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709章 欧阳暖死了?!

第709章 欧阳暖死了?!

  “千秋小儿!老夫不得不承认,你那式神通很强。但可惜的是,以很你的修为,施展一次那样的攻击便会几近耗空法力。命仙之下,或许你已再无敌手,但想越过仙人境界,挑战命仙,绝无胜算!燃命丹!”

  肥胖命仙虽已重伤,但其强大的法力气势,仍远远超过宁凡。

  他取出一颗火红的丹药,服下之后,一步步走向宁凡。

  每走一步,血肉便自行燃烧,并以惊人的速度消失,伤势则飞快治愈着。

  十步之后,肥胖命仙行至宁凡万丈之外,已变得骨瘦如柴。

  而其伤势,竟在十步之内好了大半!

  宁凡目光微微一沉。

  此人是丹宗强者,自然是一个丹修。

  身为丹修,身上的丹药自是不少,以丹助阵、疗伤,真是麻烦的对手。

  不能再给他疗伤的时间了!

  肥胖命仙骤然抬头,目光森冷看着宁凡,冷笑中,取出另一颗冰蓝丹药,意欲服下。

  那是一颗秘法丹药,可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实力。

  宁凡自不会再给肥胖命仙服丹时间,抬手一指,四个虚幻漩涡出现在肥胖命仙的四面。

  两两漩涡之间,生出一道道洞天光柱,霎时间洞穿命仙的身体。

  光柱十字交格,一时间,肥胖命仙竟动弹不得,无法将丹药喂入口中。

  此术正是漩空术的一种施术方式,漩空交格!

  此术无法对修士造成伤害,却可借洞天交汇的力量,将修士所在空间锁定,无法动弹。

  在锁住肥胖命仙的瞬间,宁凡足尖一点,左手摸入袖中,目光冰冷的冲向肥胖命仙。

  肥胖命仙骤然被光柱定住,目光微微一眯。

  又见宁凡直冲而来,顿时冷笑不已。

  “不错的神通,可惜此术未修至巅峰境界,否则即便你修为未入命仙,也可凭此术轻易定住老夫,如今么,却是休想定住老夫半分!碎!”

  肥胖命仙周身法力一震,四面虚幻漩涡立刻齐齐粉碎。

  看着迎面而来的宁凡,肥胖命仙将手中冰蓝丹药屈指一弹,并十指诀变。

  这冰蓝丹药既可服食,也可作为暗器施展。

  一道道冰焰从丹药之中流出,顷刻间,丹药化作了一头幽蓝色的冰焰巨人之虚影,抬手就是一拳,朝宁凡正面击来。

  轰!

  这一拳来得太快,宁凡匆匆碎身为墨影,仍被一击重创,浑身好似裂开一般痛楚。

  待墨影重凝,宁凡已越过冰焰巨人,出现在肥胖命仙百丈之外。

  他面色苍白,嘴角溢血,伤势极重,但眼中却狠戾不减。

  四肢百骸无一处不痛,却只让他更加战意滔天!

  翻手一扬,一柄金色小剑出现在左掌之上,抬手便朝肥胖命仙丹田掷去!

  另一边,一击重创宁凡,肥胖命仙冷哼一声,对宁凡的自大狂妄相当不屑。

  在他看来,宁凡最多再挨冰焰巨人七八拳,差不多就要殒命了。

  他承认,宁凡绝对是修道第一步无敌的高手的,可惜即便如此,他也不相信宁凡可以战胜自己。

  “第一步的蝼蚁,岂能战胜第二步的仙人!”

  肥胖命仙冷笑一声,正准备掐动指诀,催动冰焰巨人再次攻击宁凡。

  骤然间,肥胖命仙看到宁凡欺近身前,抬手祭出一柄金色小剑!

  在看到那金色小剑的一瞬间,肥胖命仙的身体竟不自禁地颤抖起来,面色大变!

  从这金色小剑之上,他感受到一股必死的危机感!

  这一次金色小剑的攻击,威能甚至比之前的阴火成山更强一线!

  以肥胖命仙此刻虚弱的身体,绝对承受不住这样一道攻击!

  “不可能!你区区一个碎七修士,为何会有如此之多的强大底牌在身!老夫不信!”

