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32章 北清寒

第732章 北清寒

  狂三言罢,大手一挥,一片片大地之下的土元力被她凝于掌中,化作一道深黄掌印,一掌从天而降,拍向宁凡。

  狂三是人玄中期的修为,其战力远超同级修士,足以横扫人玄后期。

  这一掌之威,几乎无限接近于人玄巅峰的一击!

  “不好!老夫的孙儿也在此掌攻击范围之中!”

  “妾身的徒儿有危险!”

  “本座的孩儿有难了!”

  一个个老怪望着狂三霸凌无边的掌印,纷纷面色大变。

  若宁凡接不下这一掌,这掌印便会拍在整个内城地面上,将所有重伤昏迷的东天天骄灭杀!

  一个个老怪纷纷出手,并非助宁凡挡下掌印,而是疯狂抢人,大展神通,将一个个昏迷修士抢出内城战场。

  千屠子亦是目光微变,指诀猛变,将一个个无人救助的昏迷天骄摄走。

  这一次,整个内城万里地界全部清空!

  除了宁凡与狂三,场内再无任何一名碍事之人!

  宁凡目光一凛,不敢小觑这遮天掌印。

  指诀一变,数百万黑洞骤然出现在宁凡头顶之上,生出无边吸力,生生将掌印摄入漩空界之中!

  还好这掌印只是无限接近人玄巅峰一击,若当真达到人玄巅峰一击的威力,漩空术便无法生效了。

  “空间神通么.”

  狂三满意地点点头,魁梧的身体忽然毫无征兆地消失于原地,直接出现在宁凡身后,前后没有半点时间差!

  这种遁术,非空间传送,而是时间节点的切换!

  二十息之前,她站在这个地方,所以,她可借用时间秘术。重新回到曾经站立之处!

  “时间遁术!”

  无数老怪骤然站起,不可置信地望向狂三。

  就连冥海仙王之流的大能,都微微眯起了眼。

  狂三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宁凡身后,宁凡若说不惊。绝无可能。

  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狂三硕大的拳头已狠狠砸向宁凡背心,一拳之力,足以轻易轰碎一颗下级修真星!

  若此拳落实,宁凡非死即伤!

  “仙体境体修!”

  第二步炼体境界,分为三大境界:仙体境,真身境,无量境。

  仙体八斩,真身三极,无量九劫。便是第二步炼体境界的全部。

  宁凡能感觉出,狂三不仅是一个仙体境体修,更是一个仙体第三斩的体修!

  仙体第三斩,单凭肉身便可力敌人玄后期修士!

  此女法体双修,难怪可横扫人玄后期!

  宁凡自是震惊。却虽惊不乱,一瞬间白衣化黑,身体化作墨影流散,避开了这一拳。

  那一拳拳芒击空,撕裂了一片片大地,朝一面看台轰去。

  几名鬼面杀手面色一肃,齐齐出手。灭了拳芒,护住看台,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墨影重凝,宁凡一袭黑衣,神情漠视苍生,墨发在劲风中狂舞。出现在狂三万丈之外。

  仅一个照面的交锋,宁凡却深深意识到狂三的强大。

  法体双修,时间秘术,这狂三来头绝对不小。

  “不错嘛,不愧是名震东天的宁大魔头。看来不拿出点真功夫。是无法将你击败了呢。仙术,白雷!”

  狂三目光张狂如魔,猛地蹲下身,双拳忽然雷光缭绕,轰在大地之上。

  内城万里大地,忽然成片崩碎,数之不尽的白色雷光凌厉轰出,朝宁凡围攻而来!

  此术是仙级体术,中品之阶。

  由狂三施展开来,此术足以瞬杀人玄后期老怪!

  宁凡不得不承认,这狂三十分厉害,可惜,他偏偏不惧同级雷道神通的。

  在无数东天大能面前,宁凡自不会傻到张开太素雷图,那样说不定会惹出其他麻烦。

  不必张开太素雷图,宁凡仅仅是催动了眉心的太素雷星,并仗着大五行体的强大,以身撼雷!

  一步步走出白雷雷海,宁凡毫发无损。

  狂三面色一变,猛地起身后退,一拳朝宁凡迎面打去。

  那拳芒幻化做一头白色雷龙,张着狰狞的巨口,以极快的速度欺近宁凡身前,一口将宁凡吞下。

  无数碎虚、命仙老怪惊呼起来。

  在他们看来,宁凡生生受了这一拳,恐怕是要非死即伤了。

  狂三却眉头深锁,忽然一惊,身躯匆忙后退,但为时已晚。

  雷光拳芒渐渐消散,攻击处,空无一人。

  在狂三身后,丝丝缕缕的墨影骤然凝做一个黑衣青年的人影,抬手祭起一道囚阴索,便朝狂三捆去。

  “阴阳变秘术!那千秋老魔竟是阴阳变的修炼者!”一些阅历不凡的老怪认出了囚阴索的来历,纷纷惊讶起来。

  狂三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囚阴索捆成了粽子。

  囚阴之力没入体内,狂三娇躯一软,再无法维持伪装,光华一闪,伪装消失,不再是大汉模样,变作一个黑衣劲装的少女。

  “好厉害的魅术.禁术,光阴逆旅!”

