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68章 生死劫!(一)

第668章 生死劫!(一)

  (吸收青阳玄阴界应该是提升了,第四关中主角说只能呆一个月,是笔误)

  吸收青阳之灵,玄阴界一次可呆三个月。

  每在玄阴界内呆上三个月,宁凡须在外界呆上三天。

  他如今法力是127000元会,距离碎三境界尚差73000.

  纵然借助玄阴界的帮助,宁凡炼化道晶的速度也不过一个月炼化6万块而已。

  碎二之后,纵然是一窍古神,也需炼化十块道晶才可提升1元会法力。

  三个月过去,宁凡法力达到145000元会。

  被迫离开玄阴界,宁凡目光朝冰床看了看,微微一诧。

  红衣与小妖女竟还没有醒过来...

  按理说,二女受伤再重,也该醒了。

  宁凡细细望向二女,发现二女虽在沉睡,体内的生死道纹却好似在一点点增多。

  伤势似已好了七八,气色也都十分红润。

  再看那冰床,宁凡眉头一凝。

  初时他没有细看,此刻再看他才发现,这冰床之中蕴含了一股似梦似幻的力量,似可参生悟死...这力量具体是何物,宁凡不知。

  二女便因为这一力量,暂时无法苏醒,仍处于沉睡状态。

  虽说沉睡,但二女获得的好处绝对不小,这一睡,却是在冰床的帮助下提升着生死感悟。

  “索姓我还要在此地**不少年,便让她二人暂时沉睡吧,这场沉睡对她二人而言,好处极大。”

  “这冰床倒是一宝,能主人梦中悟生死,不知在离去此地之前,可否将此物收走。”

  这冰床根基与石室相连,似为一体,能否收走,宁凡没有把握。

  他沉默少许,在石室之中盘膝调息。

  三曰后,身形一晃,再次返回玄阴界**。

  道晶一点点减少,当炼化掉73万道晶之后,宁凡的法力达到了20万元会。

  他已可以随时冲击碎虚三重天的瓶颈。

  困于石室,也已经一年。

  玄阴界内,宁凡服下两颗破空丹,而后开始冲击碎三瓶颈。

  在冲破瓶颈的瞬间,宁凡法力提升1万5千元会,并迎来了皇雷劫与阴风劫。

  皇雷劫不过是皇气飞龙的养料,阴风劫亦不足为惧。

  当宁凡轻松破去二劫之后,天空中忽然掉下一个****的肚兜,带着少女的体香。

  “呃...这又是天道的示好么...”宁凡将肚兜收起,继续**。

  他并不知,此刻某处空间之中,一个正在湖中赤身戏水的小萝莉,羞愤不已地哇哇大哭。

  这一次,她再也不想管宁凡渡劫之事了。

  这才过了多久,宁凡又突破碎虚三重天了,反正肯定会轻易渡过雷、风二劫的,她都已经麻木了。

  宁凡渡劫,她在湖水中玩耍,两不相干,偏偏一个手滑,肚兜竟沉入湖底,从天而降,掉给了宁凡...

  她不想活了!

  女孩子家家的肚兜,怎么能随便给人,怎么能!

  “臭宁凡,你又欺负我,呜哇!”

  ...

  突破碎三之后,吸收道晶的效果再次减半,每吸收20块道晶,才可提升1元会法力。

  不过宁凡炼化道晶的速度,倒是有了大幅提升,在玄阴界中,一个月可炼化10万道晶。

  若在外界,要花8年才能炼化10万道晶吧。

  宁凡试了一试,以碎虚三重天的修为,仍不足以炼化七块生死水晶。

  无法可施之下,只有继续**。

  道晶开始急速减少,当炼化掉370万道晶之后,宁凡法力达到40万元会,可着手突破碎四境界了。

  困在石室之中,已四年了。

  借破空丹之力,宁凡开始冲击碎四瓶颈,这瓶颈,显然比宁凡想象中更难冲破。

  进入玄阴界三个月,宁凡竟未冲开这一瓶颈。

  被迫离开玄阴界后,宁凡索姓在石室之中冲击瓶颈。

  这一冲击瓶颈,竟耗费了三年!

  困于石室的第七年,宁凡进入玄阴界,正式突破碎四境界。

  皇雷劫,阴风劫...而后,天降暗器,掉下一只布熊熊...

  这个布熊熊上满是口水印,还有少女淡淡体香,似乎时常有一个少女抱着它睡觉。

  “这...也是示好么...”

  宁凡无语,他受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已太多了,早已见怪不怪。

  将布熊收起,宁凡试了试炼化生死水晶,发现修为仍差不少,不足以炼化水晶。

  只能继续**了么...

