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86章 天疆为聘

第686章 天疆为聘

  “滚!”

  仅一个字,无比冰冷的语气,却让天地都颤动起来。

  山在畏,云在惧,风雪噤若寒蝉!

  那声音带着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只一击,便将暴起出手的天殿大长老一击重创!

  天殿大长老咳血飞下擂台,跌倒在地,久久无法爬起。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宁凡,眼中带着深深的恐惧!

  他曾入天庭,更蒙宁凡相救,才能免死于白发命仙之手。

  他知道宁凡有多么可怕,他认得宁凡的相貌!

  擂台之上,那将独孤护在身后的白衣青年,那一字重创他、并手提天一云水如狗的青年,正是孽**皇宁凡啊!

  他认得宁凡,剑界大多数老怪却并不识宁凡容貌。

  天皇见孙儿被宁凡掐住脖颈,惊怒之极!

  他天殿大长老乃是碎虚三重天的修为,却被宁凡一字重创。

  他虽不知宁凡是谁,却知宁凡修为起码是碎虚五重天!

  “你...你是谁!”

  “敢伤我天殿大长老,真是好大的胆子,速速放开本皇之孙!”

  天皇霍地站起,双目血光一闪,一股碎六境界的威压已朝宁凡遥遥压下,试图震慑宁凡。

  宁凡看也不看**而下的威压,他望着手中的天一云水,眼中始终冷漠,杀机已动。

  “不要杀他...我不想看你杀人。”身后的小独孤忽然淡淡出声。

  她不喜欢看宁凡杀人,她宁愿宁凡永远是刚入七梅城的辟脉少年,永远手不染血。

  宁凡心中一怔,回头一看独孤明净的目光,一叹。

  随手一丢,将天一云水直接丢下擂台,不再理会这个窥虚小辈。

  他就站在那里,天皇的威压根本落不下来。

  他转过身,看着独孤,微笑道,“我来了。”

  “哼,宁小魔,算你识相,若你失信于我,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独孤轻哼一声,恬静的脸上却露出一抹笑意。

  天皇见宁凡没有灭杀天一云水,心头稍稍一松。

  又见自己的威压竟丝毫奈何不了宁凡,暗道宁凡莫不是一个碎六修士,竟不惧他的威压。

  身形一纵,下了高台,将跌倒在地的大长老、天一云水护在身后,冷冷看着宁凡。

  碎六又如何!伤他天殿之人,必须要给他一个交待!

  “阁下究竟是何人!伤我天殿之人,今曰必须给老夫一个交代,否则...哼!”

  天皇的眼中,满满都是威胁之意。

  四面的修士,亦纷纷揣测着宁凡身份。

  苗皇沉吟不语,他总觉得宁凡的气质,有几分像那不解风情的韩老头。

  凌皇目光略略一松,倒是对这素未谋面的白衣青年有了几分好感。

  若非这白衣青年出手相救,独孤多半会被天殿大长老稍稍教训一番。

  只是刚刚独孤竟称这青年为宁小魔...这个青年,莫非就是韩老头的徒儿,是小独孤念念不忘之人!

  一想到这里,凌皇对宁凡刚刚升起的半分好感,全部化为乌有,眼中满满都是敌意。

  转念一想,又是一惊。

  当年宁凡与小独孤种下独孤剑印之时,据说只有元婴实力,且还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元婴修士...

  如今,他已是碎虚修为了么,这才多少年,修为竟提升得如此之快!

  且这碎虚修为,至少都是碎虚六重天。因为凌皇虽看不破宁凡修为,却隐隐感觉自己的修为低于宁凡。

  再一想,宁小魔来自雨界,姓宁,碎六以上的修为...

  一瞬间,凌皇似猜出了宁凡身份,目光一震,却未多言。

  面对天皇的质问,宁凡目光转冷,向天皇的方向一步迈出。

  只一步,周身2720道黑白之气盘绕,生死相随!

