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82章 太古冥轮,开!

第682章 太古冥轮,开!

  古天庭,第十九层天界。

  一名黑甲老者满面煞气,寻找着通往二十层天界的天门。

  他行走在大地之上,步伐不快,但每一步都可跨越近千万里距离。

  他,是一名散魔老怪!

  若宁凡在此,必会认出,此人便是之前逃掉的那名召河宗散魔。

  “哼!料那几个四天修士想不到,老夫会去而复返!老夫亲眼看到他们离去,此刻那宁凡身边再无强援,正是老夫灭杀他的最好时机!”

  “只要杀了那小辈,必可令老祖怒火烧减,不至于因为韩涅天之死太过重责于我...”

  此人冷笑一声,忽然顿住脚步,向天而望。

  他,从极远处察觉到一道呼啸的遁光来临。

  若他感知不差,那遁光的主人,必是宁凡无疑!

  “哼!找了你好几年,总算找到你了!”

  老者冷笑一声,一跃登天,踏空而立。

  天际处,一道血色遁光由远及近。

  老者二话不说,抬指一点,天地猛地一颤,一道万丈指芒按向那血光中人。

  指芒一击,魔悟卷天,风烟四起。

  老者拂袖散去身前的烟尘,看着远处碎散的血光,冷笑道。

  “死了么...既如今...”

  他转身欲走,准备返回古魔渊召河宗。

  豁然间,背心冷汗直冒,不可置信地转过头!

  却见那碎散的血光,瞬间重凝成一个冷笑不已的血魔。

  血魔看着散魔老者,就像看待一个美味一般,凶残地舔了舔舌头。

  “敌...人...”

  嗤!

  一道血色剑芒闪过,血魔化作一道厉啸的剑虹,直接刺透散魔老者的身体,出现在散魔老者身后。

  手中握着散魔老者的储物袋,及元神。

  一口将元神吞服腹中,将储物袋收起,血魔冷笑一声,朝下一层逃去。

  下一瞬,散魔老者的尸身猛地爆散成无数血雾,场面让人不寒而栗。

  “跑得倒快。”

  一名白发少年随后遁至,森然一笑,继续追去。

  ...

  古天庭,第九层天界。

  九界修士在七名散仙级老祖的带领下,正在此层寻宝。

  从第一层行至第九层,他们的眼中俱带着震惊。

  天门被毁,只剩通道...

  处处残迹,皆是斗法所致...

  前九层之中,几乎看不到一个葬仙族活人。

  如此诡异的事情,令不少多次进入古天庭的老怪心惊不已。

  有人毁了天门,有人屠了一层又一层的葬仙族人...是谁!

  真的是宁凡么!

  除了宁凡,还能有别人么!

  “此代雨皇,真是一个可怕人物...”

  几名散仙级老怪再次聚头,彼此叹息不已。

  因为宁凡处处大战,致使古天庭遗迹出现空间不稳的征兆。

  这一次的古天庭,怕是要提前关闭了。

  “依老夫所见,第十层天界不必再去,我等这便折路返回,准备离开天庭遗迹吧。老夫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知诸位道友可有这种感觉...”

  “真是巧了,老夫近来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不少的事要发生,怕是此地有大劫将至,我等确实该早早离去的。”

  “道友所言甚是。走吧,我等这便原路返回...”

  诸人说话间,两道厉啸的血色遁光忽然由远及近。

  一瞬间,七名散仙级强者全部露出骇然之色,所有的碎虚老怪全部豁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远处天空。

  那两道遁光之中,前一道是一个周身缠绕血光的魔头,后一道,是一个白发少年。

  那血魔身上的煞气太过可怕,不知杀了多少散仙、碎虚,一丝煞气,足以让此地所有人感到胆寒。

  他的身上,更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老赤皇等七名散仙级老祖,对上此血魔的眼神,纷纷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仿佛这血魔欲杀自己等人,只是轻而易举之事。

  “是宁兄!”柳皓月沉声道,眼中露出担忧之色。

  他第一个看出此血魔是宁凡,更是一眼看出,宁凡此刻的状态十分不正常。

  只是血魔逃得太快,瞬间已越过众人远遁数百万里,却是没有给柳皓月询问的机会。

  一听血魔竟是宁凡,在场老怪无人不惊。

  再一看后方追赶血魔的白发少年,一个个俱都面色惨白!

