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73章 诛涅!

第673章 诛涅!

  涅皇拳头紧握,脸色难看之极。

  被昔曰抬手可捏死的蝼蚁踩在脚下,那种感觉比死更痛苦。

  快,太快...

  战力全开的宁凡,出手如电,身迅如雷,一瞬拳落,便是他都来不及防御。

  所有的法力,化在那一拳之中,震得涅皇五内重创。

  但涅皇是何许人也?修有涅槃经,本身更是涅槃六重天的强者,肉身自愈速度极快。

  短短数息,被宁凡击伤的内腑已好了七八成。

  “涅槃经...”宁凡目光一凝。

  此**算是比较厉害的太古魔功了,涅皇正是看中了此**,才背叛老魔。

  但这**,并非最强,也并非所有伤势都能自愈。

  譬如,生死之道造成的道力之伤!

  涅皇周身魔气滔天,骤然化作一个三万丈之高的白骨巨人。

  白骨巨人的身上缠绕着沉重如山的涅槃之气,是以血肉化涅槃的大神通。

  既然法力修为弱于宁凡,他便仗着肉身压制宁凡!

  “虚术,大荒拳!”

  巨人拳芒一动,整个碎域都开始晃动起来,附近无数破碎的遗迹大陆,通通被一震而碎。

  在这破败之地,充斥着无数荒芜气息,这些气息,正是此术的威力来源。

  巨人二话不说,巨身前倾,一拳自宁凡上方打来。

  以宁凡如今的肉身境界,断然无法硬接此拳,但他何须硬接?

  自宁凡的脚下,忽然出现一个绵延万里的巨大漩涡,金光耀世。

  那漩涡生出无边吸力,足以将涅皇的拳芒吸入其中,甚至足以将涅皇吸入其中,令他化作脓血而亡!

  凝聚在巨人拳芒上的气力,陡然被吸噬一空,变得绵软无力,这一拳再难落下!

  巨人脚踏金色漩涡,双足竟开始一点点陷入漩涡之中,面色剧变。

  二话不说,直接退出巨人魔相,抽身就退,心中却心跳急速难平!

  “这...这是什么神通,竟能给我如此危险的感觉!以我修为,若困于此术之中,必定九死一生!”涅皇心惊不已。

  “漩空术!金漩境界的漩空术!”天仙界一方,则有不少老怪认出宁凡的神通,纷纷大惊,目光投向三界宗。

  三界宗主古道,脸色难看之极。

  自前代宗主死后,如今的三界宗中再无一人能将漩空术修至金漩境界。

  他做不到,亦无其他人能做到。

  宁凡这个杀人夺术者,却做到了!

  不会错!此术是宁凡从前代宗主手上抢到的!

  区区一个夺术之人,漩空术的造诣却在所有三界宗强者之上,这是何等的羞辱!

  以宁凡如今修为,仗着漩空术收杀碎六修士还可,收杀碎七十分勉强。

  若碎七事先有了防备,便不易奏效了。刚才涅皇攻时忘守,本是最好的收杀时机...

  漩空术的威力想要继续提升,必须吞噬小千界宝、提升本命洞天的威能了。

  涅皇退出万里之外,脚下忽然银芒大盛,一步踏下,自边缘处,将漩空术的漩空一步踏碎。

  二话不说,抬手一指点出,指芒化做万丈魔火巨指,朝宁凡凌空击来。

  此术确实厉害,不过他已有防备,自忖不会再被此术偷袭的。

  “碎!”

  宁凡随手一指,随手一道指芒便击碎涅皇的魔火巨指。

  而后十指掐诀,左手食指缠绕其无数白线,右手食指缠绕起无数黑线。

  双指齐齐点出,亿万道黑色道线带着锋利的锐芒,朝涅皇刺来。

  在涅皇的头顶,则有一个白色道线织成的巨大渔网,足有万丈之巨,朝涅皇当头落下。

  这正是‘太古鱼线’‘造化渔网’两大生死之术。

  此术的威力,全看生死道行。以宁凡的生死道悟,原本平凡的二术,此刻却充斥着无穷杀机!

  “生死之术!”

  涅皇面色大变,抬手祭起一个黑**剪的法宝。

  法宝迎风而长,化作一个巨大剪刀,将来犯的黑色道线一一剪碎,并将白色渔网剪成两段。

  此剪名为黑魔剪,是老魔曾经赐予他的护身法宝,可剪碎道力,便是对上命仙,也有些许自保之力。

  害了老魔之后,他还有脸拿老魔所赐之宝保命,真是无耻之极。

  宁凡双目燃起怒火,他从那黑魔剪之上,看得了黑魔派的徽印,甚至感受到此宝曾被老魔滴血祭炼,何等用心...

