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58章 十年前的一掌

第958章 十年前的一掌

  除了云雷仙尊,此地还有不少人,是宁凡认识的。

  骨之仙君君长东、月之仙君月寒、斩之仙君许道…

  百年之前,这些人杰还敢与宁凡墓比争锋。百年之后,这些人却只配侍立一旁,如晚辈一般恭敬聆听宁凡与云雷的对话,没有插嘴的资格。

  百年时间,没有让他们的修为有多少提升,宁凡却已是万古级别的强者,可斩碎念,可杀仙尊,可令东天震动,可令神虚阁出迎!

  这么一比,君长东等人或多或少都有复杂之色,怕是此生此世都追不上宁凡的脚步了。

  当年的同辈天骄,如今已需要仰望,日后恐怕也难有交集了吧。

  “呵呵,百年不见,宁前辈可还记得与我罗家的约定?”

  一旁,忽有一个和颜悦色的老者从队伍里走出,向宁凡恭敬抱拳,开口问道,此人正是神虚阁九长老,罗家家主罗石。

  百年之前,罗石还处在宁凡必须仰视的位置,百年之后,罗石却要反过来称呼宁凡一声前辈…

  罗石表面恭敬,内心亦是感叹不已。说起来,罗家已经找了宁凡很多年了,战王的身体日渐衰弱,几乎快到极限,若宁凡再不回来,或是回来后仍旧没能修成战神诀第四变,恐怕再过数年,战王难逃一死…

  这些年来,罗家始终找不到宁凡的下落,这让罗石对就醒战王之事,越来越绝望。

  罗石知道,宁凡是一个守诺之人,若能修成战诀第四变,定会回来救战王的。迟迟找不到宁凡的原因,极可能是宁凡无法修成第四变,所以才没有现身。

  想想也是,罗家除了战王罗睺。从未有人修成过战诀第四变,宁凡无法修成,并不奇怪,不是么?

  就在罗家几乎认定战王无法救醒的时刻,消失百年的宁凡,竟现身了,且还是以一种绝强姿态,出现在了东天修士的眼中!

  万古仙尊!不会错,如此近距离面对宁凡,罗石竟有一种如临天威之感。内心止不住砰砰直跳,这种感觉,只会在面对万古仙尊之时出现!

  百年不见,宁凡竟成了一名万古仙尊!

  罗石脸上在笑,心中实则已震撼过千万遍。他虽说早就收到了消息,但直到这一刻,才算真真相信了这个事实。

  22个碎念人头,1具仙尊尸体!宁凡不仅成了万古仙尊,恐怕还是极为强大的那种。否则如何能斩仙尊!

  震撼之余,罗石自然不敢托大,却是恭恭敬敬,称了宁凡一句前辈。

  “九长老放心。宁某答应罗家的事情,定会办到!”

  宁凡对罗石客气回道。

  以他的实力,面对碎念初期修士根本无需客气,但罗家对他颇有恩惠。他自然不会对罗石无礼。

  罗石浑浊的老眼顿时一亮,听宁凡口气似乎对救醒战王信心十足,莫非已经修成了战神诀第四变不成!

  本已绝望的心。顿时大喜过望,战王有救了!

  不过罗石也听说了,宁凡这次赶来神虚阁,是收到了乱古大帝濒临道消的消息,急于去神墓见师父一面。

  如今,神虚双帝同样在神墓之中,等着与宁凡相见,此时罗石倒是不方便开口,请宁凡立刻前往罗家救战王。

  念及于此,罗石没有多说废话,只是神情郑重,朝着宁凡一抱拳,回到了队伍中。

  “此间事了,罗家恭候前辈驾临!”

