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78章 有我在,你退后!

第678章 有我在,你退后!

  那是一名身着丹袍的中年散仙,面容干瘦,笑容刻薄寡恩。

  他来自丹宗,名为常山,此入天庭,一为收鬼,二为带回明雀。

  常山看着宁凡身后的明雀,舔了舔舌头。又看看宁凡,冷笑不语。

  他之所以给宁凡三息考虑,没有直接动手,不过是稍稍忌惮宁凡的散魔而已。

  除了散魔有些不易对付,此地再无任何人可被常山放入眼中。

  若无散魔在此,常山有把握在十息之内杀光此地所有人。

  即便有散魔在此,常山也有办法杀尽此地所有人,包括散魔,只是这样一来,多少需要动用些底牌手段的。

  若非必要,常山也不想贸然使用底牌手段。

  若宁凡识相,交出明雀,他也可省却不少麻烦,不必大动干戈。

  “丹宗的人么...”宁凡面沉如水。

  当年算计明雀的人,正是丹宗宗主,很显然,这常山是丹宗宗主派来的。

  此人若不带走明雀,必不会罢休。而宁凡,无论如何不可能把明雀推入火坑,交给此人。

  “饼哥哥...”明雀平生第一次露出害怕的表情。

  并非害怕常山,还是害怕丹宗,怕丹宗宗主。

  那畏惧来自于灵魂深处。

  她是丹宗宗主创造的丹魔,她的灵魂中好似有一道声音在蛊惑她,不可违逆丹宗。

  “不要怕,有我在。卢修,你带着这些人退下。大头,出手!”

  宁凡没有去考虑是否交出明雀,他直接用行动告诉常山自己的决定。

  卢修等人带着新入伙的蛤蟆巨兽、碎**者退至一旁。

  散魔则牛气冲天地指了指明雀,对着常山吐了口唾沫,“知道她是谁吗!她是老子主人的婆娘,是老子的主母!如果老子主人真的怂了,把主母交给了,岂不是戴了个大大的绿帽,连带老子都没面子!”

  “想带走老子的主母,先来问过老子的拳头!”

  散魔话音刚落,常山目光骤然一寒,身形瞬间消失于原地,出现在散魔身前,屈指一点。

  这一指点下,立刻生出成千上万的丹药虚影。

  所有的丹药虚影在一瞬间自爆,形成一股寂灭的法力风暴,将散魔卷入其中。

  “你的话太多,破绽百出,合当毙命。”常山不屑道。

  作为一个散魔,心智竟如此之差,对敌之时还大放厥词,真是可笑之极。

  真正的生死搏杀,哪有时间给你废话。

  他并未看到,散魔被法力风暴淹没的瞬间,露出一个歼诈的笑容。

  轰!轰!轰!

  一重重爆炸之声在长空炸裂,那爆炸足以将碎八修士瞬杀。

  表面看来,散魔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被常山偷袭,是必死无疑了。

  忽然间,重重风暴之中骤然飞出一个巨大的黑雾骷髅头,一口将常山吞下。

  常山目光一震,被散魔一口吞下!

  “哈哈!老子会留破绽给你?你以为老子是谁!炼!”

  骷髅头哈哈大笑,强催体内魔雾,试图将常山一举炼化灭杀。

  “倒是小瞧你了...灭魔丹...”

  身处骷髅头口中的常山,取出一颗金色丹药服下。

  那是一颗七转巅峰的丹药,名为灭魔丹。

  服下此丹的一瞬间,常山身躯忽然暴涨至五万丈之巨,生生撑破骷髅头的巨口,脱困而出。

  五万丈的常山,周身金光耀世,化作金甲覆体,好似化作了一个金甲天神!

  骷髅头则闷哼一声,化作黑雾消散,俄而重凝为一个双角巨魔。

  嘴角流出一缕黑血,带着一些金光。

  散魔冷哼一声,周身化作五万丈巨大,与常山遥相对峙。

  宁凡的目光则在一瞬间凝重之极!

  灭魔丹!辅助类丹药!药效是在一个时辰内,令服丹者体生一丝灭魔金光!

  这常山刚刚出现之时,实力也不过略强散魔一线。

  但服下丹药辅助后,他的实力已比散魔高出三成!

  丹宗的丹修斗法之时,往往会服食大量辅助丹药,可令实力暴涨。

  若以为四天之上的炼丹师战力低下,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虚术,神丹雨。”

  常山冷笑一声,一指向散魔点出,周天之上立刻洒落数之不尽的金色雨点。

  若细看则会发现,每一滴金色雨点,都是一颗品阶不低的丹药!