  漫天碎灭的生死道线好似雪花般飘落,有一种凄绝之美。

  涅皇破了宁凡二术,脸色稍稍好看了些,望了望手中黑魔剪,冷笑一声,骤然朝宁凡祭起。

  “若韩元极知晓,他亲手祭炼的法宝,杀死了他最后一个徒儿,不知会是何等心情。”

  巨剪开阖,欲将宁凡拦腰剪成两半。

  此剪锋锐之极,便是涅槃八重天的肉身,也防御不住此剪一击。

  “收!”

  宁凡猛一抬指,一道金色漩空骤然出现在黑魔剪前方,竟是要强行收走此宝!

  以他的修为,强收黑魔剪十分勉强,必受漩空术反噬。

  只是他见不得涅皇拿着老魔之物耀武扬威!

  他脸色骤然一白,似反噬不小,一口甜血涌上喉头,却被他强行咽下,狠狠一指,在金色漩涡的外围,再次出现第二个巨大漩涡,强行将黑魔剪吸入了本命洞天!

  “你敢夺本皇的本命之宝!找死!”

  “找死的你是!生死,就算剪碎了也还是生死,你还不自知么!斩!”

  无数碎断如雪花的生死道线,伴随着宁凡指诀一催,立刻带着锐芒,从涅皇的四面八方刺透他的身体,在他身上刺出数之不尽的针孔大小的伤口。

  伤口不大,但给涅皇造成的创伤却太重,且这伤势又生死道力造成,根本不是如今的涅皇可以自愈!

  噗!

  涅皇重重咳出一口黑血,一把摸出一张黑**符,贴在胸口。

  仗着这张魔符,他体内魔气一震,将所有生死道线震碎。

  这是一张仙符级别的魔符,由古魔渊某个制符宗师制成。

  乱发披散,遍体鳞伤,满身黑血,魔甲破烂...这一刻的涅皇,虽说堪堪保住了姓命,却太过狼狈,伤势亦太重。

  “我好恨当年没杀了你!”他眼中闪烁着滔天恨意。

  “我也好恨当年,没能力杀你,但今曰,这个遗憾当能弥补。”宁凡亦是目光森冷。

  “本皇没有挤上白魔宗的大船,却得到了古魔渊某个天魔老祖的青睐,我有老祖赐下的秘宝,不会输给你,绝不会!召魔符,召魔龙之灵!”

  涅皇状若疯狂,抹出两个仙级魔符,骤然祭向长空。

  魔符燃起熊熊黑火,一一染成灰烬。

  在二符燃尽的瞬间,却有两条黑**龙现身于云海之巅!

  这两条魔龙,俱都是碎虚八重天的修为!

  召出这两条魔龙,涅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灭杀宁凡!

  “竟是古魔渊特有的召魔符!”魔界四位散魔老祖俱都目光一震。

  “碎八魔龙,且还有两条!那孽**皇危险了!”一些低阶碎虚露出震惊之色。

  宁凡静静看着两条魔龙,他目光冰冷,与二龙对视,竟令二龙有一种没有来的心悸之感。

  仿佛只要宁凡一念动,二龙便会死于当场!

  “杀了他!”

  涅皇指诀一变,强催魔龙进攻,两道魔龙目光一霎空洞,各自发出魔吼,张开巨口。

  二龙的口中,各自生出一个魔气漩涡,正积蓄力量,发出必杀魔龙吼,试图一击灭杀宁凡。

  宁凡冷笑一声,翻手取出一根紫金钓竿。

  在这紫金钓竿出现的一瞬间,所有的妖界碎虚,包括两名散妖老祖,全部目光一震。

  “白木!他...是白木!白木就是孽**皇!”

  嗤!

  宁凡一扬手,钓竿化作一柄紫金蛇矛,朝两条黑龙分刺而去。

  两道紫芒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轻易攻破二龙龙鳞魔身,刺碎二龙的魔丹!

  二龙口中酝酿着的魔吼攻击,渐渐消弭。

  二龙的生机,亦渐渐消逝,望着宁凡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恐惧。

  轰的一声,两条巨龙之身朝云海之下坠落,尚未坠下云海,却被宁凡一抖鼎炉环,收入环中,给孽离当饵食了。

  “他瞬杀了两头碎八魔龙!不会错,他手中的法宝,是镇龙之宝!命仙之下的龙祖,无论是魔龙,还是妖龙,来多少,死多少!”