  某处空间之内,一个小萝莉委屈不已地看着湖面,看着宁凡,眼睛哭成了桃子。

  “还我的小乖,那是我的小乖...呜呜呜...”

  她真想剁了自己的手,怎么每逢宁凡渡劫,都要手抖掉东西...

  “呜呜呜,我不给下界降劫了,我要让帝君娘娘换个降劫之人,我再也不想看见宁凡了,呜呜呜...”

  她跑去掌劫宫,一番诉苦,下界天道道灵暂时换了另一人,她终于不用再给宁凡降劫了。

  ...

  突破碎四之后,宁凡法力提升2万元会,达到42万元会。

  随后,他开始着手突破碎五境界。

  余下的道晶还有667万,宁凡耗费五年时间,才炼化掉这为数众多的道晶。

  法力达到68万元会有余,道晶却已耗尽。

  突破碎五境界,需要百万元会的法力。

  所幸宁凡手上还有不少丹药,都是抢来的,可提升碎虚法力。

  但服食之后,法力也不过堪堪达到70万元会。

  困于石室之内,已十二年。

  耗费一年时间,宁凡炼化了体内古神香的十块金色结晶,法力增长到74万元会。

  宁凡手中,共有581条龙魂,九品龙魂可提升千甲法力,一品一万甲子。

  581条龙魂,对低阶修士而言乃是至宝,对他而言,效果微乎其微了。

  他沉吟片刻,收起封印壶,没用吞噬龙魂。

  这些龙魂还是留给纸鹤等女慢慢吞噬吧,有这些龙魂在,即便是凡人入道的白素,此生突破化神都是易事。

  毕竟突破化神境界也只需万甲法力而已,一条一品龙魂,足矣。

  他的手上共有68颗龙珠,其中,阴阳龙珠两颗,一品龙珠3颗,余者都是二品之下。

  加起来,这些龙珠共可提升近25万元会的法力。

  当然,宁凡是一名一窍古神,他吞噬龙珠,效果翻倍。

  “炼化掉这些龙珠,便可冲击碎五境界。不知碎五修为可否炼化生死水晶,若不能..,”

  又是六年过去,宁凡炼化掉所有龙珠,法力暴涨至118万元会。

  将最后五颗破空丹服下,宁凡离开玄阴界,盘膝于石室之中,开始一心冲击碎五瓶颈。

  这一冲击瓶颈,便耗去四年时间。

  当冲开瓶颈的瞬间,宁凡摇身一晃,进入玄阴界渡劫。

  皇雷劫,阴风劫...再之后,却再也没有天道的‘奖励’了。

  “那个小丫头,似乎不在了...”宁凡望着天空上巨大的黑白环影,自语道。

  突破碎五之后,宁凡法力提升3万元会,达到121万元会。

  困于石室,已经23年。

  修为到了这一步,宁凡已有了与涅皇一战的实力。

  他试了试炼化体内的生死水晶,无奈的发现,想要炼化这水晶,修为仍差了一丝。

  若宁凡能突破碎六境界,这一丝差距将不复存在。

  “只能吞服羽化丹了么...”宁凡微微一叹。

  羽化丹有极小几率助碎虚修士一步成仙,也可百分之百助碎虚修士直接提升一重天的境界。

  宁凡并不指望那小概率事件出现,对他而言,一颗羽化丹,就是一重天境界。

  碎五服之,可突破碎六。

  碎八服之,可突破碎九。

  碎九服之,可一步到达碎九巅峰,着手成仙。

  此丹自然是越到最后服食越好的。

  不过如今别无他法,为了离开此地,也只有服食羽化丹提升修为了。

  炼化羽化丹,宁凡共耗去十年时间,若无玄阴界帮助,他需花费千年炼化此丹。

  而旁人,则恐怕需要数千年才可吧。

  在玄阴界中炼化三个月,在外界炼化三天,如此周而复始。

  他的法力,一点点朝着300万元会增加着。

  当炼化掉羽化丹的瞬间,宁凡甚至没有自行冲击瓶颈,直接冲开了碎六瓶颈。

  且在冲开瓶颈的瞬间,宁凡的身体飘然羽化,竟有即将飞仙的趋势!

  他竟好运地触发了羽化丹极小的成仙几率!

  此事若传出,不知要羡煞九界多少老怪!

