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15章 碎九巅峰,古神秘术

第715章 碎九巅峰,古神秘术

  玄阴界内,日夜更迭.

  一间略显陈旧的草庐中,一个白衣青年盘膝于榻上,周身白雾缭绕,正炼化着羽化丹的丹药之力.

  白衣青年神情冷峻,周身衣袍无风自动,黑发略略随着气势升腾飞扬.

  两颗羽化丹,一颗命仙龙珠,以及数之不尽的丹药,道晶.

  借用欧阳暖的钱财,宁凡购买了足够多的提升修为之物,他有把握在一个月之内,将修为提升至碎虚九重天的顶峰!

  以宁凡的个性,本不屑于借用他人之力提升实力.

  但如今情况特殊,并非拘泥小节之时.

  在吴尘离去后,宁凡向杀戮阁内伺候的小童打探了一番收徒大典的情形.

  这一打探,宁凡心中不由暗暗一惊!

  杀戮殿的修士,大多出身于杀戮血界,外界修士很难加入杀戮殿.

  每隔千年,杀戮殿才会举办一次收徒大典,对外招收一名弟子.

  每一届收徒大典,都有数以万计的东天修士想要加入杀戮殿.

  杀戮殿对外收徒标准十分严苛,想要参加收徒大典,起码要符合两大标准.

  其一,拥有碎虚之上的修为.其二,骨龄不可超过三万年!

  在四天之上,骨龄在两万年之内的炼虚,碎虚修士,便可算作年轻一代修士.

  按两万年一代计算,参与历届收徒大典的不仅会有此代东天青俊,还会有上代青俊.

  宁凡有自知之明.

  若论修炼资质,他三族同修,身怀两族祖血,一族王血,放眼东天,此代,上代无人可比.

  若论修为境界.却未必能在三万年骨龄修士之中列入顶峰,毕竟他骨龄才一千余岁.

  东天仙界之内,能在三万年之内成仙的虽然极少,却并非没有.

  北天天骄——‘西皇’西门夜.骨龄两千岁便修炼到碎虚境界.其修炼天赋可列入此代北天前四.

  但其修为,却远非此代北天最高.毕竟修炼时日尚短,为人称颂的仅是资质.

  宁凡若想拿到长生玉,第一步,必须从数万名三万岁以下的东天天骄之中脱颖而出.成为收徒大典第一人!

  唯有如此,才可加入杀戮殿!毕竟杀戮殿每隔千年,只对外招收最强的一人入殿!

  这数万参比天骄俱是碎虚,其中不乏散仙,甚至可能出现命仙.

  据小童所知,目前整个东天之中,骨龄不超过三万的命仙共有七人.

  其中四人皆有深厚背景,不会舍弃背后势力加入杀戮殿.

  唯有三人无甚背景,皆有加入杀戮殿的意向,可能参加此次杀戮殿收徒大典.

  这三人.俱是人玄初期的修为,为上代东天天骄人物!

  十年之内,宁凡绝无可能成仙,他的生死道悟仍未彻底圆满.

  成仙重在感悟,非一朝一夕可以明悟,也非时间加速可以速成.

  参比之前,宁凡最多也只能将修为修至碎虚境界的巅峰.

  届时加上体内魔念,日月碑神通,宁凡或可与几名命仙天骄争锋.

  时间一日日过去,宁凡的法力也在以恐怖的速度增涨着.

  600万元会,700万元会,800万元会.

  当法力超出千万元会,宁凡诧异地发现,法力渐渐无法精确计量.

  虽说无法精确计量,宁凡还是能够感受到,体内法力在持续增涨着.

  "法力不可测!"

  眼中精光一闪,宁凡似明白了什么.

  从甲子法力到元会法力,是法力的质变.

  从法力可测到法力不可测,则又是一种质变!

  修道第一步的法力,好似沙漠之中的沙砾,再多也可数清.

  修道第二步的法力,则似湖水中的水滴,水滴可大可小,已无法准确规定水滴的数目.

  但池水增多,却终是可以看出来的.

  宁凡的修为不断增涨着.

  碎虚八重天,碎虚九重天,碎九巅峰!

  一个月之内,宁凡接连两次突破境界,其修为已达到碎九巅峰,法力再无法继续增涨.