  只一步,碎虚六重天的气势席卷开来,形成一股无声的风暴!

  这一步踏在生死之上,有着说不出的玄妙!

  在座之人连碎七都没有,自然无人能看出这一步的玄妙。

  天皇只能隐约看出,宁凡这一步极为不凡,下一瞬,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直击胸口,让他气息大乱,匆匆连退数步,才稍稍稳住身形,额头已冷汗淋漓!

  碎虚六重天!

  天皇哪里还看不出,宁凡是一个碎六修士,且宁凡的实力之强,远在自己之上!

  “本皇,宁凡!人是我伤的,你想让宁某如何交代!”

  这,就是宁凡的答复!

  他的声音不大,却传遍整个凌荒大泽,满座修士霎时间死寂一片!

  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深深的敬畏,看着宁凡,难以置信!

  天一云水亦是满面震惊,他自诩为剑界第一青俊,敢在剑界跋扈,却也知哪些人可以招惹,哪些人不可得罪!

  雨皇宁凡,如今已是九界之中最不可得罪之人!

  天皇藏在袖中的手已被冷汗全部浸湿!

  他看着宁凡,眼中哪还有之前的不可一世、

  交代...他怎敢让宁凡给他交代!

  他是天皇,有一统剑界的雄心,但那雄心也仅限于剑界内部而已。

  他敢对凌殿动手,却无论如何不敢得罪雨界,更不敢得罪雨皇宁凡!

  宁凡是上三界散仙级老祖倾力结交的人物,传说宁凡本人有着斩杀散仙的实力!

  这种人物,一人足矣荡平天殿,他如何敢得罪!

  “雨皇说笑了,老夫哪敢让雨皇给什么交代...”

  天皇刻板的脸上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却对上宁凡一如既往冷漠的目光。

  “你不是要交代么,可以,宁某一向是个讲理的人,便给你一个交代,告诉你我为何伤人。她,是我的人,谁伤她,我便杀谁!这个交代,你可满意!”

  宁凡眼神一眯,指了指身旁的独孤。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立刻在天皇心中生起。

  天皇面色一变,想不到独孤竟是宁凡的女人!想不到凌殿竟有如此强大的靠山!

  同一时间,天一云水亦是冷汗直冒!

  他从来不知,与独孤种下同心剑印的人,是堂堂雨皇宁凡!

  若他知晓,他如何敢跟堂堂雨皇抢女人!

  独孤无语地不得了,她从来不记得自己答应过做宁凡的女人!

  她更不记得,宁凡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天殿大长老长叹一声,挣扎着站起身,惭愧地看着宁凡。

  古天庭之中,宁凡救他姓命,如今他却以大欺小,对独孤出手...独孤,是宁凡的女人。

  “若宁某没有记错,古天庭之中,我应是救了阁下一命吧,今曰阁下是在恩将仇报吗!”

  宁凡冷目一扫天殿大长老,天殿大长老愧色更浓,没有多言,抬手一掌,朝天灵拍下。

  这一掌拍下,他立刻伤势加重,咳血不止。

  碎虚三重天的修为,跌落至碎虚二重天。

  “是老夫愧对雨皇,没什么好说的,若雨皇嫌着责罚不够重,大可将老夫姓命拿去,老夫绝无二话!”

  此人言语铮铮,虽说行事卑鄙了些,但也算一个敢作敢当之人。

  天皇眼露肉疼之色。

  大长老可是他的臂膀,如今境界跌落,无疑会让天殿实力大损。

  “哪只手伤得她?”宁凡看着天殿大长老,冷冷问道。

  天殿大长老没有多言,咬咬牙,抬起了右臂。

  嗤!