  “镇龙之宝?这不是与那名动妖界的白木老祖所持法宝相同吗?”

  “老夫知道了,孽**皇就是白木,就是一人屠尽了数百黄龙强者、三名黄龙散妖的白木!”

  “什么!”

  这一瞬,在场之人再无一人能镇定自若的面对宁凡!

  涅皇脑海一片空白,他根本无法想象,宁凡会持有镇龙之宝,会接连瞬杀两大魔龙!

  他更加想不到,宁凡就是威震妖界的白木!

  要知道,当初涅皇得知了妖界白木的事迹后,也是大惊了一下,并吩咐手下,若有朝一曰白木入魔界,切勿得罪此人...

  想不到,他不敢得罪的白木,正是宁凡!

  “还有什么手段,通通使出来!”宁凡双目血红,煞气惊天。

  这煞气之强,便是散仙级老祖都为之震撼,心神大乱。

  这煞气压迫在涅皇身上,竟让他心神一霎之间失守!

  他的道心被宁凡的煞气轻易侵入,一一破坏。

  他仿佛看到了宁凡这百年以来的杀戮,一场场杀戮,便是涅皇都不得不胆寒。

  他自诩也是一个杀戮无度的魔头,但与宁凡比起来,却根本是泥云之差。

  涅皇的背心全部被冷汗打湿,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一身手段用尽,他却非宁凡之敌!

  他心急了,古魔渊的散魔来的太慢了,再迟些,他定会命丧于宁凡之手!

  只能拼了么...

  拂袖取出一颗寒气森森的丹药,一口咽下。

  这丹药,还是白魔宗当年所赐。转轮之术,涅槃经,损冰丹...

  一瞬间,涅皇好似化作一个寒冰之人,周身散逸的寒气,让人心惊!

  “上界白魔宗的秘制八转丹药...损冰丹!损己之名,换冰之寒,涅皇这是要拼命了!”天仙界的散仙皱眉道。

  宁凡收起太公钓,眼中跳动着黑**焰,那魔焰之中,更有一道道莲影。

  其生死道悟已深,一眼便看出,这一刻的涅皇,正不断舍弃寿数,换取冰力,试图施展一式寒冰杀术。

  涅皇双手齐齐探出,在身前画着冰圆。

  他所施展的,是其最强神通——转轮之术!

  此术修至极致,可反弹仙术之下一切攻击,且可冰杀散仙!

  不过可惜,十八层转轮之术,涅皇只修至十四层。

  纵然服下损冰丹,也也最多只能施展出第十七层转轮术,可瞬杀碎八修士!

  “本皇此生最大的错误,就是一念之差,误纵虎患。宁凡,受死!转轮之术,冰狱十七重!”

  呲呲,呲呲,呲呲...

  整片长空在一瞬间被彻底冰封,宁凡的脚下不断传出寒冰凝结之声,一瞬间,他眼前一黑,被困在重重寒冰之内。

  那是一座十七层的寒冰巨塔,将宁凡封印其中!

  碎七修士,直接会在塔内冻死。

  碎八修士,在冰塔旋转十七转之后,亦必定冻死。

  碎九及散仙修士,就算能轰碎此塔,也会被寒气重创。

  涅皇仰天大笑,他自问若换做自己,被困于冰塔之内,必是直接被瞬杀的局面。

  他不信宁凡可以破塔!

  就算宁凡精修魔火,难那魔火,也必定不足以破去此塔之寒气!

  “一转!”

  “二转!”

  “三转!”

  涅皇疯狂掐动指诀,在他指诀变幻下,云海之殿的寒冰巨塔开始缓缓旋转。

  每多旋转一周,其寒气便提升数成。

  在场修士无不露出骇然之色,就连七名散仙级老祖,都露出忌惮不已的表情。

  想不到,拼死状态的涅皇,竟能施展如此可怕的神通...

  柳皓月露出忧虑之极的表情,他将宁凡引为问道知己,无法看宁凡处于危难坐视不管。

  但他亦知道,面对此冰塔神通,他什么也做不了,他的碎五修为,根本不够看。

  连明雀都有些紧张了。

  冰塔每多转一下,她的心便狠狠揪一下。

  她从来都对宁凡怀有无穷信心,但此刻,却无法镇定。

  只因此术太过厉害。

  “饼哥哥,你,你若死了,我也不活了!”

  她心中刚刚这般作想,远处的那位神秘灰衣老者,立刻识海剧痛,叹息连连。

  望着寒冰之塔,摇头自语道,“罢了...若这雨皇有生死之危,老夫便救一救吧。那位魔皇有古魔渊召河老祖的召魔符,又有北天白魔宗的损冰丹、转轮之术,多半与这两大势力关系匪浅,但这又如何!召河宗,白魔宗,在老夫眼中,算什么东西!”

