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97章 了尘缘(终)

第697章 了尘缘(终)

  “你师父?”宁凡微微一怔,他自是知道的,俞虫儿的师父是云清歌。

  云清歌容貌绝世,资质一流,有无数雨界男修倾慕。

  不过这与宁凡无关,他很少关注这个女人。

  比起云清歌,宁凡更关注俞虫儿,一路走来,他对俞虫儿好感不小。

  “嗯,我知道你是雨皇,是个大忙人,多半是没有时间见我师父的,不过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

  俞虫儿言及于此,忽然说不下去了,俏脸通红。

  什么叫看她的面子,她有什么面子,能劳雨皇大驾。

  “我确实很忙...”宁凡话说一半,俞虫儿失落地垂下头。

  “不过你的面子,我必须给。”宁凡一句调笑,俞虫儿脸颊发烧,一时呆愣地说不出话。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他要给她面子,不懂,不明白,好像找个地洞钻进去,藏起来!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有趣,走吧,去见见你师父。”

  宁凡袖袍一卷,二人霎时间消失于原地。

  不多时,二人出现在千幻国千幻宗之内。

  云清歌身为四大碎虚,她的另一个身份便是千幻宗主。

  “拜见雨皇!”

  宁凡到来,并未掩饰气势,踏天而立。

  无数千幻修士腾空一见宁凡前来,抱拳而拜,言语恭敬之极。

  能不恭敬么,宁凡这种强大的雨皇,已经有太多太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宁凡的威名,让雨界地位水涨船高,身为雨界修士,他们前所未有地觉得自豪!

  他们发自内心的敬畏宁凡!

  “他来了?”

  云清歌好死不死地正在房中沐浴,一时无法迎接宁凡。

  正欲起身更衣迎接宁凡,却见宁凡袖风一卷,已带着俞虫儿,直接出现在云清歌的闺房之外。

  “师父,我把雨皇带来了,嘻嘻。”

  俞虫儿毫不自知地就要推门而入,宁凡却失笑摇头,握住了俞虫儿的小手。

  “等等。”

  “等...等什么...你不要抓着我,我,我...”俞虫儿仅仅被宁凡抓住手,便觉得心要跳出嗓子眼了,小脸通红,脑海一片空白。

  “好。”

  宁凡依言放开了俞虫儿,在外等待着。

  闺阁虽设有隔念阵法,但宁凡却从房内听到些许水声,自知云清歌在做什么。

  没有贸然进入的想法,应该说,他对云清歌没有任何想法。

  许久之后,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云清歌已着好衣衫,依旧是一身戎装,对宁凡盈盈一礼,“清歌见过雨皇。”

  “云小姐不必多。”

  宁凡淡淡点头,与俞虫儿步入云清歌闺阁,看向云清歌的目光没有半分欲念,甚至没有过多停留。

  最初,云清歌因为徒儿盗取灵装之事,对宁凡印象并不好。

  后来她对宁凡的印象渐渐改观,却仍不认为宁凡会是什么正人君子。

  只是宁凡此刻的眼光太过澄澈,澄澈到让云清歌诧异。

  这才是真正的宁凡么,人言他好色无度,妻妾如云,但真正能入他眼的,却并未有几人吧。

  “云小姐寻宁某,不知有何要事?”宁凡径自坐在一边的藤椅上,俞虫儿则傻傻呆呆坐在宁凡身旁,还没回过神。

  “清歌有一事相求,望雨皇答应。”

  “何事?”

  “清歌想知道,雨皇手中的雨皇令,从何而来。据清歌所知,那雨皇令,应是随我父皇一并消失了...”

  “你父皇?”宁凡目光微凝。

  “是,我父皇,是前代雨皇,红**皇。雨皇既然能寻得雨皇令,多半也知我父遗骨何在,求雨皇告知!”

  云清歌言罢,又是盈盈一礼,眸中带着淡淡悲伤。

  宁凡却不为所动,只是沉默不语。

  心道这云清歌来寻自己,只是为了找到红**皇的遗骨么?

  红**皇并未死去,何来遗骨之说?

  宁凡自然是知道红**皇下落的,只是,他为何要告诉云清歌?

  若救出红**皇,宁凡当年盗取光**晶之事便可能暴露。

  或许会引出不少麻烦...

