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64章 万古真身

第964章 万古真身

  热门推荐:、、、、、、、

  难道说,老夫三千四百万年的修为,岂敌不过一个小辈的百年崛起?

  乌老八绿豆小眼死死盯着宁凡的道剑,虽然不甘,却不得不承认宁凡这一剑的可怕。

  青面道童的肉身防御绝对称得上厉害,宁凡却能一剑破防,靠的是剑上两种道则融合后的力量。

  仙尊境界里,能使用两种道则力量的人绝对不多,产生的威力,也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宁凡能拥有两种道则,同级仙尊之中,攻伐之力绝对算是一等一的强大了。

  不过宁凡之所以能够胜地这么快,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最大的功臣,应该是那足以覆盖天地的黑暗幻术。

  那幻术十分厉害,乌老八自问若是自己陷入幻术中,不动用底牌手段的话,同样无法在短时间内挣脱而出。

  正因为这幻术厉害,青面道童才会陷入幻术之中无法躲闪,正面中了宁凡一剑,直接被宁凡破防,干脆利落砍下天空。

  乌老八本还想狠狠教训宁凡,此刻心里却打响了退堂鼓,对宁凡有了深深忌惮之意。

  甚至于,他已经有些犹豫,要不要答应丹宗宗主的请求,加入反宁联盟,对宁凡联合剿杀了。

  青面道童一面溅血,一面退出巨人之体,朝地面坠下。木松道人虽闭着眼,却对外界一切洞悉分明,朝青面道童方向一拂袖,顿时便有阵阵松风吹过,将那道童托住,稳稳降落在古庙之中。

  “弟子输了比试。请师尊责罚。”

  青面道童顾不得胸口不断渗血的伤口,直接跪在木松面前,满面愧意。

  他给木岛丢脸了,他竟输给了向螟子的门人,他对不起他的恩师。

  “傻孩子。不过是输了比试而已,何必放在心上。只是,你知道你为何会输得这么彻底么?”木松却是微微一叹,拍了拍道童的肩膀。

  “弟子不知,请师尊指点。”

  “你的路,走错了。此事你还没有发现,但想必宁小友已经发现了。你放在东天,也算是一名人杰了,但,终究还是比不过此子。对你而言,败给此子也好,松之孤傲,若无风雪打磨,是无法出类拔萃的。”

  木松说着青面道童听不懂的话,又一拂袖,顿时便有一阵松风,将道童抚了起来。

  青面道童脑袋嗡地一声。只觉得师尊最后说的那段话,对他有着醍醐灌顶的警醒。

  他的路,走错了…难道真的走错了?

  青面道童神色一时茫然无比。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只是比之之前,少了不少桀骜,随口取出一颗丹药,服下之后。将伤口止血,而后长叹一声。朝天空上的宁凡一抱拳,惭愧道。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他受的伤并不重,这一剑只是斩在胸口,若斩在丹田,那才会伤及根本,宁凡确实手下留情了。

  “嗯。”

  宁凡大有深意地看着下方木松师徒二人的交流。之前木松说他对徒儿苍帝的困难视而不见,宁凡还道这是个冷血薄情的师父,如今看到,这木松对徒儿同样有着默默关心。

  这木松让这青面道童挑战自己,其中固然有考验自己的意思,却未尝没有磨练、指导徒儿的意思。

  只不知这一番交手,木松道人对自己的看法如何,是否达到了他的要求。

  正准备走下青环,却又听木松道人对一旁一个大耳沙弥说道。

  “松国童儿,你也去战一战这位雨之仙君吧。”

  被叫到的大耳沙弥微微一怔,而后摇头道,“徒儿不是雨君对手。”

  “无妨,这是你印证枯木大道的机会,便是败了,想必也是有收获的。”

  闻言,大耳沙弥不再推托,而是身形一淡,直接幻影一般,出现在了天空之上,青环之内,朝宁凡合掌苦笑。

  “师尊有命,为弟子的不敢不从,还请雨君不吝指教一二。”

