面!

  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那道宝光,然而除了冥海仙王,并无第二人看清那宝光之中是何物。

  旁人甚至无法感知那宝物的级别,只能隐隐猜测,宁凡点亮了巨碑上一千万水晶,获得了某种额外赏赐。

  “此子所获之物,多半是件品阶不低之宝,至少是巅峰仙宝,甚至有可能是十二涅后天仙宝中的低涅后天宝.”一些老怪猜测道。

  宁凡收回手掌,静静立着巨碑前,神情依然古井无波,但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走下祭坛,将祭坛留给他人使用,很快,所有参比者全部参比完毕。

  立于祭坛之下,宁凡神念一扫储物袋,心中仍无法平静。之前射入储物袋的那道宝光,竟是一个非同小可之物!

  那是一个白银面具,面具容貌狰狞,好似恶鬼。

  面具之中,蕴含了浩瀚威能、无边神通!

  这是一件灵装,一件先天灵装!

  这是天地孕育的灵装,非人力可以锻造而出!

  先天灵装,唯有万古境修士才有资格炼化入体!每一件先天灵装,都有着惊天神通!

  先天灵装比先天法宝更加稀有,自然更比玄阴界内的先天紫葫芦稀有无数倍。

  若此物曝光在东天老怪眼前,宁凡可以想象,东天会有多少万古境老怪为此灵装杀上门来.

  灵装比起法宝,有两个优势,有一个缺陷。

  缺陷就是,灵装大多用于辅助,极少有灵装拥有强大杀伤力。

  优势么,其一,使用灵装无需耗费任何法力。

  其二,灵装品阶高到一定程度后,一旦认主。炼化入体,便无法抢夺。主人死,灵装随主而灭,倒是比法宝忠心得多。不似法宝,主人死后还可易主。

  平白获得这先天鬼面,宁凡喜忧参半。

  喜的是此宝名列先天,若能炼化,必可实力大增。

  忧的是此宝是当众获得的,在座强者无数,不知有多少人看出这个鬼面是先天灵装。

  “若有人看清我获得的宝物是一个先天灵装,怕是要不了多久,大祸就要临头.”

  宁凡眉头紧皱,若此物被人看了去。宁凡宁可交出此物,明哲保身,也不为了这先天灵装,惹上无数东天万古境老怪。

  自然,若是能在万古境老怪打上门前。将这灵装炼化入体,也便可打消旁人的窥觑之心了。

  毕竟认主过的高阶灵装,无法夺取。

  但这可是一件先天灵装啊,纵然宁凡是扶离之祖,体内有灵,也很难让如此高阶的灵装认主。

  正思虑间,一道苍老却和善的声音忽的传入宁凡耳中。是冥海仙王的声音。

  “小友勿忧,此地能看清先天鬼面的,只有老夫一人而已。实际上,此物宝现的瞬间,非仙帝不可看清此物的。以老夫之修为,也只能勉强看到先天鬼面的一丝轮廓罢了。放心。你既得此鬼面,便是你的机缘,老夫不会夺你鬼面,也不会任人夺你鬼面,你可放心炼化。第四轮,就是你炼化鬼面的机会。”

  宁凡目光微变,朝冥海仙王的方向看去,正对上冥海仙王满意的笑容。

  这一次,他甚至看清了冥海仙王的容貌,是一个俊美的白发少年!当然,这只是外貌,不是冥海仙王的真实年龄.

  冥海仙王愿意让宁凡窥探容貌,宁凡才有资格窥探。

  “以冥海仙王之修为,若想夺我先天灵装,不必说这么多废话,强势出手,我岂能不从。他既然说不会夺我鬼面,必不会夺。且此人身为杀殿大长老,为仙王修为,或许也有先天鬼面,故而看不上我的鬼面吧.”

  宁凡回想起吴尘等一众鬼面杀手,心道杀戮殿的诸位长老多半都有各自的鬼面。

  似冥海仙王这种强者,鬼面多半是先天品质。

  这一次,宁凡倒是猜错了。

  在杀戮殿之中,舍空之上的修士人人都有鬼面,渡真修士也大多持有鬼面灵装。

  但除了历代杀帝之外,无人可持有先天鬼面!

  这先天鬼面是一件秘宝,更是一个身份的象征!

  这一点,冥海仙王没有告诉宁凡,宁凡暂时也并不知晓。

  冥海仙王没有告诉宁凡,上一次有人获得血海祭坛的承认,赐予先天灵装,已是六百多万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杀戮殿之中,有一长老名为付玲珑,偶然获得祭坛承认,获得了先天鬼面。

  后付玲珑陨落,其先天鬼面在其陨落的同时自毁,其长老令则遗失.

  付玲珑曾是杀戮殿存续的希望,然而她却在突破万古境之时失败,而后陨落.

  “六百万年,终于又有少帝现世.只是这少帝,却来得太迟。帝尊时日无多,不知这一场血界浩劫,可能避过.我北斗裔民,可能存续.”