  宁凡被困于冰塔之中,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曰月碑已将道莲仙火彻底吞噬,但宁凡还无法将此仙火随心施展。

  此刻,借助寒气入体,宁凡引得仙火与寒气相争,渐渐将仙火彻底收服。

  八级灵火,便是仙火!

  魔火与道莲之火徐徐融合,火焰之威,几乎达到八级下品仙火的顶峰!

  有此火护体,纵然冰塔转出第十八转,也冻不到宁凡!

  十五转,十六转,十七转...

  外界的涅皇法力已几乎耗尽,塔内的宁凡,却酝酿着越来越恐怖的火势。

  “宁凡应该已经死了吧!”涅皇轻轻松了口气。

  下一个瞬间,目光却陡然一惊!

  却见冰塔之下,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火图!

  火图中飞起数之不尽的蝶影,将冰塔轻而易举地融化为雾气消逝。

  在冰塔融化成雾气的瞬间,一个黑衣青年脚踏火图,出现在万众瞩目之下!

  而长空之中,骤然出现一个双翼垂天的巨大火蝶!

  在那火蝶出现的一瞬间,在场散仙全部生起一重心惊肉跳之感。

  “此术并非仙术,但这威力,已不下于仙术!此术一开,可瞬杀碎九之下一切修士!”七名散仙级老祖齐齐震撼道。

  再一细看那火图之中的火焰,七名老祖骇然色变,“仙火!有此火在,此术可重创散仙!”

  涅皇望着那巨大火蝶,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他有一种预感,在这火蝶张开蝶翼的瞬间,他,会死!

  宁凡脸色开始急速苍白。

  以他如今修为,已可将蝶火燃虚术完整施展出来。

  但限于修为,此术威力仍有上升的空间。

  限于感悟,此术仍有完善成为仙术的一曰。

  将蝶火燃虚术完整施展出来,对宁凡而言负荷不小,足以焚杀普通碎八修士。

  当此术融入仙火之威后,散仙之下,无人可在此术之下生还!

  当然,融入仙火,对宁凡的负荷之巨大可想而知。

  他的身体隐隐有些承受不住这神通的反噬,有肉身崩溃的征兆。

  只是,他必须施展此术!

  无论如何,他都要为老魔报仇!

  无论如何,涅皇必须死!

  他的眼中有一种疯狂的执念,就算此刻他的肉身真的会崩溃,他也会决然施展此术!

  这是一种执念,一种施展蝶火燃虚术不可或缺的执念!

  宁凡抬起手指,朝涅皇轻轻一点。

  这一点之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玄妙之感,虚实一念。

  长空之上的巨蝶,在这一刻煽动了蝶翼,只一瞬间,双翼连煽十二次!

  一种必死的危机在涅皇心中生起,逃不开,躲不掉!

  他目光露出惊慌之色,召出魔甲护体,抬手祭起七件仙虚巅峰的防御法宝,并取出四十二张防御魔符,全部祭起。

  可惜,这些魔符并非仙符,否则倒还有可能抵挡燃虚之术。

  他犹不自信,取出三个光芒耀眼的阵盘,全部祭起,一瞬间,三重仙虚巅峰的防御阵法在最外围张开!

  他双手描摹着冰圆,画着一个个圆轮。

  他试图施展转轮之术,稍稍抗衡这蝶火燃虚之威!

  “本皇不想死!本皇还未成为天魔,本皇不甘心这般死去!”

  他大吼着,疯狂着,恐怖的斗法波动,让在场所有碎虚色变,全部猛退数百万里。

  明雀亦是退开,但心中,却始终记挂着宁凡的最后一击是否建功。

  “饼哥哥,求你一定要胜,一定要平安无事...”

  “燃虚...”

  淡淡的二字,在长空之上久久回荡。

  寂灭的黑色火烟,将天地都遮盖!

  成片的破碎大陆,一一化作飞灰!

  涅皇召出的三重仙虚巅峰大阵,一一化作飞灰!

  四十二道魔符障壁,通通化作飞灰!

  七件仙虚巅峰的防御法宝,通通化作飞灰!

  涅皇的护体魔甲,瞬间化作飞灰!

  他的转轮之术,直接被燃虚火烟破去,反噬之下,魔脉俱碎!

  来不及涅槃自愈,他的肉身,他的元神,他的一切,都葬送在蝶火之下!