  “放心。”

  罗石的恭敬态度,落在宁凡眼中,竟令他有了唏嘘之感。当年的罗前辈,如今却以晚辈自居,多少有些令人感慨的。

  说起来,怎么没有看到阿慈…以她的性格,知道自己要来神虚阁,不可能不露面的。

  宁凡向着身旁的云雷仙尊随口问了一句,从云雷的口中得知,小妖女如今正在神墓,便没有再问。

  “呵呵,宁道友的来意,我等心知肚明,这便随我前往神墓吧?”云雷仙尊见宁凡、罗石叙完话,开口道。

  “有劳道友带路。”

  宁凡将身后的仙尊尸身一收,随手斩出道剑紫光,毁了那些个碎念人头,轻描淡写的举动,却又使得不少第二步老怪头皮发麻。

  宁凡自然没有心情顾及他人感受的,而是眉头紧皱,看着东溟星域的星空。

  以他修成雨阴阳后的感知力,即便没有施展雨术,也能隐约感知出东溟星域一道道强者气息。

  森罗之乱结束后,神虚阁余下的万古级老怪已经不多,东溟星域之内,除云雷之外,还有九道气息,境界达到了万古级别。

  这其中,包括神虚准圣向螟子的气息,包括神虚仙帝的气息,甚至包括瘟王吕瘟的气息…

  让宁凡感到凝重的,是这些万古强者的气息,竟或多或少有些虚弱之感,似乎,身上都有伤势…

  “你们可以退下了,由本尊带雨君前往神墓即可。”

  云雷仙尊遣散了迎接队伍,只身一人带着宁凡,直奔神墓而去。

  二人皆是神通广大之辈,以他们的速度,也不过花费了几十息而已,便赶到了神墓。

  一入神墓第一层,宁凡立刻目光一凝,似有些不敢置信。

  当年熙来攘往的神墓第一层,如今竟成了一片废墟,一座座地墓、天墓的墓宫崩塌在废墟之中,整个地壳破碎成无数块。

  仍有少数神虚阁弟子驻守在这里,然而却不是为了修行,而是在拼命设置阵法,试图修复破碎的墓宫。

  神墓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第一层为何会变成废墟?

  这一幕,与乱古临近道灭的消息,又有什么关系?

  宁凡心中升起了诸多疑问,隐约觉得师尊临近道灭一事,并非想象中那般简单。

  他求解般看着云雷,云雷却只是苦笑。

  “道友不要问我,神墓之中发生的变故,老夫并不怎么了解。十年前。东天出现了红日照海异象,神墓的剧变,便是那一日出现的。包括向螟子老祖在内的诸多强者,进入神墓查探变故,却纷纷负了重伤,神墓亦毁掉大半。彼时,老夫因为正好出外执行任务,不在主星,才没有受伤,也成了如今神虚阁中。唯一完好无损的万古境修士。”

  十年前,东天红日照海…包括向螟子在内的万古老怪全部重伤…神墓沦为废墟…

  宁凡目光更加凝重。

  赵有财等人搜集到的情报,记载了十年前东天红日照海的事情。不过在那份情报中,只说红日照海之时,东天有4000颗修真星婴儿失踪,想不到,那一日还发生了这等变故!

  神墓的变故没有在东天传开,是被神虚阁压下消息了么。

  “道友如有疑问,待见过双帝之后。自会得到解答。”

  云雷带着宁凡,一路朝着底层进发,守卫在神墓的神虚阁修士,见是云雷仙尊到来。自然不敢阻拦。

  第二层,亦是一片废墟的模样。

  第三层,同样满目疮痍。

  一路行至第六层,宁凡来到第七层的传送门外。感受着从第七层中传出的滔天魔气,顿时一惊。

  “好强的魔气!神墓之中,究竟出了什么变故!”宁凡目光微微一凝。当年他进入神墓之时,此地绝对没有如此强烈的魔气!

  以他如今实力,都隐隐从这魔气之中,感受到一丝压迫感。

  若再到下层,魔气恐怕还会更重!

  “道友小心些,下面魔气很重,双帝及一众强者,此刻都在第八层,下去便能见到了。”

  云雷仙尊与宁凡,继续一路向下,进入第七层,让宁凡更为震动的事情出现了。

  第七层的崩溃程度,比前六层更加严重!整个大陆之上,所有的墓宫全部坍塌,曾经生活在第七层的死灵,更是死了个干干净净,再也无法找到一个!