  心中一忧,冥海仙王收了笑容,徐徐站起,露出严肃之色,言道,

  “第三**比结束,速速记录成绩,一个时辰后,第四**比开始!大比地点,改为血牢!10名参比者,便在血牢自选一间牢房闭关,每在血牢之中撑上一日,成绩增加十万分!此关分数有上限限制,最多只可获得三百万分!”

  “诸位长老,速速随老夫封印血海祭坛,并解封血牢!”

  言罢,冥海仙王立刻带着其他22名长老,重新封印血海祭坛,并奔赴杀戮城不远处的一座血谷。

  那血谷之中空无一物,血雾漫天,其外有无数杀戮殿强者森严把守。

  冥海仙王带人来此,齐齐出手,渐渐的从空无一物的血谷中,凭空解封出一个椭圆形的血色光门。

  那光门,直通血牢!

  “想不到第四**比竟是在血牢进行,且第四**比与第三**比的间隔,仅一个时辰。”

  “血牢.那里可是关押历代杀戮殿叛逆之地。其中煞气之重,根本不是常人可以抵御的。便是一些杀戮殿渡真境真仙,也不敢在里面呆上十日以上。至于杀戮殿命仙。是休想在里面撑过一日的.碎虚么,呵呵,怕是连血牢之门都进不去的.”

  宁凡神念扫了扫血碑,他的分数已有2427万分。零头都懒得去看了。

  随意地盘膝于地,平息着体内暴涨的煞气。

  经历过姚宗星域的杀戮,他的煞气足以威慑鬼玄巅峰。

  如今煞气暴涨十几倍,便是渡真中、后期的修士,也会被宁凡煞气稍稍震慑。

  至于普通人玄么,怕是连宁凡一个眼神都受不住了。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如此短的时间,只够宁凡稍稍稳下煞气。

  千屠子等人收到冥海仙王的命令,带着宁凡等十名参比者赶赴血牢所在的血谷。

  来此观比的东天老怪们则纷纷赶至血谷之外,不敢擅入血谷之内。只在外观比。

  血牢是杀戮殿重地,若无杀戮殿允许,外人不可踏入血谷半步,更莫提进入血牢了,否则杀无赦。

  十名参比者。除了宁凡、赤真、于昆,余者皆是散仙,且是那种可战人玄初期的散仙。

  规则已由冥海仙王亲自宣布,一口定下,无需千屠子再提。

  不过关于血牢内的具体情形,千屠子还是要提上一提的。

  望着十名参比者,千屠子露出从未有过的凝重之色。言道,“血牢重地,共有七层,有的牢房关有杀殿叛逆,密密封印,尔等无法进入。也无法窥探。一碟探,后果自负!其他空牢房,尔等可随意选择,用于闭关。”

  “入血牢!”

  千屠子一声令下,宁凡等十人纷纷步入椭圆光门。

  光门之内。是血牢第一层,煞气惊天,便是人玄初期也难以承受。

  十人之中登时便有五人被煞气所侵,昏倒在光门外。

  “抬下去!”

  千屠子一令之下,便有杀殿修士抬着五名昏迷着离去。

  这五人,此轮自是没有成绩的。

  “争取在血牢之内将鬼面炼化!”在宁凡行走在血牢第一层,识海中回荡着冥海仙王的传音。

  阴暗潮湿的石板路,偶尔传来滴水声。

  两旁是血玉牢房,有的是空牢房,有的则密密封印,其中封有杀殿囚徒。

  宁凡没有窥视这些囚徒的意思,他不想多惹麻烦,只想寻一处煞气极重之地,将鬼面灵装炼化。

  那鬼面灵装名列先天,煞气极重。

  冥海仙王之所以将第四**比之地改为血牢,便是想以血牢无边煞气,助宁凡炼化鬼面。

  宁凡不信冥海仙王会如此好心,大费周章帮一个碎虚小辈。

  他相信,冥海仙王帮助自己炼化鬼面,一定有着某种目的。

  至于冥海仙王的目的是什么,非宁凡可以知晓。

  对宁凡而言,炼化鬼面确实更好一些。

  他以神念反复检查过,这鬼面并未动过手脚。

  如此,炼化一个先天灵装对宁凡而言,只有益处,没有害处。

  为今之计,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先将灵装炼化,提升实力再说。

  只是有一点,宁凡仍未想明白。

  冥海仙王何以认定,他区区一个碎虚,可炼化先天灵装呢.

  先天灵装,非万古境修士不可炼化吧.

  “难道冥海仙王已经看出,我体内有灵,可越级炼化灵装!”