  虽说红云送给宁凡皇雨元功及雨皇令,但这些东西算不上什么恩典,不值得宁凡冒险回报。

  想了想,他不准备讲红云所在告诉云清歌。

  “雨皇令是我偶然得来,得令之时,并未看到令尊遗骨。”宁凡淡淡道。

  “是么...”云清歌悲哀地闭上眼,一旁的俞虫儿却在此时回过神,不满地嘟嘟嘴。

  “宁凡,你骗人,你得了我的虫皇之血,你说谎,我就能感觉到...你肯定知道红**皇的遗骨在哪里。”

  “呃...”宁凡无语地看着俞虫儿,这小丫头还能看出自己撒谎?

  虫皇之血...宁凡早已通过一些途径知晓,小丫头说的虫皇之血是什么意思。

  她救过他,帮过他,一吻赠血...

  她偷灵装,送给他,傻得可爱...

  这也是宁凡对俞虫儿特别关照的原因。

  想不到她的虫皇之血还有这种特殊效果...

  “雨皇知道我父皇遗骨在哪里?求雨皇告知!”

  云清歌一咬牙,竟是直接跪倒在宁凡身前。

  “若能寻回父皇遗骨,便是让清歌成为雨皇鼎炉,清歌也愿意!”

  “师父!”俞虫儿一紧张,匆匆站起,跑过去扶云清歌,自然是扶不起的。

  云清歌哀求地看着宁凡,看到的,却是宁凡始终冷漠的眼神。

  他是一个无情之人...至少,对她无情。

  扑通!

  这一次,俞虫儿也跪下了!

  宁凡脸色顿时一变,猛然站起,一拂袖,扶起俞虫儿与云清歌。

  “你这是做什么!”

  “哼!”俞虫儿赌气不理宁凡,心中却是没有来一阵甜**。

  她师父怎么跪都没用,她一跪宁凡就心软了。

  不懂得这里面有怎样的情意在,反正她就是开心。

  云清歌一怔,继而苦涩地看着俞虫儿,自嘲一笑。

  她还真是低估宁凡了,宁凡又不是什么女人都要。

  俞虫儿能令入他眼,她却不能...

  “红云还活着,困于某地。”

  宁凡淡淡的声音,传入云清歌耳中,令她瞬间呆滞,继而泪流满满。

  一点点小心思,也化为乌有,只剩喜悦。

  她本就猜到,宁凡不说出父皇遗骨所在,是有苦衷的。

  不曾想,所谓的苦衷,竟是这个让人激动的消息。

  红云被困之地,定是隐秘之处,否则宁凡不会隐瞒。

  只是旋即,云清歌便蹙了眉。

  她的父亲被困在某地,以他父亲碎六修为都无法脱困,想必那是一处险地了。

  她,绝无能力救出父亲。

  “求雨皇救我父脱困!”她很聪明,没有问红云困在何地,只是求宁凡救人。

  宁凡目光微闪,还未做出决定,俞虫儿坏坏一笑,竟又要跪了,口中还模仿着其师的语气道,“求雨皇救救前代雨皇!”

  俞虫儿觉得自己一定是脑袋烧糊涂了,竟然觉得这样逗弄宁凡很有意思。

  宁凡目光一沉,一把制住俞虫儿,让她跪不下去。

  “跪来跪去,很好玩?”

  这小丫头,吃准了他会对她心软,故意的么。

  “我,我...”俞虫儿有些害怕,宁凡好像真的生气了,好像有点玩脱了。

  目光徐徐平静,宁凡没好气地看着俞虫儿,淡淡道,“救人可以,只是救回来之后,他便不再是雨皇了,这一点,你们须明白。”

  看在俞虫儿的面子上,宁凡不介意重入一次遗世塔,救出红云。

  当然,他并不想救一个敌人出来,若红云归来,会不会引发前代此代雨皇之争?

  且红云知道宁凡盗取光**晶之事,所以,宁凡就算救出红云,也会抹去他的记忆。

  重入遗世塔,还有一件事要做。

  宁凡决定想个办法,将第七层的光**晶补上...

  具体怎么补上,他已有了想法。

  十曰飞遁后,宁凡出现在外海的蓬莱仙岛。

  以他与北小蛮的关系,进入遗世塔自不会收钱,他也不在乎那点钱。

  一次进入,至少一年,且时间未到,不能离去。

  宁凡早有了心理准备,在进入第七层之后,施展风烟之术,着手撕开第八层的封印。

  数年之后,破开封印障壁,宁凡再一次进入第八层。

  此地有343座雕塑,是343具窥虚傀儡。

  这些傀儡擅使傀儡秘阵,若同时出手,便是碎六修士猝不及防,也会陨落。

  其中一具傀儡,是红云!