  一道生死二气所化的剑芒斩过,大长老的右臂立刻被一剑斩断。

  修士若被生死二气斩断的手臂,除非同样精通生死二气,否则无法修复手臂。

  天殿大长老闷哼一声,脸色更加苍白一分,眼中却有一丝轻松之色。

  他明白,宁凡斩他手臂,意思便是不会杀他了。

  四周修士全部面色惊恐,一个个噤若寒蝉。

  传闻雨皇宁凡是一个手段极狠之人,如今一见,方知传言非虚。

  “好狠...”天皇拳头紧握,却不敢多说什么。

  倒是凌皇看不下去了,站起身,黑着脸看着宁凡。

  “阁下是雨界神皇,却来我剑界撒野,是否太不把我剑界三皇放入眼中!”

  凌皇是在场唯一一个不惧宁凡之人。

  废话,他连老魔都不怕,还怕宁凡!

  不但不怕宁凡,他还十分不爽宁凡拐走小独孤的卑劣行径!

  师父是这样,徒弟也是这样,太可恨了!

  “宁凡!他,他是我父皇!”小独孤忽然紧张地抓住宁凡衣袖,生怕宁凡得罪自己父皇。

  宁凡笑着摇摇头,他是那么不知好歹的人吗?他怎么会对自家老丈人动粗呢。

  没有面对天殿修士的冷意,宁凡作出笑容,对凌皇唯一抱拳。

  “晚辈宁凡,见过凌皇。”

  “呃...”

  凌皇一怔,原本冷着的脸松了松。

  他完全没有想到,嚣张霸道的宁凡,还有这么知礼的一面,会对他如此客气,甚至以晚辈自居。

  比起无耻猥琐的老魔,这个年轻人似乎顺眼多了。

  而且他还处处维护独孤,不像老魔,把梅儿害成那样...

  四面八方的修士也俱是一愣,谁都想不到,宁大魔头还有如此知书达理的一面。

  “咳咳...宁道友是雨界神皇,你刚刚救下小女,本皇十分感激。不过天殿大长老应当由本皇出手惩戒,似乎不劳宁道友越俎代庖吧。还有你刚刚说的话...小女虽与你种下同心剑印,不过,似乎尚未成婚吧?那种话,不要当着外人说。”

  宁凡目光微闪,他看得出,凌皇对自己的态度已有所转变。

  如此便好,凌皇是独孤之父,宁凡并不欲与凌皇交恶,让独孤为难。

  且凌皇言下之意,似乎已默许他与独孤的事,这一点,宁凡听得出,旁人也听得出。

  独孤也听得出,她的俏脸泛起一丝红晕,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感激地看着宁凡。

  感激宁凡没有和她父皇闹僵。

  “前辈所言极是,剑界的事,晚辈本没有资格插手,不过,今曰的事似乎有些特殊,若晚辈不出手,雪疆似乎将有大劫...”

  宁凡语气极淡,话音一落,凌皇面色骤然一变,“大劫?!什么大劫!小友所言何意!”

  “前辈不该问我,该问问天皇才是。滚出来!”

  宁凡神念疯狂散开,带着滔天煞气,将整个凌荒大泽上空染成一片血红。

  神念狠狠一震,立刻有数千名隐匿于长空的强者一一现身而出!

  这些人,绝大多数是天殿强者,少数几人是天皇从外界请来的帮手!

  3名碎五,2名碎六,1名碎七!

  这些人隐匿于此地,瞒过众人的察觉,自然是图谋不轨了!

  四周修士全部面色一变。

  天皇埋伏下这么多强者,是想做什么!

  凌皇目光大怒,之前心中的一点隐忧,终于得到了证实!

  “天一雄,你带来如此之多的强者,是想灭我凌殿么!”

  “呃...这...”天皇急的满头大汗,若无宁凡介入,他还真敢灭了凌殿。

  可如今宁凡来了,且还跟凌殿关系匪浅,他便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覆灭凌殿啊。

  他想要矢口否认,但事实一目了然,如何否认?

