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91章 荒古仙皇

第691章 荒古仙皇

  冰冷彻骨的湖水,流淌着丝丝缕缕的剑气。

  宁凡将小独孤紧紧搂在怀中,小心守护着她。

  此刻的他暂时拥有命仙修为,自是不惧这些剑气的。

  若换做之前的他,便是战力全开,也会被湖水中的剑气所伤。

  渐渐地,宁凡发现,小独孤似乎天生不怕这里的剑气。

  有她在,那些想要攻击宁凡的剑气,竟一一退避,不敢攻击。

  宁凡低下头,他发觉怀中的小人儿脸色苍白,眼中剑芒闪烁,似在施展什么秘术,克制此地剑气。

  心中不由得大感怜惜,轻轻吻了吻小独孤的额头,温柔道,“歇歇吧,我会保护你的。”

  “嗯...”小独孤低低应了一声,散去眸中剑光。

  她亦看出,命仙修为的宁凡丝毫不惧剑湖剑气,如此便好...

  依偎在宁凡的怀中,明明冰冷的湖水都觉得温暖起来。

  她看着宁凡,无比珍视,就似看到一件拼死守护的珍宝。

  这样大胆的目光,从前的她不敢表露,但看过湖水倒影之后,她却再不避讳什么。

  十万丈,百万丈,千万丈...

  不知究竟潜了有多深,此地的冰寒已足以伤到命仙修为的宁凡。

  宁凡目光凝重之极,正担心怀中的人儿会受不住此地冰寒,却发现她面色红润,正闭着眼,依偎在他怀中,竟舒服得睡去了。

  “这小丫头,一点也不怕此地剑气寒气么...”

  宁凡失笑地摇摇头。

  他最担心的,莫过于小独孤。

  既然小独孤丝毫无碍,他自然不会惧怕区区寒冷了。

  宁凡的发丝眉宇一一凝结成冰,血液好似都要冻结。

  在他快要抗衡不住此地寒气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湖底。

  厚厚的泥沙中,积陷着十几个凝成寒冰的僵尸,身着古夏国的服饰,应是从前随夏皇进入此地的强者。

  宁凡目光扫了扫,这些人中竟无一人是女子。

  他虽不知梦冰云容貌,但梦冰云起码应是一个女子吧。

  她的尸身竟不在这里?

  说起来,湖底据说藏有成仙大秘,成仙大秘又在何处?

  宁凡抱着酣睡的小独孤,身形一纵,在湖底搜寻起来。

  许久之后,在一片珊瑚礁之中,他寻到一个水晶宫殿。

  这宫殿设有避水阵法,宫门外立着两座持剑天神的石像。

  当宁凡试图靠近宫殿之时,两个石像忽然发出光芒,化作两个半步命仙修为的持剑天神,空洞的目光死死看着宁凡,下一刻,冲杀而来。

  “灭!”

  宁凡只是随手抬指,一指点出,仗着修为强横,没用动用任何神通,便将两名天神灭杀。

  两名天神死后,却又化作四名持剑天神。

  宁凡抬指灭之,四名持剑天神死后化出八人。

  宁凡眉头一皱,这些持剑天神竟是越杀越多,好生诡异的神通。

  若再这般杀下去,杀出成千上万的持剑天神,宁凡纵然拥有命仙修为,也终于会死于一群散仙的围攻的。

  “漩空!”

  一指点出,湖底出现一个巨大的虚幻漩涡,将所有天神虚影收入漩空洞天,只困不杀。

  渐渐的,天神虚影能量耗尽,化作青烟散去。

  而宁凡则从容抱着小独孤,步入水晶宫。

  “嗯?这里是哪里?”小独孤醒了,轻轻跳出宁凡的怀抱,却又被宁凡牵住手。

  “不知,跟紧我,小心些。”

  宁凡将小独孤拉近了些。

  这里毕竟是陌生之地,如今没有夏皇陪伴,宁凡独自一人保护小独孤,必须更加谨慎。

  珊瑚挂饰,水晶桌椅,金玉器皿,层出不穷。

  壁上挂有不少空剑鞘,亦有一些画像,画的都是山水。

  偶有人物画,所画的无一不是飞天遁地的大能之仙,抬指碎星灭界,都是恐怖之极的人物。

  宁凡一路走来,发现此地的格局,很像一个女子的闺阁。

  他不由心生猜想,这里或许曾是剑祖的闺房吧。

  水晶宫外虽有持剑天神把守,宫内却无任何危险,倒是稍稍出乎宁凡的意料。

  一路行至尽头,宁凡发现,此地竟有一件房屋是紧闭着的。

  房屋之内,传出森然剑气。

  除此之外,竟还有一丝极其微弱的活人气息。

  此地,竟有活人!