  黑衣少女一咬舌尖,强行发动某式禁术,俏脸微微有些苍白。

  明明被囚阴索捆着,忽然间,囚阴索一松,跌落在地上。

  而黑衣少女则诡异地出现在数十步之外,那是她之前站立过的地方。

  忌惮极深地看着宁凡,少女匆匆与宁凡拉开万丈距离,并迅速调息内息,扫灭了体内残余的囚阴之力。

  四面一片死寂,下一瞬,无数老怪霍地站起,不可置信地看着黑衣少女。

  “这是北天遗世宫的禁术!她是北天修士!是遗世宫的人!”

  “是她!数百年前,老夫游历北天之时,曾参加过遗世宫一次盛典,见过此女一眼!她是北天遗世宫的二小姐,北清寒!”

  “传言遗世宫四位小姐之中,大小姐北诗资质最高,但二小姐却是整个遗世宫中唯一一个修成时间禁术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此女刚刚施展的光阴逆旅之术。绝对是遗世宫的时间禁术!”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老夫本还在想,以厚土宗那个火暴老头的脾气,怎会容忍门下弟子叛出宗门。竟不追责,敢情他一早就知道,那叛宗之人是北天遗世宫的二小姐,自是不敢追责的.”

  “不过此女是北天修士,为何要跑到我东天,与我东天天骄争夺这杀戮殿收徒名额了.”

  四面八方的修士议论如潮,黑衣少女黑眸一沉,魔魅冷笑,“杀戮殿何曾规定过,东天以外的修士不可加入杀戮殿废话少说!想夺名额者。便下来与本姑娘一决高下!对本姑娘不满者,大可直接出手!再啰嗦,本姑娘便把你们通通杀掉!”

  好个嚣张的女人!

  不过她确实有嚣张的资本的。

  她是遗世宫唯一修成时间禁术的人,对遗世宫意义重大。

  没有任何遗世宫老怪舍得让她死去,即便是与其母有仇的遗世宫大长老。也不愿灭杀此女。

  若真有人敢伤北清寒,必会承受遗世宫的无尽怒火!

  冥海仙王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看了看黑衣少女,又看了看宁凡,没有多说什么。

  北清寒是遗世宫之人,断然不会舍弃遗世宫、加入杀戮殿的。

  那么,她来杀戮殿参比。目的是什么

  是想来玩玩么还是说,又是冲着宁凡来了。

  “命犯桃花的小子.且犯的桃花,一朵比一朵来头大。”冥海仙王望着宁凡的背影,忽的笑了出来。

  宁凡黑袍猎猎,立在狂风之中,望着北清寒。目光微微掠过一丝波动。

  “原来你是小蛮的二姐.”这句话,是传音说的。

  眼前的黑衣少女,一身黑色劲装,身材极其曼妙。

  雪白的藕臂露在空气中,前臂缠着黑色的丝缎。

  脚下穿着黑色绣鞋。不着罗袜,可看到雪白的足踝。

  她青丝及腰,垂于两旁的发尾各用一条黑色发带束着。前端的刘海很长,遮住了半边侧脸。

  她容颜倾世,神情却太过冰冷,眸光亦带着狂嚣如魔的深执魔念。

  若说北小蛮的个性是刁蛮,北璃的个性是平易近人,那北清寒的个性便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并狂嚣无忌了。

  “不错,我就是小蛮的二姐,本在东天隐匿身份游历,忽的看到了你的悬赏令.所以,我来了!”

  北清寒勾起魔魅的冷笑,一面传音回道,一面摩拳擦掌,指节按得咯吱直响。

  她来寻宁凡,是因为对宁凡有些兴趣,想看看北小蛮看中的男人有何不同寻常之处。

  若北小蛮看中的男人真的不凡,她不介意插上一脚,抢上一抢!

  她是北天四小姐中最似魔修的人,在北天被人称作小魔女。

  北天四姐妹关系很好,她待北小蛮也是极好。

  但她偏偏喜欢欺负北小蛮,喜欢抢走北小蛮的东西,看北小蛮气呼呼的样子。

  待北小蛮哀求她、讨好她之后,她才会归还抢走之物。

  不得不说,这位二姐的性格有些变态了。

  今日她来此,是来跟北小蛮抢男人的。

  抢着玩而已,当然不能是真抢。

  若她一不小心、真的抢走了北小蛮的男人,说明这个男人并非北小蛮的良人,只是个渣男,届时,她会亲手毙了此人!