  言罢,周身顿时便有暗黄色的光华流动,隐而不发的气势,同样是万古零劫范畴,却比那青面道童更强不少,恐怕距离一劫境界已经不远。

  且这一身暗黄光华,隐约间,竟有极强的破幻神通,若宁凡还想故技重施,施展那黑暗幻术,怕是难以奏效。

  那大耳沙弥继而口中念念有词,青环内的天地,顿时有了变化。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他所立足的天空,忽然一变,转瞬之间,竟凭空出现在了一处古松世界里。

  四面八方,皆是高可参天的古松,更有绵绵不绝的佛音,不断回荡在松风之中。

  “改天换地的神通么。”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神念化雨,瞬间铺满整个古松世界,霎时间便将整个古松世界看透。

  那大耳沙弥将宁凡拽入这片世界后,立刻催动神通,霎时间,一棵棵古松忽然拔地而起,化作一头头木之苍龙,亿万苍龙,同时朝宁凡撞击而来,天地间几乎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所有退路俱被封住。

  “不错的神通,若是零劫仙尊,怕是挡不住这一击。”

  宁凡口中赞着对方神通不凡,身体却一晃直接,直接消失,只在原地留下淡淡红芒。

  所有苍龙皆是一顿,无法捕捉宁凡的去向,有了茫然。

  下一个瞬间,宁凡直接出现在无数苍龙其中一头跟前,青芒闪烁的双目,死死锁定此龙,抬手便是一剑。

  又是双重道则加持的一斩,这一斩,没有华丽的剑光,却直接将此龙从中劈开,龙身之内,赫然藏着那大耳沙弥。

  大耳沙弥大吃一惊,显然没有料到宁凡如此轻易便从亿万苍龙之中找出自己,来不及作出反应,便又见宁凡一剑当胸斩下。

  “枯龙镜护我!”

  眼见那剑光转瞬便要临身。大耳沙弥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大喝一声,天地间的苍龙俱都消失,而他的前方,则凭空多出一面松纹古镜。

  剑光斩在古镜之上。竟直接被古镜诡异吸收,而后,镜中同样爆射出一道剑芒,朝宁凡直面斩去,竟是将宁凡的神通,反弹而回。

  “能够反弹神通的古镜么…”

  宁凡目光微凝。抬手挡住了剑光,并再次朝那古镜斩下。

  之前缠绕两种道则的剑光,斩不碎此镜,反被此镜弹回了神通,但若是三种道则。此镜可能做到这一点!

  这一次,宁凡动用了战阴阳的力量,周身磅礴而出的战意,流于剑中,使得剑上道则光芒,增为三道。

  “竟是三种道则!不可能!”

  大耳沙弥面色大变,来不及作出更多反应,便听到古镜喀嚓一声。被宁凡强势斩碎,那剑光去势不减,直接斩在大耳沙弥胸口。顿时,整个古松世界难以维持,彻底崩溃,至于大耳沙弥则同样胸口血箭飞出,在空中连退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

  胸口的伤势不重。但他,确实败给了宁凡。完全不是对手…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大耳沙弥微微苦笑,降落回古庙。他早知自己不是宁凡对手,却也没有想到会败得如此干脆。

  松溪师弟起码还在宁凡手上支撑了十息,他却只支撑了三息不到,便败了…

  “嘶!松国师兄连一松一国的改天之术都用上了,竟也只在雨君手上撑了三息!”

  庙中弟子又是吸气不止,乌老八的脸色更难看了。

  宁凡的剑上,竟有第三种道则之力!单论攻击力,恐怕万古一劫的境界里,也没有几人及得上宁凡了!