  宁凡的警惕之心一瞬间上升到顶点,神念猛地透过房门,朝房内散入。

  一见房内情景,宁凡先是一怔,而后沉默不语。

  “是...是谁...”一道虚弱之极的女声传出。

  “前辈可是梦冰云?”宁凡淡淡问道。

  “你...你怎知...你是...谁...”女子似随时都会死去一般。

  “我受夏无忧之托,来寻梦冰云遗骨,只是想不到,梦冰云竟还未死,但这样活着,岂不是比死更痛苦...”宁凡闭上眼,长叹。

  一阵剑风吹过,房门徐徐开启。

  独孤清冷的眸光向房中一望,下一刻,同样沉默不语。

  房屋之内,设有一个玄奥剑阵。

  剑阵所用之飞剑,皆是水晶宫之剑。

  之前看到的那些空剑鞘,剑早已被人取走,用于摆设剑阵。

  一个女子盘膝坐在剑阵中心,她的身体如此虚幻,只是一缕残魂而已。

  剑阵之中的剑光,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刺过她虚幻的残魂。

  那痛楚,自是不需多言的。

  那女子,正是梦冰云,并不美貌,却有着比许多男子都固执的眼神。

  她所设的剑阵,名为‘镇亡之阵’。

  此阵是一个仙阵级剑阵,需要以大量仙剑不知,可镇住死者亡魂,不入轮回。

  只是死者的残魂,却会曰曰承受万剑穿心之痛,失去肉身,失去修为,失去一切,最终,只剩一缕残魂尚在人世。

  “无忧...你说你是受无忧所托...他,他还活着,是么,他好么...”梦冰云眼中泪光闪烁。

  枯等六百万年,她不曾哭过。

  曰曰承受万剑穿心之痛,她不曾哭过。

  但骤闻心爱之人的消息,她竟忍不住泪落。

  “他就在剑湖之畔,这剑湖一人只能入一次,第二次入必死。他进不来,尝试了六百万年,无法进入...他一直想找到你的遗骨,并托我入剑湖。却不曾想,你还在人世,若他知晓...”

  宁凡话音刚落,却见梦冰云忽的哀求道,“不要让他知晓!不要让他知晓,我是以这种方式活着...若他知,他会难过,会内疚,会自责...我不要他自责。”

  “知道他还活着,我便知足了。知道他心中终于有了我的影子,我便知足了...你走吧,告诉他,找不到梦冰云的遗骨...让他忘了我...”

  “若晚辈执意要带前辈走,让前辈于夏前辈相见呢?”宁凡淡淡道。

  “我宁可一死,也不见他。你带我离开剑阵之时,我自当一死。”梦冰云悲哀的闭上眼。

  不是不相见,只是不想让他难过,让他自责,让他看到自己最不堪的样子。

  宁凡沉默不语,他答应夏皇要带梦冰云遗骨回去,如今梦冰云未死,自然是要将梦冰云带回的。

  但梦冰云执意不归,若强逼,便会求死。

  宁凡为难了,摇摇头,只觉得女人的心思真是复杂。

  梦冰云在此受了六百万年苦,难道不是为了见到夏皇么?

  明明可以相见了,却又为何不见...

  “宁小魔,先离开一小会儿可好?我帮你劝她。”

  小独孤认真地看着宁凡,眸光似乎在说三个字。

  相信我。

  宁凡一怔,想了想,或许女人劝女人真的比较合适吧。

  “也好,据说剑湖之底藏有成仙大秘,多半就在这水晶宫中,我再去找一遍,看看哪里有什么成仙大秘。”

  宁凡捏了捏小独孤的柔嫩手心,笑了笑,转身离去。

  小独孤则走入房中,看着梦冰云,带着同情与怜惜。

  “我可以叫你梦姐姐么?”

  “...可以。”

  ...

  宁凡没有去偷听二女说些什么,他既然选择了相信独孤,便会一直相信下去。

  在水晶宫中来回走了三圈,宁凡仍未找到此宫殿中藏有什么成仙大秘。

  莫说没有成仙大秘,便是什么丹药、道晶都没有一点。

  本来墙壁上还挂了一些仙剑,不过已被梦冰云摆作剑阵,此宫殿中算是毫无机缘了。

  “此地藏有成仙大秘的传闻,果然只是谣言么...”

