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16章 百机列阵,三花聚顶

第716章 百机列阵,三花聚顶

  "果然又是丹宗的人么."

  一道森冷的声音,骤然从石洞外传来.

  出声者是一名白衣青年,冷冷立于石洞之外!

  被人如此接近而不自知,丹袍命仙先是一惊,待看清来人之后,却又冷冷一笑.

  "原来是你!千秋小儿!想不到老夫不亲自上门杀你,你却自己上门送死了!死!"

  丹袍命仙猛一踏地,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立刻席卷整个废弃星!

  但听轰地一声,这颗本就濒临崩溃的废弃星,竟是被丹袍命仙一脚踏碎!

  那一踏所形成的崩溃之力继而朝宁凡迎面袭来,轰隆隆地生出无数巨响.

  宁凡目光不为所动,周身盘绕起幽幽的黑色星光.

  任那崩溃之力轰于身上,却是既不躲,也不避.

  轰!轰!轰!

  凛冽的虚空风暴很快就将宁凡的身影淹没.

  "呵呵,蝼蚁之辈,不过如此!"

  丹袍命仙冷冷一笑,朝那风暴中心步步走去.

  在他看来,宁凡不过碎虚蝼蚁,绝对挡不住自己一踏之力.

  情报显示,宁凡的身上有小千界宝,欧阳暖与之同行,此刻多半还藏身于界宝之内.

  丹袍命仙这是要去收缴战利品了,取走宁凡的小千界宝,放出欧阳暖,将之灭杀.

  "抽魂."

  淡淡的声音,忽的从虚空风暴中传出!

  宁凡周身沐浴在黑色星光之中,一步步走出虚空风暴,竟是半点伤势也无!

  他抬手抽取虚空魂,一吞入腹,气息节节攀升.只差一线便可达到人玄初期的境界!

  可惜,那是仙之瓶颈,便是抽魂之术再强,也无法令宁凡的修为提升至命仙境界.

  至于化身之术.暂时倒是不必使用了.

  "星光疗伤术!且竟是传说中的黑色星光!"

  丹袍命仙先是一惊.而后目露贪婪之色,舔了舔舌头."好!好!小辈,若你乖乖交出黑星之术的修炼之法,老夫可开一面,杀你之后.放你魂魄再入轮回!"

  "放我魂魄再入轮回么."

  宁凡默然,他还有再入轮回的资格么,早已被轮回舍弃了吧.

  黑星之术的修炼之法,宁凡不知.之所以能修出第一颗本命黑星,纯熟天赐机缘,并无功法在手.

  便是宁凡持有黑星功法,也不会交给丹袍命仙的.

  他压根不会放过这个丹袍命仙!

  当然.此战之后,宁凡会吸取一个教训,不会再公然展露黑星疗伤术了,最多只让星光藏于体内暗中疗伤吧.以免有引得其他老怪窥觑.

  "老夫给你三息考虑!三息之后,若你不交出黑星之术的完整修炼之法."丹袍命仙冷笑未绝,忽的露出惊怒之色.

  但见宁凡身形一晃,已直接消失于原地.

  下一瞬,出现在丹袍命仙身后,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黑金长剑,一剑朝后者当头劈下!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立刻在丹袍命仙心头升起,背心冷汗淋漓,周身立刻化作丹影碎散,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宁凡这一剑.

  一剑斩空,无垠的虚空立刻嗤地一声,被那黑金剑芒一剑斩开!

  一层层虚空之下,是愈加幽深的虚空!

  丹影重凝,丹袍命仙已与宁凡拉开万丈距离,望着被一层层切开的虚空,目露骇然之色.

  "竟真的是道兵!老夫本不信一个碎虚小儿会有道兵在手,想不到竟是真的!还好此道兵尚未祭炼过,威能尚弱,否则即便是老夫施展丹影化身之术,也无法避开那一剑的威能,必死无疑!"

  "看起来,老夫之前太过小觑此子了.难怪谷老头,高老头及那埋在药宗里的暗子魏七,会全部栽在此子手中!"

  丹袍命仙目光一厉,指诀骤然一变,周身升起一股浩大的气势,斥道,"七傀列阵!"

  随着他一声令斥,原本呆滞于一旁的七具散仙傀儡,忽的目露青芒,御剑当空,分列七方,将宁凡围于正中!

  嗤嗤嗤!

  七具散仙傀儡齐齐指掐剑诀,七柄飞剑高悬七方,形成一个剑阵,数之不尽的剑光立刻将宁凡淹没.

  "散仙傀儡么."

  宁凡看也不看那些刺入体内的剑气,此刻的他周身沐浴在黑色星光中,根本没有任何一道散仙剑光可将他击伤!