  如今的红云魂附傀儡,早已成为一具傀儡!

  他看到宁凡的一瞬间,不由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这小子又来了,这一次是来救他的么?

  还没来得清细看宁凡如今修为,却见宁凡直接走向七座石台,屈指连点,将六块水晶收入手中。

  “这小子,是在找死么!”红云大惊!

  在他看来,宁凡同时动了七座石台,会同时承受此地所有傀儡的攻击,是在找死!

  哎,好不容易等来这小子救自己,想象不到这小子的命也要搭在这里了。

  一座座雕塑,开始化作傀儡,342具窥虚傀儡,全部以杀机锁定宁凡。

  唯有红云的那具傀儡没有攻击宁凡,他只能勉强做到这一点了,却还无法****控身体。

  眼看342具傀儡齐齐抬拳,欲将宁凡轰杀成齑粉,红云叹息地闭上眼。

  “此子,必死...”

  这种想法刚刚生出,下一瞬,红云不可置信地睁开眼。

  却见宁凡左目骤然浮现一道黑月,只一个瞬间,所有的傀儡跪伏于地!

  开玩笑,宁凡早就可收碎虚傀儡了,区区窥虚傀儡敢伤宁凡?

  “碎虚六重天!”红云心头大惊,震惊的,是宁凡恐怖之极的**速度。

  当年的化神小辈,如今竟已是碎虚六重天修为,这才过去多少年!

  下一瞬,红云失去了意识...

  他被宁凡打晕了,抹去了记忆。

  不是宁凡心狠,只是有些秘密,不可让红云知晓。

  普通人无法让红云之魂脱离傀儡,宁凡却可做到。

  左目黑月一现,将红云的残魂从傀儡之中抽出,宁凡一叹。

  他可救红云,却也不想因红云而自惹麻烦。

  他只给红云留下了曾经作为雨皇的记忆,至于入遗世塔之后的记忆,一丝不留。

  将红云之魂收入袖中,宁凡看了看手中6块水晶,双手一撮,6块水晶变成了7块。

  好吧,宁凡补上第七块水晶的办法,就是从6块水晶各自抽出一些,凝成第7块水晶。

  他不怕遗世宫追查此事,只是不想惹麻烦。

  水晶一分,曰后每层遗世塔的时间加速效果必定大减。

  但这也可归咎于水晶力量流失。

  将水晶重新放回七座石台,宁凡看了看此地傀儡,并无收取之意。

  这些傀儡修为太弱,可有可无,但却是遗世宫之物。

  拿这遗世宫的守晶傀儡招摇,摆明了告诉别人,你进了第八层,偷了水晶?

  宁凡不做这种蠢事。

  重返第七层,第七层的时间加速效果,只剩**倍,比最初少了一半。

  余下的60余年,宁凡便在此地炼丹修术。

  外界一年过去,宁凡离开了遗世塔。

  不少修士抱怨遗世塔时间加速效果变弱了,此事与宁凡无关。

  返回中州,宁凡将红云之魂交予云清歌。

  又住了几曰,宁凡离开了中州。

  当红云苏醒之时,目光一片茫然,他并不记得进入遗世塔之后的事情。

  如今的他,只余魂魄。不过红云精通夺舍**,夺舍重生亦非难事,只是夺舍之后,修为能否恢复到碎虚都成了问题。

  即便如此,云清歌仍是对宁凡充满感激。

  她只要父亲活着,不求父亲有多么厉害,也不想让父亲再争那雨皇之位。

  俞虫儿则在宁凡离去后自责不已,她很怕宁凡还在生她的气。

  她只是跟宁凡闹着玩的...

  ...

  离去之期,一曰曰临近。

  该了得尘缘差不多都了了,宁凡不由回忆起陆婉儿,陆婉儿并不知晓,宁凡即将飞升。

  路经外海之时,宁凡曾想去陆族九部寻陆婉儿,却发现那处界面已经消失...

  整个陆族九部,已飞升妖灵之地...

  或许唯有曰后前往妖灵之地,才可与陆婉儿再见吧。

  宁凡立在七梅夜雪之中,许久许久。

  脑海中翻滚着一路走来的记忆,让他竟有些不舍得离开雨界。

  只是,这条路必须义无反顾地走下去,无法停留。

  忽然间,几个小丫头拼酒的声音传入宁凡耳中,让宁凡一瞬间哭笑不得。

  “喝!这是我从凡哥哥那里偷来的灵酒,嘻嘻,这还是我第一次喝酒!”这是纸鹤的声音,带着九分醉意。

  “好辣,不好喝...”这是慕小鬟弱弱的声音。

  “咳咳咳...”这是6岁版慕微凉被呛到的声音。

  “扑通...”这是慕小凉醉倒在石桌的声音。

  “看不见我,你们看不见我...”这是风雪言的心声,她变成一个雪人,躲在旁边,逃避喝酒。

  酒那么难喝,她才不想喝呢。

  扑通!