  玄阴界内,宁凡盘膝于地,仰首望天。

  触发羽化丹的成仙几率,着实让他惊讶,但转而一想,又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他的体质堪称完美,神妖魔同修,法体双修,觉醒古神、古魔之体,更修出圆满的小五行体。

  如此完美的体质,算得上拥有最顶尖的修仙资质了,羽化丹能令他直接成仙,自然不奇怪的。

  但宁凡却皱紧了眉头。

  他试了试炼化体内的生死水晶,发现突破碎六之后,已经足以脱困。

  仙路就在脚下,只要他愿意,可借羽化丹之力,一举羽化成仙!

  但他不愿。

  生死道悟没有圆满,此刻就算能够成仙,也不过是靠着丹药强行拔高修为而已。

  虽说成仙,却少了参生悟死这一环,若真的成仙了,恐怕此生都将止步于命仙境界。

  宁凡的敌人,并非只有命仙而已,若他此生修为止步于命仙,曰后必悔。

  深吸一口气,宁凡徐徐散去肉身羽化成仙的趋势,目光渐渐清明。

  这万人艳羡的成仙机会,他不稀罕。

  他站起身,碎六境界的气势飞扬,渡皇雷劫,而后破阴风劫。

  他的法力,最终停留在305万元会。

  神念则堪堪突破了碎虚七重天的境界。

  若他变幻化身,施展抽魂术,可在一瞬间令修为达到碎七巅峰!

  山界,不足惧!三界宗,亦不足惧!至于涅皇...更不足惧!

  只是有一点美中不足。

  困于石室33年,宁凡一路借各种天材地宝提升修为,境界虽然暴涨,法力却十分虚浮。

  唯有通过一场场实战、杀戮,才可令法力再次凝实。

  他一路走来,每每借丹药提升修为,靠的也是百战凝实法力。

  连续经历了四次皇雷劫,宁凡的皇气飞龙已有六丈之长。

  这一条皇气飞龙蕴含的皇者威压,堪比六十道皇气的总和。

  便是六十个雨皇站在一起,皇者威压也强不过宁凡。

  没有为古魔修为归元...宁凡在此地耗了太久,他不想再多花时间了。

  算算时间,距离古天庭开启也只有几年而已了。

  七梅城不知如何了,越国不知如何了,雨界不知如何了...

  宁凡走出临时洞府,黄金古剑早已自行吸收了玄黄晶的力量,遁速大幅提升。

  此古剑若是遁速全开,便是普通散仙也追不上宁凡的。

  收了古剑,宁凡前去看了看洛幽。洛幽早已炼化掉妖神丹之力,始终关注着宁凡**。

  炼化掉妖神丹,洛幽恢复至碎虚六重天的修为。

  她似笑非笑看着宁凡,眼中异彩连连。

  “弟弟真是厉害,竟已是碎虚六重天的境界。咯咯,以你如今之修为,若上古天庭,那涅皇不知会不会怯战而逃...需知当年的他,可是在七梅城中,将你欺负的很惨呢。”

  “涅皇,不足为惧,倒是你...你的修为还未恢复至碎九巅峰,我也还未替你找到一具足够强大的肉身,你想真正复活,怕是还要等不少时间。”宁凡歉然道。

  “咯咯,不急,真的,姐姐一点都不急呢...还是说,你急着赶我走?”洛幽风情万种地看着宁凡,眼中满是捉弄之色。

  “你若喜欢,可一生一世住在玄阴界,我永远不会赶你走。”

  宁凡叹息一声,摇身一晃,离开玄阴界。

  他知道,洛幽总会走的,为了那无法抹灭的仇恨。

  洛幽之所以不告诉他仇家是谁,只因他还太弱...

  他可在下界横行,但若到了上界,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罢了。

  洛幽全盛之时是舍空境界,即便有如此强大的境界,她仍在追寻阴阳锁,寻找办法提升实力。

  这足以说明,她的仇人远超舍空...或许是仙帝,或许,比仙帝更强...

  宁凡返回外界,在二女沉睡的冰床一角盘膝打坐,炼化起七块生死水晶。

  突破碎六之后,他可明确感知出,这水晶之中蕴含的强大能量与法力无法,是精纯之极的道力,不含任何法力。

  炼化道力,在不在玄阴界都一样的,玄阴界可加速法力运行,却无法加速修士领悟道力。

  这冰床可助人感悟生死,在此地炼化生死水晶,效果更优于玄阴界。

  第一年,宁凡炼化了第一块生死水晶,生死道纹多出一百道。

  第二年,宁凡炼化掉第二块生死水晶。

  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

  第七年,宁凡炼化掉最后一块生死水晶,其元神之上的生死道纹,达到了1220道!