  当然,仙尊级别的对方并不是简单的你攻击我防御,若是防御不住宁凡的剑光,大可以用攻击代替防守。

  只是乌老八较为厉害的攻击手段,大都以黑运有关,偏偏黑运还被宁凡所克制。论防御手段,他又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神通,能挡下宁凡的三重道则之剑。

  如此一来,他与宁凡交手,定是败多胜少的局面。念及于此,乌老八对宁凡的忌惮提升到空前的地步,心中更是坚定了心念,丹宗的浑水,他决不去趟了!反正他与那丹宗宗主也不过是酒肉朋友,没必要为了此人招惹宁凡这种狠角色。

  “呵呵,这战也战了两场,不知木兄对这宁小友的表现,是否满意?”向螟子口中虽是提问,心中却已有了*分的把握,料定木松道人已对宁凡极为满意。

  木松道人却只是笑而不语。

  宁凡两战皆胜,胜地干脆漂亮,木松十分满意。

  宁凡修有三种道则,更是一名天人修士,木松同样十分满意。

  然而若只是如此,宁凡仍旧没有资格让木松付出巨大代价,睁开双眼,与那暗族再一次叫板。

  宁凡最让木松意动的,还是其乱古传人的身份,此子实力倒是足够,但若是无法做到一件事,则不足以帮他完成远古第二图的研究,自然,也就没有资格让他破例睁眼了。

  让两名仙尊徒儿和宁凡交手,木松更多的,是想让徒儿吃些亏,借此机会打磨一番两个徒儿。

  真正需要考验宁凡的地方,还在第三战之中。

  乌老八心中打定主意,以后看到宁凡,必定绕道走,至于被抢走的开天石,也不敢再要了,无他,宁凡实在太厉害了。

  可惜乌老八不知道,他想要避开与宁凡的交锋,木松道人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早将他算计在内。

  “乌小友,你也去与宁小友切磋一番,如何?”木松道人微微含笑,说出的话语,却让乌老八有了骂娘的冲动。

  开什么玩笑!你徒儿打不过宁凡,就让我这个外人上场,你是想让我也被宁凡砍上一剑?那可是三种道则的斩击啊,老子挡不住好不好!

  心中虽是腹诽不已,面上却终究不敢抱怨半句。乌老八强行挤出笑容,婉拒道,“木前辈说笑了。这雨之仙君实力高强,拥有三种道则在身,晚辈多半也不是他的对手,这第三战,不如作罢…”

  木松不愧是性情古怪之人。前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就变脸了,面色一沉道,“哼,老夫让你去战,你便去战。如此推脱,可是对老夫心有不满!”

  这个帽子可就大了,乌老八立刻额头冒汗,忙解释道,“前辈送晚辈三件宝物。晚辈岂敢对前辈心怀不满。”

  苦也,苦也,这一次就算再想避开宁凡,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一战了。

  看木松这老东西的意思,明显是想考验宁凡什么,却把老子也算计在里面了,他奶奶的,修为不如人。就只能低声下气,低眉顺眼,真是窝囊!

  罢罢罢。你要战,我便战,老子还有你送的其他两件宝物,未必就怕了宁凡小儿三种道则!

  一想到那两件宝物,乌老八底气顿时硬了不少,身形一晃。登上空中青环,朝着宁凡客客气气打出一个道揖。

  “贫道乌老八。之前与雨君多有误会,此刻不得不一战。还请雨君手下留情。”

  语气竟是前所未有的客气!

  宁凡微微一怔,乌老八的这种客气,不是伪装,而是真正怕极了宁凡,才会如此客气,这一点,以他天人第二境的敏锐感知,能够感受出来。

  想不到这货被自己抢了开天石,还能面不改色的客气,如此逆来顺受的心态,倒也算万里挑一了。

  可惜,他对乌老八并无多少好感,自然也不可能留情。若二人交手,宁凡仍会全力出手,将乌老八快速斗败,如此才能在木松面前,显一显自己的本事。

  他是向螟子带来的,代表的是向螟子的颜面,自然要为这向前辈争些光的!

  “雨君小心,贫道要使用法宝了!”