  命仙!那白发少年,竟是一个命仙!

  且在他们望向白发少年的瞬间,白发少年已以杀机锁定了此地所有人!

  更有两名魔界碎虚,直接被白发少隔空收走,生吃入腹。

  “好吃!”白发少年收住遁光,并不急着继续追赶血魔。

  他踏空而立,看着脚下的九界碎虚,舔了舔舌头,唇角渗出鲜血。

  他的目光如此邪异、森冷,让七名散仙级老祖在内的所有人心里发毛。

  他微微一踏天空,方圆千万里全部被他设下结界,无人可逃走!

  “前辈是谁,为何杀我魔界修士!”一名魔界散魔老祖鼓起勇气道。

  “我是谁,你有资格知道?区区一个饵食,话,太多了!”白发少年隔空一摄,将此散魔老祖摄入手中,张口一吸,将散魔老祖吞入腹中。

  嘶!

  一股凉气在所有人心中升起!

  那可是一位散魔老祖啊,竟直接被此命仙吃了,毫不反抗之力!

  “想不到古天庭中竟有命仙!且这命仙,竟是一个恐怖之极的魔头!”

  “速走!我等速走!”

  “走不掉了...千万里内已种下结界,我等,必死...”

  一个个碎虚老怪纷纷露出绝望之色,这白发少年乃是堂堂命仙!

  在真正的仙人面前,碎虚算得了什么!此地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够挡下这白发少年一击吧...

  “拼了吧...”老赤皇一声浩叹,一步迈出。

  今曰已是必死之局,唯有搏上一搏,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柳皓月苦笑一声,今曰怕是要送命于此地了。

  嗤!嗤!嗤!

  无数道剑芒破空声在长空之上传开,绵延千万里。

  但见血光遮天,千万里内的结界已全部破去。

  却是化身为血魔的宁凡去而复返,前来驰援柳皓月等人了。

  宁凡狠狠咬牙,竭力压制心中魔念。

  此地所有人生死,他都可不闻不问,唯独柳皓月算他一个朋友,却是无法见死不救。

  “哦?你还敢回来,不知死活。”

  白发少年舔了舔舌头,再不看此地所有人一眼,目光森冷扫向宁凡,一遁追去。

  宁凡深深看了柳皓月一眼,没有多言,继续朝下一层遁去。

  他本可舍弃柳皓月等人,换取更多的逃命时间,只是终究无法弃柳皓月于不顾。

  强行破去白发少年的结界,宁凡体内更加虚弱,遁速大减,数次都险些被白发少年追上。

  “呼...暂时保住姓命了...是孽云雨皇救了我们...”一个个碎虚老怪心口一松,面色复杂之极。

  柳皓月则握紧了拳头,闭目长叹。

  他看得出来,宁凡逃脱白发少年的追杀已极其吃力。

  他折路而回,只是为了救自己...这份惺惺相惜之情,让柳皓月胸口热血翻涌。

  再睁开双目之时,眼中杀意冲天。

  “如今的我,帮不了宁兄!但若那命仙敢伤宁兄,柳某穷尽一生,不惜一切代价,也必为宁兄报仇!”

  第八层,第七层,第六层...

  宁凡的意识渐渐清醒,只因身体太过虚弱,难以维持兵解状态,魔念因为涣散。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他的遁速一慢再慢,在第二层天界,终于被白发少年追上。

  收住遁光,宁凡冷冷看着身前的白发少年,持剑在手。

  白发少年则虚咪着双眼,一动不动看着宁凡,哂笑道,“不逃了么,小辈。你的身体似乎已经到了极限,魔念侵蚀已深,且肉身早已支离破碎。就算你恢复力再强,却也无法继续施展那式亡命剑术了。”

  “本座很欣赏你,将那二女交出,本座赦你屠灭葬仙之罪,饶你不死,收你为奴,并任你为葬仙大祖,随本座一起征战四天,如何?”

  白发少年静静看着宁凡,在他看来,宁凡不是傻子,应该看得出彼此差距。

  这种情形下,交出二女自保才是明智之举。修真,本就是一件自私之事。

  “...”宁凡没有说话,他已虚弱到没有说话的力气。

  他只是用冰冷的目光答复白发少年,他不可能交出明雀与慕微凉的。

  “这就是你的答案么...真是可惜,似你这样的人才,可是很少见的。”

  白发少年身形忽然变淡,一瞬间,宁凡警兆丛生,一咬牙,强行催动兵解式,周身泛起微弱的血光,抬指一剑,转身向后方斩去。

  “此剑光威力已不足最初三成,不过就算你是全盛之时施展此剑,也伤不到本座半分的。灭...”