  隐匿的数千强者,除了那几名碎五之上的老怪外,余者都是天殿众人。

  再多的解释都是无力,明眼人都看得出,天殿对凌殿居心叵测,只是运气不好。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着,天衣无缝,偏偏宁凡出现了。

  在宁凡这种级别的强者面前,任何阴谋,都是无用。

  “宁道友,你说此事该如何处理!”凌皇狠狠地一咬牙。

  亏他之前还看着同为剑皇的份上,维护天殿,现在想想,真是太愚蠢了!

  别人都准备把他灭了,他还在帮人数钱,愚蠢啊,愚蠢啊!

  独孤气的娇躯直抖,若非宁凡出现,天殿是不是早已灭了凌殿!

  为什么!为什么同为剑皇势力,要彼此杀戮!

  “人心不足罢了。不必怕,有我在。”

  似看破独孤的心思,宁凡伸出手,抚了抚她的秀发,示意她可放心。

  如此亲昵的举动,立刻让独孤有些难以适从的羞恼,却没有推开宁凡的手。

  宁凡抬头看着天空之上的三名碎五,两名碎六,一名碎七,目光一冷。

  还真是巧,这些人,都是他在古天庭救过之人。

  “我等不知雨皇与凌殿的关系,若知道,必不敢答应天皇,对凌殿出手,请雨皇责罚!”

  六名老怪全部咬着牙,惭愧地看着宁凡,愤恨地看着天皇。

  宁凡救了他们姓命啊,他们竟然想灭宁凡的老岳丈,真是,真是...

  他们本来死也不敢得罪宁凡的,偏偏以这种方式,将宁凡得罪死了。

  都是天皇害的!

  “天一雄!若老夫不死,必将你碎尸万段!”碎七修士愤恨地看着天皇,令后者脊骨发凉。

  “自废一重修为,留下一臂!”宁凡语气很淡,却有一种不可抗逆的威势。

  他不杀人,仅仅是因为独孤不喜欢。

  她不喜欢,所以他不想当着她的面,露出那嗜血无情的一面。

  六名碎虚老怪全部露出庆幸之色。

  他们入过古天庭,知道宁凡有多么凶狠,一人将整个葬仙族屠灭了。

  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魔头,只废他们一重天修为,取他们一臂,已是格外开恩了。

  六名老怪微微咬牙,而后俱是一掌拍在天灵之上,自废一重天修为。

  随后,六人全部伸出一臂,宁凡屈指弹出六道黑白之刃,各断六人一条手臂。

  这,是惩戒!!

  “你们可以滚了!”

  宁凡淡淡一语,六人却如蒙大赦,二话不说取出界门雨界,各回各家去了。

  直到真正返回自家界面,六人才确信,自己等人真的保住了姓命。

  “这...这就是雨皇之威!仅凭威名,便可让碎七老怪自废修为,舍弃一臂!”

  天皇咽了咽口水,惊惧不已地看着宁凡。

  宁凡的威名,更在普通的散仙老祖之上!

  他只需露出名头,根本不必动手,旁人已然生怯!

  天皇追悔不已,他怎会得罪了这种人!

  “独孤不让我杀人,我便不杀。天一雄,天一云水,宁某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为我之奴,可保不死!”

  “什么!为你之奴!不可能!老夫乃是堂堂剑界三皇之一...”

  天一雄刚欲反驳,下一刻,冷汗直冒。

  却见宁凡不知何时,已直接出现在他的背后,冷冷注视着他。

  “三息。”宁凡冷冷吐出两个字。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三息之内,天一雄不服,便死!

  一息过去,天一雄心如刀割。

  二息过去,天一雄心乱如麻。

  第三息...

  天一雄一咬牙,跪倒在宁凡身前,面如死灰道,“我...愿为奴。”

  “很好。”

  宁凡散出神念,在天一雄识海种下念禁,并随手将天一雄修为废至碎虚一重天。

  天一雄绝望一叹,却不敢反抗。

  宁凡又看了一眼天一云水。

  只一个冷漠眼神,天一云水堂堂剑界第一青俊,竟吓得尿了裤子。

  “我愿为奴,我愿为奴!”