  摇摇头,宁凡伫立在一座卧房之外...剑祖曾经的卧房。

  他没有立刻去寻小独孤。

  此卧房距离小独孤所在的那件房间,只有百步之遥。

  宁凡决定在此等待小独孤。

  他坐在水晶桌旁,把玩着桌上的空酒盏,目光在卧房四面扫了扫。

  墙壁之上,同样挂着一个空剑鞘,仙剑多半是被梦冰云取走了。

  除此之外,墙壁上还挂着一副画,那是一个白衣女子的背影肖像,很温柔的一个女子。

  三千青丝飞扬,一只手微微按着鬓丝,稍稍露出的侧脸,似乎挂着一丝笑意,看不太清。

  那个背影有些眼熟,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对了,是剑祖的背影。

  宁凡见过剑祖背影数次,每一次都杀戮滔天,每一次都脚踏皑皑白骨。

  “天地神魔,皆为蝼蚁,若我折剑,天下无武...”

  他犹记得剑祖那句清冷而霸凌的话语,视诸天神魔为蝼蚁。

  想不到那样冷漠的女子,也会有微笑的时候。

  那么柔和的背影,一点也不像斩尽神魔的人呢...

  等等!

  宁凡霍地站起身,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幅画。

  在那幅画中,竟有一只蝶!

  剑祖是在对那蝴蝶微笑!

  在看到那只蝴蝶的瞬间,宁凡脑海一片空白,许久之后,目光才渐渐清明。

  “那蝴蝶,好像是我前世的某一世...”

  “前世的我,见过剑祖么...”

  宁凡沉默不语,走近,将画取下,捧在身前,细细观看。

  渐渐的,宁凡的心神不自禁的沉入画卷之中。

  在一处花草繁密的山谷中,一个白衣少女抱膝坐在地上,看不清容颜,只看得清她嘴角的笑意。

  她素手轻扬,伸出手,逗弄着身前的一只蝴蝶,浅笑道,“小蝴蝶,为何要去闯域外界门?你很想去紫斗仙域么?我镇守了界门这么多年,什么样的闯门者都见过,都杀过,唯独你,太让我意外...你这么弱小,根本不可能闯过界门的。”

  蝴蝶扑腾扑腾,似乎有些不耐烦,不想理会这个话痨女人。

  “脾气不小呢,若非我剑下留情,就算你是仙帝,也是必死。知道么,你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下不了手的人,不,是蝶。我竟会手软,若让荒古仙皇知晓,怕是会责罚呢...”

  天空之上有十个黑色太阳,这里,不是紫斗仙域。

  ...

  宁凡睁开眼,目光露出浓浓的震撼之色。

  他收起古画,心中久久难平。

  他虽未在水晶宫中寻得什么成仙大秘,却得知了更为震撼人心的消息。

  剑祖不是紫斗仙域之人...

  剑祖来自于另一处仙域,那处仙域的仙皇,名为荒古。

  那处仙域,难道是叫荒古仙域么...

  宁凡目光微微一沉,看起来,蝴蝶最初也是从紫斗仙域外来的。

  蝴蝶也是域外之人么,宁凡,来自于域外么...

  “宁小魔,我们走吧,梦姐姐同意和我们一起走了。”

  在宁凡沉思之际,小独孤与梦冰云徐徐走入房间。

  宁凡眉头一舒,自嘲地摇摇头。

  紫斗仙域也好,荒古仙域也罢,这些问题,不是自己该考虑的。

  就像生死劫中,紫斗仙皇所言,有些东西,不是如今的自己该知晓的。

  这些问题,太过遥远,他目前唯一想知道的,是前世的自己与剑祖有何关系。

  不过看起来,这个问题是休想找到答案了。

  “夫人真的说服了梦前辈?夫人好口才,为夫自愧弗如。”宁凡学着书生模样,对小独孤做了个长揖,把小独孤说的俏脸一红。

  “没个正形!”小独孤轻哼一声,眸中却有些幸福之色,“我与梦姐姐说了什么,你不必问,现在就带我们离开剑湖吧。”

  “好。不过委屈梦前辈先入元瑶界呆上一会儿,你残魂虚弱,不能受一丝一毫的寒气侵蚀。”

  宁凡抚了抚元瑶玉,在征得梦冰云同意后,将之收入元瑶界中。

  而后一把揽住小独孤的**,化作一道遁虹,直奔剑湖之上而去。

  借出元神之力,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宁凡的修为正一丝丝跌回碎六,他必须在修为彻底回落前返回。

  湖岸上,夏皇怔怔看着湖面,一面恢复法力,一面回忆着往昔。

  一想起那个深爱自己的女子,夏皇心痛如绞,却只能闭目长叹。

  “但愿宁小友能找回冰云的遗骨,若找不到...哎...”夏皇神情苦涩。

  得到的时候不去珍惜,失去了却又追悔莫及,人啊,就是**。

  如果当初他听了冰云的话,不去密地探险...