  两次突破,自是又经历了两次皇雷劫.

  皇气飞龙已有九丈之长,一道皇气的皇者之威,堪比他人九十道!

  一月之后,宁凡离开玄阴界,气息有了极大改变.

  变得飘渺难寻,变得不可测量,隐约带着一股不染尘烟的仙人气质.

  "小球球,你快看,你爹爹距离成仙不远了呢.怕最多再有一二百年,便可成仙了呢."

  宁凡离开了玄阴界,自也将欧阳暖放回外界.

  欧阳暖抚着怀中的小毛球,眸中蕴着笑意,心情相当不错,笑眯眯地言道.

  之所以开心,仅仅是因为得知宁凡没有跟她见外,用她的钱钱购买丹药提升修为了.

  从此,他的生命里,终是留下了她的痕迹.

  .[,!]

  从此,便是她最终死去,也不会被他遗忘.

  "你的气色又差了些."宁凡看着欧阳暖愈加苍白的脸色,眉头紧皱.

  "你看错了,我气色好得很呢.是不是,小球球"

  欧阳暖若无其事地逗弄着小毛球,将此事轻描淡写的揭过,她不想宁凡因为她的身体而忧心.

  ".是么."

  宁凡再无多言,只是同样若无其事地轻握住欧阳暖逗弄毛球的手,将法力一丝丝度入她的体内.

  欧阳暖香肩一颤,没有抽回手掌,低垂的眼脸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

  "咳咳咳.本座似乎回来了不是时候啊."

  一个鬼面大汉不知何时出现在杀戮阁内阁,满面风尘,身上血腥之味极浓,眼中则稍稍有些的疲惫之色.

  "吴大哥,你回来了."欧阳暖无比迅速的抽回手掌,耳根通红.

  "吴兄.你受伤了"宁凡皱眉道.

  宁凡并不知晓,在这一个月之内,吴尘去了七八个中级星域,只为买到足够的星门玉简.

  一些命仙势力不肯低价出售星门玉简.吴尘便直接动武.强买玉简.

  即便如此,也只买到十五六万星门玉简.还差一半,才够宁凡飞去血海星域.

  眼见一月之期将至,吴尘干脆跑到某个上级星域,向某渡真境势力低价强买玉简.对方自然不愿卖的.

  他与那渡真境真仙一番苦战,最终胜之,却也稍稍挂了些彩.

  不过经此一战,总算买够了足够数量星门玉简.

  "小伤而已,这个储物袋**有35万星门玉简,足够你使用了."

  吴尘摆摆手,示意伤势无碍.哈哈一笑,将一个沉甸甸的储物袋抛给宁凡.

  宁凡接过储物袋,深深看了吴尘一眼,收起所有星门玉简.却未言谢.

  感激之情,默默记载心中便好,来日寻机相报吧.

  "星门玉简已经买够,只需再弄到那本《灵植经》,你便可启程前往血海星域了.走吧,我陪你走一趟,去找魂天君索要《灵植经》,谅他不敢不给!"

  吴尘霸道地一笑,大脚一踏地面,地面骤然升起一个血色莲座.

  "杀生莲!这可是杀戮殿的真品飞遁灵装呢!遁速堪比渡真境真仙,且飞遁之时不耗半点法力!"

  欧阳暖低低惊叹了一声.

  "不错的飞遁灵装!"宁凡亦是点头赞道.

  "哈哈,这是老子用杀戮值在殿中兑换的,日后宁兄入了杀戮殿,也可完成任务获得杀戮值,以杀戮值兑换想要之物!"

  吴尘朗笑一声,一踏莲座,莲座立刻化作一道一闪而逝的血芒,载着三人,顷刻便消失于杀戮阁中,不知所踪.

  天辰星,空魂山,魂君大寨.

  此星是一颗中级修真星,被古辰十天君中的魂天君所占领.

  魂天君是一名人玄初期的命仙,此刻的他,正坐在大寨大殿中,神情冷峻地看着下方的一行来客.

  这一行来客只有七人,皆身着青色剑袍,背负青色剑匣,修为俱是散仙境界.

  七人修为皆非命仙,但面对命仙修为的魂天君,神情却极其倨傲.

