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66章 第三仙尊奴

第966章 第三仙尊奴

  .shumilou.com.shumilou.co

  湮流大河的河底,往昔记忆如水,在河底静静流淌…

  星空是北天仙界的星空,地点是黑魔派的宗门主星——两仪星。

  某一天,两仪星上空,忽有一个空间裂缝撕开,并有一个浑身血污、衣着破破烂烂的黑袍老者,从天砸落,正好砸入两仪星黑魔山下的魔河之内。

  那从天砸落的狼狈老者,正是入密地寻宝的乌老八,却因为种种变故,身负重伤,法力亦被封印,落入魔河之后,竟连闭气胎息都无法做到,险些淹死在河中。

  彼时,正有一个满面凶光的黑衣少年,在河畔盘膝修行。在乌老八临近淹死之际,也是那黑衣少年,将狼狈不堪的乌老八捞出了河面。

  于是乌老八决定好好感谢一下那个黑衣少年。

  他身上的好东西不少,然而都被他黑运祭炼过,若送给这个少年,说不定还会害了他。

  为了还掉这桩因果,乌老八苦思冥想,终于发现这个黑衣少年的身上,竟有大能仙帝算计过的痕迹,顿时想到了报答少年的方法。

  一般人根本看不出黑衣少年身上的算计,但乌老八乃是黑运传人,对气运一道研究极深,却是能够看破这一点。

  “南天仙界有一仙帝,帝号掌运,此帝在南天的名声极佳,一贯被视作老好人,然而我辈仙尊老怪,却是深为了解此帝真正面目。此帝最是阴险毒辣,生平算计过的低阶修士,遍布四天九界。贫道自修道以来,遇到过不少被此帝算计过的修士,却因为不愿沾染因果,从未出手救过任何人。”

  “今日此子救我,我便投桃报李,救他一救吧!他这气运若是一路修下去。定会被那掌运帝所夺,除非能如贫道这般,修黑运魔道,才有一线生机,嘿嘿,此子能遇上我,算他走运,却也是他一生霉运的开始!”

  呃,对了,忘记问这小恩人的名字了。

  “小恩人。还未请教你尊姓大名?”

  “老子韩元极,是将会成为下任北天祖帝的男人,记好这个名字,千万年后,此名号定会响彻北天!”口气竟然极为臭屁。

  “呦呵,臭小子好大的口气,还想成为下任北天祖帝…哈哈,你要是能成为北天祖帝,贫道就能当仙皇。哎呦你干嘛…”

  扑通!

  却是黑衣少年转身一脚,将乌老八踹回河里了。

  “咕噜咕噜…臭小子你找死!咕噜咕噜…你竟然敢踢我!咕噜咕噜…你可知贫道是谁!咕噜咕噜…罢了罢了,贫道认栽了,你快把贫道拉上来。贫道已经喝了一肚子河水,真的要淹死了,求求你了,我的小祖宗!”

  “哼!敢嘲笑韩某的梦想。让你多喝几口水,也是活该!”

  说是这么说,处于叛逆期的黑衣少年。还是将乌老八拉出水面。而后,乌老八帮助了黑衣少年。

  一场因果,却是就此结下…

  不过这乌老八也只与黑衣少年见过一面而已,并没有深厚的交情,日后更是再没有任何交集。若非再次险些死在河中,乌老八根本不会想起这段有些相似的往事。

  宁凡微微无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乌老八竟还与老魔有过一段因果。

  不会错,那个满面杀气、浑身带刺、嚷嚷着要当下任北天祖帝的少年,不就是自己的师尊——韩元极吗?

  说起来,那黑衣少年模样倒是极为俊朗,依稀间,却也有老年韩元极的不少外貌特征,唯一的不同,是少了那股发自骨子里的猥琐气息。

  时间果然是一把无情的杀猪刀,竟能将一个活生生的美少年,长成猥琐的菊椛脸。

  且让宁凡没有想到的是,老魔竟然也被掌运仙帝算计过,却因为乌老八的帮助,最终修成黑运,摆脱了掌运仙帝的算计。

  这乌老八,竟对师尊有恩。

  宁凡长叹一声,乌老八对师尊有恩,就冲这一点,宁凡就不可能斩杀乌老八。

  但,也不能轻易放过此人。此人对他设过毒计,下过死手,若直接放了,定会养虎遗患!

