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96章 了尘缘(五)

第696章 了尘缘(五)

  海宁宁家,一座荒坟之畔,有一个白衣男子在此焚香。

  如今已是宁家家主的宁青青,姓格一向清冷,不亲近任何男子,竟与这白衣男子说了许久的话。

  寒月山之巅,胡风子的荒坟前,杂草更多了。

  一名白衣青年默默拔去坟前杂草,沉默良久,最终离去。

  魏祖荒丘密地之外,一个白衣青年飘然进入密地。

  良久之后,他才离去,无人知,他仅仅是在密地之中,为魏祖的荒坟上了一炷香。

  唐国,长安城。

  镇国侯府外,一个白衣青年伫立许久。

  “喂!这里可是镇国侯府,别站在这里碍眼,去去去!”守门小厮见白衣青年不似唐国仕宦之家,眼露不屑,驱逐道。

  白衣青年没有多言,只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过去,守门小厮直接吓瘫在地上。

  在白衣青年冰冷的眼神中,他看到了恐怖之极地杀戮,太可怕了!

  “宁孤,安然,你们如今很幸福,是么。”

  白衣青年一笑,转身离去。

  一步,便不见了踪影。

  “仙...仙师!”守门小厮吓尿了,他刚刚竟对一个仙师耀武扬威,简直不要命了!

  “小四,不是给你说很多次了吗,老夫不喜欢刁奴,你怎么又对别人大呼小喝了?对了,刚刚来的是谁?”

  一个白发老者与一个白发妇人相互搀扶,走出侯府。

  那白发妇人的容貌,依稀与安然有几分相似。

  那白发老者,则十分像宁孤。

  “回老爷的话,刚刚来的是个仙师,小的该死,小的竟然想哄他走,小的会不会被仙师杀掉啊!小的好怕!老爷救救我啊,说不定那仙师会看在你是唐国镇国侯的面子上,放小的一条生路!”

  小四跪在地上,对老者不住叩拜。

  不知为何,老者一听来者是一个仙师,心竟猛地一痛。

  好似要想起什么,又想不起来。

  “老爷...”老妇立刻帮老者揉胸口,想让他舒服些。

  “夫人放心,我没事...小四,你不要怕,那人若想害你,早已出手,他既走了,便是不追究你得罪一事...不过今曰之事,对你而言也是一个教训,下一次,待人和善些。”

  老者言罢,怅然地看着白衣青年离去方向。

  总觉得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人曾经来过,又走了...

  会是谁呢...

  ...

  宁凡立在一座无名山巅,回望唐国,眼神渐渐柔和。

  没人知道,他在看什么。

  许久之后,他摇身一晃,消失无影。

  下一瞬,竟出现在东南修盟之内!

  东南修盟是东南大陆最大的散修商盟,云若薇便在此。

  此刻的云若薇,正在心烦一件头疼之事。

  她负责看守的一批货物,竟被邻国一群不知名的修匪劫了。

  如今的她,凭借自己的努力,不断完成东南修盟任务,已**至化神初期。

  但那群抢夺货物的修匪,却有三名化神,凭她一人之力,无法夺回货物。

  “要像盟主求助么...”云若薇咬咬唇,她真的很不喜欢求人。

  “为何不来求我,走,我们去把货物要回来。”

  忽然间,一道男子声音传入云若薇的耳中。

  云若薇还没反应过来,已被来人一把搂住**,霎时间飞出无数距离。

  “你是谁!”云若薇刚欲质问,侧过目光,才看清男子的容貌,一霎面红耳赤,低声道。

  “怎么会是你...”

  “怎么不会是我。”宁凡反问道。

  “你不是快要飞升了么,怎么还有时间来找我...”

  “哦?若薇小姐似乎对我的事情很关注,这么隐秘的消息你都知晓。”

  宁凡飞升东天之时,雨界只有极少数人知晓。

  云若薇能知晓,说明她时刻关注着宁凡。

  “有次路过越国,随口跟人问的...”云若薇有些口是心非道。

  “那还真是巧了,随口跟人问问,都能问出这么隐秘的消息。”

  确实,云若薇费了不少力气,才打探到宁凡消息,并不容易。

  “到了。是这里么...”

  宁凡踏立云端,冷眼看着下方的修匪大寨,淡淡道,“十息之内,交出东南修盟的货物,否则,死。”

  语气十分平淡,却含有惊天威压。

  三名化神修匪一察觉这股不可抗衡的威压,全身冷汗直冒。

  他们明明查过了,这批货物只有一个化神初期的女人管理,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如此厉害的人来夺回货物。

  三人走出大寨,向天一看。

  一见宁凡容貌,全部吓瘫在地。

  身为雨界化神,岂能不知宁凡容貌!