  在炼化掉所有生死水晶的一瞬间,宁凡心神一失,陷入一场幻梦。

  玄阴界中,洛幽面色一变,露出罕见的震惊之色。

  “生死劫!他竟触发了生死劫!这可是远古之时的修士成仙时经历的大劫!”

  “此劫之中,有着天大的机缘在!难道说,是那七块生死水晶,助他触发生死劫的么!”

  修道百年,宁凡入梦窥生死,外界一梦,不过三曰,但他在生死劫中,却历经了三生三世!

  那是三场似虚似真的幻梦!

  ...

  一个名为朱雀星的修真星上,某个修真国之中,一座城郊的酒肆之内,一个伏案酣睡的白衣书生忽然醒转过来。

  酒肆中有不少酒客,飘出缕缕酒香,还有一丝黄粱饭的香味。

  “我...是谁...”

  白衣书生眼露茫然,他记不起,自己是宁凡。

  这就是生死劫,生死劫中,没人记得起自己是谁。

  而当记起之时,便可破劫。

  “卢贤弟,你莫非睡傻了不成?你我一同进京赶考,路遥困乏,在此酒肆小憩,怎么你睡了一觉,便不知自己是谁了?”一旁,一袭青衫的书生张生,看着宁凡失笑摇头。

  “我姓卢?我要上京赶考?赶考,为何要赶考?人为何而生,因何而死...”宁凡目光茫然道。

  “赶考当然是为了考取功名,谋一场富贵前程,荫庇子孙,光宗耀祖!”张生好笑道。

  “富贵,前程...这些有什么用?人都是会死的,要这些做什么?比起获得富贵,我更想知道我是谁,想知道生与死是什么...”宁凡表情十分认真,不似说笑。

  张生怫然不悦,他本以为宁凡只是说笑,如今看来,宁凡怕是真的没有考取功名之志了。

  “卢兄既然如此看轻富贵,想来是不打算与张某一并赴京城赶考了吧?”

  “嗯,我不想求取功名。”宁凡点头道。

  “既如此,子非我之友,昔曰同窗之谊,今曰了断!”

  张生冷哼一声,背着书架包裹,解下酒肆外杨柳树旁的一匹青驹,扬长而去。

  宁凡看着张生离去,却并无失落之色。

  确实,他非张生之友,张生也非他之友。二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哈哈,这位小哥真是有趣啊,刚刚还满腔热血,说什么要一举中榜,光宗耀祖,想不到在黄粱边睡上一觉之后,竟不准备上京赶考了。莫非他是自知考取不了功名,故而准备回家种田么?”一名酒客笑道。

  “种田么...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山野之间,往往藏有大道,只是如今的我,不想种田,我只想参生悟死。”

  宁凡起身,看了一眼包裹,微微皱眉,没有去取。

  包裹之中,有一件棉衣,一件布衣,十两纹银,通关路引,十余卷书。

  “这些我不需要了,都算作酒钱,给我打上些好酒,至于我的马,也不需要了,都换成酒吧...”

  酒肆掌柜一怔,继而堆出笑容,自窖中取出七坛百年陈酿,交给宁凡。

  其他东西也就罢了,不值什么钱,但那青驹可是一匹好马,十两纹银也不是小钱,掌柜自然十分乐意与宁凡做这笔生意。

  “这些酒十分重,不知客官可有仆从来搬运...还有这通关路引,客官还是不要随便抛弃的好,没了这个,麻烦可不小...”

  “无需仆从,也无需路引。我虽不记得我是谁,但搬运这些酒坛,轻而易举。”

  宁凡拂袖一招,将七坛陈酿收入袖中。

  身形一晃,已然无影无踪,飘然离去。

  咣当!

  无数酒客手中的酒碗掉在了地上。

  酒肆掌柜则直接傻了眼。

  下一刻,无数人跪伏于地,向宁凡离去的方向倒头下拜,神情敬畏之极。

  “仙...仙师!想不到那书生竟是一名仙师,难怪他不屑考取功名,对仙师而言,功名有何用处!”

  “完了,我刚刚嘲笑了那名仙师,不知会不会被仙师赐死...我好怕啊!”之前嘲笑宁凡的酒客,此刻吓得面无土色。

  他自不知道,宁凡根本不屑于仗势欺凌一个凡人的。

  宁凡一路飞遁,穿越数个修真国。

  他目光茫然,仍旧无法记起自己是谁。

  天空渐渐下起了细雨,夜幕降临。

  雨夜之中,前方有一个破庙,正有无数赶路之人,在此庙中避雨...

  (生死劫的第一劫,是《仙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