  “不知二姐来此,所为何事”宁凡抱拳一礼,语气相当客气。

  北清寒微微一怔,想不到宁凡这种冷血之魔,会对她如此客气。

  也许,这客气只是装出来的,并非发自内心。修道之人,谁人脸上没有十七八个面具

  心中冷笑一声,北清寒神情妩媚道,

  “我来此地,是来抢北小蛮心上人的,你应该就是北小蛮的心上人吧怎么样考虑一下,放弃北小蛮,跟我走吧,她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我平生最爱的。就是抢小蛮的东西玩。”

  北清寒容颜倾世,忽的露出妩媚的表情,竟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

  场外不少根性未定的低阶男修,一见北清寒的绝世容颜。竟纷纷面色涨红,呼吸急促起来。

  宁凡却并不为北清寒的美色所动,眼中的几分客气也渐渐消失,转变成了冷光。

  他不会对北小蛮的敌人客气!

  “你很喜欢欺负小蛮”宁凡的声音有些冷厉了。

  此女不是北小蛮二姐么,为何总抢北小蛮东西!

  “是,我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狠狠地欺负她,抢她的东西。”不过她的东西,大多都是我送给她的,我对她是很好的。欺负完之后,会狠狠地哄她。

  后半句,北清寒自不会说。

  她没想到,自己一说喜欢欺负北小蛮,眼前冷漠的男人竟会露出如此杀气腾腾的表情。

  有意思。这个男人竟不惧怕自己的身份,不曾因自己绝世容颜心动半分,还会为北小蛮冲冠一怒,貌似还真是个好男人.

  “出手吧,大比已快要结束了,该速战速决了!”宁凡冷冷道,杀机已将北清寒锁定。

  他从不知晓。北小蛮的处境竟如此艰难,连她的二姐都欺凌她!

  一想到北小蛮此刻正在北天遗世宫内受苦,宁凡心中便是一痛,怒火难以宣泄!

  看在北小蛮的面子上,他不杀北清寒,却必须给北清寒一个教训!

  北天遗世宫中。某个吃得饱、睡得好地刁蛮丫头正卧在贵妃榻上,舒服的伸着懒腰,根本不知道她的男人正和她的二姐死斗。

  北清寒对宁凡的表情十分满意,对宁凡的杀气更加满意。

  此刻她已忘了自己的初衷是来抢男人的,现在。她只想好好和宁凡干一架,看谁技高一筹!

  “仙术,白雷!”

  北清寒娇小的身躯充斥着恐怖的爆发力,柔拳乱舞,瞬间轰出数百道雷光拳芒,威能惊世。

  宁凡墨发狂舞,眼中寒芒闪烁,张口一吞,竟硬生生将漫天雷光吞入腹中。

  屈指一点,成千上万的黑洞出现在北清寒的所有前路、退路之上,不给她任何逃脱之机。

  “漩空!”

  黑洞传出无边吸力,一瞬间将北清寒吸入漩空界之中。

  北清寒心中一惊,心道这漩空术好生厉害,指诀一变,再次施展出光阴逆旅之术,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内城各个角落。

  内城的每一处都有她的足迹。

  凭时间禁术,她可重返至任一时间节点所站之处。

  “仙术,碎星!”

  北清寒纵身一跃,踏空而立,避开了一个个黑洞,柔拳在长空之上沿着玄妙轨迹舞动。

  这一刻,身为帝星的血海星竟传出一丝悸动。

  只是北清寒施展的碎星之术,有着崩碎修真星的伟力!

  自然,以北清寒如今修为,是不可能拳崩帝星的。

  但若北清寒修为到达一定境界,凭此术一拳轰碎帝星也非不可能。

  修真星的大势被北清寒搅乱,大势凝做拳芒,北清寒独立长空,风华绝代。

  当那大势几乎超出北清寒的承受程度之时,北清寒拳动,分明白嫩柔软的手掌,却有着太过可怕的力量。

  那一道拳芒化作漫天星光,根本无法捕捉踪迹。

  宁凡目光骤然一变,入目处,星光亮彻夜空,这漫天星光,俱是拳芒,防无可防,避无可避!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抬脚一踏,地生铅色莲花。

  只一个瞬间,莲花化作百万莲影,花开五瓣,守御十方!

  那些避无可避的星光拳芒,被无懈可击地漫天莲影死死防住,竟无一能够轰落!

  立于漫天莲影之下,宁凡指诀连变,一个绵延万里的黑洞,骤然出现在北清寒脚下。

  “又来这一招么,这一招对本姑娘不管用,就算被吸入其中,本姑娘也可轻易逃出。”

  北清寒不屑地冷笑一声,骤然间,神色一变,想要逃遁,却为时已晚。

  这一次,宁凡没有以黑洞吞噬北清寒,而是借黑洞瞬间移动,出现在北清寒身后。周身骤然碎散成无数墨影黑蝶,将北清寒卷入其中。

  墨流分神术!