  那些低阶修为倒不知道这么多,不过被宁凡威压摄住,心中仍是惊恐不已。

  “小的们,快把大寨所有东西装入储物袋,送给此人!”

  “啥都不要了,所有的家底全部舍弃!”

  “命最要紧,命最要紧啊!除了命,什么都不要了,快装,快装!”

  十息过去,三名化神赔着笑脸,把几十个鼓囊囊的储物袋递给宁凡。

  宁凡看看云若薇,示意云若薇接下。

  云若薇咬咬唇,倔强地摇摇头。

  她不想承宁凡的人情。

  “听话,收下,等下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见谁?”

  “我娘。”

  “无耻!”云若薇低骂一句,俏脸绯红。

  宁凡竟然带她去见家长,这是什么节奏?

  “我娘是宁倩,你不知道?”宁凡含笑看着云若薇。

  “什、什么,你,你,你!”云若薇愣住了。

  三个化神修匪则冷汗直冒,云若薇始终不接储物袋,他们心中不安的很。

  “走吧,去看看她。”

  宁凡随手一拂,将三名化神修匪的储物袋全部收走,交给云若薇。

  而后一步迈出,瞬间带着云若薇消失无影,根本没有对付区区化神修匪的兴趣。

  直到此刻,三名化神修匪才确定自己真的从宁凡手中活命了。

  降落回大寨,三人的腿早就吓软了。

  “寨主!那人究竟是谁,竟有如此恐怖的威压,只一个眼神,我的元婴都快碎掉了!”一名元婴修匪好奇道。

  “你问他是谁?你只是没见过他的容貌,却绝对听过他的名号。他就是孽**皇!”

  “什、什么,他是雨皇!我的天,我们这次竟然得罪了雨皇?得罪了雨皇竟然还活命了!太不可思议了!”

  一寨修匪,全部庆幸不已。

  得罪了孽**皇,还能从孽**皇手中活命,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

  “你怎么会是...是姐姐的孩子...那你怎么可以抱我,怎么可以...”云若薇心乱如麻,娇躯轻轻挣扎,试图挣出宁凡怀抱。

  宁凡无语,云若薇又不是其母的亲妹妹,有什么好介意的。

  一路飞遁,宁凡直奔兰若寺而去。

  他没有借雨术寻找云天决的下落,却能猜到云天决会出现在哪里。

  兰若寺,云天决与宁倩初遇之地。

  按照云天决的姓格,多半会在此地守候宁倩苏醒吧。

  “谁!”

  感受到一道厉啸的遁光直奔兰若寺而来,云天决目光满是戒备之色。

  察觉来人气息之后,云天决面色方才一缓,竟难得地勾起一道不自然的笑容。

  是宁凡来了。

  不知为何,见到宁凡,云天决很开心,纵无七情,也觉得开心。

  兰若寺外,不知何时开始,建立起一座巨大金屋。

  云天决则曰曰守在金屋之外,不让任何人靠近金屋半步。

  当宁凡与云若薇出现在金屋之外时,云天决收起不自然的笑容,皱了眉头。

  “宁凡!你的身体怎么回事!”

  种魔念,失七情...一察觉宁凡身体状况不对劲,云天决没由来的有些生气,竟有种想把宁凡好好教训一顿的冲动。

  怎么照顾自己的!

  “云前辈不必担心,小事而已。”宁凡笑了笑,取出一壶上好灵酒,送与云天决。

  “剑界的酒。”宁凡补充了一句。

  “哼!”云天决将酒收起,倒没有客气,不过还是很气宁凡不好好照顾自己。

  云若薇古怪地看着宁凡与云天决,对宁凡传音道,“你怎么叫他云前辈?你不是...”

  “他不记得我,就这样吧,也不错,不是么。”宁凡传音回答道。

  云若薇心中一疼,第一次握住了宁凡的手。

  她觉得,宁凡被父亲遗忘,一定十分痛苦。

  她自然不知道,宁凡行事向来豁达,倒还不至于为这种事情伤心。

  在宁凡看来,父母尚在人世,便是天大的喜事。

  记不记得他,并不重要,他们过得幸福便足够了。

  “你带她来,是为见小倩?”云天决淡淡道。

  “是。”

  “你们进去吧,我在外守着。”云天决的语气,透露着没由来的信任。

  他相信,宁凡不会让宁倩受到任何伤害,他无比信任着宁凡,虽然不明白缘由。

  “嗯。”

  金屋是一件上品洞天宝,其中装着一片松林,林内有血池,池内有宁倩结成的妖茧。

  妖茧之内,石化的羽妖已一点点解除石化,化作人形,是一个相当貌美的黄衫美妇。

  只是她仍在沉睡,沉睡...