  见七傀伤不到宁凡,丹袍命仙目光一沉.

  他是丹宗修士,却并非高阶炼丹师,而是在东天较为少见的傀儡师.

  身为一个傀儡师,他精研傀儡之术,本身神通却并非很强,亦无强**宝护体.

  之前那一踏之力,几乎已是他自身的最强攻击神通,却没有伤到宁凡半分.

  凭他自身神通,很难击杀宁凡,但他有的是散仙傀儡,擅长的也是傀儡杀人术.

  他自信,能凭傀儡术轻易灭杀宁凡!

  .[,!]七具傀儡不够,那就拿出更多傀儡,让宁凡好看!

  "百机列阵!"

  他一拍储物袋,一道道青光骤然飞出,化作一尊尊巨人傀儡,将宁凡团团围住,合计93具.

  原本的七具剑修傀儡,忽的皮肤发青,身体化巨,弃剑化作巨人.

  加起来,共有一百具巨人傀儡将宁凡围在中心!

  每一具巨人傀儡,皆是散仙修为!

  虚无的星空之中,一百名散仙巨傀围住一名修士,那场面是十分震撼的!

  丹袍命仙指掐傀诀,冷笑看着被困群傀中心的宁凡.

  被一百名散仙巨傀列阵围攻,便是寻常初期人玄,也唯有暂避锋芒,不可与群傀争锋!

  丹袍命仙自身神通确实不强,但凭借这百机列阵之术,其实力着实不容小觑!

  "百机列阵么.这百具巨傀.倒是可在杀戮殿之争中派上一些用场."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丝毫没有将被百傀围攻的自知.

  百尊巨人傀儡齐齐空洞地十指掐诀,凝聚出一个个法印,一股危机之感骤然在宁凡心中升起.

  宁凡猛地抬头.左目之中浮现出一个霸凌之极的黑色月印!

  他的目光淡漠似要藐视苍生!

  他的气息冰冷似要冰封尘世!

  只一个目光.一百具巨人傀儡竟齐齐动作一滞,僵在原地不动了.

  继而所有的巨傀面上.皆浮现一个黑色月印,那月印又继而没入群傀体内.

  "百机列阵!"

  宁凡目光冰冷,一手提剑,另一手单手掐动傀诀.

  一百具巨人傀儡各自化作青芒消失.

  下一瞬.却忽的倒戈,将丹袍命仙团团围住!

  一个个巨傀十指掐诀,凝聚法印,并骤然抬手,将一道道青色法印打向惊惶不已的丹袍命仙!

  丹袍命仙无比骇然的发现,他耗费数万年炼制的一百具散仙巨傀,竟全部失去掌控.再不属于他!

  "黑.黑月!这是北天祖帝的悼亡之术,你为何会使!你究竟是什么人!"

  丹袍命仙惧了,怕了!

  他最大的依仗,便是这一百具散仙傀儡!

  偏偏他遇上了宁凡.遇上了黑月神通,遇上了北天祖帝的悼亡之术!

  只一个照面,他的一百具傀儡,竟生生被宁凡夺走!

  四天谁人不知,北天祖帝为悼亡之祖,为万傀之祖,没有任何傀儡师可战胜悼亡之术!

  便是对上人玄中期的命仙,他也不会这般恐慌.

  但对上懂得悼亡之术的宁凡,他却无法不惊,无法不慌.只因在宁凡面前,他一世苦修的傀儡术,都将付之东流,傀道成空!

  本是用来灭杀宁凡的百机,只一个照面便全部倒戈.

  作为百傀的旧主,丹袍命仙深深明白,被百傀围攻是何等凶险之事!

  必须逃!他自身神通太弱,绝不可正面硬撼百傀的攻击!

  "古神道,三花聚顶!"

  丹袍命仙一咬牙,十指掐诀,使出了他尚未真正修成的一大秘术.

  但见他抬指一点虚空,虚空中骤然浮现出一朵铅色的虚幻莲花.

  虚幻莲花一经出现,立刻化作百万莲影,护在他的周围.

  百具巨傀不断打出青色法印,法印轰在重重莲影之上,竟一时间无法攻破莲影防御!

  宁凡目光微微一诧,按照他的估算,这百机合击的杀伤力,足以击碎普通仙宝,击伤普通命仙的.

  也不知道那丹袍命仙施展的是何等防御神通,竟如此厉害.

  明眼人都看得出,丹袍命仙远远未修成此术,却已可凭借此术护体防御了.

  若此术修成,恐怕便是人玄中期,后期的命仙,都未必能伤到他吧.

  "若小幽儿在,定然知晓此术是何术."