  "尔等玄剑宗修士,来找老夫所为何事!"魂天君冷冷问道.

  玄剑宗!东天仙界无锋星域的一个命仙势力.

  那玄剑宗主乃是一名人玄巅峰的老怪,便是魂天君也颇为忌惮此人.

  他虽忌惮玄剑宗主的威名,却不喜七名玄剑宗散仙倨傲的态度.

  "我宗宗主愿出二十亿道晶,请天君击杀两个人!"七名玄剑散仙中,为首的一人取出一个沉甸甸的储物袋,上前数步,交给魂天君.

  "二十亿杀谁!"魂天君冷色一收,目光微微一眯,不动神色地催动神念,略略扫过手中储物袋.

  储物袋中,确有二十亿道晶.

  不得不说,魂天君十分心动.

  他正缺一物突破境界,但那物太过贵重,若有了这二十亿道晶,他有十足把握买到那物,将修为突破至人玄中期.

  "天君需要杀的这两个人,目前就在古辰星域,一为千秋道人,一个是与千秋道人同行的一名碎四白发女修."

  "千秋道人东天命仙之中,有这号人物存在"魂天君微微一诧.

  在他的潜意识里,能值得上二十亿道晶的人头,起码是一个人玄命仙吧.

  而在他的印象中,东天命仙之中貌似并无什么千秋道人.

  "天君,那千秋道人并非命仙,而是一个碎虚修士,是一个悬赏三千万的魔头."一名散仙修匪悄悄对魂天君传音道.

  "只是个悬赏三千万的碎虚魔头"

  魂天君先是一怔,而后不屑的冷笑一声,对下方七名玄剑修士言道.

  "好,此事老夫应下了,三日之内,这二人必定会死于古辰星域.贵宗宗主可需这二人人头[,!]若需要."

  "不必!此事做干净些即可.告辞!"

  七名玄剑散仙淡漠地抱拳一礼,转身离去.

  看着七人离去的背影,魂天君目光寒芒一闪,冷哼一声.

  "哼.藏头露尾."

  以魂天君的眼力.自然早就看出那七名玄剑散仙只是傀儡,并非真正的活人.

  此次来委托他出手杀人的.多半是某个藏头露尾的命仙傀儡师,因为不想泄露真实身份,故而才派傀儡前来.

  魂天君好歹也是匪道上混迹无数年的老怪,岂能看不出.想杀那什么千秋道人的并非是玄剑宗,而是另有其人.

  至于是谁,他不关心.

  对方为何要杀千秋道人,他亦不关心.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如此即可.

  "秦虎,给你半日时间.查出那千秋道人和那白发女修的下落.到时候老夫会亲自出手,灭杀这二人!"

  "是!"

  魂天君一声令下,身旁一名银甲大汉立刻匆匆离去,去查千秋道人的下落了.

  仅过了一个时辰.银甲大汉便回到大殿,面色古怪之极,浑身竟在微微颤抖,欲言又止地看着魂天君.

  "这么快就查到那千秋道人的下落了"魂天君微微一诧.

  "不是.那千秋道人自己找上门来了.此刻他就在空魂山之外,那白发女子也在他身边."

  "哦有意思,老夫正想杀他,他竟自己送上门来了!好,好,好!"魂天君大喜,忽的想起了什么,又多问了一句.

  "此人为何来我空魂山"

  "回天君的话,此人来此,是为了向天君索要《灵植经》.他说了,只给天君十息,必须交出《灵植经》."

  "哦区区一个碎虚蝼蚁,敢来我空魂山,威胁老夫,抢老夫的东西"魂天君似乎听到什么无法置信的事情,片刻之后,哈哈大笑.

  "老夫修道三十万年,也算见过无数狂妄之辈,但似此子这般狂妄的,倒还是第一次见到!区区一个悬红三千万的碎虚小辈,竟敢来空魂山威胁老夫,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啊!此子,老夫杀定了!"

  魂天君目光骤然一阴,霍地站起,便要出殿击杀宁凡,却猛地被银甲大汉面色惨白地劝止.

  "天君,此人.动不得!《灵植经》,必须交给他!"