  白发少年忽的出现在宁凡后方,抬指一点,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立刻席卷整片天空!

  大片大片的天空开始崩溃,似无法承受白发少年一指之力!

  兵解式剑光骤然崩溃,连带着宁凡周身的血光也俱都崩溃。

  宁凡目光大震,他有一种预感,自己若不躲避,必定会陨落在这一指之下!

  这白发少年的实力太强,虽然只表露出命仙修为,但压迫感却比夏皇都更加恐怖!

  必死之际,宁凡摇身一晃,遁入玄阴界。

  “中千界宝?”白发少年一皱眉头。

  一入玄阴界,宁凡猛然倒在玄阴界的大地上,咳血不止。

  洛幽面色苍白,匆匆赶至宁凡身边,将他抱起,苦涩道,“那人的真实修为,是准帝...他太强,便是我全盛之时,也非他一合之敌,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宁凡苦笑一声,他如何看不出白发少年的厉害。

  堂堂葬仙族始祖,堂堂准帝大能,纵在四天之上,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

  若可能,他不愿招惹这种强敌,若此人索要宁凡身外之物,宁凡权衡之后,会如数交出。

  唯独明雀、慕微凉,宁凡不可能交给他。

  玄阴界只能躲三个月,三个月后,他终究还是要离开此界,与此人交锋。

  届时,此人或许已封锁了长空,他将再无逃生的机会。

  他不能在玄阴界之中久留,必须立刻出去,朝第一层逃脱。

  只需再拼一下,便可离开古天庭!

  “兵解!”

  宁凡双目霎时血红,化身血魔,瞬间离开玄阴界,二话不说,朝第一层天门方向逃脱。

  白发少年本欲在此布下结界,等待宁凡离开中千界宝的世界。

  中千世界乃是仙帝洞府,不是区区碎六修士可以久留的。

  白发少年知道,要不了多久,宁凡就会被破离开中千世界,届时,他可灭杀之。

  本以为宁凡会在中千界中疗伤,不曾想,他只是在界宝世界内躲了一击,便立刻离开界宝世界,再次逃命。

  看似不智,实则是明智之举。

  “可惜此人不能为我所用,既如此,留之无用。”

  白发少年冷冷自语,一步迈出,身化百万!

  百万分身各自森然冷笑,朝宁凡围堵而去,挡住了宁凡所有去路。

  宁凡面色大变,一咬牙,向前往猛冲而去,却被一名白发分身一指震退。

  “逃不掉了么...”宁凡狠狠咬牙,眼神已彻底癫狂。

  他凛然不惧的看着白发少年的百万分身,就像前世看着掌情仙帝一般!

  若逃不掉,就算拼死,也会让此人付出惨痛代价!

  执,执,执!

  他的眼中,有一股疯狂的执念,那执念之中有一股高深莫测的力量,竟让白发少年一霎心惊。

  将这荒谬的情绪压下,白发少年的本尊一步迈出,对宁凡冷冷令道,

  “交出那两个女人!本座的耐心已经耗尽!”

  宁凡没有多言,点燃了第一滴扶离祖血,继而是第二滴,第三滴,第四滴!

  他点燃了第一滴魔罗祖血,继而是第二滴,第三滴,第四滴!

  最终,他点燃了元神!

  他的气息飘忽不定,时而是碎虚六重天,时而竟是命仙,时而竟无限接近真仙!

  白发少年目光剧变,猛地收了百万分身,略退半步。

  “妖族祖血!魔族祖血!你一共燃烧了八滴祖血,你是疯子吗!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八滴祖血同燃,宁凡或许能换得重创白发少年的实力,自身却限于修为,承受不住八滴祖血的力量,事后必死无疑!

  宁凡更点燃了元神!他是在警告白发少年,他已经不准备活了,他,就是在拼命!

  若舍弃姓命,他必定会让白发少年付出惨痛代价!

  “哎,看来老夫不得不出手了,若再不出手,你这小辈便要死在此地了...”

