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90章 相信我

第690章 相信我

  宁凡最终还是决定,带小独孤同行。

  此行有夏皇随行,一路不会有任何危险。

  夏国密地,夏皇已独自进入过无数次,其中最大的危险,也不过足以灭杀普通命仙而已。

  对夏皇而言,任何危险都不是危险。

  凌皇听说宁凡与独孤欲去夏国密地,自然是厉声劝阻。

  不过当夏皇在凌皇面前展露出一丝实力后,凌皇震撼之下,再无任何疑虑。

  凌皇从来不知,夏国的末代夏皇竟活过了六百万年,活到了这一世。

  夏皇的实力太过深不可测,有他随行,凌皇便放心了。

  “走吧。”

  夏皇只一步迈出,脚下立刻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涟漪回荡至宁凡、独孤脚下,二人立刻有一种融入天地的感觉。

  只一个呼吸的时间,夏皇已带着宁凡、独孤二人,生生从雪疆遁至天疆。

  “好生玄妙的遁速!”宁凡目露惊叹之色。

  “此为缩地成寸之术,唯有极少数真仙才可领悟。此玉简你拿去,其中记录了老夫领悟此术的心得。若有一**突破真仙,可细细研习此术,必有收获。”

  夏皇随手抛给宁凡一个玉简,头也不回。

  他的目光,带着沉痛,看着眼前的一座深不见底的地渊。

  这地渊,便是夏国密地的入口。

  宁凡收起玉简,只看了一眼,旋即感叹不已,收起玉简。

  玉简中记录了夏皇领悟缩地成寸术的全部心得,然而这些心得,如今的宁凡尚无法领悟。

  望着深不见底的地渊,小独孤不知为何,心口微痛。

  她蹙着秀眉,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宁凡抓住了小独孤柔软的手掌,眉头紧皱。小独孤的手好冰...

  将自己的法力一丝丝度入小独孤体内,后者的气色渐渐好转。

  “不舒服就不要去了。”宁凡关切道。

  “不,我要去。不过,可不可以放开我的手...”

  小独孤俏脸微红,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偏偏手掌被宁凡紧握,无法抽离。

  这是她第一次与宁凡牵手...

  她能清楚感受到宁凡掌心的温度。温暖,安全,让她竟有些眷恋。

  “就这样,我牵着你,你跟在我身边。入密地后,无论有何危险,都不要怕,有我在!”

  虽有夏皇跟随,宁凡仍是保持着十二分戒心。

  任何时候,都不可大意。

  “你们跟在老夫身后,莫乱乱走一步。”

  夏皇提醒了一句,身形一纵,跃入地渊。

  宁凡暂时松开小独孤的手掌,小独孤不由得有些失落。

  忽然间,小独孤便感觉自己的柔软腰肢被一个强有力的臂膀搂住。。

  宁凡搂着小独孤,直跃地渊之底。地渊足有千万丈深,夏皇正在地渊之底等着宁凡二人。

  松开小独孤的腰肢,再次牵起小独孤的手,宁凡开始打量地渊底部的环境。

  这是一处古老遗迹,天空上有一个人造的水晶太阳,使得地底亮如白昼。

  脚下的泥土十分松软,长满杂草,空气中有一股青草之香,还混杂了一些血腥气味。

  很淡,但宁凡对血腥味的感知想来十分敏锐。

  在青草丛中,不时可见一座座倒塌的古碑每一座古碑之上都只有两个字,以神篆文书写...

  弃剑!

  那字迹是以剑所刻,明明娟秀,却又暗含锋芒,似是女子所刻。

  不难想,此地是剑祖密地,那字自然也是剑祖曾经刻下。

  只是剑祖为何要刻下弃剑二字,还刻下这么多。

  难道这弃剑之中,含有什么深奥剑理么。

  “老夫的剑意,就是在这座密地所参悟,故而带了一丝剑祖剑意的味道。”

  “过了这片草地,会有一座荒林,那里就是仙阵所在,你派来的人就是死在那里。”

  夏皇言罢,向前行去。

  宁凡深深看了古碑一眼,牵着独孤离去。

  独孤望着古碑,神情一时怔忡,一时茫然。

  “弃剑,弃剑...”