  乌老八表面上嘿嘿一笑,提醒了宁凡一句,内心却巴不得宁凡被自己的法宝一击击败。

  但见他翻手一扬,手中青光一闪,多出一株尺许长的小松苗,其上宝光流动,极为不凡,显然不是凡物。

  乌老八继而朝那小松苗吹了口气,当空一祭,小松苗顿时迎风而长,化作万丈巨松!

  这巨松之上,不知有多少松针叶,每一根松针,竟全都如飞剑一般,锋锐无比,泛着冷光。

  但见乌老八指诀一变,顿时便有三千万根松针飞剑,从树上飞下,朝宁凡暴雨一般斩下。

  宁凡登时目光一变,空前凝重。

  这株小松苗并不是法宝,但松苗上长出的松针,竟天生可充当飞剑使用!

  三千万松针,便是三千万飞剑!

  这些飞剑品阶最低都是碎虚法宝,位列仙剑即便的松针剑,更是不计其数,便是达到后天品阶的仙剑,也有许多!

  这其中,甚至有好几柄松针剑,都达到了后天十二涅的级别!

  三千万飞剑斩向宁凡,其中更有无数高阶仙剑,宁凡岂敢小觑。

  此刻,任他道剑之上能缠绕三种道则,也不可能一剑击退三千万飞剑,其他神通,也大多不足以应付这一局面。

  若是使用纵地金光躲避,他可轻而易举躲开乌老八的攻击,但这样一来,便会给木松道人留下弱势的印象。

  此战他必须取胜,且还必须强势取胜,如此一来,才能不辱向前辈的声名。

  心思飞转间,宁凡张口将道剑吞入腹中,周身忽然爆射出万千红芒,竟是将劫血力量催动到了极致。

  他是劫血之躯,能够施展的最强神通,毫无疑问,是七代蛮神塔古的成名神通——湮流之术!

  那是能够改天换地的大神通,应付此刻的局面,再合适不过!

  三千万飞剑来临,宁凡却面色不改,抬起了右掌。

  那动作分明出手如电,但落在众人眼中,却有极慢的感觉,好似每一个镜头都在慢放一般。

  其指尖划过天空之时,更是轻易便在天地间划开裂缝,继而整个天地开始改头换面。

  从蛮荒通道走出的两年里,宁凡早已研习过此术,将这湮流之术用的纯熟无比。

  如此再用此术,已经再无山海成形的步步痕迹,而是直接在天地间。呈现出了绵延无尽的湮流大河!

  原本斩向宁凡的三千万飞剑,竟全都被那大河一卷,卷入河中,无法破河而出。

  乌老八神情大变,来不及作出更多反应。就被宁凡封在了大河之下,同样无法脱困!

  “这是什么神通!”古庙之中,几乎无人不惊,就连向螟子、木松道人,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稍有眼力的人,都能看出宁凡使用了一种改天换地之术。但此术级别之高,却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此术,绝对是远古大修级别的神通,不会错!

  须知,就算是弱一些的仙王。面对三千万飞剑临身,都不可能正面收走所有飞剑,宁凡却能以一劫身份做到这一点,岂不说明他的神通厉害!

  这种厉害,已经超出了此地低阶弟子的认知,如此级别的神通,就算是向螟子、木松道人,也不会几种。余下之人。更是不可能会的!

  青面道童与大耳沙弥目瞪口呆地看着天空上的黑色大河,若说之前败给宁凡,他们还有少许不服气。此刻全没有半点不服了。

  没看到有着万古一劫修为的乌老八,如一个王八一样困在河底,怎么也无法逃脱么?

  乌老八的修为,无疑比他们要高,就算面对二劫仙尊,可能会被击败。却不可能被如此压制,如此拘禁。

  若换做他们。则更加不可能从宁凡的湮流大河之中挣脱了。

  “雨君非凡人,不可与之争锋!”二人对视了一眼。皆是一叹。

  另一边,身为当事人的乌老八,早已经被宁凡一式神通吓得魂飞魄散。

  唯有身处此河之中,才能感受到河水的可怕,乌老八骇然欲绝,这河水竟然无物不吞,无物不灭,他的记忆也好,道法也罢,竟全都难敌河水的侵蚀!