  湮流大河可以夺人记忆,宁凡从那大河之中,看到了乌老八与丹宗宗主相交的片段。

  “想不到那丹宗宗主竟建了个【反宁联盟】,想要对付我。我虽顾念师尊的情分,愿意放这乌老八一马,却无法保证乌老八日后不生报复之心,反咬我一口。”

  人心叵测,这乌老八一看就是不善类,若留他一条生路,此人若是生了报复之心,又该如何应对。

  “乌老八,你可记得韩元极?”宁凡忽然朝着湮流大河,开口问道。

  “韩元极?什么韩元极…不说这个了,雨君啊雨君,你就发发慈悲,放贫道一条生路吧,贫道若能逃此一劫,愿意给你做牛做马啊!”乌老八本已俯首待死,忽然听到宁凡问话,顿时起了几分求生之念,开口求饶。

  乌老八虽然隐约还记得当年差点淹死的事情,却根本记不清那救他的黑衣少年姓甚名谁了。

  这也难怪,他乌老八一生倒霉,遇到的灾劫多了去了,救过他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不乏小辈,甚至还有凡人,他哪能一一记得清楚?

  乌老八才懒得管什么韩元极不韩元极,他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求生!

  雨君真是太可怕了!想他乌老八横行多年,从无任何人敢杀他,只因他气运已是八级黑运,便是准圣杀他,都会惹来不小麻烦,受那黑运影响。

  故而他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敢杀他,乌老八还是头一次遇到完全不惧自己黑运的人。

  只有宁凡,敢随意摸他的开天石,敢强势杀他、不惧八级黑运的报复!

  要如何哀求雨君,放自己一条生路呢?

  “雨君你就行行好吧,若你肯饶贫道不死,贫道愿将开天石、四帝罗汉松、两仪四方印全部送给你!”

  比起性命,这三件宝物根本不值一提,他乃是黑运宗此代宗主。一身八级黑运就连准圣都要忌惮三分,若缺了什么天材地宝,完全可以去找那些大势力索要,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东西,几乎没有几个大势力会不答应他的要求!

  “…”宁凡没有理会乌老八,他还在想如何处置乌老八。

  杀是肯定不能杀的,以老魔念旧的程度,若他杀了老魔恩人,定会让老魔心寒。即便这所谓的恩人,甚至根本记不起老魔是谁…

  但若是放。有何如何保证乌老八不生报复之心?

  见宁凡迟迟不答话,乌老八只道是自己的筹码不够高,无法打动宁凡。

  暗骂了宁凡一声贪心,乌老八咬咬牙,又道,

  “嘿嘿,雨君是不是嫌这三件宝物不够?这样吧,若雨君肯放过贫道,贫道愿将北天黑运宗的数千万年积累。全部拱手相赠!加上之前三宝,应该足以弥补贫道之前的得罪了吧!”

  “…”

  宁凡仍不回话,比起黑运宗的宗门积累,他更想寻求一个万全之策。解决掉乌老八日后可能报复的大麻烦。

  这世间,师徒尚可反目,父子还能成仇,面对乌老八这种心狠手辣、诡谲多变的人物。若无什么东西挟制此人,宁凡根本无法信任此人。

  见宁凡仍不回话,乌老八急眼了。心道这雨君未免也太贪心了,自己已经拱手奉上黑运宗的所有宗门积累,那可是仙帝见了都要心动的东西,宁凡竟然还不知足,不肯放他一马。

  他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贪心师父,竟能叫出如此贪得无厌的弟子!没听说乱古大帝有多贪心啊…

  难道定要贫道送出命魂,奉其为主,他才肯饶我一命吗!他奶奶的,命魂乃是重要之物,岂能…

  乌老八内心正在暗骂连连,忽然一愣,呃,对啊,不是还有这个办法吗!

  命魂虽说重要,但若是能够保命,有什么不能交的呢!

  “若我交出命魂,奉他为主,他定不舍得再杀我的!我实力本就不弱,更有八级黑运在身,便是秘族也要对我忌惮三分!他宁凡不是正因为暗族的事情焦头烂额吗,若能收我为仆,于他而言大有好处,如此提议,他定然不会拒绝!”

  乌老八心思飞转,越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他一生逆来顺受,对给人为仆的事情并无太大排斥。心中决定一下,立刻对宁凡道,

  “罢了罢了,贫道认栽了!贫道愿意献出命魂,奉君上为主,如此一来,君上可愿放我一条生路!”

  宁凡目光微闪。

  他倒是把问题想复杂了,对付乌老八这种心狠手辣的魔头,他的一贯办法,不就是拿性命要挟么?

  若取走乌老八命魂,乌老八自然不敢再生歹意,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当然,这乌老八对老魔有恩,宁凡自然不会真把他当仆人对待,该有的客气,还是会有的。宁凡需要的,只是一个制约,能管住乌老八不为非作歹就行了。

  “好!若你交出命魂,我可以留你一命!”