  她喃喃念着这两个字,心口又是微痛。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是没由来觉得,刻下这两个字的女子,心中一定很痛很痛。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不知。

  一路向前方行了十余里,一座巨大的荒林出现在眼前。

  荒林之中,每一株巨木都高达十万丈,枯枝无叶。

  地面之上,随处可见陨落多年的枯骨,还有一些新到的残尸。

  这些残尸的主人,全部是天殿强者。

  宁凡目光凝重地看着一株株巨木,他看得出,每数十住巨木中,便有一株巨木内含有一道剑祖剑气,可瞬杀碎一修士。

  成千上万的巨木依阵而列,形成了一个威能恐怖的仙级剑阵!

  之所以是仙级剑阵,还是因为剑气威力随时岁月磨蚀减弱的缘故。

  此阵自然是剑祖布下的,若此阵威力全盛之时,任何真仙闯入此阵,唯有一死!

  宁凡看到无数天殿强者的残尸,自不会有任何悲伤的。天殿本是敌人,只是被他强收为奴罢了,死便死了。

  夏皇看到那些陨落多年的枯骨,却目光悲痛、愧疚。

  那些人,都是六百万年前的夏国强者,因为夏皇一时糊涂,陨落于此。

  嗤嗤嗤!

  随着宁凡一行人深入荒林,四面剑阵忽然有了反应,成百上千道剑祖剑气破阵而出,朝宁凡等人杀来。

  宁凡二话不说,将小独孤一把拉至身后,一副随时出手的模样。

  他的目光凝重之极,此地起码有一千二百道剑祖剑气!

  每一道剑气都可瞬杀碎一修士,若同时被一千二百剑气攻击,便是普通命仙也要重创!

  “收!”

  夏皇大手一抓,一千二百道剑气全部被他摄入掌中。

  法力一凝,所有剑气合一,凝成一道金色剑光。

  再一凝,金色剑光化作一柄金色的小剑。

  “此物可防身。”

  夏皇将金色小剑递给宁凡,没有多言,继续前进。

  宁凡接过小剑,感受到小剑之中蕴含的浩瀚剑气,目光一变。

  这小剑是剑气所凝成,一旦祭出,可化作一千二百道剑祖剑气,对命仙发出重创一击!

  收起金色小剑,宁凡牵着小独孤,紧随夏皇之后。

  夏皇在荒林中最大的巨木下收住脚步,朝巨木屈指一点。

  但见金光一闪,霎时间,身前的巨木化作飞灰消散。

  下一瞬,整个荒林的树木全部化作飞灰消散。

  做完这一切,夏皇抬手朝大地一抓,从地底摄出一颗剑形金石,送与小独孤。

  “仙级剑阵已毁,这是剑阵阵力凝成的剑石,可助剑修大幅提升修为。一块剑石足够让你直接突破窥虚境界了。”

  小独孤看了看宁凡,见宁凡点头,便收下了剑石。

  “过了荒林,就很危险了,当然,危险是对你们而言。跟紧老夫,半步不离!”

  越过荒林,是大片大片的古老坟冢。

  空气中弥漫着阴森森的雾气,雾气中,遥遥传来一阵阵铃铛之声。

  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立刻在宁凡心中出现。

  小独孤则神游物外,并未注意到此地凶险。

  她静静看着大片大片的荒坟,默然不语。

  心,又是一阵阵微痛...

  脑海中,不经意浮现一片片血肉横飞的场景。

  “疼...”

  她一手抱着头,贝齿咬唇,眸中满是痛楚,几欲跌倒。

  宁凡顾不上理会那些诡异的铃铛声,匆忙扶住小独孤,将一丝丝法力源源不断地度入她的体内。

  “怎么了!”宁凡满脸都是担忧之色。

  “没什么...有些不舒服而已...现在好多了。”在宁凡的帮助下,小独孤脸色渐渐好转。

  而四面的铃铛之声,已越来越近。

  阴森的雾气中,四个碎八修为的巨鬼抬着一个布满锁链的巨大铁轿,杀机森然地走来。

  那巨大的铁轿之上,坐着一个青面獠牙地鬼物,身穿大红衣袍,散仙级别的修为,肉身强度却堪比命仙!