  肥胖命仙表情狰狞而疯狂,大手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把五颜六色的丹药,全部一口吞下。

  同一时间,金色小剑光华一闪,霎时间化作一千二百道威能恐怖的剑光,形成一重重剑刃风暴,将他卷入其中。

  一道道剑光,轻易割裂他的仙人之体!

  一道道剑气,轻易窜入他的体内,肆无忌惮破坏着他的仙脉、元神!

  强大的丹药之力,强行修复着肥胖命仙支离破碎的身体。

  他双目血红,疯狂出手,抬手按碎一道道剑光,伤势越来越重,气息越来越虚弱,他则越战越勇!

  剑气在不断减少,他的生机也在以更快的速度减少着!

  会死,会死,会死!

  感知到体内越来越虚弱的气息,肥胖命仙怒而咬牙,将满口牙齿咬碎!

  可恨,他太小瞧宁凡了!

  区区一个碎七蝼蚁,竟厉害到这种程度,几乎不弱于他太多了!

  但蝼蚁就是蝼蚁,想要杀他,没那么容易!

  “碎仙术!”

  决然之下,肥胖命仙竟开始十指掐诀,施展起一式禁忌之术!

  此术在四天仙界流传极广,是无数仙人拼命之时才会施展的神通!

  碎仙术,以永生跌落仙位为代价,可在短时间内压下所有伤势,全力发挥实力,是许多陷入绝境之中的仙人决然施展的损仙保命之术!

  碎仙术指诀十分繁琐,但以肥胖命仙的掐诀速度,片刻间已掐了数百个指诀,完成了一半碎仙术指诀。

  “不能让他掐完指诀!”

  宁凡周身星光护体,竟一头冲进剑刃风暴之中,身体立刻被无数道剑光贯穿。

  体内伤势不断加重,宁凡却毫无半点迟疑,抬掌一招,回忆之力凝成一柄黑金小剑。

  小剑迎风而长,立刻化作三尺之长的黑金长剑。

  一剑毫不留情地斩下,削断了肥胖命仙一条手臂,生生中断了肥胖命仙的指诀!

  “啊!”

  肥胖命仙惨叫一声,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

  他没有料到,宁凡为了阻他施展碎仙术,竟毫不犹豫地冲入剑刃风暴,同他一起遭受剑光的攻击,悍不畏死!

  他更没料到,宁凡竟修出了一种道兵,那道兵虽未祭炼过,却太过锋利,只一击,便斩断他的手臂!

  宁凡是一个疯子,一个不怕死的疯子,一个持有大道之兵的疯子!

  肥胖命仙真恨自己太过小觑宁凡,若一上来便服下所有底牌丹药,必定能在宁凡施展底牌之术前,灭杀掉宁凡!

  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哪一个命仙会对一个蝼蚁小辈用尽所有底牌呢?谁又能想到宁凡修为虽低,战力却高到了这一步呢?

  此刻,肥胖命仙陷于剑光风暴之内,若不借助碎仙术压住伤势,提升实力,强行破去漫天剑光,他必定会死在这数之不尽的剑祖剑气之下!

  搏命!

  他想与宁凡搏命,宁凡何尝不是在与他搏命!

  失去一条手臂,他却再无碎仙搏命的机会了...

  下一刻,肥胖命仙忽然神情扭曲,几乎想要仰天大笑!

  碎仙术被阻,他必定会死于这场剑刃风暴之中了!

  他逃不掉,无路可逃,必死无疑!

  横竖是个死,临死之前,他必定要拉着宁凡一起死才甘心!

  “爆!”肥胖命仙勾起一道森然冷笑。

  他,要自爆元神,与宁凡同归于尽在漫天剑光之下!

  不枉了,不枉了!

  宁凡能在碎虚之时修出道兵,论资质,绝对足以旷古惊世了!

  能在死前拉宁凡来垫背,真是很值啊!

  “一起死吧!”

  轰!

  一股无法想象的自爆波动,朝整个天台星疯狂延展,一整颗修真星都处在肥胖命仙自爆风暴的攻击之下。

  山河摧枯拉朽地毁灭,灵气疯狂的流失,一个个修国被生生夷为平地!

  这就是一位命仙自爆的威力!

  此战之后,这天台星将彻底成为一颗废弃星,再也无法供任何修士居住、**!

  “什么!谷老头竟被那小辈逼到这种地步,竟自爆了!那小辈竟有这么厉害么!”