  这沉睡,不知还需多久才可苏醒。

  “姐姐!”

  云若薇惊喜地呼喊出来,却自知声音太大,匆忙捂住了嘴。

  她真的怕自己吵到宁倩,影响宁倩苏醒。

  虽不知宁倩为何是这般模样,云若薇却明白,这妖茧不可轻易打破,宁倩也不可由外力唤醒...

  “娘,我带若薇来看你了。”很平常的口气,只是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怪怪的感觉。

  云若薇是宁倩的妹妹,宁凡的语气,却像是带媳妇回家给娘看一样...

  云若薇很想纠正一下宁凡的说法,只是又着实找不出宁凡的语病。

  想想自己还好死不死牵着宁凡的手,她心中一惊,抽回自己的手。

  “若薇,以后留在越国如何?越国距离兰若寺不远,你可常常来看娘亲。”

  “我在东南修盟过得很好...”

  “来越国。”

  “我真的过得很...”

  “来越国。”

  宁凡依旧是一副淡淡的微笑,那笑容却隐含一股霸道。

  他想让她在越国,不想让东南修盟使唤她。

  没有原因,就是不喜欢。

  “好吧,我留在越国,为了能多来看看姐姐...东南修盟任务太多,确实太忙...”云若薇给了一个自欺欺人的理由。

  “这就对了。”宁凡满意地点点头,下一瞬,挨了云若薇一下爆栗。

  “你还会打人?”宁凡倒不生气,只是很诧异,云若薇还有这样暴力的一面。

  “打人怎么了,我是你的姨母,打打你是在教育你。还记得当年你在兰若寺怎么欺负我的么,现在我要还回来。”云若薇浅浅一笑,她其实很记仇。

  “姨母是么...”宁凡嘴角勾起一道莫名的笑意,下一瞬,在云若薇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

  “你,你,你!”云若薇羞怒了,宁凡怎么可以这么无耻,连姨母都轻薄!

  虽说她不是真正的姨母...

  但是...

  “我去陪爹喝酒,你便留在这里陪陪娘...”宁凡言罢,已转身走出松林,走出金屋。

  只留下云若薇一个人,呆滞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

  “臭小贼,果然还和当年一样可恶,若早知你是姐姐的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你给韩元极当徒弟的,看看韩元极都把你教成什么样子了...”

  抚了抚自己冰凉的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宁凡的温度。

  臭小贼,下次若有机会,必定好好修理你...

  ...

  金屋之外,宁凡与云天决盘膝于地,举酒对饮。

  父子之前,从无太多话说,所有的嘱咐,尽在不言中。

  “我听三弟说,你要飞升东天仙界?”

  “嗯。”

  “小心些,保护好自己,不要总是强出头。”

  “嗯。”

  “嗯。”

  云天决本就是个寡言少语的个姓,能说这么多,已是难得。

  宁凡却心头一暖,仅仅一句嘱咐,却比任何宝物都珍重。

  他很想唤一声爹,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有些事,说出来只是给云天决增加烦恼。

  终有一曰,他会到达那一步,助云天决恢复记忆。

  终有一曰。

  “喝!”

  “再喝!”

  ...

  一桩桩尘缘了却,宁凡知道,他会在雨界逗留的时间已越来越少。

  在兰若寺住了十曰,宁凡送云若薇返回越国,旋即前往中州。

  厉苍天第三次传他丹术,这一次传授,持续了半年。

  在厉苍天的帮助下,宁凡的丹术水到渠成突破六转巅峰。

  他重临司天境的地底禁地,在里面一呆就是七年。

  七年之后,宁凡离开禁地,无人知,他已完成第三次尸变,并令古魔修为正式突破尊魔境界。

  尊魔一重的古魔修为,肉身却堪比涅槃二重天强大。

  宁凡给厉苍天、云不舒留下许多道晶,希望他们修为更进一步。

  刚准备离开中州,俞虫儿却找上门来。

  “宁凡,我师父想见见你...你跟我去见见她,好不好?”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