  这还是宁凡手下留情了,若是宁凡下死手,乌老八绝对有可能在这长河之内殒命!

  “苦也,苦也,想不到这雨君竟会远古大修级别的神通,竟一个照面收走了我三千万飞剑,并将我囚禁在这大河之内,还好,我还有木松前辈赐予的第三件宝物,若有此物,未必不能从这长河脱困!”

  乌老八深吸一口气,一拍储物袋,从中取出一方金顶黑底的四方宝印,四个角上,皆有日月图案。

  表面看去,此印似乎平平无奇,但若细看,便能从此印之中,察觉到其引而不发的先天气息。

  此宝,竟是一件先天法宝!

  此宝名为【两仪四方印】,乃是木松道人未入准圣以前使用过的成名法宝,便是在先天法宝之中,也不算寻常货色!

  此物,正是乌老八从木松那里求来的第三件法宝!

  “此宝唯一的缺点,是每次使用,必须耗费巨*力,以我万古一劫的法力,都隐隐有些不足以维持此宝运转,必须现出【万古真身】,才有足够法力催动此宝!”

  “宁凡小儿,你神通虽强,难道还能比木松前辈的成名法宝更强吗!”

  乌老八内心冷笑不绝,几乎已经预见到宁凡惨败于两仪四方印下的一幕。

  下一个瞬间,便见乌老八整个身体急速膨胀,身体更笼罩在万丈黑光之中,刺目的黑光,使得旁人根本无法看清他此刻的模样。

  他的身体几乎化作百万丈巨大,然而那长河却也古怪,水面似能随着乌老八一起升高,无论乌老八变得多高,都无法从河面探出头来。

  “这是…万古真身!这不是仙王之修才能修成的神通么,想不到此人竟能在一劫之时修成,好厉害!”

  青面道童、大耳沙弥齐齐失声,显然乌老八的万古真身,让他们十分吃惊。

  只是乌老八体表的黑光散去之后,二人顿时有些无语了。

  原来乌老八的万古真身,竟是一只奇丑无比的黑龟。人族修士修出妖类真身,倒是有些罕见,而更为罕见的,便是乌老八黑龟真身的丑陋程度了。

  怎么说呢?这修真界之中的凶兽,美丽的固然能带给人美感,丑而凶狠,同样能给人威风之感,让人喜欢。

  乌老八的黑龟真身,却没有丝毫威风凶狠之感,脸型是继承了乌老八本人,故而其模样确实有些丑陋。然而问题来了,这乌龟真身偏偏走的是丑萌路线。明明本身是绿豆小眼,幻化为巨龟之后,竟变成了可耻卖萌的圆圆大黑眼,还有双眼皮,长睫毛。

  如此一来,这乌龟很难给人凶恶之感,只能说是丑萌了。少了威武之感,很难让那些喜欢凶兽的人喜欢。

  “苦也,苦也,贫道就知道,一旦现出万古真身,定会被他人取笑。怪只怪老夫道行不够,明明是想吸收孽离之祖的力量,修出个九翼玄武的真身,却不想运气不好,修行出了差错,修成了这么个丑模样。”

  唯一让乌老八欣慰的是,这丑陋龟身倒是几分厉害,一旦变化出真身,法力几乎可暴涨数成不止。

  他原本就是一劫偏上的修为,变化为真身后,修为只差一丝,便能踏入二劫境界!以他此刻法力,足以催动两仪四方印!

  “给我破!”

  巨龟大吼一声,两仪四方印立刻一震,传出浩荡之力,将湮流大河从中撕开。

  竟是以法宝之威,正面破开了远古大修级别的神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