  高个命仙倾尽一身法力,张开法力壁障,护住整座云崖山。

  以他的修为,想要在同级命仙的自爆波动下自爆都是一件难事,却不得不分出法力保护云崖山。

  只因云崖山之中,还关押着魏七。

  在欧阳暖陨落之前,魏七还不能死。

  这样一来,高个命仙难以避免地被自爆余波所伤,虽只是轻伤,却也是心惊胆寒。

  他好歹活了几十万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命仙强者被第一步修士逼到无路可走的地步,唯有自爆...

  幸好刚刚对付宁凡的是肥胖命仙,不是他。

  若换成他去,多半会和肥胖命仙一个下场,被迫于宁凡同归于尽...

  “千秋小儿,好生厉害的小辈!不过这小辈被谷老头自爆的威能正面击中,必定已经陨落。毕竟此子处在命仙自爆的攻击中心,即便躲入小千界也未必能避开伤害的...那谷老头临死之前能拉个盖代天骄做垫背,倒也不枉了...”

  高个命仙摇头慨叹。

  经过肥胖命仙自爆波动的洗礼,整个天台星已成为一颗真正的废弃星。

  整颗修真星上除了云崖山之外,再不剩第二座高山。

  或许该换个地方关押魏七了。

  谷老头陨落之时,还需要向那人回禀一番才是。

  魏七同样被余波所伤。

  他被锁链死死捆缚在石壁上,身中无数重封印,无法调动法力。

  但他却并非对外界情形一无所知的。

  宁凡来了天台星,他感知到了。

  他能猜到,宁凡来此,多半是为救他而来。

  而能请动宁凡的,多半是自家小姐了吧。

  “哎,那千秋小友为救老夫而来,却为了老夫搭上姓命...老夫欠他一个恩情,却永世无法偿还了...”

  “不知小姐如今身在何处,但愿小姐没有跟来天台星,天台星最危险的,可不是丹宗之人,而是我药宗的败类!”

  一想到自己被擒的过程,魏七便心头大怒。

  他真想破口大骂,骂一骂那个叛徒,却身中封印,发不出任何声音。

  回想起宁凡那与命仙同归于尽的悲壮之战,魏七又大感伤怀。

  正伤怀间,忽的见高个命仙走了过来,掏出锁链钥匙,打开了他身上的锁链。

  “魏七!你吃了我丹宗的封仙丹,休想调动半点法力。你中了我丹宗的暗言术,休想开口说话!现在老夫要解你锁链,带你去另一颗修真星,继续关押你,奉劝你一句,不要耍任何花招,不要试图逃跑,否则,老夫不介意半路杀了你!”

  魏七冷哼一声,愤怒地看着高个命仙,眼神愤怒,却并未反抗。

  如今人为刀俎,他心中虽然愤怒,却也不会在此时此刻与高个命仙为难。

  沉重的锁链被一一打开,高个命仙刚想把魏七关入洞天宝内带走,忽的背后传来一道凌厉的剑光。

  却见一个浑身浴血的黑衣青年,手持一柄黑金长剑,双目冷漠,身化剑光,朝石室直冲而来!

  “千秋小友竟未死!好!好!真是太好了!”魏七既惊且喜。

  “怎么可能!此人区区碎七境界,绝不可能在谷老头的自爆风暴中活命!他是如何活下来的!”高个命仙尚在震惊,一个失神,那黑金长剑已直刺面门,再有半寸便要刺入他的天灵!

  他早已从之前的拼斗中,得知宁凡所持之剑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大道之兵,自不敢以肉身硬撼此剑。

  但以他的修为,即便之前稍稍失神,也不可能被宁凡这毫无神通的一剑刺中的。

  身形一晃,高个命仙化作一道青色遁光,遁出万丈之外,离开云崖山石室,踏空而立。

  脸上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怎么也想不通,宁凡是如何从命仙自爆的绝境中活下来的。

  他自然不知,在肥胖命仙决定自爆的瞬间,宁凡便已身形一晃,遁入玄阴界。

  虽说侥幸避过了那恐怖之极的命仙自爆,却终究被剑祖剑气所伤。

  命仙果然不是他可以战胜的。

  他用尽了所有底牌,才侥幸斩杀了肥胖命仙。

  其中之艰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加上之前的伤势,宁凡此刻极其虚弱,连站立都十分困难了。

  但他仍是出其不意地离开玄阴界,现出身形,只为救下魏七。

  若让高个命仙将人押走,换个地方关押,或许会唤来更多命仙看守,届时,便再无救援魏七的可能了。

  他答应过欧阳暖,要救魏七,便一定会做到!

