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36章 血海祭坛

第736章 血海祭坛

  十日,转瞬过去。

  今日,是第三**比开始的日子!

  今日,冥海仙王一式神通,使得长眠于内城地底的一座祭坛高高升出地面!

  那是初代杀帝立下的圜丘祭坛,共有三层,以血纹大理石铺就。

  祭坛第三层的中心处,竖着一个巨大石碑,石碑高十万丈,镶嵌了一千万枚指甲壳大小的血色水晶,灿若星辰。

  祭坛两面的玉台上,早已坐满了东天老怪。

  祭坛之下,立着宁凡为首的一百名参比者。

  第三轮,考验的是道心!

  参比者登上祭坛,手触石碑,可凭自身杀戮积累的煞气点亮血色水晶。

  在点亮水晶的过程中,参比者会承受数倍于己身的煞气煎熬。

  道心不坚者,会被煞气反噬。

  道心坚定者,可根据点亮水晶的多少、道心的强弱,获得不同程度的煞气提升。

  杀戮殿绝大多数神通的威力都与煞气强弱挂钩。

  对杀戮殿修士而言,煞气越强,神通也越强。

  这血海祭坛可提升煞气,一般而言,每万年才会开启一次,想要借助祭坛提升煞气的修士,都可在花费大量杀戮值后,借祭坛之力提升煞气。

  与通天塔一样,祭坛提升煞气是好花费道晶的,修士煞气提升地越多,消耗的道晶也越多。

  且就算无人借祭坛提升煞气,单单开启一次祭坛,就需花费近四千亿道晶。

  血海祭坛上一次开启,是在三千七百年前。

  其他杀戮殿修士,还要等待六千三百年,才有机会借祭坛之力提升煞气。

  “冥海仙王好大的手笔,竟为了区区收徒大典,开启了血海祭坛.”

  “上一次是通天塔,这一次是血海祭坛。冥海仙王似乎对此届参比者极其重视。”

  “也难怪冥海仙王如此重视此届参比者,毕竟此届参比者之中,出来一个宁凡。”

  一些老怪正低声议论着,忽然间。一道轻咳之声在整个内城传开。

  这些老怪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纷纷面色一变。

  轻咳者,正是冥海仙王。

  他的眉头微皱,目光略有些不悦,他不喜欢被人背后议论。

  一见冥海仙王露出不悦之色,所有老怪乖乖闭嘴,不敢再乱说话。

  一时间,整个内城死一般寂静,针落可闻。

  “千屠,宣布规则吧。”冥海仙王淡淡道。

  “是!”

  千屠子向冥海仙王恭敬抱拳。而后令人搬过来一个铜盒,置于身前,向着百名参比者的方向朗声道,

  “这铜盒之内,有诸位小友的名牌。老夫会随机抽取名牌,抽到谁,谁便登上祭坛,以煞气点亮水晶。”

  “若参比者道心不稳,被煞气反噬,则此轮成绩为零。每成功点亮一枚水晶,成绩增加1分。此轮之后。取总成绩前十之人晋入第四轮。”

  前两轮的成绩,已可影响第三轮。

  除了宁凡外,所有人第一轮成绩都是零分。

  第二轮有成绩的,只有76人,其他24名抽签晋级者,成绩仍然是零。

  这些人想要挤入十人名额。怕是希望渺茫了。

  宁凡朝铜盒一望,目光微闪。

  这铜盒六面无口,表面布有隔念、传送阵纹,可隔绝神念,可随机放入、传出命牌。

  但见千屠子朝铜盒一拍。铜盒阵纹一闪间,已将盒中一个名牌传出。

  名牌悬浮于半空,一息之后,化作齑粉。

  那名牌之上,刻着任霄二字。

  “任霄,登祭坛!”

  千屠子一声令下,一个散仙修为的白袍大汉走出人群,一步步登上祭坛。

  其名任霄,出身于中级修真星——魔海星。

  他在魔海星域,也算一个名头不小的青年魔头,一生杀戮不少,煞气也并不弱的。

  驻步于巨碑之下,任霄深吸一口气,周身煞气逼人散开,一掌拍在巨碑之上。

  一瞬间,巨碑之上竟有数千块水晶相继亮起!