  疯狂、暴虐的魔气,在整天天地涌动,形成黑色的暴风,无数暴风的中心,大陆板块破碎最严重的地方,有着一个万丈之巨的漆黑掌印,死死印在大地之上。

  那掌印,仿佛就是造成第七层大陆崩溃、死灵灭尽的罪魁祸首!

  无法形容那一掌的滔天威势,隐约间,竟给人一种不寒而栗之感,便是云雷仙尊也不敢多看那掌印,仿佛若看得久了,整个人都会被那掌印中的魔性给吞噬!

  “是谁,一掌毁掉了神墓第七层!”宁凡神情空前凝重。

  “不知,道友千万不要靠近那掌印,即便过去了十年,此掌印中,仍旧隐隐透露出远古大魔级别的威势,除非是古魔,否则很难承受这种级别的魔气…”云雷仙尊刚刚提醒一句,便见到宁凡直接朝那掌印中心飞去,顿时大急。

  十年前,神墓出现变故,神虚双帝带人入目查探,就是在第七层,被一个神秘人一掌击败,并使得整个神墓疯狂崩溃!

  十年前的一掌,威能虽已散尽,但其中蕴含的魔威,却仍旧滔天,除非是那些修为高深的仙王,否则贸然靠近掌印,必受重创。

  云雷仙尊自己是不敢靠近掌印的,亦不认为宁凡有靠近掌印的实力。

  但,让他吃惊的事情旋即出现:宁凡竟毫发无伤,一步步朝着掌印中心处靠了过去!

  “此子…”云雷仙尊深吸一口气,这才发觉,自己似乎仍旧小瞧了宁凡。

  很强,不过是某个神秘强者十年前留下的掌印,却给人一种无法战胜、必须屈服的威压!宁凡越接近掌印的中心,便越感到震撼,有如实质的魔气,接触到皮肤,竟使得皮肤传来阵阵刺痛。

  要知道,宁凡可是一名古魔啊,且还是一名修为达到第七涅的古魔,但凭古魔修为,便可一战舍空后期,但,却根本承受不住这一掌的魔气!

  “远古大魔!”

  宁凡深吸一口气,许久,才道出这四个字。

  能获得这种称号的,起码也是阴墨、眼珠怪那样的人物,可横扫末法时代的仙帝准圣!

  留下这一掌的,绝对是一名远古大魔,否则不可能拥有如此恐怖的魔气!

  但,这怎么可能!人族的四天九界也就罢了。还有十大秘族这样的底蕴,或许还有远古大修级别的人物。

  妖族除了灵王宫、真灵大族之外,似乎还有一个沉睡之地,那里,也许还有远古大妖沉睡。

  唯有魔族不可能出远古大魔级的人物!

  如今的宁凡,对远古历史也算了解不少,当年掌情仙帝入侵幻梦界,那一战,魔族大地一分为九,变成九大魔渊。九名魔祖亦被镇压,自此,魔族失去了‘血’,再难诞生祖级魔头,诞生仙帝级魔头的几率,也是大幅减少。

  随时时间推移,魔族仙帝越来越少,根本无力与妖族、人族抗衡,最终彻底封闭了古魔渊。与外界隔绝。

  魔族明明已沦落到仙帝难出的地步,这世间,怎可能还有远古大魔!

  难道是九名魔祖排名靠前的几位,逃出镇压了?这是宁凡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性。

  再一想。神墓底层的魔井,似乎就与魔罗大帝的镇压之处相连,难道真的是魔祖逃出镇压,来神墓生事了?