  散魔看着满天丹雨,目光也是十分凝重,却没有任何怯意。

  他连命仙都战过,岂会怕什么常山!好吧,虽然那场命仙之战,他基本是在打酱油...

  一身魔气灌注在拳芒中,散魔二话不说,朝着长空连轰数百拳,将金色丹雨一一轰碎。

  “丹斩!”

  常山忽然目光一冷,无数被轰碎的金色丹雨,忽然凝成一道巨大的金色剑芒,以不可置信的速度,一剑将散魔劈成两半!

  “散...散魔死了!”卢修等人骇得面无血色。这常山未免也太厉害了,竟连散魔都可斩杀!

  “胡说!老子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死去!”

  被斩出两半的散魔,忽然碎散成魔雾,继而重凝为巨魔之身。

  他口中仍不肯示弱,但身体却着实被那一道丹斩伤到了。

  “这药罐子真的很厉害...”散魔在心中自语道。

  “哦?这样都不死?这只散魔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比葬仙族的那只厉害多了。如此,怕是要再费些丹药才可取胜了。伏火丹,斗法丹...”

  常山同时取出两颗七转巅峰丹药服下。

  一瞬间,他的法力平添三成,体内更是火气纵横!

  此刻的他,几乎已可力压散魔取胜!

  “仙术,火炼星空!”

  常山从容一指点出,千万里之内的长空在一瞬间燃烧起来!

  数百颗燃烧陨石朝散魔当头轰落,散魔的脸色在一瞬间大变!

  若被这些陨石砸中,他纵然不被烧成灰,也会被重创!

  “奶奶的,这药罐子简直是犯规啊!磕完药之后,实力超过我太多了!”

  散魔一咬牙,魔气灌注在拳芒之中,向天连轰数百拳。

  这一次,他只轰碎了一半陨石,余下的一半却再也没有力气轰碎。

  “不好!要被砸中了!”

  散魔正欲化魔雾减轻伤势,忽然间,一道金色剑光闪至身前,正是宁凡与明雀。

  宁凡二话不说,抬手便祭起一个三万丈巨碑!

  那巨碑一击之力不过碎五威力,然而天生克火,自不惧这区区一般的燃烧陨石。

  巨碑砸过,漫天陨石全部被砸成齑粉!

  再指诀一变,千万里内的火海全部被吸入巨碑之中。

  而后,宁凡从容收起碑影,目光凝重之极地看着常山,似在做一个决定。

  这常山很厉害,散魔非其对手...

  “主人!”散魔目光一怔,又被宁凡救了一次...

  “哦?你能挡住我的半式仙术?”常山露出惊讶之色,继而冷笑道,“看起来,你是准备和这散魔一起上了,如此,我还真的必须动用最后底牌了,此丹,我本不愿服下的...”

  常山取出一颗八转下品丹药,一口服下。

  在服下的瞬间,他的身体忽然生生裂开,一分为二!

  八转下品,裂影丹!可从身体之内裂出一个同等级的影子助阵!

  此丹对命仙同样有效!

  但此丹也有一个弱点...若本体死掉了,虚影自然也会死的,毕竟虚影不是真正的第二元神。

  一个常山变成了两个常山。

  一个常山就足以碾压散魔,两个常山在此,谁人可以活命!

  卢修等人露出绝望之色,料想今曰已无生路。

  想要在此叛变归降常山,却已不可能,毕竟他们已被宁凡种下念禁,宁凡一死,他们必死,何来归顺一说?

  “主子,打不过了...我有一式魔道秘术,可在短时间内激发命仙级遁速...我带你们逃出此地!”

  散魔一咬牙,对宁凡传音道。

  宁凡若死,他也必死,他自然是想让宁凡活得长长久久了。

  宁凡摇摇头,否决了散魔的建议。

  逃不掉的。

  此人能一路寻来,找到明雀,多半有什么手段可查出明雀的行踪。

  今曰是可以逃,但逃出古天庭之后,仍会被丹宗永无止尽的纠缠。

  除非宁凡将明雀交给丹宗,才可平息此祸!只是宁凡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且他还要前往三十三天,若就这么逃离古天庭,如何复活慕微凉。

  他不逃!

  宁凡目光寒芒闪烁,似下了决心。

  思无邪说过,让他不顾一切也要冲上三十三天,如今,必须要不顾一切了。

  他将杀机锁定两个常山其中之一,那一人,是常山的本尊。

  只要杀了此人,此劫便算渡过!

  “哦?你这眼神,还想反抗我么?”两个常山同时目光一沉,意欲出手灭杀宁凡。

  下一刻,两名常山同时目光大变!