  渐渐的,浓雾中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铁轿。

  四个铁轿,十六头碎八修为的巨鬼,四头肉身成仙的鬼物!

  宁凡目光一震,碎八巨鬼还好说,四头仙身之鬼绝非他可战胜!

  这四鬼一拳之力,便堪比命仙一击!

  吼!

  铁轿落地,十六头碎八巨鬼大步走来,每一步都踏地大地晃动。

  四头仙身鬼物目光空洞,其中两人抬指按下,两道剑芒透指而出,直朝夏皇攻来。

  另两人身形一晃,消失无影,下一瞬,一左一右,出现在宁凡、小独孤两侧,鬼爪直接抓向宁凡二人。

  随手一抓之力,足以轻易撕碎散仙!

  “滚!”

  夏皇目光一冷,一字喝出,声音立刻化作无形的剑光,朝20头鬼物斩去。

  只一个瞬间,16头巨鬼全部被碎尸万段。

  而4头肉身比仙的鬼物,直接被音波之剑拦腰斩灭。

  “言剑之术!”宁凡目光一震,想不到言剑之术竟真的存在。

  貌似藤纤柔对言剑之术很感兴趣,若能要来此术,送给藤纤柔,倒是一桩美事。

  再看那20头被夏皇瞬杀的鬼物,一经跌倒在地,立刻化作一柄柄残碎的古剑,灵光暗淡,剑意涣散。

  “这些是剑鬼。剑主死,剑灵亡,剑灵成鬼,便是剑鬼。老夫年轻之时,险些死在此地的剑鬼手中...”

  言罢,夏皇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简,送给宁凡。

  宁凡一看玉简,其中记录的竟是言剑之术的**之法。

  “言剑之术威力不强,但其中包含了一丝‘言出法随’的大神通...真仙三大境界,为渡真、舍空、碎念。碎念二境,为言境,念境...言出法随,念起道生,此为突破碎念境界的关键...此术不强,但或许可助你早曰领悟言出法随之境界。”

  夏皇言罢,再次前进。

  宁凡轻叹一声,一路走来,夏皇不断馈赠机缘,所求的不过是想得到他的帮助。

  收起玉简,宁凡牵着独孤紧随夏皇之后,心中则已下定决心,必助夏皇寻回梦冰云之遗骨。

  一处处机关阵法,被夏皇轻易破去。

  一个个强大剑鬼,被夏皇抬指斩灭。

  他来过此地很多次了,从梦冰云逝去之后,他便一次次强闯禁地。

  起初,他修为不足,非剑鬼之敌,每一次来都铩羽而归。

  后来,他彻悟生死,足以抗衡剑鬼,却无法再入剑湖。

  六百万年过去,他的实力早已堪比真仙。

  他可轻易斩灭此地一些生灵死物,却唯独入不了剑湖。

  那一池湖水似乎在嘲笑他,失去了的东西,就再也要不回了。

  “到了...”

  越过一座高山,位于高山之后的,是一池平湖,池畔围着一圈奇石,每一座奇石上,都插着一柄古剑。

  湖水潋滟入境,看似普通寻常,宁凡却从湖水中察觉到一丝危险。

  宁凡目光一闪,随手从地上拾起一片落叶,抛入湖中。

  落叶入湖,直接下沉,并一丝丝凝结成冰...

  “连落叶都浮不起么...”宁凡眉头紧皱。

  以他的小五行体,防御此湖水冰力不难。

  但以他的此刻的修为,若入湖中,怕是会如落叶般永远沉下,再无法浮出水面。

  恐怕唯有命仙才能在这湖中来去自如。

  当然,任何命仙也只有一次机会入湖的,第二次入湖,法则不许,必死无疑。

  “这里就是剑湖,又名问心剑湖,据说此湖湖水可映照出前世的倒影...不过那倒影唯有自己可看见,旁人是看不见的。”