  宁凡眉头一皱,看了看独孤,见独孤正轻轻摇头,眸中有不忍之色,不禁一叹。

  他虽厌恶此人,却不忍在小独孤面前杀戮,惹小独孤不喜。

  神念散出,在天一云水识海种下念禁,并随手将其修为废至融灵。

  罢了,不能杀人,起码让他当个融灵废人吧...

  “保住姓命了!保住姓命了!”天一云水大喜过望,不住对宁凡磕头谢恩,哪有之前半点温润模样。

  “从今曰起,你就是天殿天皇。”

  宁凡望着凌殿大长老,淡淡道。

  凌殿大长老,同样去了古天庭,被宁凡所救,是一名碎虚三重天的修士。

  宁凡这么做,是要把天殿势力拱手送给凌殿。

  此为聘礼!

  “宁某愿以天疆为聘,求娶独孤,请凌皇成全!”

  宁凡向凌皇方向长揖一礼,所出之言,令在场剑界修士全部震撼不已!

  以天疆为聘,以天疆为聘!

  雨皇好大的手笔,抬手收服整个天疆势力,并以三分之一的剑界势力,作为聘礼,求娶一个女子!

  凌皇目光震了又震,他虽听说过宁凡厉害,但百闻不如一见。如今亲眼见到宁凡挥手覆天殿,他心中自是震撼。

  又听闻宁凡以整个天疆为聘,求娶独孤,这聘礼实在太重!

  一时间,竟不知如何答复宁凡。

  无数女修艳羡不已地看着独孤。

  若她们此生也能遇到一个男子,以一疆为聘求娶,该是何等幸福之事...

  小独孤被众人看得脸红,轻哼一声,羞恼地瞪着宁凡。

  “我今天没有杀人,你开不开心。”宁凡微笑道。

  “开心你个头!”

  小独孤别过头去,转眸的瞬间,眼中却有一丝幸福之色。

  这该死的宁小魔...哼...

  宁凡看着小独孤的羞态,不由得回忆起与此女初遇之时,她的疏离,她的淡漠,一时失笑。

  忽然间,宁凡冷冷抬头。

  却见长空之上,一个骑鹤老者徐徐现身,白发飘扬,双目露出慨叹之色。

  “老夫天仙界虚道子,与天疆有旧,不知雨皇可否看在老夫面子上,放此代天皇**,并归还天疆。”

  骑鹤老者话语一落,无数剑界修士目光一变。

  天仙界虚道子,这可是天仙界三大散仙之一啊!

  上次古天庭之行,天仙界只去了一名散仙,这虚道子没有去。

  他之所以未去,据说是在闭死关,参生悟死。

  据说此次出关之后,虚道子的生死道悟已不弱妖界老元皇!

  其实力,放眼九界都是数一数二!

  他,竟是要为天殿出头么!

  天皇空洞的眼中,忽然出现一抹喜色,大声呼喊道,“前辈,救我!”

  他根本不知道虚道子与天疆有何渊源。

  不过有人为天疆出头,他自然是高兴的!

  “不行!”宁凡语气冷漠,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是么,那老夫便来领教领教宁道友高招,看看道友是否真如传闻所言,已是九界无敌的实力!”

  虚道子纵身一跃,下了白鹤,一步落,竟有一朵半黑半白的莲花出现于脚下。

  再一步,又是一朵莲花!

  他身形飘忽,顷刻已走出数千步,衍生了千朵莲花。

  “仙术,步步生莲!”

  千莲之中,老者身形一晃而出,居高临下看着宁凡,眼带一股倨傲之色。

  他不信宁凡有传闻中的恐怖实力!

  千朵莲花齐齐燃起莲火,一股恐怖的压迫感,正从老者体内徐徐升起。

  四面八方的剑界修士,俱被威压所摄,修为不济者,全部昏阙过去!

  “话不投机,一战即可!若你胜我一招半式,天疆归你所有!”虚道子冷冷道。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