  “3852分么.不错的煞气,可惜,此子道心太不坚牢,杀戮虽多,却根本修炼杀戮道的良材.”千屠子自语道。

  他声音刚落,一股比任霄煞气强大数倍的煞气,猛地从巨碑之上倾泻而出,化作一片血光,将任霄淹没。

  在这股凶戾的煞气下,任霄双目渐渐血红,被煞气所侵。

  胸口一痛,蹭蹭连退数步,猛地半跪于地,咳血不止。

  手掌脱离巨碑后,那倾泻而出的煞气血光也旋即消失。

  任霄苦笑望着巨碑,他知道,他的3852分拿不到了。

  分数多少,与平生杀戮多少有关。不仅要看杀戮数量,还要看杀戮者、被杀者的修为差距。

  常常越级杀戮,分数自然极高。

  若仗着散仙修为屠戮凡人,便是杀了百亿千亿,也是没有分数的。

  没有理会任霄,千屠子再次一拍铜盒,望着飞向长空的名牌,朗声道。

  “下一个,王宇!”

  一名散仙修为的干瘦青年登上祭坛,手掌按在巨碑之上。

  此人共点亮了4274块水晶,不过可惜的是,他同样承受不住巨碑泻出的煞气。

  此轮成绩,为零.

  “陆甲!”

  “丁逢!”

  “白虹!”

  .

  一连三十五名散仙,竟无一人能承受巨碑反噬而回的煞气,此轮成绩全是0分。

  第三十六名登祭坛者,是一个青年文士。

  他登上祭坛后,并未展露全部煞气,仅放出少许煞气,点亮了1000块水晶。

  他不是不能点亮更多,只是若点亮更多,他恐怕无法承受煞气反噬的。

  放出的煞气少,反噬的煞气便在他承受范围之内。

  “此子倒是聪明,懂得取舍之道,1000分虽少。总好过0分。”

  千屠子点点头,又是一掌拍在铜盒上,取出下一个名牌,点人上祭坛。

  有了青年文士的先例。不少参比者有样学样,都不全力释放煞气了。

  于是,有的人点亮了1200块水晶,有的点亮800块,有的点亮1500块,大都取得了分数。

  分数虽少,比起之前的零分党们,倒是强上了不少。

  只是这样一来,便与血海祭坛存在的意义背道而驰了。

  宁凡漠然看着一个个参比者,这些人在登上祭坛前便做好了取巧的准备。便生了怯意。

  且他们怯的,是各自犯过的杀戮,一路累积的煞气。

  如此未战先怯的做派,便是取巧入了杀戮殿,又能有何前途

  未战先怯之人。道心自然强大不到哪里去。

  不敢面对自身罪孽者,道心自然强大不到哪里去。

  宁凡摊开手掌,看着自己白净的手掌,眉头紧皱。

  这手掌看似干净,实则早已染满鲜血,沾满罪孽。

  一路走来,他趟过太多血海。犯过太多杀业。

  他从不逃避自己犯下的罪孽,他不会杀了人之后,再给人安一个罪名,让自己心安理得。

  他杀戮,非因恶,他不杀。非因善。

  世间无奈,岂是一句善恶可以说清!

  身为修士,一旦踏上修道之路,便要做好杀与被杀的准备!

  “下一个,于昆!”

  “下一个。赵青!”

  “下一个,赤真!”

  “下一个,宁凡!”

  宁凡看着自己的手掌,脑海中回荡着一幕幕血海恩仇。

  他忘了去看他人成绩,惊醒之时,才发现已轮到了自己。

  身旁站着于昆、赤真二人,皆是苦笑。

  “赤某点亮了12490块水晶,于兄点亮了9455块水晶。”

  似乎知道宁凡一直在走神,没有关注自己等人的成绩,赤真解释道。

  他二人,皆出了全力,释放了所有煞气,并最终抗下了各自的煞气反噬。

  他们的道心不弱,皆是一时之选,可惜在这场大比中遇到了宁凡,终是无缘加入杀戮殿。

  “宁兄,希望你能再一次令于某惊讶。”于昆劝勉道。

  “我上祭坛,不为点亮水晶。这祭坛存在的意义,本不是为了点亮水晶。”

  宁凡目光时而清明,时而茫然,渐渐地,他从这血海祭坛之中,感觉到一股悲凉的氛围。

  这悲凉感,罕有人可以感受到。

  唯有真正直面杀戮、久经血海、身心疲惫、却不得不战的修士,才能感受到这股悲凉!

  一步步走上祭坛,宁凡立在巨碑之下,闭上了眼,迟迟没有伸出手,按在巨碑上。

  一站,便是一日!

  脑海中,一幕幕杀戮重演。

  他立在祭坛之上,一日过去,仿若与祭坛合而为一!