  却见宁凡拂袖一招,夏皇剑已在手中。

  他手持金剑,周身浮动的不再是黄金剑意,而是一层层血芒。

  他的肉身好似要化作一粒粒尘埃消散,他的眼神却太过疯狂!

  一道恐怖之极的血色剑光,正在宁凡剑上酝酿。

  常山不知道宁凡在施展什么剑术。

  他隐隐感觉,这一道剑术若施展开,他将必死无疑!

  “以此子修为,绝不可能施展出如此可怕的剑术!他施展此剑术,必定要付出巨大代价,他是想和我同归于尽!”

  “不过是一个丹魔而已,他为何要为了保护一个丹魔,做到这一步!”

  “等等...我想起来了!兵解宗,是兵解宗!”

  常山忽然面色惨白,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起一个极度疯狂的剑宗名号。

  兵解宗,西天仙界的一个剑宗,宗主修为只是渡真境,但就算是舍空修士,也不敢招惹兵解宗!

  兵解宗主若是兵解魂魄,凝聚剑光,足以一剑越级灭敌!

  每一次界战之时,四天与妖灵之地大战,兵解宗**都会冲在最前方,以近乎自杀式袭击的方式,自毁肉身,越级斩杀妖族强者!

  成千上万的兵解宗**同时自毁肉身,那种恐怖的场景,曾让常山心惊不已。

  他认出来了!宁凡这式剑术,与兵解宗的剑术十分相似!

  宁凡真的要毁灭自身,与他同归于尽!

  “有我在,你退后!”

  一道略带不满的女声,忽然在宁凡耳边响起。

  女子的体香传入宁凡鼻息,竟十分熟悉。

  女子纤柔的手掌抚在宁凡握剑的手上,徐徐平息着宁凡体内崩乱的剑气。

  她一袭白衣,纤尘不染,面遮轻纱,忽然间,冷冷望向常山,舞袖朝常山一挥。

  明明绵软的舞袖,忽的跨越无数距离,犹如巨岳轰落一般,一击击碎常山的虚影。

  长袖招,柔指一点,青葱一般的食指,却似含有无边伟力。

  一道七彩指芒点在常山胸口,常山目光顿时剧变!

  下一瞬,已被击得吐血倒飞,骇然之极地看着那名白衣女子。

  “昆...昆仑瑶池!可恶,此子竟有如此强援,既如此,只有暂时撤退了,伺机而动...”

  常山狠狠咽下喉间鲜血,取出一颗银色丹药,一口服下。

  一瞬间,他身化银芒,远遁而去,那遁速无限接近命仙,非此地之人可以追上。

  他并没有逃出古天庭,而是寻了处隐秘之处,准备疗伤之后,再图谋丹魔。

  或许他不是这白衣女子对手,但若是出其不意地夺走丹魔,而后逃之夭夭,成算还是很大的。

  “得救了!那位仙子是谁,好美!”卢修等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珠。

  从那名白衣女子身上,他们感受到一股不可侵犯的神圣之美。

  不容任何人亵渎,不容任何人侮辱,有一种天生立于万人之上的威严。

  她遗世读力,远离尘烟,非任何男子可以妄图染指。

  “思思?你不是在三十三天么,怎么来下层天界了?”宁凡一怔,望向身边的白衣女子。

  那个女子,正是思无邪...她本该在三十三天解封不死树,却来到了下层天界...

  “你已将葬仙族搅得大乱,我若不来,若你死在九祖十八王手中该怎么办!”思无邪语气冰冷,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这一次,她仍是**下界,不过这一次的**,是半步命仙的修为。

  “你担心我,所以来此助我?”宁凡笑问道。

  “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想你死掉罢了,毕竟你可是复活她的关键。还不走?这次有我跟着你,你应能早些抵达三十三天的。”

  思无邪语气看似不耐,眸中却着实有些诧异了。

  想不到才数十年不见,宁凡竟已突破碎虚六重天...

  “咦?这位姐姐是谁,也是饼哥哥的红颜知己?”明雀笑嘻嘻地看着宁凡。

  “不要胡说,我与他早已没有任何关系。”

  思无邪眸光清冷,淡淡看了一眼明雀,秀眉一蹙。

  丹魔体质,太古冥雀之血...眼前的小丫头有些不简单...

  刚才那名丹宗散仙,便是来抢这个小丫头的么。

  他又惹上丹宗了么...真是太会惹麻烦了...

  “呃...这位也是老子主母?老子竟然还有这么强悍的主母!”

  散魔大吃一惊。

  他可是知道常山厉害的,如此厉害的常山,施尽手段后,竟被思无邪抬手击退。

  且这思无邪看起来,只是一具**嘛...

  她的本尊究竟有多强!

  主子也太有本事了吧,这么厉害的女人也敢收!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