  以宁凡的修为。也无法长时间承受掌印中的魔气,不得不快速退回到云雷身旁。

  “道友好神通,竟能如此接近掌印。自森罗大劫后,我神虚阁损失惨重,已只剩玄悲、吕瘟两名仙王,仙帝之下,怕也只有他二人能如此靠近掌印,道友能做到这一点,云雷佩服!不知道友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神虚阁,做一名客卿长老…”

  这云雷仙尊见宁凡神通厉害,竟是起了招揽之心,想为神虚阁招揽一名仙尊强者。

  宁凡微微苦笑,他不过是仗着古魔肉身的离开,取巧接近掌印而已,若是凭本身实力,即便有劫血修为,也是无法接近的。

  “此事可否容后再说,我想先入底层,看看师尊。”

  宁凡的心中,一片苦涩,隐隐觉得是自己害了乱古,连累他临近道灭。

  他曾拜托乱古,帮忙看守魔井,若魔罗大帝派人穿越魔井,便代为斩杀。他不确定,乱古道灭一事,是否与此事有关…那掌印,那神秘的远古大魔,让宁凡心中升起无数猜测,却迟迟找不到答案。

  见宁凡暂时无意加入神虚阁,云雷也不强求,继续引着宁凡进入第八层。

  第八层中的死灵,同样灭了个干干净净,在第八层的大陆中心,同样有着一个万丈掌印,将所有大陆崩溃,那掌印,似是从第七层直接透进来的,因为威能比第七层的掌印略弱,却也不容小觑。

  掌印外围边缘,便是通往第九层的传送门,此刻,传送门外分坐着一个个强者,正施展全力,压制着传送门内不断溢出的魔气。

  有神空大帝,有虚空大帝,有玄悲仙王,还有其他一些仙尊,人人身上带着伤势,却仍旧竭力压制着传送门。

  吕瘟倒不在此地…

  见宁凡二人到来,所有人都目光一动,神念扫向宁凡,而后或多或少露出震惊之色。

  最为震惊的,当属神空双帝,尤其是与宁凡颇有恩怨的神空大帝,以他仙帝心境,都难掩眼中惊讶之色。

  是宁凡,不会错!不过百年而已,那小子竟真的走到了这一步,有了万古级别的修为!

  万古境界,分为九劫,三劫之下为仙尊,六劫之下为仙王,一般而言,仙尊、仙王、仙帝都属于同一个大境界,皆以道友相称,便是面对一些准圣,也可称之为道友。除非是面对远古大修,万古级强者才肯低头,称一声前辈的。

  如今的宁凡,有了万古级别的实力,即便只是仙尊,也有资格让神空大帝视为同辈,加以重视!

  百年前的小辈,百年之后,竟成了自己的道友…神空大帝心中有了复杂之感,对宁凡提升修为的速度,更感到一丝忌惮。

  不过百年而已,此子便走到了这一步,若再给此子百年千年,他能走多远!

  这般修炼资质,怕也只有那些远古大修年轻之时能够达到吧!此子,莫非竟有成为远古大修的资质么!

  “云雷见过双帝,见过诸位道友!”

  “宁凡见过双帝,见过诸位道友!”

  宁凡跟在云雷身后。向此地众人微微抱拳,行了一礼,此地仙尊不敢托大,纷纷起身回礼。便是玄悲仙王,也没有怠慢,朝着宁凡客气回了一礼。

  唯有神空、虚空两名大帝,迟迟没有起身,没有向宁凡回礼。

  虚空大帝也就罢了,只是微眯着眼,审视着宁凡。神空大帝则直接沉了面色。忽然一哼,顿时,天地间便涌现出无数金光,化作一道千丈金指,直接朝宁凡天灵按下。

  “接下此指,证明你的实力,便有与本帝道友相称的资格!”

  神空大帝这一指,倒是没有使出全力,仅仅堪比新晋仙尊一击而已。

  他与虚空大帝一样。仍有些无法相信宁凡的实力,百年拥有仙尊修为,再怎么说都有些骇人了,必须亲自验证一番。方能相信。

  宁凡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指。

  他看得出来,神空大帝这一指,只是试探而已,并没有恶意。应该说,神空大帝早在百年之前,就被乱古的威名吓住了。在乱古真正道灭以前,根本不敢对乱古传人出手。

  百年前的小辈,百年后却要道友相称,以神虚双帝的身份,心中自然难以平衡。

  若宁凡无法证明其实力,神虚双帝绝不会自降身份,接受他道友的称呼。

  神空一指,天地变色,此地所有老怪,全部抖擞了精神,想看宁凡如何应对此指。

  百年前的一幕,在宁凡脑海重演。曾经的他,必须借助乱古威名,才能吓住神空大帝。

  而如今,若只是神空大帝试探性的一指之力,凭他自己,便足以接下!