  “奇怪,这宁凡为何迟迟不点亮水晶,他在做什么”无数东天命仙不明所以。

  唯有真仙之上的老怪,才隐隐看出,宁凡的身上,正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道蕴渐渐凝实!

  而唯有极少数杀戮殿高层人物才知晓,宁凡正在做一件罕有人能做到的事情!

  费和双目圆睁,有如驼铃,兴奋之极,他看到了更加完美的宁凡!

  姚青云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银牙紧咬,心中反反复复回旋的只有一句话。

  “剥离因果.他竟真的能做到!大长老竟猜中了!这种事情,便是我等杀戮殿长老也做不到!他为何可以做到!”

  冥海仙王目光忽然空前凝重,他不惜耗费重金,开启血海祭坛,为的,就是要看到宁凡剥落因果的一幕!

  不,不仅要看到宁凡剥离因果,他还想看到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

  除了历代杀帝与大长老,无人知晓的一件事情!

  那件事情,比剥离因果更难做到!

  冥海仙王想看到的,便是那一幕!

  “若他真能办到此事,我杀戮殿便不会因此而自封血界、绝迹东天了9有延续的可能!”

  一日,两日,三日.

  宁凡站在祭坛之上,一站便是十日!

  他分明闭着眼。却仿若能感受到整个杀戮城的悲凉,整个血海星的悲凉,整片血海星域的悲凉!

  那悲凉,是一入修界、再难回头的无奈浩叹。

  那悲凉。是一入血海、永沦魔道的自省自伤。

  宁凡隐隐约约感受到,在这血海星之上,有一个入口,可通往一处中千世界。

  那中千世界,便是杀戮血界。

  杀戮血界之中有修士,有凡人,凡人与修士,竟同生一界,彼此罕有纷争。

  仿若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宁凡,杀戮殿的存在。本就是为了守护血界裔民.

  只为保护这些裔民,故而有了杀戮殿.

  没有人一出生就想做一个魔头,没有人一出生就想杀戮天下、染血人间。

  没有人一出生,就想加入杀戮殿,做一名杀人如麻的魔头杀手.

  为了守护血界。杀戮殿修士杀人如麻。

  这祭坛,不仅仅是给杀戮殿修士提升煞气的,更多的,却是想助杀殿修士解脱因果、洗去罪业。

  这祭坛祭祀的,不是天,不是地,而是杀殿修士平生所杀的亡魂!

  一切恩怨。都会随着死亡结束,云散烟消。

  终于,宁凡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目有如北斗星辰般澄澈明亮。

  他感到,这一刻的自己,仿若与祭坛合二为一。

  他摊开手掌。感觉这一刻的自己,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玄妙神通。

  忽然间,一股大神通的伟力从祭坛中散出,加持在宁凡身上。

  惶然间,宁凡发现自己个头矮了一些。模样更加文弱了些。

  他,变回了少年之时的模样,修为也好似在一瞬间消失一空!

  但他没有任何慌张,他的双目仍是平静的,仿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静静看着巨碑,许久之后,巨碑中走出几个辟脉少年的血色身影。

  这些血影少年大都是辟脉2、3层修为,为首者名为宁风,修为是辟脉四层。

  宁风等人曾经想要偷窥宁青青沐浴,欲对此女不轨,却被宁凡引入狼群,死于狼精之口。

  算起来,那是宁凡第一次杀人,以凡人之身阴死修士!

  几名血影少年看着少年宁凡,眼带怨恨之色。

  少年宁凡抬指一点,几名血影少年立刻化作血光流散,没入少年宁凡的体内。

  “尔等追杀于我,我害你们死于狼群,当年恩怨,一笔勾销!”

  此地老怪渐渐也回过神来。

  他们不知宁凡正在剥离因果,洗净罪业,他们只是隐隐看出,祭坛出现的这一幕,代表着宁凡曾经以凡人之身阴死修士。

  “凡人杀修士!此子未入修路,便已如此狠绝了么!”一些老怪啧啧称叹。

  谁不曾弱小过谁不是从凡夫之身一步步修炼起来的

  此地强者无数,但却无人能以凡人之身阴死修士。从这一点来看,宁凡从凡人之身开始,便已十分不凡了。

  祭坛之上光华一闪,宁凡的身材稍稍高了些许,修为也提升到了辟脉五层。

  巨碑之中,一步走出一个黑袍融灵,正是曾经图谋纸鹤的天离宗长老吴东南。

  “辟脉五层,击杀融灵!”这一次,已有不少老怪露出惊讶之色。

  宁凡以凡人之身杀辟脉,以辟脉之身杀融灵,难道他一路都是这么越级杀戮过来的么!