  陷身于墨影之中,北清寒没有来的心中一颤。

  这墨流分神术并不足以将她瞬杀,却已足以将她重伤!

  毫不犹豫地。北清寒想要十指掐诀,施展时间秘术逃离此地,却忽的发觉,自己的双手被人钳制住,反绑于身后。

  更有丝丝缕缕的采阴指力,顺着手腕流窜全身,让她难以动用法力。

  她想要咬破舌尖,在不掐诀的前提下强行催动光阴逆旅之术,却发现自己的下巴被人冷漠无情的卸掉了!

  北清寒目光一惊,心道这下玩大了。躲不开墨流分神术了,必死无疑了。

  若她法力尚在,顶多重伤而已,如今法力被制,必死无疑。

  但见墨影一聚。便要将她绞杀,北清寒轻叹一声,闭上眼,竟一副从容等死的模样。

  宁凡杀过很多人,似北清寒这种生死看淡的,还是头一次见。

  越是冷血嗜杀的魔头,越是怕死。

  越是自命不凡之人。越是喜欢求饶。

  即便是些骨头硬的人,虽不惧死,死前也多少会有怨恨、遗憾、惋惜、无奈等诸多表情。

  但北清寒没有,她冷心冷情,对任何事情都看得极淡,于她而言。是生是死没有区别。

  墨影最终没有绞杀北清寒,宁凡本就没想过灭杀此女,只是想给此女一个教训。

  墨影一凝,化作黑衣宁凡之身,左手环过北清寒的腰肢。反钳着她的双手。

  右手捏着她光洁的下巴,将她下巴卸掉了,不给她咬破舌尖的机会。

  这个姿势颇有几分暧昧,当事人却都没感觉。

  没有预料之中的疼痛感,北清寒睁开双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冷如寒冰的面容。

  “若你再敢欺负小蛮,我必教你追悔莫及!”

  毫不留香惜玉地帮北清寒接上下巴,宁凡随手接下北清寒的储物袋,将其中杀戮徽章尽数取出,其他东西分毫不动。

  她毕竟是北小蛮的姐姐,宁凡若抢她的道晶,不大合适。

  松开北清寒的双手,将储物袋还给北清寒,一炷香的时间敲已到。

  随着千屠子祭起另一道灵箭,第一**比正式结束。

  持有杀戮徽章、可闯入第二**比的,仅有宁凡一人。

  当然,冥海仙王会以抽墙式决定其他晋级者,这是后话,不是宁凡所关心之事。

  “为什么不杀我!”

  “因为你是北小蛮的姐姐!”

  “若我说我欺负北小蛮,是因为我太喜欢她了,你信不信”

  “不信!”

  “切,自以为是的家伙,不过倒是蛮厉害的。嘶,下巴好疼,手腕也好疼,都被他捏青了.”

  北清寒没好气地瞪了宁凡一眼。

  就算想帮北小蛮出气,也不用下手这么狠呀。

  宁凡则直接甩给北清寒一个背影,对此女再无半点客气,降落于地,径自朝血色巨碑走去。

  在那里,有不少杀戮殿修士,正等待着参比修士来此上缴徽章,登记成绩。

  昏迷的参比修士已陆陆续续被救醒,望着毁的不能再毁的内城,一个个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再一看只有宁凡一人上缴徽章,一个个天骄只能苦笑。

  “第一**比,成绩第一者,宁凡!共上缴白银徽章79442枚,青铜徽章159820枚。青铜徽章五分,白银徽章五十分,总分数,4771200分。”

  血色巨碑上,映出宁凡一人的成绩。

  其余999个名额,全部为空。

  这样的结果,想必无人料到的。

  “没意思,才第一**比,你就获得了477万分,就算还有机会参加后三**比,谁又能胜过你。说起来,这兄数之后可都是能转为杀戮值的,477万分,差不多等价于477亿道晶呢.”

  北清寒优雅地伸了个懒腰,微含笑意地看了宁凡一眼,周身忽的化作遁光,朝血海星外遁去。

  她玩腻了,要走了。

  一个个老怪见北清寒离去,目光各异,却无人对此女动手,亦无人挽留此女。

  宁凡忽的抬起目光,深深看着此女背影。

  因为此女离去时,竟再一次给他传音。

  “我欺负北小蛮,真的是因为喜欢她,你爱信不信!今日败于你手,来日必雪此耻。我回北天了,若你来北天了,记得来找我打架,下一次,我一定会打得你满地找牙。”

  (2/2)没更了,洗洗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