  "什么意思!此人为何动不得!"魂天君没由来地心生不安.

  "因为.因为."一向杀人如麻的银甲大汉,此刻竟是吓得浑身发抖,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便在这时,一道煞气冲天的冷笑之声,在一瞬间传遍了整个空魂山!

  "哼,魂空!本座给了你十息时间,让你交出《灵植经》,如今十息已到,你竟还不将此物拱手奉上,是想逼本座屠了空魂山吗!"

  这声音,霸道无边!

  这声音,强势不容质疑!

  这声音带着无边血煞之威,一道冷哼之声传开,数之不尽的炼虚,低阶碎虚肉身爆散成血雾而亡!

  惨叫声在一瞬间传遍了整个空魂山!

  那道冷哼传入魂天君的耳中,魂天君只觉识海好似碎裂般剧痛,骤然间咳血不止,面如金纸,气息奄奄!

  他顾不上擦拭嘴角的鲜血,毫不犹豫地飞遁出大殿,飞上空魂山之巅,眼中带着深深的惊恐,看着那脚踏血色莲座的鬼面强者!

  "阁主息怒!阁主息怒!小的这便派人去取《灵植经》!来人,速速将宝库中的《灵植经》取来,送与阁主,不得有误!"

  魂天君神情慌张之极,心中更是惶恐之极!

  他怎么也想不到,坐镇仙魂星的那名鬼面阁主,竟会驾临天辰星!

  他为何会来此等等,他是跟这两个人一起来的!

  魂天君目瞪口呆地看着莲座上的宁凡,欧阳暖,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这两个人,不是之前那些玄剑宗‘修士’委托他杀的人么!

  "本座此刻的心情非常不好!因为本座刚刚在你空魂山之外,意外地听到一个消息.听说你受了某人的委托,想对本座的朋友出手啊!"

  吴尘冰冷的声音传入魂天君的耳中,让魂天君几乎吓瘫在地上.

  朋友!

  怎么可能!他要杀的人,竟是这位鬼面阁主的朋友!

  他有几个胆子.敢去杀鬼面阁主的朋友!

  吴尘的恐怖,他是亲眼见过的!

  吴尘坐镇于古辰星域,已有数万年.

  数万年前,古辰星域的霸主还不是如今的古辰十天君.而是一名渡真境的真仙修匪!

  那真仙修匪手下.共有47名命仙.

  但在吴尘到来古辰星域的那日,独自一人灭杀了那名真仙.屠尽了47名命仙.

  那一日,古辰星域血流成河,陨落的修匪起码上亿!

  从此,吴尘坐镇于仙魂星[,!]而整个古辰星域足足老实了数万年.

  且不说吴尘是杀戮殿的人,是杀戮阁主,是鬼面杀手.

  单单说他这近乎凶残的战绩,就足矣让古辰星域的所有修匪闻风丧胆.

  若魂天君早知宁凡,欧阳暖是吴尘的朋友,便是那些人给他200亿道晶,2000亿道晶,他也不敢接下这个委托!

  这一次.篓子捅大了.

  "你是魂族后裔,应该修有本命魂玉吧"吴尘语气冷漠道.

  "愿献魂玉,但求活命!"

  魂天君长叹一声,一咬牙.猛地一拍天灵,打开颅顶,其元神立刻从颅顶飞出.

  他的元神闪烁着奇异的魂光,近乎透明,小小的元神手中,抱着一块紫色玉佩.

  咬咬牙,猛地指诀一变,那紫色玉佩立刻从元神之上分离.

  一瞬间,魂天君的元神立刻萎靡下来,修为也开始跌落.

  原本其修为已接近突破人玄中期,此刻却一路狂跌,濒临跌落人玄初期的境界,只差一线,就要跌落至碎虚境界.

  从元神上剥离魂玉,对其伤害不可谓不大.

  但此刻为了保命,他自是行事果决,不会为了一块魂玉自毁生路.

  收回元神入体,魂天君气息萎靡地将魂玉恭敬递给吴尘.

  吴尘看了看手中魂玉,满意地点点头,将玉交给宁凡.

  "寻个机会,助弟妹炼化此玉,虽无法延长寿数,却可稍稍恢复谊之力,起码不会再这般体虚.可惜魂族早已灭去,否则若是有成百上千的命仙魂玉,便是助弟妹稍稍延寿,都是可行之事."