  抚了抚元瑶玉,一道光华闪现,欧阳暖自光华中走出。

  一见宁凡此刻重伤模样,又见魏七跌倒在地,被宁凡护在身后,心中好似被刀子划过...

  五色药魂感知力十分厉害,她虽置身于元瑶界之中,却清楚看到了外界大战的全部经过。

  当看到宁凡以碎七修为逼得肥胖命仙节节败退之时,她几乎想要为宁凡拍手喝彩。

  当看到肥胖命仙自爆之时,欧阳暖眼前一黑,几乎晕倒在地。她还以为宁凡会死在命仙自爆之下...

  若宁凡为了帮她而殒命,她一生一世都无法原谅自己。

  那一刻,她后悔了,后悔自己向宁凡求助,将他卷入这场是非。

  好在旋即便感知到,宁凡遁入了一处中千界宝之内,避过了命仙自爆。

  这让她稍稍放下心来,又大感惊讶,惊讶于宁凡竟会持有中千界宝。

  此刻被宁凡放出元瑶界,欧阳暖看着宁凡笔直站立的浴血背影,心中泛起丝丝缕缕的歉疚与感激。

  没有去问宁凡为何持有中千界宝,她不准备问,也不准备将宁凡的秘密告知他人。

  她要为宁凡守住这个秘密。

  “有没有办法让魏七前辈恢复战力。”宁凡声音很低,有些虚弱。

  “有!七伯伯中了丹宗的暗言术与封仙丹,这一丹一术,我顷刻可解,只需半柱香时间,七伯伯便可恢复三成战力,足以对付另一名命仙!”

  欧阳暖一面回答宁凡的提问,一名取出两颗丹药,给魏七服下。

  魏七则深深看了宁凡的背影一眼,咬牙道,“十息!小友为老夫争取十息时间!老夫便是自损,也会在十息之内强行恢复一成法力,灭了那丹宗孽障!”

  此地还窥伺成一名命仙,根本不可能有半柱香时间留给魏七恢复实力。

  “十息是么...”

  宁凡没有多言,身形一晃,出现在石室之外,冷冷看着步步逼近的高个命仙。

  高个命仙已看到宁凡放出欧阳暖,在给魏七疗伤。

  他不会给魏七恢复法力的机会,毕竟魏七是人玄中期修为,境界高于他,且拥有道兵,战力极高。

  就算只恢复一成法力,也足以将之灭杀!

  要在魏七恢复法力前,灭杀魏七!

  欧阳暖已现身,魏七留之无用,可以杀掉了!

  “小辈,你以为凭你现在的状态,能是老夫一合之敌么!疾!”

  高个命仙不屑地看着宁凡,抬手便打出一道宝光,直取宁凡脖颈。

  那是一个带勾的银环法宝,一环祭出,可轻易割下第一步修士的头颅。

  宁凡能从命仙自爆下活命,这让高个命仙难以置信。

  这个碎七小辈的手段之多,让高个命仙自愧弗如。

  饶是如此,高个命仙也不认为宁凡可在银环仙宝的攻击之下活命。

  毕竟这一刻的宁凡,连站立都困难,便是对上碎六碎五修士,都不一定能够战胜。

  宁凡紧握着黑金道剑,微微一叹。

  如今已是绝境,他果然只能动用那式神通了么...

  此术后患太大,但如今,似乎再无选择了...

  宁凡心中犹豫不决,忽然间,却见身前的银环一分为三,其中一环直攻自己,避无可避。

  另外二环则绕过自己,朝自己身后的魏七、欧阳暖攻去!

  高个命仙还是决定谨慎一些!

  他虽深信自己有瞬杀宁凡的实力,却还是想万无一失。

  万一宁凡真的还有手段强撑十息,那就不好玩了。

  还是先杀了欧阳暖与魏七得好,再慢慢磨死宁凡,才是上策。

  决不能给魏七恢复法力的机会!

  “呀!”环影斩向欧阳暖,欧阳暖痛呼一声,只觉身躯将被此环一切而二,死于非命。

  宁凡目光骤然一变,再无任何犹豫,口中喃喃念出二字,身体已化作血芒消失于原地。

  “兵解...”