  一声长长的叹息忽然出现在宁凡身旁。

  宁凡猛地一看,身边竟不知何时,站了一个身披灰色斗篷的老者!

  那老者将灵装斗篷收入体内,露出本貌。

  一袭灰衣,脸上、身体上画满了妖纹,苍白的头发扎作古老的妖族发式,有不少小辫从两鬓垂下。

  他的目光有如九幽绝冥,深不见底。

  老者一只手搭在宁凡肩上,宁凡点燃的元神、祖血立刻一一熄灭。

  “老夫是太古冥雀族大长老,太乌!老夫一脉,从古至今都是王女司苍之奴。你不必担心老夫会害你!这里,老夫来处理!”

  从最初开始,太乌便暗中跟在宁凡身后,小心护着明雀。

  他起初见明雀与宁凡亲昵,十分不悦,心道自家主人怎能与一个碎六小辈如此亲近。

  待到后来,他见宁凡一路杀伐果决,且宁死也不肯交出明雀,已有些欣赏这个年轻人。

  最终,见到宁凡竟拥有八滴祖血之时,他不由得大吃一惊!惊觉宁凡非池中物!

  八滴祖血,四妖四魔,且那四滴妖血,竟是那禁忌一族的祖血...此人身份太过可怕!

  白发少年是丹魔之身,非妖族,尚无法判别那妖族祖血种类。

  太乌却绝对不会看错的!

  太古冥雀族,是极少数知晓扶离讯息的大族!

  扶离!

  四滴祖血的扶离之祖,这个身份,足够与自家主人交往了。

  主人似乎极为看重宁凡,既如此,太乌是不能看宁凡有难而坐视不理的。

  “你是何人!想阻碍本座之事么!”白发少年冷声道。

  “古葬,你不用在老夫面前装腔作势,老夫执掌太古冥雀族之时,你还只是一颗废品仙丹而已。”

  太乌眼露不屑之色,一步迈出!

  第一步迈出,他的修为从散仙一步提升至命仙!

  第二步迈出,他的修为从命仙一瞬提升至真仙!

  第三步迈出,他的修为距离仙帝只差一步之遥!

  三步踏下,整个古天庭好似要崩溃一般,剧烈晃动。

  一股沉重如山的威压,朝白发少年当头压下,一瞬,将其压得吐血连退!

  “怎...怎么可能!”古葬面色大变!

  他如何看不出,眼前的灰衣老者,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莫说他此刻复活出了变故,只有命仙修为。便是全盛之时,拥有准帝修为,实力也逊于此人!

  “你胆敢对我主动杀念,该杀!太古冥轮,开!”

  太乌屈指一点,天空之上骤然出现一个漆黑如冥的巨大圆环!

  在那圆环外围,继而又出现了第二圈圆环!

  无数古老的诵妖经之声,从那圆环之中传出!

  宁凡目光一震!此术正是古妖一族的灵轮之术!

  太乌所施展的,正是太古冥雀族的冥轮!

  两重冥轮转动开来,一道直径百万丈的黑色光柱,自天而降,将白发少年罩在其中。

  只一个瞬间,白发少年便被生生冻结成黑色冰块。

  整个古天庭三十三天,自第一天开始,一路而上,所有的界面全部被冰封,沦为黑冰世界!

  空气中微微散逸的一丝寒气,都几乎让宁凡血液冻结!

  “这就是灵轮的力量!”宁凡目光又是一震。

  太乌看着已死的古葬,冷哼一声,收了灵轮。

  转过头,看着宁凡,则露出一道亲和的笑容,“小友可以将明雀唤出来了,此地已然安全。”

  宁凡略略退后半步,目光带着戒备,没有召出明雀。

  眼前的人或许真是太古冥雀族人,但是敌是友,尚无法判断。

  同一族之内,便都是朋友了?谁告诉你的?

  “呃...小友好重的戒心...”太乌苦笑不已,心中则对宁凡更加满意。

  若宁凡随便见到一个冥雀族人,便把明雀放出来,那才是愚蠢。

  “不过老夫有办法让小友信任老夫的...”太乌闭上眼,勾动血脉中的奴印,口中念念有词。

  不多时,元瑶玉中忽然传出明雀大喜过望的声音,

  “饼哥哥!快放我出来!我有一个奴仆来找我了,他说给我带了很多好吃的!哼哼!如果好吃的不够多,我便直接催动奴印,折磨死他!”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