  宁凡刚刚接过魂玉,手掌便瞬间冻结成冰.

  此魂玉好生阴冷!但其中却蕴含着莫测魂力,可滋补修士谊!

  宁凡心念一动,掌心之上立刻腾出一道黑色魔火,微微一转,那寒冰才渐渐消融.

  想了想,宁凡将此魂玉暂时封存于一个玉盒中.

  此物确实能助欧阳暖恢复魂力,不过此时绝非炼化此玉的时机.

  见吴尘收下魂玉后,怒气稍减,魂天君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吴尘收了魂玉,不会再屠天辰星了.

  不多时,一名碎八修匪捧着一本古旧书籍,战战兢兢地飞至吴尘身前,将书籍拱手奉上.

  此书正是《灵植经》,记录着仙魂草的种植秘术.

  吴尘翻了翻《灵植经》,见此经无误,交给宁凡妥善收起.

  而后微微不屑地看着天辰星东南方向,目光一冷道,

  "宁兄,想杀你与弟妹的,是一个刚刚突破人玄初期的命仙傀儡师,身边倒是带了不少厉害的散仙傀儡,并无命仙傀儡.需要我帮你灭掉此獠么"

  "不必.若来人只是刚刚成仙的傀儡师,我想他应该不会是我的对手."

  宁凡摇摇头,吴尘帮他的已经够多了,自己能够办到的事情,就无需劳烦吴尘了.

  "既如此,我们便在此星分别吧.这个玉简你且拿去,其中有杀戮殿收徒大典的详细流程介绍.收徒大典的第一**比,需要上缴杀戮徽章,徽章有三种.罢了,待你有时间,将玉简看罢,应该就明白了,这一路前往血海星域,有无数徽章可以搜集,想来你是不会寂寞的."

  吴尘递给宁凡一份血色玉简,长叹一声.

  "宁兄,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能否成功加入杀戮殿,能否成功获得长生玉,便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一路小心!"

  言罢,吴尘郑重对宁凡一抱拳.

  "告辞!"

  宁凡亦是对吴尘一抱拳,转过身,目光冷冷望向天辰星东南方向,翻手取出黄金古剑,载着欧阳暖一路离去,再不回头.

  若时间充裕,他不介意留在古辰星域,与吴尘再一次对饮论道.

  只可惜,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十年之内,必须赶赴血海星域!

  在前往血海星域之前,还有一名人玄初期的傀儡师,需要灭杀!

  此人并无命仙傀儡在身,便是持有再多的散仙傀儡,宁凡也不惧!

  如今的宁凡,修为已是碎虚九重天的巅峰境界,若是以煞制魔,掌御魔念,兵解魔化,可真正与人玄初期一战!

  "宁凡,小心些."欧阳暖有些担忧道.

  "放心!"

  宁凡十指掐诀,施展起窥天雨术.

  并未将此术施展至极致,仅仅将神念借着雨幕延展到十亿里之外.

  这个距离,远远超出了人玄初期命仙的神念感知范围.

  宁凡会在对方发现他之前,先发现对方的存在!

  忽然间,宁凡目光一凛,对欧阳暖传音一句,将欧阳暖,小毛球暂时收入元瑶界.

  而后目光一厉,脚踏黄金剑光,朝一座废弃星上某座洞府狂掠而去!

  .

  废弃星,一座荒山石洞之中.

  .[,!]

  洞门口,守卫着七具剑修傀儡.

  洞门内,一个身着青色丹袍的人玄初期命仙,正盘膝于地,十指掐诀,头顶白雾缭绕,隐约可见一朵虚幻的铅色莲花,正一点点凝成.

  待到关键之时,那铅色莲花却又砰然粉碎.

  "想不到这偶然寻得的古神神通,竟如此难以修炼.究竟缺了什么,竟始终无法修成."

  丹袍命仙正思索着,忽的目光一惊.

  "是谁!滚出来!"

  一时忙于修习秘术,竟未发现敌人已如此接近石洞了!

  "果然又是丹宗的人么."

  一道森冷的声音,骤然从石洞外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