  宁凡目光一凛。

  也是,他仅仅第一步修为,冥海仙王却是万古第五劫的仙王,在冥海面前,宁凡几乎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吧。

  扶离祖血,魔罗祖血,雨脉神血.也许他的一切,早已暴露在冥海仙王的面前。

  鬼面灵装,是一种遮掩气息、屏蔽感知、隔绝天机的灵装。

  先天鬼面,其神通更加厉害,也许足以隔绝仙王乃至仙帝的卜算、窥探。

  这般一想,宁凡炼化先天鬼面的决心不由得更坚定了。

  他身上秘密不少,东天之中大能太多。今日是被冥海仙王窥尽秘密,他年还不知会被谁窥尽秘密。

  若能炼化先天鬼面,行走于四天便安全得多。

  他体内有灵,有资格炼化先天鬼面。但想要真正将之炼化,需要寻一处煞气极重之地,以煞镇煞,方可降低炼化难度。

  血牢第一层。关押的皆是修道第一步的囚徒,此地煞气也仅仅足以吓吓普通人玄,根本不足以帮助宁凡炼化先天鬼面。

  宁凡一路朝血牢尽头走去,在那尽头处,有一个直通地下的楼梯,想必是通往血牢第二层。

  “咳咳咳.宁兄要去血牢第二层”

  一直跟在宁凡身后的赤真等人,苦笑看着宁凡。

  即便只是站在楼梯口,他们也能感受到血牢第二层的惊天煞气。

  第二层的煞气便是赤真也不敢轻易触碰。

  “嗯。尔等四人,就留在第一层吧。”

  宁凡对身后的四名参比者相当不感冒,一路向下走去。进入血牢第二层。

  血牢第二层的煞气,便是寻常鬼玄初期都难以承受,却远不足以撼动宁凡。

  赤真与于昆对视一眼,自嘲地摇摇头,各在第一层中寻了一间空牢房闭关。

  其他两名散仙。则忍受着煞气噬体的痛苦,咬着牙,在第一层寻了处空牢房。

  这二人仅闭关了一个时辰,便再难承受此地煞气,无奈走出血牢,放弃了第四**比。

  于昆在第一层坚持了一日,赤真则坚持了两日。最终,除了宁凡外,所有人都离开的血牢。

  唯有宁凡,呆在血牢之中,迟迟未离去.

  .

  血牢第三层,便是普通渡真也不敢擅入。

  此地的煞气仍不足以撼动宁凡的身心。

  血牢第四层。煞气之强足以威慑普通舍空!

  此地的煞气,比姚青云的煞气凶威更强一线!

  此地的煞气,便是宁凡也难以承受!

  当日初入血海星,宁凡曾被姚青云的煞气轻易噬体。

  如今他己身煞气大增,虽然仍逊色于姚青云。差距却已不是当初那般巨大了。

  一丝丝血红浮上宁凡的双目,宁凡一咬舌尖,强行压下侵蚀入体的煞气,保持着清醒状态。

  没有继续往下走,第四层的煞气已如此厉害,第五层煞气绝非他可以抗衡!

  在血牢第四层寻了一间牢房,宁凡盘膝于地,一拍储物袋,取出白银鬼面。

  鬼面触手冰凉,那是刺骨的寒冷。

  在握住鬼面的瞬间,宁凡的手掌竟开始冻结,浮上血色冰晶。

  “好生冰冷的煞气!”

  宁凡试图以阴阳火融化血色冰晶,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这血色寒冰,并非水行之冰,无法以五行之力融化。

  “只能以煞气相抗衡么.”

  宁凡闭上眼,沉下心,丝丝缕缕地煞气从全身调动至右臂。

  渐渐的,冻结的右臂开始融化。

  轻舒了口气,宁凡望着白银鬼面,目光越来越凝重。

  仅仅触碰此灵装,他便须倾尽全力。

  炼化此灵装的难度,恐怕远在其预期之上。

  左目紫星一闪,一股浩瀚地妖祖之威,从宁凡身上散出。

  他是扶离祖血,他的血脉之中,有灵!

  在这扶离祖威散开的瞬间,先天鬼面轻轻一颤,寒意少了许多,似温顺了不少。

  宁凡深吸一口气,借着第四层煞气对鬼面的压制,借着扶离血脉对鬼面的压制,猛地抬手,将鬼面戴在脸上!

  一瞬间,一股无法想象的血色寒意,从宁凡周身散开,向整个血牢第四层蔓延!

  第四层血牢,在一瞬间变成寒冰世界,处处都被血色寒冰所冰封!

  那些囚禁于第四层血牢的,皆是犯过重罪、修为被废的杀戮殿渡真境真仙。

  他们修为虽废,一身煞气却尚在。

  即便有种种封印守护牢房,他们仍是能隐约感觉到,牢房外有一股恐怖之极的煞气,冷如寒冰,不可抗衡!

  “什么人的煞气,竟如此森寒!竟可穿透血牢封印,刺入牢房中!”

  一个个被血色锁链束缚的真仙囚徒,纷纷面色剧变。

  如此可怕的煞气,实在是他们生平仅见!

  也许,也许.唯有杀帝大人,才可拥有如此可怕的煞气!

  在戴上鬼面的一瞬间,宁凡目光一霎化作血瞳,猛地站起,黑发狂舞!

  那狂舞的黑发,随着煞气的蔓延,最终化作了一头璀璨银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