  乌老八一见活命有望,立刻面露喜色,生怕宁凡反悔,匆忙张口一吐,将龟形态的命魂吐出。

  那命魂继而被宁凡收走,从此刻开始,乌老八的生死,可由宁凡一念决定。乌老八这一生,也算是正式栽在宁凡手里了。

  解除了湮流大河,清理了战场,散了黑猫道魂,宁凡又收走了四帝罗汉松与两仪四方印,方才带着退回本相的乌老八,降回到古庙之中,二人一前一后站立,已有了主仆名分。

  乌老八脸皮极厚,根本不觉得怕死认主是多么丢人的事情,修真世界,弱臣服强,很正常嘛。这宁凡可是他这辈子遇到的唯一一个克星,给他为仆,不丢人!

  “再说了,贫道对这宁凡也算有所耳闻。此人性格据说刚强无比,从不懂得变通,若他沦落到我这种境地,绝对不肯向敌人认主求饶,只会为了无聊的尊严而战死。嘿嘿,我这忍辱保命的能力,宁凡小儿怕是拍马难及了。这一点。他不如我!”

  “这宁凡小儿实力比我强,却没有威慑秘族的资本,只不过靠着其师乱古的威名,才能令秘族稍稍忌惮。我却能凭自己的本领,让秘族忌惮我,这一点,宁凡又不如我。”

  “我能在一劫之时修出万古真身,宁凡却做不到,他还是不如我!”

  “我在修真界中人人忌惮,他却在修真界中人人喊打。嘿嘿,他还是不如我!”

  “我有八字胡,宁凡小儿却连胡子都没有,嘿嘿,他依然不如我!”

  “如此看来,这宁凡几乎处处都不如我,嘿嘿,他还真是可怜…”

  乌老八越想越得意,竟用同情的眼光打量着宁凡。单论精神胜利法。这修真界中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乌老八。

  “不知木松前辈对晚辈的实力,可还满意?”宁凡朝着木松恭敬一礼,不卑不亢地问道。

  他是向螟子带来的。已连胜三场,自问没有给向螟子丢脸,相信就算强如木松,也不敢看轻了他。

  “呵呵。小友连胜三场,却以万古一劫的修为,挡下了两仪四方印的第一重变化。更有天道道魂追随,老夫有什么资格,对小友不满意呢?”

  木松呵呵一笑,话锋却是一转,又问道,“老夫刚刚推演了一番,小友近来似乎被暗族逼迫地紧啊,可需要老夫相助?”

  “条件呢?”宁凡反问道。

  木松道人的性格,他看出了一些,此人闭世不出,谁的因果都不愿沾上,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帮自己对付暗族的。

  “快人快语,老夫喜欢。老夫当然不可能无条件帮你,应该说,这是一场交换。你听说过森罗没有?”

  “听说过。”

  “森罗因为某些原因,曾得罪过暗族,即便向螟子舍弃双目,也无法保全他。后来老夫出手了,那是老夫第一次破例睁开双眼,与那暗族三名准圣长老约在星空尽头一战,结果却是老夫稳占上风,方才令暗族忌惮不已,同意放森罗一条活路…”

  木松道人说起这些往事,并没有任何夸耀之色,似乎只是云淡风轻的小事。

  宁凡却动容了,这木松道人果然了得,竟能以一己之力匹敌暗族三名准圣长老,还能占上风,末法时代,绝对已是一等一的强者!

  “你不要因为老夫的战绩,就小瞧的暗族,暗族,可不止有那三名准圣长老…”木松道人神情忽然凝重起来,似想起了什么往事,却没有告诉宁凡。

  稍稍沉默之后,继续说道,“你可知,老夫为何会帮森罗?”

  “莫非是因为森罗帮助前辈完成了什么事情?”宁凡根据木松的性格,猜测道。

  “不错,森罗能让老夫出手,是因为老夫欠了他的因果,而不是靠的向螟子的情面。同样的道理,若你不能让老夫欠你因果,老夫不会助你。十日后,老夫会给你看些东西,届时若你能够帮上老夫,老夫可破例你在需要之时,为你第二次睁眼!这十日,老夫必须认真准备此事,你便先在老夫这木岛小住一番吧,老夫这木岛虽小,却也有七大禁地,其中第一、第二、第三禁地你修为不足,无法进入,其他禁地你可随便出入,无人会阻。”

  宁凡点点头,看来也只能在木岛小住十日了。

  不是所有人都会像向螟子这样,不计得失的帮助自己。修为到了木松这一境界的老怪,往往不愿沾染因果,所以才会有许许多多的准圣选择隐居,不在四天显名。若无利益驱使,这些老怪根本不会参与到任何一场修界争斗中。

  想要得到木松道人这一助力,只能看自己十日后的表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