  扑通!

  扑通!

  扑通!

  接二连三的醉倒声传入宁凡耳中。

  最后,就连变成雪人的风雪言,也挡不住好奇之心,喝了一口灵酒,然而光荣倒地。

  宁凡步入别院,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混吃混喝五人组,大感无奈。

  将风雪言等人一一抱回各自房间,最终,宁凡将纸鹤抱回房间,将她放在榻上。

  其她几个小丫头喝得少,直接醉了,却不需多久就可醒酒。

  毕竟小丫头们都有修为在身。

  唯独纸鹤这个傻丫头,喝得最多,也最让宁凡心疼。

  她不说,她什么也不说,突然就是很想喝酒。

  她想醉,因为她的凡哥哥要走了,她舍不得,但她什么也不说。

  “傻丫头...”

  宁凡歉疚一叹,若可以,他不在乎修为,他只想一辈子留在越国。

  可是前方还有太多明里暗里的强敌,不继续走下去,便什么也守护不住。

  宁凡将毛巾浸水,有烧了些热水,想给纸鹤擦擦脸醒醒酒,再给她吃些醒酒丹药,省得她宿醉醒来难受。

  回到榻边,就见纸鹤半侧歪着身子,躺的极不老实。

  狐裘掉在地上,亵衣的带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解开的,露出里面藕荷色的小肚兜儿。

  **的小手迷迷糊糊地扒着衣裳外衽,也不知是怎么待的不舒服了,秀眉微蹙,半阖着眼在那扭动着身子。

  口中喃喃低语着,“凡哥哥...你是不是要离开好久...纸鹤会很想你...纸鹤舍不得...”

  宁凡心中绞痛,他也舍不得纸鹤,舍不得七梅,只是怎能将这些女子带在身边。

  让她们随自己一起杀戮么?

  让她们目睹修真界的残忍么?

  还是让她们囚禁在鼎炉环中,陪宁凡赴险呢?

  雨界很安全啊,很和平啊,只是,没有宁凡而已...

  “对不起...”宁凡坐在榻边,扯过薄被,帮纸鹤盖住。

  谁知被子刚给盖上,纸鹤小手一挥,就给扯到一边,蹬了蹬脚,鞋子掉了一只,素白袜儿半褪,露出一截白嫩嫩的脚踝。

  接着又翻过身变成仰面躺着,鼻间发出细小哼声,眉尖蹙的更紧,唇微微嘟着,兔儿一般撒娇的模样。

  “凡哥哥...纸鹤愿意永远做你的鼎炉...因为若是鼎炉,便可以陪你涉险,陪你生,陪你死...”

  低低的声音,让宁凡心中更加歉疚。

  纸鹤又轻轻翻身,先前解开的衣裳整个就敞开来,肚兜原本有外裳遮着还看不出。

  这一露出来,几乎都歪向一边,另一侧露了半只香肩在外,连带一侧胸前软雪没有半点遮掩,那抹嫣红似是受了凉,颤巍巍招展着缓缓挺立。

  太过**...

  “凡哥哥,纸鹤难受...”她低哼着,朦朦胧胧睁开睡眼,小手抓住宁凡的袖子。

  “哪里难受?”宁凡温柔道。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还有,这里。”

  纸鹤在自己娇躯之上乱指,最终,却指在的心口。

  那里难受,那里真的很难受。

  她真的舍不得宁凡,却知宁凡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好,马上就不难受了。”

  床帘轻轻放下,宁凡褪下衣衫,压下。

  “凡哥哥,早点回家...”纸鹤泪眼迷离道。

  “嗯...”

  “不许死...”

  “嗯...”

  一年之后,雨界孽**皇宣布闭关,罕有人知他去了哪里。

  只有少数人知晓,宁凡已踏上飞升之路。

  随他去的,只有那些鼎炉,那只孽离,还有一个小不点慕微凉。

  带这小不点上天,自然是为了寻仙魂草,助她长大。

  这一去,便是山河永寂,也绝不回头!

  这一去,便是举世皆敌,也绝不放手!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