  "此术防御惊人,对法力的消耗同样不小.且看此人能凭此术撑到什么时候!"

  宁凡依然单手掐着傀诀,操控百傀密不透风地攻击着丹袍命仙.

  他操傀作战,法力损耗极小,而丹袍命仙拼死施术,以莲影护体,法力损耗极大.

  渐渐的,丹袍命仙面色开始苍白,他的法力已所剩无多.

  眼中露出决然之色,他猛地指诀一变,自爆所有莲影,稍稍震退百傀的法印攻击.

  而后猛地一拍储物袋,取出一颗青光缭绕的八转仙丹,二话不说,一口服下!

  一瞬间,一道青光将之一卷,竟一霎遁离此地数十亿里距离!

  那颗丹药,有暂时提升遁速的药效,但副作用极大.服下之后,每强遁一次,便会跌落一些修为.

  若非为了逃命,丹袍命仙是绝对不愿服下此丹的!

  "想跑!"

  宁凡目露讥讽之色,拂袖收了百傀入储物袋,脚踏黑火,竟是一遁百亿里,鬼魅般出现在丹袍命仙逃遁的前路之上!

  .[,!]

  此刻的宁凡,比之一月之前.法力暴涨了三倍不止!

  凭他此刻法力,已不会使用一次黑魔遁,日月碑术便法力耗空了!

  "怎么可能!你这是什么遁术,竟可凭碎虚修为一遁百亿里!不,你不是碎虚.绝不可能是碎虚!东天之中.哪有你这般强大的碎虚!"

  丹袍命仙骇得亡魂大冒.

  他的神通伤不到宁凡半分,他的百傀被宁凡抢夺.他服下了秘法丹药逃命,遁速竟比宁凡慢这么多!

  胜不得,战不得,逃不得!

  他心头大悔.后悔自己为何要接受宗内任务,来此追杀宁凡!

  若他当时推拒任务就好了,就不用被宁凡这般紧追不舍地逼迫了!

  "再逃!"

  丹袍命仙已经无计可施了,失了傀儡,他就好似一个待宰羔羊,神通去了九成,根本不是宁凡对手.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断自损修为,不断地逃,若运气好,说不定能逃掉.

  "还想逃么.兵解."

  宁凡的眼中忽的升起一缕缕凶残魔念.

  他手中的黑金长剑忽的碎散为剑光.斩入己身.

  而其肉身骤然碎散为血雾,血雾重凝,化作血魔之身!

  周身上下,盘绕的都是血色剑芒!

  他又一次施展了兵解式,只是这一次,他的眼神虽然嗜血,却仍有几分清明,并未彻底迷失心智.

  是吴尘助他以煞制魔,掌控了体内魔念!

  宁凡法力虽然暴涨数倍,却也无法多次施展黑魔遁.

  他不能继续放任丹袍命仙逃窜了,需以雷霆手段将之击杀!

  "兵.兵解之术!你疯了吗!宁愿自杀也要与老夫同归于尽吗!"

  丹袍命仙浑身都在发抖,刚想要遁逃,便感觉左臂一痛,继而远远飞离身体.

  宁凡所化的血魔,以鬼魅般的速度,出现在他的面前,抬指一道剑芒,将他左臂斩去!

  "啊!"

  丹袍命仙惨叫一声,神情惊恐难明,忍着痛,右手摸入储物袋,似乎想摸点什么保命之物.

  下一瞬,右臂又是一通,被一道血色剑芒斩下!

  左腿,右腿继而被削下,最终,是人头!

  嗤嗤嗤!

  一道道剑芒冷漠凶残地斩下,最终,将丹袍命仙的身体一剑劈开,露出藏于尸身内的元神!

  此刻,丹袍命仙的元神,小手拼命想要掐诀,却因为发抖,始终无法掐出正确的指诀.

  他的元神,已被宁凡的兵解魔念所侵蚀,想逃逃不掉,想自尽自尽不了!

  生不由心,死不由命!

  宁凡周身血光缭绕,目光冰冷地看着丹袍命仙的小小元神,将之摄于掌中.

  一瞬间,丹袍命仙的恐惧上升至巅峰,惊恐之极地言道,

  "你,你不能杀我,我乃丹宗客卿.啊!"

  话未说完,惨叫继而传来.

  宁凡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对这名丹宗命仙施展了搜魂之术.

  许久之后,宁凡将此人元神一口吞下,煞气大幅增加.

  没有留着此人元神炼丹的打算,宁凡此刻只想增加身上的煞气,以便更好的驾驭魔念.

  今日施展兵解式,强行驾驭魔念,过程仍有些不完美.

  以宁凡的个性,杀人但求干净利落,不会凶残到一点点将丹袍命仙削成人棍,再予以击杀.