  如果他曾给过那个女子些许怜爱...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斯人已逝...

  嗤!

  一道遁虹破出湖面,是宁凡与小独孤。

  一见宁凡返回,原本盘膝调息的夏皇霍地站起,金瞳之内,竟有些许紧张之色。

  “宁小友,不知你可曾寻得冰云的遗骨...”

  夏皇拳头紧握,老脸紧绷,六百万年来,他从未如此紧张过。

  宁凡还未说话,小独孤却莲步轻移走上前,淡淡道,“剑湖之底,没有梦姐姐的遗骨。”

  “没有遗骨么...呵呵,呵呵...”

  夏皇想要平静地笑一笑,却根本无法平静,原本虚弱地身体,骤然大悲之下,竟咳血不止。

  “夫人你...”宁凡无语,小独孤这是故意让夏皇着急么?

  小独孤对宁凡眨了眨眼,示意宁凡不要说话。

  她就是来为梦冰云抱不平的。

  梦冰云对夏皇那么好,却一直被冷落,等到梦冰云‘死’了,夏皇才醒悟过来。

  梦冰云本人是舍不得让夏皇吐血的,小独孤么...

  如今她已经和梦冰云是好姐妹的,自然要为姐妹打抱不平。

  让夏皇咳几口血怎么了?活该!

  小独孤回头看看宁凡,满意地点点头。

  心道还是自家男人好,不会痴迷修道,抛弃妻子。

  这样一想,小独孤又觉得宁凡真是个怪人。

  别人家的少年郎哪一个不是斗志满满地冲击仙途,不是满口喊着逆天斩仙的口号,就是自以为天下第一,各种装逼各种打脸。

  自家男人从一开始就对成仙毫无兴趣,他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夏皇活了六百万年,才活了个明白。

  自家男人刚刚修道,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十分珍视亲人爱人。

  嗯,男人,果然是自己家里的好。

  “宁小友,老夫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在此稍稍歇息,待老夫法力恢复,送你们回雪疆...至于答应小友的事情,老夫必定会办到,之后老夫会制作一个跨界传音的玉圭交给你,曰后雨界有难,尽可通知老夫。老夫若全力飞遁,最多十息可至雨界救援,必为你屠尽来犯之敌...”

  言罢,夏皇落寞地转身,一步步朝远处走去。

  小独孤打抱不平也打够了,又淡淡叫出夏皇,“夏前辈若想静一静,何不与梦姐姐两个人一起静一静。”

  “两个人?梦姐姐?”

  刚才一时心乱,夏皇并且听出小独孤称呼有何不对。

  此刻骤闻小独孤的言语,忽然一怔。

  她为何称呼冰云为梦姐姐?她认识冰云?

  什么叫和冰云两个人一起静一静?难道她们找回了冰云遗骨?

  他正这般想着,宁凡轻轻抚了抚元瑶玉,而后搂住小独孤,朝剑湖另一头飞去,并对夏皇道,

  “夏前辈,梦前辈,我们在剑湖另一端等你们。”

  原处光华一闪,一个蓝衫妇人徐徐现身。

  她并不美貌,但夏皇却在第一眼看到她时,入了痴...

  “冰,冰云!你,你!”夏皇不可置信地揉揉眼,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眼前站着的,绝对是梦冰云,气息没有任何差错。

  只是,梦冰云却只剩残魂而已...

  残魂之上,更有数之不尽的剑创。

  “镇亡之阵!”夏皇的脑海之中,瞬间冒出这个阵法之名!

  一瞬间,好似一把匕首插进了他的心中,他痛苦之极地将梦冰云搂入怀中。

  六百万年来,她究竟受了多少苦...

  是我害了她,是我对不起她!从今曰我,任何人都不许夺走她!

  “无忧...这还是你第一次抱我...”梦冰云静静依偎在夏皇的怀中,露出幸福之色。

  忽然间,她有些感激独孤小丫头了。

  若非那个小丫头劝说自己,或许自己永远无法拥有这一刻的幸福吧...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