  吴东南的血影看着宁凡,眼中有怨恨,更多的是畏惧。

  “你我恩怨已了,你,散去吧!”

  宁凡屈指一点,那血影立刻化作血光流散,没入宁凡体内。

  祭坛之上光华一闪,少年宁凡的身形有稍稍拔高了些,修为已有融灵初期。

  这一次,巨碑之中飞出无数天离宗修士的血影。

  其中,不乏金丹!

  这些修士,俱都死在山河逆动大阵之下!

  “融灵斩金丹,且斩过不止一个金丹!”越来越多的老怪露出惊讶之色。

  天离宗的血影并非全部,宁凡融灵之时的杀戮可不在少数。

  无数妖鬼林鬼修血影自巨碑飞出,无数妖潮妖兽的血影从巨碑中飞出。

  那些血影之中,有着无数金丹,更有元婴!

  “此子竟在融灵之时斩杀过元婴!”已有一些老怪露出惊容。

  “往昔恩怨。一笔勾销!”

  少年宁凡一指点下,数之不尽的血影纷纷爆散成血光,没入其体内。

  光华一闪,少年宁凡已成青年。变作了元婴修为。

  巨碑之中,飞出无数无荆元婴,更有化神!

  有黑佛宗的化神,也有陆族九部的化神,还有无数伪荒兽的血影!

  “元婴斩化神,屠荒兽!且竟屠过这么多!”两面玉台传出不少骇然吸气之声。

  “尔等,散去!”

  青年宁凡一指点下,无数早已逝去的血影纷纷碎为血光,没入其体内,而他的煞气则越来越重。

  祭坛之上又是光华闪烁。宁凡已变作化神修为。

  化神之时的他,以陆北之名横扫九部,屠戮星海,以周明之名屠戮无荆,凶名赫赫!

  巨碑之中不断飞出强者的血影。布满长空。

  “当年因果,今日了断,散去!”

  宁凡猛一拂袖,无数血影碎散成血光,星星点点的没入其体内。

  祭坛之上光华又是一闪,宁凡已是炼虚修为。

  炼虚之时,他血战百宗。横扫天云,覆藤殿,灭傀皇,诛雨皇,戮云狮!

  当一道道气息强横的碎虚血影从巨碑中走出时,无数老怪露出凝重之色。

  最终。祭坛光华一闪,宁凡恢复碎巅修为!

  数之不尽的碎虚、命仙血影,从巨碑之中走出!

  那其中,有姚宗星域146名命仙,更有丹宗命仙!

  一些老怪目光一变。终于明白宁凡为何敢悬赏丹宗宗主了。

  原来宁凡早就与丹宗不死不休了!

  血影太多,没有人能一一看遍所有人的容貌。

  姚青云望着姚家全族修士的血影,苦涩的闭上眼,清泪自眼中流出。

  “姚家,一路走好,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宁凡望着一个个神色或惊或怒的血影,目光始终平静如水、冷如星光。

  “宁某一生杀戮,无关对错,所杀之人或有无辜,却亦无奈。这修道之路,不容仁慈!散去!”

  宁凡抬指一点,一个个姚家强者纷纷碎散成血光流逝。

  其他强者血影亦纷纷碎散。

  数之不尽的血光没入宁凡体内。

  所有的血影消逝,宁凡没有多言,只是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酒坛,将上好灵酒洒在巨碑之下。

  没有悲戚,只有肃穆。

  这一刻,他祭奠的不是仇敌,而是以修士的身份,祭奠同为修士、无奈死于修界的陨落者。

  而后,一掌拍碎酒坛!

  宁凡猛然一步迈出,周身煞气冲天,血霞染红了长空,一掌拍在巨碑之上!

  一瞬间,巨碑之上亮起79万水晶!

  同一时间,十余倍于宁凡的煞气从巨碑中反震而出,化作一个血色巨拳,轰在宁凡胸口。

  宁凡黑发狂舞,目光如魔,张口一吞,生生将拳影吞下,并未受到任何反噬!

  这是他的煞气,这是他的杀戮,他不逃,也不避,仅仅坦然相对!

  在吞下煞气拳芒的瞬间,宁凡体内的煞气暴涨十余倍!

  宁凡目光一决,又是一张拍在巨碑之上。

  这一次,一千万血色水晶全部亮起!

  而一道血色宝光,忽的冲天而起,却又以极快速度,窜入宁凡储物袋中。

  “那是!”冥海仙王的眼中,第一次露出惊喜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