  魔念仍在稍稍左右着宁凡的理智,还需拥有更强大的煞气,才可以煞制魔!

  收了丹袍命仙的储物袋,宁凡只在其中一物之上流连.

  那是一个残破的玉简,其中记录着一式残缺神通,正是丹袍命仙之前施展的古神秘术.

  "失落的古神秘术——三花聚顶之术么.此人手中所持的,仅是第一花的修炼之法.修成此术,需王血以上神血,需较高悟性,还需服食大量百万年灵药.想来之前此人未修成此术,是因为血脉级别太低了吧.此术,我可修炼一二的."

  宁凡将残旧玉简收起,退出兵解状态,脸色稍稍有些苍白,却并未受太重伤势.

  在黑星之术的自愈之下,些许伤势正飞速好转着.

  今日与命仙交战,宁凡胜得不难,一是因为修为暴涨,并以煞气制住了魔念.

  二是因为对方傀儡术惨遭宁凡克制,失了傀儡术的傀儡师,神通太弱.

  无论怎么算,这丹袍命仙应该算是宁凡完全凭自身实力斩杀的第一名命仙吧.

  翻手取出黄金古剑,宁凡立在古剑剑尖上,立在死寂的星空中,久久沉默.

  他搜取了这名丹宗命仙的记忆,知道了此人的身份,更知晓了一些其他事情.

  譬如,丹宗处心积虑对付欧阳暖,是想杀了欧阳暖,夺取其体内的五色谊力量.

  譬如,药宗之内不止魏七一人被下了离心丹,隐藏的‘叛徒’还有几人.[,!],具体是谁,却不知.

  那些药宗‘叛徒’并不知道,自己着了丹宗的道.

  宁凡还从这名丹宗命仙的记忆中,得知了七年前那场大战的全部经过.

  那一日,丹宗之人借离心丹之力,将魏七操控,带离少泽星.

  他们等着欧阳暖去救人,想让欧阳暖在路上死在陌生修匪手中,撇清自身的关系.

  欧阳暖本就有求死之心,若无宁凡,她或许真的会独自踏上星空之路,寻找魏七.

  因为有了宁凡介入,欧阳暖最终找到了魏七,丹宗命仙暴露,却是再也无法撇清关系了.

  当宁凡逼死了一名命仙,兵解自身,与另一名命仙周旋之时,魏七被离心丹所控,失去神智.

  他给了宁凡腹背一击,撕开了宁凡体内魔念封印.

  于是,宁凡彻底化身为魔!

  魏七猝不及防下,被宁凡彻底撕成了碎片.

  高个命仙被宁凡体内的魔念侵蚀,重创,大惊之下,竟是被宁凡暂时逼退,逃回丹宗!

  此战之后,宁凡被魔念重创,命悬一线.

  是欧阳暖,一路抱着他,跌跌撞撞跑到古辰星域,一路以五色谊之力助宁凡续命,压制魔念.

  据丹宗的情报显示,藏匿于古辰星域的钱开眼,真实身份即是药宗之主魏无知.

  欧阳暖带着宁凡去古辰星域,只是为了求师父救醒宁凡.

  她一路为宁凡续命,舍弃自己的生命,行至古辰星域之时,早已成了一个白发老妪.

  其师关切生怒,不肯救宁凡,欧阳暖便在百药宗外长跪不起.

  与情无关,当时的她,大概只是不想欠宁凡什么吧.

  宁凡看着浩渺的星空,目光一时复杂之极.

  难怪欧阳暖始终没有告诉自己当日的真相,是怕自己得知此事之后,对她心生感激或愧疚之情么.

  宁凡抬指抚了抚元瑶玉,但见光华一闪,欧阳暖抱着小毛球,满怀担忧地看着宁凡.

  她的五色谊十分厉害,便是在元瑶界中,也稍稍感知到宁凡之前大战的情形.

  "伤得重不重"欧阳暖有些关切的询问道,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小伤而已,这名命仙很弱."宁凡轻笑,握住欧阳暖的手,将法力度入她的体内.

  明明干皱地小手,握在手中,却觉得说不出的温暖.

  "先找个地方,助你炼化魂玉吧.你身子还很虚弱,魂玉偏又极寒,需找寻一个火脉强横的修真星,借地脉之热炼化魂玉."

  "嗯,听你的."欧阳暖没有任何异议.

  宁凡点点头,取出吴尘所给的血色玉简,神念一扫,目光微微一闪.

  "杀戮徽章是么.这一路前往血海星域,总能遇上火脉强横的修真星.若是行至中级星域,倒是有必要前往主星,去杀戮阁获得杀戮徽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