  封存于心的魔念,好似找到了一个裂口,从冥轮封印之下,一丝丝地流窜而出,流遍宁凡全身。

  宁凡与手中道剑融合为一,周身血光缭绕,化身为血魔之身。

  但见血芒一闪,三道环影通通被斩碎,魏七与欧阳暖并未死去!

  下一瞬,云崖山之外,血光冲天!

  一个浑身血气燃烧地血魔,出现在高个命仙前方!

  他抬起凶戾的目光,对上了高个命仙,大手一抓,恐怖之极的血色剑光自他掌心狂泻而出,似要将天地都斩成碎片!

  意识渐渐模糊,在宁凡彻底失去理智的瞬间,他看到了对面高个命仙心惊胆寒的神情。

  他仿若还听到了一个女子心痛不已地呼喊声,有点像欧阳暖的声音...

  再之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血魔之身做了什么,他再也记不清了...

  身体被剑光一丝丝撕裂,被星术一次次缝合,被魔念一次次侵蚀...

  沉睡,好似快要永远沉睡在魔念之内...

  心神世界一片血红,被魔念侵蚀。

  宁凡在心神走迷茫地行走着,不知要走去何方...

  不知过了多久,他似乎听到一道声音在呼唤他。

  渐渐的,心神世界中的血红开始消退。

  渐渐的,魔念退回冥轮封印,那封印被人一丝丝的修复。

  “是谁...是谁在救我...”

  宁凡很想睁开眼睛去看看,却感觉眼皮太过沉重,无法睁开双眼。

  内视己身,发现魔念竟被重新封入心脏之中,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耳边依稀听到几个小童的声音。

  “此人钱师祖吩咐过,要好生伺候,不可怠慢...”再往后的声音,渐渐有些听不清了。

  渐渐的,一丝催人沉睡的药力流遍宁凡全身,宁凡又是沉沉睡去。

  这一睡,却又不知睡了多久。

  待再一次醒来之时,宁凡终于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简陋的道舍。

  他躺在床榻上,床榻边,一个小道童拿着一个大蒲扇,正给宁凡闪着风、驱赶蚊虫。

  一见宁凡苏醒,小道童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惊呼道。

  “醒了!醒了!钱师祖捡回的那人,竟醒过来了!我从没见过有人伤成那样还能活过来的,钱师祖的丹医之术真是太厉害了!”

  被小道童这么一嗓子呼喊,立刻便有不少小道童涌入道舍之内,来看热闹。

  这些小道童,皆是一些辟脉修士,一个融灵也没有...

  宁凡嗓子火辣辣地疼,脑袋嗡嗡作响,被这么一闹,只觉头疼更甚,微微皱眉问道,

  “这里是哪里?救我者是谁?与我同行的人在哪里?”

  “这里是幽海星的百药宗,救你的是我派钱师祖,没有人与你同行呀,你是钱师祖捡回来的。”

  一名小道童十分恭敬地回答着宁凡所有提问。

  他修为低微,看不出宁凡修为有多高,却见过宁凡重伤垂死的模样。

  那种恐怖的伤势,他一生都未见过,受了那种都能不死的人,想来必是前辈高手。

  他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幽海星...百药宗?”宁凡强撑着坐起身,目光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幽海星不是古辰星域的一颗修真星么!

  百药宗的名字,宁凡曾听欧阳暖提起过,当时她还交给自己一个暖玉发簪,让自己有困难时,来百药宗寻一个钱姓老者求助...

  那钱姓老者,是否就是道童们口中的钱师祖?

  他不是在少泽星域与高个命仙对决么?记得当时迫于无奈,施展了禁忌之术兵解式,再之后的事便不记得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

  谁将他送来幽海星的?

  魏七呢?欧阳暖呢?

  嘶!

  一思考问题,宁凡立刻感觉识海碎裂般痛处,不由得轻吸一口冷气。

  随身携带的东西都还在,无人翻动过...

  “哼,倒是个命大的,受了那等重伤之后,还能在魔念反噬下保住姓命!昏睡了七年,竟还能醒过来!”

  一个干瘪老头身着麻质道袍,道冠歪歪斜斜走入道舍之中。

  一见干瘪老者前来,所有道童尽皆跪伏于地,叩拜老者。

  “拜见钱师祖!”

  宁凡则心神一震,自己竟已昏迷了七年!