  他没有后退,而是朝着那从天而降的千丈金指,直接斩出一道紫光。

  一斩之下,紫、金二色的能量顿时在天地间对轰,激起无数气浪,对轰之后,却是齐齐烟消。

  宁凡这一剑的分寸,拿捏地竟然极其精准,不必神空一指强半分,亦不弱半分!

  场中老怪顿时齐齐凝重了目光。

  能如此游刃有余地拿捏分寸,足以说明宁凡的实力更在新晋仙尊之上。

  “万古第一劫!”一个个老怪目光震惊,百年时间,能走到仙尊境界已经难得,竟然还能在仙尊层次之上再迈一步,成为一劫仙尊,此子的修炼速度简直逆天!

  多少万古仙尊耗费成百上千万年,才侥幸突破一劫修为,宁凡却在百年时间走到了这一步。

  若再过百年千年,此子能走多远!谁能预料!

  “百年之前,小瞧此子了…想不到老夫也有走眼的时候。”

  虚空大帝率先站起,朝着宁凡微微抱拳,算是回了宁凡的礼,认可了宁凡道友的身份。

  神空大帝则沉默了少许,终究还是怅然叹息,从地上站起,朝宁凡抱了抱拳。

  虽然不情愿,但他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宁凡,有让他平辈对待的资格。

  “我想入第九层,见见师尊,不知双帝可否通融,打开传送门,让我进入?”

  宁凡朝神空双帝正色道。

  他很想与众人交谈一番,问问十年前神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更加关心乱古的现状。

  若不能亲眼看到乱古无恙,他无法安心!

  “你想进第九层?这个恐怕有些困难。”虚空大帝微微皱眉。

  第九层的魔气最重,重到以他八劫仙帝的修为,都难以进入其中。

  宁凡虽说成了仙尊,但想进第九层,却是凶险非常。

  “除非有准圣护法,否则以你如今修为,入不了第九层!”神空大帝说得更是直接。

  他虽认可了宁凡的实力,却仍旧对宁凡心怀芥蒂,说话自是毫不客气。

  宁凡眉头微皱,朝不断外泄魔气的传送门望去,不置可否。

  他能感受到,第九层中的魔气,将比那掌印中心的魔气更强大,即便他是古魔,也难以承受那种程度的魔气。

  但,即便如此,他也必须进入第九层一看。若不偏执,他便不是宁凡了。

  “道友不妨留在此地,等待老祖返回,届时有老祖护法,道友自然能够进入第九层,见一见乱古大帝的。此刻倒不如先与老夫等人坐下谈谈,想必道友对十年前的神墓之变,有不少疑惑急需解答。”虚空大帝又道,口气倒比神空大帝客气不少,他口中的老祖,自然是他的师父,神虚阁唯一的那名准圣——向螟子。

  然而就在虚空大帝话音刚落的瞬间,一道传音忽然从传送门内传出。

  “无妨,让他进来吧,有老夫在,九层魔气伤不到他!他想知道的事情,也由老夫告诉他吧!”

  这声音很耳熟,正是向螟子无疑,只是其气息极其不稳,似乎伤势极重。

  “来吧,来看看你师父,他临近道灭,也很想见见你。”向螟子继而又是一叹。

  以他一阶准圣的修为,倾尽神虚阁的灵药,都救不了乱古大帝,乱古的大限,恐怕真的要到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墨水你天天不发言,不说话,你无情,你冷酷!

  墨水:冤枉啊,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啊!给我一个话题,我保证给你们发言!

  书友们:那好,说说你天天在忙什么,怎么不更新!

  墨水:我错了,请容我面壁三小时先or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