  夏皇语罢,宁凡与小独孤全部怀着好奇之心走近湖畔,低头看着湖水中的倒影。

  宁凡湖水中的倒影,是蝴蝶,却并非一只,而是成百上千只。

  他轮回过无数次,每一世都是蝶。

  他用生生世世的蝶命,换了这一世人命。

  “可看到前世么...”宁凡侧过目光,看向独孤。

  却见此刻的独孤看着池水中的倒影,止不住的流着泪。

  她看到了什么?宁凡不知,只有独孤自己知晓。

  “不要哭...有我在。”

  宁凡不知独孤看到了什么,他没有去询问,只是将独孤微微颤抖的身体紧拥怀中,试图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此刻彷徨的心。

  “宁小魔,你的前世,是一只蝶,是么...”小独孤低声问道。

  “嗯。”

  “原来如此...我弃剑,舍弃生生世世之杀戮,换你此生重逢,终是值得...”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着宁凡听不懂的话语。

  虽然听不太懂,宁凡的心却没由来触动了一下。

  他隐隐感觉,自己似乎亏欠了独孤太多太多。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宁凡疼惜地问道。

  “别问,永远不要知道...”独孤扬起带着泪痕的笑脸。

  宁凡想要施展窃言术,看一看独孤究竟看到了什么。

  前世的他,欠过独孤,是么...

  他想要看清,可惜,独孤的体内有一股太过强大的力量保护着她,让宁凡看不清她的心事。

  别问,永远不要知道...

  如此便好...

  独孤伸出手,细细**着宁凡脸庞的轮廓,带着感恩与满足。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主动触碰宁凡。

  她的目光之中,似乎多出了一些东西...是眷恋。

  宁凡没有来地心中一痛,狠狠地将独孤紧搂怀中。

  该死的,这个女人究竟看到了什么...她竟会哭...

  没有答案,她说不说,便一生一世不会说。

  这个答案,也许只能宁凡自己去找,也许,一生一世也找不到。

  “咳咳咳...”夏皇尴尬地咳嗽几声。

  此地还有他在,这俩小夫妻就在这搂搂抱抱,真是太忘我了。

  独孤俏脸一红,毫无形象地将泪水抹在宁凡襟口上,轻轻推开宁凡,理了理鬓发,“你该去帮夏前辈的忙了。”

  “夫人所言甚是,为夫倒是忘了还有正事要办。”

  宁凡调笑一句,看着独孤轻嗔薄怒的模样,心中渐渐平静。

  那个答案,待他曰后修为足够,自然可知。

  轮回之妙,包容万物,自可窥尽前世今生。

  “前辈,是否此刻便传我元神之力?”宁凡询问道。

  以他的修为,入剑湖容易,出剑湖毫无可能。

  唯有夏皇倾尽全力,助他暂时拥有命仙修为,他才有信心来回走一遭。

  “好,老夫这便将元神之力抽出,暂借于你。你靠近些。”

  夏皇抬手一指,点在宁凡天灵,闭上眼,将元神之力一一传入宁凡体内。

  他的气息急速萎靡,虽然仍是散仙,却远远不如之前那般强横。

  而宁凡的气息则节节攀升,碎虚七重天,八重天,九重天,巅峰...命仙!

  命仙分人玄鬼玄境界。

  宁凡此刻的境界,便是一个人玄初期的命仙!

  感受着体内浩瀚的法力,宁凡目光一闪,却并未有太多震撼。

  **控体内暴涨的法力,亦十分得心应手,没有任何不适。

  仙帝级法力他都曾暂时拥有过,命仙自然不值一提。

  “哦?小友竟能如此轻易驾驭命仙级法力?”夏皇脸色苍白如纸,目光则微微一震。

  宁凡的本事,比他预期地还要大。

  此刻的夏皇将所有元神之力借给宁凡,身体十分虚弱,恐怕便是碎八修士也未必可胜。

  宁凡一叹,转身走向剑湖,正欲一跃而入,小独孤却一把拉住他的手臂。

  “带我一起去!”

  “听我说,剑湖十分危险,若出了任何意外...”

  宁凡话未说完,便被独孤决然的话语打断。

  “相信我,我不会有事,我还能帮你。相信我。”

  相信我,这剑湖我可来去自如,可保护你...

  相信我,相信我...

  宁凡沉默少许,一把揽住小独孤,一跃跃入剑湖。

  他决定相信她!

  若她真有危险,他便是拼了姓命,也会保护她!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