  “免礼免礼,你们都下去吧,老夫要为这个小友治伤了。”

  干瘪老者黑着脸,挥挥手,一群小道童立刻恭敬告退。

  “想不想知道你为何会出现在古辰星域!”

  “请前辈告知!”宁凡暂时无法下床,只能向这干瘪老者抱拳行礼。

  他看不出此人具体境界,却约略看出,此人是一名真仙!

  此人身上药魂之力极强,起码是八转炼丹师。

  貌似此人就是欧阳暖所说的那个钱开眼...

  “是暖丫头带你来的!”

  “欧阳暖?她人呢?”

  “死了!”

  “不可能!”宁凡目光一冷,他不信欧阳暖会死!

  “不信?不信便看看你体内的药魂,可是五色?哼!”

  干瘪老者黑着脸,甩门走出的道舍。

  宁凡这才内视己身,霍地发现,自己的药魂,化作了五种颜色...

  药魂的形态,不再是黑蝶,而是五彩之蝶...

  宁凡依稀记得,欧阳暖的药魂颜色,似乎就是五色...

  自己为何会获得与欧阳暖相同的药魂能力!

  欧阳暖到底怎么了!

  真的如那钱姓老者所言那样,死了吗!

  “不可能!”

  宁凡一咬牙,强撑着下了床榻,却转而跌倒在地。

  他不信欧阳暖会死,但这五色药魂是怎么回事!

  在他失去理智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嗷呜,嗷呜...”

  一个浑身**的小毛球,不知从哪个角落窜了出来,扑入宁凡怀中。

  它伸出小舌,舔了舔宁凡的手指,引起了宁凡的主意。

  这个容貌丑陋的小东西,不是他送给欧阳暖的灵择么!

  记得大名叫宁小球,小名叫毛球...

  毛球修为已然融灵,轻轻一跃,以妖力在地上写下几个文字。

  ‘暖暖娘’,‘被困’,‘禁地’,‘紫薇池’...

  宁凡目光骤然一亮,想了想,抹去了地上文字。

  “欧阳暖没有死,对么?”

  “嗷呜,嗷呜...”小毛球点点头。

  “她被困在紫薇池?可有危险?”宁凡又问道。

  “嗷呜,嗷呜...”小毛球摇摇头。

  “是么...”

  宁凡无语地摇摇头,那个该死的钱姓真仙竟然骗他...

  欧阳暖没死,暂时也无危险...

  还好...

  也是,钱姓老者一看就和欧阳暖渊源极深的模样,怎会让欧阳暖出事...

  心头一松,宁凡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门外,钱姓老者没好气的走了进来,看了看地上的文字,看了看毛球,又看了看宁凡,脸又黑了。

  “小家伙,谁让你说真话的,滚去找**去!”

  轰!

  钱姓真仙一脚踹在毛球身上,这一脚运力十分玄妙,没有伤到毛球半分,却一脚将毛球踹飞,绕着幽海星飞了十几圈,才极为精准地落入百药宗后山禁地一处紫色幽潭中...

  这钱姓真仙的一脚之力,真是骇人听闻...

  而他浑浊的双目里,则在踢飞毛球之后,渐渐生出慨叹之色。

  “那个傻丫头,真是个十足的傻丫头...本源药魂,怎能随便分给他人!这下好了,老夫该如何替你续命...你这辈子,又该如何见人,还能如何见人...”

  “药宗第一美人,欧阳暖,去他娘的第一美人,从此以后,只是个讽刺的称号罢了...”钱姓老者一脚将宁凡踹**榻,将一颗灵气逼人的丹药喂入宁凡口中,长叹一声,转身走出道舍,对侯在外面的小道童们吩咐道。

  “老祖我要离开百药宗几年时间,你们好好照顾那个臭小子,不可怠慢了!”

  “是...什,什么!老祖要离开!老祖要去哪里!”一瞬间,所有的小道童都慌了。

  “老夫心里不痛快,要离星远行几年,杀几个孽障,没空呆在这里玩了!”

  “不要啊!这里可是古辰星域啊,是修匪横行之地!如果没有老祖坐镇,我们百药宗肯定会被一大波修匪分分钟屠灭的!”道童们哭喊道。

  “怕个球!这间道舍里不是还躺着个人么!如果百药宗有难,你们就让他出手!告诉他,保不住百药宗,保不住紫薇池,欧阳暖就无人可救了!”

  钱姓老者心情烦乱地把一地跪伏道童骂了个遍,而后身化遁光,霎时间离开了幽海星...