  “不!”

  涅皇的惨叫之声,不甘之吼,传遍整个碎域!

  无数正在寻宝的低阶修士,听到这一声惨叫,全部露出胆寒之色。

  这一声惨叫,预示着有一位修为惊天的人物,死在了上层碎域!

  一些原本还想去上层碰碰运气的化神、炼虚老怪,通通面无血色。

  上层碎域,去不得!太凶险了!

  散了火图,散了蝶火,宁凡体内充斥着虚弱之感,一步步走向涅皇陨落之地。

  在那里,涅皇的储物袋被焚灭,无数随身携带的物品毁灭在蝶火燃虚术下。

  只有两个烧的黑漆漆的玉简,还飘浮在空中。

  《涅槃经》...

  此玉简是以仙级材料制成,倒是未毁。

  宁凡没有多言,收起两个玉简。修不**涅槃经是一回事,此经既然缴获,自是要取走的。

  他目光一时怔忡,没有大仇得报的喜悦,竟有些茫然。

  涅皇是他百年来为之苦修的动力,当涅皇陨落,他竟好似失去了目标。

  从某种角度来说,若无涅皇这强大敌人,宁凡不会如此拼命**。

  那群碎虚老怪,感受到斗法波动渐渐平息,都重新赶回,一见宁凡胜、涅皇死的结局,有的感叹,有的唏嘘,有的则敬畏之极地看着宁凡。

  忽然间,宁凡目光一变,二话不说,脚下生起一个金色漩涡,消失于原地,瞬息间出现在另一处。

  却见他原本所站之地,被一道黑色月牙斩过。

  而一道怒吼之声,震天响起。

  “可恶!竟来迟了,你竟杀了韩涅天,这下子,我二人该如何与召河老祖交待!你,该死!”

  声音一落,两个魔甲老者已出现在云海之巅,杀气腾腾怒视宁凡。

  他们是涅皇请来的帮手,可惜他们来迟了,涅皇已死。

  “呵呵,不好意思,老夫也来迟了。楚老弟,顾老弟,我三人没能手刃韩涅天,真是很遗憾啊。”

  这声音一落,又有三道身影落在宁凡身旁。

  一是卫玄,其他二人则是两名散仙强者!

  “尔等是何人!想阻止我召河宗办事吗!”两名魔甲魔甲冷喝道。

  “召河宗又如何,远在古魔渊,关老子屁事!”

  楚姓散仙哈哈大笑,顾姓散仙则指掐剑诀,沉默不语,背后剑匣中的飞剑铮铮作响,一副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的模样。

  “不好意思,老夫来迟了,你退下休息吧,接下来的事,老夫帮你解决!”卫玄拍了拍宁凡的肩膀,眼中微微闪过震撼之色。

  如今的宁凡,真是太让他惊讶了。

  碎虚六重天的修为,战力全开,可斩涅皇。

  韩老头果然收了个好徒弟...

  “古魔渊召河宗,还有北天仙界的两名散仙,一名四天执事...此战不知谁可取胜。”在场有些见识的碎虚老怪,纷纷沉默不语。

  下一刻,两名魔甲老者已直接出手,与楚、顾二人交上手。

  在交手的瞬间,两名魔甲老者其中满头青发者,忽然冷笑道。

  “在场的朋友,有没有人帮我召河宗诛杀宁凡小儿?老夫事后会禀明宗内,杀宁凡者,召河宗将赐予此人五千万道晶!”

  “五千万道晶!”

  一听有此重赏,在场不少老怪的眼中已露出杀机,将宁凡锁定。

  猿皇、古道、西山老祖更是一步迈出,一副要向宁凡动手的姿态。

  蛇皇则舔了舔舌头,命令身后三个娇滴滴的碎四蛇女,隐匿身形,伺机伏击宁凡,夺取宁凡尸身。

  活捉宁凡为鼎炉想必是不可能了,便夺了宁凡尸身,回殿中采补一番,也是一番美事啊,定可令她修为大增!

  更有一些不知名的碎五、碎四、碎三老怪,暗暗迈出一步,准备围攻宁凡,伺机捡漏补刀,得那五千万道晶的重赏!

  宁凡眼神一冷,在场胆敢以杀机将他锁定者,起码有二十人!

  这二十人中,并无散仙级老怪,他们不会为了道晶贸然介入两大势力的纷争。

  碎八却有数人,非此刻虚弱的宁凡可敌。

  但他又有何惧!

  “想杀我领赏的,都滚出来!你们一起上吧!”

  他的手,按在了封魔袋之上!

  (2/2)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