  很快,钱姓老者要离开百药宗好几年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百药宗。

  甚至以惊人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幽海星!

  百药宗的外门**大都是辟脉,内门**皆是融灵,拥有金丹修为才可做外门长老,内门长老则俱是元婴修士。

  百药宗的宗主,是一名化神老头,另一个身份,是五转炼丹师。

  这样的修为、身份根本无法在修匪横行的幽海星护住百药宗...

  钱姓老者在百药宗表露的修为,是碎虚五重天的修为,丹术则是七转下级。

  除了宁凡外,百药宗上下无人知钱姓老者的真仙修为、八转丹术...

  钱姓老者这么一走,整个百药宗上下慌乱一片。

  其实钱老祖也不是第一次离开百药宗了,一走几十年也是常有之事。

  但最近古辰星域战乱连连,幽海星的星都刚刚被一群头裹青巾的修匪攻破,星主被斩!

  青巾匪!古辰星域七十二支强大修匪其中之一!

  青巾匪的首领,是一个散仙老怪!

  此人斩杀了幽海星主之后,最近正在清洗幽海星的老旧碎虚势力...

  据说,百药宗也在清洗之列...

  百药宗主本还想着,以钱老祖的‘七转丹术’,或许有办法请来几名散仙高手,助百药宗渡过危机,也助整个幽海星渡过危机。

  这下好了,大祸马上就要临头,钱老祖偏偏挑这个时候远行...

  如果青巾匪屠戮到门口,谁能救百药宗于水火之中?

  呃,难道真的要去求钱老祖救回来的那个青年出手?

  那个青年不是身受重伤了么,不是昏睡了好几年了么,他不是自身都难保了么,还能保百药宗?

  那个青年究竟什么修为,难道竟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前辈不成?

  就算真有碎虚一重天的修为又如何?对方可是青巾匪啊!

  在青巾匪的修匪大军面前,碎一修士算得了什么...

  在宁凡所昏迷的那间道舍之外,百药宗主与几名元婴长老叹息连连,来回踱步。

  百药宗主已严密封锁消息,不允许任何人泄露老祖离星远行一事。

  幽海星上,每一曰都有许多势力被新任星主屠灭、收编。

  一个个修国被战火吞没,一晃三个月过去,渐渐的,那战火燃烧到临近修国。

  最终在第四个月,燃烧到百药宗所在的古药国。

  当漫天头裹青巾的修匪大军乘着星舟,如蝗虫过境般侵入古药国之时,无数古药国修士跑到百药宗宗门之外,跪求钱姓老祖出手。

  古药国,只有钱姓老祖一名碎虚修士!

  以钱姓老祖的碎五修为,也许不是青巾匪之敌。

  但幽海星修士皆知,钱姓老祖乃是一名七转下级丹师,一身丹术,想必连青巾匪匪首都不敢小觑吧...

  “求钱老祖救救我古药国修士吧!”

  “青巾匪来了,钱老祖难道忍心看我古药国灭于万匪之中么!”

  “求老祖出手,杀修匪,救古药国于危亡!”

  无数叩求之声,依稀传入宁凡耳中。

  又是四个月的昏迷,宁凡昏昏沉沉地醒来,体内伤势严重竟已彻底痊愈!

  这四个月以来,他虽然昏迷,却隐隐感觉体内有一颗能量庞大的丹药,散着药力,治愈着魔念反噬造成的严重伤势...

  那丹药的品阶,怕最低也是九转...

  是钱姓老者赠予的丹药么...

  “外边怎么这么吵...”

  宁凡推门走出道舍,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跪倒在地、苦苦哀求的百药宗修士。

  在百药宗之外,还跪着无数古药国修士!

  长空之上,则有数万头裹青巾的强者,横空而过,杀机惊天!

  “一句话,告诉我现在的情况!”宁凡对一旁一名化神老头吩咐道,此人便是百药宗主。

  “钱老祖离星远行,他吩咐了,若古药宗有难,请前辈出手相救,因为古药宗若覆灭,失了紫薇池,欧阳暖必死!”

  “知道了...”

  宁凡看着满天头裹青巾的修匪,眼中寒芒闪烁。

  他神念散开,已察觉紫薇池所在,在那里,有欧阳暖的气息。

  而一群修匪,正大胆的朝紫薇池进攻!

  他们...是在找死!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